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屯堡,寻一个前世今生的旧梦。

8264旅行网

楔子
走遍贵州,最喜欢的地方是,天龙屯堡。
这是一个古镇,一个石头建造的古镇,巷道阡陌,碉楼深邃。
依旧保留着大明遗风,被誉为冷兵器时代的最后堡垒。
这里有黔西南的冷峻,也有江南水乡的风韵。

在屯堡闲逛,不时飘过一个个屯堡妇女。
她们依然沿袭祖制,身着凤阳汉服,时不时从巷里闪出又瞬间飘远。
她们,在这里安然生活,全然不理会外来者好奇的目光和咔嚓的镜头。
她们,就在她们的旧梦里,一直守着岁月,遗世而独立。

这里,有历史,有温度,有人情。
这里,没有什么外人,很安静。

夜行屯堡,黑灯瞎火寻客栈。
赶上最后一趟班车,从兴义去安顺。
车票106元,当下又感叹了一番,兴义连车票也这么高哇。
只是没有想到,路也是那么的长。
对着窗外看了足足两个半小时一路的山峰,万箭穿心的莫名痛了一路。

随着太阳落下山头,心情总算是渐渐平复,在车上沉沉睡去。
一路睡睡醒醒,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站,下了多少人。
每一次感觉到车子停下来就迷迷糊糊喊过去,师傅,到安顺了么。
车子又一次在黑暗中停下来,师傅大声喊,下车了下车了,安顺到了。

一个激灵迅速惊醒,使劲甩了下脑袋,最后一个满吞吞挪下车。
从车子底下扯出大的登山包立在脚步,打开手机一看,晚上九点半。
转到驾驶室问,师傅,您知道要去天龙屯堡怎么走么。
没车啦,找个地方住下,明天一早去车站坐车吧。

一前一后抗起俩包,走出安顺车站,外面是一个灯火通明的陌生世界。
一时不知何去何从,打开手机,启动百度地图。
查看了下距离要去的天龙屯堡古镇,还有四十几公里的路。
重新折回车站,远远看了一会,走向一个看起来面善的出租车司机。

天龙屯堡古镇去么。
去啊。
好多钱。
140。
这么贵,便宜点么,师傅。穷学生,没啥子钱。
多远的路啊,姑娘。费油啊,便宜不了。
真没得便宜。

真便宜不了。
好吧,我再想想。
好吧,你再想想。
重新折回灯火通明的路口,再次启动手机,搜索就近的住宿。
刷了大半天,决定去附近两百米左右的一家经济酒店先住一晚,明天再走。

百度地图导航,七弯八拐总算是找到了一条巷子里的锦江之星。
问了下前台,还有单间么。
前台头也没抬一下,什么间也没了。
瞄了一眼挂牌的房价,单间168,天价啊。
重新走出巷子,站在路边,快速算了一笔帐。

按照这个住宿情况,还不如直接打个车赶到天龙屯堡去。
无论是时间还是经济,都比在这将就住一晚上划算。
下定决心夜行屯堡,脚步坚定地重新走向那辆出租车。
喊过去,师傅,我想好了,走。你想好了么,便宜多少。

师傅很憨厚地笑了一下,真的,便宜不了,那路破,费油。
师傅您看,路边这么多车,这么多司机。
我谁也不找,就找你。
刚走了,回头还来找你,好歹给个回头折扣啊。
看来师傅是个实诚人,没啥话了。真便宜不了,反复这一句。

师傅,您是说,一百四对么,四四四,这个数字在我们那里可不吉利啦。
您看,这个点了,我们一起赶夜路,一会儿送了我,你还得连夜再赶回来。
总得图个吉利吧。这样吧,我给你拿个主意,120,好听。

师傅这回反应快。120,姑娘,我可不想跟120打交道。
这样吧,给你少10块。
过了几招,觉得这个师傅蛮是可靠。
痛快点头,成,走。
车子一马平川地开在安顺宽阔的大道上,开进一片黑暗当中。

突然前方响起了巨大的声响,天空跟着一片一片地闪耀。
什么情况啊,师傅。
有钱人,放烟花呢。
为啥放烟花啊。
有钱呗,今天七夕,找乐子。
七夕。放烟花。找乐子。

脑子一下子短路,没能明白过来。
师傅指指前方,瞧,一大片。
是啊,一大片,是给牛郎织女搭桥么,怪好看的。
是蛮好看的,要停车,你下去看会儿么。
啊,哦,不用了。

连忙摆摆手,从失神中回过来,坐在车里也能看啊。
车子下了高速,拐进一条坑坑洼洼到不行的路,竟然还遇修路设了路障。
只好再拐出来,拐上了另一条更烂的路,车子东歪西倒地爬行着。
几经询问好不容易拐上正道,终于开进了镇子,整个镇子一片黑灯瞎火。

坐在一片黑暗中连连感叹,这儿民风真是淳朴啊,大家伙这么早就歇息了。
车子在黑暗的镇子里拐来拐去,死活找不到要投宿的客栈。
百度导航显示已经抵达目的地,但就是找不着客栈。
打电话给老板,老板举着手电从前方走来。

这是什么样的运气,赶上了天龙屯堡古镇百年不遇的一次停电。
司机师傅帮我把大包提到客栈门口,掏出一张百元一张五十递给他。
共同经历过这大半夜的周折,做好了不回找的打算。
还没开口说,师傅幸苦,不用找了。

他已经从口袋里翻出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递回来,说:
一个小姑娘家,以后不要再赶夜路了,安全第一。
在一片黑暗中,目送这位陌生的师傅上车离开,愣愣站在原地。
想起这一路,他不断跟我说话,拉家常,讲笑话。

原来是担心我会害怕,不断在转移我的注意力。
转过身,客栈的老板已经把我的大包抗在背上。
照你去房间,她举着手电走在前面,走上二楼,打开房门说:
我家客栈就在古镇里头,你明天不用扯门票了。

游荡屯堡,寻一个天龙千年旧梦。

非常感谢自己昨晚在路边站了五分钟,做出夜行屯堡的英明决定。
早上醒来推门一望,无限惊喜。
入住在屯堡古镇内唯一一家客栈,地处古镇中心,风光无限。
入住在内还可免古镇门票,即刻奖励自己再住一晚。

不赶光也不赶车,一早上坐在院子里喝着白开水放着空。
坐到肚子咕咕响,去古镇外吃了个午饭,回屋睡了个午觉。
下午四点半出门,提了个相机去古镇里游荡,各种乱入。

客栈门口,有一条小溪,上面架了好几座石板小桥。
小溪潺潺流动,穿过半个天龙屯堡古镇,沿溪而上是古镇的主街道。
坐在水边看了大半天,看几个小朋友轻快灵活地在小溪里窜上跳下。
他们,玩得多欢乐啊,整条小溪荡漾着戏嬉声。

在我们那边小盆友若是这样玩,大人们估计早飞身扑过去给抢上来了。
然后给种上一颗叫做危险的种子,让他们从此不敢再靠近。

在屯堡里慢慢地逛着,也了解着它的历史:
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大明遗风屯堡古镇被誉为,冷兵器时代的最后堡垒。
屯堡文化自成一格,据说是明代文化的遗存。
古镇内巷道阡陌,碉楼深邃,石屋建筑坚固。

屯堡就是一个石头的世界。
脚下踩着的是石头,伸手摸到的是石头,眼睛看到的,还是石头。
大到围绕屯堡的城墙和碉堡,小到磕盐的盐罐,就连房盖都是石头片。
令人感叹屯堡人在建筑上,确实对石头有一种深沉的理解。

却又沿袭了江南水乡的风韵,把贵州的石头和江南的建筑风格巧妙地糅合。

古镇内最独特的风景便是穿梭期间着凤阳汉装的妇女。
在屯堡古镇闲逛,不时飘过一个个屯堡妇女,时不时从巷里闪出又瞬间飘远。
精致的花边体现了江南刺绣的神韵;脚上一双尖头的绣花鞋。

屯堡人在语言服饰建设宗教信仰等方面,仍是固守着六百年前的旧梦。
屯堡人,是像六百年凝聚的一个迷,六百年织就的一个魂。
她们,就在她们的旧梦里,一直守着岁月,遗世而独立。

第一天,初到天龙屯堡,并不着急把古镇踩遍。
一个人在里面慢悠悠游游荡荡,不知不觉,就到了天黑。
发现自己蹲在原住民身边拍照,居然神奇地能听懂他们在聊什么。
包括大爷招呼进屋坐喝口水,竟然都能听得懂。

第一天拍的天龙屯堡的夜晚,每个人都出来纳凉,各有所乐。

着一身凤阳汉装,回到大明时代。
第二天,七点闹钟响,出门拍晨光中的屯堡。

镇子异常安静,九点左右商铺才一一开张。
逐一看遍清洁街上所有的银铺。
挑了一个苗银花鼓挂饰一枚蛇形戒指一对大圈耳环。
每走一回,都会将身上饰物做一更换。
全身上下所有的配饰,都是旅行的纪念。

闲逛看中一款蜡染衣服,无从选择同款三色全部收走。
心血来潮换了身汉服,手把手教人给拍了组纪念照。

拍这组纪念照的,完全是一个新手。
那是到天龙屯堡的第三天清晨,在镇子里逛,逛进一家院子。
院子里挂着好些色彩各异的汉服,旁边挂着一个纸牌,拍照15元。
正看得出神,一个身着汉服的大婶走出来问,拍照么,姑娘,好看。

问题来了,我若是身着汉服,谁帮我拍哩。
大婶热情地表示,不用担心,她给我找人,帮我拍。
一直对那汉服心有好感,在当中翻挑了半天,最后选了一身纯正的宝蓝色。
大婶找了一个大叔过来,一看他拿相机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新手。

当下一狠心,调了一个全自动,把相机交给他。
按了几张一看,虚得慌啊,无奈。
正在这时,大婶的女儿牵着她女儿的女儿推门而入。
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逮住这位大姐。
把相机交给她,手把手教她怎样拿稳机子。

用小小姑娘做示范,用她调好相机,设置自动对焦,把相机交给大姐。
让她对着我,只需按快门,便好。
大姐不厌其烦一直对着我各种按。

在我们调调试试按按删删之间,不知不觉一个早上就过去了。
磨磨蹭蹭又是在屯堡里耗到了下午。
三点半,方才依依不舍撤离天龙屯堡古镇。
离开屯堡,北上而去,黔中贵阳。

目的地: 安顺 兴义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美食
地标
问答
赞13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