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无疆-6月乌孙,漂洋过海为圣湖,翻山越岭因初心

8264旅行网

一、有一个湖,那是天堂
我片刻的注视,如何抵过他千年的守望,终有千万不舍,也终将离开。
天堂湖绕湖古驿道,有一块奇石,酷似人脸,深情的看着湖面,这一凝眸,就是海枯石烂。
穿越乌孙古道,便是见证这一传奇而美好的画面。

乌孙古道是乌孙古国通达龟兹古国的必经之路和连接天山南北的咽喉要道,当时为兵家必争之地。当年乌孙人由于匈奴族的诱逼,西迁赶走大月氐人进入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所走的通道就是乌孙古道。该古道北起伊犁特克斯县、昭苏县,南至新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

清代伊犁将军刘锦棠收复南疆就是通过这里抵达拜城。伊犁民族革命军也曾通过乌孙古道南下占领拜城,血战阿克苏.。

乌孙古国虽然已经在消失于烟土,古道却沿用至今,依然承载着南北疆的物资运输文化交流。而众多驴友历尽艰难险阻,大凡是为了一睹天堂湖的美艳,与那段尘封的历史渐行渐远。
前往乌孙古道,需要从伊宁进入特克斯县城,然后包车到达琼库什台牧业村进山口。

特克斯是中国著名的八卦城,其县城布局是是一幅标准的八卦图。但是进入县城遭遇修路,没有惊喜,倒是手抓饭让人唇齿留香,恋恋不忘。
特克斯县城到达琼库什台需要3个小时,路况比想象的好,甚至修了一半的柏油马路。

沿途风光无限,牧场,花田,雪山,绿野,应接不暇。

开车师傅非常健谈,一路介绍,什么梦幻谷,毒草沟。当然也的确是满满的视觉享受,即使进入大美乌孙,行车路上的风景也难以淡忘。

琼库什台是一个国家历史文化村,但是我们并没有多的停留,村口合影后就逆流而上。
6月的绿色非常的纯正,夏天的河谷格外清凉,队员们撒开腿就跑的很欢。
迈步狂欢让一部分人畅快起来,也让一部分人痛苦起来。

美丽的姑娘SANDY上来就被队伍甩在后面,爱心爆棚的亮哥理所当然的成了收队,陪护他的外挂。

龙,南京哥们,17年鳌太前队队员,体能好的可以上天入地,擅长埋头疾走,偶尔掏出手机咔擦几下。

pp(英文太长,简写),香港伙伴,16年鳌太前队队员,极富浪漫情怀,尤其钟爱花花草草,也正因为一路沾花惹草多消耗了体能,乌孙走的稍微辛苦了一些。

嗨,那个谁,上海小伙子,16年鳌太中队队员,踏上乌孙便水土不服,食欲不振而大大影响了体能,和曾经鳌太的搭档不分伯仲的轮流垫底。

亮哥,南京行者无疆跑团团长,16年鳌太前队队员,大神级的存在,从扎营烧饭到扛包接人,照顾同伴细致入微,爬山走路脚底生风。

SANDY,上海软妹子,16年鳌太中队队员,混在诸多大神里面难免吃力,但是有了亮哥的照顾,依然愉快的提前完成洪水版乌孙(PP语)。

晓蕾,上海的女神,去年一起参加《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鳌太科考后便一发不可收,一年内四进秦岭,今年更是狼塔,博格达,乌孙等诸多大线悉数收入囊中。

夜色,队长,十余次带队鳌太,多次组织狼塔乌孙穿越,今年是第四次进入乌孙。

著名的喀拉峻草原起点也是从琼库什台,乌孙古道的开端不可避免的脱不开喀拉峻的神韵,繁花点点,草场连片,开阔又美丽。
正是草色新绿的时候,欣欣向荣的景象,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旺盛和美好,埋头走路的人也似乎格外有力。

经过一个宽阔的牧场,两个小孩洒脱的赶着几百头羊马,草原的豪迈可见一斑。
龙说,夜色,我们就在这边扎营把。看,多美。
为了和当地的牧民不相互打扰,我们决定再走上一段,到一公里外的河边林子下扎营。

下午7点半,挑了块可以看雪山的平地支好帐篷。温暖的阳光里,男生洗个冰水浴,女生擦了几把脸,便聚在一起煮茶聊天,喝酒烧火锅。
乌孙的第一天,轻松而美丽,浑然不觉7星线路的艰难。

二、 天空很近,梦想还远
在哗哗的水流声中做完最后一个梦,天也快亮了起来。
新疆的白天很长,下午11点天刚刚黑,上午6点就又一片光明。如此短的黑夜,只消几个辗转和一个短梦。

6月19日上午8点,队伍离开营地,继续溯河而行。

PP悠闲的给仪态万千的山花留影,亮哥心里哼着小曲按住性子陪着SANDY,那个谁吃力的赶着队伍,龙和晓蕾闷着头豪气的奔走。
队伍行进的很快,9点半就到了岔口。

传统乌孙也有不同的进山路线,最初是翻过包扎墩达坂通过溜索过河到达天堂湖。前两年因为溜索的漫天开价,很多队伍选择了新的路线,即从岔口右拐翻山,最后在科克苏河谷前骑马过河,还可以节省10公里左右的路程。

在路口碰到了一位牧民,语言交流比较困难,他打手势让我们右拐过桥进山。但是考虑到河水的泛滥,恐怕骑马也难以通过科克苏河谷,我们决定还是保守的重拾溜索线。

这是一条渐被遗弃和淡忘的老路,完全看不出曾经人来人往的繁盛景象。

沿着溪水,寻路而上,越来越感到偏僻和荒凉。而偏僻和荒凉也让一颗心更加独立和安静,可以漫无边际的遐想。

河谷的尽头即是雪线。

乌孙一带的河谷主要由雪山融水汇集而成,越向上走,越是分散的小股激流。当到了尽头,便成了淙淙流淌的冰水,从积雪下汩汩而出。

午餐后开始横切乱石,与鳌太的九层石海相比,这里更具凶险。鲜有人踩过的石头堆,很容易引起石头的松动而砸伤脚,甚至是更加惊悚的滚石。

其实,有一条比较成熟的马道翻过达坂,那个谁选择的正是这条马道,然而积雪深厚,凶险少了很多,却多了一些艰难。

在我们选择的左边的横切路线,上方其实有一条处理过的碎石路,只是大雪把很多路段切断,以致经常偏离方向在乱石堆里小心翼翼的攀爬。

今年春冬的降雪量显然非同寻常,斜坡的积雪往往没及大腿,很容易扭伤关节,让人畏惧,得尽可能的绕开雪坡,生怕遭遇暗算,而饮恨乌孙。

下午三点,阳光明媚,白云悠悠的的时刻,队伍登顶达坂。
群峰簇拥,白雪皑皑,云层触手可及,我们似乎越过艰难的天梯到达了天堂。
“夜色,天堂湖在哪?”
登高远眺,丝毫不见天堂湖的踪影。

“再走上两天吧!”
虽然天空很近,但是梦想还远。

半个小时后,一个人从马道挣扎过来的那个谁也安全登顶。
大家尽情的拍照留影之后,开始下山。

下山的路要轻松很多,但是陷入雪坑依然是痛苦的事,尤其羊粪很多,味道很重,谁也不想和羊粪纠缠在一起。但是铺满羊粪的路,却又是比较安全的,偏离羊道很容易掉进雪坑,得扑腾好一番才能爬出来。

下了雪线,趟过溪水,就是美丽的草原和茂盛的牧场,也会时常遭遇凶恶的牧羊犬。

对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这些看家狗表现的异常忠诚和凶猛,尽管我们人多势众,也有一两只大狗咄咄逼人,几乎要追上前把屁股咬下一块肉来。

今晚的营地在溪水潺潺的峡谷里。
扎好帐篷,洗了澡,煮上一锅茶,安静的等待日照金山。
这是一天中最愉悦的时光。
也许只消一碗碧茶,一杯烈酒,便可消融一天的辛劳困苦。

也许忙忙碌碌辛辛苦苦很久,却只求短暂的美好!
不懈的行走,常常便是如此!

三、越过天堑,尘埃落定
“如果水大到不了天堂湖,我们就乌孙大环然后打道回府吧”。
每每看到汹涌的河水从身边呼啸而过,我就时不时的给队员打预防针。

翻越包扎墩达坂到达科克苏河谷后顺流而下10公里在骑马过河点从乌孙穿越新线路回程,可以形成一条环线。
“夜色,要是看不到天堂湖,大家回去就把你给骂死了”,龙不甘心的回答。
“夜色,其实我们可以反穿,到天堂湖就原路返回,其实,我就是想看看那个湖”,亮哥也无法放下。

“靠,说好温泉线的,现在龙脊不翻了,还看不到天堂湖,你赔我假期”,做梦都求虐的晓蕾很是委屈。
“夜色,你还要陪我机票”,香港的PP也在一旁装腔作势。
大家如此坚定,最多就是背水一战,似乎并没什么可以犹豫。

而告别了阴雨之后,天气也是连着晴好。
18日从特克斯包车前往琼库什台,因为降雨,停止了道路施工,我们幸运的避开了交通管制,顺利进山。
进山后除了湿漉漉的路面稍微有点不适,雨水便和我们无缘。

6月20日,队伍再次在艳丽的晨照中愉快的启程。
顺着河谷一路前行,两个小时后便到达著名的科克苏河谷。

震耳欲聋的滔声让人在半山腰就胆战心惊,浑浊的河水从上游奔腾而下,夹着大量的泥沙,形成巨大的冲击力,惊涛拍岸,摧枯拉朽,恐怕大象在激流中也站立不住。
这里本有一个骑马过河点,而大浪滔天,唯有溜索可以飞跃。

乌孙的溜索成名已久,是一位维吾尔族的牧民修建而成,起初收费200,随着乌孙古道穿越的兴起,溜索费用也水涨船高,甚至创下了800的记录。
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驴友选择了费用合理且方便快捷的骑马过河,于是溜索费也应声而下,回归理性。

由于来往的行人选择于此过河,作为落脚点,维族大叔也顺势经营了一家客栈。从门口奔跑的活力四射的鸡群来看,应该现已具备相当高的接待规格。

和大叔敲定好价格后,大家便开始琢磨过河。
溜索过河实在简单粗暴,打个保护绳往滑轮上一挂,利用万有引力,嗖的就蹿到了河对岸。
开始大家都心有余悸,毕竟身下就是咆哮的冰河,有个闪失人影都见不到。

去年一个驴友滑进河谷,几个月后才在下游几十公里外搜寻到。

但是见我潇洒的一跃而过,每个队员都放下心来,甚至上了岸还有点依依不舍,除了挂上钢索就大呼小叫的SANDY.

过了科克苏冰河,落下心来,顺流而下走向10公里外的下一个沟口。
但是不久被一个塌方挡住了去路,头顶上方是悬崖,上切显然是一个不可预测的艰险之旅。
我下河探路,水流并不湍急,当没及腰身即可抱石上岸,脱离阴森森的河流,可谓虚惊一场。

队员们相互帮扶下,也先后安全的渡过这个缺口,重新走上马道。

沟口前,又有一段塌方,需要提前上切,翻过一个小垭口。
时值下午阳光高照,剧烈的爬升让每一个队员都汗流浃背。
“夜色,水源点还有多远?”
“下了坡200米就是沟口,支流下来的泉水清冽甘甜”。

重金属超高的夹着泥沙的科克苏河水显然让人没有勇气下咽,在炽热的阳光下奔走了几个小时后,大家的饮水开始告急,好在一条清澈的溪流就在不远的大拐弯。

下午4点半,到达沟口,休息的当儿遇到两个牧民骑着马过来。
定睛一看,正是去年国庆邂逅的马帮。
“你们要骑马过河吗,30元一次河”,他们显然也认出了我,又开始兜售生意。
这条沟上山需要过8次水,牧民往往按次收费,也可以200元全程打包。

闲聊中,得知我们花了300元溜索费,他们再次忽悠起来。

“你们走错啦,从我们这里溜索过来只要200元,而且可以提前一天到达天堂湖,昨天有一个安徽的队伍就是我们送到天堂湖的。“

在库车火车站碰巧遇到了这个队伍的队员,但是他们的过河费用也是300,而且并没有提前出山,反而比我们多了一天行程。

这条沟的水流不是很急,队伍完全可以独立过河,牧民见无望做成这笔生意跟了半路终于离开,分别前善意的提了个醒。
“6点后水就过不去了,你们要抓紧时间”。
一般来说,上午十点左右是过河的合适时机,到了傍晚,上游的雪山融水便开始来临,水势会变得汹涌。

对于两个女生,过河一直是难题,第二次过河中,为了腾出手来搀扶不知所措的晓蕾,我不小心脱落了一根登山杖。
SANDY过河也需重点护送,好在女生并不娇气,过河还算顺利。
当过得第8次河,终于尘埃落定,明天即可埋头狂奔,直达天堂湖。

于是大家安下心来,结束一天的行程,在林子里扎营休息。

四、天堂的守望
”这花叫勿忘“,见多识广的PP说。
“你勿忘谁?”龙接口道。
其实谁都记得谁,只是这种记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一如这朵勿忘的花,只是身边匆匆而过的美丽,即便也想念也止步在心底。

6月21日,刚离开营地就遇到各种各样的小花。
PP说,喀拉峻草原的花数量非常庞大,但是花的种类却不比乌孙多。

清晨的眼光照上肥沃的牧场,茂盛的花草沾满了露珠,看过去一片晶莹。心情也格外的清新,嗅着湿润的空气,在美丽的草原上信马由缰。

过一个木屋,遇到几个牧民打着手势,开始以为招呼我们骑马,走近了才知道热心的牧民提醒我们要右拐过桥。
过桥后,不久开始缓慢的爬升,而气温也渐渐升高,让人愈发吃力。

“前面左拐进入牧场,便与温泉线汇合了,而天堂湖也就不再遥远"。
中午11点,爬上一个怪石遍布的草坡,我兴致勃勃的告诉伙伴。
”夜色,那刀峰呢?“,大家对传说的中刀峰还是恋恋不忘。
”进沟再爬升1000米,要不我们扎个营,轻装去翻个刀锋再回返“。

”夜色,那你一个人去吧,我们等你。“

草场里有一对大马在训练自己的孩子跑步,画面非常的温馨。
这里的花开的初盛,草甸丰美,的确适合马儿畅快的跑上几圈。
说好的到了山脚看看草绿花开,看看马儿撒欢的。但是龙却根本停不下来,亮哥更是从没路的坡只拔上山。

这是抵达天堂湖最后的一座山头,200米拔高,走欢乐的伙伴难免会兴奋起来,马不停蹄的登顶。
但是苦了落在后面的伙伴,还没休息过来,前面的人就又没了踪影。

“天堂湖就在前方4公里,最后一段大家自由奔走吧'.
12点20分,当所有队员登顶,我打了招呼后便开始向天堂湖飞奔而去。
”夜色,从你那个方向走吗?“
龙和亮哥看我从右手边翻山,惊讶的问道。

”路在你们那,我从这过去是想探探路。“

放开了的脚步奔的很快,40分钟左右我们便来到湖边。

或许是来的多了,看到翡翠一般的湖面我并不显得有多激动,我的期待是队员脸上的喜悦,天堂湖于他们才是真的期待。
天色有点阴,照了几张相,光线不令人满意。

不久,晓蕾也气喘吁吁的赶到,一脸的不开心,虽然不是给天堂湖脸色,但肯定也没有愉悦的心情去感受湖的美。

前面的山坡出发后,她从我后面追上来,但是我一转身就消失在起伏不断的山野里,姑娘撵了一个小时也不见背影,甚至中途还迷了路,肯定满肚子憋屈。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你是第四名”,亮哥打了个呵呵。

没有阳光的湖畔,风吹的发冷,队员到齐后我们便继续前行。
今天的营地选择在阿拉布拉克达坂下的湖畔,便于明天早点翻过达坂,为后面的出山争取时间。
龙和晓蕾继续保持埋头直奔的状态,很快就把别的队员远远的甩在后面。

而其他队员则沿着湖水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路艰辛的跋涉到这里,为的就是圣湖的守望。

穿过一片沙滩,上了坡就是乌孙最为著名的老虎口栈道(龙说是老虎口,不知道有没什么由来)。

这是绝佳的取景点,浩瀚的湖面,险峻的雪山,当背包客穿过一条经历了千年风雨的石栈道,将尤感岁月的沧海桑田,和行旅的艰辛。
而一块酷似人脸的岩石,又增添了一份浪漫,千百年来一直守望着秀美的湖水。

原来坚石心肠也会坠入滚滚红尘。
我仔细端详过,这是一块近乎独立的石头,与山体已经断裂,大有向湖面倾斜之势。
总有一天,岩石崩塌,倒入湖中,千年的凝眸终换来生死相依的拥抱。

营地的位置非常好,坐着帐篷旁边喝着茶就可以环览群山与湖水。
晓蕾和龙原是在山下的草坡上扎营的,当我们到了后也被拉到了一起。
“还有7个小时的天亮,何不靠近湖面尽情徜徉。”

“来呀,快活呀,我们有大把时光!”
这个下午注定是用来挥霍的。
听歌,喝茶,漫步,游泳,发呆。。。 。。。
岁月似乎来回的穿梭,时而是儿时的天真,时而是18岁的浪漫,时而又回到眼前。

天空也是阴晴不定,阳光洒落的时候,让人满心喜悦,而一阵乌云又如飘过来的忧伤。
我在阳光和阴云的交替中行走,直到天黑,归于宁静。

五、险坡惊魂,美酒烤羊
没有酒的旅行,像是没有雪的高山,少了很多兴致。
当昨天喝完最后一口酒,乌孙的行程似乎也就开始变得枯燥无味。
6月22日,多云。
一早就面对阿拉布拉克达坂的800米爬升,想到这是乌孙穿越最后的一个山坡,大家并不忧惧。

200米,300米,400米。。。 。。。
队伍上升的速度很快。
从营地到天堂二湖是Z字形的碎石坡,走一段歇一段,盘旋而上,路径清晰,方向明确,没有什么险阻。

从天堂二湖再往上走,就要面对路径的选择,有多条马道,分别从不同的方向上山。
右边的马道较为成熟,左边的马道似乎更近一些,我没有考虑很多,直接顺着马道从左边向上。

起初还算顺畅,走着走着,坡就陡了,路也糊了。脚踩过的石头时不时哗哗的下落,松动的碎石也难以支撑承载着身体和背包的两只脚,很多时候需要通过双手的支援才能前进。
“大家注意安全,走过这一截,后面就顺了‘,我不停的回头安慰队员。

“夜色,夜色!”
左上方的晓蕾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踩刹不住,失声惊呼。

有的碎石下面是坚硬的岩面,一旦打滑,如果不能及时寻求新的坚实的支撑,背负大包的身体很容易而产生滑坠。
”压低重心,脚下踩实,不要急着爬“。
我一边教导,一边迅速的下撤到她的下方,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托住双脚帮助她脱离险境。

经此波折,大家纷纷更加谨慎的重新规划路线。
亮哥和龙靠左上爬最后回切到右边,一鼓作气率先登顶,晓蕾紧随其后。
我等到PP和SANDY,接近前人的路线一起爬坡共同度过险关。
那个谁选择靠右一点更适合自己的路线最后登顶。

登顶后遇到一个马帮,想必是听到人声喧哗过来瞧瞧热闹后又原路返回。

在我们的右边,是阿拉布拉克达坂的常规翻山垭口,虽然高了一些,但是难度小了许多,如果不追求艰险刺激和新的挑战,常规路线是最好的选择。

达坂下山可谓一马平川,沿着博孜克尔格河谷顺流而下。
在领略了雪山,花海,草原,圣湖之后,乌孙的最后行程已经没有什么惊喜,大家期待的就是早点出山。

路上遇到三三两两的牧民,其中一个小伙子因为年轻帅气,而引起SANDY的注意,当然美女醉翁之意不在酒,舒适的马背才是心痒之处。
小伙子很是大方,非常乐意免费搭乘,不知是诱于美色,还是有其他意图。

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SANDY刚走不久,突然惊呼不已。

可能是马儿欺生或者是不堪重负,在一处斜坡上撒蹄耍泼,背着登山包的SANDY显然把持不住,紧抱小伙不放。尽管小伙大声吆喝,而马儿并不买账,几番挣扎之后,SANDY连同小伙子一同摔下马背。
所幸地面没有尖石,落地也不是突然,大家虚惊一场。

经此一劫,SANDY机灵的把背包递给小伙后便老老实实的空身跟着大家一起走路。

没有特别的风景,走的很是枯燥,百无聊赖之时,大家想到了杀羊,于是鲜美的羊肉便成了这个下午行走的动力。
”我们再走10公里就扎营吃羊“。

但是5公里之后,小伙与我们便分道扬镳,说好的羊也没有了着落。因为语言不通,彼此比划了很久,也没有明白多少各自想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说羊在山上,今天赶不及,明天可以送过来。
明天就出山了,哪有心情留下来吃羊。

大家一脸失落,腿也迈不动起来,坚持走了3公里左右,在一块草甸上扎营。
不断的有牧民从营地经过,但是几乎都没有羊杀。大家对吃羊渐渐的失去了信心,只有晓蕾依然坚韧不拔。
不久,先前遇上的几个牧民来到营地,在晓蕾孜孜不倦的沟通之后,终于有了结果。

600一只羊,管杀。
“夜色,我们搭好帐篷去物色烤羊的场地”,亮哥也来了兴致。
“好”,我嘴里应着,心里更挂念着从牧民口袋里收购过来的当地老酒。

“这摊火是烤羊用的不?"当看到几个牧民在捡柴生火,我试探着问。我们一直为如何把一只杀了的羊变成入口的美味而操心,如果牧民能够搭手那一定少了很多麻烦。
”嗯,嗯“,对方也不知道是否明白我的话。

”夜色,羊来了',亮哥欢呼。

“这么大”,看到一只足有三五十斤的肥羊从马上抱下来,我一阵惊喜。买羊的时候,牧民只是用手做了个抱的姿势,600元的价格生怕抓了只小羊羔来。
羊既得,就看牧民大显身手了。
他们杀羊简直是一种艺术,吹拉弹唱,分工明确。手起刀落间,很快把一只活羊分解成一堆堆整齐的肉块。

羊脊骨,羊腿骨,羊排炖汤。肉块,羊肝,羊心,羊腰子串起来烤,其他内脏丢弃。羊头割下,羊皮扒掉,牧民带走。

可能是小羊鲜嫩,树枝串起来的硕大肉块没几分钟便有了色相,洒点盐末,便是香喷喷的美味。
牧民们非常热情,割肉,串肉,烧烤,全部包干,甚至烤好的肉串都先递给我们吃。
泡的茶醇香可口,煮的汤鲜美无比,大家的满足之情无以言表。

如此畅快的喝汤吃羊,这是乌孙行程中最大的惊喜,吃撑的伙伴们无不欣然赞许。
而能喝酒的人,又是一场深醺,在沉醉的欢愉中忘却白天的艰险,然后昏沉沉的入睡。

六、山重水复, 突破重围
昨晚的丰盛的烤羊,原来是战前的犒赏,乌孙最大的艰难在最后一天来临。
6月23日,夜雨之后的天空阴沉沉的。
“龙,你的大悲咒呢?”
乌孙进山以后,龙每天都会放一段大悲咒,以祈求平安顺利。前几天连续的丽日和风也许就拜大悲咒所赐。

“昨天忘放了‘,龙回应道,听的我将信将疑。
一夜的雨水明显加急了河谷的水流,但是依然清澈,看起来并不吓人。

“SANDY,你今天骑马吧,水大,我们要在傍晚之前出山,走的越快越安全”,当很不顺畅的过了第一道河我便建议过河困难户骑马。
过河需要来回换鞋,原本就走的不快的SANDY换鞋也不利索,为了不拖累队伍很干脆的接受了我的意见。

”晓蕾,你也骑马吧,河水涨上来了,太危险‘。当扶着晓蕾艰难的挺过激流,踉跄的上岸,我又动员第二个女生骑马。

过河才刚刚开始,晓蕾就手足无措,尽管在汹涌的河水里努力的挣扎,也难以独自摆脱水流强劲的纠缠拉扯,屡屡欲被拖进奔腾的河谷。

今天30公路的路程,要面对30道冰河的阻拦,在一夜连绵的雨水之后,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谁都难以轻松。
“夜色,我也要骑马”。
香港的PP看到强大的亮哥被凶猛的河水冲倒后,立即放弃独自过河。

于是3人骑马,4人徒步,正式开启洪水版乌孙(PP语)之旅。

不知何时,雨又落了下来,在冰河里跌打滚爬之后,身上更加湿冷。即使换上了冲锋衣,但是已经湿漉漉的身体依然不停的散发热量,我冷的打颤,后悔一开始没采取防护雨水的措施。
随着降雨的持续,支流浑浊的雨水不断的加速注入主河谷,原本清澈的雪山融水冰河开始发黄发浑。

骑马的伙伴顺利的趟过一条条浑浊的河流,徒步的队员则煞费苦心,须选对水流相对平缓的过河点,有时还要绕过激流从湿滑的山坡上横切。
骑马的伙伴并不走远,过完每次河都关切的注视着后面徒步的队员,生怕伙伴弱小的身躯被奔腾的河水冲走。

“夜色,前面过不去了”,那个谁从河里转身回来,在一处断崖前。
“那我们全部骑马吧”,原本还在犹豫的我,看到洪水淹到了马屁股后再也没有勇气闯入深流。

虽然走了一半,骑马费依然500。费用并不高,大水,不但马儿辛苦,而且风险倍增。由于马屁不够,男队员只能在过河的时候骑马。

下午1点,临近沟口,水势浩大,牧民凑在一起叽喱哇啦的开会,我们借此午餐,昨晚吃剩的羊肉,虽然冷了,嚼起来依然香气四溢。
不久牧民过来,示意我们换个平缓的点过河,然后从栈道绕过两个过河点,再过一次河来到牧场。

到达牧场后,牧民进屋休息,这里有他们的朋友。
休息不久,一个年长的牧民示意我过去商量事情。
语言不通的交流很是艰难,费了很大功夫才明白彼此的意思,但是我们又产生的分歧。
牧民认为水大过河危险,必须等水小了才可以过,让我们休息一天看明天水势。

下午的水势的确惊悚,一匹调皮的小马被冲倒两次才酿跄的爬上岸。但是考虑到明天的不确定,我们即使有一天时间缓冲,也坚持要求当天想办法出山,哪怕绕道翻山都可以接受。
牧民表示其他河谷一样大水涛涛,无法通行,想必他们也不想翻山越岭去试一条没有把握的路。

于是双方在僵持中度过沉闷焦虑的一段不美好的时光。

嘀嘀咕咕了一会,牧民中一个小伙子走来,通过不断的手势和反复的几个汉字,我终于大概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翻过牧场后的山头可以通过另一条牧道到达沟口,那边水量小,易于通过。
天空依然阴云密布,而我们的心似乎感受到了阳光的照耀,大家马上欢欣起来。

通过再次交涉,我们先行轻装出发,马帮午餐后追撵。
小伙子指了一下路,我们便走上新的征程。

其实这个小伙子原本很让人讨厌,不知是迷于江南女生的香粉气息,还是深山牧场长期禁锢后的骚动,时不时的借机占女队员便宜。
举报后有所收敛,想必此时也想多卖点力挽回一些体面的形象。
小伙子阳光满面,活力四射,一张黝黑的脸不仅是沧桑的写照,也是男人味的体现。

说到男人味,女队员直皱眉。
”那一身味道熏得我一路都扭着头“。

绕道翻坡的山头并不高,而且有明显的羊道,亮哥探路,径直登顶而去。
不久对面山腰牧民的及时出现,免了其他队员的登顶之苦。

这个山头拔高300米左右,无需登顶,翻过一个垭口下到另一个不知名的河谷,沿河谷右行最后再折返到博孜克尔格河谷的出山口。

山那边波涛汹涌,山这边却涓涓细流,还有大片未曾谋面的花草,没有一个人影,甚至一个小动物也难碰上。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人莫名的兴奋,走在迂回曲折的河滩上,趟着凉水寻宝石。
宝石未得,而见到了神秘的石刻怪洞,似乎某一处就埋着一个宝藏,让人遐思飘渺。

河谷尽头的出山口又被大水拦住,但是河面宽阔,水流缓了很多,可以潇洒的骑马过河,而不是先前的恐惧不安。
下午4点半,过了河,前行100米,来到乌孙古道保护站,登记报备。
阳光不知何时重新洒落下来,如同进山的第一天,热烈奔放。

在整整五天五夜的乌孙古道穿越后,我们的心也依然热烈奔放,另一个行程在翘首顾盼,那就是博格达环线。
人生不停站,旅行便没有终点!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美食
地标
问答
赞12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