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贡嘎,痛并快乐的徒步穿越之旅

8264旅行网

“看山要看极高山”,几年前《中国国家地理》就提出看山玩水的新观念。贡嘎山,7556的海拔高度,四川的最高峰,其相对高度也远远超过了珠穆朗玛。这两年结识了热爱户外的驴子们,于是一只伪驴子再次和他们一起去朝拜蜀山之王,开始一段快乐,却不知道将要疼痛的徒步穿越之旅。

主题: 贡嘎南麓徒步穿越

穿越路线:(康定县新都桥六巴乡)上木居村----子梅哑口----上子梅村----贡嘎寺----下子梅村----巴王海----界碑石(石棉县草科乡) 全程80公里左右
时间:2008.09.29----10.04

参加成员: 刹那 、 万里无云 、 独行客 、 耗儿药 、 惜羽 、小宇同志 、康康 、飘、 飘夫人、 豆豆 、一生的孤独、 YW、muge0530

在这次穿越前,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别的什么,好几天睡眠都不太好,9月29日4:00,准时醒来,一阵忙碌,伴着小雨出门,5:30左右,与新老朋友搭上车子,静悄悄离开热闹,这时却是清静的城市。

高速公路连接一个又一个城市,我们的出行也快捷多了。车过泸定,路政检查,让我们耽误多时,再过康定,翻越折多山,已是雾气弥漫,暮色降临。与我们同时出发的另一只到莲花海的队伍,早些过折多山的时候,光与山为他们呈现出瑰丽的一面,而我们只能这样平淡而过。几年前经过折多山,一次同样是雨雾笼罩,一次是只见车灯照亮路面的夜晚,就这样无缘欣赏关外的分界山。

下折多山后,便是新都桥,近年来,热度不减的地名,今因扩基修路,几公里的路段已是面目全非,颠簸难忍,等我们到达第一天的目的地,预约好的家庭旅馆,已是晚上9:30了,草草吃过夹生的饭菜,上楼休整。

一夜醒来,收拾好行装,我们的车向南驶去。新都桥的清晨,有些凉意,天空覆盖着厚厚的云层,稀稀啦啦飘洒着雨滴,天空偶尔露出一小块蓝天,一小会后又吝啬地藏起来,直至快中午的时候,阳光才冲出云层,强劲地射向地面,高原的天如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大家都在开玩笑,到底是“万里无云”还是“小宇(小雨)”的魔力大,随后的几天,晴晴雨雨,想必他们在暗中斗法吧,呵呵。

这一路,从新都桥到九龙方向,景色不亚于318国道上的新都桥路段,甚至更美,可惜,没有光影,也没时间停下来拍照,即使这样,伙伴们拿着卡片机对着车窗外,惊奇兴奋不已。

中午1点过,我们的车不再前行,来到上木居村,徒步之旅就从这里起步。笨鸟先飞,我属于笨鸟,第一拨先走。开始的路平缓,心情放松起来,从这一刻开始,又回到大自然中,久违了。周围的山有些荒凉,只有碎石和草,可能是垭口北坡和海拔高的缘故吧。藏民修了一条土路,一直可以开到垭口,行走也容易些,但我更喜欢在没有路再找路的感觉,或许更象穿越。东边日出西边雨,天空有着两副表情,太阳雨在高原也不是什么希奇之事。前方,我们将要经过的山,不见山顶,云从山顶向下倾注,似瀑布一样流动。

随着海拔从3000多向4000多爬升,我的行走慢慢有些吃力了,与第一拨队伍渐渐拉开了距离。越往上,风越大,风声盖过了我的呼吸声,漫长的坡,没有尽头。不觉中走进刚才看见的云瀑布中,再往上,能见度变成只有10多20米,雾气把山全部笼罩起来,变成极细的雨丝打在脸上,突然发现相机上一层水,赶快擦干表面,藏在冲锋衣中。天,越来越暗,我的步伐也越来越慢。

“还有两个小时到山顶”
“还有3个小时才到山顶”
“坐摩托吧”

骑摩托的藏民在身边经过的时候,丢下一句话,看着我这残兵败将的样子,想必是经不起引诱的。为什么出来吃这份苦,其实自己也没想明白过,但是面对他们的话本能的反应是拒绝,即使真还有两三个小时,也要自己走上去。经过千辛万苦才一睹雪山的真容,可能才是真的去朝圣,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喜悦,可能才更感动。

原来在后面的同伴先后超越了我。

我孤独的前行,在漫长的N个“之”字型的坡上前行,尽管脚步很慢,但是还是向前迈动。身后经过的不认识的驴子们,都报以微笑和加油,心升温暖。当爬上子梅垭口,我从最先走的一拨变成最后一拨。找到我们的营地,在朋友的帮助下,搭起帐篷,吃过热面后,钻进帐篷,不想再动。期盼明天贡嘎破雾而出,让我守侯在他的身边。

夜。风,雨,侵蚀着我的帐篷,迷迷糊糊到天明。
风停,雨停,帐篷内也有些光亮了。

“能看见雪山了”,帐篷外传来声音,等我穿好衣服出帐,却并未见雪山,更早早起的驴子们早在垭口的山头守侯心中的圣山了。山谷漂浮着云海,雪山前却被云层所遮挡。
这次在海拔4500多的垭口,没什么高反,伙伴们也无大恙。一夜休整,精神恢复了,神清气爽。

云层渐渐变薄,阳光从云缝中透出来,山峰顿时生辉,唯一的遗憾,贡嘎却始终深藏在云朵后。尽管这样,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忘情地显摆各种POSE,让自己与山,与天,与云融在一个画面中。
不觉中,已是9点半,我们要向着贡嘎寺进发了。

出发不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匹受惊的马从我们头上悬崖翻滚下来,再翻滚我们脚下的悬崖,那时,落下马就在我前面10多米,就在独行客前面几米。后来走下去,才知道这匹马就是我们的马帮中的马,康康的登山包摔坏了,飘的包也有些小伤,所幸马只受了点外伤,万幸没有伤着人。

刹那和万里无云留在后面处理马帮的事。我们继续前行。漫长的下坡,比起昨天的上坡,轻松无比,偶尔穿行小道捷径,山坡从碎石过渡到灌丛,再后来,绿色的植被也丰富起来。在森林中穿行更舒服些,养眼,也养心。一路走过,却始终没见我们的马帮跟上来,大家有些担心了,会有什么变故吗?手机没信号,对讲机也给去莲花海那只队伍了,我们也没体力返回去,联系不上他们,心急无处使。只有安慰自己,他们会处理好。

我们从海拔4500多降到只有3000多,到上子梅村,再下行一段,又开始漫长的坡,照例,凡遇上坡,我就慢慢与伙伴们拉开距离。昨天和今天爬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象有一种惰情,可以只休息2分钟,却要休息3分钟或更长,爬上30、40米,就得停下来。惜羽为了在后面陪我一起走,放慢了节奏,一直到贡嘎寺。谢谢惜羽。

和我们一样来亲近大自然的小伙子,只是我们选择的方式不同。他们是从子梅村骑上子梅梁。当时在相遇时拍下一张,我们并没有停下来,后来居然在无忌论坛相遇,把原图发给了他。

等我们到达贡嘎寺的时候,已时5点左右,发现刹那已经早已到达,直径向我们走来。只有一条路啊?没见到我们的马帮啊,他们飞过来的啊?在刹那没有开口前,就是一连串的问号。原来他们在下山的时候走了一条捷径小道,至今,我也没想到和看到是哪条捷径,加上他们体力好,比我们早两小时就到了,他们还在担心我们怎么还没到,准备来找我们,以为我们在叉道分错了路。

“贡嘎在哪里”每一个到达贡嘎寺的人都会问,顺着指的方向望去,只有云雾。

还是整理背包,吃饭补充能量吧。饭后下楼洗碗的时候,突然,惜羽在走廊叫我“……”,其实我也没听清是什么,只听清了一个字“快”,好象还有什么“贡嘎”两字。转过头,贡嘎寺内仿佛有股魔力,很多人都激动起来,有人朝着寺外奔跑,有的人拿着相机也在冲,我意识到贡嘎显灵了,快速地冲回房间取相机,再冲出寺外。

天那,贡嘎前面的幕布消失了,真切展现在我们面前,如乐章的高潮,让人心潮难平。淡蓝色的雪峰,在橙红的云,又变成紫红、玫瑰红的云的前面,高大而神秘。山前的雾气升起,贡嘎若隐若现,雾气再次散去后,红色的云已消退,只留冰寒的圣洁座立在那里,再缓缓隐没于夜色里。

10多分钟,贡嘎梦幻般的显现,又梦幻般隐去。
或许是虔诚的心感动了贡嘎,一现真容。

翌日,睡到自然醒。这一夜住在寺庙内,床虽短了些,但也少了早上收拾帐篷琐碎的事。
拿上脚架,背起相机,出寺外东拍西看。

今天将要走到巴王海,30多公里的行程,以下坡和平路为主,然而这看似轻松的一天,对我来说,却是最艰难的一天。

9点半左右,我们的队伍就准备向着目的地开拔。这时,贡嘎主峰前的云层一点点在移动,但谁也没有把握就说会云开雾散。
“算了吧,等不到贡嘎了”
“今天还有30多公里路,走吧”
一步三回头,总舍不得贡嘎,留念他,再看一眼。

“贡嘎,贡嘎出来了”,后面的同伴叫了一起来。我甩下登山杖,兴奋地折返跑回去,幸好还没走出贡嘎寺。我们再一次一睹他的雄姿,昨天,贡嘎神秘如梦幻,今日,贡嘎威严地座立那里。又是摆POSE,又是拍照,10点过,我们才离去,开始新的行走。

一开始,一段缓缓的上坡和平路,感觉体能没有多大的问题,跟上强驴的行走节奏,竟管膝盖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昨天长时间的下坡,膝盖受力太久,有点损伤,今天就反应出来。没多久,长而陡的下坡开始真正的考验,每下一步,膝盖都专心的痛,一小步一小步向前向下移动,渐渐,我被拉在了后面,原来上坡要掉队,而今下坡也掉队。强驴万里无云和我一样,膝盖的老伤在今天反应出来,同样走得艰难,我们成了同病相怜的人。

好不容易,下到下子梅村,路才平缓起来,膝盖如释重负。我们穿行在山谷中,风景也漂亮多了,可惜一路光线并不是太好,没怎么拍照,不过途中偶遇日晕奇观,让我们惊奇不已,前方目的地巴王海方向始终积有厚厚的云。
行走在山野,心里豁亮,我想要这种单纯,在这一刻忘记所有俗事烦恼,这种单纯让心生快乐。

下午,我们从山谷走到森林,天色渐渐转变,时不时地飘洒起小雨来,挂在胸前的相机收到包里。最后这一小时的路程,我们又从林间小路转到悬崖边小径。路面起起伏伏,我看见坡不怕,而是有上坡就有下坡啊,膝盖又要受尽折磨。

最后这一段,小宇看着我走得艰难,一直陪着我,谢谢你,小宇。其实每次出来,都要谢谢很多朋友,哪怕是小小一个动作,都让心里温暖。是你递过一瓣柑橘,是你把我们的背包塞进已经搭好的帐篷里避雨,是你帮我做饭……,在这里一一谢过,正是有了你们,留给我永久美好的回忆。

下到河滩,巴王海一派烟雨朦朦,几十顶帐篷散布在河滩上,炊烟四起,驴子们忙着做饭,烤衣服。夜色降临,小雨袭来,我们纷纷躲进帐篷,帐篷间丰富的笑话传来传去,我则翻看着几天来的照片,不觉中疲惫睡去。

“风来了,雨来了,他们为什么不知道,我听不到听不到,你说话声音太渺小,……”齐豫天籁之声,优美华丽的旋律,在这依然是烟雨朦朦的清晨,回响在耳边。在烟雨朦朦的河滩上听着齐豫的音乐,我想以后身处这样的环境的机会也不会太多,让它们包围我,享受这分空灵。

梦终就要醒。

最后一天,没有马帮,大部分伙伴都自己负重走最后10多公里。昨天还在犹豫今天是否要马走出去,怕膝盖受不了。最后一顿野餐后,整理好没有了食物的背包,提一提,确实轻了很多,听说都是平路,想想应该问题不大。如果这样轻易放弃,也许会后悔。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就差坚持那一下,让自己悔恨。笨鸟先飞,一只膝盖有伤的笨鸟是要先飞,我不想自己掉队太多,让大家等我。相机,不拍了,放进背包,自己知道,为了更好走路。

上坡,下坡,谁说的都是平路?膝盖比昨天承受更多的重量,起伏的小路并不算短,直至看不到巴王海,才开始平缓的路,膝盖的痛才缓解了一些,尽管还是有些不舒服,但已经轻松了大半。

坚持,孤独的行走,就如我们的生活,谁也帮不了你,只有自己去走,人的内心深处应该是孤独的吧。有时候孤独也是一种享受,就象现在,我孤独的行走。
下午1点过,我们的队伍,全部走出来。

车载音响放着藏族音乐风格的歌曲,我们齐声高歌和着“弘嘛弥嘛弥呗呗弘,弘嘛弥嘛弥呗呗弘……”的旋律,释放几天的来穿越的情绪,我们每一个人坚持,每一人挑战自己,每一个人都灿烂笑脸。

目的地: 贡嘎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