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景色与热闹烟火,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老鼠皇帝首席村妇
关注作者

沿着喀拉峻草原上的库尔代河向东南方向走,就是历史上贯通南北疆的重要通道之一——乌孙古道。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接塔里木绿洲,是天山南北的咽喉,乃历史上众多游牧民族争夺的宝地,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路段之一。

国家历史文化名村--琼库什台村就位于这条古道上的北入口。

我们的车子从特克斯县城出发,弯过一道又一道的盘山路,穿过绵延不绝的山谷台地和松柏苍翠的森林,一路无边美景阅尽,同时也被颠得够呛——通往琼库什台的道路正在修筑,并不好走,约90公里的路走了将近4个小时。

给我们开车的兄弟是从部队转业的,退伍前是团长。所以,他很喜欢人家称呼他葛团。葛团说,等路修好就快了,起码能缩短2个小时的车程。

好在沿途风景绝美,旅途便不会觉得辛苦。

6月中旬的喀拉峻草原居然还有大片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也是让人惊喜。

途中路过这片名叫“毒草谷”的所在。葛团说,这些草牛马是不吃的,因为有毒。

玫瑰带刺,植物有毒,这都是自保的方式。

期间遇到搬家的哈萨克一大家。男人走在前面,跟着的是一串牛,领头的牛驮着他们的毡房。

媳妇跟在后面,抱着孩子骑着马,面对镜头会害羞。

常常路遇活动障碍物,还不能招惹,只能乖乖避让。

在哈萨克语里,“琼库什台”的意思是有很多老鹰的大台子,另一种说法是从空中鸟瞰,这个山谷像极了一只巨大的鸟。

站在村南一处高台上俯瞰琼库什台,墨绿的树林环绕下,木格楞式的房屋沿着河沟向东西两侧延展,中间那溜房屋又沿着山谷向背面伸出,这个山脚下的村庄果然像一只张开双翅的大鸟。

时已过午,我们沿着库尔代河继续向东南方向前进,河水激越,冲击在石头上发出阵阵克制的响声。

流水冲走多少浮尘,却冲不走故事;时光带走多少楼阁,却带不走传说。

关于这条乌孙古道,最旖旎的故事跟一个美人有关。

公元71年,远嫁乌孙的汉家公主解忧派遣才貌双全的她率一众擅长乐器的艺人前往长安学艺,途中过龟兹,仰慕她已久的龟兹王亲率大队人马于拜城黑英山迎接,并设席款待。席上,龟兹王自弹一曲他自己写的《乌孙曲》,极尽优雅风流。曲毕,邀她琵琶同奏,一时妙音绕梁,缠绵得还有他们的情愫。

他叫绛宾。

她叫弟史。

现场互撩之后,绛宾在弟史尚在龟兹逗留时就派人快马加鞭去乌孙提亲,也是果敢耿直,并终成一段佳话。

爱,是用来做的,不是用来意淫的。喜欢一个人,当如绛宾,该出手时就出手。

乌孙古道是承载着过去与未来的桥梁。古今多少人,都付笑谈中,真正落脚在此处并延续至今的他们,在19世纪时还生活在现今的哈萨克斯坦,他们是阿勒班部落的一个细小分支,因不甘忍受沙俄的压迫,抛家弃国,沿着古道迁至伊犁,并最终落户琼库什台。

就这样把他乡过成了家乡。

想来,所谓故乡不过心安处,哪里让生命过得更有尊严,才是值得深爱的土地。

琼库什台,这个如张开翅膀的大鸟的所在,庇佑了这支流浪的队伍,慰藉了他们流浪的心灵。

但是生命,本来不也就是一场流浪吗?

不砍伐树木的哈萨克人因地制宜,利用自然的馈赠“风倒木”在大山深处为自己修盖终年可居的家园。两木衔接之处用羊毛和上泥巴进行勾缝,这些木榫结构的房屋既抗震又保暖,通风良好还结实。

从这一层面上来说,琼库什台是有里程碑意义的。因为,它让原本游牧的人开始了定居。

我们在村中转悠了一会儿,看山谷里的居民坐在马上坐在门前台阶上坐在横木的围栏上,发着呆或者抽着烟或者谈笑风生;和村民们聊了会儿天儿,听本村里外地的人们谈生活谈未来。

这里有着一片热闹闹的烟火气。

这个来自特克斯县城的小伙子告诉我们说,他父亲会盖房子,这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他爹的作品。

他家在特克斯县城,来此处租了房子做客栈。他告诉我们政府规定床位50元/人,“但是他们恶意竞争,你卖50他就30你30他们就不要钱,指着吃饭挣钱。我要联合几个会讲普通话的,不能把市场搞乱了,最后大家都没饭吃”。

严肃推荐当地特饮:格瓦斯,特别带劲儿。

我们很快抽身而出,去村外,村外那些广袤无垠绿草地中央一座座孤零零毡房或散落的小木屋更吸引我们的眼球。

信步走进一户人家。这是一对姐弟的房子,他们各自成家,却仍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宽广的院子没有边界,院子里站着躺着十几匹马。

参观下他们的房子

厨房

卧室

主人努尔加的妻子和小儿子

努尔加的弟弟瘦瘦的,他的妻子在毡房里哄几个月的儿子,姐姐倒是满脸富态,一家人看上去都是憨厚敦实那一派。

那对表姐妹倒是愿意表现。小姐姐拍照时喜欢上演剪刀手,小妹妹更淳朴些,还不知道要摆POSE,镜头里的她一派天真本色。

他们在接饮用水,是山上流下来的泉水。

小姐姐拿了点心给我们吃,妹妹大约觉得落了下风,一时急了。她不太会说汉语,用她那双清亮的眼睛看这村妇,软软地叫了声“姐姐”,然后径自走向那个独立的小屋子。我们跟了过去,原来里面关着两头刚出生不久的牛犊。小妹妹蹲下去,把整个脑袋都埋在牛犊不长的毛发里。

竟然从她的双眸里看出了宠溺的味道。

牛,不仅是他们家的牲畜,也是她们的玩伴。

在返回特克斯的路上,路过一户游牧人家:木屋是厨房、毡房是一家人睡觉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做馕的泥炉。

老爷爷带着村妇去参观他们一大家人睡觉的毡房

外表朴素的毡房内一派明媚鲜妍,仿佛全家人对生活的热爱都集中到了这里。

村妇夸老奶奶戒指好看,奶奶恨不得把所有宝贝都展示一遍。而当奶奶夸村妇裙子好看的时候,村妇想都不想就转起了圈圈……

所谓友好,不过就是我真心展示诚意回馈吧。

伊犁的白天是极长的:早5点多日出到了晚上10点都还可以算作傍晚。所以,在喀拉峻的那几天感觉每天都赚了。

随时还得多带干粮。天长地荒的,可以任性地来一场说吃就吃的野餐。

我们在回程的路上,站在高处望琼库什台

这个位于天山脚下的村庄,曾经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驿站。彼时,驼铃阵阵响彻山谷,觥筹交错声此起彼伏。衣袂飘飘处,尽皆是数不尽的热闹与荣光。那时的琼库什台,背负着多少人的梦想以及对远方的憧憬。

繁华旧梦都已随雨打风吹去,零落成泥,只留一缕摸不着看不见的香魂萦绕在怀古者的心里。于山风里,听着库尔代河水轻声吟唱,仿佛可以感受到琼库什台以及世代居住在这个山谷里的谷民对于美好明天的想往。

天山脚下第一村、古丝绸之路驿站、乌孙古道、绝美的风景,以及至今仍保持古老游牧生活的哈萨克人,琼库什台并不缺元素。实际上,她已经具备了重新走红的一切要点,但能否真正复苏成为人们心目中梦想抵达的彼岸,考验的不仅是当地政府的能力,也考验土著居民的生活智慧。

TIPS:从特克斯县城到琼库什台全程90几公里,有班车,自驾车需要3-4个小时,沿途风光很美,村里可以住宿,床位是50元/人。

目的地: 伊犁 特克斯
标签: 草原 观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3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