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园点楼宇,慢城泰州享久长

环球旅游周刊
关注作者

   当前往泰州的动车在夜幕中慢慢减速,我合上手中的书,嘴里还不忘重复着书中那句:泰州城不大,但各种尘世幸福极多,有许多船舰,更有极多走兽飞禽可供野味,大河上船舶甚众,皆辐辐辏于此。这是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笔下提到的泰州,悠然风雅可窥见一斑。那一刻我还不知道我将在接下来的三两天里落入浮生一梦,那梦中没有云蒸霞蔚,也无波澜壮阔。然,当我回过头再写下这篇文字,心中依然澎湃。这座城市中一幕又一幕的凌波细语、幽转流长荡漾心间,让人忘却了时间,也忘却了——那梦境既也是现实。
   早茶里的秀丽乾坤

      到达泰州后的第二日一清早,我们一行几人便前往老街的一处茶楼,准备从传说中的早茶文化开始了解泰州的“慢”生活。走在凤城河畔老街的青山板路上,长廊黛瓦,老行当、老字号林立,古色古香。人们三三两两用方言互问寒暄,闲庭信步地走进一家家茶楼。当地的随行人员告诉我们,每天早晨去老街吃早茶是泰州人开启一天生活最重要的环节,说得我们越发对这个早茶“鼻祖”好奇不已——泰州人能把早茶吃出什么花样呢?
      走进一座精致古朴的二层茶楼,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庭院中空,绿植丛生,窗开半扇,飞翘的屋檐做衬,木桌木椅吱吱呀呀,茶香缭绕着围坐一桌桌的人们。色、香,只差味了。走上二楼包间,这一大清早的满堂真是令人惊讶,人们都不急着和路上的交通夺秒争分,而是悠然在这里聊起天、聚起会,甚至谈起生意,这幅慢景、这独有的早茶文化可真是让我们这些风风火火的外来人羡慕。坐定,老板娘开始吩咐伙计上菜,先是一壶清茶,继而传说中的老三样:汤干丝、蟹黄包、鱼汤面现出“真身”,蒸饺、烧卖、大煮干丝随后也“纷至沓来”,很快就将木桌铺满。先是香醇的清茶下肚,筷子挑起一撮虾籽、虾油、姜丝拌好的豆腐干丝,酥软而劲道,爽口至极。学着当地人的样子,“轻轻提,快快移,先开窗,再喝汤”,隐隐流动的油黄热汤汁慢慢入喉,鲜香回味,取自溱湖的簖蟹肉裹在皮薄如纸的汤包里,实在诱惑至极。呷上一口清茶,中和这浓醇,整个人一下子神清气爽。末了,再挑上几筷由野生鳝鱼鱼骨和小鲫鱼熬制的浓汤汤面,定定神,心满意足。
      离开茶楼前,情韵深沉的海陵古乐“上演”,据说有的茶楼还会有评书和道情表演,抑扬顿挫的说书声想必是茶香、食味的最佳佐料。这泰州人乐于将早晨甚至整个上午消耗在早茶中,不计晴雨,不顾寒暑,终是让人理解了。

目的地: 泰州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5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