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新年的传统旧时光,挂满回忆的老墙

倪磊楚

写在前面:新年,旧年,又过一年

<strong>说说这次旅行</strong>

回忆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呢?

看见山时,你在山之外,看见河流时,你在河之外,如果你能观照你的痛,你便开始自痛中解脱。如果夜太凉,你可以焚香,煮茶,或者思念。总有一种暖,挂满你我回忆的老墙,不要去倚靠,会有时光剥落。

而在你的记忆中,新年,又是一种怎样的趣味呢?

鞭炮声声,言笑晏晏,是追逐嬉戏,是合家欢畅;是久别重逢,是推杯换盏;是焚香燃烛,是真挚祈福。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曾经最期待,最喜欢的新年时光。

当然,那些时光都渐渐的变成了记忆中的新年。如今的新年,很难再给你一个深刻的回忆,因为有些东西,被丢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或是无心,或是有意,很多东西,都慢慢的被摒弃了。

但却有些人,在坚持着自己的传统,在坚守着自己的传承,时光使很多情绪变得浮躁,但是却没有改变他们的习俗。

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新年,它给了我久违的新年感觉,让我怀念起曾经的美好新年时光的同时,也感叹和震撼于他们所秉承的新年传统。因为,坚持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

而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片湖,静水流长,渊渟岳峙。冬天的时候,一半覆盖白雪,清清淡淡,一半流水潺潺,映照万物。如果要给自己的这片湖找一个模板,那么最好是喀纳斯这般的模样。

温暖的湖水随季节而变换,随时间而交替模样,然后不管新年,旧年,又过一年。

初见.结庐在人境

对于新疆的了解,不多,不少。

很多人或许跟之前的我一样,对于祖国的边疆之地,所知甚少,脑海中只有一个大概的概念。说起这个地方,我们都知道,但在想要知道更多的更具体的,则一脸茫然。而我对于新疆的印象,除了来自书本和影视剧,更多的,则是大学的一位同班同学,一位美丽热情的新疆姑娘。

我常常能在她的社交圈内看到她所分享的一些新疆的照片,或是辽阔无垠的土地,或是蜿蜒曲折的河流,或是成群的牛羊,或是纵情的高歌,此外,也有富丽的城市,如织的人流。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对于新疆的了解,狭隘而偏见。

那么,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过一个充满图瓦人传统特色的春节,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总感觉自己身上带有一种,一出门就天气不好的诅咒。每一次出门所遇到的天气都不算好,要么是阴沉沉的天空,要么就是瓢泼的大雨,我也不喜欢萧敬腾啊,老天为什么会这么对我。

果不其然,从广州飞到乌鲁木齐,然后转机到阿勒泰,迎接我的又是一个阴天。

对于喀纳斯的印象,大部分人来自于这里的秋天。秋天是喀纳斯色彩最为绚烂的季节,就像上帝被打翻了的调色盘洒落在这里一样,色彩妍丽,却层次分明,在这样的氛围下的喀纳斯,美得多姿多彩。

而冬天的喀纳斯是怎样的景色呢?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从阿勒泰驱车前往禾木村的过程中,我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喀纳斯。

冬季的冰雪仿佛洗色的水池,将喀纳斯的色彩缤纷统统的洗掉,只留下黑白二色。但这简简单单的黑白二色,却展现出了喀纳斯的另一种美。

你看那远山,层层叠叠,由浅绿到黛青,由黛青转墨色,白雪覆盖其上,遮掩住了土地的颜色,只在那部分的山脊处,露出它的几许本色。少年的时候,就像一场赛跑,就想用尽各种姿态去追逐,恨不能到达目的地,等到现在,就想放慢脚步,静看庭前花开花落,因为,最美的风景,永远是在路上。如果只顾着前方的目的地,那么在前行的过程中,我们会错过一幕又一幕的风景。

而就在我们前往禾木的路程中,一幕又一幕的风景,就这样的撞进了我的视界,让我目不暇接。

辗转之后,终于来到了禾木村,一个错落小山之下的村庄。

说起禾木村,对这里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里是现存的三个图瓦人聚集地之一,同时也是三个村落之中最大和最远的一个,另外两个分别是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禾木村里面的建筑全都是用原木达成的,没有过多的粉饰,露出一股原始的味道。

中国图瓦人是一支古老的民族,以游牧、狩猎为生。近四百年来,定居喀纳斯湖畔,他们勇敢强悍,善骑术、善滑雪、能歌善舞,现基本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炊烟袅袅、奶酒飘香。古朴的小村景致,象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

如果在网络上搜索禾木的照片,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秋天景色中的禾木,这也是禾木最出名的景色:万山红遍的醉人秋色,炊烟在秋色中冉冉升起,形成一条梦幻般的烟雾带,胜似仙境。在禾木村子周围的小山坡上可以俯视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空谷幽灵、小桥流水、牧马人在从林间扬尘而过。

而如果在这个白雪覆盖的时节,从高处看禾木,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色呢?在第二天,我见识了之后,才真正的领略到美的不同境界。

或许跟这里的海拔有关,或许跟当天的天气有关,或许跟季节有关,在稍微高一些的山腰以上,全是云遮雾绕的烟气弥漫,烟雾笼罩之下,旷野上万籁俱寂。雪的味道土地的味道,空气的味道,使我两鬓生凉。这冬日里奇妙的安静像潮水一样浸透了我的全身,让我忘记了平日的喧嚣。

不来到这里,你真的很难体会到,在这里生活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不亲身感受一下图瓦人的传统,你不会明白,他们所留下来的传承是多么的震撼。

我们到达的那天,正是除夕,部分图瓦人已经在后山的地方,堆砌初一早上祭祀用的敖包。关于敖包,其实解释有蛮多,在蒙古语中,敖包是“堆字”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木、石、土堆。旧时遍布蒙古各地,多用石头或沙土堆成,也有用树枝垒成的,今数量已大减。

原来是在辽阔的草原上人们用石头堆成的道路和境界的标志,后来逐步演变成祭山神、路神和祈祷丰收、家人幸福平安的象征。

而此次我们所见到的用来祭祀的敖包及不是土堆,也不是石堆,而是用雪堆起来的。当地的图瓦人去到搭建好木架的后山处,将周围的积雪用铲子铲刀木架周围,堆高然后夯实,熟练而快速,这样,一个初一早上用来祭祀的敖包就搭建完毕了。

曾经去过内蒙古呼伦贝尔,看过那里的“天下第一敖包”巴彦呼硕,当时也是冬天,茫茫雪原之上一座敖包孤立,寒风呼啸,吹动上面的经幡,给人一股神秘之感。但当时因为冬季的缘故,并没有在周围看到人,所以对于敖包的具体作用以及怎样祭祀,也是茫然无头绪。所以当我知道在这里能够见证一场完成的敖包祭祀的时候,我特别的期待。

禾木的周边有好几处风景和视野都非常不错的地方,其中一处便是美丽峰。

美丽峰位于禾木村的西侧的一处开阔山谷中,山峰的形状如同金字塔,白雪覆盖下的美丽峰已经失去了盎然的绿色,只余浅白和山脊的暗色。美丽峰在哈萨克语中称为“苏鲁乔克“,如果汉译过来,大概则是少女的美貌的意思。而在图瓦语中,则为“波仕达”,翻译为独秀峰。

不管称呼为啥,这里比起禾木要更加的偏僻和清幽,陶渊明向往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悠然出世生活,我想如果陶渊明先生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他一定会很高兴在这里结庐闲度余生吧。毕竟这里不用他心远,已经地偏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文青的时候,都有过这样的向往: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搭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或者开一间自己的客栈,或者是一个充满书香的小屋,每天睡到自然醒,看看书,看看电影,同来往的路人聊聊彼此的生活。有感悟时,提笔写上几句风月,无感悟时,便对月邀歌,饮酒到醉。不必担心今天的工作是否做完,明天要几点起来上班,什么时候乘车最方便,哪里的商品又降价了...

但是生活从来就不会那样理想化,就像自己曾经最喜欢的那句词一样,“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虽然生活教会了我们现实,但是对于曾经的这些美好愿望,在我们的心中仍然愿意给他们留一个角落,不忍心就这样将它们抛却。所以,当我没你见到这样悠闲宁静的地方的时候,我内心中那潜藏的,自己以为已经不存在的文青思想又会”咻”的一下冒出来,让我不由得想,要是能够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选择吧。

美丽峰离禾木有好几公里的距离,如果是在天气晴朗的秋季,沿着道路攀爬,顺路欣赏周边的红绿黄,听听流水潺潺,或许不仅不会觉得距离远,感到累,只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自己还没有看够,便已经走完了从禾木到美丽峰的路程。

但是在这样的冬季,虽然天气已经稍微的转暖,积雪稍有融化,但要凭自己的双腿从禾木走到美丽峰,不得不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所以在这样的季节,一般会选择乘坐马拉爬犁或雪地摩托,不得不说,不管是哪一样,对于很少见过雪的人来说,都是一项新奇的经历。曾经在哈尔滨和内蒙古都乘坐过雪地摩托,留给我的印象只剩下呼啸的寒风和凛冽刺骨的寒冷,以及乘坐完后全身的雪白,至于其他的,好不好玩,刺不刺激,还真的没有了,所以这一次再次的乘坐雪地摩托,在出发之前,我特意给我的司机小哥说,咱们慢点儿...

小哥果然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们最先出发,然后看着旁边的一辆辆车从我们的身旁呼啸而过,看着他们风驰电掣的在旁边的树林和道路中穿行,甚至直接从厚厚的积雪上趟过,我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后悔的情绪,心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让小哥快点?

很快,我们就落到了最后。小哥为了照顾我,选择的都是没有太多积雪的公路上面,因为车轮的碾压,上面的积雪早已不再蓬松,结成了湿滑的冰块儿,所以雪地摩托行驶在上面,甚至有一些打滑,特别是在坡度比较陡的路段,打滑的感觉更加的明显。每当这个时候,我都给小哥说,别着急,我下来走吧,上去之后咱们再继续骑。

然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们居然迷路了。不对,也不叫迷路,应该是不知不觉间走上了一条比较近但比较陡的小路,这个时候想要骑着上去就更加的艰难了。不过还好我是乐观的人,索性就边拍边往上走,等翻过山坡之后再跟小哥一起雪里穿行。

虽然是最后一个,但终究是到了美丽峰。这里的景色着实不错,虽然白色占据了主流,但仍依稀可以感觉到,到了色彩明朗的季节,这里的风景将是怎样的动人。

对于新疆,还有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误解,那就是,这里的人是不是整天都骑马,甚至曾经有大学生问他从新疆来的同学,是不是每天骑马去上学。不得不说,寡闻确实滋生偏见。有一些生活在新疆的民族人们擅长骑马,这一点倒是真的,比如图瓦人。

我对于会骑马人的羡慕,跟对会滑雪的人的羡慕是一样的,每当看着那些策马扬鞭的骑士,我就打心底里羡慕。而当我在美丽峰,见到以为几岁大的小孩,娴熟的骑着马在雪地里玩耍的时候,我的这种羡慕就便成了惊叹和敬佩。年纪小小马技就这么娴熟,不愧是技能丰富的图瓦人。

不知道大家心里,对于少数民族的朋友们是不是有着这样一个印象,随便一个人出来,都是能歌善舞,能起能射的,对于很多在我们看来很高端的技巧,好像他们生来就会一样。比如,刚刚外面骑马的小孩,比如负责我们此次行程的导游之一,达克。

当我的脑海中还充斥着外面小孩子骑马的身影,坐在木屋内,喝着醇香的奶茶,吃着可口的点心的时候,我们的导游达克在众人的要求下,将为我们表演一下哈萨克族的特色乐器,冬木拉。冬不拉又名东不拉、东布拉,是北亚和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族的传统弹拨乐器,音箱是用松木或桦木制成,或扁平或瓢形,琴杆细长,上面有8—10个品位,两根丝弦或钢丝弦,可奏出三至八度的和音。

当然,解释了这么多专业的名词,相信大家也看不懂,只要知道这是一种哈萨克等特色乐器就好了,而且弹奏起来特别好听,配合长达克唱出的哈萨克歌谣,坐在这样安静的小屋里,感觉时光都变得浅慢了下来。

而除了冬木拉,达克还会弹奏吉他,真的是很全能。我曾经也是学过吉他的人,知道学吉他的时候手指有多么的疼。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疼,让我的吉他没能坚持下来,很是遗憾。所以每次见都别人弹奏吉他的时候,心里就只有羡慕啦。

从美丽峰乘坐雪地摩托返回到禾木,已是天色阴暗,天空飘起了细碎的小雪,洒落在身上,点缀起斑斑点点的白色,空气却显得意外的干燥,没有风,也不显得寒冷。路灯照耀在身上,将身影拉得老长,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今天,是除夕夜。

虽然我并不算一个特别恋家的孩子,也曾经有过过年不在家的经历,但在这样的节日,一个人孤身在外的时候,心底难免会泛起孤独的情绪。好在,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很多伙伴和热情的禾木村人,图瓦人朋友们,一起度过这个特殊的节日。

新疆菜真的超好吃,很符合我的口味,有一些些的辣,但又不像川菜或者湖南菜那样重口,椒麻鸡、大盘鸡等等,都让我赞不绝口,还有很多我喜欢的牛羊肉,吃得特别的欢畅。

如果说美食愉悦的是我们的口舌和肠胃,那么精彩的表演愉悦的则是我们的精神。也正是在这里,我第一次听到了让我震撼不已的呼麦表演。

此前关于呼麦,我的脑海中只有个大概的印象,知道它是一种非常难的歌唱技巧,但是怎样的表演,却没有一个形象的概念。而现在我知道了,呼麦是阿尔泰山原住民族创造的一种神奇的歌唱艺术,早在12世纪蒙古形成民族之前就已在广袤的地域上流传:一个歌手纯粹用自己的发声器官,在同一时间里唱出两个声部。呼麦声部关系的基本结构为一个持续低音和它上面流动的旋律相结合。又可以分为"泛音呼麦"、"震音呼麦"、"复合呼麦"等。

在中国各民族民歌中,它是独一无二的。

当你亲耳听到那仿佛直接轰鸣进入你的脑海,然后在你的脑海中萦绕盘旋,久久挥之不去,引起你的共鸣,你会感受到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而在图瓦人的除夕夜里,还有着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传统,砸骨头。

我们吃过年夜饭之后,来到了当地的一家图瓦人家里,他们正围坐在桌旁吃完饭,其乐融融。我们的到来好像有一点打扰到他们,家里的小孩子显得有点拘谨。不过他们还是很热情,邀请我们上桌跟他们一起吃饭,聊天。

简单的聊了一会后,就到了他们的传统砸骨头的时候,女主人端上之前蒸煮好的一大盘牛肉和牛腿骨,然后再撒上洋葱,浇上汤汁,香味顿时弥漫开来,让刚吃过晚饭的我都想再吃一点。旁边的大叔拿起小刀熟练的切割起牛肉和牛腿骨来,不一会牛腿骨就变得清洁溜溜。

剔除干净以后,用一根经幡将骨头捆绑好之后,大叔虔诚的用双手捧起骨头,嘴里念念有词,或许是祈祷,或许是对于新的一年的祈愿。

我问旁边的大姐,砸骨头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她说具体的其实她也讲不出来,但是一个流传很久的传统,砸完骨头后大家吸食骨头里面的骨髓,能够在新的一年里给大家带来福运。我像,这就跟我们烧香祈福,祈求好运是一样的道理吧。

接下来就是选择砸骨头的人了,一般情况下,会选择家里德高望重的人来砸骨头,或者给予一家之希望的那一个人,比如我们这次到访的这家,大叔先把骨头递给了他旁边年龄比他更大的大叔,然后哪位大叔在递给了家里年轻一辈年龄最大的小伙子来砸骨头。

小伙子也没有推辞,接过系好白色哈达的骨头,让在剁肉的木桩上,举起斧子,干净利索的将骨头给砸破,然后用手指蘸了一些骨髓,许愿之后吃掉,再把骨头传递给下一个人,最后骨头回到最初的大叔手中。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充满特色的传统,非常的新奇,也觉得特别的有意思。一项传统能够传承这么久,着实不易。

新年伊始,传承的光辉不灭

又是新的一年之初,睁开眼,发现并不子自己熟悉的床上,恍然间才想起,原来自己在禾木。昨天自己在这里度过了旧历鸡年的最后一天,伴随着图瓦人的传统方式,迎来了狗年的第一天。

在这样特殊的时刻,在这样特殊的地方,以这样特殊的方式迎来了新的一年,此处应该有很多感慨的,但所有的思绪奔涌到脑海,只化作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和长长的懒腰。新疆跟广东大概有着两个小时的时差,虽然我们仍然用的北京时间,但每天听着八点或者九点中吃早餐,总感觉自己赚到了一样。

吃完新年的第一顿早餐之后,我们将会去观摩敖包祭祀,这个伴随着禾木村图瓦人而流传下来的传统。

我们到达达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定数量的图瓦人,昨天垒砌起来的敖包上面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祭品,在敖包雪堆的四周,也掏挖出了一个小洞,里面塞有一些小木堆,而在敖包的顶上,有一大堆木柴,敖包后面还插有一株树枝。

我们站在敖包的四周,虽然积雪很深,双脚踩下去雪直接就灌进了鞋里,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拍摄着。

待点燃柴火之后,祭祀就正式的开始了,敖包祭祀分为血祭、酒祭、火祭、玉祭四类,而我们此次所见的是火祭。所谓火祭,就是在敖包前点燃爬地松及柴火,将肉食、奶食象征性地投入其中焚烧,烧出浓烈的食物气味。

只见手里拿着祭祀的祭品,围绕着烧的旺盛的柴火堆,顺时针方向绕圈,一边走,一边抛洒祭品,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这样的方式有些让我想到了在老家的时候,每年初一去上坟时候的光景,那个时候,香蜡纸烛等都完备后,爷爷会嘱咐我们小辈们一次上千稽首叩头,然后许下新年的愿望。虽然形式不同,但其中的传承与精神却很感同身受。

转完圈之后,便是系哈达,将敖包上面的树枝取下之后,村民们便将准备好的红、黄、蓝、白、绿五色哈达系在树枝上,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绿色的江河水,黄色的大地,红色的空行护法,一切的美好和祝愿都背寄托在五色哈达之上。

将准备好的肉食、奶食、骨头等投入火堆之后,祭祀便慢慢的到了最后。

将香烟给族里的长辈吸一口之后,自己再拿回;以右手无名指沾酒,敬天、敬地、敬祖宗,沾一下自己的前额,然后饮一口碗里的酒;手捧白色哈达,互相拥抱祝福,是祭祀的最后几项。

整个过程看下来,非常的震撼。

我国的传统节日文化,不可谓不丰富,这种传统的节日文化代代相传,在民间有着广泛深刻的影响。这些传统节日,也历来被人们所看重。因为传统节日是聚集民族情感的一个载体。民族感情弥足珍贵,将其弘扬、彰显,对于促进民族认同、增强归属感,是十分有益的。“过传统节日”,过“年味浓”的春节,则是抒发这种情感的一个机会和手段。大家共同度过这样的一个传统节日,通过一些传统的方式,能够增加彼此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但很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发展,那些曾经幸苦传承下来的习俗和文化,正在慢慢的消失,一些传统的行为更是被认为是一种笑话,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可悲。见证了这样一场传统的敖包祭祀,我的心中除了震撼,剩下的便是羡慕。

最后,将一块石头放在敖包之上,许下一个真诚的愿望。愿,安康。

如果是在老家,每年的初一除了早上必须要去的上坟之外,其他时间都是最轻松的时刻,这一天,父母也不会去管束你,随你到处野去,所以在记忆中,每年的这一天都是非常的好玩。

而在禾木,小孩子们这一天是怎样的呢?我想,肯定也是愉快的一天吧。

果不其然,等我们看完敖包祭祀之后,来到不远处的冰雪世界里面,这里已经充满了欢声和笑语,不仅有许多的小朋友在这里玩耍,还有很多的大朋友。雪地摩托、滑雪圈、滑雪、雪地长龙等项目,大家都玩得特别的开心。大家在这个时候,都忽略了年龄和温度,沉浸在欢乐时光之中。

你以为这就是春节的全部了么?然而精彩却只是刚刚开始,初一的重头戏,赛马表演即将到来。每年的初一,禾木都会举行一场赛马表演,村里的人们纷纷骑上自己的爱马,来到村子旁开阔的地带,来上一场友谊和技巧的竞赛。

写到这里,想必一定会有朋友问,春节不是汉族的传统节日么,为什么图瓦人也会过新年呢?因为图瓦人信奉喇嘛教,所以春节也同样是他们一年中的重要节日之一。但与中原汉族更具农耕文化特色的春节不同,图瓦人的春节更多与游牧文化联系在一起,初一赛马便是图瓦人过年的传统项目。

当我们乘坐着雪地摩托来到赛马的场地等时候,比赛的村民还没有到来,虽然温度低达零下十几度,依旧没有太阳,但站在坡顶的我们却并没有感到寒冷,心里面都是对于即将到来的赛马比赛的期待。

参加比赛和观众们渐渐的汇聚到了这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位特别可爱的小姑娘,她是跟她的妈妈一起来这里游玩过新年,打扮得如同一只小企鹅,全身都裹在厚厚的羽绒衣里,只露出一双笑起来宛如月牙的小眼睛,特别的可爱和喜庆。

图瓦人不愧是马背上长大的,我看见好几位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跨坐在马背之上,好像也是要参加比赛的模样,而且看他们的技巧,十分的娴熟利落,并不比旁边的大人们来得差。生活环境再加上特殊的天赋,造就了他们娴熟的骑马技巧,在这一点上面,我们确实自叹弗如。

马匹渐渐的占据了整个山坡,放眼望去,数量至少已经超过了一百,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多的马匹一同奔驰,会是怎样的一番震撼模样啊,不会骑马的我心里也有一丝丝的担忧,这么杂乱的环境,希望一切都平安。

不过显然是我多虑了,先不说以他们的技巧发生意外的概率非常的小,就算不小心坠马了,摔在雪地上也并不会特别的疼,因为地上的积雪实在是有点厚。马匹踩在地上,积雪直接就没过了小腿,我们踩在上面,也会深深的陷入其中,积雪马上倒灌进入鞋子,不过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而且,并不是所有在这里的马匹都参加赛马比赛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赛马比赛整装待发,参加比赛的马匹都先绕着赛道跑了一次,熟悉了一下路况和检查好是否存在隐患之后,并且等马儿们预热完毕之后,比赛就将正式的开始了。

所有参加的选手在雪地里排好之后,我突然发现一个情况,那就是参赛的马匹,好像都是没有配备马鞍的!虽然我并不是特别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这无疑增加了骑马的难度。

一声枪响,等待已久的马儿们便如离弦之箭一样,扬鞭奋蹄争先恐后的向前奔驰,期间虽然有赛手从马背上掉落下来,但是他们会很快的从雪地上爬起来,然后翻上马匹,继续向前奔进。在杂乱但激昂的吆喝声中,马儿争先恐后地翻蹄亮掌,飞奔出去,雪沫翻飞。清脆的马蹄声在山谷中回荡,远处观望的我们也发出阵阵的尖叫,为他们加油呐喊。

虽然由于距离的关系,整个赛马比赛的全程并没有看得特别的清楚,但是其中的热烈气氛还是充分的感受到了,毕竟大过年的,大家都是图一个开心和热闹。在赛马比赛之后,还有射箭和毛皮滑雪比赛,特别是滑雪比赛,所用的滑雪板跟我们现代滑雪板是不一样的,它的滑雪板底上裹有毛皮,是阿尔泰山系祖辈们传下来的技巧。

然而很遗憾,看完赛马比赛之后,带我们的师傅将我们拉回了酒店,所以遗憾的错过了这精彩的表演,只能从同伴们的口中略窥一二。

之前在雪乡的时候,坐过那里的狗拉爬犁,虽然感觉很不错,但奈何称作的距离太短,还没来得及体悟,就已经结束了。而这次,我们坐上了更佳高端大气的马拉爬犁,而且不是在平地之上,是要借此翻山越岭。

那么,称作马拉爬犁走山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用李宗盛《鬼迷心窍》里面的歌词来说,“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没有体会过的人,是不会明了的。和小伙伴两人称作一个爬犁他躺在爬犁的前端,我跪坐在铺上垫子的爬犁上,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新奇,左右张望,这边拍拍,那边拍拍。随着坡变陡和速度的加快,我被颠得不行,差点一个趔趄,但却觉得非常的好玩和刺激。

这里也提醒一下各位朋友,做爬犁登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哦,最好是两人躺在爬犁上,这样能得到最好的体验。不过我的付出也是值得的,在攀登的过程中,我在山坡的右边,看到了禾木村的一角,”犹抱琵琶半遮面“,俯瞰视角下的禾木,别具一格。

终于到达了哈登平台,这个俯瞰禾木视角最好的地方之一。

和登平台位于禾木村西侧禾木河畔,每一位来到禾木的游客,必定会登上哈登平台一次,以饱览禾木美景。如果是在别的季节,一般都会选择攀登哈登平台的木质栈道扶梯来到这里,但冬季不一样,下了雪之后的栈道变得湿滑,虽然仍是可以攀登,但是蛮危险的,所以我们是直接乘坐的马拉爬犁。

登高处,俯瞰时,天与地,山与村,处处结合为一幅幅美景,此处也因此被称为摄影师的天堂。世界上美的地方有很多,而我们能够遇见,都是幸运的。

每次说起江南,我们都会跟上烟雨如画这样的形容词,再加上小桥流水等词,让江南美得淋漓尽致。而一些中国的山水画,展现得也多是江南的美景。我也从没想到,在新疆,我竟能见到如同水墨山水画的景色。冬季的白雪如同洗色的水池,将禾木变得只剩下黑白二色,而正是这最简单的两色,却给出了最美的风景。

冬天从哈登平台上所看见的禾木,虽然没有秋天时节的多彩,但所展现的美却并不逊色多少。木心说,生活最佳状态就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用来形容此时此刻此季节的禾木,再合适不过。

如果用一个印象来表述禾木,我像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色彩斑斓而多姿,恰如那风风火火。但很显然,禾木并不只有这样,它也可以是黑白分明的冷冷清清,就如我眼前的这个世界。很难说哪一个状态下的禾木才是美的,也很难去决定哪一种打开的方式才是正确,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我们说不好哪一个才是美的,但是我们知道,不管哪一个,都是禾木。

芳菲早已殆尽,秋声也已远去,如今在我们面前的,不过是最真实的冷冷清清,映照出昔日的风风火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谷里面渐渐的起了一层薄雾,风也大了起来,将薄雾吹得扩散开来,笼罩在山谷和禾木的上空,多了一层烟雾朦胧,多了一丝神秘,但也多了一分寒冷。

在这里,我又遇到了先前赛马时候看见的那位小姑娘,呼啸的寒风刮过,让她感觉到了寒冷,缩成了一团,配合上她穿得臃肿的衣服和肉嘟嘟的小脸非常的可爱。当我说给她拍几张照片的时候,她不像很多小孩子那样害羞,大方的站在镜头之前,眉眼浅笑,特别可爱。我想以后如果有小孩子,一定要是个女儿!

而返程的时候依然是马拉爬犁,不过这次我学乖了,跟小伙伴紧紧的躺在爬犁之上,任凭风吹雨打和颠簸,我自巍然不动,这才是马拉爬犁的正确打开方式。

藏在凡尘的仙境喀纳斯

新疆的地域实在是太广阔了,搁在很多地方已经是出省的路程了,但在新疆,或许只是从市的这边,到了那边而已。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管是悲伤的还是欢乐的,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而我们也将离开禾木,去布尔津,去阿勒泰,去乌鲁木齐,然后,天各一方。但在之前,还有神秘的喀纳斯湖在等着我们。

最后一天老天终于眷顾了我们,一个晴空普照的日子,阳光下的白雪都显得亮眼了很多,熠熠生辉,很遗憾没能在这样的天气下俯瞰禾木,这次的遗憾只好留待下一次的相聚时再来补上。

从禾木到喀纳斯湖的过程中,会路过几个喀纳斯湖著名的景点,比如中有小岛的卧龙湾,比如卧龙湾河曲的延伸部分的月亮湾,景色都非常的漂亮,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便是月亮湾。

喀纳斯河床在这里形成几个由反“S”状弯河曲组成的半月牙河湾,被称之为“月亮湾”,喀纳斯湖在这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犹如弯弯的月亮落入这林木葱茏的峡谷。而且据说月亮湾会随哈纳斯湖水变化而变化,是镶在哈纳斯河的一颗明珠,非常的神奇。

而我们到的时候,阳光刚好将这里分为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上部分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暖暖的昏黄,而下部阴影中的月牙,则呈现出冷酷的蓝色,湖面上漂浮着白雪,却没有冻结,此情此景,让我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一句非常适合这里的诗词,“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中间也路过了卧龙湾,但由于湖面上大片的白雪,已经分不清它的具体模样了,有些遗憾。继续向前,便到达喀纳斯湖设立的游客中心处,从白雪覆盖的阶梯向下,便可到达喀纳斯湖边,近距离的观赏冬天的喀纳斯湖。

简单的介绍一下喀纳斯湖吧,虽然它已经足够的出名了:“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而神秘的湖”。喀纳斯湖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北部,湖水来自奎屯、友谊峰等山的冰川融水和当地降水,是中国最深的冰碛堰塞湖,是一个坐落在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的高山湖泊、内陆淡水湖。

喀纳斯湖景区由高山、河流、森林、湖泊、草原等奇异的自然景观、成吉思汗西征军点将台、古代岩画等历史文化遗迹与蒙古族图瓦人独特的民俗风情于一体,是一个可观景观人文的好去处。

如果在其他的季节到来,可以到湖边不远的观鱼台,从高处俯瞰喀纳斯湖的整个景色,将喀纳斯湖的美与多变尽收眼底,但冬季确实有些不便。

来到湖边,整个湖面已经结冰冻结,但却没敢下去试试冻结的厚度。如果在湖水化开的季节,来这里乘船游湖,一定是一个很不错的观景方式。不过虽然我们没能乘船,但此处的景色也已经使我们大饱眼福。

说起喀纳斯湖,大家一定能够联想到的便是喀纳斯湖怪啦。曾有传闻说,喀纳斯湖里有“水怪”,常常将在湖边饮水的马匹拖入水中,在加上一些“目击者”的信誓旦旦和一些新闻媒体的传播,给喀纳斯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每每提起喀纳斯湖,都会问,这里真的有水怪么?

这里真的有水怪么?我也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来到这里之后,是并没有看见“水怪”的,或许它们沉入湖底冬眠去了吧,不过也有人认为是当地特产的一种大红鱼(哲罗鲑)在作怪,谁是谁非,其实并无大碍,毕竟我来这里,是为了欣赏喀纳斯湖的美景的。

本来以为整个喀纳斯湖的湖面都封冻住了,看不见流水潺潺的画面,所以有些失望的回到了停车平台,这时候下面有小伙伴在呼唤,说旁边有一处没有封冻的地方,景色超美,赶紧下去。

刚在车里暖和了一下的我,立马在此的下到了湖边,然后一拐,来到了我们此前下来忽略掉的地方:这里的湖水没有结冰,湖水静静地流淌,比较浅,有石块裸露在湖面,上面覆有白雪。湖水很清澈,可以清晰地看见湖水下面的水草和石块的倒影。

湖水在天空和周边树木的映照下,呈现出一种微绿微蓝的颜色,非常的漂亮。喀纳斯湖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叫做变色湖,位于喀纳斯湖的中央,它的湖水颜色是会随着季节的变换而变化的。

5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6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7月以后为洪水期,上游白湖的白色湖水大量补给,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8月湖水受降雨的影响,呈现出墨绿色;进入9、10月,湖水的补给明显减少,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

如果能够在这里待上一年,然后记录下每个季节湖水的不同颜色和变化,我想一定会是一件非常优秀的作品吧。毕竟,谁的手笔都比不上大自然的神来之笔。

喀纳斯湖的湖泊数量非常多,大大小小差不多300多个,一个个小巧玲珑的湖泊星罗棋布,散落在这神奇的土地上。有的深藏草原,有的静躺狭谷,有的隐身密林,有的隐藏花丛,各放异彩,各具奇妙。

据说成吉思汗的军师耶律楚才带兵西征,路经此地,被这里美丽自然景观陶醉了,即兴赋诗一首“谁知西域蓬佳境,视观东军不识情,圆召方寺三百所,澄澄湖水一尺平”。豪情万丈,喀纳斯湖不仅征服了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也征服了历史。

沿着湖水的流向再往前,湖面变窄,形成一个小口,水流速度稍微的变快,湖面因为阳光的照色,蒸腾起白雾,逆着太阳光看去,雾气呈现淡淡的熏黄色,笼罩在湖面,却不会飘散开,瞬间将这里变成了人间仙境。

曾经在很多电视剧电影中看到过仙境的场景,无不是烟雾翻腾,美轮美奂,但大多数都是通过电脑特效后期制作而成的。我想,如果将拍摄的场景放在这个季节的喀纳斯湖,想必能够省下很大一笔费用吧。

之前在内蒙古的时候,见过那里的不冻河,因为地热的缘故,温度再低也不会封冻,一样的流水潺潺,水面怪石嶙峋,但却少了这里的烟雾蒸腾的迷蒙之感。两个地方同样的美丽,但我却更加的喜欢这里一些。

除了湖水,喀纳斯周边的山脉也是各具特色。

白雪给山脉细心的分好了层次,稍高一些的地方,银装素裹,向阳一边和阴暗的一边泾渭分明,在小心翼翼的给山峰修饰好行装,显得精致而多姿;稍低一些的山腰处,黑白二色妆店其上,斑斑点点,星罗密布;在低一些的地方,树林又成了最好的装饰物,时间熬制下的浅黄、深黄,一股脑儿的堆砌在山脚处,将整座山峰从上而下,打扮得层次分明,各有姿色。

而这些远山近林全部都被收纳进喀纳斯湖里,落进澄澈的湖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浅浅淡淡,相映成趣。

言语很多时候,都苍白而寡淡,在大自然的美前面,再多华丽的词藻也不能表述它的万一。岁月静好,且看且记录,且看且珍惜。

目的地: 喀纳斯 布尔津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