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蕃古道(2)玉树

真实探索

                                             真实探索税晓洁                                                                                    6月28日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nbsp; (二)玉树<br>

&nbsp;

松赞干布在黄河源区接到文成公主后,从扎陵、鄂陵湖以西某地乘牛皮筏渡过黄河,继续南行不远,就是海拔近五千米的巴颜喀拉山。越过之后,越走地势越低,氧气越来越足。到达玉树时,海拔一下子降到3000多米,俨然另外一个天地了。不管唐代的玉树气候究竟能比现在温暖多少,今天玉树州称多、玉树、囊谦等县,青稞成片的农耕风光仍并不鲜见。

今天我们从西宁到玉树往西藏方向所走的214国道,据考证大致沿袭文成公主当年所走的唐蕃古道。一千多年后,我们沿着这条路旅行,心旷神怡的感觉会时常充盈心头。出玛多县不远就是黄河源头第一公路桥,因为是源头之水,河水清澈透明,看起来不大,但确是货真价实跨越了黄河干流。复前行百公里左右,海拔4824米的巴颜喀拉山口以南,就已经进入长江流域了。

万里长江自上而下第一条年径流量超过黄河的重要支流雅砻江的源头,就在山口巴颜喀拉以南只几十公里处的雪山深处。公路沿宽缓雅砻江源河谷草原顺流而下,两边鲜花盛开,牛羊成群,再继续往南,过称多县清水河镇,继续往前,到歇武镇,就有能看见树木了。

对于低海拔居民而言,凡有过较长时间高原生活经历者,树木对人体的意义,都有深刻体会。看见树,就意味着舒服。歇武是川、青、藏地区的交通要道。路边的歇武寺视觉上很是震撼。

歇武继续前进仍美景成串,开车不要半个小时&nbsp; 通天河挡住去路。一新一旧两座大桥竖立通天河上,过了河,也就是跨过了长江。长江南源当曲、正源沱沱河、北源楚玛尔河均发源于玉树州境内,汇合后称通天河,出境之后成为川藏界河,就改称金沙江了。

这个地方叫直门达,桥边首漂长江的尧茂书烈士纪念碑。还有江泽民题写的“三江源”纪念碑。继续沿峡谷前行,转一个弯,豁然开朗,宽缓河谷间屋舍俨然,山坡寺庙金光闪闪的,海拔这时为3600多米,一切都令人心旷神怡,这里就是玉树州府结古镇。<br>

突如其来的玉树大地震牵动人心,震中竟在州府不远处。这个唐番古道上的重镇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损失惨重,令人揪心。从整个中国版图看,玉树藏族自治州位置在青海省西南部,东接四川,西连新疆,。全州虽只辖玉树、称多、囊谦、杂多、之多和曲麻莱六县,人口不到30万,面积加上格尔木代管的长江源头各拉丹东地区(唐古拉山乡6.4万平方公里),却达26.7万平方公里。一个州面积,竟然比内地很多省份还要大。

玉树,正是传说中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度蜜月的地方。在当地的传说里,玉树是藏文译音,其含义为“遗址”,音义结合,恰好是“在故址上盛开的美玉之树”,也有传说称格萨尔王妃珠姆诞生于此,故取名“玉树”。

历史上,玉树古为西羌牦牛种地;隋朝前后为苏毗和多弥辖区,唐时为吐番的孙波如领地,宋代成为黎州属下的囊谦小邦属地,元朝归吐蕃等路宣慰司管辖,明朝囊谦王室的贵族僧侣屡被赐号为功德自在宣抚国师;明末清初,玉树各部头人为青海蒙古和硕特部赠爵为诸台吉;清朝受青海办事大臣直接管辖,为囊谦千户领地,下有百户独立长等部落。民国时期,设置玉树、囊谦、称多3县,归玉树行政督督察专员公署管辖。

当地人还说,玉树土司,清朝时为囊谦千户所属的四十族之一,是一百户部落,但因为其牧地处于清朝官员往返青海于西藏之间的唐蕃古道要津,故为清朝官员所熟知。久而久之,在官场中竟然只知玉树,而忽视了囊谦为四十族的总称。这一官方偏见,慢慢铸成历史事实,今天玉树藏族自治州的称谓,即渊源于此。

1949年10月,青海省人民解放军军政委员会驻玉树特派员办公处成立。1951年12月25日成立玉树藏族自治区,1955年改为自治州。是青海省第一个、全国第二个成立的少数民族自治机构,也是全国30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中主体民族比例最高、海拔最高、人均占有面积最大的一个自治州。

从直门达沿214国道前往玉树,距城镇还有几公里的地方,世界上最大的玛尼石堆就在路旁一个叫新寨的村庄。据说经石达20亿块之多,这些经石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大的如同桌面,小的仅如鸡蛋。内容一般均与藏传佛教有关,有佛经,其中以六字真言居多,以及佛像、神像等,还有动物或妖魔鬼怪,内容非常丰富。

因为徒步长江,我曾从不同方向到达过玉树。在这片地形复杂的高原,印象最深的正是路。记得多年前,从结古镇到治多县城的沙石烂路要跑两天,不时遇险抛锚。记忆里,虽然一路上藏族同胞开朗乐观,从容面对,让我等充满抱怨的汉人自惭,但行路之难却是刻骨铭心。近些年,这里的交通日新月异。看着新闻里损失惨重的结古镇,心痛不已中稍觉欣慰的是新建的机场已经在发挥作用,功莫大焉。

在这片寒冷的高原,交通的重要性异乎寻常。茫茫昆仑,巍巍唐古拉间,长江、黄河、澜沧江等著名河流都源自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水塔、亚洲水塔,生态地位命系国脉,但发展仍应是第一要务。拟议中的南水北调西线取水口,就在玉树县直门达以上的侧坊一带。大自然面前,究竟怎么处理发展与环境的关系,真要慎之又慎。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阅读原文

目的地: 玉树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