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山又召唤了——2016年五一玉珠峰攀登纪实

8264旅行网

从玉珠峰回来快一个月了,红尘杂事多,到后来已经不准备写什么了,但看了队友的大作,觉得还是应该把这次的经历记录下来。当时间冲淡记忆的时候,偶尔翻看一遍,告诉自己2016年的五一假期哥到底在干嘛~~~

玉珠峰就不多介绍了,海拔6178米,昆仑山脉东段的主峰,攀登难度不大,高反比较出名。很多想去攀登7000米和8000米雪山的山友都会选择玉珠峰作为6000米过渡,以了解和提升自己的高海拔适应能力。 <br> 本次攀登的整体行程如下:

4月30日 深圳-格尔木(海拔2800M) <br> 5月1日 格尔木(海拔2800M) <br> 5月2日 格尔木(海拔2800M)——不冻泉(海拔4600M) <br> 5月3日 不冻泉(海拔4600M)——大本营(海拔5050M)

5月4日 大本营(海拔5050M) <br> 5月5日 大本营(海拔5050M) <br> 5月6日 大本营(海拔5050M)——C1营地(海拔5600M)

5月7日 C1营地(海拔5600M)——冲顶(海拔6178M)——大本营(海拔5050M)——格尔木(海拔2800M) <br> 5月8日 格尔木(海拔2800M)——深圳 <br> 依然是老套路,先上图把自己带回雪山~~

78 <br> 4月30日深圳-格尔木(海拔2800M)

说起这次玉珠峰之行,确实还有点不容易。2015年底扭了脚,等到今年2月份好的差不多了又扭了一次,三月中旬走路还一瘸一拐的,也没有系统的体能训练,体重增了十几斤,长得全是肥肉,一想到上玉珠要穿那又笨又重的高山靴就心里直打鼓,三月下旬了一穿高帮徒步鞋,脚踝就疼的冒汗。直到四月初,感觉脚差不多能凑合了,抱着跟着默竽大咖混的心态才临时报名了艾尚峰的商业队。整个四月的后两个星期,在加班和临时抱佛脚的锻炼中度过,昏昏沉沉中,迎来了4月30号。又一次雪山行,就要启程了~~

4月30日中午十二点的飞机,早上还想睡睡懒觉,但由于昨晚偷懒没收拾装备,没办法只能一大早爬起来收拾装备。 <br> 老习惯,每次登山前买本登山相关的书,一是在机场打发时间,二是为自己找找状态~~

飞机上一路睡了过去,相比于前两次登山,感觉这次少了一些莫名的激动。在西安转机飞格尔木时遇到了四位北京的队友,聊了会天感觉精神多了。但在飞格尔木的途中又昏睡过去,再醒来时飞机已经快落地了,一看窗外,戈壁大漠的气息扑面而来~~

格尔木,青藏线的中转站,很多自驾或者骑车前往拉萨的文艺青年都会在这里歇歇脚~~

5月1日 格尔木(海拔2800M)

今天才是队伍集合的日子,昨天早到一天纯属为了多适应一天。毕竟玉珠峰的高反名声在外,哥的状态又大不如前,所以态度上首先要端正。一大早,北京队友提议去坐一路公交感受下这座城市,正好一路车的起点站就在宾馆旁边,然后三个人就晃晃悠悠的上了一路车。

一路车终点站,孤独的大黄~~

路边不知道啥花,开的挺艳~~

路边派出所,警察叔叔的提示好个性~

吃完中饭,下午想上街找间户外店补充点装备,正说格尔木城市建设挺好的,环境也不错,结果撞到了格尔木2016年第一场沙尘暴~~~

等顶着沙尘暴回到宾馆,已经变成了黄人一枚。欣赏了下宾馆大堂挂的格尔木周边地图。看着这些地名,《盗墓笔记》、《鬼吹灯》等一系列小说名瞬间浮现在脑海里,要是有时间真想拉着几个胆大的去传说中的格尔木疗养院逛逛~~

晚饭时间,队伍集中开了个简单的碰头会,第一次聚齐了所有的队友,也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默竽老大。玉珠峰之行,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了。 <br> 5月2日 格尔木(海拔2800M)——不冻泉(海拔4600M)

从格尔木正式出发的日子到了,上午十一点车刚出格尔木,扑面而来的大漠荒原的苍凉感。每次来到高原,才觉得这里才是我出生的地方~~

青藏线上开往拉萨的列车,一直认为去拉萨一定不能坐飞机去,太缺乏仪式感。不知道这趟火车上载了多少文艺青年。五一长假到了,文艺青年们又排着队去西藏了~~

路边偶遇也不知道是藏羚羊还是岩羊,有点远,没看清~~

西王母瑶池,感觉这趟快成了《盗墓笔记》怀旧之旅了~

为了找找出征的豪迈感,一路上耳机里飘着各种凤凰传奇曲风的调调。也不知道飘了多久,昆仑山口也就是玉珠峰的北坡到了。在照片里见了无数次的这座雪山,这次终于亲眼看到了~

传说中的可可西里,这次没时间深入了,大山教练的姿势很销魂~~

下午三点,到达海拔4600米的不冻泉客栈,一个名字很有武侠气息的地方。今天接下来的安排归纳起来就是发呆——吃饭——晃悠——睡觉。听起来蛮神仙的日子~~

晚饭我就吃了一碗面,今天的海拔提升的有点多,没敢多吃,不过说句实话,面的味道确实不错~~ <br> 我只吃一碗不代表大家全都是我这水平。这位队中出了名能吃的女汉子,在祈求默竽老大再赏一碗~~~ <br> 喂饱了一群小白队员,老大自己豪迈的吃上了~~~

晚饭后进入集体溜达时间~~ <br> 我要装*我要飞~~ <br> 穿绿衣服的空手道选手跟人干上了~ <br> 一对好基友,好搭档~~ <br> 夕阳下的青藏线,一趟趟列车装满文艺青年,奔向他们心目中的圣地拉萨~~

路过一个冰湖,踩了几脚还挺结实,一群人蹦跶蹦跶的就过去了~~ <br> 先来张比较文艺范点的~ <br> 本想再拍张远景,结果突然霸气的冒出来一只脚,貌似是刚才那位空手道女侠的~~ <br> 戈壁上一具秃鹫的尸体~

今天第一天上高原,高反的症状陆续向每个人袭来。不冻泉客栈也有其他队伍的山友由于高反症状比较严重暂时没上大本营而留在不冻泉客栈的。大家都在坚持,只为了不远处的那座雪山~~ <br> 5月3日 不冻泉(海拔4600M)——大本营(海拔5050M)

昨天一晚上翻来覆去没怎么睡好,特别是凌晨3点到4点这段,感觉醒了好几次。早上醒来在外面荒野里逛了逛感觉好多了。今天就要到大本营,心里还是有几分期待~~

中午出发前,客栈老板特意为队伍献上哈达祝我们攀登顺利。这条哈达最后被我带上了玉珠峰顶挂在了标志物上~~

前往玉珠峰南坡大本营的路上,远远的已经能看到玉珠峰了~~

在车里快被颠到神魂颠倒的时候,终于到大本营了。一下车,呼呼的大风。玉珠峰的高反确实名不虚传,拖着驼包走了几步就喘的不行。已经有好几支队伍驻扎在营地了~~

这一次终于看清你的全貌了,玉珠峰~~

我们幸运的抢到了大本营的水泥房。一进餐厅,大餐伺候,全都是正宗的新疆特产。几颗大枣下去,身体的疲劳和高反症状一扫而空~~

全队立即从登山模式转换到嗑瓜子聊天模式~~

由于要在大本营呆三天适应,原本以为要在大本营住三天帐篷,一想到大本营的那个风就郁闷。没想分到了水泥房的三人间,登顶的信心立即暴涨三个等级~~

中饭时间,大山教练向大家演示能吃才能登山~~~

午饭后大家换上高山靴出去拉练,一张拉练照被妥妥的拍成了号子放风照,排第四的那位哥们,妥妥的阿甘风~~

晚饭时间,国家一级大厨二北的手艺倾倒众人。晚饭惊现连吃三盘虾的女侠,倾倒众人,二杯大厨直呼这次粮食没带够~~ <br> 默竽老大这次特意买了电视机,晚上各种大片来袭打发孤寂的时光~~ <br> 5月4日-5月5日大本营(海拔5050M)

5月4日,起床后晃晃悠悠就到了中午,大本营的时光就是这样懒洋洋的,享受高反,享受高原的阳光。在山里的日子,慢慢就忘记了时间。也许这也是很多人留恋山中日子的原因,跳开既定的生活模式和圈子,去体验几天完全不一样的经历。

下午进行冰川训练。一队人吃完中饭晃晃悠悠的就出发了,训练穿的比正式出发还专业~~

等走到冰川下方,路遇一名其他队伍的队员在C1营地突发脑水肿,两名协作把他拖到了海拔5100米冰川的位置,遇到我们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默竽二话不说冲过去背着那名队员就继续往山下冲~~~

接下来是冰川上过节点的训练~~

来两张特写~~

回到营地,一顿丰盛的羊肉汤,这伙食吃的大家伙待在大本营都不想走了。由于营地里其他的队伍都是今天出发,等我们回到营地的时候,整个营地就我们一支队伍,空荡荡的。

当天晚上,我们计划着5月5日出发去C1,但是随即传来的天气预报给大家高昂的斗志泼了一盆冷水,大范围的坏天气就要来了。根据详细的预报和默竽的分析,如果我们选择5月5日当天出发,即便能够顶着坏天气上到C1,那么我们不得不在天气最恶劣的5月6日凌晨冒着大风雪冲顶,风险实在太大。当下唯一的选择,就是避过天气最恶劣的5月6日上午,在当天下午出发,然后择机选择可能的时间窗口冲顶。

从我们到大本营至今,一直是好天气,大家潜意识没有过多的考虑天气的因素。但其他的队伍都赶在好天气出发了,而我们由于适应周期的原因,却要面临不确定的天气状况,大家的士气其实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一定影响。但这也正是登山的乐趣之一,去与不确定的状况做斗争,当我们站在顶峰的时候,才有更多的故事去回忆。

5月5日下午,天气开始转坏了,前面几支出发的队伍都成功冲顶回来了,打包的打包,撤营的撤营,大本营人去楼空,明天就轮到我们出发了。 <br> 5月6日 大本营(海拔5050M)——C1营地(海拔5600M)

虽然昨天已经得到了今天天气变坏的消息,但早上起床出门一看,彻底晕菜。大雪,六级风,站在外面里风吹的站都站不稳~~

玉珠峰彻底看不见了,感觉那个方向很狰狞~~

来自新疆的天山夫妇,一身拉风的连体羽绒,可以直接无视这天气了~~

这次是要真的出发了,顶着风,哼着歌~~

苦中作乐的女汉子,装备全部自己背~~

直到海拔5300米,天气都还算好,虽然有些风雪,但都还在可承受范围内~~

远远的,玉珠峰已经出现在了山脊的后方~~

走到5300以上的山脊,正如之前老大的预测,又刮起了大风雪。雪打在脸上都疼,侧风吹过来感觉很难受,大家的体能消耗明显增加了,没有人说话~~

后半段风雪一直没有停,一直到下午五点队伍才到达C1营地。一头钻进帐篷里,饥寒交迫,再也不想动了。辛亏有金属哥照顾大家伙儿吃东西喝水,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缓了过来。这位女侠拿着对讲机,看图以为她在汇报,其实她在聊天~~

聊完天,整个人都精神了~~ <br> 金属在忙前忙后的,感觉队友们全成了嗷嗷待哺的小BABY~~ <br> 夜晚的帐篷,总是有别样的风情~~

吃过晚饭,大家陆续躺下,外面的大风不断撕扯着帐篷,帐篷里很吵,又很静,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辛苦了这么多天,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放弃。正当帐篷里充斥着各种气氛和情绪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默竽的声音,根据最新的天气预报分析,明天凌晨三点大风雪会暂停,直到明天下午会出现一个足够我们登顶下撤的时间窗口。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一半,至少我们还有希望,期待默竽老大的神预测能够应验。帐篷里,队友陆陆续续都睡着了。C1的这一晚,虽然很吵,但我睡的特别沉~~

5月7日 C1营地(海拔5600M)——冲顶——大本营——格尔木

凌晨两点,帐篷外依旧6级大风夹杂着大雪打在帐篷上呼呼作响。队员里估计有三分之一没心没肺的在继续呼呼大睡,三分之一醒着是担心帐篷被吹飞了,剩下三分之一醒着的是在担心今天还有没有冲顶的机会。我属于前三分之一还在呼呼大睡的,对默竽老大的盲目迷信让我相信到了凌晨三点风雪一定会停。

凌晨三点到了,刚刚还在肆虐的大风雪突然间没了踪影,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安静了,帐篷外传来默竽老大悠长的啸声:“起床啦!”。一句话把某些幻想天气不好不用冲顶的懒鬼的希望瞬间击成了泡影。大家手忙脚乱的从睡袋里爬出来,叮里咣啷的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整装待发。

披星戴月的上路~~

每次登山最喜欢的就是冲顶那天朝阳照亮远方天际的时候。空灵、清醒、专注~~~

太阳升起来了,于是乎发现买的国产杂牌雪镜坑爹了,明显防护级别不够,刺的眼泪直流,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几乎是咪着眼睛在走~~~

突然飘来一阵云,虽然瞬间感觉冷了,但好歹没了阳光,眼睛感觉舒服多了~~

再累,也要留几张照片,以便将来回忆~~

哥觉得自己一直是个镜头感比较强的人,即便是处于混沌状态,只要镜头一对过来,立刻就能发现~~

感谢专业教练加专业相机留下的这张经典~~

玉珠峰就是一个大冰坨~~

快到最后一个绝望坡了,貌似队友们快残了~~

最后一个绝望坡,距离顶峰垂直海拔约200米,肉眼看着并不高,当时直觉1个小时应该可以到顶。结果等上去了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最后这个绝望坡,走了整整两个小时~ <br>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已经有点精神错乱了,突然听到前面队友的一声欢呼,一抬头,假顶终于到了~~

前往真顶的路上,还有一百米就到了。话说等到了峰顶,精神错乱有点加剧,调整了好一段才调整过来~~ <br> 5月7日中午12点,全队到达顶峰标志物处,祝贺队友谭鹏生日快乐~~ <br> 再来张独照,代表哥来过。

没有太多时间庆祝,由于刚接到通知天气马上又要转坏,必须要马上下撤。话说下撤的途中,有队友因为体力不支已经走不动路了,最后靠着队里的协作将绳子连在他的安全带上,连拉带推的才终于撤了下去。我从来不觉得在攀登途中明知道自己体能或者其他方面出了明显问题还要硬上是种勇敢。我们这种登山方式虽然并不是完全靠自己,但是至少我们得立足于自己的能力能保证自己上去和下来。不管基于什么原因,这种只想着上,不想着下的登山方式,不但把危险带给了自己,也带给了队里的其他人。有的时候学会放弃,才是理智和勇敢。

回到C1营地回望,刚刚上升和下撤的路线清晰可见。整整七个小时,我们从C1到顶峰。也许每座雪山都有自己的性格,但是有一点不变的是,每座雪山都有一个绝望坡~~~~

话说当天回到格尔木差不多晚上11点了,我原本定了第二天凌晨两点的火车去西宁。但往床上一躺就再也起不来了。不管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反正这趟火车是没搭上,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躯上路回家~~~ <br> 后记

相比于前几次登山,这一次玉珠峰之行少了一分曾经莫名激动,更多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对自身和外界的关注。因为对登山的热爱,使我有了这些回忆。这些回忆成为了自己向更高目标迈进的基石。套用一句老话,不管能够走多远,但人总得有些梦想~~

期待下一座山,与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你们相遇~~

目的地: 格尔木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12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