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与你一同发出"Hmm~"的那个Ta?

汕头好吃妹
关注作者

===歌很好听,一定要点===

19:42,关掉办公室最后一盏灯,走出中区大楼。

汕头骤冷的这两天提醒着又已是一年将没,紧了紧领子,打趣着跟也是加班的阿Z说:

“这天气真好,冷得真好,就差个对象了”。

阿Z是个170*170的小伙,"憨"态可掬,从容不俗套,我俩臭气相投,经常搭伙吃饭,我俩在沙县都能吃一百多,猪脚饭、鹅肉饭、鸡肉饭、干面、腌面、大碗面,分别代号123456,骰子摇到几,就吃哪一家。

臭男人吃饭都比较好对付,有肉+管饱就可以了,阿Z说这两日都没什么胃口,就想吃点垫肚子的,不吃太多主食,遂将骰子收罢。

我想吃饱,他想吃点垫肚子,我安排不来,因为在我观念中只有吃饱跟吃巧之分,当然考虑因素还有性价比。甩手不干,阿Z开车,至龙眼路再西行入滨港路,阿Z说吃寿司吧。

“寿司…唔,是不错,就是俩大老爷们吃这个,不是很开心。”

“NYGJ,跟女的吃就比较开心吓?”阿Z停车还不忘来句潮汕国骂。

阿Z应该是打好了心思准备埋单,一个劲让我“可劲点”,我也是打好了心思准备埋单,一个劲“悠着点”。


三文鱼腩手握

小时候还是只能在电视里看到日式料理/生鱼片时,蠢得认为,蘸鱼生的那一碟黑乎乎的东西是高温的油,鱼生蘸一下就熟了。


刺身拼盘


牛油果鱼子卷

第一次吃日料

那会还没大学毕业,做了份兼职挣了200,拉上小女朋友说要去“搓一顿”,女友也是没吃过日料,对生食的态度与我无二,所以很多次出外对日料基本无感。

第一次把三文鱼蘸了芥末酱油,放入口中时,感受着鱼肉似乎在口腔中融化,不自觉地合上嘴,合上双眼,仅靠着鼻子不绝地发出“Hmm~Hmm~Hmm~”的声音,我也听到女友发出享受的呻吟(好像怪怪的?)

随后是辛辣的芥末味道袭来,呛出了眼泪,睁开眼睛,我俩相视一笑,第一次吃日料,那时岁月青葱,在懵懂中探索未知。


蒲烧鳗鱼手握

黯然销魂鳗鱼饭

汕头是滨海城市,吃的海鲜也不乏鳗鱼(乌耳鳗/虎鳗),与传统酸梅蒸,或炖菜脯相比,日料中的鳗鱼处理,叫蒲烧,浇上酱油甜汁,吃着感觉很容易有满足感。

毕业多年后,辗转又只身一人。

岁月增添眼色、胆识,唯独不增添感情中那种无脑的冲劲,觉得这样不好,如同行尸走肉,却又放任激情消磨。

前段时间广东连日下雨,就汕头有点太阳,大学校友来到汕头,说想来晒太阳,遂而陪她兜兜转转一天,夜幕降临,饥肠辘辘,忽然她说想吃鳗鱼饭,转身就是一家日料店。

北极虾鱼子刺身

一碗鳗鱼饭,130多大洋,花在别人身上一点儿也不心疼,她夹了一块蒲烧鳗鱼放到我碗里,一口吃下20多块钱,啊不,这一大块鳗鱼。我俩也是各自发出"Hmm~Hmm~Hmm~"的享受赞叹。

窗外有雨,室内灯暖,她很好看。

吃完那碗黯然销魂鳗鱼饭,没有开口说什么,就此别过。

她真的是很好看啊。


刺身拼盘

差点忘了面前这坨阿Z了,由于我“悠着点”,两个战斗力超强的大老爷们吃日料,也才小二百,抢不过他170*170cm的个,买完单回到车里,就着汕头萧瑟的冷风,不约而同地感叹道:“还是吃猪脚饭好”。

再感叹,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难开心了,想当年一瓶可乐俩人喝也能开心,如今即便花个一二千吃个好些的料理,也不一定能开心。

因为,重要的从来都是人儿,其次才是做什么事。

谁是

跟你一块发出

Hmm般

享受赞叹的那个

TA

-----------好吃妹原创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Ps:坑饭小技巧

分享本条微信,至于是广撒网发到朋友圈还是单独发给Ta,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目的地: 汕头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6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