日本猫岛——真鍋島(manabe island)

TBear小熊

出发前的踟蹰

说说这次旅行

昨晚直到凌晨一点才睡觉,在半睡半醒间做了很多似真似幻的梦,也一直在想,要不要去猫岛(真鍋島)。

清晨大概六点左右便睡不着了,辗转反侧地抵抗着困意。闹钟终于还是打破了清晨的静寂,我伸手关掉闹钟,把被子拉到腋下。疲倦的困意侵袭着大脑,此刻不想去任何地方,只想一直窝在被窝里,就这样一直睡下去,我不想面对的不只是困意。

我终究还是决定去了,是为了兑现自己说的话还是其它什么动机不得而知,只是头脑中闪过那个信念:我得去。

打开水龙头,清凉的水迅速让大脑变得清醒了。花了十分钟炒了个油菜,把昨晚就煮好的米饭倒在锅里拌了拌,算是做了一盘油菜盖饭。

骑着自行车去岡山站(okayama station),半路在超市买了面包和水,还有旺仔小馒头。我是想,也许猫会喜欢。

到了岡山站已经八点多了,匆忙地买了开往笠岡(kasaoka)的山陽本線(sanyouhonsen),车票760円。进站之后正好上车,八点四十分电车准时开动了。

大约四十五分钟,电车到达笠岡(kasaoka),沿指示牌找到了笠岡港。大厅除了一位卖零食的大姐和案内室的大爷,没有第三个人。大爷见我站在售票机前踌躇,晃晃悠悠地从案内室走出来,对着售票机一顿按,转头面带微笑地对我说:“可以买票了”,又回到案内室坐着去了。我把硬币尽可能地投进售票机,这几天攒的硬币太多了,带在身上很沉,想尽快花掉它们,这倒是个花钱的好借口。船票1020円。

开往笠岡的船要十一点二十分开船,我在大厅的座椅上坐着静静地等待。柔软的座椅让困意再次袭来,大厅的电视上正上演着激烈的政治讨论,我渐渐坠入了自己的梦境。

像猫一样打个盹儿

日本笠冈真锅岛

三洋汽船的普通船在十一点二十分准时发船。船上坐了大概十来个人,只有四五个看着像是来观光的游客。小船快速地行驶在濑户内海上,坚硬的船头和波动的碧绿海水碰撞,激起雪白的浪花,撒到玻璃上。我透过沾满浪花的玻璃凝视远处的大海,耳边响起朴树的《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走西藏,过雪山,跨过大洋来求学,抛弃曾经的工作和爱情,转眼间我身无一物。这让我想起村上《独立器官》里的渡会,他企图用不吃不喝的方式放空自己,以此来求知自己究竟为何物。渡会最后死了,我不知道他在最后那一刻是否找到了答案,然而我的答案还是没有找到。

小船在濑户内海上行驶了一小时零五分钟后到达真鍋島。比起清晨的云雾朦胧,此时的蓝天衬托着山顶的树,使其更加翠绿。刚一登岛就迅速被一群猫君围住了,它们亲密地蹭着我的腿以获得食物,哪怕你手中什么都没有。

顺着竹筒做的简易指示牌,我走进了狭长的巷子里。在通往円福寺的巷子口,一群猫君躺在阴凉处享受着午后的惬意时光。我轻轻地走进巷子里坐在猫君们旁边,惟恐惊扰了它们的美梦。在我坐下的那一刻,猫君们还是意识到了我的存在。它们没有逃跑,反而靠了过来。虽然是野猫,显然它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岛上的到访者,并不惧怕,它们知道到访者可能会有食物。我拿出之前买的小馒头给它们吃,并没有争抢,猫君们都非常绅士地优雅地吃着食物,可能在此地,食物对于它们来说,并不那么在意。

我进寺里参拜了佛祖,说了几句心里话。

岛上的房屋还保留着很早以前石块筑成的地基,木制的房屋。这样的老建筑在城市里几乎看不见了,所以这里才被叫做故乡村(furusato mura),彰显了这里古老的历史文化。每年5月上旬会举办“走り神輿”(一种以运动比赛的方式祭祀的活动),非常热闹。据说还有很多电影电视剧在这里拍摄呢。但平时岛上人很少,除了零星的观光客,就是几个上了岁数的渔民。岛上的房子大部分都没有人住,房门紧锁着,还生了锈。

午后,艳阳高照。被太阳晒得我犯困,找了个海边的凉亭坐下,长得像一个家族的猫君们又围了上来。我把带来的面包打开吃,也分给了猫君们。我嚼着略带咸味的长面包,望向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的海面在岸边来了又去,我懒洋洋地靠在长椅靠背上打起了盹儿。昨晚还沉睡在学校宿舍柔软的床上,一觉醒来,已在濑户内海的一个猫岛上,吹着海风,听着歌,像猫一样享受着时光。一个人生活久了,就会越过越独,内心急切渴望着一个我说什么你都能懂的人,却容忍不了半点儿的道不同,于是仍然一个人生活,只是内心多了一份耐心等待的平和,如平静的海面孕育着波涛。人活一世,说过的话要兑现,这样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被忽然吹过的凉风清醒后,我沿着海岸边向前走。巨大而坚实的石块阻挡了海浪的前行,浪花溅到我的裤腿上,清凉的海风扫清了困意,我在满是石子的岸边坐下,随手捡起身边的石子扔进海里,企图这样能填出一条回家的路。

后来我又向山上爬了爬,杂草已经把上山的路遮盖了,很难前进,最终只到了半山腰,拍了头图那张照片。

下午四点三十五分,我坐上了回笠岡的船,在回去的整段路程里,我沉沉地睡着,好像做了梦,但都想不起来,只是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看到了笠岡港的白色售票厅。

夕阳将金色的阳光洒满站台,我搭上了回岡山的电车。

目的地: 福冈 日本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8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