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追寻伦勃朗的足迹

最会游
关注作者

如果我想解救自己的灵魂,我应该追求自由,而非荣耀。

——伦勃朗

17世纪是荷兰的世纪,世界贸易和工业都围绕着荷兰为中心,富庶的社会是艺术的沃土,伦勃朗(1606-1669)就诞生在这个黄金时代。

17世纪也是个星光熠熠的时代,一批伟大的艺术家在各个国家诞生,鼎立在荷兰的就是伦勃朗。他少年得志,18岁拜师彼得·拉斯特曼(荷兰著名画家)门下,26岁离开家乡莱顿,在阿姆斯特丹开始了伟大而充满戏剧性的一生。

成名·圣安东尼门

▍1632年 伦勃朗26岁

阿姆斯特丹著名的德瓦伦红灯区边缘,一座红墙尖顶的建筑矗立在广场上,这是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城门圣安东尼门,后来被作为广场集市的过磅房。

它的第三个身份,是26岁的伦勃朗完成其成名作的地方。

△Nieuwmarkt广场集市

17世纪时,圣安东尼门的二楼是外科医师公会的活动场所,当时著名的杜尔医生在此召集了自己的几位学生,请伦勃朗画一幅上解剖课时的画像。

在伦勃朗的作品《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中我们能够看到当时的场景:画中一共有八个人物,杜尔医生正用一把剪刀解剖一具尸体的上肢,学生们围在它的身旁兴致勃勃地观看操作。

△《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 伦勃朗作品

杜尔医生作为主讲人,占据了画面的一侧主要位置,神态自若显得很老练,七个学生被安插在一个有纵深的空间里,各自凝神察看。

画面真正的中心是尸体,冰冷、惨白,围观的学生却目光灼灼,仿佛注视的不是尸体,而是人类身体的奥秘。

画的光暗具有戏剧效果的表现,隐没了背景以突出主题,苍白的尸体与生动的人物表情形成鲜明对比,而身处在暗处的学生将目光一致注视着亮处的尸体,或寓意被求知欲引向光明。

《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完成后,不仅令杜尔医生非常满意,也让初出茅庐的伦勃朗走红,开始获得了源源不断的生意。

现在的圣安东尼门已经被改为In de Waag餐厅经营,《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这幅作品收藏于海牙毛里茨海斯美术馆。

△In de Waag餐厅

圣安东尼门

【交通指引】乘坐51号、53号和54号地铁在Nieuwmarkt站下车出站即到。

【开放时间】外部参观全天开放,内部餐厅午餐9:00-16:00,晚餐17:00-22:30

门票费用】In de Waag餐厅人均消费约50欧元

挚爱·伦勃朗故居

▍1639年 伦勃朗33岁

成名后的伦勃朗风光无限:来到阿姆斯特丹的第4年,伦勃朗迎娶了一位贵族小姐Saskia,5年后购入乔登布里街4号的住宅。

△从圣安东尼门向南400米是乔登布里街,这里的4号楼是名副其实的豪宅:市中心紧俏地段,名建筑师Jacob van Campen设计,与富商艺术家为邻。

住宅中最大的房间被作为伦勃朗的工作室,1639年到1658年他在这里创作了大量的蚀刻版画,这是他一生未曾间断过的艺术作品。

蚀刻画是版画的一种,通常是用刀在铜或锌金属版面上雕刻图画,因为便携和容易复制,17世纪时风靡欧洲。

△《The Windmill》 · 伦勃朗作品

直接刀刻金属版有难以掌握的缺点,这使伦勃朗想到了腐蚀剂。他将沥青、松香和蜂蜡制成的防腐剂涂抹在金属版面上,再用针在版面上进行蚀刻,下针的地方防腐剂被刮去,蚀刻图画完成后浸入酸溶液,被刮去防腐剂的版面便被腐蚀。

操作方法并不难以理解,但实际操作时,酸液浓度和腐蚀时间长短,对版画的线条和色泽影响非常敏锐。所以熟练的版画家会多次分层腐蚀,伦勃朗在一幅版画里就创建了10层色调阶层。

从酸液中取出后,用油墨涂满版面,再把凹线以外的油墨清除,最后放到滚碾机压轧完成。

△伦勃朗住宅内的滚碾机

伦勃朗是腐蚀剂制版的先驱,这种新方法让平行、重叠、交叉的线条网格可以精妙地叠加,做出来的版画有丰富而厚重的体积感与空间感。

△今天的伦勃朗故居

我们今天看到伦勃朗故居的摆设,都是17世纪时的原貌,其中有一层,是专门展示他的250幅蚀刻版画。

而故居的后面,是一个名为滑铁卢的广场(Waterlooplein)。

伦勃朗故居

【交通指引】乘公交或地铁到Waterlooplein站下,步行400米到犹太宽街。

【开放时间】10:00-18:00

【门票费用】成人13欧,持荷兰通行证 (Holland Pass)有折扣而且免排队,持ISIC Card 10欧,6-17岁4欧,均含语音导游

荷兰通行证

在指定景点享折扣

滑铁卢·国家博物馆

▍1642年 伦勃朗36岁

想在阿姆斯特丹找寻伦勃朗的足迹,最简单的方法是去国家博物馆。

虽然馆藏数量极大,伦勃朗的作品《夜巡》仍占据了一个独立的展厅。这还不算完,1902年为了修正《夜巡》的打光方式,博物馆被拆掉再扩建。

对现代人来说,看《夜巡》就像是一次朝圣。但在当时,这幅作品让伦勃朗从名利双收的巅峰坠入深渊。

△国家博物馆中央画廊

《夜巡》是伦勃朗为阿姆斯特丹城市民兵队绘制的集体肖像画,这在当时是一种时尚。俗成的形式是一字排开的,这在现今的集体照中仍有保留。

但伦勃朗从开始就打定主意不遵循传统,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夜巡》,就像是民兵队长刚开口下令整队,民兵开始聚集的时候,“摄影师”伦勃朗便按下了快门。

△《夜巡》· 伦勃朗作品

伦勃朗长于塑造舞台化效果的特点在这幅油画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画中黑色军装的队长Frans Banning Cocq和副官Willem van Ruytenburch的左脚微微抬起,队长的双唇微张,下令开拔的瞬间被伦勃朗完美地捕捉下来。

△《夜巡》前排人物

民兵队每位成员各富姿态:红装的士兵从枪口往火枪装填火药,身边拿牛角火药筒的男孩呈奔跑状,后排的士官长正扭过头吩咐手下,角落里的鼓手抡起槌准备击鼓…

△《夜巡》后排人物

整个画面分为两个层次,画面中间的人正要出发,后面的人从画面两侧跟上来,每个人都有动作和表情,连众人脚下的狗也因为队伍的开动而狂吠。

再看画面细节,队长Frans Banning Cocq向前伸出的左手在副官身上留下清晰的影子,手影刚好握住了制服上的狮子纹饰,阿姆斯特丹的市徽即是由两头狮子拱卫的,Frans Banning Cocq后来成了阿姆斯特丹的市长。

△队长左手的影子

副官Willem van Ruytenburch左手握着的长矛几乎突破画布,让我们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一股锋芒,在现代的X光技术下,我们发现在绘制这部分时,伦勃朗修改了3次,才让这件兵器有了惊人的立体感。

△副官手中的兵器

副官的上身有明显的不协调,因为他的左肩被削掉了一部分,这个牺牲是为了让身后士兵吹气的动作得以展示,在1690年以前,标准的火绳枪都是使用火捻线引燃火药击发的,所以必须吹气使枪的火捻线处于燃烧状态。

△士兵吹气的动作

画中比较诡异的是一位女士,腰上系着一只鸡的女士与整体阳刚的画面显得格格不入,伦勃朗却用了高光来突出,这是买菜路过的市民?倒挂的鸡爪象征着什么?

△画面中高亮的女士

真相不得而知,只留给后人无限的遐想。

1642年《夜巡》一经揭幕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幅油画实在过于离经叛道,画面中的队伍显得混乱无序,大部分队员甚至在昏暗的光线中难以辨识。

要知道民兵队每人花了100金币请伦勃朗作画,是为了让自己的后人将来可以观瞻的。

除了C位的队长和副官,所有民兵队成员都对这幅肖像画很不满意,后来还有人在画里加上了一个列有名单的盾牌,这块盾牌显然不会是出自伦勃朗之手。

△列有名单的盾牌是后来加上的

伦勃朗因为这幅油画被雇主告上法庭要求修改,一向春风得意的伦勃朗没有就范,最后的结果是雇主付清了尾款,伦勃朗从这幅油画中获得1600金币(相当于一个中产3年的收入)。

但伦勃朗自此名誉扫地,后半生穷困潦倒。

国家博物馆

【交通指引】乘公交车、有轨电车(2、5、12路)到Rijksmuseum站下车即到。

【开放时间】9:00-17:00,售票处提前半小时关闭,博物馆花园、咖啡馆和商店开放至18:00,1月1日闭馆,12月25日开放至18:00。

【门票费用】成人17.5欧,18岁以下免费,语音导览5欧元

国立博物馆门票

免排队门票+快速通道参观

归宿·西教堂

▍1669年 伦勃朗63岁

因为《夜巡》,伦勃朗被“逐出”阿姆斯特丹的上层社会,不久贵族妻子Saskia去世,伦勃朗和女仆Stoffels住到了一起。在破产卖掉乔登布里街4号的住宅后,他们搬入阿姆斯特丹西部的约旦区(Jordaan),这里成了伦勃朗最后的归宿。

△约旦区内的西教堂钟楼

这一时期的伦勃朗开始思索性爱与罪罚有关的主题,在作品《沐浴的拔士巴》中,伦勃朗描绘了Stoffels的裸体和她的悲伤。

这幅画的题材源于《圣经》的传说,以色列王大卫看到拔士巴沐浴而起占有之心,便将其丈夫乌里亚派赴前线战死,然后召拔士巴侍寝。

伦勃朗画中的拔士巴从原著中绝代佳人的形象跳脱出来,真实细腻的笔触勾画了一个充满人性的平凡女子。在画面的暗部,伦勃朗用平涂法与亮部的厚涂法结合,让拔士巴富有肉体的质感与魅力。裸露的肉体略带忧愁的面容和无可奈何的神情,使人感到真诚亲切。

△《沐浴的拔士巴》 · 伦勃朗作品

1663年,席卷阿姆斯特丹的一场鼠疫夺走了Stoffels的生命,伦勃朗把她安葬在西教堂的坟墓中。

伦勃朗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完成了3幅自画像,在最后的自画像中,他用厚重颜料刻画了眼睛下方层层叠叠的皱纹,下颚处的肌肉完全脱离下巴垂落了下来,只有眼睛仍闪烁着光芒。

△1669《自画像》 · 伦勃朗作品

1669年,伦勃朗在贫病中去世,葬在西教堂无名墓地中,确切的位置已不可考。

《沐浴的拔士巴》现藏于巴黎卢浮宫,最后一幅自画像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西教堂现今仍矗立在阿姆斯特丹约旦区的王子运河畔。

西教堂

【交通指引】乘阿姆斯特丹市内公交车、电车(13、14、17路)至Westermarkt站,下车即到。

【开放时间】周一-周五11:00-16:00;4月1日-11月1日周六也开放,时间为11:00-16:00;周日和圣诞节不对游客开放,信徒可以作礼拜,时间为10:30-12:00左右。

【门票费用】教堂免费开放,登钟楼8欧元/人。

推荐玩法

伦勃朗的足迹集中在阿姆斯特丹的市区,彼此间距不算远,乘坐公共交通就可以轻松走完。

下面的行程规划,供大家参考。

游览路线

08:30

国家博物馆

乘坐有轨电车(2、5、12路)到Rijksmuseum站下车,步行到博物馆门口开始排队。

09:00开门后,直接上二楼的中央画廊,在画廊尽头就是《夜巡》,观赏的人很多,务必提前排队。

11:30

西教堂

从国家博物馆门前的Rijksmuseum站乘坐357路公交车,到Westermarkt站下车,马路对面就是西教堂。

西教堂是一座文艺复兴风格建筑,气势恢宏,教堂免费开放,想要远眺可以花8欧元登上教堂85米高的钟楼。

13:30

圣安东尼门

从西教堂对面的Rijksmuseum站乘坐357路公交车继续向前到Dam站下车,然后穿过德瓦伦区,步行900米到达Nieuwmarkt广场。

广场上的圣安东尼门现在有一家In de Waag餐厅在经营,供应欧洲菜,也有酒水,可以在这里享用午餐,人均消费50欧元,广场周边也有很多餐饮店可用餐。

15:00

伦勃朗故居

从圣安东尼门向南步行400米就到了犹太宽街,伦勃朗故居是那座有绿色门窗的3层楼房。

故居有伦勃朗配制的各种矿物质颜料,还有200余幅蚀刻版画。墙壁上有讲解器,用各国国旗代表不同语言,插上耳机就可以听到声音了。

此外阿姆斯特丹有租赁自行车和运河游船,也可以轻松连接这几个景点,你若是喜欢更自由的旅行方式,也可以体验游船和骑车

如乘坐游船,推荐选博物馆线Museum Line,可以任意上下船,比较自由。

运河游船票

1小时游船,含中文导览

有个小贴士是:游船上提供有一次性耳机,下船时可以带走,在你游览伦勃朗故居等景点时可以用来听中文讲解,非常有用。

结语

以上,圣安东尼门、故居、国家博物馆和西教堂记录着伦勃朗一生最重要的4个节点,几个景点仍保留完好,所以今天我们来到阿姆斯特丹,仍得以一窥大师的传奇人生。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7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