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离婚后竟让前妻和现任妻子住在一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塞外小野
关注作者

喜欢和了解武侠巨匠金庸的人或许都该知道他有一个诗情画意文艺到骨子里的表哥-徐志摩,他们的关系在双方的的盛名之下在读者观众的眼中紧密相连,而只有真正来到他们的故乡,曾经的出生地,看到其家庭成长环境才能够了解他们创造方向的大相径庭。徐志摩与金庸同为海宁人,他们的家庭也是海宁一带的名门望族,一个是商业大户、一个是书香官僚世家。在如今的海宁依然完好的保留着金庸与徐志摩的故居,金庸故居位于他的出生地袁花镇新伟村内部,徐志摩故居则位于硖石镇干河街,说他们是邻居似乎也是不为过的。

徐志摩故居-他与陆小曼的爱情

徐志摩故居位于海宁市硖石镇干河街38号,这是一座修建于1926年的西式小洋楼,建筑面积600平方,带有私人花园,算不得富丽堂皇,但是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洋楼似乎也是一种对于浪漫自由的宣示,至今看来依然是硖石镇内最时髦的建筑,与老街道上粉墙黛瓦的老屋子一对比真正儿要让人迷失在过去与现在,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当代的住宅。从这座洋楼的的建筑时期能够了解到这并不是徐志摩出生的祖宅,而是他婚后短暂居住的旧宅,而他的祖宅也早已被拆毁,现在的海宁只留下这一出徐志摩生活过的痕迹。

步入徐志摩故居先是被亮色系的橙红点缀的外砖墙吸引,一桩有着民国风情的独立小洋楼赫然矗立,四周非常的干净,没有高大的古树参天,没有绿叶红花掩映,能够清晰的看见小楼的全貌,布局规整,和谐对称。即使是在使用了西式洋楼的建筑风格,一入大门依然是浓厚的中国式布局,两进的院子共两层,楼顶还配有诺大的露天,有着传统的前院和后院,方正的大厅摆设,木质圆桌和配套的木椅似乎一瞬间将人从民国时期拽回了明清时期,古色古香的气息扑面而来,正厅启功补书匾安雅堂,一楼东西厢房陈列着徐志摩短暂而又华丽的一生,从生活物品到书信、诗作记录着诗人浪漫的情怀和真实日常的细节,让读者可以更加近距离的了解真正的徐志摩。

进入中院,抬头望向透明画格的玻璃天井,中西合璧的设计融合又一次给了参观者惊喜,廊檐之下的地板采用欧洲进口的花式彩纹地砖,打破了大地色的中式庭院风格,带来了一丝中西碰撞的精美绝伦。沿着左侧木质楼梯向上,二层便是徐志摩一家的起居卧室。而这样的一家又是一个离奇的组合,起居室的右侧是徐志摩母亲的卧室,典型的中式雕花大床;位于前方的卧室竟然是徐志摩前妻张幼仪的房间,同样也是典型的中式风格,从精致的花床、衣橱和摆设看来远胜过其母亲的配置;当然最令人惊艳还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卧室,一通粉色系的欧式风情,浴室配有白色的浴缸,就连书房也是精致的全欧式风格,而这一切的设计都是出自徐志摩的个人意愿,他与陆小曼婚后打造的甜蜜爱巢,在家居风格的设计上便可窥探一二,没有甜蜜浓烈的爱情,不足以让一个男人将自己和爱人理想的居住环境亲手打造出来,这与前妻张幼仪的房间一作对比,关于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就十分明朗了。正对浴室的西厢房便是陆小曼独立的画室,至于张幼仪即使在离婚之后还是成为了徐志摩父母的义女,担负起照顾义母的责任,自然也是顺利成章的与这对新婚夫妇居住在一起了。

徐志摩与陆小曼在海宁旧宅度过了短暂的婚后时光,也在这里创作了蜜月日记《眉轩琐语》、小说《家德》、《诗刊》第二期,而关于徐志摩与林徽因的故事在这座故居中所能体现的似乎不过是一段回忆,虽然美好却抵不过眼前爱巢的温暖。游览过徐志摩旧居更像是身临其境的聆听他述说的故事,与爱情和诗歌相伴成就了他短暂却又浪漫璀璨的诗人生涯!

金庸故居-显赫家世,书香门第

金庸出生在海宁袁花镇的书香门第查家,康熙年间“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就是出现在此家族之中,可见金庸家世之显赫,拥有得天独厚的文化熏陶。同为海宁人,祖宅也在海宁,金庸与徐志摩也有着亲戚关系,比金庸年长27岁的徐志摩是他的堂表兄,这样复杂的人物关系到此仅仅是一个开始,然而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近现代作家界的知名人物有多少是来自这个“大家庭”,当代著名的言情天后琼瑶竟然也是金庸的表外甥、著名的九叶诗派代表诗人穆旦是金庸的堂哥,钱学森则是金庸的表姐夫,在这错综复杂的家族亲戚谱系中这样的人物关系不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金庸旧居是金庸出生的老宅,与徐志摩旧居不同的是这里是传统的中式大宅,康熙称“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可见查氏一族在当地的影响力。当然在现如今这里依然是金庸的故乡,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如果不是金庸旧居的指示牌相信没有人会想到如此笑傲江湖的武林大侠,竟然生活在一个如此恬静的村落,巷弄交错,金庸旧居就这样被围绕在一片村舍农田之间,粉刷一新的白色围墙将整座大宅围圈起来,方正的墙门右侧题写着“金庸旧居”。可能年代过于久远,老宅中少有金庸儿时生活过的痕迹。

金庸旧居又称赫山房,如今的宅子也是经过后期的重修,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二进4厅堂,前后各为5开间,带有厢房,中间各有天井。正厅摆设着传统的实木桌椅,康熙皇帝御赐“澹远堂”匾额。右侧是金庸出生时的房间,老式的雕花木床,由于时后期重新的旧宅,落成之日金庸也并没有到场,内部除厅堂、卧室尽量维持原貌,其余房间已做现代化的摆设。在那些才华横溢的背后,总是能够溯其源头,如此显赫的书香门第才能孕育出当代武侠创作的第一人。

游览徐志摩与金庸的旧居,那些曾今二维扁平的文字似乎更加的生动起来,从平面的油墨到立体的生活居所,文坛才子的的面貌在此刻才真实的清晰,触碰到历史与回忆中的画面,让诗作和小说中的故事成为生活中的细枝末节,探寻文化名人的脚步,即使曾经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此刻那些不可描绘的诗词、情节似乎都成为了生活中的一杯茶、一盏灯、一张粉色的欧式大床。

目的地: 海宁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40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