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雨季重装四姑娘龙眼+年宝连穿!

8264旅行网

龙眼重装实际行程:
D1、3号15时S303省道竖切到轨迹的横切路面,天气晴
D2、4号09时老牛园子到犀牛海,天气晴
D3、5号约11时30翻犀牛海下到热水营地,全天雨雾

D4、6号约9时拔营翻耙子垭口至垭口下,全天雨雾
D5、7号约10时前往龙眼垭口汇合前队,发现有队友走散,12时往妹尔雍,全天雨雾
D6、8号约9时前往范家牛棚汇合队友,未见约定队友,全天雨雾

D7、9号约9时下山,11时到达卧龙关老街,联系上队友,全队安全出山。

对于龙眼这条线曾计划于去年国庆前行,临了畏惧于它的爬升、速降无奈改道新疆,但它一直盘踞心头难以挥之。经过半年多体能锻炼提升,因缘际会,某日看到“闲”的招集贴,激动的报了名,于是有了这次7月3日的龙眼之行。

基于龙眼路线的虐、险地势,行前将所有能搜集到的资料、游记看了个遍,对于路线及路标有了大致的方位辩别及了解,心中踏实了几分。其中,唯一忐忑的是天气,高山里的气候捉摸不定,时雨时晴属正常现象,背负也尽可能控制到最轻态的33-35斤,诸事调度妥当,上包出发喽。。。。。。

D1:成都——老牛园子营地

3号从凌晨直到上车,成都由中雨转小雨,我的那个心不由的一紧,话说:“山下下雨,山上下雪”,神经质的我几乎一夜未睡。

车子一上都汶高速,哟!天气晴好,心头放松了,哇哈哈!山路十八弯,加上车里的队友们逗逼症犯了,这一路笑的我晕车并高反。。。。。。

这群龙眼观光购物团,才下车就一窝蜂的涌进店里采买果脯、牛肉干,老板娘忙不过来大呼“快帮我翻翻烤串”,这不“大地”客串的跟真的一样。

我的队友们,此行8人队,帮我们拍照的“大地”

此次龙眼重装穿越队的发起人并领队“闲”,装备控,户外装备大拿,有强迫症的我每次看到这帽子总是给我“鬼子”的即视感。

队里的协作“行走”,负责卫星电话通联,行至犀牛海后因高反得不到缓解而下撤。

此行的独行侠“大地”,下耙子桥垭口时因雨雾交加与我们走散,让我们提心吊胆、操碎了心的主!

此次龙眼穿越的number是新疆之行的混友“象”介绍来的,这家伙加了我微信后居然说:“你微信头像上的山是夏诺多吉吧,那朵云居然和我拍到的一样”,我靠,细想不对啊!山可以一样,云什么可能一样,再看,居然是洛克线的队友,好家伙,转山转水又相逢!

下图这哥们“太空”本想抱大腿来着,整个行程却一直与number蹦在前队,后又“双飞”出山,没得机会。“太空”6月份重装连穿C+V,才从乌孙线出山又赶来赴龙眼穿越,龙眼出山后又筹谋熬太线,大侠二三个月走完的线,估摸着我起码得3-4年才能走完,佩服的不行!

下面这位是“黎家阿哥”海南黎家阿哥户外的掌门人,户外经验丰富,文笔了得,行至犀牛海因高反心率过快得不到缓解而下撤。

“ 又见炊烟”为黎家阿哥所推荐,漂亮可人的美女,行至犀牛海后陪同高反队员下撤。

如意蓝,这几年幸得各位强驴及各位队长收留跟着转了几条重装线,最惧下坡!

早上09时发车,13时半到达猫鼻梁,站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的山脊路痕,当天时间充裕大家伙决定竖切到山腰的横切路面上,这样有个先期适应的过程,对于第二天上到犀牛海也有个缓冲恢复期。

灿烂明媚的阳光下白云更衬出天的蓝,往年每次来川都是在色彩缤纷的秋,现触目所及一片葱绿眼里都是艳羡,那份静谧的美令我心旷神怡。在此可以明显的看到山脊处的风马旗,走近山体,又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特么一下车就要爬高,行不行啊!

从猫鼻梁往日隆镇方向前进到过桥的地方下车,直接竖切上山,来到山腰处。

沿着山体往上竖切,满山各式高山植物正值花期,有的一丛丛,有的一支独秀,各式摇曳风情散布于绿草如茵的高原草场美不胜收,其实这里只是开始,越往里走,高山花海越缤纷多彩!然而随着晕车并轻微的高反,爬升途中,我胃里翻山倒海的闹腾,吐了之后,浑身轻松,节奏慢慢调整过来,却瞌睡不断,目光游离。

于是,在这绿草如毡,牛羊在伴,闻着芬芳野花的草场我们有了一个小时的午睡时间,瞧瞧这众多豪放的睡相,至今仍叹道:“我居然能在那样一块倾斜的石板上,无拘无束没有警惕心的安然入眠”不知是太困了,还是环境太美,我居然能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得以安放平日里紧绷着的心弦。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临傍晚,突然一股凉风袭来,惊醒众友,大伙儿纷纷上包出发,看看“大地”这身装束,像不像个“狼外婆”~~~

下图中隐隐看到飘着红色旗子的管理站,为避免被查,我们这支无向导穿越队,只得偷偷的从管理站下方绕行,逃票无关金钱逃得是一种情怀,一份精神的愉悦,就像干了坏事的小孩没被发现之初时的那份揣揣不安而后的自喜。

龙眼之“马路”,回到传统轨迹线上后,有一段距离一直是穿行在这样的路面上,但相比这样的路面,这是高等级的待遇,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第三天之后的路是何等的惊险,剌激。

穿出烂泥路,稍做休整,等后队,就此队伍的体能出现明显的差异化。

继续等采风团队

从这里下去就是老牛园子营地,没看到bunmer和太空,我和大地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下图的这个位置才是下到老牛园子的最佳地点,赶上前队后我们四人走回头路于19时30分下到营地。

我们的营地,出发前我有考虑到高反可能需要下撤的情况,为了不拖累队友造成他人困惑自已带了全套露营装备,事实证明对于后半程的成功穿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每一次旅程都充满未知,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独自行走,别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只有依靠自已去跋涉,那些艰险,皆是必经的另一番风景。

D2: 老牛园子——犀牛海

大早上的,被一群耗牛围观,09时左右拔营,今天路程不赶,可以慢悠悠的晃到犀牛海。早起时感觉头比较闷闷的痛,黎家阿哥给了头痛药,服下后头痛减轻许多,背上包踏上前方,走在路上看看花草,暂时性的忘掉了高反的不适,今天上半程的路面一直是沿着山体横切,没有爬升,尤其跟着三位强驴的步伐,行进的速度还不慢。

09:30左右来了大海子,在路上遇到二波轻装上下山的游客,海子沟这条线通往四姑娘山,游人还算不少,如果穿越龙眼高反不适需下撤,只要不是体能出现问题基本没什么可担心的,路上总会遇到人。

这里山青水秀、湖光山色、花开正好,寻一清悠处放空,远离手机,远离电脑,放下杂务,回归最初的平静,没有喧嚣、不掺杂人情世故,没有铜臭味,顿时眼前清明了许多。其实,我还想大声呼叫,释放自已可是我还是没能展露本真的自我,仅仅陶醉沉迷眼前的景象,也算是一种安慰了吧!

10点到达这里,大好的晴天正好可以将露水打湿的装备拿出来翻晒,顺便等后边的队友们,相比今天的路段算得上是高速公路级别,我们还暗自庆兴运气极佳遇到好天气,那知任谁也想不到当天夜里竟下起雨来,更想不到的是雨、雾天气一直持续到我们出山。

大海子边我拍的是飞扬年华的回忆!

临近正午太阳晒的燥热11点30左右前队决定离开大海子沟尾,后队继续在此午休。沿着河谷逆河而上,越往里走遍地的野花竟相开放,天空偶有云朵飘过,投下一抹清凉。气候宜人,景色诱人,趁时光未老,趁初心未变,行迹山野,感受自由的无拘的生活长度。

遇到一登山队,图右边为明日他们的登山目标,看着笔陡的山势,相互祝好,我和大地继续前行。

过了石板桥路迹开始缓慢的上升,在高原光影的作用下,草原的花海如夜空般的星星缀满整片山坡。前方呈现Z之形的爬升路迹就是翻往犀牛海的必经之路。

翻坡之际,回望来路,久久的留连这片星星般铺就的山体,其实我真是多虑了,后边的花海更令人震撼,痴迷,以至于走年宝时让我倍感失望。

我和大地15时到达犀牛海,比number和太空他们晚了一个小时,后队二个队员高反,收队的领队挺不容易的。此时的营地太过燥热,在帐篷里根本待不下去,爬到营地对面的山看看花草什么的。

对面呈现的雪山是四姑娘幺妹峰的全貌,站得高望得远,察探到犀牛海垭口气象变化很快,云雾一突的飘过来又散开,再飘过来,当时心想照此情景上垭口时队伍可不能拉得太开。

随着气温的高低变化,雪山周边的云雾也无时无刻不起着变化,有时半遮面,有时山尖形成云帽。

“ 行走”与外界通联中,卫星电话无法使用,最后第三天下撤时无奈给带下山。此时营地来了一只精瘦的狐狸,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丝毫不惧人类在场,离我们非常近的翻找地上的食物。

龙眼穿越前两天彩色部份上传完毕,接下来的4天时间里,为大家呈现的是灰、黑色调的朦胧美。
D3:雨雾交加,犀牛海营地4200海拔到热水垭口的4700海拔,下降至热水营地的3450海拔

昨天来到营地太早,休息比较充裕,半夜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起来夜观星象,漫天的星星高悬夜幕似乎还能看到银河,暗自开怀,期盼着好天气。人算不如天算,待入帐朦胧间,外边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我那神经质被剌的不轻,然后一整夜听着雨水拍打帐篷的声音,坏透了!这样不大不小的雨最是难停,上坡遇雨倒还能撑过去,下坡遇雨,最是要命。

一早拉开帐帘看到领队在外面不停的望着垭口来回的踱步沉思,大家的心情估计都很纠结,再往上走翻过垭口几乎没有下撤的可能。从07时纠结到11时,天还是没有放晴的意思,再磨叽下去我们今天只能继续在此休整,而这样半大不小的雨在山区没个二三天是不太可能放晴。

最后,经过全员商议,身体不适的自行下撤,继续穿越的人员11:30左右上包出发。

由犀牛海营地爬升至垭口途中为赶上速度,单反和手机放在包里,没有机会拿出来,也根本拿不出来,雨还是蛮大的,帽子上的雨滴溚在眼前。今天的路段图片都是出自number和大地的手机,下热水垭口全是雨雾笼罩,能见度低200米左右,下坡较陡峭,湿滑,所以这部份的图片大伙都没有拍。

冒雨从热水垭口下到热水营地这段路,前半段还容易走,最难走、最磨速度、最易出现摔,跌情况的集中在后半段,也是阿诺贴子里提到的那一段。

这一路的下行,走我前面的队友几乎可以说平均30米,后仰翻、侧空翻、滑行轮番上演,说真的有他在前面,排次的我走得比较平稳。

每当他摔、翻、滑时,我赶紧扶扶眼镜,狠狠的用力抓紧了手杖,尽可能抓住一切周边可以抓的树杆,撑住石头,慢慢滑下去,还是免不了被滑倒几下。走我后面的队友就没那么幸运了,万分的同情他被滑倒后把镜头的UV镜给摔碎了甚至无法开机。

下垭口时全是雨雾,对面的耙子桥山体及视线外200米的距离有什么我们无从知晓,所以跟“阿诺”、“战区观察员”还有7月1号进山的“波队”借图,哎。。。。。。没有图底气不足!

呈深“V”形的是我们今明两天的下坡及上坡,中间是营地,呵呵。。。。。。男性朋友都喜欢深V ,这下够够了吧!
深V二图来源于7月1日进山的“波队”

下图是阿诺的线路,也就是明天要爬升前往耙子桥垭口的必经之路,垭口的位置在云雾里,路线等级自已想象!

下图我是之前的队长亭子他们去年国庆走的,他们当时看到的是耙子桥垭口的上半部份,下半部份在云雾里,这幅度得有70度了吧!呵呵。。。。。。龙眼这条线太独特、太有个性,各个季节有各个季节的美,进山相差2天,气候的差异一个天一个地,本身路线60来公里,光看公里数,小意思!难在高海拔爬升、下降比较酸爽,再不然天气调皮的来添一把乱,路线虐再加一个等级变态虐。

爬垭口没出汗,下坡我却紧张的浑身是汗,雨汗打湿衣服,走着也没觉得冷,SCP重装鞋经过7个小时左右持续的雨水冲刷,泥水浸泡,右脚湿了,下到山脚速度慢下来后感觉特别的冷。此时number和太空已经先行下到山脚,当我们在山根底下看到牛棚炊烟飘散,猜想他俩已经把火堆升起,即刻我们就能喝到热茶水,围坐火堆烘烤湿透的衣裤,幸福感倍增。

现实是残酷的,约18时我们兴冲冲下到牛棚, number和太空为了找一处可避雨挡寒的营地,他俩来来回回在雨里转悠一个小时,因为牛棚的3位主人挖药材来了,牛棚挤不下。

听闻河的上边有个药棚,于是又辗转而上,寻找未果。时值傍晚,雨雾天气加上大家衣物全湿,大伙急于到热水营地扎营回温。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连着下雨河水暴涨,大家四下寻找合适的过河点。费了好一番功夫,number,大地蹬着重装鞋下到河里探路,待到他俩成功上到河岸,接着我在太空的保护下,跟着过了河。结果悲剧了,因为没换鞋,没摘护膝,过河时水流的冲击太大,重装鞋里全是水,脚抬不起来,差点鞋子被冲掉,幸好大地及时的拉了我一把,否则后边的路程我只能穿着凉鞋走。

友情提醒:过河时不管鞋子是不是湿的,能换上轻便防滑的溯溪鞋或是别的替换鞋,请一定换上,水流湍急且深的河段,重装鞋灌满水加上水流的作用,很难移动脚步,甚至鞋子有被河水冲脱的可能。

到达热水营地,搭好帐篷替换衣物时,我悲剧的、惨烈的发现腿上有只蚂蝗,生平第一次撕心裂肺的、手忙脚乱的、又拍又跳的。。。。。。最后只能徒手揪掉蚂蝗丢出帐外,心有余悸,那滋味。。。。。。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才揪掉一只蚂蝗,咦!!!什么可能出现两个血口,于是我发疯般,到处检查、翻找,扎帐我边上的number悠闲的语调传来,“蓝姐,我们衣物也湿,没鞋子穿,你自已处理吧”我心里苦啊。。。。。。此处省略一亿个字!

D3: 雨雾3450海拔爬升到4700的耙子桥垭口,下到海拔4400左右的临时营地

晨起拉开外帐,哇!满眼的绿意,湿润的空气清新宜人,四周的环境清晰的映入眼帘,本以为总算守得云开见天晴,才不过多一分钟,从山涧飘来一股云雾,营地四周重被罩在云里雾里,四周的山体复又变得神秘,这样也好,下坡看不到底,不知底下有多深,上坡看不到头,不知还需爬升多少,不知情反倒无惧无畏,总归是走,走到目标地就是。

约09时左右出发,穿过杜鹃林,回望昨天下垭口的路段,一切都在朦胧之中!早起雨水未断,出发时不得不忍痛穿上湿的衣物,肚子受了风寒,实在忍得不行;出了杜鹃林,满山遍野的野花望不到边,美得不行;于是下包取出相机,不多时雨下大了,下包穿雨衣;接下来,领队下包找电池,换电池;就这么一路不知不觉的被他们仨给拉下了,前队越走越远,直到出山我的镜头里,大地再也没出现过。

雨伴着大雾,衣物鞋全是湿的,只有走着才不会那么冷,我都还没来得及去触摸一下这些花花草草,也没有俯身一嗅感知它的芬芳,便匆匆而过,留下的都是满满的遗憾!不知来年的8月山花是否依然灿漫若星辰,美好的事物总是值得惦念,怪我贪恋太多,我想要看到它精彩纷呈的那一面。

翻过花海这段路越往上路迹越不明显,好几段原本跟着脚印走的好好的,突然间足迹消失的像从来没有人来过,免不了回来走错折腾,我们反复比对着轨迹,竖切实在是有点累。

万般不舍的离开这片花海,慢慢的切入到石块路,跃入眼帘的是一片荒凉、恢宏并狂野的岩壁及不规则散落陡坡的大块板石,在这样海拔4500恶劣、高寒的环境里只有红景红顽强的独自绽放异彩。

其间听到几处山石崩塌滚落的声音,我们面面相嘘,此地不宜久留,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落石带来的生命威胁,原本留连花草间的那点心思,现已迫不急待想要翻上垭口。

下图镜头向上看,这是要爬升的路,前方的山我认为就是垭口了,因为坡上有脚印,闲说:“你想多了”。事后得知,number和太空在往垭口的方向也曾走偏,好像往前走再右翻也能回到正确的轨迹上,每次转过一个又一个类似这样的山口,我一厢情愿的把它们当做一个又一个垭口,“闲”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说:“你想多了”!

每到一个没有明显路迹的地方,我第一眼要找的就是类似下图中的玛尼堆,在翻垭口的路迹上,放眼望去四周全是这样的碎石块,没有特征分明的标示物,雨雾天气真不好分出哪里曾是有人走过的痕迹。

下图是我们回望来路,雨雾天酸爽的滋味,谁来谁知道!

如果说这样的爬升路比较难走,那真是大错特错,我们走到下图这个部位的时候才15时,我们翻上垭口时相机记录的时间是18时,也就是说比这更难走更陡更磨时间的路程都在最后的那个3小时里。

翻坡最后直线几百米距离,真的很难上,坡陡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石块都被风化成细末末的砂砾状,加上两天的雨水浸渍,鞋子踩下去,再抽出来时,鞋里好多水,事后回想我觉得砂砾细末石吸水的饱和度可能会形成滑坡之势(我又想多了)。

细末石上,踩下去还不能太用力,否则会下滑,就像爬雪墙时,力道得控制几分,然后身体轻轻的跃上去,再重复之前的动作(纯粹是我的个人经验之谈,别人什么走的我不知道)。

走的烦燥之际抬头看到垭口处挂着几根类似“哈达”的白帆,我就盘算着等会我要在垭口刻上我的名字,于是嗖嗖嗖往上窜,可特么的全身没一处是干的,才站上垭口,高处不胜寒啊,哆嗦着赶紧的找路下坡。

“陡么?”,“陡吧!”,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站在垭口之上,最失望的莫过于望尽前路与来路,看到的除了黑褐色的碎石就是灰色的弥天大雾。事后,有人问我:“路那么难走,天气又坏,你什么上去的”,我:“一想到直升机起飞3万,来回起码得6万吧”,哎。。。。。。这就是动力。

下图借number所拍,太空是我们队里的头驴、强驴,雨雾天每个人全身湿透的翻4700的垭口,好过瘾!这滋味酸爽的不行!

从垭口往小冰湖方向望,白茫茫一片,看着脚底下的路暗叹“好险”,紧张的我已感觉不到冷,调好杖高不由自主的抓牢手把,力道太大,注意力高度聚中,感觉我出了好多汗。看到那下滑的脚印似曾相似,我感觉这是“大地”走过的地方,他手上有GPS,错不了于是跟着滑下去。这里的碎石和攀爬垭口前的碎石一样,是冰川长期冰浸风化的的碎粒,只要控制力度,保持平衡,“唰~唰~唰~”一会功夫就跟“闲”拉开好长距离,太过专注,我们距离越拉越大,最后他转往龙眼平台的路迹上,我则跟着前人的脚印下往小冰湖的路面。

于是,我悲剧的咬牙切齿的万分痛苦般挣扎着又从走岔的坡面爬上路迹,特么的看着好好的石板一踩下去,咔嚓断了,再一脚下去,上面的石头哗啦啦往下滑,再一脚下去,鞋里全是水,闲”耐心的指引着,“走这”、“走那”50米,30米,20米。。。。。。,因为我的错路,导致时间延误,“闲”等着太久,被冻着了。

往龙眼平台的路上风大雨大,风雨裹挟着浓雾向四周弥漫,能见度不过百米,我们不得不放弃前往龙眼平台的打算,临时计划下到山底扎营。傍晚的山里,雾气厚重,往下看不清;前面有什么,全部看不到;雨雾饥寒交迫,以我们的状态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才能下到山脚。

“闲”的GPS里没有标注小冰湖的位置,只标注了小冰湖前边山凹凹处的水源地,所以不知道前方不远处的小冰湖可以扎营。早已被冻木了的我们为了避免在湿滑酥脆的乱石坡赶夜路出现意外,趁着天光还亮,赶紧找稍平整的石台搭帐篷。

夜里山上的落石声,剌痛我每一根神经,帐外雨水滴溚、天寒地冻、乌七麻黑;帐内躲无可躲,那种赤裸裸的直面死亡威胁的恐惧和无助的心理煎熬。整个夜里我竖着耳朵,努力去感受帐篷上方的山体是否有异响,好及时保命。

天才擦亮,我出帐一看,哇!特么的小冰湖就在前方不远,打量下营地四周,特么的这分别还是山腰哇!

从营地拍到的小冰湖,就在昨天的这个位置,因为雨雾,我们居然完全看不到,不得不说来龙眼真的要看天气。雨雾天,路线更难更险,也伴随着更大的风险,大雾、迷路、失温、落石等悄悄的潜藏身边,把控风险,防范危险,绝不是仅靠体能,运气来抗衡。行走的考验也是对自身的考验,路线的各种不确定性因素,需要自已去把控去决策,一样的路线,不一样的体验。

从拍照的方位来看,我们此时处于山腰与山脚的中部,往龙眼平台的路迹在营地的上方需爬升一段距离。

在小冰湖路口回望昨夜的营地,这距离也不短。

下图的红点点处就是我们昨晚的营地!

08时我来到小冰湖,并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没有看到期待中的云海遂回到湖边烧水,我们决定轻装翻到龙眼垭口与队友汇合。

小冰湖是下山的必经之所,我特意扎帐在冰湖边上,计划着到了龙眼平台,在太空、number那喝喝茶,再睡个午觉。带着美好的愿景我高高兴兴的于10时重又回到山道上,今天上午天气还算可以,没有雨雾的困拢,视线开阔,很轻松的就翻到路迹上。

下图的斜坡是我们昨天下坡的路况,上这个坡时我感觉“闲”间竭性高反犯了。

附上1号波队进山经小冰湖时的场景,怪不得“闲”没有把小冰湖标注为水源地,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下图是我们3号队伍到达冰湖的场景,2日之差,差别不是一般的大,可见降雨量不低哇!

上山道不久,发现前面有两人影晃动,定睛一看是number和太空俩,什么没看见大地?得知大地昨天因雾气大和他们走散了,这下可如何是好?重回到小冰湖边商量着他俩走得快,我们还得收拾营地,随后就跟上,万一他们在路上遇到了大地,务必在范家牛棚等着汇合。

往好的想大地手上有GPS,应该不至于走错方向,往坏的想前面的路很多都是断崖,万一他掉下去我们可什么跟他家里人交代?在范家牛棚没见着他们,后两天的路,这两种想法在脑袋里交织、碰撞,煎熬着,很怕出山后面对世人的指责,感觉精神好压抑。每当在路边做调整时,我偶尔会用杖尖在地上划上“大地”两字。

下图,能看出什么名堂来不?

放大来看,好样的,正是他俩下坡,同时地貌总算看清了,印象深刻,昨晚的营地就在类似这样的石台上。

12时上包出发,这时天气又开始作祟,正午时候雾大的跟晚上一样样的,雾才散开,身边高山、溪流,落濗,底下绿草幽幽,唯美而雄壮,手机还没掏出来,一股雾气又从山底升腾,瞬间的功夫,一切又掩藏在浓雾之后,只闻濗布之声,未现其形。

下图是“闲”手机抢拍

手快有手慢无,看看我拍到的画面全是这样的

耙子桥沟有几处是断崖,下山的路在断崖的边上,大部份路迹不是很明显,得靠GPS指引,像下图这样有明显脚印的路迹,侧面看是个断崖,我甚至不敢沿着这脚步靠前观察路的尽头要如何下山,实在是怕走湿的草地下坡不留意滑倒滚落山涧,所以“闲”另外找了条夹杂着碎石裸泥的路段。

站在山上看到一条恰似白练、俊逸的河道贯穿整条绿色U形河谷,生命不息,前进不止,世上美好的事物千千万万,能领略其中的一二,也算是不虚此行。持续的下坡来到陕长形山谷地带,高山雪水滋养着繁盛的大黄连绵不绝,铺满整个河谷,谓为壮观。正确的轨迹在河对面,因河水大涨沿着河岸寻找合适的过河点,在这里我们费了不少时间,从而造成了跟前队的距离再次拉开。

下图是“number”手机所拍河道的一部位,至于整条河道那真是唯美的不行不行的。

下图是我们到达这里时雾气太大,镜头上也朦上了水汽,两厢一对比还是手机拍图操控灵便

穿越树林沿河而下反复的淌水过河,过牛棚开始沿着山体横切缓爬升,今天的路程比较轻松,横切路段在雨天比较危险,哎……谁来谁知道,走这段路让我对自已的生活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可是回到舒适的家里我又巴望着在外面累死累活的走的感觉!

有蚂蝗、有蚂蝗、这段路有蚂蝗,重要的事说三遍,幸好我没有被叮上。

像这样手脚并用的路很多,最恐惧是的边上就是悬崖,以我的个高跨过去或是蹬上另一层路迹,往往有点难度。

如果让我推选最险路段,第四天的横切居首,第三天的速降排次;龙眼线经典树桥,走完这条线,我不得不向龙眼的探路者们大胆无畏及冒险的实干精神表达我最深的敬意!

雨季,山里很多这种小支流的落濗,烟雾环绕山体,山涧雾气升腾,环境清幽,仙气十足。可是雨天走横切爬升路段,真是自顾不瑕,时不时得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时不时的在路基边的水流里冲刷早已分不出颜色的鞋子,还得提防蚂蝗上身。

D5、 雨雾 妹尔雍——牛坡上的蚂蝗窝

昨天走在迂回崎岖的爬升山路,什么也想不到隐藏在大山深处居然会有这样一片望不到涯际的高山花海,绚烂多姿,或红或黄或紫的花漾,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怎样的景象。哇……不想走了啊,应该多留点时间在这里纵情赏花的,可是“大地”这个让我们操碎了心的主啊,原本“闲”有点高反不适,听闻“大地”走散了,高反症自动好了,走得飞快。

妹尔雍至范家牛棚的高山草场上几乎全是花开各样、五彩缤纷、千姿百态的花海穿行,场面尤为壮阔,事后我恨死“大地”了,焦虑的心驱使我们赶路,赶紧的确认消息,综合这一路走来说不出的酸爽及道不尽的欢悦。

下图系列是“闲”手机所拍,虽然天气不好,虽然画片质量不行,但还是忍不住要发出来分享,一起来感受那一路的纷芳和多彩。

今天大部份时间在花海里畅漾,叫我什么能不欢喜,这一路走来也更坚定了我出山后继续年宝穿越的决心。
图片来源“闲”手机拍

7月出行,感受绿色的气息

范家牛棚没见着队友,气氛好压抑,脚步不由的加快,路面也一直不断的爬升,“闲”这两天,边走边观察地上遗留的脚印,“三个人的脚印”,我:“我们前面刚走过队伍,最起码有6个人”,无声的寂静……说完,我真恨不得抽自已,不应该把这仅有的希望给掐掉。

之前看阿诺的贴,说翻过一道铁栅栏就是石槽垭口,我高兴啊过了垭口意味着离人类世界不远了,马上就可以换上干爽的衣物,一道声音传来:“你想多了”,这GPS精准的有时让人倍感挫折。

往围栏里走,好多散养的山羊,我们一出现,所有的羊呆萌呆萌的望着我们,目送我们离开。

攀升上海拔3900石槽垭口一路下降至2090的卧龙关,天了噜~这滋味酸爽的不要不要的!

下坡最惧有石块掺夹的路面雨天特滑,一不小心摔个四仰八叉是常事,我慢悠悠的慬行,估计“闲”下坡时烦得我不行。

急行滑过一片花海,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开阔的村民散养牛的草坡,雨雾交加的傍晚,视线受阻,按轨迹向右侧绕了好一会,没有路迹。天色已擦黑,能见度不过十来米,不敢擅走夜路,连夜下山的计划失败。

D:6晴,牛坡——卧龙关
晨,天空放晴,这不应该啊,特么的我一出山,来个艳阳高照,几个意思???
在山里被雨淋了四天,头发、衣物压根就没有干过,姐心里苦滴滴哇!

长线负重越走越轻,这次的背负一天重一天,每天最痛苦的事就是,靠内力烘干衣裤,完了还得咬牙切齿的再将湿的衣物穿上,从来没对自已下手这么狠过,这滋味不好过哇!

放眼四周,好一幅壮丽,诗意的水墨画,可是不是应该下雨么。

我们的营地被黄牛包围,赶紧的收拾东西撤,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S303省道,如此近的距离,却因为大雾遮蔽视线,GPS坑蒙,枉费不少时间。

这天气晒的~全身热烘烘的,与前四天完全是极不相称的反差!

“鬼子”进村,请注意!

第一要务,赶紧的找老乡借电话向外界通联,确认大地的情况,向家人报平安。
确认大地等仨今早已离开卧龙关返成都,我们悬着的心放下,安心的在老乡家用过餐,联系包车回成都。

在老乡家里,借着卫生间冲刷泥腿子,居然从鞋里,袜子和雪套上冲下许多蚂蝗,洗刷好的鞋子放着晾晒,地上竟还能爬出二三条。

昨晚下到牛坡时天色已晚,没留意到地面的情况,等营帐扎好,突然发现帐上有蚂蝗,我惊诧不已,视线不由的往鞋上一扫。我的天啊!我的神啊,快来救救我吧,鞋子上大大小小好几条,吓得我魂飞魄散,请“闲”帮我揪掉这些恶心,可怕的玩意。待我把帐帘拉个严实,感觉身上不对劲,卧槽身上还有,再一检查我丢在帐内的衣服上居然也有,卧槽这里简直是蚂蝗窝啊,我们居然陷在蚂蝗堆里。

那一夜,浮现在脑海里的“蚂蝗窝”,脑补那恶心的场面我就睡不好,害怕哪又冒出几条来,我可什么办,憋着一夜的尿意楞是不敢出帐。

第二天,我请求“闲”帮我在鞋面上喷上盐水,胆颤心惊的收拾东西拔营,为了找到路迹又绕了一段距离,那段距离简单要了我命,草地上一脚踩下去,抬脚上来一看特么的好几条蚂蝗又附上鞋面。于是“闲”一面找路,一面帮我揪蚂蝗,真是挺不容易的,在此非常感谢队长龙眼线上的帮扶。

事后得知,大地与我们走散那天,他们16时左右登上耙子桥垭口,全身湿透天寒地冻的情况下,垭口根本就不是等人的地,遂下垭口途中因雾气太大,走岔路拉开点距离,后人根本看不到前人,所幸他们手上都有GPS,于是大地沿着轨迹走到了冰湖前面山凹凹处的水源地。

第二天,惧怕落石的我一早下到冰湖可惜没有坚持往前走,错过了与大地相会的最佳时段,从而导致一错再错,所幸队伍完整无碍的穿越成功。但这样的事例值得反思和借鉴,队伍过于分散,风险加大,前队与失联人员汇合后,没有给后队留下任何信息,给我们造成的精神恐慌和压力,是难以估量的。

这张图是2号队伍聚集之初拍的,看到这我竟原谅了他们,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这“三煞实在太黑”!早就站好队,专门来坑队友。

户外长线圈就那么大,走几次长线周边认识的驴关系交错,朋友的朋友,驴友的驴友相互认识,前队出了,后队还没消息,要是再晚一天还没出山,该炸锅了。15时左右回到成都,打开手机,问候平安的信息不断,非常感谢大家惦念,在此特别感谢素未谋面1号进山的波队的特别问候。

每一次出行都是一次充满未知的冒险,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行迹山野不会因为美丽的风景终止,走过的路成为背后的风景,无论路途多险、多美,始终如一保持一份平和,保持一份清醒,才是最难得的。龙眼游记部份就此完结,感谢相伴的队友们!

574065273 发表于 2016-7-22 22:34

路线不算很难,但天气不好那是有点虐的,如果连着几天都是如此那就是变态虐了。江城子-1 发表于 2016-7-23 12:02

我走错路了,再翻上路迹费了好长时间,雨雾寒冻,再走下去,万一失温,事情不好寰转江城子-1 发表于 2016-7-23 12:05

穿衣服肚子受寒,拉肚子,取相机,取雨衣,下包上包,距离拉大了,天气不好,那样的状况停下5分钟冷的不行,所以理解的江城子-1 发表于 2016-7-23 11:59

夏季草长得繁茂断断续续的找不到,我们时而竖切,走在花海里也是一种享受wychq 发表于 2016-7-23 11:41
那把折叠椅不错,那儿有卖的
呵呵,领队的,他似乎不在8264晃,网购呗,类似的很多!

年宝片花……
“大师”拍照的姿势……无可匹敌!呃,非专业的一边呆着去,说你呢!看什么看。

鹿兄:“吵吵嚷嚷的去去去”,他还在认真创作中~

这哥们扎进花堆起不来了吧!

开“趴”

谁啊,不嫌事多,包那么沉,把野狼都拍歪了。

“色”友不少,单反、微单、手机,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依然是朦胧派!
美景心中留,年宝为我们呈现的是一派婉约的彩墨山水胜景。
看了半天, 愣是才发现有一只脚是我的。

坏笑的围脖 发表于 2016-7-23 17:55
24小时雨水淋沥,再好的防水鞋也经不住12小时雨水的冲刷,流水的浸泡,泥水的浸渍。

除非全新的或是平时保养的好的冲锋衣、裤,要不然也经不过12小时雨水的持续洗礼,加上透气性能,行走中光是闷都能闷出一身湿气。光影过客 发表于 2016-7-23 22:56
你好大侠
太空走鳌太还没出山呢吧!

龙眼抛开蚂蝗就是下雨有点虐,其它还好。

9号下午在成都与“闲”拜别后,赶到青旅与年宝的队友汇合,为了便于洗晒装备及休息,队友们给我提供绝世好福利,他们8人挤一个房,我一个人睡8个床位的房,爽歪歪!
龙眼线下来除了睡袋是干的,其他全湿,光是我一个人的东西就把整个阳台占满。

餐食的采买是老队友孤月帮忙所办。

年宝穿越之欢骚队友

年宝,让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人相遇,这群年龄跨度在70-90年代的欢骚之旅就此拉开序幕。“在路上”无意间拉我入湘西年宝群,我因缘交错介绍“野狼”站队,队伍里的孤月和玖鹿又是我的老队友。

户外一个人要走很长的路,在路上转错的弯、走错的路、滴下的汗,留下的伤痕,开怀或惆怅,同进共退的那份信任弥足珍贵,感谢一路以来所认识的每一个人。
照例的全家福咔几张,“二”也很累的,再看到图片,依然感觉亲切,请允许我多刷几张,勿丢砖^-^!

这仨才重获自由,有点欠揍的赶脚!

从4550米垭口俯瞰妖女湖方向的那段路,景色绝美,我们不舍得走,前队被迫在山脚等候,于是“在路上”被鄙视的不行。

下图,居中者为商业队的老乡“山心”,雨天走年宝真的真的很泄气,拾到老乡后,感觉自已挣了。

年宝队长“追风”唤“疯子”,人如其名,具体不细表,队里的开心果,责任心及协调力强,为基友二度穿越年宝,让基友走得轻松些,部份负重转到他包里,真性情哈!

高海拔患感冒那都是大事,“在路上”一路咳疾,坚持重装,把我们弄得紧张兮兮的,不明原因的负重问题让他累得够呛。不知他是照顾我还是为了减负,分了我好多路餐,嚯嚯!

“孤月”我的老队友,力量型男,体能超棒,平时走线不是第一位,就是第二位,这次高反+发烧又连续两天被雨淋,状态才恢复就被出山,哈哈!

“老雀儿”湘西汉子,体能超好,热心重义,前两天一直负责收伍。

梅兰竹菊第一次走高原重装线,第一天状态不是很好,每天都比我们早拔营,每次我们还在休整时,他已提早出发,凭着意志、毅力坚持下来,是位让我敬重的大哥。

“野狼”典型的暗骚,后在“疯子”的引诱下转亮骚,不开口则已……,后续这几位私奔峨眉山,据说上演了许多离奇的故事。

“玖鹿”我的老队友,体能惊人,虽然第一,二天高反,但亮骚的红衣红包,一直晃在队伍的前方,出山后转跟着“笨鸟”走龙眼穿长坪沟玩探路去了。

雪娇女中豪杰,把队里的大长脚们甩得远远的,20块钱的水鞋能走、能爬、过河毫无压力,最重要还不透水,让队里那些蹬着价格不菲的防水重装鞋的驴们看得目瞪口呆。

蓝色妖姬为人热情大方,队里的前三强,常常把队里的大长腿甩得不行不行的。

如意蓝即本人也,资质平平背负尚可,承蒙各位队长,前辈关照,一路走来较顺坦。

“山心”报了商业队,雨雾天商业队决定下撤,看到我们在下日干措的半岛扎营,便跟着我们的队伍走了一段距离。

年宝玉则穿越之路上

10日一行10人奔赴久治途中,草儿绿、白云飘、碧空净这是一幅迷人心醉的画卷,仿佛重新走入318胜景时的灿烂、神奇,心随景动,在路上的风景,都是最美的风景。

看流云如丝绸般轻柔

车辆进行途中,每每看着遍地的牛羊,
鹿兄:
“你家还有姑娘吗?”
“你家的姑娘可以嫁了吗”

20时到各莫寺,车坏,等修车,后拖车,未果,联系车辆于23时送我们返阿坝
原本路过阿坝时,是谁说:“阿坝的东西好吃”,来来来,这下真的可以回阿坝吃东西了!

第一天的路段,从西入口往德莫措的路上,感受年宝旺季这人流攒动的盛况

第一天过河的画面,队友们全部上岸了,我还在河床里犹豫该下脚那块石头。
我似乎瞄到已上岸的他们在摆弄相机,哎……我应该来个假摔露个脸的,哈哈~

下图其实不用过河沿着左侧路迹可走到阿尔加措营地,偏偏我们几人走到这里看到好多人过河,不明所以也跟着下水,转到河的右手边,往前走一段距离后还得再过河转回左侧山脚的路迹上。
表情说明一切

队友的状态都很好,渐渐的我们超越了无数人流,天气慢慢变的阴沉,偶有雨滴,最后路上能看得到的只有我们这一支队伍。

当天夜里竟下起雨来,雨雾蛮横的持续两天两夜,悲剧的我们每天走在和黄汤、拌稀泥、搅马粪尿泥泞不堪的路面,但凡只要一看到路边有水流,为保得片刻的洁净,我都兴奋的冲进水里任河水将鞋子冲刷干净。
雨雾天回望从德莫措翻第一个垭口(海拔4350)

雨雾天下垭口踩在湿滑的大石头上,能憋出一身汗。

有的人滑倒了,有的人手杖折了

从下日干措往景区的路况,纵然山体有许多条小径,但无一例外的没有更好走,只有最烂,更恶心的是从仙女湖往景区的山径上有好多的排泄物。

最机智的还是雪娇,水鞋能轻松hold住年宝的各路段。

盯着图片看了会,才发现有只脚脚是我的

象说她6月底走年宝只过了一条河还是走错路的情况。
7月雨季河面较宽,有的河道还是有点深,重点还是气候的影响。

大长腿如此,我的情况更不妙!

前面过河的兄弟姐们,看你们水上飘的功夫,我们机智的赶紧换鞋。

没带替换鞋的哥们,好好享受足底按摩的滋味吧!

年宝之营地

D1(11号) 阿尔加措营地,20元/帐篷,在这里遇到了龙眼群的“刹那星空”,长线户外圈确实有意思。

徒步最怕雨,偏偏怕什么来什么,这次出行,简直是中了雨魔的咒,走哪哪下雨,甚至有人调侃“如意蓝把龙眼和年宝7月的雨都挨完了”……深深的无力感,我心里苦哇!

D2(12号)下日干措半岛五星营地,20元/帐篷,半岛上摇曳着仿如精灵般的花池,这里面山环水鲜花遍野,伴着花草的芳芬,一夜好眠。

早起,发现营地多了一顶帐篷,原来是参加商业队的老乡山心看到我们在半岛扎营特意赶过来,而商业队因雨雾天气下撤了。

D3(13日)妖女湖与仙女湖间的草地

中午雨势渐大,个别队友身体不适,遂决定一部份队友在妖女湖边的湖景别墅住宿,一部份队友赶往妖女湖与仙女湖的草原露营。

14时左右冒雨赶往仙女湖的山路上遇到骑着马的3个牧民,擦身而过时年纪大的牧民训斥道:“又是穿越的,你们不知道高反会死人吗?”……不明所以的我们低头不语,继续赶路。

天气阴沉,道路泥泞,梅兰哥突然指着地上藏式纸符对我说:“你看地上很多这种纸符,好像有人去世”回看玖鹿、孤月、山心他们的身影时而被层层密实的灌木遮挡,时而在翻弯口不见踪迹,感觉身上发寒,制止梅兰哥不要再说。

出山后听闻山难事件,深感痛惜!

夜里风大雨大,气温骤低,-5的睡袋居然把我冻醒,再加上夜里湖边来来往往好几拨人,一夜无眠,早起,山上积了一层白茫茫的雪。

年宝之花期
7月11号进山,历时3天半的行程,其中2天全雨,我们从雨季穿越到花期,感受不一样的年宝之旅。

14号早起,天空裂出一道湛蓝的天空,哇!妖女湖与仙女湖野花遍地,蜂飞蝶舞,五彩斑阑,在花池里扎营那心情美爆了。
7月雨季里奇妙的旅程,值得回味的历练,相逢相遇再道珍重,彼此祝好,期待路上的再次相聚!

baolin 发表于 2016-8-8 23:07

你们运气好,下午才雨,我们是4天内24小时全天候雨袭雾涌,出山时只有睡袋是干的,每天早上最痛苦的事是不知穿那件衣裤,因为没有一件是干的。

耙子桥沟里面水大涨啊,在山上看着是小,下到水边水流很急,找了好久的过河点才到对岸。ljw8947 发表于 2016-8-19 17:13
朋友观察的比较细,龙眼就是耙子桥垭口的烟头多点,其他地方都很干净

年宝来说垃圾确是有点多了
每次走线跟的队长对我们要求都很严格,随身产生的垃圾我们都必须随身带走
ljw8947 发表于 2016-8-19 17:26
主要是天气不好,雨没有停过,雾太浓厚,人停下一分钟被冻得全身发抖

目的地: 阿坝 九寨沟 成都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