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兰:阴晴不定潇洒处

uiwx5726

- 序 -

说说这次旅行

Hard-Boiled Wonderland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坦率的说,因一道无关联并且不准确的翻译,造就了此次旅行。

兰卡的“世界尽头”不是村上春树所写的地方。可出奇,在没有独角兽的世界尽头里,似乎也能够找到那另一个逃避的自己。

对于兰卡,游走时我们无太多感受。

相反,直至回来,念着想着,槽吐光了,情竟也稍然显深了。

接下来的纪录,话有点儿多,点有点儿碎。

微博:http://weibo.com/sinnechoi 前毣

(一)只有十与十四的班车

尼甘布车站

到兰卡的当晚,国庆当日凌晨一点,酒店老板告知了我们这次旅行惨遭的第一趟滑铁卢。

兰卡人民很休闲,我们原定计划8点前往kandy的班车于兰卡的周日,仅剩10点及14点两班。

thank God!

于是,我们吃了一段悠闲的早餐。

尼甘布我们没有久呆,吃完早餐匆匆便走。

一道几乎成为旅行者中转站的地方,若许我们再多几日,我想我会多呆。每日闻着鱼腥味,窜悠在收网吆喝的渔民当中,未尝不是种特殊体验。

△别说我肤浅,第一张上来就是吃的。

这是兰卡固定的早餐。

红茶/咖啡+木瓜香蕉菠萝西瓜随意组成的果盘+酥脆到爆掉的面包+果酱黄油+可供选择单面双面omelette的鸡蛋。

每一顿,都一个样。

而后的每一天,我们都操持着一个疑问:“为何兰卡煮妇每一位都能把面包弄得如此好吃,脆得厉害,并且不发焦。”

回来之后,每当我们回想起那咔嚓咔嚓一下一下的口感,后悔了当初的羞涩。

看过许多人的游记,清楚的知道有太多人嫌弃兰卡的饭菜,当然,起初我们也嫌弃过。

可后来,污妹说,这几天内一直想到在兰卡吃到的,那份带着酸梅味又软软的东西,她会不停地分泌着口水。

说来,兰卡的饭菜很股神奇的力量。明明米粒夹了生,硬到无法下咽,明明所有的菜,黑乎一团,撒了无数的香料,单从外表看,无法辨别原材料,可我们仍能吃得开心。

此刻,我犹记得当时开玩笑说,若是拿着饭盆去兰卡的食堂打饭,是不是等于在买彩票,抽中抽不中喜欢吃的,全靠运气。

吃货也好,亦或是体验旅行乐趣也罢,能够回味的,便是存有意义。

自少至今,我是这么认为。

△候车众生相。

(二)听上去很sweet的feel

康提翠美景精品住宿加早餐旅馆

车停了。

康提繁杂的街道与尼甘布截然不同,下车提箱子的时候,身边会匆匆路过无数位行人。我们不停地侧身,转正,侧身,转正。

不算太宽的主街道上挤满了人、巴士、还有气焰嚣张的tuk tuk。

拿到行李,多位tutu车司机便一拥而上,询问是否需要tutu。

提着俩箱子的我们,确实需要。

点兵点将,最后选择一位看上去较为忠厚老实的车。才起步,司机便从底下掏出俩本本子,一人分了一本,里头写满了来自世界各地旅行者的话。推荐,阐述。

因为在熟悉的中文里我们见到了一句话:“我真的不是托。”,所以我们敲定这辆tutu,明日包车前去狮子岩,30美金。

直至后来发现,每一辆tutu还是一个样!!

每辆车都有本子,都有中国人的字迹。

欣慰一点的是,忠厚老实的人,心不黑。30美金,是个良心价。后一位tutu车司机听到此价格,偏了头,蹙了眉头,长长地“嗯”出一声,那时,已经透露出这个价格他划不来。

绕过康提湖,迎着风,我与污妹说,在闷热的天气里,tutu卷起的直面风,还是很舒服的。

下午两点钟的康提,太阳依旧刺眼。

翠美景的老板娘探进一个脑袋,用她低如蚊声的温柔声音问我们:“需要来杯下午茶么?”

免费的东西我们怎会拒绝,一口就应了下来。

回国后,污妹回味的都是些奇特的东西,而我回味的,是老板娘泡的茶。往茶里加上牛奶,得出的是一种回来后我怎么都无法做成功的奶茶。

她泡的茶,味道不浓厚,淡淡的,可加入奶,丝滑到我们觉得德芙巧克力的广告,那都是骗人的!

看过多篇游记,许多人对锡兰的感叹,多数都认为旅程最令人回味的地方,是在加勒,恨不得多住两天。可这话搁到我的身上,反而是对康提发出的感慨。

康提,斯里兰卡发音类似candy。污妹说,有一种很sweet的feel。

是的,它确实很甜很甜。甜在它令我遇到这趟旅程最爱的人——翠美景的老板娘。她无论说任何话,都是笑着说的,咧开了嘴角,露出白皙的牙齿。

她很厉害,每天早晨会拉起弹弓,“当当当”地打跳到花圃内,寻找食物的猴子。

离开前,我让污妹帮我与老板娘拍了张照。多亏了污妹强大的摄影技术,拍摄的三张照片糊了两张,唯一一张正常的,俩人的表情都不正常。

或许,这是匀我再次回去的理由。

皇家植物园

吃饱喝足,老板娘问我们,你们想走路出去呢?还是坐tutu?

我们相视一眼说,走路。

老板娘再问,去哪呢?

刚脱口佩拉德尼亚,她立刻说,哦,你们需要一辆tutu,然后就打了电话,然后我们就遇见了辆奢华无比的tutu。有风扇,高级软座,金色流苏装饰,还有前座与顶部燥热的长毛。

正当我们后悔先定下之前那辆tutu前去狮子岩的时候,tutu小哥说,你们要去的地方到了,600Rs。

经验经历告诉我们,不要沉溺在舒适里。

舒服,是需要付出金钱的代价。

攥紧手中的钱币,依依不舍地将它托付给了tutu小哥。

周日的佩拉德尼亚很挤,几乎都是夏游的兰卡学生。

我们进门两步,被门卫拦住了,他说,需要买票。

exo me?

我印象佩拉德尼亚大学是不需要门票的呀。秉持着遵守,我们一人付了1500Rs,拿着导游图,我们竟然一直头脑短线到日落才发现,这里是植物园!植物园!

我心心念念想看的大学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啊!我想看的阶梯想看的操场,不是这里啊!不是啊!!行走的一路,我至少问了六位兰卡保安、工作人员,他们每一位都能回答并为您指出阶梯和操场的位置,可每一位指的路,那都是错的啊!

(╯╬ -皿-)╯~~╧═╧

其实他们根本不懂,他们根本不知道你所拿的图片,它本就不属于这里。好想一头栽在植物园的草坪上,再也不想起来。

这是康提给予我再次归来的第二个理由。

植物园全称“佩拉德尼亚皇家植物园”,它也佩戴“佩拉德尼亚”的头衔。它很美,也很大,大到我们在里头三番五次的迷路,遇见那俩只躺死的狗狗和不想工作的垃圾桶(忘了拍照,后悔)。

强行取光的后果便是糊。

△很对称的狗子,从下午三点半我们见到它们起,直至六点半,同一姿势,毫无变化。写游记的时候发现,上头的狗子醒了,而且似乎被我拍下了见不得人的动作。(脸红)

△污妹发了条朋友圈:隐蔽的大树下接受母星的召唤🌘

△似乎我走到哪个国家都见到了它。猿粪,微妙。

佛牙寺

选择晚上的佛牙寺,那是有原因的。咳,好吧,主要是也没有太多时间。

佛牙寺晚上6点30到8点有礼拜,打鼓吹喇叭,热闹得很。灯光一照,佛牙寺十足耀眼。

我问污妹,后悔晚上来吗?

污妹答,挺好的,晚上漂亮,人应该也会比白天少一些。

话音刚落,我们便被一堆的兰卡人民拥护着进入了佛牙寺殿堂,连与入门上头壁画合影的机会也没能找到,一丝也不。周日的兰卡,实在太恐怖了,嘤嘤嘤。

(╥╯^╰╥)

当然,晚上游玩佛牙寺还是有好处的,它的地板不热呀,我们能像疯子一般奔跑在白天可以煎鸡蛋的石板上,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怎么跳就怎么跳。

△生无可恋,有气无力的打鼓小哥。

△感谢污妹再次帮我拍了张糊掉的照片,不过这张看着不错。

△以牙还牙。

餐,本来我们不打算如此随便。

但我们未曾想过,兰卡的康提人民开的餐厅大部分只营业到晚上8点。网上上推荐的餐厅,无一家开着。

然后污妹说,看哪家舒服就进哪家呗。

就这样,我们闯进了笑面大叔的店,巨大的圈套,陷入兰卡黑暗美食无法自拔的开端。

没有任何咨询,直接让我们点了kottu。

他说,这是兰卡当地特色美食,原料是一种叫godamba roti的饼,炒之前会把饼“哒哒哒”地用刀子打碎,接着搭配蔬菜鸡肉或者牛肉之类下去炒。

猴厉害的!点完后,整间店就只能听见“哒哒哒”的声音,污妹和我说的话,我一句也没能听到。

实在话,kottu可能是兰卡美食里我最爱,并且唯一能吃得惯的东西了。

如碗一般的东西叫hopper,底部软软的,边缘薄脆。一开始,hopper里没有加蛋,后来大叔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至少晃了五圈,晃到最后,他忍不住问了一嘴,要不要来一碗有蛋的?

sure!

然后我们发现,鸡蛋一丁点味道都没有……有差别吗?还是要加辣椒酱。

酸奶一开始我是百般不愿意喝,毕竟暴走了半天,渴得如同走在沙漠的人,见到触手可及的冰箱,简直抓了救命稻草,就在触碰到水汪汪豆浆的那一秒,大叔一个箭步,拍下了我的手,从冰箱深处取出两瓶酸奶。

一瓶香草味,一瓶草莓味。

香草拿给了我,草莓给了污妹。瞪大着眼的污妹颤抖又懦弱地问大叔,她能不能换个口味,她真不爱草莓。

大叔摇头,要求俩口味都尝一口。污妹看我,我一咬牙,将香草与她换成了草莓(我也不爱草莓,水果草莓都不爱,污妹至少水果草莓还吃!)

心在滴血,泪在流。

晚饭吃到一半,大叔再次晃荡过来,问我们,好喝吗?酸奶。

我们相觑一眼,点头。

大叔笑了,得瑟地笑了!得瑟的模样,后来几天我们还被我们当成一梗,徐徐道来。他说,看吧,我推荐的肯定不会错,辣的东西就是要就着酸奶来吃,酸奶能中和辣味,帮助我们吃更多的食物。

我承认,但是能不能允许我们解渴了之后再喝,555555。

红色标志的店铺就是大叔的店,推荐的white house那条街直走下去,十字路口前,右手边。

nawa sinhala jathika hotel 58,dalada veedhiya,kandy

康提的第一晚,我提议吃饱饭后走着回去,污妹犹豫几分后,还是点头同意。

地图上显示,我们只需走20分钟就能达到翠美景。可结局是,由于翠美景在山上,位置略偏,我们不仅走了不下40分钟,并且在最后的关头迷了路。

漆黑的夜里,我们在俩三条岔路口徘徊。失落揪心,油然而生。正在不知所措之刻,我们偶然碰见了一对开车回家的情侣

原先只想拿着翠美景的地址问他们,是否知道在哪?

他们起先也只是尝试帮我们回想,后来,他们说,要不把翠美景的电话给他们,他们打电话帮忙问问。再后来,问着问着,我们被女生邀请坐上了车,问着问着,我们被直接送到了大门口,看着翠美景的老板娘笑着站在昏黄的灯光下,对着我们笑说:“you are lost。”

如果没有遇见这对情侣,我们需要继续踩着发疼的脚底板,在明明很近的路上迷茫。

如果没有遇见他们,我们康提的这段行程,似乎就少了某样东西。

回到房间,我回忆给污妹听。我说,我单独在日本的时候,也做过如此任性的事两三次,每一次都是这般相同的景象。

无论是秋田县将我当成朋友的大叔,还是山形县便利店那对母女,还是新泻县村上村送我一大盒哈密瓜和鼠标垫的车站爷爷,亦或者是康提的这对情侣……

因为他们,我的行程变得多了一丝故事性和趣味性。

当然,我承认,斯里兰卡的这段经历并不提倡,夜晚的康提湖边其实并不安全,只不过那天恰巧风平浪静。

(三)抓紧栏杆不要放

Sakura

爬狮子岩的时候,我问污妹,当时我们怎会在将它列入行程之内?why?为何?

污妹答,总感觉……这是一个地标,一种类似到了中国北京,必须去长城受虐一番。

对啊,因为地标,所以恐高的我靠紧里边,紧抓着铁栏杆,匍匐前行。(大家喜欢站在阶梯位置往下拍,一半狮子岩,一半底下的风景,这样的照片,我的纪录里,一张也没有。那时我都快哭了。上去,我必须走污妹前面,下来,污妹必须走我前头。)

一张30美金的票价,是否值得?或许很多人更多关注的是这个问题。

略显不值。

但若是看到这里,您询问我,该不该付。

不置可否。

△我个人偏爱棕色系的东西,看到地的颜色与质感,总会忍不住地去拍。

△瞧我美丽的抓拍。

Sakura

餐厅是tutu司机带去的,似乎前往狮子岩,又来不及吃午饭的人都会被带到这家餐厅吃饭。

自助餐,主打斯里兰卡菜。每道菜下面会摆放一个没有削过皮的原材料在前面,有意思。至于味道,怎么说,很奇特,每一口都不一样,大部分事物都偏酸。

污妹怀念的,便是这家餐厅一道我难以接受的东西。像西葫芦,又不是西葫芦,像冬瓜,又不是冬瓜,像南瓜,又不是南瓜。它是最酸的东西,酸到令人牙齿发麻,一大盆水,一大口蔬菜汤都盖不过去的味。

餐厅靠田野,风景还可行,就是那漆车蓝色加金色的凳子,实在无力吐槽。

而审美开始崩坏的污妹说,她还挺喜欢的。

每一位康提的tutu车司机都会说同样的一句话:“康提现在这个时间点很堵。”

而“这个时间点”跨越的时段有点儿长,从早晨,直到晚上。肇事凶手,除去红绿灯外,无疑就属横冲直撞,还霸占一个位置的tutu车。

纵使路上有统一卡其色服饰的交警指挥,也避免不了猖狂的tutu车师傅凭自身的娇小,胡乱插队。

当第二天坐tutu车前去康提汽车总站的时候,tutu司机又说了这句话,那时候,后边我特别想补充一句:“那还不都是因为你们!”

晚餐,照旧路上随便找。

三角形的食物,店员说是rotti,不过rotti是统称。像手抓饼的东西也是rotti,包了鱼或肉或蔬菜的三角饼也是rotti,切成细末碎的也是rotti。

总结下来,兰卡人,很随意。

三角饼会辣,兰卡许多食物都是加了辣椒,不敢吃辣的小伙伴可能需要再兰卡找其它食物才行。

黑不隆咚的蛋糕是兰卡特色的甜点,当地一种布丁,名叫wattalapan,里面加了椰奶、鸡蛋、棕榈糖。吃起来,一口浓厚的姜味,爱吃姜的,可以将它当作姜糕。

污妹点了斯里兰卡特有的wood apple汁,泥土色,酸的。我则点了鳄梨汁,青草绿,腻的。wood apple,一股酸梅味,我不爱,污妹却爱到疯狂,几日念念不忘,回来后,在某宝上搜了又搜。

(四)被风吹成狗的潇洒

努瓦勒埃利耶茶园

原Mackwoods茶园,实话说,很很很很很很失望(笑)

当天,下着蒙蒙细雨,本应极度浪漫的场景,被乌压压的旅客造出了免费打折抢购店的感觉。

如大家所言,茶园已不是原来的茶园,又或许一开始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是我在脑海里过度地幻想刻画。

烘培制茶过程的讲解以五分多钟迅速完结,紧接着便是一系列的购物(布朗尼、茶)

免费茶,味苦,不如康提茶来得顺滑,但这锅不能让努瓦高山茶背;布朗尼甜味适中,就是口感稍粘,并不清爽。

心中的期待生生扭转成了失落。

作为厦门人,作为一日离不开茶,嗜茶如命的人,在茶园里竟一包茶也未购入。

努瓦令我印象最深的并非景,而是一位tutu小哥。

康提许为大城市的原因,tutu司机多数并不那么实在,若是手头没有零钱,大额钞票恐怕要被收入囊中。相比之下,停留在努瓦小乡村的那晚,我们前去网上推荐第一的salmiya吃完披萨,预想回酒店,当时下着小雨,我们拦截下一位tutu小哥,没讲价,因为价格给得很实在。

他在我们给了大额钞票后认真地寻找零钱,一张大额钞票,最后他将50Rs也找了出来。

霍尔顿平原国家公园

六点半的霍顿冷得我们直哆嗦。

拿到门票后,我们的话便不再多了。俩人仰着头,静默着前行。

八点,风静了。

九点未到,雾散了。

十点,烈阳出了。

像被编织进一场奇异的故事里,静心静气地呼吸,平平缓缓地走。

“世界的尽头”不是尽头,笼罩着的,不是那场冷寂及孤独。

十一点半,遇见了水鹿先生。

十二点,遇见了河童发型的猴子。

真真就是一场不现实。

△世界尽头旁的一只……什么动物。

△我与污妹第一张合照。

△看到这只猴子的时候,我们一同想起在康提的第二天早晨。那天,一只猴子从屋顶上跳落到花圃里,位处花圃吃早点的我们赫然一惊,污妹立马从凳子上蹦起,急忙前去找强大的老板娘,而我,则与那只猴子斗智斗勇,一手拿面包,一手抓红茶,奈何水果盘顾及不来,被那猴子从水果盘里顺走了一支小米蕉。

无影手啊!

那天的猴子,依然也留着这头帅气的河童发型。

△身子骨真好,站得老直了!

Pattipola

选择在pattipola乘坐高山茶园火车最简单明了的原因,时间。

从霍顿回到努瓦火车站的时间很长,而后头我们还需赶去坦加勒,于是在pattipola下了车,乘坐12:00从努瓦发车的火车。

pattipola上车的人很多,中国人尤其之甚。

上火车的时候,火车已经被挤爆了,挂的位置全被占完,有些外国人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宣誓了位置的主权。

我与污妹拖着俩行李箱,所以决定不多挪动,就留在上车时的地方。幸运的是,遇到了一位东北女孩。他们一群几人, 拥有一个“只出租给中国人”的位置。因为她,茶园火车旅程上,我未留遗憾。

hi,再度谢谢你。

一上车,有个大叔端着一篮子三角形的油炸物从我们面前走过,嘴里喊着“wadi”,似乎是兰卡当地有特色的食物。

由于忙着调整位置,我们没能来得及购买,不知味道如何?

△一只必须给吃才给摸的猫,亦是这次兰卡之行,我们见到的,唯一的一只猫。

△许多时候,随意照下的照片会给到新的惊喜。显眼的一片红叶

△细碎的头发在我脸上胡乱地拍(飞驰的火车上,别想拍出多正常的照片)

△他们俩非常非常害羞。我与东北女孩的一位小伙伴一直招呼,让他们微笑正对,可他们,头一瞥回到我相机前,立即开始羞涩扭身,眼神也无可适从。幸是火车停靠了站点,我能多拍下他俩奇特的造型。

(五)和兰卡人民共同拥挤的日子

坦加勒海滩

乌纳瓦图纳

不知是否还记得尼甘布的那辆冰蓝色巴士。

到达乌纳瓦图纳的时候,污妹回忆,她说,咱俩坐的巴士,好像都是这嚣张的蓝色。

对的,直至到达乌纳瓦图纳,我们统共乘坐过四次巴士,每辆都是蓝色。我们憧憬洁白如天使的巴士,一辆都没坐过,如簇烈火的红色巴士,依旧还是没能坐上。我们,永久磕死在这冰天雪地的蓝上。

挺好,在气温与情感都十足热情的兰卡里,适时来了一抹清凉。

兰卡的巴士亦携带着兰卡独特的风格 —— 每一辆都放洗脑的“印度风”神曲。

而它告知了我,音乐对人脑清洗的潜能。

一首正经的“New Divide”亦能无限改编,清洗了我混乱交杂的脑袋,久久循环,多日不能挥去。

污妹说,她想买几盘磁带放车上,感觉回去后很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会不适应没有这种震撼音乐的存在。

嗯。╮(눈_눈)╭

△兰卡串串薯片条。

△我最喜欢的兰卡广告牌!小眼神儿,我模仿了多次

街头电视

△画了眉毛眼线的佛主

△提起这块peanut candy,回忆又是满满。卖糖的大叔一上车,他立即递上100rs,一口气买了四块。我们以为多好吃,想也没想,随着买了。很普通的花生糖,嗯,很,普通。

△马特拉到乌纳瓦图纳的一路,公车都是飞驰在海边的,景致,两边都美。我们用手机录了最靠近海的这一段,当回来整理的时候才猛然发现,竟巧合的将高跷渔夫录了进去。纯天然,非商业的高跷渔夫。

△此物,名为pittu,兰卡的饭团。

Galle Henna Beach House

汉娜海滨公寓是此次预定的最贵一间房,最美的一间,也是唯一空调冷气保持充足的一间,设有行李架、晾衣架的一间。

公寓整体为黑白极简风,房间不知是否是燃了兰卡特有的香,整间房都充斥着一股薰香味。

△我与污妹第二张合照,也是最后一张。某人跳着小舞时,摄下的。

△仙女棒菠萝、黄金叶子(酸,味道奇怪,不喜欢)

10月5日星期四。兰卡节假日,兰卡人民去佛堂庙里拜拜的日子。

兰卡的假期导致众多餐馆直接闭门不对外营业,加勒的灯塔围墙上,满是人,兰卡人。

在满是人的地方,我们遇到了这群小哥,欢快的唱着歌拍着手,见我们录象摄影,直接招呼污妹上去与他们跳舞。欢快极了。

他们掏手机,要求合影,合影完,继续求跳舞。

飞机上,污妹说,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场偶遇。

加勒古城

勺子咖啡馆

推荐排名三位的spoon's,遇上它,是一场雨的造就。我们躲雨的地方在它对面的精品店,见到招牌,我们相视一笑,飞奔了过去。

泰国菜,做得不错,但每一道都辣,后味的那种辣。

(六)咕咕嘎嘎走调twins组合

加勒灯塔

为一补昨日假日拥堵的遗憾,隔日十点,我们重回加勒古城。人少了,城静了,舒适多了几分。

散步了一圈,找到昨日想去,却因倾盆大雨而没能找到的lucky fort餐厅。坐下,点了俩杯果汁,点了一份套餐,悠闲地吃。

加勒,不知是否因为近海,它比兰卡其它地方多了份闲适。

十三点四十五,我们搭上前往科伦坡的海边小火车。寻了三节二等座车厢,无一座位。

于茶园小火车留了一丝遗憾的污妹说,挂火车吧,然后俩人就一屁股坐了下来,挤在不大的连接处,高声歌唱。唱了啥,我俩不是不记得,而是胡乱唱,咿咿呀呀,咕咕嘎嘎,啥音都发。唱到站在我们身后的一对外国情侣都发了笑。

污妹说,兰卡twins组合于今日出道。

我拒绝。

兰卡雨季末尾,雨还是说下就下,海边小火车前段行程天气很好,太阳不至于刺眼,可好在舒适,后端说变就变,眨眼雨就下了下来。

照片全是在被扑了一脸雨的情况下拍的,不开熏。

Lucky Fort Restaurant

△兰卡餐,调侃猜谜食堂的出处。

加勒火车站

△阿姨的手势,不是fighting,而是忠告。她让我,抓紧门边的栏杆,别掉了。

Curry Leaf

不愿挤知名的螃蟹,不愿在兰卡吃日料。污妹便找了间curry leaf。

到的时候,我俩震惊了!地图显示,位置在希尔顿酒店里头,消费得多高啊,事实,确实高,呜呜呜呜。

饭菜味道还可行,果汁对了厚厚的一杯水,完全没味道。海鲜能自己选择做法,煎炸清蒸黑椒,我们能想到的,都让大厨上了。

清蒸,还是厦门老家的餐馆做得好

煎,一般,鱼肉硬了些

炸,这个好吃,不知道是小管还是乌贼,反着甜甜的,好吃

黑椒,虾没那么新鲜

△白色、粉色的粉丝是丝状的hopper,“string hopper”,味道很好,Q弹。右侧的肉是尼甘布的羊羔肉,特意写出,想必有一定的意义。

天堂路

最后大力推荐一家店铺,价格比“赤脚店”良心,东西更美,真的真的真的很美!!

在paradise road里我一次性购买了好几个木头人偶娃娃,每个娃娃都还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店里的兰卡面包字母杯子,兰卡守护神头像的勺子,佛像摆设等等都超级漂亮,真想一麻袋扛回家。

污妹说,再有前往斯里兰卡的想法,肯定是冲着paradise road来的。

我,也是。

paradise road集团旗下有酒店、艺廊咖啡厅、杂货铺。杂货铺分两间,一间黑白色主调的collection,一间即是乱七八糟东西都有的精品屋。

推荐的,是精品屋,在collection后面,注意不要走错。

paradise road的二楼有卖兰卡品牌茶叶dilemah,价格比机场免税便宜了太多太多,六百多到七百多卢比(机场九百多起跳)。

不懂的英文要查,要查,要查!我由于自身偏爱咖啡色,所以顺手买了一盒,机场转机时间里,污妹一查,正山小种。身为福建人,却在斯里兰卡买了正山小种,污妹笑得我回去的一路都不想理她。

paradise road不能拍照,进门前我不知道(未有告示),觉得好看拍了一张,被身穿黑制服的小哥叫止,所以以下图片(除第一张拍到的小人偶),其余均为网络图片,若有侵犯,立删。

213, DharMapala Mawatha, Colombo 7

www.paradiseroad.lk(需翻墙)

(七)一些有用没用的废话信息

{路线图}:

1.路线一如大众。

2.若问何处需要改进,我会选择第一日做出修改,直接从尼甘布前往狮子岩,住丹不勒,第二日再转战康提。

3.时间不足,埃拉直接前往坦加勒的巴士时间略长,若时间允许,可在埃拉或蒂瑟默哈拉默做停留,第二日再前往坦加勒。

4.坦加勒虽小,却是个静谧舒适的地方,无过多旅游者,海、沙滩比乌纳瓦图纳干净。单海边度假,可选择此处。

{行程单}:

1.三号由于我的失误,定错入住时间,原本的小木屋未能住上,后辗转定了特列文,而出现虚拟房间,最后仅剩格伦法尔度有空房,实属无奈。对于格伦法尔度,我不想过多谈论,毕竟老板的诚信……咂咂砸。

2.塞雷恩沙滩有入住欢迎果汁(当晚,我们喝到是西瓜),晚餐并不好吃,价格贵,建议尽可能不留下吃。

3.加勒汉娜海滩小屋于网上订房,650+单房,并非全套,全套2000+rmb。

4.厦门无直飞科伦坡,最便宜为马航3500+,出于污妹个人强烈要求的“安全考虑”,最后选择泰航,fare4464元+tax456元=4920元

{车/饭费用}:

1.康提前去的交通,我们选择tuktuk。但经历过,所以做了总结。

最好包车,其次当地公交巴士,最后没得选择时,再决定使用tutu。

路途上,被tutu卷起的风很舒服没错,但由于兰卡的尾气与兰卡的尘土,回到房间后会发现,自己的脸上、衣服、包包都会被染上一层黑,加之,风吹久了,脸会僵掉,在车上睡,也不如巴士来得舒服。

2.推荐没有拍照的salmiya pizza,选择谷歌地图,位置是对的,只是比较难找,找到后,你会觉得一切等待及找寻,都是值得的。

ps:图中餐点只细数特色食物,无普通餐点

(八)- 尾 -

我尽可能将一点一滴都不落不漏,并非使他人按图索骥,更多的是为我自己。

想纪录一场过去,填写一笔没来得急在路途上的吐槽,让几十年之后的我看着这篇游记“咯咯咯”笑几声,大声说,经历的,都是些什么鬼。

无论旅途何样,是否照着前人的方式路线去走,一旦经历,最后这段行程都是属于我的。

***

或许,你会问,为何许多照片色调暗暗的?

其实我尝试过选择超高色调来体现兰卡,后来发现,有些图片并不如些许暗的色调来得适合它,毕竟兰卡,它是个能让我们每天都勤快洗包包的地方呀,嘿嘿呵。

图我不加任何水印,毕竟奇怪的字体会破坏一张不错的照片。所以,若是您突然看走了眼,觉得某张照片对了味,希望取走,在底下吱一声即可。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