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寻觅了三年,找到了藏匿在深巷中潍坊的老味道~

舌尖上的临沂
关注作者

中国人对食物怀有特殊的情感,尤其是对于远离故乡的游子而言,无论奋斗的脚步走多远,很多人依旧坚守着传统的手艺和味道。

饮食文化不仅仅要保留着传统的“中国味”,还要逐渐与当地的食材和烹饪方法相融合,发展出新的味道,潍坊的朝天锅就是食物融合的典型代表。

逢二排七大集间,白浪河畔人如山,寒流雪翻火正红,下水香锅面朝天。

朝天锅来源于清代乾隆年间潍县白浪河畔的民间早市,当年郑板桥担任潍县县令时,对民间疾苦十分关心。某年腊月,他微服赶集以了解民情,见当时赶集的农民吃不上热饭,便命人在集市上架起大锅,为路人煮菜热饭,锅内煮着猪下货,肉丸子、豆腐干等。

汤沸肉烂,顾客围锅而坐,由掌勺师傅舀上肉汤,加点香菜和酱油,并备有薄面饼,随意自用。然后,根据顾客要求把肠、肚等切碎,放在饼上,捏上细盐,卷成火筒状,送到顾客手中,汤随喝随舀,深受百姓欢迎,因锅无盖,便称之为朝天锅

不像四川的辣、广东的汤那般鲜明抢眼,朝天锅整体的低调美味总让人沉迷于它的温和。

第一次吃朝天锅,是在小时候,朦胧中只有那低矮的小土屋和翻滚着油花的大铁锅,第二次是在08年,我独自一个人到街头巷尾的小店里品尝朝天锅,小店里更加随意,用具也更加朴素,围炉而坐,高谈阔论,服务员高喊着菜名,显得非常热闹。这种环境下才更接近于真实,才更有传统的味道,更会勾起我对过去美好的回忆… 

之后的那些日子,只要路过潍坊,总要吃一顿朝天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怀而吃。有一次无意间听说有个朋友为了吃一顿朝天锅而专程开车去了趟潍坊,来回500公里的路程,只为了咬上一口的辛香,吃上一口的脆生。

为了学习到正宗朝天锅的精髓,走遍了大街小巷,尝遍了潍坊各个饭店的不同口味,也曾经历过三顾茅庐,也曾为此失去心上人,为了某个东西而义无反顾的执着,为嘴上那刁蛮的任性,路过山川坎坷都不为过,"爱"这东西说不上,但是我愿为之付出一切,倾其所有。

潍坊的朝天锅,因没切身品尝体验,且不敢用想像的文字一一记述,我在潍坊生活已有3年之久,这其中的体会和滋味怎是一个“情”字能概括的了的?!

传承了200多年的技艺,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美呈现的,但勤能补拙。

看似简单而又繁旭重复的和面、擀皮、摊饼,练习了不下万次,烙出的饼厚薄均匀,软硬适中,口感筋道,方可出锅。

那温热的卷饼包裹着肉,美味可口,肥而不腻,是每位到店客人都会称赞的一口纯良,咬下一口,那满嘴肉和芝麻的情,与之热汤满满,温暖了整个朝阳。

由于朝天锅的制作工艺是煮而不是卤,还需要大量的汤,完全是食材本味,所以要求选材到位新鲜是朝天锅滋润味美的基础,一定要选取未经冷藏的新鲜猪头猪肚猪肠等。

滚水涮去荤腥,放入整鸡和猪骨煨好的清汤中,武火至沸,文火入味,不同肉食的气质在沸腾融合中,诞生出独有的味觉印记,清远绵长亘古至今。

煮熟的肉捞出切好备用,食用时放入骨汤中烫热,这样沉睡的美味才能得以唤醒,满屋飘香顾客进门随点随上。

当然,一碗老汤也是吃朝天锅必不可少的,葱花圈香菜末一撒,肉骨汤自上而下淋入碗中,不油不腻清香扑鼻。

一口饼一碗汤一根咸菜一口葱,诠释出了朝天锅的味觉密码。

辛辣脆生,唇齿留香,那感觉真是太过瘾了~

 正 宗 卷 

正宗卷是朝天锅最经典的一款,夹着心、肠、肚、肺、耳朵、猪头肉的切片,混合上芝麻盐,卷成火筒的形状,咬一口,细致入味,淳朴而踏实的感觉。

也不在乎什么大雅之堂,什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了,手艺的自然花哨,服务也算得上细致周到。

“糯”“香”与肉之交汇,是心上的自然滋味,是其他卷饼都黯然失色的美味!

 地 方 特 色 

这里的味道有着浓重的地方标签,但更吸引人的是接地气的那股子平民劲儿,让日餐不再那么高高在上~

没有张扬的外表,也没有夸大的宣传,它就藏在胡同的角落里,等待有缘人推开大门发现这里有个不一样的味道~

朝天锅开业放福利

 12月14日 

正宗、猪头肉、五香肉卷特价7元

其他类朝天锅6.8折

 12月15日 

正宗、猪头肉、五香肉卷特价6元

其他类朝天锅6.8折

 12月16日开业 

正宗、猪头肉、五香肉卷特价5元

其他类朝天锅5.8折

开业当天进店消费更有好礼相送

 活动参与方式 

12月14日 - 12月16日

向  舌尖上的临沂  公众号后台发送口令  朝天锅 

根据回复可享受福利

【地址】蒙山大道与顺和街交汇向西180米路北(地图搜索老潍县朝天锅即可导航)

【电话】18866997518

 扫一扫添加老板微信 

目的地: 潍坊
标签: 吃货天堂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