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楼台烟雨中,山寺桃花始盛开——清明节游九华山

雾仔

前言

说说这次旅行

在2009年去过了普陀山、11年五台山、16年峨眉山之后,出于抱着“干脆把四大道场凑个整”的想法,我从去年开始就策划起了九华之行。大概是佛祖也看不惯我这要不得的收集癖,于是清明节当天,雨势感人,很是虐了一把,劫也~

原本计划抵达第一天上午徒步登上天台,下午步行至花台,傍晚索道下山;次日上午遍览九华街寺院,午餐后返程回沪,完美~!然而受天气所累,行程只能调换,第一天在能见度不足30米的浓雾中摸爬游走于各伽蓝,第二天上午匆匆忙忙上山下山。

不过,不管旅游过程多曲折,在回忆里似乎永远只记得美好的一面,否则又怎么有勇气展开下一段旅程?

九华山上的天台与花台没有什么岔路;山脚的九华街面积不大,且地势平坦人气旺盛。因此我认为在此处行走的最佳地图正是手机导航与开口问路。

昼夜温差较大,山区阴晴不定,建议带件轻薄保暖又挡风挡雨的外套——没错说的就是我心爱的航海夹克,为什么没有带你出门!当暮色中的我在半山寒风中冻的涕泪齐流时,我的脑中心中满满都是你的倩影!啊!夹克!

1、装备:除了舒适运动鞋必备,其他大家就随意吧!这里购物住宿都好方便哒,带够钱就行。

2、交通:

池州高铁站边就是公交枢纽,有景区直达巴士(12元)与公交车(5元),速度都在1小时左右。

②景区内公交通票50元,所有小景点之间的线路可乘坐1次,适用于先逛街再爬山的行程。如果先爬山再逛街,建议不用通票,分段购买更划算。

③如果在高铁出站口边的游客中心买50元通票,可免费往返景区(节约12×2元),但班次较少,最早9点出发,最晚16点返回。

3、门票与索道:

①全票190元,除学生老人等优惠外,国家级摄影证也可优惠(市级的哭哭)

百岁宫地缆55元,步行约30~45分钟;天台索道85,步行3小时;花台索道85,步行道已略有失修官方不推荐行走,驴友表示需4小时以上。

第1天

芜湖市

因为订票订的晚,去程没买到至池州的直达,于是只能曲线救国,绕道芜湖,停留3小时。

秋妹在此地读了4年大学,算是半个土著。她远程指导道:“芜湖作为一个长江主题的小城市,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著名景色,何况三小时太短,你就去美食街逛逛吧!听说那里有好几家上了《舌尖》的老字号,耿福兴的东西还行但是服务态度很差——其实这些店我全都完美miss了。”

听起来真是超不靠谱的指导啊……然而我还是乖乖地排上了去市区的车。

小长假期间,车站周边实行交通管制,小汽车不但要绕路,还必须停在八百米开外,令人心碎。

幸好交通工具的种类是多样的,于是我公交至新市口 → 步行半公里至滨江花园 →小黄车至凤凰美食街 → 打的回车站 → 在司机指导下抄小道将八百米压缩至五百米,顺利赶上转程高铁,度过了一个充实而美好的傍晚,善哉。

滨江花园的入口之一矗立着芜湖大剧院,宛如水边蛋。

好像五六年前就听说,等到芜湖长江大桥建成,就是最长的跨长江大桥了。怎么今天跑来一看,还在施工中?!这什么进度啊?!对不起兔子基建狂魔的名号啊!

咳,后来查了资料才明白,芜湖有三座大桥呢!眼前的是最新的商杭公铁大桥,而我当年听说的是芜湖长江公路二桥,已在去年竣工通车。

魁梧的塔吊与挂篮,大国重工看起来分外带感!

江边还留有芜湖老海关的古建筑,只是此刻并未开放。

走马观花地在滨江花园溜达了20分钟后,三小时已经过去一半。

赶忙找了辆小黄车,轻轻爽爽地骑行两公里,来到了声名在外的凤凰美食街。

街道不长,大概三百来米,下图的四季春是《舌尖3》第四集“宴”的拍摄地之一。然而,舌尖3的质量水准真是一言难尽,第四集也是被吐槽的体无完肤啧啧啧~

耿福兴是一家经受了时光考验的老字号。

物美价廉,环境古朴,服务员的态度也果然如秋妹所说,待客爱理不理。莫非这冷漠的态度正如店家的老字号,几十年如一日,成为无法割舍的传统…… (⊙o⊙)

单论小汤包的味道,虽然美味,倒也不算十分惊艳。毕竟上海的小笼包也是声名在外。

但是耿福兴的包子上面是开口哒,在这样的造型条件下还能不破不瘫,保留丰富的汤汁,的确有几分本事。同时也方便了食客们直接啜汁倒醋,不用额外咬破个口子了,更显优雅~

时间紧张,事先也没做攻略。吃完包子后只在街上稍微逛了逛。

原来年幼时只听过没吃过的傻子瓜子也是芜湖名牌哦?这可是被邓小平爷爷多次提及并收入《邓小平文选》的“中国第一商贩”呢,当年更是在无数创业鸡汤文中以励志形象出现。

赶紧买起来!给同事妞儿们还有明天在池州碰头的普生君各来一包!

回到夜景BlingBling的芜湖站,在高铁上玩了一个小时手机之后,就来到了夜景同样BlingBling的池州站

在站边预订了一家小宾馆,好好休息一番,以迎接假期第一天的挑(磨)战(难)!

第2天

九华街

第二天早上7点半,与乘坐当天第一班高铁从安庆赶来的普生顺利在雨中会合。然而我们都低估了客流,高估了车流,此时8点的直达巴士票都已经卖光啦!

看这天气反正今儿也爬不了山了,时间俨然变得宽裕,于是干脆去买了游客中心免费接送的9点套票。但建议大家,在这里买车票OK,门票就算了,虽然服务人员说的好听:“在我这买不用排队,到时候签单统一进去”,但信他就是没事找事地给自己套上了旅行团的枷锁。既得不到门票作为纪念、重复进景区也需要额外签单复印件、并且每个换车点都要等同单团员到齐,反而浪费了更多的时间,得不偿失。

在淡淡的后悔与浓浓的雾气中,我们终于进入了这片拥有99座佛教建筑的国家5A级景区。

我预订的轻工宾馆曾是国有宾馆,装修设施都偏老派风格,但入住的体验还是很不错的。

它离化城寺、百岁宫缆车入口、公交车站都比较近,自带餐厅,周边也有不少饭店,一楼还开着家香火杂货铺,生活出行可以说是相当方便了。

门口是一片小广场与水池,宾馆内也有小院与长廊,环境还是很优美哒!第一天的烟雨迷蒙与第二天的云开雾散也是各有异趣。

原本定了2个标准间,因为是两个单身汉结伴,于是接受调剂变成了1个标间+1个大床。

然而入住大床间之后才发现,其实这是个家庭套房啊~~小房里的小床好可爱,好想睡,可是又舍不得大床的宽敞舒适。唉,好纠结,要是能一人同时睡两床就好了……【你够了!】

而普生的标准间这边,房型明显要宽敞些,装修也更新,窗外的曾福兴也比我小天井好看多了。早知道就不调剂了!或者不发挥无产阶级革命情把这间房让给同伴了!哼!呜呜呜……

这是垂丝海棠吗?

——不,这是落汤海棠。

普大大的回答没毛病。

九华山各寺院里的狮子还是非常多的(也许有些是谛听,然而我分不出来>.<),造型也是多姿多彩,尤其是右下角的高瘦体型,据说在明清时期非常流行。

护国月身宝殿

在饭馆老板娘的推荐下,我们将坐落于九华山街西神光岭头的月身宝殿作为了游览的第一站。

===========度娘百科归纳一下=============

金地藏原名金乔觉(696-794),古新罗国(今朝鲜半岛东南部)国王金氏近族,心慈而貌恶,24岁时,削发为僧,携白犬“善听”,航海来华。向青阳县居士闵让和乞一袈裟地,不意展衣后竟遍覆九峰,闵公由惊而喜,与其子先后拜师皈依。金乔觉在东岸峰的岩洞里苦修了几十年,在民众为其建庙供养之后,亦率众垦荒,凿渠开沟,造田种谷,坚持苦修……直至99岁,忽召众徒告别,趺跏圆寂。

而此处供奉了金地藏圆寂肉身的石塔,故名肉身宝殿,为辟讳又称月身宝殿。始建于唐代贞元年间,明万历年间朝廷赐银重修塔殿,光绪十二年开肉身塔大规模重修,1955年和1981年又两次重修,1983年,被国务院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供奉有百岁神人的宝殿,自然少不了九旬长者的润笔!

宫殿建筑群共分三重。

第一重弥陀殿,黄墙朱漆,森严雄壮。

每一级石阶上都刻有莲叶莲花,整齐典雅。

经过第二重的地藏禅寺,面对着长长长长的回廊,我原以为这就是传说中通往宝殿的的九九八十一级台阶,然而普大大并不相信:“这最多只有二、三十级吧?”

哈哈哈,普大大你对二三十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文科生对数字都是这么没概念的吗嘻嘻?明明有七八十级呢!

数了一下还真是七十级,为我大理工科骄傲——也说明这的确不是我以为的殿前台阶。

回廊的上方是定心台,此处的景致极为秀美空灵,连我这样粗糙的俗人,好像都体悟到了几分禅机……

再往上,才是真正的九九八十一级台阶。

宝殿门口挂有“东南第一山”的匾额,殿中央七层木结构的“地藏塔”,塔基用汉白玉砌成。

殿内不好拍照,只能拍拍门口的亭子与华表啦~

这口阴阳井,有说是人间保留的地狱入口之一,每逢鬼节,掀开盖子垂绳而下就可以直抵地狱;又有种说法是有缘人若从此井口向里望,可以看到自己的前世模样。

emmm……我从井口看下去只有香客们偷下的成堆的钱币,莫非我的前世是财神爷?

从偏殿看宝殿的侧后方,有点玄幻,还有点游戏里副本的感觉,比如战宝伽蓝之类的……

去往北门的通道两侧,刻满了(大约是)地藏经?

山寺新雨后,晚来一枝春。

小天台-上禅堂-旃檀林

从月身宝殿的北门出去,岔路口可通过第一道山脊的不同寺院。

听说去往万佛塔的山路没有石板全是土路,雨天行走危险只能放弃,于是先在此右转去小天台。

而这一段虽铺有石板,但路况也不太好,此地水土流失似乎有点严重,好多路板边沿都被架空了,沿途还能见到如下图这般折倒的大树,不少安全隐患。

小天台寺一线点缀着准提庵、圆觉精舍等比丘尼的修行之处,我看此处游人较少,本着精准帮扶与支持女性的想法,放下唯物主义者的矜持,破天荒地捐了一点点功德钱,诶嘿嘿……

话说,这次旅行没有了佛教百事通的阿白做向导,很多知识点都没办法及时得到解答了呢!比如伽蓝、僧寮、精舍、祇园这些对于僧人住处的称呼到底有什么区别?圆觉精舍的工作人员含含糊糊的回答道“还是不一样的”……然而度娘却说这些叫法虽然来历不同,但在今天的用法却没有很大的差别,嗯……

相比尼姑庵的寂寥,隔壁的送子观音亭可就人气旺盛了,鲜花香烛满铺,连锦旗都挂了一圈,瞬间感觉观音娘娘一身正气为人民服务是社会主义的优秀神仙!

开玩笑地说,许愿如果不灵那属于客观现象or不够虔诚,如果灵验了那就是神仙的功劳,当偶像果然是一个低风险高回报的职业啊!

小天台寺原名“明心寺”,始建于清光年间。1982年九华山管理处重修,现建筑面积达481平方米,属于安徽省重点寺庙,消防安全重点单位。

上禅堂边的金沙泉也是非常受游客欢迎,大家排着队接受滴水观音的圣水洗礼。

这泉水据说接纳过地藏菩萨歇息,洗过李白大大的笔砚,还复明过孝子的瞎母,可以说是非常多功能了。

现在的香烛个个花样翻新造型别致,为中国小商品制造点个赞木哈哈哈……

直通车导游给我们介绍景点时提到了“qi 檀林”,于是离开小天台的我们就一路问着这个“qi 檀林”要怎么走,结果被路边香烛阿姨用微妙的表情鄙视了:你说的是zhan檀林吧?

真是尴尬啊……不过想到车上好几十人可能都会面临与我一样的尴尬,忍不住又有点想笑。

旃檀禅林位于九华街西南,始建于清康熙年间,为化城寺七十二寮房之一,全国重点寺院。

据传初建时,据传初建时,僧人伐寺后山丘上古树,见其木质坚硬,纹络纤细,酷具异香,喻之为佛家珍品——旃檀树。谓琵琶形山丘与佛经记述的南印度牛头山(以盛产旃檀树闻名)相似,因以名寺为“旃檀林”。

而如此古老又有来头的好地方,自然也少不了长者的墨宝。

一进禅林还没来得及感叹大门后的韦陀哥哥真帅,就被这拉轰的大象吸引了目光,虽然它没长六颗牙,但依旧怎么看怎么像普贤的坐骑呢!

走过去才发现这果然是华严宝殿,正面供奉着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与毗卢遮那佛;背后则是带着金童玉女的观音菩萨。

那么有大白象来串场子也就很正常啦!

门口还有霸气的石龙,我就是喜欢华严寺这种土豪的气质!

而作为九华山象征的地藏菩萨,当然有自己的大愿宝殿,以致敬他在佛祖面前许下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无私大愿。

左图: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落实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佛教界也不能例外。毕竟标语有云:没有小红党就没有如来佛。

右图:

相当精美壕气的柱子,比起石刻更像是混凝土浇灌或者拼接的,总之认捐的香客一定也是发了不得了的心愿。

寺庙内的各种功德牌上除了写有捐者姓名,有些还写了具体到门牌号的家庭住址,这是担心菩萨去奖励你的时候找不到路吗?哈哈哈~ 而且我还在其中发现了好几处熟悉的街名:花木路、张杨路、杨高路……我大浦东的香客还真是积极踊跃,不落人后呐!

百岁宫观光缆车

原本计划去百岁宫与天台正顶都用徒步,省钱又趣味。但在乘坐地缆之后感觉也不亏,而在下山以easy模式感受了两千多级石阶的长与陡之后,更是觉得值得。

天气好的时候,在地轨上站的最佳摄影点可以看到非常完美的“天然睡佛”,眉眼宛然,正是一张仰卧的人脸(下图1)。但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就只剩白茫茫一片了,只能靠自己的想象来脑补睡佛迷人的轮廓~(下图2)

百岁宫,坐落于九华山海拔871米的插霄峰巅,原名摘星庵,又名万年禅寺,始建于明代,为全国重点寺院。

万历年间,五台山僧人海玉,字无瑕,云游至九华山,在此以野果为食,用舌血和金粉,费时20余年,抄写《大方广佛华严经》81卷,为国家文物一级藏品。无暇圆寂于天启三年(1623年),享年110岁,世称百岁公。肉身被涂金保护,在庵内供奉,敕封为“应身菩萨”。

百岁宫的主殿无论是门面还是占地面积,都还挺低调的。护国牌匾上的黎元洪署名瞩目。

主殿虽低调,但边上的五百罗汉堂可就相当气派了,占地1000多平米,供奉500尊罗汉金身并依次编号。只要将按照自己的虚岁去找对应编号,都能向自己的守护神求签。一签只要一百元哦,施主不来拜拜吗?

私以为这种寻签方式太简单粗暴了,缺乏技术含量不说,这一百以后的编号几乎不可能有人问津吧?不如把年月日都组合起来编个稍微复杂点的公式,使得结果集能充分利用1-500全部数字,并且增添神秘感与命运感。若工作人员代为计算又可以额外获得一笔功德,三全其美~

山路下行临街处是百岁宫下院,祇园寺坐落对面。其侧门的牌匾上写的是“祗园寺接待所”,让我一度以为这里是个度假山庄……

中国的祗园寺有九华山祗园寺和盘锦祗园寺两处。九华山祗园寺始建于明嘉靖年间,是九华山最早的宫殿式寺庙,也是中国重点寺院。本名祗树庵,据说因为释迦牟尼在世时居住的地方既不是寺,也不是院,而是精舍或园,所以易名祗园,或称给孤独园,现代一般称为祗园寺。

也许因为祇园正在扩建装修中,虽然佛堂辉煌,塑像的水准精美高超,但游人较少,环境安静,给我的感觉庄严又安心。

闵公,名让和,九华山员外,家产丰盈。某日,金地藏身披袈裟合十禅坐门前,道:“贫僧来此修持度生,只求一袈裟之地为修行之所,尚望施主成全”。闵公笑道:“闵园百里之地皆我所有,何惜一袈裟之地虎”、未料,和尚口念“无量寿佛”,随手一掷,袈裟遍覆九十九峰。闵公惊异,伏地叩拜:“不知神僧光临,愿为菩萨奉献九十九峰。”

虽是浪漫化了的传说,但乐善好施的闵公的确深受九华人民拥戴,成了此地的财神爷。由于年代久远,闵公古墓中长出了一株硕大枫树,人称“树吃碑“。

闵公殿是九华街香火最为鼎盛的所在,每年都有大量游人香客蜂涌而至,尤其是春节期间,景区管理处可是要出动80名武警官兵与大量志愿者来此地维保服务,可以围观相关新闻哦:

http://www.hefei.cc/weixin/a119064.html

此处(以及不少其他寺庙)还开通了自己的收钱码……香客直接把心意捐给寺院,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还减少了香火污染与火灾隐患,可以说是高效又新潮了!

因为觉得好玩,我也通过扫码捐了6.66元。边上有位小哥很壕气的直接塞了一百,说道:“我这是来还愿的,第一次来时也只捐了10元,但没想到财神爷真的很灵验,所以这次要好好回馈!”

咳,总之二维码给大家贴在这里了,有想要远程功德的朋友可以自助了!

化城寺

当日的最后一站是(我们宾馆边的)化城寺。

作为九华山开山祖寺,历史最悠久又是地藏菩萨道扬,是九华山寺院的“总丛林”。东晋隆安五年(401 年),僧人杯渡曾在此筑室为庵。唐至德年间(759 年)改建定名为化城寺。然而原寺庙早已荡然无存。现存寺庙的山门和藏经楼为十六世纪所建,而大雄宝殿和后厅为十九世纪重建。这些建筑除四壁砖墙和瓦顶外,内部为木结构。柱、梁、檩、椽全部采用闩缝对榫、互相楔咬的传统方法,不用一颗钉子。

虽然景区指南里开放时间到下午5:30,但因为人少且在修葺,工作人员5点就开始赶人啦!周边的商铺饭馆也大多早早关了门,暮色雾气中只剩放生池边的一墙冷清,几盏薄灯。

第二天早上出门再经过这里时,就完全是不一样的景象了,空气明净,白鸽群群,进香放生的人群络绎不绝。

当天傍晚大门没开,我们是沿着殿旁的这条小巷,从侧门进去游览的。

翻新中的佛堂。

九华山好多寺庙、山路都在修整,是在为几个月后的佛诞日做准备吗?

山下杜鹃已经开的很热烈了,然而次日在山上却依然只有零星的花骨朵呢~

放生池里鱼虾蟹龟什么动物都有,水面上海飘着许多米饭,看这只机智的小老鼠正贴着水边在捞东西吃……

而各类动物在商贩 → 香客 → 水池 之间也经历着一轮轮的循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Orz

不过,鳄龟什么的,还是要谨慎“放生”啊,小心别加剧物种入侵灾难了!

忍不住想转一张讽刺漫画,出处见水印:

寒冷的天气还要跋山涉水,可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

中午小炒,晚上炖锅,在老街差餐馆还吃到了当地特色黄金蛋,糯米混着蛋液重新灌入蛋壳蒸熟,口感真是美滋滋~

回到宾馆洗个暖呼呼的热水澡,然后磕着零食看一集动物世界,真好生惬意!

温暖的空调深得我心,柔软的床被深得我心,吹完头发又能吹被雨淋湿的相机、背包、衣服、鞋袜等全身装备的电~吹~风~更是深得我心!

第3天

古拜经台

早上等车的情况又一次证明了什么叫做“早起五分钟,节约半小时”。只因为在化城寺多转了会儿,七点半赶到虎形山公交车站时前方已经有了大波的人群。

虽然有点郁闷,但在八点钟上车离开时才发现此刻我们的身后的队伍长度已经至少有一小时了……

等待无聊的时候,发现九华山工作人员的制服还挺好看,简约大方,低调有型。

对此,队伍前方某摄影大叔吐槽道:“好看是好看,但还不都是用我们的钱做的!”

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如果说等待的无聊还能消磨的话,那么因为被插队而导致跟身后某“虔诚”团队一车,听他们高声唱了一路“翁七喜拉喳呀说哈”的咒语就真是令人头脑发胀,难以忍受了。

所谓的虔诚不是扰民的借口,何况候车室与公交车也不是办法事的地方。换个场景来打比方,就算是学校里的学生,也不能在自习课上忽然大声背单词吧?!

况且,要真是梵文歌曲循环也就罢了,至少还有旋律可以欣赏,我也佩服你们肯下苦功学习整首发音。但像现在这样枯燥地单句循环几百遍,只是一种低效的辛苦而已,甚至可以说是偷懒。

车子一抵达凤凰松站,我们撒丫子就跑,唯恐索道还要跟这帮子人排一起。

幸好先前公交的队伍某种意义上已经为缆车做了分流,普生又非常机智地关注“九华旅游”公众号,买了电子票直接扫码过闸省去了不少时间,因此很快就乘上了上行的缆车。

九华山毕竟不高,上下温差并不显著,但植被的表现多少还是体现出了差异。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青翠掩映与山花烂漫中远眺古拜经台,佛教圣地的气势初现端倪。

古拜经台始建于唐,经历代修建,现在面积898平方米。 相传金地藏曾在此处拜诵《华严经》 ,僧人建此寺纪念,名为“大愿庵”。此处距观音峰约2华里。周边主要景点有“仙人击鼓” “大鹏听经”“金龟朝北斗”“地藏真迹大脚印”“蜡烛峰”等。

相传当年僧地藏来中途寻找道场,先是去的普陀山,结果一脚踏上山峰就塌了一半,明白此处不是自己修行之地,便转身西行来到九华山。观音菩萨感到此僧非同一般,于是循着足迹落脚此处,与僧地藏论经说法,互赠贡品,依依不舍,于是便在拜经台下将一块巨石化作自己的身影,这就是现在的观音峰,乃九华新十景之一。

后人在石侧修建小亭,名为观音峰寺。

emmm……中国百姓真的很喜欢观音娘娘啊哈哈,在这里她也是人气仅次于地藏的菩萨啦!

而在道教的影响下将部分佛教神祗女性化,也体现了我们与印度不同的社会氛围呢嘻嘻~

继续往上爬,山路愈发陡峭。

沿途站立的脚夫们都极会讨口彩,菩萨保佑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全家幸福……不停地向路过游人送着祝福,果然有爽快的游人慷慨解囊给了他们打赏。

昨天在小天台那边,也有老妇撑伞在道边说着吉祥话,获得的捐献似乎比脚夫们还要丰厚,我似乎为未来的养老找到了一条新出路……

仰头望去,已经可以看到天台寺的迷人身影。

最后一个分叉路口,左边是天台正顶,右边是九华最高峰:十王峰

看着时间还早,那么就先去十王峰转转吧!

只是右边小路略显陡峭,恐高的普大大手脚并用,爬的胆战心惊,嘻嘻嘻……

十王峰

这时太阳非常赏脸地露出了云层,驱散阴霾。

值此良辰美景,怎能不留影一张?(不,我不冷,不要管我!)

往十王峰的方向再攀爬几十米,来到了拍摄天台寺的最佳摄影点。

看这个视角是不是和无数旅游宣传照上的一毛一样?

返程去天台正顶的时候,因为压抑不住内心想在山岩上乱蹦的冲动,所以选择了走右边的青龙背,没能把左边气势恢宏的长石阶与门洞走上一遭,现在想来还真是有点可惜啊~

啊,说起来,打剑三的时候我也是各种不走大路要跳山山,如果说普生是自嘲为“爬山虎”的话,难道我是野山羊?

在十王峰上也能依稀看到天然睡佛的侧影。

但此处视角不同于百岁宫,组成其上半张脸的花台景区方位已变,不再生动形象。

虽然现在日均气温已达10℃以上,但在山路两侧树荫之下,依然有未融化的碎冰堆积。

虽然从岔路口到峰顶只有三五百米,来回一趟只要半小时,但有兴致的人却并不多,其中一半还是童子军。小朋友们看着都不到十岁,精力旺盛,活蹦乱跳,令人好生羡慕!

上午十点,成功登顶十王峰!

此处海拔1344.4米,是九华山最高峰。与南侧的七贤峰(1337m)和北侧的天台峰(1306m)构成了九华山的主脊。

下图的右下角是正在重修中的道僧洞石云禅寺。

相传唐代天复年间一行脚僧长途跋涉,饥病交加,晕倒在路边。后被一老道士救至洞内,喂服黄石溪水,修养调息,逐渐痊愈。从此两人在此同室修行,开启了九华山“仙释同修”的渊源。

今日洞内供奉的两尊石像就是一僧一道。

这个故事充分体现了佛教在传入我国后为适应本地水土而进行的融♂合发展,也反映了多神教积极包容的优秀心态。

如此良辰美景,自然是要再度留影一张~

妈妈呀山顶风好大,好冷!为了潇洒的造型坚持住!

坚持不住了……头发乱了,眼睛眯了,鼻涕水都要流下来了……

天台寺

天台寺横卧于天台、玉屏峰(青龙背)间的凹地上,又名“地藏寺”、“地藏禅寺”,全国重点寺院之一。作为九华山主峰,素有“不上天台,等于白来”之说。

山门上镌有“中天世界”和“非人间”两方石刻。

青龙背西石壁上有“龙华三会”、“登峰造极”、“东方极乐”及“高哉九华与天接,我来目爽心胸扩”等摩崖石刻。

脚夫们的收入除了游客的零星打赏,主要还是来自于转卖油米。

这个价格其实也不算贵啦~只是九华山的香火鼎盛程度远超僧众数量,捐赠的物资肯定是用不完的,然后……估计又是像放生池那样的完美循环吧!

香火多到炉鼎已经盛不下了,干脆直接在地上开烧!

虽然现在大多数寺院都提倡少烧香节俭环保,同时免费提供三支香,但依然架不住施主们的雄雄热情似火。

而且这阵势比起五台山已经算好很多了,据说那边每年都要烧化几个大香炉。犹记得当年被密集人流挟裹前行,几乎窒息,因为担心会发生踩踏,中途拼命挤了出来……阿弥陀佛。

寺北有两块巨岩立于山巅,对峙如门,只容一人通行。右边岩石上竖镌“云峡”2字,左边岩石上横镌“一线天”3字。

挂满了平安锁的山崖边,普大大振臂高歌~

出游必备的拍照姿势又双叒叕出现啦!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花台景区

踏上去往花台的道路,游人果然稀疏了许多,但也还没到空茫的程度。想来花台这几年“九华山最美的景区”的宣传也还是起到了不错的成效,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路上的松树长得扭曲而别致,有点哥特系黑暗森林的味道。

上午11点,抵达甘露亭。

在朋友@套马的汉子的九华山露营游记里,几年前的傍晚,他好奇地跟着一位做晚课的小沙弥走到这里,才发现原来还有小径通往远方花台。

如今这个井水依然清澈明净,亭子却有些破损失修了。

此处的山路比之天台是要陡峭一些,但对登过天都峰的朕来说都不成问题!扶手都不用扶的哼!

景区的维护管理有点迷~

沿途类似这样破损断裂的石板不下十处,看着不光是因为水土流失,似乎当年建设时就比较潦草马虎。

森林里好几处点燃的木头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人员有意为之,但无人看顾任其焚烧,终究是很大的安全隐患。

从天台到小花台,前2/3的路段几乎都是下坡,虽然轻松,但我内心一直在哀嚎,须知现在下行多少,稍后就必须得反过来上爬多少……

啊,郭嘉啊,快过来建个跨径两公里的悬索桥,让天堑变通途,岂非美事一桩?【醒醒吧你!】

上下行路段的转折点就是梦幻石谷,它是花岗岩在重力、水蚀和冰劈等作用下分离形成的崩塌堆积体。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大石头好像一位宽袍大袖,正在俯身作揖的文臣,石栏锁链正如他衣袖上的滚边刺绣。

在悬空大石下方支满小树枝的做法,大约是一种类似垒玛尼堆的祈福行为?

12点抵达小花台,往左边岔路走15分钟,沿途可观赏石长城、佛陀石、定海神柱等景观。

不坐索道的话,也可以从此步行两公里直接下山了,只是听说山路年久失修,十分难行。

石长城位于花台索道的入口附近,小花台是观赏它的最佳地点。

岩体在风化及崩塌作用下,顺着两侧垂直节理从山顶往下延伸,形成了长约200米,高约20米的形似长城的岩墙。

部分花岗岩经历不均匀的崩塌后,暴露的裂隙面更容易遭受风化与冲蚀,由于风化速度的差异,塑造出了形似佛陀面庞侧脸的造型,故名“佛陀石”。

定海神柱,又称定海神针。

成因是……好啦好啦,你一定也知道了,崩塌+风化+冲蚀,简直是岩石造型界的Tony+Calvin+Vivian老师的三驾马车黄金组合!

其实,如果把"神针"左侧的一排山体也算进景观里的话,我觉着蛮像只大蜗牛的,还让人想起了北京的地铁路线图,偷笑~

身边景色再美,不如眼前手机好玩。

低头族已全面占领九华山!

离开小花台,可以选择一小时翻越花台正顶,也可以半小时绕行栈道,各有景致,都能抵达索道站。

有点累,不想再爬了,还是选择轻松的栈道吧!

花台栈道还是挺秀丽哒,身边游客们一看到她的身姿也忍不住纷纷发出了赞叹声。

然而作为在更高更美的三清山环山栈道上走过一整天的人,表示内心比较平静。

崩塌+风化+冲蚀……again

换个角度,这就是著名景点“仙人晒靴”。

此处高15m,上款5m,下宽4m,形似倒扣的靴子。

——其实我看到的第一眼,还以为这石头是一位老仙人,正弯腰提脚,准备脱下鞋子呢。

从左往右看,好像金龟探海;

从右往左瞧,仿佛海豹上岸。

这一坨各种各样乱七八糟还有悬空倒搁的居然都能组合在一起,真是厉害了!(词穷)

栈道上偶遇好几幕温馨的家庭出行景象,透过镜头都能感到到这些亲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爱之心与喜悦之情啊,嘻嘻~

后来,我们没有赶上下午1点的免费直达巴士,改乘了2:20的假期加密班次。原本到池州大吃大喝一顿以飨辛劳的计划也被精简成了游客中心的一碗牛肉面——还是在五分钟内吞咽完毕的!为了赶车,时隔多年后我再度发挥出了大学食堂里练就的速度!

与普生匆匆道别,晚上回到上海已经9点了,又饿了,楼下亲切可爱的大馄饨+卤蛋来一碗~

就这样,在夜宵的香气中,摸着滚圆的小肚皮结束了本次的出行。

后记

九华之行虽然是雨天+阴天,但整体过程还是挺开心的。

作为以佛教文化为重点的人文景区,对它的自然风光不能强求,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景区管理虽有过于功利之嫌,但还比较公正有序,给了游客不错的体验。

对于四个道场的评价,最早去的普陀山反而是给我感觉开发的最正规的,峨眉山是最气派且自然风光也最美的,五台山是人气最旺的,而九华山则是最便捷的吧!

最后说几句高铁。

从上海到池州,跟到三清山的距离其实差不多,但耗时却是4小时与2.5小时的区别。究其原因,除了沿途停靠站点略多,还因为这一片线路普遍用的都是CRH2车型。这可是十年前动车刚推出不久时仿日本新干线的旧车型,最高时速比现在的新车型慢了近百公里。

看来,有时候基建开发的越早的区域,随着科技的演化普及,碍着成本与惯性的考量,反而有可能会变成相对落后的区域。高铁如此,世界局势不也如此?

希望我国轻装上阵,后发制人,挺过面前险峻局势,实现伟大复兴。这也是当代中国人的共同大愿!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