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她和一百个人滚床单,她不同意和你,就是性侵

成都BANG
关注作者

生活似乎总要有爆炸新闻,才显得日子不那么单调无味。什么被抢劫、狗咬人·人咬狗都不稀奇,性侵扎堆,才能狠扎人心一刀。

那么多起性侵的举报,轮番登场,不是因为这个世道的恶人越来越多,而是因为受害者们越来越勇敢了

知名公益人,雷闯被举报涉嫌性侵;

自然大学创办人、环保卫士冯永锋被曝涉嫌性骚扰;

北大客座教授、《南风窗》公益年度人物,袁天鹏被曝涉嫌性侵女学员;

网剧女导演林淑贞发声明,曾遭海航受训飞机师白某性侵;

南京大学支教社团中多名女队员,被当地游民骚扰……

公知:我上过100多个女生

而昨天一篇控诉性侵的文章,《章文,停止你的伤害!》在网络上迅速发酵,更牵扯了不知多少人。

文章大意是,饭局上女生喝多了酒,但要去机场接男友,于是章文表示要送她去机场,却把她带回了自己的茶室,并实施性侵。但因恐惧,以及不想被二次伤害并未选择报警,只小范围倾诉给了部分亲人,以及提醒身边朋友他的真面目。

却因此遭到了章文多次威胁——

“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

“做过十几年的记者,认识无数圈里的人......”

“你已经败坏了老子的名誉,你他妈还要毁掉老子的家庭,走着瞧!”

章文是谁?历任《南风窗》记者、《瞭望东方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新世纪周刊》副主编的资深媒体人。

好长一串身份头衔,多厉害的公知人物!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新闻飞了一会,并没有反转,倒是文章在媒体圈内和很多大V那里得到了回应。

作家、媒体人蒋方舟发朋友圈,称自己曾和章文同去日本参加过交流项目,回国前一起吃饭的时候,章文一直摸自己大腿,被制止后继续下手,还“试图尾随”。

她直言:这种人就该坐牢,人渣!

随后,资深媒体人、记者易小荷也发声指证,在和章文在《中国新闻周刊》做同事的时候,章文曾借机摸自己大腿。

受害者远不止易小荷和蒋方舟两位,文章发酵仅一天,就有七名女性,站出来指认章文的垃圾行径,微博上实名认证王嫣芸,同样也站出来讲述了章文的骚扰。

王嫣芸:“占了的便宜可以忘,挨过的打总忘不了吧?”

因为她是荡妇,所以该被我搞

就算同时有这么多女性指证章文性侵,他还是不紧张不慢地发表了自己的洗地长文,可我看来看去,通篇都是在打“荡妇牌”羞辱女性,所谓回应避重就轻

回应真的很搞笑,我都快恶心吐了。

因为举报者有和已婚男性在一起过,就默认为是荡妇,她愿意和一个男人上床,就代表她也愿意和所有男人上床?

蒋方舟、易小荷之类实名举报的女性,她们也不是好鸟。说蒋方舟:交过众多男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

所以这就表示:欢迎来搞。这是什么逻辑?我愿意吃泡面加糖,不代表我愿意加屎啊!

还说喝酒后搂搂抱抱都是很正常的事?就算发生过性关系,只不过是因为对方性暗示的一夜情,而非强奸。

她是恶意“曝光”我,但我不认定这样的行为是“诬陷”

章文简直侮辱我们的智商:作为媒体人,应该都知道新闻里的曝光,是指某些人把某些被掩盖的已存在事实揭露出来。

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章文性侵别人的事情几乎是坐实?可他却不断二次伤害受害者,威胁受害者“做过十几年的记者,认识无数圈里的人......”

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因为性关乎权力。

——王尔德

对,你是性侵施害者,有资源、名声、权力,便可以混淆视听,掩盖罪恶的行为,而她人作为受害者,却大多因为不及施害者强势,选择沉默。

所以才会有匿名举报者,勇敢揭露衣冠禽兽的谎言,蒋方舟等知名人士也实名举报,让你所谓的权力,在大众的目光下,无所遁形,这是良好的开始。

很有意思的是,在举报者称有一定证据的关头,鄢烈山还出来战队,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觉得蒋方舟比章文的名气大,所以有可能是顺势而行,污蔑章文。

章文洗地文漏洞百出,逻辑混乱就不说了,跳梁小丑简直震碎我三观。

现实中一个女人,就算有蒋方舟一样的能力、名气、地位、资源,在章文这样的男人的眼里,毫无震慑力,否则怎么会一天之类多名女性同时控诉他吧?

不但没有震慑力,单身女人的个人偏好和个人意志,在这些男人眼里,是考验,是等待征服,是欲拒还迎。

所谓衣冠禽兽,是和骄傲的母狮子交配,胜过游走的臣民,毕竟花也是野花香。除非,这头骄傲的母狮有主,不然都是自己的猎物。

正如以欲望至上的男人满街搭讪,无论对方说:没有眼缘;不想找男朋友;不给陌生人联系方式……都不行,甚至当对方说自己同性恋,他还会带有戏谑的眼神,继续骚扰。

而当对方一旦说出“我结婚了”,大部分男人都会闭嘴离开。因为在这些人眼里,女人是男人的附属物。

所以鄢烈山说“她不是小女生,名气远比xx大,怎么可能被xx性骚扰”之类的话,纯粹在装傻。如果蒋方舟的拒绝有用的话,那么举报者是怎么被侵犯的?

没有同意,就是性侵

这让我想起了,关于性侵和强奸,汉谟拉比小姐剧中有一例案件,也是教授性侵女学生,辩护过程中没有视频物证,很难定性女方是否有自愿或者被迫的行为,法官最后会怎么判呢? 

教授衣冠楚楚,满脸忏悔的自述:

真的很冤枉,我的学生虽然是醉了,但分明不是完全没有失去意识的醉酒状态。虽然很丢脸,因为男人本能导致萌生不良居心,有所期待的同时总是劝酒,也有带去了旅馆。

作为教授对自己的学生有这种居心本身就是大错,但绝对不是我勉强拉她去的,我的学生都是假装不知道跟着我去的”。

被害人律师问教授:被害人同意了与你发生性关系吗?

叫兽:非得要说出来才算同意吗?

教授律师还这样反驳:用常识判断一下,女性没有任何反驳,甚至自发性的喝的不省人事,那么可以理解为女性对男性也有好感?

男人喜欢女人的肉体非常正常,想要亲密接触是可以,但女人也有选择的权利。当一个女人说不,她不是在调情,而是真的不。

只要没有同意,就是性侵!

被性侵是我的错吗?

前段时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个小镇,办了一个特殊的展览,主题是:

“这是我的错吗?”(Is it my fault?)

在这场展览上,18个曾经不幸受过性侵的人,默默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被性侵那天,你穿了什么衣服?”

“牛仔衬衫和牛仔裤

每当我告诉别人

那时我穿得很普通

他们总是表现得不太相信

甚至不懂我在说什么

这让我觉得可笑”

“卡其裤和休闲衬衫

我那天要去班上演讲

在我的强奸案发生后

他们拿走了我那天穿的衣服”

“我穿了一条裙子

事件几个月过去后

我妈妈站在我的衣橱前抱怨

为什么我再也不肯穿裙子

那时我只有六岁”

女生的美丽,不是衣冠禽兽心生邪念,放弃克制欲望,进行施暴的借口。而事实又证明,强奸犯无论老少,美丽性感与否,只要管不住下半身,都可以施暴。

家长们教育了女儿二十几年保护好自己,却没有教育儿子不要伤害别人。当然性侵不完全是女生,是不论对于男性或者女性的骚扰和侵犯,都应该被谴责。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不管你是谁,又是男是女,不管你多有权力和财富,对于他人的言语或者肢体骚扰都是道德上应该被谴责,法律上应该受到不同程度上的惩处。(本质是手握权力的人与被动服从的人,这与性别无关。)

有时候性骚扰,当场严厉拒绝对女生而言并不简单,除了某些场合害怕生命威胁,还有很多原因。

而事后“说出来”更加难,一方面会遭遇其社会网络的报复,另一方面会被社会舆论认为是麻烦精,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甚至有时候就算只是沉默本身,也足够摧毁受害者。

发生性关系这件事情不应该由先验概率决定的。即使她和一百个人滚床单也不一定跟你滚。女生愿意是一回事,女生不愿意的话:没有同意,就是性侵。

如果你不幸被性侵,请保留证据并检查身体,第一时间报警和说出真相,进行一定的心理干预。

揭露他,让自己变得更好,也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没错,只要有人能勇敢站出来,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受害者站起来,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女孩,因为性侵成本增加,而多一分安全。

最后,什么时候我们把性侵受害者发声,当做普通受害者发声,像吃一顿早餐一样自然就好了。

编辑、撰文:觉兮

目的地: 布鲁塞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