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专栏:米兰之旅

蔡澜花花世界
关注作者

米兰之旅(上)

题目说是《米兰之旅》,其实我们的第一站是直飞科摩湖( LAKE COMO)的,再游比蒙山区( PIEDMONT)和庞马( PARMA),最后才停米兰。

国泰的飞机可以直飞欧洲各城市,如果抵达后再要即刻转机,就较为辛苦,只有一站的话,舒服得多。虽说需十二个小时,午夜航机,吃饱饭,看看电影,睡一觉,黎明抵达,也不觉时差。

经过海关,马上看到意大利人的个性,随随便便,胡里胡涂。不必填表格,只瞄护照一眼,盖上印,就让旅客出来。

九月中入秋的天气,最为清爽,身上有些余暖,不觉冷,大家短袖子,就那么坐上车去。

直达科摩湖畔的市中心,还早,很多店尚未开门。众人散步的散步,看教堂的看教堂,已感到有点冷,去买件披肩,有一小间的百货公司已营业,但货色不多,皆来自中国。

我第一件事就去找雪糕吃,若说天下极品是北海道的浓牛奶软冰淇淋,那么意大利的比它更胜一筹,他们叫为忌拉图( GELATO)。如果用英文问意大利人那里有 ICE-CREAM卖?他们一定会明知故问:「什么叫 ICE-CREAM? GELATO就有!」

湖边那家雪糕店,什么味皆齐全,装在一格格的大箱中,任君点食。樱桃的、芝麻的、椰子的、草莓的,但说到最滑最香,还是纯牛奶的云尼拿。若贪心,则可加多几大匙的焦糖( CARAMEL),包你吃过不羡仙。

游览完毕,乘车到半山一家著名的餐厅,叫 NABEDANO,黄色小屋,花园种满各种树木和香料,爬墙的花更美,里面古画不少,但没有庄严气氛,天冷了可烧壁炉,一切给客人舒适和温暖的感觉。 

女主人已是第四代传人了,在等食物上桌时带我到偏厅的小花园,种有一棵分叉的梧桐树,说已有两百年。树干外皮剥落,成彩色缤纷的图案,餐桌的布,依此设计,极为调和。她又说我坐的那张桌子,是荷李活巨星佐治古尼最喜欢的。这家伙懂得享乐,在科摩湖边买了一栋别墅。

冷盘为地中海虾沙律,接着是乳牛扒、鱼和小种龙虾配自家制的短面,水牛芝士配煎庞马火腿,甜品是我点的忌拉图,先将面包条烤成花纹,雪糕和糖片最后才加上去,漂亮到舍不得吃。

饱饱,走下山坡,见地下有几颗大栗子,抬头一看,巨树参天,结满带刺的栗胞。大家像小孩子,脱下鞋往上一抛,又肥又胖的栗子掉得满地都是。

折回码头,我们的酒店 VILLA SERBELLONI游艇前来迎接。以为乘船一下子就到,上了船问船长,才知要一个小时,原来科摩湖甚大,有一百四十六平方公里,水更深,达二百二十六海里,由阿尔卑士山溶化的雪水蓄成。 

整个湖成人字形,而我们下榻的小半岛 BELLAGIO,就像垂下两条大腿之间的小阳具。经过无数的小镇和半山城区,湖畔的房屋一间间,五颜六色,远看似玩具,近观甚为宏伟,皆有私人码头,其中最著名的别墅不是大明星那间,而是意大利科学家 VOLTA住过的,我们的电压瓦特,就以他命名。

VILLA SERBELLONI建于一七八八年,本为私人别墅,后来给美国的洛克菲纳基金买去,改为五星酒店。

下船后再爬阶梯才能抵达大堂,高楼顶,空间尽情浪费,处处大理石、水晶灯、古董挂墙地毡,布满古画。落地玻璃窗望着湖景,每间房皆有向湖的阳台,房间巨大,让客人觉得住入古代贵族的家里。

小睡之后,醒来已入夜,走进酒店的餐厅,吃意大利菜,看明月,人生乐事。

头盘是瑶柱刺身,另一道是低温处理的鸡蛋加鱼子酱、自家制水饺,上面铺庞马山芝士和黑松露菌。接着是鱼,最后以烤乳猪收场。 

大厨 ETTORE BOCCHIA前来打一转招呼就走,前面几道菜都不错,最后的烤乳猪的皮并不脆,侍者前来问意见,我坦白告诉他。

吃完时,大厨才出现,拼命解释他们的乳猪皮,当然没有中餐的好吃,他来过香港,吃过,很喜欢,知道我的评语是对的。原来这个人是派了小侍者当密探,先听了才跑去报告,他中间失踪,是先想好了怎么应答,也难为他了。

翌日的早饭为自助餐,老实说,我宁愿这种方式,好过一份份的。当然从数十种面包的选择开始,其他应有尽有。摩科湖靠近庞马,火腿当然一流,最过瘾的莫过于吃附近山区比蒙( PIEDMONT)的芝士了。

国家地理杂志出版的那本《人生中的食物旅程五百处》之中,也列出该区的芝士为必食的。早餐中的芝士种类数个不清,我一一试之,又香又硬的当然好,还是喜欢口感如丝的软芝士,全天然,毫无防腐,每样一小块,已半饱。

芝士配水果刚好,当今的梨最成熟,甜得很,但不及藏在冰桶的那两瓶 ASTI MASCATO。这种独一无二的甜汽酒,酿制方法为世界历史最悠久,一般酿酒的葡萄很酸,这一带用的是最甜的品种。放在封密的木桶中发酵,会产生五到七个巴仙的酒精,这时自然产生气体,冰冻了喝。

这两大瓶酒没有客人去动,我不客气地干了一半,吃着上好的芝士。这一天,将是美好的一天。

米兰之旅(中)

从酒店往庞马 PARMA走,车子要爬过一座高山,路弯弯曲曲,虽然说风景漂亮,但也不该受此折磨,即刻请导游公司安排一艘船,回程可以走水路。人数不多就有这个好处,随时改变更舒服的行程。

进入 ALBA山区,再经过以酿甜汽酒著名的 ASTI,抵达庞马。此地的生火腿近年来给西班牙的光芒盖住,其实一点也不公平。意大利餐中庞马火腿配蜜瓜,还是重要的一道菜,这种颜色橙红,又不是太咸的风干肉片,百食不厌。

不过来到了庞马,就要吃甚少输出到外国的另一优良品种,叫库拉特罗 CULATELLO。

我们到专门做库拉特罗的工厂参观,制作过程是这样的:选上等猪肥肉,去皮去骨,选最精美的部份,略为抹上一层盐,然后取出一片像塑料袋的东西,原来是晒干的猪膀胱皮。用水一湿,软了,就把整块腿肉塞了进去,然后以熟练的手势用绳子左捆右捆,扎了起来,好似一个篮球的大小。

把这个东西挂了起来,在室内风干。庞马的气候和风力最适宜制作火腿。两年后,大功告成,已缩成一个沙田柚般大的肉块,不必用防腐剂,只有盐。功夫大,没有多少家人肯做,一年只生产一万三千个。

切片试吃,和一般的庞马火腿比较,色泽较深,香味更浓。肥的部份占十分之一,其他脂肪进入肉中,和日本大理石牛肉一样。很奇怪地,风干了那么久,下的盐又比普通庞马少,但一点也不咸,细嚼之下,还产生甜味,在西班牙火腿变成天价时,库拉特罗便宜得很。

到小卖店去,要了真空包装的三百克,才两百多块港币,反而只是肥膏的白库拉特罗 BRANCO DI CULATELLO不便宜,二百克要卖八十多块港币,是天下最贵的猪油了。意大利人拿来搽面包吃,说比牛油美味。

附近的山村里,有一个大胡子巨汉在等候,身旁一只狗,是花生漫画史诺比的 BEAGLE种。由牠带路,我们走进森林找松露菌去。 

大汉说我们来得正好,九月十五日是挖松露菌的解禁期,必有收获。果然看到史诺比的亲戚一个箭步冲前,即刻猎到。虽说不用猪,用狗来寻找才好,史诺比表弟一口把松露菌吃了下去。

大汉把牠的口掰开,取出来一看,是小颗的黑菌,就赏了给狗吃。表弟大乐,继续找,愈挖愈巨型。我们看到大汉诚恳笑了出来,这种乡下人,是不会事先把菌埋了来骗我们的。

回到村屋,大汉拿出各种比蒙芝士,毫不吝啬地把挖到的黑松露菌刨在上面,香味扑鼻,我们吃到不能再吃,方罢休。接着他把浸黑松露菌的橄榄油拿出,大量地淋在刚出炉的面包。怎么饱,也要再吞几块。

接着,我们到庞马市内的「 STELLA D'ORO」去,食物精致得很,当然由库拉特罗开始,接着是山羊奶酪卷烟肉,下面铺小苦菜,黑猪猪肩肉饺子和黑松露菌汁,庞马猪脚,用 MASCATO甜酒代替焦糖的布甸等等,这家餐厅也经营酒店,经花园的二楼都是客房,意大利就是那么会享受,男女吃饱一餐,再上楼去。

建议各位,游庞马区时,干脆就住在这家餐厅里面,吃完睡,睡完吃,其他要做些什么,随你。

但是说到最精采,还是翌日下午吃的 RESTORANTE SAN MACCO了。

一进门,就看到一大盘的白松露菌,个个拳头那么大,以为是给客人欣赏,原来全部让我们享用,是一顿松露菌大餐。 

当然,配鸡蛋、土豆泥,当成肉酱浇在猪扒牛扒上等吃法都齐全,相信大家也试过,并不出奇,但有一道菜,我想不会有太多人吃过。

上桌一看。

竟然是一条餐巾,卷起来铺在碟上。搞什么名堂?

餐巾餐?

一摸,很热。

仔细打开来一看。

里面包的竟然是几颗小意大利饺子。

浓浓的一道香味扑来。

原来,白松露菌也要吃当天挖到的,不然已没那么香,而且一被削成薄片,味道消失得厉害,只好把饺子渌熟时,迅速削片,即刻用餐巾把它包裹,让煮过的水饺热气焗了出来。这时进食,是最高境界。

接着来的是一片炸库拉特罗上面铺了一层鹅肝酱,一层又一层的饼。一数有数十层之多,又深红又粉红,然后切块来吃,配的是最佳的 BARBERA D' ALBA红酒 VIGNETO GALLINA,有个犀牛当标志,和 MOSCATO D'ASTI甜汽酒。更好的其他几道佳肴,已不必去提了。

「是不是很完美呢?」餐厅经理搓着双手来问。

「不。」我严肃地回答。

「为什么?」他诧异。

「意大利所有的餐厅,已禁烟。饭后没有那根雪茄,是不完美的。」

「啊。」他点头同意:「那是优雅的年代,已经终结!」

米兰之旅(下)

车子一直往山上爬去,山坡皆为葡萄园,树上挂满黑色的果实,真想走下去摘一些。

看到一车车的葡萄,往酒庄送去,山路颠簸,葡萄压葡萄,汁液从车厢流出,在路上留下一道痕迹。

这里种的都是做甜酒用的,绝对不酸,司机看到我贪婪的表情,笑着说:「酒店大把供应。」

山顶上的 RELAIS SAN MAURIZIO,由修道院改建,一共只有三十一间房,我们入住的都是以前僧侣的卧室,很宽敞,他们很会享受的。

大厅的紫檀花由天井挂下,满室皆是。天气还是寒冷的,壁炉生着火,发出松香。大家都说这么优美的环境,应该住上两个晚上,但我们的行程不允许,真可惜。

是时间吃晚饭了, DA GUIDO餐厅从前是修道院的马廐,非常宽阔,众人开玩笑,说连马也住得那么好。

把红砖墙漆为白色,一排排地摆着小圆桌,点着蜡烛,气氛极佳。

吃的尽是当地的特产,一切自给自足,不从外地运来。以为中午那餐太过完美,这一顿也不差,甜品和芝士留给我们的印象比其他食物深,一道又一道,以为没了,最后还上各种手制糖糕。

清晨一大早起来,自助餐上果然摆满葡萄,但还是觉得不过瘾,越过栏杆钻进葡萄园去采。给露水一洗,好像干净得多,味道也好得多,吃得我满身紫色,回到室内泳池冲个干净才再出来。

未进米兰之前,我们先到附近的都灵 TORINO一游,这个古城市的特色在商店街旁皆有行人道,有上盖,下雨也不怕。

想找间古董铺子,买几枝又长又瘦的拐杖送给查先生和倪匡兄,自己也来一根,走起路来优哉游哉,但没看到,反而走进一家很高品味的烟草店,买了一把半截拇指般大的刀子,兽角的柄,拉出小刀,在凹处放了雪茄,一按,即剪开烟头,非常精美。

到一家全市最老的餐厅去,叫 RISTORANTE DEL CAMBIO,食物水平很高,但与那家的松露菌一比,已失色。今后的几家,也不会再谈了。值得一提的是我坐的那张桌子,曾经是个著名的政治家的指定席,他在这里发表的名言是:「改革已经成功,是时候坐下来吃饭了。」 

我们最后一站才是米兰,四季酒店躲在名店街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大车驶不进去,酒店分几辆小轿车来大街接我们。

门口不起眼,但走入大堂就觉它的气派,虽然也是由一间修道院改建,但是规模大得多,像进入一间博物馆。

建筑形态以拱形为主,大厅走廊皆是拱形门框。走到尽头看到楼梯,一层层椭圆形无尽延伸上去,屋顶一个圆圈,看起来像颗大眼睛。

由房间往外望,就是大教堂和购物天堂 DUOMO,后者是游客必经之地,钢铁架成的玻璃天花,买东西时不会被风吹雨打,几百年前,已经是那么先进。

有些朋友已经等不及行李来到,出门走几步路,就是著名的购物街 VIA MONTENAPOLEONE了,什么名牌都有。

我却在房间内休息,四季酒店集团之中,我最喜欢的有匈牙利和巴黎那两家,都是在全市最热闹的地区由古迹改造,现在可以加多这一间了。

在房中的贵妃椅中一躺,拿出 iPad来看微博,上不了网。离港时已买的 3G卡,说只要按入号码就能,全意大利通用,结果还是失败,只能靠酒店大堂的 WiFi。打电话回香港投诉,服务亦佳,派了一个专人来酒店为我联机,结果是因为对方给的密码指示出问题,我向来人再三声明,错不在我。那个意大利职员也老实,点头道歉。

晚上,是吃一顿中餐的时候了,米兰市中有好几家,结果来到「香港楼」,店主是新加坡人,说二十多年前查先生来到,也是他招呼的。久未闻中国米饭香,大家也吃得津津有味,下次可以去另一家我常去的,叫「金狮」。

翌日大家都大买特买,到了米兰,如果不添几套新装,好像对不起自己。一件衣服,在香港卖三万多港币的,这里只要两万多,省了一万,还可以扣税。

意大利的消费税没有一定的标准,如果买完了到机场领回,货物带着走的话,可扣十一个巴仙,算起来也不少。要是你不带走,给店里邮寄的话,那么能扣到十八个巴仙,这一点较少人知道,是个好办法。

目的地: 意大利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221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