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acpan Twin Beach看一场震撼的完美日落

爱旅行的冬雪先生
关注作者

在海边的小凉亭里吃的午餐,Art推荐我尝试一下传统的菲律宾美食:Adobo Chicken,小饭店里的价格是170比索,量很大,足够两个女生一起吃的,不过只含一碗儿米饭,可以另加一份米饭。鸡肉的味道很鲜美,尝起来很像我们中国的传统炖鸡肉,只不过烹饪的作料略有差异,总之是我很享受的一顿午餐。 午餐之后,我们三个姑娘沿着海滩往登顶看Twin Beach(详情见《租辆Tricycle到Nacpan Beach看Twin Beach》)的小山的海滩另一个方向走着,岸边一排整齐的椰子树,偶尔一棵会和别的不一样,弯曲着身子,却依旧挺拔得“鹤立鸡群”,根部长满了低矮的绿草,不远处就是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哗啦啦唱着歌,偶尔海鸟也会飞来,在枝头鸣叫。更多的是,在海里玩浪的欧洲人的叫嚷声。 我们不紧不慢地一直向远方漫步着,头顶上方是一朵一朵的云彩,一朵一朵的接连在一起,像是在你追我赶的玩儿着游戏,洁白芬芳的色彩,倒映在退去的水面上形成一种明镜般的美景。 Art跟我说:“我要是长在这儿该多好,我写作业也要爬上山顶去写,看书要爬上山顶去看,吃饭也要上去,everything。” 我说:“是啊,尤其晚上还要爬上去看星星。”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羡慕着生活在这儿的孩子,快走到沙滩的尽头忽然发现身上爬着数不清的小腻虫一样的小飞虫,惊恐地抖落着衣裳,尖叫着往回跑,总算躲过了这“奇妙惊悚”的一难。 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样子的男孩子艰难地弯下身子放下双手提着的水桶,在前面站着,身边是那两桶水,看样子使孩子很难提动的分量,我们走近想帮帮他,男孩儿脸上浮现出一种受宠若惊又欣然接受的表情。我问他:几岁了,男孩告诉我说:他已经十岁了。那瘦弱的小肩膀,完全没有十岁孩子的健壮。男孩叫Darwin,只会用简单的英语进行沟通,水是它们每天生活必需的饮用水,男孩每天要来回跑四趟,从沙滩的这一边,跑到3.2公里的另一个尽头去提水,天上的霞光照到海面上闪闪发光。 我们把男孩送到家门口儿,太阳已经不再高高地悬在空中,沙滩依然弯弯的伸向深蓝色的海湾处,我们回到小凉亭稍作休息,便匆忙的往山的方向赶去。原来,那两个陪我们爬小山的孩子一直在等我们,等着带我们爬上另一座山顶看日落,只不过现在不是两个男孩子了,而是四个,其中多了Darwin。 怕时间赶不及,我们小跑着追着四个孩子的步伐,小路周围依旧是绿色的草枝,风吹着,草叶在风中起舞,摇曳生姿。这条小路远比上午爬山的小路要陡峭的多,没有被踩的夯实的土阶,没有让人心安的扶手,只有碎落的砂石和两旁间或出现的伸出弯弯枝的小树。 我们一手抠着上面的石头,一手揪着弯曲的树枝,像揪着救命稻草,匍匐着身子,脚在寻找着略微坚实的砂石地,偶尔还会在尖叫声中伴奏着鞋底摩擦砂石的声音。看不见下面的大海,也看不见山顶,只有手下的石头和脚下的路,我跟Art说:“This is an adventure.”她喘着气回答:“Definitely.”终于穿越草丛、木丛登顶,汗水浸湿了背心儿,沾上满身的土在汗水的浸润下尽显泥土的气息,眼睛也热得直冒汗,好在我们赶在了太阳落山前。 纤细的丫枝当中,涂抹着夕阳绯红的余晖。多美的傍晚。 天还有些发亮呢,远处的房子里已经闪起了微弱的灯光。 “这傍晚的景色像不像紫色的梦,戴安娜?它让人感到活着真好。旭日临窗,我总以为清晨最美好;暮色一降临,我又觉得夜晚更可爱。”——《绿山墙的安妮》

目的地: 爱妮岛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30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