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溪老街(古玩集会)

酒店客服:杜杜
关注作者

凌晨4点,手机闹钟准时响起。

从睁眼到拔身而起的距离,好比解决一个世纪难题。此时的不见山尚在苏醒,天幕是巨大的墨蓝色,依稀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鸟鸣。

一把清水覆眼,那点慵散的睡意逐渐散开,直至清明。简单洗漱过后,便收拾出门了。——我们今天要走一趟鬼市。

/

“鬼市”在老街上,离不见山也就几分钟的脚程。

走过老大桥的时候,四处无人,抬头是一轮白月,还有远方初蒙的天色,江面无痕,唯见一层薄薄的雾气缓慢蒸腾。天地呈现出自身庞大空旷的寂然,临江息吐,感官悄然间变得敏锐纯粹起来,不由雀跃 —— 早起果然讨巧。

从老大桥右拐向前,不定需要向导,在安静的街道直走到众人围聚的巷口,人声和灯火隐约传出,你便知道“鬼市”到了。

位于屯溪,老街上的古董玩物市场被叫做“鬼市”。每周四凌晨开始,确切来说,早在头天夜里,各物主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市。

鬼市入口处抱一庇荫,我们到的时候,身后长街空地已是熙熙攘攘的了。也许因为处于将醒未醒的晨寐时分,鬼市的喧闹是压低的,有所抑制的。

摆摊的人在入夜时就载着货品赶来抢地盘,货散在地上,他们支个小马扎坐在货摊后守着,到这时已等了很久。

虽已入了夏,但夜里气温依旧低,许多人穿上了灰扑扑的外套,在狭窄的走道里彼此磨蹭着。买家全都低着头,眼神专注地逐一扫过昏暗光线中的旧货。

/

走进去,东西多得看不过来,字画工艺样样齐全,有些物什甚至闻所未闻的。

古玩摊有字画和陶器,边上就是竹面编制的斗虫笼子;买家把一盒子旧钱币翻得“哗哗”响,蹲在对面摊位的客人正打着灯专心致志挑小人书;有个摊子,大至一个“明清”瓷器,小至一块“琥珀化石”,什么品类都有。

逛鬼市有种博物式的趣味,随便撩一眼都能见到认不出的东西,你总在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我第一次认识了对襟、香料盒、编织机,还有好些玩意儿,老板都说不上来。我们在竹面工艺摊问价,彦姐决定入手一个手挎篮。

“老板,这什么价?”

“3块!”摇摇欲坠的睡意被眼前的买卖驱散的荡然无存。此时又有旁人询价,“5毛!”

3块?!5毛?!这完全意料之外的价格叫人心里一阵狂喜,转眼又觉得不对劲。

“2块6,不能再少了,少了就不卖了。”许是看见彦姐的沉默,老板有些着急。

“我们再看看,再看看。”彦姐不再说话,只等懂行的汪雷来。

/

逛鬼市的人带着轻微的雀跃感,某种幻想在这里得到满足——你总觉得能淘到点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而我们的雀跃全被这几毛几块的询价生生给唬住了,直到汪雷来“这鬼市的价,1毛就等于10块,1块就是100,2块6就是260。”

凭着对这市价知识点的了解,接下来的闲逛明显有底气多了。

在琳琅的货物里,我最中意的是一条环环扣成的链子,几乎每隔几个摊位就能看见一条相仿又不尽相同的链子,听说这是以前官人官帽上的配件,长短不一并不少见。

我在一对年迈的老夫妻前蹲下问了价,这是所有链子里面最精致的一条。

“900!”大爷瞅了一眼。

900?!是真900还是......可一条并不寻常的链子9万?

额,还是默默放下链子故作镇定的离开好了。

/

鬼市没有档口。街边空地上,一个摊接着一个。买家们全部低着头,在只剩一米宽的狭窄通道间摩肩接踵,遇上入眼的就立刻蹲下挑拣。

在这里,买卖特纯粹,没有推销,也不必寒暄,所有对话都直截了当。

“那什么玩意儿”,你伸手一指,老板递过来。验货,讲价。“多少钱?”

“1块。”

“贵了,4毛。”

“拿不了。”

“7毛。”

“5毛?”

“折中吧,6毛。”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成交。

地上是一派热闹,一抬头,天空正在黎明。

挎上1块5拿下的篮子,我们心满意足的回了不见山,路过早餐店被其大片蒸腾的热气诱惑。

在略有凉意的早晨,来上一碗热汤浇头面,幸福感便在这种朴素的生活气中油然而生。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2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