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鲸游公路
关注作者

一座城市总在不停行走

我们从这里获得的最大感受

可能正是先行人的独特贡献给了它刹那芳华

与流动着的永恒盛宴……

晚上六点二十分,摩肩接踵的南京路上似乎没有人比我更加焦虑不安,我的脚步愈来愈快,像在赶一场晚宴,嘈杂的声音,穿梭的人流,让我扭身走进了旁边的旋转门。这里门牌写着南京东路20号,门上四个大字——和 平 饭 店 

晚上六点三十分,一秒不差,大堂里传出了优雅的爵士乐,我的世界也恰好在踏入酒店第一步,被插放上了一卷 蜂蜜色 拼接过的老胶片——一切影像都变得甜蜜透明,而我似乎也随着爵士乐回到了那个幻想已久的明亮旧世界。

一进门,我便立刻被酒店里的各种墙饰、名贵家具和豪华摆设所吸引住了。叹为观止的八角形彩色玻璃天顶上,古铜镂花吊灯将整个大堂照得高贵典雅,墙面上Art Deco风格的几何线条硬朗有力,撑起大了堂中央令人目眩神迷的玻璃穹顶。地面是乳白色的意大利大理石,让我的旧皮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每个大理石立柱上的雕饰图案则标志了这里声色犬马的身份与地位……

顺着爵士乐的声音穿过大堂便走到了爵士酒吧,因为主人喜欢赛马和赛犬,酒客们也叫这为“马与猎犬酒吧”。里面演奏着竟然是一群跟我爷爷一辈儿的老人。

“台上那帮打黑领结、穿白衬衫背带裤的老克勒,就是“老年爵士乐队”,平均年龄有80多岁呢!绝对是爵士圈里的老炮儿。”站在我身旁人说道。

“hey朋友!”

当我在大堂徘徊时,被一个陌生人叫住了,远处一位穿西装的年轻人朝我挥了挥手,看来他刚才确实是冲我喊的。他跑过来,“你看我贴这胡子像不像元首哈哈”,他比了一个致敬的动作,然后撕掉了鼻子下面的牙刷胡。

你好,我叫卓别林,是个话剧演员。

“卓别林?”显然我对这个英俊的外国年轻人产生了质疑,但从面相来看他的确是我影像中见过的卓别林。

莫非此刻我活在自己的梦境中?

“怎么?你看过我的表演嘛?”

“哦哦,当然!我看过你拍的《摩登时代》!”

“摩登时代?”他有些疑惑。

此时的他或许才刚刚出道,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代默片大师。

“哈哈,我居然自己都不记得我拍过什么剧了。你是第一次来和平饭店吧,今晚可是非常有趣的酒会哦,不如让我带你一起参加吧。”

“去哪儿?这不就是爵士酒吧吗?”

“哈哈哈,重头戏可不在这儿!”

就这样,我无缘无故地闯入了“午夜巴黎的酒吧”,又稀里糊涂地遇见了电影中的卓别林,而今夜我即将遇见的每个人,都会在这里寻找自己的黄金时代……

“快,已经开始了。”

卓别林激动地拉着我穿过大堂来到电梯口,“这是上海最早的一批电梯,而一会儿要去的地方,绝对让你大开眼界。”

电梯直上八楼。当电梯门打开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所看到的是一场令人目眩神迷、无法自拔的场面:烟雾弥漫的走廊里回响着优雅的爵士乐曲,女子穿着流苏裙恣意地舞动着,而男士则举着红酒杯谈吐烟圈。

“和平厅,全上海最疯狂的地方。这里整夜都沉浸在茶舞、化装舞会的氛围中,能来到这里的,一定是有身份的名流之士。感受到这地板了嘛,这可是枫木弹簧地板,站在上面,你情不自禁就会舞蹈起来呢。”卓别林顺手从侍酒师那儿拿了一杯红酒,然后兴奋地原地转了两圈,皮鞋敲打地板的声音格外清脆有力。

通向和平厅的走廊两侧的壁灯是来自于世界最古老的水晶玻璃品牌la lique。

“看到那个迷人的背影了嘛?那是宝莲·高黛,昨晚我很荣幸能地与她跳了半支舞。”卓别林满带自豪的眼神一直盯在那个女人身上。我心想他或许还不知道高戴会和他一起拍《摩登时代》,然后成为他未来的女朋友。

整个宴会厅非常宽敞,我想找个靠边上的位置坐下,却被一个中年人擦肩撞了一下。

“刚从你身边走过得可是中国新任的大总统孙中山先生,这几天他一直心神不安的,他昨天还跟马歇尔将军大吵了一架呢,说什么‘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真是忧国忧民啊。”

“嘿,现在坐在孙先生位置上的小青年了,他叫鲁迅,一直傍在孙先生左右,这家伙手里的烟可从来没断过……”

之后卓别林又带我认识了玛琳·黛德丽、英国剧作家考沃尔、萧伯纳拳王阿里……这儿真是太神奇了,竟然把不同年代不同身份,各国响当当的大人物都聚集在了一起。看来我真的像活在一场梦里。

“嘿,快看!“

卓别林强行把我的身子扭了过来。

”大人物来了!这么多舞女陪着,可真是好色的犹太人,他就是全上海滩最富有的人,维克多·沙逊爵士。他听说大文豪泰戈尔下榻了这里,特意在今晚举办了这场酒会,把上海滩所有有声望的人都邀请了过来。但泰戈尔先生貌似对酒会并不感兴趣,早早就回房间休息了。”

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作为沙逊银行的企业家和酒店业翘楚,维克多爵士的家族是上海最知名且最富有的犹太家庭,维克多·沙逊本人以独特的幽默感和高尚的生活方式著称,他热衷赛马并时常举办奢华的舞会及派对。

这一晚,我在和平饭店伴随着音乐、美酒、沙龙,见到了各大文豪和艺术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演绎着令我内心激动的文艺梦想。而关于上海滩和这座传奇酒店的一切,也在小号与萨克斯轻柔乐声中,美得那么动人心弦……

当然,我一无名之辈又怎能在众多大佬身边立得下足呢,而且卓别林又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有些尴尬的我只好先行离开,打算在酒店里四处逛逛参观一下。

而来到酒店的每个人都像菲兹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一样,在夜色温柔的酒店里,他们都互相给以财富和地位的尊重。这无不透露着我现在正处于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和一个挥金如土的年代,这里是中国的爵士时代。

在等电梯时,门一开,两只长得很壮实的猎犬一开门便朝我大吼着。我吓了一跳,还好它们拴了绳子,不然一定会冲我扑上来。

“这是灵缇犬,是沙逊爵士的爱犬。当然你在酒店其他地方也能看到它们的影子。”宝莲·高黛女士走过来说道。

“是哦,大堂的穹顶上每个角落都刻有两只灵缇犬,您不听演出了?”

“今晚有些倦了,我要回房间休息一下,而且泰戈尔大师又不在场,跟这群人只懂得纸醉金迷在一起,一点都不有趣,哼。”

“哦,泰戈尔大师,他住在哪个房间?我想去拜访一下。”

“他在725的西班牙套房,如果大师还没睡,替我向大师说声晚安~”

“好的。”

跟高戴女士告别后,我在电梯的墙上又发现了两只灵缇犬的装饰图案两侧有卷涡图案所簇拥,这是沙逊家族的族徽。

走廊里弥漫着一股檀木香的沉淀香味,长长的走廊里壁灯微弱的光,营造出一个深沉安静的环境,静静聆听又发现有人在唱歌,随着我慢慢往里走,声音愈来愈大,而这声音正是从725房间传来的。房门没有关,我看到泰戈尔正坐在沙发上哼唱着歌。

“您好,大师。很高兴见到您。今夜参加您的酒会,可并没有见到您。”

“比起那群疯狂享乐的人听的盛世挽歌,我更喜欢我家乡的民族歌曲。”

“我非常喜欢读您的诗歌。”

“是嘛,比起写诗,我更喜欢音乐创作哈哈哈,那样更能表达我内心的情绪。”“小伙子,不妨进来坐一下。”

这个套房叫做西班牙套房。像这样的房间还有九间,总称为“九国套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国家名字命名套房的。

房间里雪茄的香味掩盖住了印度香料的味道,没想到泰戈尔先生果然是为爱抽雪茄的老烟枪啊。

房间里的色调和装饰秉承了上世纪的风格,暴露的原木家具,木质地板配深色豪华地毯,彩色装饰线条、白色简约的墙面烘托了西班牙质朴和传统的特质。

另外,区别于奢华的水晶吊灯,西班牙式的铁艺灯饰则显得返璞归真,自然亲切。

“我讨厌那帮英国佬,他们给世界带来去了破坏文明的殖民统治,还有恐怖的鸦片(沙逊家族在中国倾销鸦片,还为此引发了战争……),他们的文明除了威士忌一文不值!”看得出,泰戈尔大师并不喜欢英国人,怪不得早早就回到了房间里。

“我非常喜欢印度!今年我还去呆了一个月。”然后我给泰戈尔大师讲了我在印度的经历,他并不意外我来自未来的世界,而且对我讲得现代印度的发展听得津津有味,甚至会发出惊讶和大笑。

关于印度故事,点击图片

翻阅我和小令君的印度20天旅行vlog

“我坚信人民必将是属于民族的,小伙子你给了我继续坚持自己信念的信心。”

我和大师十分谈得来,告别前我掏出了苹果手机想要送给大师,没准我穿越回去,就可以打电话与大师取得联系,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进门前还好好的,此刻却怎么也无法开机了……

“你跑到哪里去了!”

卓别林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酒吧有些吵闹,我出来走走。”

“来,我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我们俩爬楼梯来到了酒店最高的一层,看来我俩属于私闯禁地。因为顶楼是维克多爵士的私人寓所。打开门来是一处偌大的露台,其上便是绿色铜制的金字塔屋顶,据说高达19米,就像古埃及金字塔或美洲玛雅文化的神庙。

“看!这就是大上海。站在全上海最高的地方,是不是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全上海最高?江对面的东方明珠和上海中心才是好嘛。”

上海中心?你傻不傻,这里才是上海的中心啊。上海所有有声望的名媛绅士都聚集在这里,每晚这里挥金如土,即便你在美国英国,也找不到一处像华懋饭店(和平饭店以前的名字)一样的地方,难道不是上海乃至世界的中心嘛?

我把视野转向江对岸,那是一片荒芜的滩涂,不用说东方明珠和上海中心,连层层林立的高楼大厦都没有,而酒店四周也均是一片低矮的黑暗之地,楼下穿梭着叮当响的有轨电车和横冲直撞的黄包车师傅。显然,我现在所处的年代,已经穿越到了几十年前的大上海。

而和平饭店,是当时华东第一高楼

上海有着众多不同风格的大酒店,有的注重设计,有得住得十分温馨,但在这些酒店里,能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着老上海历史气息和人文传承,却只有和平饭店。从1929年造价超过白银248万两落成,到如今依旧挺立在外滩边,这不得不说书写了一段城市传奇。

我俩这次冒昧地举动果然被维克多爵士的仆人发现了。被“请”下去的时候,我在想,维克多爵士每天站在上海最高处,欣赏着东方异乡独一无二的天际线,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当我推开旋转门,回到南京路上时,蜂蜜色的胶片也变成了彩色的映像。一切又回到了熟悉的现实,嘈杂的人流你争我赶,背后的和平饭店,也跟着门上的老钟表慢慢走动着……

和平饭店也确实是座非常古老的酒店,这里什么都不简单,来往的房客、爵士乐、甚至每一杯掺着月光的威士忌、以及昨夜睡在你身边的人的呼吸,都不简单。

我相信每个在和平饭店住过的人,回忆都不相同,但是我们总会在之后某个时间,相似般地回到和平饭店。

1、本文中所有人物确实都入住过和平饭店,但时间轴并不在一起。

2、现实中,泰戈尔入住的是普通套房,西班牙套房是1936年3月,《摩登时代》的女主角宝莲·高黛住过的,而传奇的美国喜剧演员查理·卓别林入住在相邻的印度套房内。

3、文中关于酒店的内容均为我从现在的设计和布置描述的。

上海镛舍(二)

上海文华东方、上海宝格丽

上海镛舍(一)、上海柏悦

杭州紫萱度假村,杭州JW万豪、杭州泛海钓鱼台

上海嘉佩乐、青岛泰成喜来登(GM采访)

南京涵碧楼、青岛涵碧楼

香港嘉里酒店、苏州W

三亚太阳湾柏悦、三亚蓝湾威斯汀

北京金茂万丽,望京凯悦

千岛湖洲际、海宁朗豪(GM采访)、雷迪森龙井庄园

……

我是爱旅行的鲸鱼

对于酒店我浅尝辄止

只挖掘其中最有趣的故事

想喝酒了?请加Wechat:1107220149(恶童)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