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汝--稻城亚丁 五日冬季穿越

8264旅行网

每一次徒步旅行,都是在虐待自己。每一次回到家里翻翻相片,都发现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也许喜欢上就意味着不会停下来。这是我对户外旅行的感触。

在今年的十月就打算到高山牧场领略一番,体验游牧民族的生活。但一直苦于没有同伴。于是在网上各种发帖,。总算在十一月初有了眉目。虽然有点晚但是结果还是比较令人满意。一支6人的徒步小队顺利组成。最终选定了尼汝---卡斯---亚丁---稻城的五日徒步穿越路线。接下来该准备的准备,该告别的告别。11月15日,在昆明西部客运站碰头。当天乘坐夜班车到香格里拉。

因为在车上,又是睡各自的床,不是很方便交流。仗着之前的徒步经历,没有什么焦虑。所以那一晚,除了车厢里的脚臭以外,并没有太多的深刻印象。
16日,

大概也就是天刚蒙蒙亮。我就醒来了,车子还行驶在丽江到香格里拉路段上,车窗外是类似于小中甸牧场一样的风景。车上有很多是游客,不时发出唏嘘声。也有当地人,过一段路有人下车,再过一段又有几个人下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停车点。就这么走走停停的,车子最终还是进入了车站。

下车联系包车的司机,一打电话才知道原来他已经等候多时了。之前都是电话沟通,见到真人才知道这个叫香巴的藏族司机年纪跟我差不多,顿时觉得好沟通了。带着我们去吃吃早餐然后就上了吉普车,往尼汝前进。

从香格里拉到尼汝,大概需要五个小时,路上风景非常漂亮,但因为此次出行都是老驴,有点审美疲劳。一直在聊天,没有要求停车拍照,只有半路休息的时候,我会拍几张留念。路边的树会长出一缕缕长长的类似于胡须的东西,当地人俗称树胡子。据说是要空气非常好的地方才会有,不知道是否真实,我是拍下了。

路况不好,吉普越野上还是比较宽大,没有感觉不舒适。

下午一点多,我们进入了尼汝村,之前也查看多很多照片攻略,除了漂亮.宁静之外没有太多感想,当真正进入村子的时候扑面而来的乡土气息,一时间很难想到用什么词去形容,听到喇叭声出来接客人的江涛叔带着腼腆的笑容朝我们走过来

与江涛叔的合影

地地道道的藏民家访,第一次喝酥油茶,很难咽下去,但是喝完一碗就还想喝一碗。青稞饼吃嚼起来是比较带劲,因为肚子饿,我就蘸着老干妈一起吃,能吃的比较快。

吃完午饭,安排好住宿,就在尼汝周围走走,随手拍

在尼汝村附近走了很久,直到有些累才回家,江涛叔已经安排好了晚饭,煮了大盘的藏香猪肉,当地的家常菜,还有好酒嗦哩玛(龙胆草加青稞酒泡出来,纯手工酿造,醇香型)。本想微信炫耀一下可是电信卡进入大山一直就没有信号。套用星巴克的那句话,白吃了!饭后大概商量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因为马帮也是江涛叔家里的,没有多少需要商讨,所以天南海北聊一通,就回客栈睡觉了。客栈就是另外一户藏民家的房子,农家客栈。

出村子,就只有小路了,还能看到附近的村民在砍柴。再往里是顺着河边走,其实我走过很多河,一个峡谷并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心灵震荡。倒是河边的植物让我非常感兴趣。记得几年前,一个当兵回去的邻居跟我说过,要说旅游一定要去香格里拉看看,那边的山就不像我们这里的山,也许他找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但一句话已经够体现他的满足。一方水土养一方树。

在山脚下歇息片刻,接下来就要升海拔,往后的路需要耐力来走。队员们合影一张。原谅我长得很一般还不上相

爬山,特别是高海拔地区,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跨几个大步子走可能会让人呼吸困难。我不想去定义旅行的意义,我只觉得自己需要的是心灵的放松。

午餐,是在半路煮的,烧了开水,煮了酥油茶,把青稞饼放在火旁边烤烤,会更好吃一些。还有与我们一起徒步但是不拼餐的小伙子。也架起炉子烧水。

吃饱喝足,走剩下的路。海拔慢慢升高,步子也会越来越沉重。大概三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到达了南宝牧场,很早之前就想到南宝露营,这里海拔4087米,一个彻彻底底的高山牧场。从牧场可以瞭望四周山峦起伏。俯视四面河谷,我想如果能在这里快马奔向朝阳,肯定能找到沉浮天地间的沧桑感。

在南宝牧场驻足良久,今天的营地在海拔低一些的地方,时间还早,并且高海拔的地方,晚上会受不了。

大概五公里的样子,到营地新寨河牧场,不过从南宝出发,一直下坡,对我这样的瘦子来说,并不是费力的事情。新寨河牧场是一条河,两岸草地。冬天是枯草期,但是还有很多牦牛在附近。向导江叔到了之后就赶紧在牛棚里生火煮饭,我们则找地方扎帐篷。所谓牛棚,是指放牛的牧民住的房子。说的文雅一些叫做小木屋。晚上我们就在小木屋大餐。

这一晚,注定不平凡,因为帐篷内温度到零下8度。第二天起来帐篷内外帐全部都有结冰。

11月18.19日,新寨河牧场--卡斯

大山里比较安静,晚上八点左右就睡觉,18日早晨,凌晨四点多就醒过来,旁边的小木屋里江涛叔已经把大火烧起来了,东北来的小伙子,起床去烤火。我就这么躺着。有的人喜欢在行走中思考,而我总是喜欢在行走停止以后,回顾中思考。也许因为我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正如行走中只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把路踩到目的地。不管别人是在前还是在后。

挑战高海拔艰难,挑战自己更艰难。很多时候必须面对赤裸裸的现实。身体好像吃不消,心里有恐惧,想走捷径超过别人,想有人能帮助自己,怕被人笑话,希望走在第一被人崇拜。等等念头都会在脑海中闪现。但是山还是在那里,必须逼着自己有一套方式走下去。

就这么冥想着,迎来了在草原上的第一个清晨,当太阳从山背面泛出丝丝红光的时候。我们已经打理的差不多,准备出发。

一开始就是走升海拔的路,从海拔3700多的新寨河牧场到4290多的色拉垭口,最后回望了一眼,这一座云南与四川交界的小木桥,还有这个宁静的牧场。

升海拔的过程,没有太多的困难,经过前一天,已经慢慢感觉身体走开了。会控制自己的节奏。但是到达最高点色拉垭口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又一次挑战成功。在垭口拍照了很久,吹着风,飘着小雪,吼上那么几曲。

午餐,吃得有些匆忙,在一个有三间小石屋子的旁边生火。屋子被锁住,人也不能到里面。天空开始飘雪,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吃吃饼喝喝酥油茶我们就往前走了。顶着雪的行走,也被我们碰上,还真是该来的都来了。

雪并不是很大,不到两个小时就停住了,半路背靠背休息。

因为遇到下雪,没有去亚拉牧场。改成走另外一个方向,平路多,到达营地的时间也比较早。大家扎好帐篷还能在周围玩玩。有了前一晚的冷冻经历,这一次我没有随便找地方安放帐篷。要避风避霜底面要干燥。最后决定了把帐篷搭在牧民的柴房里,虽然简易了一些,但是比露天要好很多。果然晚上没有感觉特别寒冷。第二天起来,只有外帐靠外面的一层有薄薄的冰块。其他队友的帐篷内外帐全部结冰。为自己的明智选择得意了一下。

19日,一大早起来,周围的牧民已经在喂牦牛。我们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到周围玩玩。时间并不着急。清晨的山谷没有太多的花哨,一缕阳光,一束青烟,一条小河。就能勾勒出理想的画面。

今天的行程是顺河而走,据说此峡谷叫电筒谷,顾名思义就是会越走越宽阔。海拔也越来越低。云南特殊的立体气候得到了完美展现。慢慢的树木开始多起来,丛林间绿色.黄色.红色.各种颜色的树叶,相互衬托。好像大地用自己编织的彩带,迎接每一位旅行者。

下午两点多,到达了尼汝段的终点。从卡斯来的司机,已经在车路上等候。马上面临着跟向导江涛叔和洛桑分别。去开启一段新的旅程,挑战新的环境。临别的合影。脸上各有沧桑的喜悦。

虽然有车路,但是非常颠簸。上车的地方叫羊丁村,只有四户人家,从这里到卡斯大概120公里。需要四个小时左右。因为半路司机有事情耽搁了时间,路过东义村的时候已经天黑。原本策划的腐败晚餐彻底破灭。在东义匆匆吃了晚饭。虽然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还是吃了五六碗。在山上走过来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美味。

到卡斯村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住宿最终在村长家,可以洗澡,但是房间卫生实在不敢恭维。还是睡了自己的睡袋,床位和马匹也是砍价了半天,点灯电压严重不足,还不如蜡烛的光亮,甚至不敢给相机充电。个人感觉就接待而言卡斯商业化比较厉害。接待差价位高。也没什么办法,既来之则安之。

11月20,21日,卡斯地狱谷--亚丁三圣山--洛绒牧场--稻城

卡斯的早晨,天气格外晴朗,为我们穿越地狱谷涨了不少士气。村长安排的马夫早上过来装运行李,老师傅脾气有点肘,出发之前在卡斯小卖铺买了一塑料袋零食,打算挂到马上去驮。可是马夫就是不让。加上昨晚的遭遇大伙感觉郁闷,最后决定不行的话就把马换掉,不用他家的。僵持中还是马夫的老婆来打了圆场。虽然有些不和谐,拉拉扯扯总算开始了我们的地狱谷穿越之旅。

所谓的地狱谷并不是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大动物。只是因为峡谷两边是悬崖,中间又是树木茂密,走在山谷中间,很难见到太阳,每天日照时间两三个小时。自然看起来阴森恐怖。地狱谷是当年探险家洛克穿越藏区的最后一段,那是一九二几年的事情了,那个年代我的老家还是无人区,现在都已经是小城镇。现在的地狱谷看起来还比较阴森,很容易想到七八十年之前,大树遮天蔽日,山谷中虎豹成群,洛克带着探险队从此地经过是什么样的心情。牵马的老师傅虽然有点肘可是也不敢大意,过一段路程就等等我们。歇息两三次,发了几轮烟,慢慢的也就融洽了。

山谷中,几乎没有太阳光,很难拍到满意的照片。我比平时走的快一些。本来说好12点左右吃午饭,找一个小牧场生火。可是一点多了,已经过了几个牧场,牵马的师傅都走在最前面,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最后直接见不到人,估计是又犯肘。我们停在了一个小河边,架起煤气炉,烧水,吃饼干。在这里可以远眺亚丁三圣山之一的仙乃日雪山。差不多吃饱的时候,马夫回来找我们了,看到情景有点无语。

在地狱谷中,很远就能看到卡斯牧场,在一个很大的悬崖上,上面是平地。看起来直线距离,也就几百米。可是走起来两个多小时才到牧场,沿途经过岩石风化的路段,很多徒步的游客喜欢把路边的小石块堆在一起,我也入乡随俗。

卡斯牧场,只有一座用石块垒砌的小屋,海拔4400多的地方,冬季一般都是人迹罕至。本来大家商量着,在屋子里把火烧起来,然后人在火堆周围睡觉。可是我一看,马是在露天睡觉,周围还有麻雀在飞来飞去,估计不会很冷,在海拔4400多的牧场,在终年积雪的仙乃日主峰下面,如果没有露营,肯定是人生一大遗憾。于是怂恿了东北来的小伙子,合睡一个帐篷,把我的外帐再加外面。最终还有另外一位同行的队友也在外面露营,说真的虽然自己给自己打气,但还有点担心明天起来成了冰棒。晚上煮了火锅,从卡斯带来的腊肉和白菜土豆。还有大家带的零食熟食,加上从家里带的纯粮食酒。牵马的老师傅在大家的盛情邀请下,也不肘了,与我们一起晚餐,又是煮酥油茶,又是劈柴烧火。完全融入了登山队里。高山上的腐败,终身难忘。

21日早晨,顺利的醒过来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估计是两个人睡,火气比较大,并且互相挤着能增加运动发热,总之睡得还算满意。隔壁队友还是有点惨,两点多就冷的无法入睡。清晨远眺四方,只感觉仙气暴涨。

此地距离我们的徒步最高点松多垭口,只有200多米的海拔。大家信心十足。可是情况跟昨天还是一样,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好像很近,走起来就要两三个小时。大片大片的岩石风化路段,如果没有山做参考,走起来会让人感到绝望。最终到达松多垭口的时候,大家才把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

松多垭口,处于亚丁三圣山的中间,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三座圣山屹立万年,看人世间日复一日。忽然间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跟大自然比起来,我们就是这世间的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人类敬畏自然,因为她威力无边;人类亲近自然,因为她给予了我们一切。

剩下的路就容易多了,一直下坡,过了牛奶海到洛绒牧场,然后坐电瓶车走出亚丁景区,大家打算不吃午饭,一气呵成。直接杀向稻城。在路上,已经陆续能遇到,从亚丁景区进来观光的游客。牛奶海全部结冰,无法观看神奇的高原湖,只能走走冰面。这一路虽然辛苦,但是没有丝毫畏惧。

到洛绒牧场,牵马的师傅卸下了行李,跟我们告别。等了不久,就坐上了电瓶车,感觉自己总算回到了文明社会。亚丁已经开发成景区,现在门票还老贵。本来半路上大家商量好了一系列逃票办法,最终一个也没用上,只说了一句,我们是从卡斯穿越过来,路过景区的。就没要求买票了。景区门口有去稻城的班车,110公里的路程,虽然路远交通还算方便。

此次穿越,2014年11月17--21日,历时5天。根据精准测量,徒步路程107公里。最高海拔4640米,最高露营地海拔4456米。帐篷内温度最低零下15度。

目的地: 稻城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