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东线 将生活调至骑行速度

cherylsui

前言

骑行视频

骑行视频

说说这次旅行

2015年8月17日,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和一起环青海湖的小伙伴们约定下次我们一起去环海南岛吧。当时,只有一个小伙伴在评论里回复了我,这个小伙伴后来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的男朋友。这条朋友圈发出去的第17个月,我们买了两张飞海口的机票

关于攻略

行前准备:

1. 寒假期间的火车票实在难买,再加上广州飞海口的机票大概在600左右,便毫无犹豫买了机票。回程本打算买船票回来,但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最后又各自飞机飞了回去。年内出岛的机票都很贵,基本全价,有的时候连经济舱也抢不到。正月二十以后的机票逐渐回归平价,所以建议还是提早抢到回程火车票是最划算的。

2. 寒假岛内气温从北(海口)到南(三亚)逐渐升高,我们在海口时还穿两件,到三亚基本就剩短衣短裤了。

3. 防晒提前准备好,别想着来海口一样可以买,我现在基本出门都是安耐晒,岛内买不到。别信屈臣氏跟你说当地人都擦哪个哪个,足够了,还防水之类的。谁信谁黑。

4. 来之前我也准备了一堆药品,为一会儿淋雨一会儿晒太阳准备了感冒药、为恺哥的胃不好还想吃海鲜准备了肠胃药、为中线的翻山之行准备了防蚊贴...事实上最后只用到了云南白药和防水创口贴。

5. 雨衣雨裤、带软垫的骑行裤、防晒衣、防晒帽必备,最好提前上网买好。为什么这么强调呢?我图省事什么都没买,结果这次车子的坐垫不如青海湖的好使,没有骑行裤就等着疼吧。之前在青海湖因为高原气温凉爽,带着骑行面巾觉得还能忍,结果到海南,越往南走越炎热,面巾一直紧紧抱着脸部,只觉得不透气浑身不舒爽,特别在上坡大喘气的时候,我更是一气之下把面巾和墨镜都摘了,所以回来以后直接黑了两个度。还是买防晒帽带面巾不贴脸包着的那种最明智。

6. 骑行手套看个人吧,恺哥的是半指的,办什么都方便,缺点是会晒黑得不均匀。我还是带来了在青海湖用的那一副,全指的,虽然每次休息时喝水摘帽子拿手机看地图都要把手套摘下来,但好歹还算是成功地均匀地晒黑了...

海口租车:

虽然,我们是在网上找的一个叫骑行天涯的租车行租的车。但诚心跟各位朋友推荐一连串个叫517的驿站。517是一对80后研究生夫妻创建的。短短三年已经在海南岛十一个重要的落脚点都建立了驿站,且一应服务俱全,实在方便。住在这里的都是过来骑行,所以你即便一个人来的海南,也能分分钟被捡了去。

先做一下价格对比,青海湖时我的车是90一天,4天下来360RMB,租金是贵了些,但坐垫实在舒服,几天下来完全没有疼屁股。这次海南我的租金是40一天,恺哥的车50,六天下来是240和300,学生证可打8.8折。所以最后的租金分别是211元和264元,算下来比青海湖便宜不少,一路上除了硌屁股了些,到也没出一点状况。

一般来说,这里的租车行都支持海口三亚的异地还车,只需要额外支付45元的异地还车费。但517似乎只要在他们的驿站都支持异地还车。

环岛路线(海口——三亚):

东线(4-5天)。东线是目前海南岛发展最好,骑行路线最成熟,风景最好的一段。总结一下就是海、椰林、海、别墅区、私人海、三亚。

中线(3-4天)。由于中线一带是黎苗族的世代聚居区,这里至今仍保留着浓郁的少数民族风情,但是,中线要海南最高的五指山,连续十几公里的上坡很刺激。

西线(4-5天)。西线如今还保存着许多原始森林和热带雨林,所以路线最长也最难骑,但据说东方那一带的海滩因原始而极美。

每条线路都在400公里左右。你可以任意挑选两天线路一进一出,也可以只选择一条来体验。目前来讲,骑东线的人最多,中线最少。

我本来计划东线进,中线出。但恺哥不同意,最后一人妥协一步,还是做环岛的计划,但路上他一旦觉得我体力不足以支持接下来的路程,我就必须听他的,终止骑行。而在东线的最后一天,他也成功说服我将车还了,我们利用本来要走中线的时间留在三亚好好享受几日度假时光。

所以,最后我们只完成了东线环半岛,但终究不用多久,我们一定会回来走一趟西线或中线的。

骑行日记

DAY1  海口——三江镇

前一天飞机到海口时已经很晚了,还有些骑行物品必须置办,所以第一天的上午先去了购物广场。等到买齐东西已经中午12点了。

下午2点,挑好了车,终于出发了。

和环湖时直接从西海镇上沥青大路不一样,我们此时要先出城。恺哥方向感极佳,出发前租车行小哥拿着地图给他讲解的出城的路他竟全记下来了,之后完全不用手机导航。

骑车时看见的城市和坐车看见的是不一样的,人流稍缓,所以你可以看见他们的神态听见他们的语言想象他们的故事;街景也没那么快翻篇,所以你也不难注意到由白色斑马线、红路灯、绿化带、黄色的盲道构造的色彩搭配,还有鳞次栉比的楼和纵横交错的路支撑的生存空间。这是一种新鲜的体验,将城市的快节奏生活调至骑行速度。

出城后一路最具特色的也是最吸引我的是路两旁的果蔬园和苗圃,海南因之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给种植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紫荆、木槿、连翘、枫杨柳、黄金槐和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苗木是我们道路两旁唯一的风景,它们在这里培育成熟,带着海风的记忆,去往全国各地。而我的记忆,则停留在了一座座小平房的瓦片上。这是当地村民的房子,低矮但不昏暗,房子旁边全都圈了一大块地,一排排有序地种植着各类蔬果,在北京的冬天看多了灰和白,在这儿突然出现的红果子、黄辣椒和绿叶子倒是美丽极了。以前我也向往繁华的都会、干净的街道和吃不完的餐馆,好像不能做一个穿高跟鞋在CBD走路发出嗒嗒嗒声音的女强人这辈子可就不算成功。后来,也不全是因着年龄和岁月,被旅行拓宽了的生命、被雾霾矫正后的价值、被手工打磨过的心态,构造了一个新的人生向往,其实也是古旧的传统的恒久的自然的生存形态——小农主义。我爸特有意思,和我说等他退休以后,要回老家,买块地盖座房,圈个院儿,然后想吃什么种什么,冬天回广州避寒夏天在乡下避暑。后来听闻一个好朋友的父亲亦有此想法,这才意识到在未来,回归自然和田园也许才是大势所趋。

DAY2 三江镇——文昌东郊椰林

“还有多远啊?”

这是我今天重复最多的话,从三江镇出发,目的地是文昌的东郊椰林。早上到底还是起晚了,十点半才吃完早饭出发,好在这一路路况极佳,既没有大起伏的上下坡也没有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使得我们比昨天状态更好地完成了前半程路,直到清澜大桥——距离终点只有十多公里的地标位置。

从桥上下来后的路口,我们根据地图显示准备右转计划先找到驿站放行李,再出发骑去12km外的东郊椰林。此时已经快下午三点了,五个小时除了水和两块饼干,我们什么都没吃,实在消耗量巨大,我也饿极了,眼巴巴地和恺哥提出我能不能在这吃块大米饼再走?他说我们马上就到驿站了,一鼓作气到了再吃好不好。而我电量已经完全耗尽,饿肚子极容易影响心情,但也只好答应继续往前行。接着又骑错了两次路,等到好不容易到了驿站却发现大门紧闭,电话里老板说外出要40分钟后才能回来顿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和恺哥商量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他说明天要下雨,要是想去东郊椰林还是现在去比较好,而我真的已经精疲力尽,去了东郊椰林肯定就骑回不来了。他又坚持我们现在找地方吃饭补充体力或者用绑书包的松紧带绑住我的车他拉我走,而我既不想在东郊镇吃饭耽误时间让他骑夜路又不想在他驮包背包本来就重的情况下还要拉一个我,所以通通拒绝了。

其实都是为了对方着想,却又被识破所以被拒绝,因此更加气恼彼此的固执。

他不和我说话却又说自己没生气,看到我有气无力的样子,却又心疼地在路边停了车,叫我等一下,然后跑去马路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一根火腿肠和一包鸡翅给我补充体力,而我也就毫无形象坐在马路边上大吃起来。

终于挺过了这12km,意外发现了我们租车行的第二个驿站,当即决定不往回走了,今晚就住这。下了车,他转身张开手,对我说:“辛苦了,来抱抱。”我知道,刚才的小情绪和别扭都已经过去了,和我们的车轴迹一起,揉进了椰林路的尘土里。

海风让人精神一振。

入住的驿站就在东郊椰林入口旁,听闻东郊椰林的黄金椰是全海南最好喝的椰子,这一路来的椰子基本在7元一个,这黄金椰在这门口却能卖出10元的高价,我们当即买了一个来尝尝,味道确实不一样,这么说也不正确,我们一路喝的椰子汁没有哪次味道是一样的,但黄金椰的椰汁更甜,椰肉就像果冻一样,滑滑的,滋溜一下就入了口。

放好驮包后,又打算去景区里转转,恰巧遇上了今天路上遇见了好几次的三个骑友,便相邀晚上一起去吃海南四大名菜之一的文昌鸡。这东郊椰林的景区里着实一般,最美的椰林路其实在从清澜大桥来东郊椰林的路上,小路只够两车同行,椰林茂密,不见阳光,可以安心的摘下面巾嗅闻海的气息。但文昌鸡却如传闻那般好吃,用椰汁煮的鸡汤,不加多余调料,光吃鸡肉似乎紧实又味道不足,但伴着鸡汤一起就妙不可言了。我们五人点了足足一只整鸡来下汤,再来半只做白切鸡,随着海南的力加啤酒下肚,这一天的疲惫也尽数除去。

DAY3 文昌东郊椰林——博鳌

我们当然没像地图导航那样再从清澜大桥绕回去,我们去了港口,坐上了轮渡。这一天,是六个人了。我骑得慢,总是被远远甩在很后面,好在还有恺哥陪我。他们四个先到了吃午饭的镇子,点了几个小菜,等了我们四十分钟,才等到一路喝一路玩的我两,着实要感谢他们一番。这也是我在海南第一次达到这速度,40分钟赶了10km路。

吃过午饭后,竟然开始下起了大雨。谁也不曾想,和这大雨一起到来的是一整个起伏跌宕,现在看来充满哲学意义的下午。

待了半晌,看这雨没有变小的趋势,我们纷纷拿出雨衣穿上,冒雨前行。这不是我第一次冒雨骑行,记得青海湖的第二天也在雨中骑过一段,那雨没下长,不到一小时。青海湖是广阔的,一眼可以看去很远,当时的我一心把前方蓝天当作目的地,冲出头顶这片乌云,到天光更亮的那边去,便能舒爽了。然而这一次,放眼望过去,竟找不到天光更亮的前方。乌云更浓密,更低,手伸得更长。

雨下得更大了,我们不能带墨镜了,因为雨水冲刷着墨镜会使我们看不清前路,但摘下墨镜直接用眼睛看,也实在没有好到哪里去。雨大的我睁不开眼睛,这是很危险的事情。我降低骑速,缓缓地下坡也紧压着刹车走;我们也必须将一前一后两车的距离拉远了些,因为车轮的快速转动会带着地上的水一起朝后面那个人的脸飙溅上去。骑了十公里左右,总算骑到了没下雨的地方,待大家好不容易将雨衣都收拾起来,继续上路。我们用“太阳公公出来了,它呀对我笑呀笑...”的放声高唱来迎接阳光,高唱困难都过去了,危险都过去了。却不想,不出几公里,又是一场大雨在前方等着我们。

第二次落大雨,我业已习惯,咬咬牙,不再左顾右盼,专注脚下的路,欲一鼓作气再次冲出这场雨。刚晒得半干的衣服再次全湿透了,我们望着对方的样子哈哈大笑,我笑恺哥成了个流浪狗,他反讽那我就是只落水狗。几十分钟后,我们再次见到了太阳,此时离目的地博鳌也不远了。

天色尚早,他们四人已先行骑回酒店洗澡换衣了,我们在进市里之前衣服已经又一次晒干了,离酒店还有三公里的马路边,恺哥叫住了我,指着马路对面一个不起眼的路口,问我

“现在不过才三点,你想不想看海。”

我当然想,他说:

“那跟我走。”

“你怎么知道往那里走能看到海?”

“直觉。”

我一贯喜欢跟着他不走寻常路,他也从来不曾让人失望过。其实细细想来,哪里是什么直觉。是对地理位置的了如指掌和、周遭环境的仔细观察、经过合理的逻辑判断,再加上一些对未知的好奇和敢于探险的勇气。我们总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一路都是他在看地图,他喜欢看地图。所以他知道我们进市里的这条笔直的大马路其实是与海岸线平行的,海一直就在我们的左侧延伸着,而刚刚那个不起眼的岔路口不是随便挑的一个通往海边的小路,而是因为这条路旁边是一片高档住宅区,那么这片住宅区后面的海必定是居民们的后花园,高档小区的私人海域绝不会差。事实证明,恺哥没有错。

我们发现了一处高台,玩了好一会儿航拍,接着又卷起裤脚下到海里玩了会儿,突然发现左侧竟又是乌云密布。只能匆匆收拾好东西赶回高台,冲洗了脚上的沙,骑上车准备离去。还没走出500米,倾盆大雨便又砸了下来,这次来不及穿上雨衣了,走得慌忙甚至连头盔,手套也都没穿戴好。没想到,在离酒店只剩三公里的地方,我们再一次湿个透底。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洗了个热水澡。接着又把这一身汗水淋湿过,大雨打湿过,海水溅湿过的衣服洗了。再躺倒在床上时,浑身舒爽又痛快。

我不淋这几场雨,不会喜欢上之后那炽热的太阳;不晒过炽热的太阳,不会感恩这几场凉爽的大雨。雨落之后是雨停、潮落之后是潮起。人生也不过就是一下午的起起伏伏,没什么了不起。

DAY4 博鳌——神州湾517

神州517的燕子说,从港北村坐轮渡过港口,直接往大花甲方向走,遇到派出所的路口左转,之后的旅游公路——是三亚环岛最美的一段,去年三月才开通。这也是我们今天走的,地图导航也出不来的路。所以需要自己分开标记,才截了上面两幅图。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这句话是谁说的我不太清楚,但说得挺对。今天本来计划两三点到石梅湾,玩着玩着变成了赶到石梅湾看日落,最后被一路的美景挽留住了往前行的步伐,骑到神州湾517时已经下午6点30了,石梅湾也只好第二天再去了。

我们的旅程,一直在变,又好像从来没变。我们在意路上的每一处风景,每一个转弯都充满可能性,也许是渔村小孩齐齐朝你大喊Hello,也许是牛群中的某一头突然回头定定地望着你;也许是成片的椰林和水稻,也许是安静的鱼干和贝壳;也许是高档住宅区后边无人的海滩,也许是不知名村庄里边热闹的轮渡…犹记去年夏天内蒙之行我们也是走得随意,只一个目的——一路向北。如今我们依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只知这一次我们要一路向南,直到我们看到沙滩、看到大海。

早晨从博鳌出发时,经过一大片高档别墅区,高尔夫球场...这似乎都预示着我们今天这一路不会平庸。果然如燕子所说,从港北村坐轮渡之后,我们似乎进入了一段被上帝格外照顾的世界。这一路上我们走过友好的村庄、静谧的林间小路、灿烂的沿海公路、夕阳下的田间阡陌...这里因不为人知还少有车行,自行车可以肆意地畅行在马路中央,不用担心身后随时会响起的鸣笛。

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公里的地方,我们又一次下到海边,至今也不知这片海的名字,但我不忘,那天的天蓝和海蓝都美得忘我又悠长。

夕阳西下,好似回到青海湖,终于再次并行。周遭是田野的静谧,身边是爱人的欢语,不能说的小故事和不自觉的小俏皮是我们掩埋在黄昏里的秘密。

DAY5 神州湾517——海棠湾517

早晨,我们先去了本计划昨天就要去的石梅湾,经过一长段我只能推车上去的上坡,在快到坡顶的时候,海的蓝色一角露了出来,随着我们再往前走,这片蓝色弥漫开来,朝远处散去。直到站在坡的最顶端抬眼望去,这一望就再不想离开。说这是我这一路看过最美的海也不为过。我们才疏学浅,唯一想到的感叹句就是不断重复这几句:

“你看那远处的岛就像假的一样。”

“这整个都像假的一样,跟画里似的。”

“是不是谁给这P过?先是调了一下饱和,再给远处的岛加大了清晰度,最后上了一层暖色的滤镜。”

我们将车靠在树后边阴凉处放着,就准备另辟蹊径下那无人的海边玩会儿去。

我依然记得恺哥和我第一次在东郊椰林看到海时的惊呼,却不知,从北到南,从东郊椰林、三更峙、博鳌高档住宅区后边的海、旅游公路旁的海到石梅湾的海,蓝的越来越纯粹,沙子越来越细软、游人越来越少到石梅湾的空无一人。

这大概就是我们骑行的目的,一路的椰林和海浪,发生有属于我们的故事,而这些都将是我们坐飞机、乘高铁会错失的美好。

这从北到南美的延伸,终止在石梅湾。再往前走,就是三亚,那里有全国著名的三亚湾亚龙湾和大东海,但却比不上我们这一路遇到的任何一片海域。这里是海,是从离岸老远就开始翻滚着浪花呼啸着而来的大海。那里是景区,是在海边可以圈几块区域给孩子们玩水嬉戏的景区。

也许是知道之后再难有如此美景,我流连了两个小时才肯离去。十点,再出发时,恺哥已然开始担心我们今天会要赶夜路了。

路书说,剩下到三亚的景色都一般了,所以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地赶路。

终于八个小时近100公里路,赶在天黑之前,骑到了海棠湾517,此时其实已经进入三亚市管辖范围。

DAY6 海棠湾517——三亚还车处

今天路程只有35公里,就像第一天一样,我们放松了心情,睡到自然醒,悠闲地在517吃了早饭,逗了会儿狗,又出发去免税店逛了会儿,吃完午饭才出发。天气炎热难耐,我埋怨道:“我们为什么要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出发。”恺哥看我一言不发,又凭“直觉”找到了一处岔路口,说:“走吧,我们去避避暑。”

再次来到海边,这里的浪比我们之前见的都大,依然没什么人,今天我不想再下水了,就找了块浪刚好冲不上来的沙坡顶上坐下。难得恺哥也不再拿出无人机和单反,我两单单纯纯地享受了最后一片安静的海边时光。就那么静静地躺了会儿,他还是耐不住寂寞,脱了鞋,就要下海里去,我说你快别去了,这里浪大,把你冲走了可怎么办。他说那我们来玩沙吧,可他刚在沙坡上写了几个字就被海水给冲没了。他不死心,接着又写,这次写完还小聪明似的在字下面垒一层沙,用他的话就是说,

“你看我建造了一座城墙保护她。”

“她是谁啊?”

“你啊。”

“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我写的你的名字啊。”

我这会儿再仔细瞧瞧,右边那个字是个“苏”字没错,但左边那个字笔画凭得那多,怎么看也不像个“丹”字。

“这不是我,这苏什么呀,这肯定不能是我。”

“是你呀,你看,苏傻,不是你还能是谁。”

说完又发现用脚踩出来的城墙比手拨起来的要快多了,于是一步一步踩实了,想赶在一个大浪冲上来之前把城墙筑好。

浪来了,冲去了那个傻字,我哈哈大笑,

“你瞧,大海它知道我不傻。”

“你等着。”

他把“傻”字一笔一划重新勾勒好,浪还小着,不成气候。他开始重新筑城墙,一蹦一跳地,双脚用力往下踩,我在沙坡顶上乐不可支地看着他,他看上去像在玩我们小时候玩的跳房子,专心地看着自己的脚下,那里好像有最重要的规则需要遵守。他加快了速度,因为他要建造三座城墙来挡他的敌人。

大浪冲上来了,没过了他好不容易跳出来的前两座城墙,却被最上面的一座挡住了步伐,保住了我讨厌的那两个字,他顿时哈哈哈哈开心地大笑大叫了起来,用力地跳着,不知疲倦。

望着他开心的样子,我真心欢喜。

我喜欢的这个人啊,风雨里像个大人,阳光下像个孩子。

玩到下午三点,我叫住他说我们要走了,不然就晚了。他拿着水瓶跑去海里接了瓶海水,恋恋不舍地上了沙坡顶,一屁股坐下,准备清洗脚上的沙。我把他的一只腿先掰了过来,架在我的腿上,然后又让他躺下,拿起水瓶和纸巾开始细细擦去脚上的沙,一只脚好了就穿上鞋袜换另一只。他躺在暖沙上,晒着太阳,喃喃说了句:“你真好。”旅途中的互相照顾一直是我们无需言说的默契。也是这般默契的存在,使我们面对任何艰险的道路都能相扶走过。

关于团队

写在最后

关于团队

骑行第二天的清澜大桥是我们第一次和高姐、老赖、阿文打招呼的地方,当晚相约一起吃文昌鸡。第三天早晨,在出发的港口又认识了单姐。可惜第四天一早老赖的膝盖受伤不能再承受长途骑行,只能和阿文一起先行还车坐高铁去到目的地等我们。第五天一早高姐又因路程不同,往中线回海口而去,我们和单姐骑到三亚与老赖和阿文汇合。这样的一个团队相遇和分别都太匆匆,来不及更多的认识你,就要长长久久地分开了去。但这要什么紧,我们天南地北地来这里相聚,共赴一场骑行之旅,往后的回忆里总有你,就够了。

老赖和阿文是广东人,说来也奇怪,我们出去玩总是极容易遇到两个结伴而行的广东男孩。他们都比我小,但有意思极了。高姐曾跟我说:“我发现现在90后的男孩子真的很不一样,很懂礼貌,很会照顾人。”这样的评价,我认为是极高的。他们互开对方玩笑来逗乐所有人,是我们漫漫旅途不可缺少的调剂品。高姐是个骑行老手,从她这我又学到了很多新的骑行知识,也是我们一路上最贴心的大姐姐,乐忠于给大家买水果,然后拍照。单姐是温柔的玻璃人儿,永远听大家的,不高声附和也不厉声拒绝。总是安静地像不存在一样,但你回头,她总在后面,不急不慢,身上有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

我们的故事太多,若只能说一个,我希望能将到达三亚的第一个晚上发生的有关海滩与埋沙、有关啤酒和划拳、有关青春和疯狂的故事说给你听。但我后来想明白了,那股痛快劲儿是不能说与外人听的,那是属于我们几个人的默契和相视一笑。就像从天山上奔腾而下的江水,它们在宽敞的河道里相互激涌涤荡,当流入平原地区分岔成几股涓涓溪流后,是无法与沿路汇聚的其他溪水说清楚什么是飞流直下和一泻千里的。要想知道水流的力量美,只能亲自去走一遭,去到那天山上悬崖边才能看个明白呀。

关于团队的故事当然不止是我们六个人,沿途我们遇到的骑友,不管认不认识,说没说过话,在征服海南岛这个任务面前,我们都是一个团队,是一个可以相互帮助,分享故事的团队。

我极其喜欢骑行的氛围,这种氛围在骑行路线成熟的地区又格外浓厚。大家每一个人迎面遇见,总要互相招手,再互道加油。

第三天上午,恺哥的后车轮的车轴里卷进了好长一条细线。我们只能把车停在一个上坡路段的路边,开始一点一点把线挑出来。先是来了一个推着老式自行车的老伯伯,戴着斗笠,步履蹒跚地朝我们走来。老远他便望着我们,最后停在我们车边上。安静地瞧了我们一会儿,好似是先弄明白我们出了什么问题。然后默默从他的前车篮子里拿出一包塑料袋包着的东西,那塑料袋上全是泥灰,一眼便知用了好些年。他小心翼翼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把老旧的一字螺丝批递给我们,依然一句不说。我们连连道谢,结果螺丝批开始挑线。他又看了会儿,似乎看不下去我们的笨手笨脚,也蹲下来,掏出他塑料袋的其他工具一起挑着线。他用当地人的土话说了句什么,我们听不懂,而老伯他又不会普通话。

这时,从坡下又上来一位大哥。穿着短裤短裤,带着耳机。看见我们三在路旁,也停了下来,说:“出什么问题了,要帮忙吗?”我们赶紧跟他解释,他把车往前一放,二话不说跑了过来,手脚麻利地把后轮一卸,整个拆下来。这么一来,那些细线就好处理得多了。连老伯也在旁不停点头竖大拇指。

陆陆续续后来又有两三个陌生的骑友停下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我们连连道谢,说没事,都快处理好了。你们先走吧。

好不容易等卷进车轮里的细线都处理赶紧了,那位大哥二话没说,就走了,我们只来得及说声谢谢,便再也没见过。

老伯在收拾那些工具,将他们一一放回那个塑料袋,我的驼包里有一个早上恺哥在一个水果摊买的削去皮的芒果,用保鲜袋包好的准备路上吃。这会儿我从驼包里拿了出来,问恺哥我能不能送给那个老伯,他说这是应该的。我递给老伯,示意他带回去吃,他连连摆手,又说了几句,这次我听懂了。他说他就是当地人,每天都会经过这里,他不能吃这个,他不要。我没再坚持,倒不是因为他态度强硬地说不要,而是因为刚刚修车我也没仔细看他,这会儿看他抬头与我说话,才发现这位老伯牙齿都掉光了。这芒果,他只怕是不能吃的了。我们再次深深地对他道了谢,然后收拾着我们的东西,他已推着那辆老式自行车,渐渐远去。

我们路上极容易遇到这些好人,也许应该这么说,热爱骑行的人,都不坏。一旦上路,我们都是兄弟姐妹,都有互相帮助的默契。这种友好,来自与我们相处了三四天的高姐、单姐、老赖和阿文;来自帮我们修车不求回报的老伯和大哥;来自马路对面的一声“加油”;来自所有热爱骑行,享受骑行的永远年轻的生命。

关于吃喝

海边度假当然少不了赞赞赞的海鲜大餐!

推荐三亚大东海旁边一家名叫“拾光”的海南特色专营店,他家各种用椰子、芒果、菠萝做的小吃甜点,好吃到掀桌。

出发前,恺哥就说这一路的椰汁他都包了,果然做到了噢。如果不是骑行,椰汁应该不会有这好喝。

关于我们

骑行是我们故事的起点,是沿途的站点,是对未来的遐想句点。

那么亲爱的,下次我们去骑哪?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