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直视边疆垦荒,走进物产丰饶的大草原【②】

懒鱼叨叨
关注作者
三河马,草原上的国宝级良驹
在农垦小伙伴的引领下,我们迫不及待的来到了“三河种马场”。“三河种马场”是海拉尔农垦下属的十六个农场之一,在去围观这些被保育的国宝级良驹之前,我们先走进了“三河马科技博物馆”,从“三河马简史”、“三河马科技”、“三河马品种”和“三河马文化”这四部分,了解三河马的历史和现状。
因地理位置特殊、水草丰茂、土地肥沃,额尔古纳不仅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我们耳熟能详的“马背上的民族”,更在近现代时期有俄国人、哥萨克人、白俄人等移居,并带来他们身边最优质的马匹。
此后,“贝加尔马”、“英国马”、“奥尔洛夫马”等外来马种与当地蒙古马不断杂交改良,便形成了新品种“海拉尔马”。而在20世纪30年代,“海拉尔马”在多个马术比赛中斩获大奖备受关注,1955年国家对“海拉尔马”这一品种进行了系统的考察,从“体尺外形”、“工作能力”、“历史形成”这几方面得出“可以作为马的一个独立品种”这一结论,也由此因其生长环境而被冠名为“三河马”。
1974年是三河马繁育的鼎盛时期,由海拉尔国营农场有计划选育的优质三河马达到3.2万余匹,也是历史上三河马数量最多的一年,据说,当年一匹半育成公马可换一辆解放牌汽车,并且,在“中印边境反击战”等重大事件里,三河马都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并且,三河马不仅是欧亚文明碰撞的产物,还是草原文明的缩影,它以强健、神速闻名天下,是目前唯一可以与外国马一争高下的国产马。但随着农业机械的普及和交通运输网络的逐渐完善,马匹所具备的功能逐渐被忽视,三河马种群亦日渐衰落,因有海拉尔农垦人的艰辛保育才得以存留,现在亦是“濒危品种”,现状着实引人唏嘘。
在听完三河马的故事,心情不由的有些低落,顾盼间,却发现博物馆玻璃柜内还有一些场景展示,仔细一看,原来是“那达慕大会”的场景,于每年七、八月牲畜肥壮的季节举行的“那达慕大会”是草原上的一大盛事,在那时,各色精壮的草原马将会一展雄姿,想来那便也是三河马难得的舞台,想着它们还有机会展示自我,收获更多人的喜爱,从而有机会壮大族群,心内不由稍有安慰。
从“三河马科技博物馆”出来,我们便直奔牧场。恰逢日落时分,夕阳的光晕投在三河马的背脊上,折射出柔和的光芒,这个身披金光的马群奔跑在无边的草原上,直引得人浮想联翩。
马儿们跑到近处,聚在一团,时而低头吃草,上了年纪的马倌在一旁巡视马群的情况,须臾间,这一幅专属于草原的岁月静好,让我心情愈加安宁,果然和谐的人与自然之美,足以抚慰人心。
北行几千公里着实不虚此行,不仅走进海拉尔农垦的农牧场,发现农垦人农耕以外的草原生活,湿地牧马、保育名驹……无一不是极具意义的作为,还有幸做了一日策马玩鹰的草原人,这样难得的际遇,将在我生命的长河里留下深刻的一笔,值得我回忆时细细品味。
目的地: 海拉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赞46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