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社光:闻到牛粪味就安心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先是以王德顺老人裸上身着花棉袄裤装走秀燃起话题,继而又因为张馨予打造的花棉袄礼服引爆戛纳,近日这位在舆论焦点中的设计师胡社光画风一转,为胡兵设计了真丝中式套装参加伦敦时装周。有一次的活动上,胡社光自己也穿上了一身花棉袄,蹬上恨天的黑色高跟靴,手握一支黑杖,戴上小墨镜和高高的礼帽。“是的,就是东北大花袄。土吗?我不觉得。”

当时隔几月满世界都是铺天盖地的红绿花布时,再次见面时我问道,“当时东北大花袄的设计思路有曾经在家乡时经历的影子吧?”胡社光说,“我今天设计花棉袄,明天可能就来个蒙族民族风,或者又是北京炸酱面和四合院。每个我生活过和走过的地方都会带来灵感。”

在回忆中找自己

“在内蒙生活16年,在荷兰生活25年,我自己属于哪儿的我也不知道。”胡社光说起这些年来的经历,“我一直在找自己熟悉的地方,但回到呼和浩特,会发现小时候的记忆没了。农村的小四合院没了,学校也翻新了。实际心里挺失望的。”

16岁的胡社光学了10年油画,打小喜欢和崇拜梵高。带着对偶像的情结,他在那时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只身去荷兰。“年纪小,没想那么多,看小说看多了。总想着出去就能成为大艺术家、大商人,能带好多钱回来,光宗耀祖。”胡社光笑着调侃曾经的自己。随身只有50美金和一张单程机票,一句荷兰语甚至英语都不会说,尚未成年的他独自飞抵荷兰。胡社光到了异国的第一天就开始洗碗打工,一打就是整整5年。之后,没有高中毕业证的胡社光却凭借突出的专业水平征服了大学的招生老师,被阿姆斯特丹艺术大学录取。

“打工5年的折磨让我想了很多。90年代初时国人在外大多只能从事服务行业,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做出点事情?”胡社光在大学第二年就自己成立了服装品牌,他说,“老师告诉我‘你疯了!大学没毕业呢,你太自大了。’可我想赚钱,也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3年前,年近40的胡社光却突然决定回国。“荷兰是个不大的国家,你把一件事情做精了,就很容易做起来。”在荷兰的25年里,他不仅做着本职的服装设计师,带了一帮学生。有自己的俱乐部和酒吧,还开办过传媒公司,也做模特和彩妆等等行业,胡社光在荷兰的生活已经相对富足。他把家安在了荷兰和德国的边境,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农场,养着牛和马。农场的院子里有树屋和风车,是欧洲童话故事里的样子。安逸的生活却让胡社光不安起来,“好像我站在40岁已经看到了自己的80岁。”他说,“16岁来打拼的时光成了我最怀念的日子。于是我决定在40到50岁给自己自由,做事业,想做什么做什么。”

和16岁时一样,胡社光几乎空着手回到了中国。“中国变化很大,我的老朋友也都没了。唯一带回来的是我在欧洲的一点点名气,但国内人也不知道。”现在,已经是胡社光回国的第三年了。

荷兰很美

胡社光的大学时光是在阿姆斯特丹度过的,他说,“游览阿姆斯特丹最美的方式就是坐船,船穿行在城市下面,有时会一片漆黑,头顶是乱舞的蝙蝠。”通常坐船游阿姆斯特丹需要一个半小时,不过这中途可是没有卫生间的,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差点没憋死我”,胡社光笑称,“够疯狂的。”

胡社光说到了美食,“7、8月份吃芦笋是在荷兰一定要去做的事情。我们管它叫做‘软黄金’,比较贵,但真的是人间美食。把芦笋用白酒和清水煮一下,再就上蛋黄酱和土豆泥、火腿和三文鱼。讲给你听你都感受不到,一定要自己体验了才知道多美妙。”胡社光回味道,“每年只有那时才有,过了就吃不到了。或许因为荷兰围海造田,土地成分不同,这里新鲜的芦笋味道的确惊艳。”

在荷兰生活了小半辈子,胡社光对它有特殊的感情。“荷兰奶酪多,所以农场也多。开车出去,经常会闻到牛粪味。但荷兰人很爱闻,说可以治感冒。这种感觉很亲切,城市和农村用你的鼻子就可以来分辨。”

胡社光是内蒙古通辽人,他说内蒙和荷兰有着相似的农场和相似的一望无际。在他的印象中,草原生活的简单使得草原人也很简单,他们没有城市人的复杂。“在呼伦贝尔,看见那里的人都觉得舒服。他们那么纯洁,真的纯洁到你说什么就信什么。”而对于荷兰,胡社光有着另一种归属感,“一下飞机到荷兰,闻到牛粪味,就安心了。”

不做游客

胡社光几乎走完了全世界。在他看来,“旅游最大的意义是换个思维想当下。在不一样的环境里放松自己,去思考每一天的生活。”希腊是他最喜欢的欧洲国家,“我喜欢在爱琴海里潜泳。我其实很怕水,但潜入海底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安静、没有烦恼、不用去想交税了、不用去看红绿灯了,在这种环境下你会安静地想做人的道理。”

“很多人和我说巴厘岛好、泰国好。可去了之后,我觉得比起希腊的海差得很多。”胡社光直言不讳,“东南亚海岛国家游客很多,素质也参差不齐,海水的质量也没那么好。给我的感觉就是‘闹挺’。”“如果想要购物,希腊也有很多免税店,各大品牌都有。另外从希腊到意大利还有两个岛是完全免税的。我是提倡把购物和旅游融合,一边放松一边把买东西给买了。”他说。

胡社光提起法国,“法语很好听,这个国家也充满了文化,是艺术圣地。但说实话我不喜欢法国人。”胡社光的直率出人意料,“我讨厌法国人,他们是高傲的种族。比如你去买地铁票,讲英语他们明明听得懂,偏就不理你。法国名牌店都会雇有中国销售,因为法国人不伺候你。”胡社光说,在法国大街上的每个人都精心打扮着,但都没有脂粉味。“我喜欢看法国女人,但绝不要和她们打交道。所以我度假时不喜欢去那里。”比较起来,胡社光更喜欢比利时,他们也讲法语,融汇着法国文化,但人很平和,安特卫普和布鲁塞尔也都是不错的旅游城市。

——————————————————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不错,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发送给你的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1. 点击标题下方的“环球时报•环球旅游”订阅我们
2. 查找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环球旅游”订阅我们

目的地: 阿姆斯特丹 荷兰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5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