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哈德扎比部落,保持着一万年前的生活方式,非洲最后的原始部落

穿山甲1268
关注作者

Hadzapi Bushmen哈德扎比部落,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后的狩猎部落,这些生活在坦桑尼亚埃亚西湖周边的Hadzapi Bushmen 总人口不足千人,他们20人或30人组成一个个的小团体,分散在茂密的灌木丛林中,自古以来,男人以打猎为生,不放牧,不耕种,女人则采集果实,照看老幼,一直过着一万年前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当地人称这个部落为hunting bushmen的原因。

▲汽车从柏油路上拐到了一条土路上,然后停车,尤达指着那个小亭子告诉我们,这是埃亚湖区的入口和收费站,他要在这里办理手续和接上为我们讲解哈德扎比部落的本地导游,另外他提醒我们,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哈德扎比部落的路程全部是崎岖的土路,路况很差,灌木丛生,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注意安全。

▲在接近哈德扎比部落的时候,一片灌木林中,我们遇到了一辆毛驴车,感觉有点我们国内黄土高坡上的意思,司导告诉我们,这是专门拉水的车,因为政府发现部落因为饮水问题,造成对生命和身体的极大伤害,水是生命之源,所以建议部落饮用卫生的水源。

▲穿树林,涉溪流,过水沟,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哈德扎比部落的一处暂居点。茂密的灌木丛中间,一棵巨大的猴面包树屹立在我们面前,以这棵猴面包树为主心,四周是散落的草棚,草棚之间是空地以及一簇簇半人高的灌木丛。

▲进入部落,导游先介绍了部落的情况,然后带我们来到部落中间,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眼中的淳朴和热情深深打动了我们,在这一刻,我们仿佛经历了一次时空穿越,瞬间回到了人类文明开始的地方。

▲哈扎人居住的树皮草屋,据说搭建这样一间草屋只需几个小时便能完成。

▲哈扎人草屋的内部情况,几块石头,一堆熄灭的炭火,没有看到什么其他设施。

▲哈扎茅草屋前的小男孩,从头到脚覆盖着一层灰土,只有两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透着稚气和天真。

▲哈扎人所有的弓箭都是自制的,用的就是埃亚西湖边可以找到的材料,比如树枝、动物尾巴的鬃毛什么的,还有用狒狒的头骨制作的,只有箭头,需用猎物向离这里不远的datoga达多加部落的打铁族交换。树上还悬挂着两张狒狒的皮毛,哈扎人头上戴的和身上穿的都是用狒狒的毛皮制作的。哈扎妇女还制作了手串项链等小工艺品,悬挂起来,向到这里来的游人销售。

▲哈扎部落一直保持着古老原始的生活状态,他们没有固定的居所,随水源、季节、果实、猎物的变化因地而居。男人们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捕猎,其余时间聚集在一起烤火、抽烟、制作弓箭、聊天等。

坦桑尼亚政府允许哈德扎比人在居住的范围内可以以狩猎为生,但他们也不会滥杀动物,他们相信,动物和自己一样,都是神的产物,要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因此他们不会以猎杀为乐,更不会滥杀动物,只要食能果腹即可。除了吃猎获的动物肉,他们大部分食物来自部落中女人们采集来的野果和野菜等。每次猎到动物后,他们会以他们的一种奇特的祈祷的方式,感恩上天和神,赐食品给族人。

▲哈扎的女人们,围坐在树下,和孩子们一起,聊天,她们的服装显然比男人们要漂亮,哈扎人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们在远处的树底下,妇女和孩子们则在附近的树荫下,相互独立,互不干扰。据介绍,哈扎人虽然是一夫一妻制,但由于他们长期近亲结婚,加上生活卫生条件极差,寿命较短,一般能活到40-50岁已算是长寿了。

▲哈扎人的孩子,见到我们来,赶到很新奇,一直围着我们转。

▲哈扎人实行一夫一妻制,他们不仅一同狩猎还共同抚养后代,年轻的妈妈,一边带着大一点儿子玩耍,一般照顾怀里的baby。

▲哈扎人淳朴善良,性格豪爽。他们有自己的审美方式,看看她们头上和身上佩戴的手工饰品很有特色,色彩搭配也十分舒服。

▲哈扎的男人

▲哈扎的妇女

▲哈扎人一直保持着钻木取火的方式。人类祖先为了取得火种,早在远古时期就发明了钻木取火与钻石取火,而现今在坦桑尼亚哈德扎比狩猎部落仍然保留着原始习俗钻木取火。钻木取火方法简单,操作方便,钻木取火的工具包括:选用硬木一条,易燃软木一小块,易燃干木丝或干草一小把,铁刀具或硬石头一件即可,就地取材,到处可找。具体操作方法和步骤:把铁刀具或硬石块平放在地面上,把软木易燃木块放在刀具或硬石块上,把易燃木丝或干草放在软木块周围,最后把硬木条棒悭直压在软木块中间,然后用用手掌合十下压不断转动硬木棒,致使软木块不断与刀具或石块产生磨察发热生火,取得火种后将易燃干木丝或干草围紧火种,并用口对火种吹风生火。

▲取得火种之后,一个哈扎小伙子,迫不及待的用火种引燃了烟斗中的烟草,呵呵,这个用动物骨制作的烟斗,看上去一种粗狂原始的感觉,我抽过烟斗,维持烟斗中的烟丝长时间不熄灭其实不容易,技巧就是“三吐两吸”,你看这个小伙子,抽吸吐纳,吞云吐雾,动作娴熟,沉浸在烟草的极致享乐之中。

▲据说,在不到千人的哈扎部落,有三分之一的专业猎手。裹着狒狒皮的猎人,证明他们是勇敢能干的猎人,只有值得尊敬的猎人,才能赢得将狒狒皮披在身上的权利。

弓箭,是哈德扎比人狩猎工具,弓箭全由人工最原始方法制作,为了更好发挥箭的功效,他们会在制作过程中将箭头浸泡毒药水,点射中的动物都会逃不过死亡。狩猎人均为男性,一般男孩在5至6岁时就开始学习弓箭射击功夫,由于长期训练,每个狩猎人都是高手,并且成功率较高。

▲哈扎男人,为我们进行射箭表演,在这些号称“猎手”中有成色十足的,但也有我们都感觉差点意思的,至少不能百发百中。

▲哈扎男人的身体很强壮,肌肉也很结实,加上身披狒狒的皮毛,显得彪悍野性,充满阳刚之美。

▲哈扎人在首领的带领下,为我们挑起了欢快的哈扎土著舞蹈。注意看,画面右侧那个男人在弹一个形状类似我们国内板胡之类的乐器,不知道哈扎人管这种乐器叫什么名字?

▲这是哈德扎比部落的首领,头上带的,身上穿的,都与其他哈扎人不同,身上的饰物也很多,我们感叹,首领就是首领,与众不同,也是哈,都一样怎么还叫首领?

▲年轻的哈扎小伙子,皮带挺扎眼的,呵呵。

▲戴头饰的哈扎男人

▲特别喜欢这个哈扎少年,会笑的嘴唇,会说话的大眼睛,让我印象深刻。

▲头戴狒狒皮毛的哈扎男人,灿烂的笑容,感受的是那份真诚和清澈。

▲因为下面还安排去datoga达多加部落,所以,我们只好与哈扎部落说再见了,上车的一瞬间,我又转头看了一眼那棵猴面包树下的哈扎人,发现了一直趴在地上的那只小狗突然转过头,朝我们张望,我看出来了,小家伙和我一样,都有几分不舍的意思。

▲离开哈扎部落的灌木林,我们继续拜访距离哈扎部落不远的另外一个部落Datoga达多加部落,前面说了,哈德扎比部落打猎的弓箭都是Datoga达多加部落制作的,那么,这些弓箭箭头是怎么制作?Datoga达多加部落又是什么样?

▲这是Datoga达多加部落的一个家庭,他们的院子也是在一片灌木丛中的空地上,一间挺大的泥土茅草屋,有三个女人在门口迎接我们。

▲Datoga达多加部落与哈德扎比部落一夫一妻制不同,部落里实行一夫多妻制,整个部落分有两个分支,一支以打铁为生,另一支以放牧为生。我们今天主要是探访打铁族的村庄。这是达多加部落的一个家庭,身材高挑的妈妈,带着她的三个漂亮儿媳妇以及孙子们在茅草房前迎接我们。

▲Datoga部落的孩子们,那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Datoga达多加部落的房子都很低矮,我们猫着腰走进了一间茅草房,室内没有灯光,非常昏暗,只能借助门洞射进来的光才能勉强辨认屋内的情况,这是家里加工储藏谷物的地方,也是他们主要的活动生活的地方,在这间小屋里,我们观看了婆婆和儿媳妇跪在地上研磨玉米的过程,当然,开始演示磨玉米的是婆婆,她也许认为我们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为我们做演示当然要准确到位,婆婆真的是家庭中有担当的长者。

▲Datoga达多加部落除了放牧,还种植一点粮食,吃的东西,以玉米磨成的粉为主食,这活计,都是由女人承包的。我仔细观察了儿媳妇的手,还算纤细修长,呵呵,是不是磨玉米的活计都是老婆婆干了?

▲再看看儿媳妇的双脚,那双人字拖好像也是汽车轮胎加工的,与哈扎人和马赛人穿的轮胎鞋大同小异。

▲靠在茅草屋门口看着婆婆干活的儿媳妇。

▲这边婆婆带着儿媳妇正在磨玉米,旁边一间小屋子里,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烧柴做饭,见我进来,她抬头朝我一笑,又在埋头干活了,估计这个女人也是婆婆的儿媳妇。

▲院子里正在牲口准备饲料的妇女。

▲前面我们看到的都是婆婆带着四个儿媳妇,那Datoga达多加部落的男人都在干什么?导游把我们带到茅草屋旁边的一个院子,我们见到了这家庭的两个男人,他们都是铁匠,这个院子就是他们家庭中融化金属,打制弓箭的地方。

▲刚才我们在参观哈德扎比部落就知道了,Datoga达多加部落给哈扎比部落提供武器,用以换取哈扎比部落的猎物,他们也打制手镯,卖给来访的游客。导游告诉我们,Datoga达多加部落使用的金属原料来自周围的村庄,我们也看到他们用来制作手镯的铜管。铜管已经是近代工业的产品,而部落的人把它们重新打造成箭弩,与原始部落的人交换,这让我们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打铁族并非真正的打铁,而是收集各种金属制品,重新融化,制成其他可用的物品,比如说杯子,手环,还有刚才哈扎部落bushmen用的箭头等等。

▲我们观看了箭头的制作过程,打制一枚弓箭用的箭头,从融化、打制到加工成型箭头,大约需要20分钟,我看了一下,最后成品箭头的倒刺和刃都很锋利,是真家伙。

▲Datoga铁匠们打制的手环,看上去虽然粗糙,但很有特色。

▲达多加部落的铁匠,向我们展示亲手打制的箭头,其实,我们见到的达多加部落的女人们漂亮,男人们也很帅气,有颜值,有实力。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人们对美的追求,看看达多加部落女人,硕大的耳洞上,缀满自己设计制作的饰品。

▲随心所欲搭配的衣着绚丽夺目,灿烂的笑容能够照亮他们栖身的空无一物的低矮泥草棚,这一瞬间,她们是世上最美丽最幸福的人。

▲离开Datoga部落之前,又抓拍了几张孩子的照片,这是坐在房前孩子。

▲这是在一旁静静的听大人们说话的孩子。

▲靠在门边的牛仔服男孩。

时空穿越,在哈德扎比部落和达多加部落,我们看到了人类一万年前的生活方式和状态,今天即便哈扎比部落在物质发展上停留于原始状态,其崇敬自然,依存于自然的精神却值得身处现代社会的我们借鉴。

▲参观完Hadzapi和Datoga两个部落之后,已是下午2点多,尤达和托马斯带我们来到午餐点,停好车,我们就在一棵大树下进行午餐。

▲每人还是一个方形纸盒,是昨晚入住的酒店为我们准备的食物,面包、香场、一小块披萨,加上香蕉和苹果,还有芒果饮料喝矿泉水,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用餐。

▲下午要做一些调整,拿出一些休息,所以没有安排游览项目,直接驱车来到当晚入住的酒店,这个酒店是在Lake Eyasi埃亚西湖旁边,距离我们上午去的哈扎比Hadzabe部落很近,正好可以傍晚到传说中的埃亚西湖欣赏落日。这是我们入住的酒店客房,两家一个组团,窗外就是湿地,远处可以看到大裂谷的埃亚断崖和基德罗山脉,以及埃亚西湖。

▲埃亚西湖是坦桑尼亚北部内陆湖。在阿鲁沙西152公里,由断层陷落形成,东西长72公里,南北宽16公里,有食盐、天然碱等资源。

▲基德罗山脉,云雾从山顶漫过来,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显出几分神秘、安详和静谧的意境。

▲埃亚西湖上空,两只苍鹭,穿过薄雾,展翅翱翔。

▲东非大裂谷的埃亚断崖和基德罗山脉(KideroMountains),湛蓝的艾亚西湖,还有湖边的草地,一个让人痴迷的自然景观。

▲说到酒店,我们前面先后入住了帐篷酒店、植物园里的花园酒店,今天又下榻在埃亚西湖畔的湖景酒店,后面几天我们还会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过夜,还要体验火山口的火山酒店,所以说整个行程中住宿酒店的安排是精挑细选的,不同风格,不同特色的酒店,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享受。酒店的二楼是一个超大的观景平台,可以180度欣赏草原及艾亚西湖的风光。

▲酒店的露天游泳池,就在大草原的中间,不知道你在戏水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不速之客造访?

▲酒店的早餐,和前面住过的其他酒店相差不大,区别是这家酒店是为我们定制好的套餐,包括:烤面包片、蔬菜卷饼、香场、炖土豆、蔬菜沙拉、摊鸡蛋、煮鸡蛋,以及热牛奶、咖啡和水果饮料等,吃饱了,尤达招呼我们上车,从现在开始,我们将进入坦桑尼亚最美的国家公园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真正开启东非的野生动物探寻之旅。

目的地: 坦桑尼亚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