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消失的地平线 -- 稻城亚丁徒步穿越(徒步8天,全程16天)

8264旅行网

稻城亚丁穿越 – 1 回到人间

早晨的阳光,带着城市大气层特有的温吞和理性,从窗帘的缝隙中闪进来,径直投到一张宽大而柔软的床上。细小的尘在光线中跳跃着,最后选择了床边的睡袋落脚。睡袋旁边横七竖八的堆着登山包、手杖、各种防水袋、脏衣服…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让每处骨节都尽情享受文明社会的柔软。肌肉的酸痛还在,徒步却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出发之前,我对稻城亚丁充满了期待和跃跃欲试。因为功课做的不足,以为这次徒步只是山间小路,信步闲庭,指点江山。别人游记里的辛苦和气喘吁吁,只是纸上的文字,因为有喀纳斯负重徒步在前,自己给减了半。等到上了路,那些自虐指数、难度系数化身成烂泥、蚂蝗、牛粪和没完没了的爬升下降,纠缠着每一步,从开始到结束。

再过一段时间,这些痛苦的记忆会慢慢褪色,只留下高原上触手可及的银河,甘甜的溪水,壮阔的雪山和斑斓的秋色。

我们走的是东线,云南进,四川出。历时8天,全程260公里,最高海拔4900米。
D1 丽江集结
D2 泸沽湖(2600)
D3(HD1)泸沽湖 - 永宁县 - 温泉乡(徒步起点)- 利家嘴村 - 鸡场(2600米)

D4(HD2)鸡场 - 尾脚村 - 尾脚乡 - 菩萨山 - 羊棚(3500米)

D5 (HD3)羊棚 - 牛栏 - 达克谷多山垭口 - 卡尔牧场垭口 - 牧场- 雀儿山垭口 - 塔石沟羊棚 - 牛棚 - 达克谷多垭口(3800米)- 卡尔牧场 - 雀儿山山坳(4200)
D6 (HD4) 雀儿山山坳 - 塔斯沟垭口(3900) - 塔斯沟

D7 (HD5) 塔斯沟 - 邛引村(3000) - 邛引山垭口 - 卢杜村 - 通天河边(2000)
D8 (HD6) 通天河边 - 四家村—金矿 - 嘎洛村 - 嘎洛牧场
D9 (HD7) 嘎洛山牧场—嘎洛山垭口—夏洛多吉牧场(4500)

D10 (HD8) 夏洛多吉牧场—夏洛多吉山垭口(4800)- 亚丁冲古寺—亚丁村(徒步终点)
D11 亚丁 - 稻城
D12 稻城 - 新都桥
D13 新都桥 - 海螺沟

D14 海螺沟 - 成都
D15,16 成都

稻城亚丁穿越全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28914d0100z7xj.html#page=1

稻城亚丁穿越 – 2 路过丽江
D1丽江
入夜,丽江古城摇身变成蛊惑的红。夜游的人各怀心事,却都期待不同寻常的发生。

站在水车前,看着反射着灯光的石板路,恍若隔世。距上次来这里已经6年了,丽江还是那个样子,好像从未离开过。实际上,她上已经变了,那个崭新的机场说明一切。好在这次来并不想追忆什么,甚至连重温的计划都没有。

我们只是,路过丽江。

徒步队伍的成员来自北京上海和成都,今天晚上从三个城市各自飞到丽江集结。队伍里,除我之外,其他人互为各种同事:前同事,现任同事,远方的同事,从没见过的同事。

萌CFO最先到,在青年旅社开了房间等着大家。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十多天CFO的辉煌生涯,他将成为史上最强大CFO。这次徒步的公费账目,项目之细,分析纬度之多,备注之详实,漏洞之没有,都是大家从没见过的。萌CFO同样不知道,大家喜闻乐见的CFO并不需要把账目做得多清楚,而是能让大家玩一趟之后,不但没花钱反而能赚点。符合标准的人选原本另有其人,萌CFO的横空出世,粉碎了大家的发财梦。

Jackie最后到,大家等不及,出去喝酒打牌去了。想到几小时前,他还趁北京方面队员在成都转机的时间请吃大餐,Jackie有点心寒。大餐其实没白请,让我们的嘴巴率先进入的天堂。四川美食之靠谱,即便在一条莫名其妙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饭庄里,饭菜的水平也相当可观。这顿饭是里程碑,Jackie是宣传队,整个行程Jackie负责选餐馆点菜,各色菜式精彩纷呈,亮点多多。

我没去打牌,早早地睡了。丽江的迷乱是深入骨髓的。即使在梦中,也人影绰绰,私语切切,一夜挣扎。
Tips

-
在丽江住丽江古城青年旅社,标间158元。旅社位置很好,离入口处不是很远,在一个幽静的巷子里。旅社里很有些庭院深深的感觉,每个角落都被精心地利用起来。只可惜晚睡早走,多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稻城亚丁穿越 – 3 跨过金沙江
D2丽江 – 泸沽湖

丽江是座晚起的城。它还在沉睡的时候,阿茸已经带着他的表哥、两辆吉普车和一张团着的笑脸在路边等我们了。

阿茸是藏族人,却没有藏族的黝黑和健硕,生得白胖白胖的。头长且圆,高八度说话。阿茸整天乐呵呵的,嘴巴不闲着,跑长途的司机都得有点自娱自乐的本事。

阿茸说要赶在日落前到泸沽湖就得早早出发,路不太好走,全程大概要7个小时。大家都坐好了被颠散架的心理准备。道路出了丽江就换上了一副狰狞的面孔,泥泞、颠簸,坐在后排的人,就像网络不稳定的MSN,不停地跳上跳下。进入盘山道后路况好转,变成柏油路,阿茸很有危机感地提醒大家要保持警惕,这种路没多长,颠簸的土路才是主旋律。然而,后面一马平川,偶尔出现几段土路,都短得没能让阿茸说出:“我说的没错吧。”这样的话。阿茸觉得这路很不给他面子。

爬上一座山,便和金沙江相遇了。江水流得不动声色,水色碧绿,山势跌宕。岸边依着山势开垦了梯田,泛青的庄稼呼应着江水的颜色。之字形的盘山路本来不很稀奇,但是入了《千里走单骑》的取景器,身份便不一样了。建了好几个观景台,每处都挂着张艺谋的大照片。

过了江,沿江上行,能看到江水颜色的分界处。上游浑浊,下游碧绿,众人皆称奇,不知藏着什么妖怪。

翻过山,到宁蒗县城。顾不上吃饭,先找一家有点规模的超市采购徒步物资。因为有6匹马跟随,大家有些肆无忌惮。鱼罐头、肉罐头、肠、牛奶、炼乳、卤鸡蛋使劲招呼,甚至还有柚子茶。结账时行走提醒,向导也会准备主食、鸡蛋和菜,还有腌火腿,如果东西吃不完,就无法空出马来驮人。大家权衡了一下,觉得驮人比较重要,又纷纷往回拣。事实证明:1. 腐败物资多少都不嫌多;2. 马比人金贵,马夫宁可自己背,也不会让马驮人。

吃午饭的农家院在宁蒗县城外一片庄稼地里。已经是深秋了,田间陇头的麦子还是青黄青黄的,离收获还得一段时间。辣椒倒是火红火红的挂在门廊上,应和着季节。饭菜水平虽不惊艳,但也达标,而且分量实在,价格公道。

吃完饭,继续上路,又翻了几座山,走到一个高处,泸沽湖带着一条羞涩的彩虹出场了。

稻城亚丁穿越 – 4 夜枕泸沽湖
D3 泸沽湖

泸沽湖是第二眼美女。面目清丽、粉黛不施,与世无争地待在深闺,等着情郎爬上她的窗子。这种毫无造作的美也是那位著名的摩梭族的女儿吸引人的地方吧,现在已经被过度的商业和时尚洗涤殆尽。

从地图上看,泸沽湖的北缘不那么平滑,有些小突起,那是些小岛伸向湖中,让这里的布局有了更多的可能性。里格岛就是其中一个有趣的小岛。

黄昏是里格最动人的时刻。在岸边,拣一条无人看管的木船坐下,看时光从湖面上一寸一寸地滑走

干脆坐了木船划到湖心去,随着水波和水面下摇曳生姿的水草一起摇摆。这时,划船的姑娘会唱上一曲摩梭族的情歌。声音轻快悠扬,几乎可以看到歌声掠过水面留下的点点涟漪。

日落之后,路边烧烤的炭火显得更加诱人。寻一爿烧烤店面湖而坐,点一些奇怪的食物,一边期待架子上的烤鸡,一边看店主人手忙脚乱地招呼客人。男人笨手笨脚,却好脾气,任由女人申斥。在泸沽湖,这样的男女或许更多是兄妹组合。

我们是在去里格的路上,第一次遇到牧影的。那时他只是路人甲,在盘山路上低头赶路,背上登山包和手里的环保购物袋随着步伐有节奏的晃动,看着很不协调。我们的汽车从牧影身边飞驰而过,把他落在远远的后面,随即消失的转弯处。等我们办了入住,坐船在湖上转了一圈,要靠岸的时候,那个环保袋匆匆掠过眼前,有节奏的晃动着奔向湖心岛的旅社。大家认出了他,简短地发了些感慨,这时的牧影和我们还没有交集。

Tips

- 泸沽湖住陌上花开青年旅社。湖景房120。这个湖景房是打折扣的湖景,因为和湖还相隔一块湿地,从房间里只能看到一小条湖水。
稻城亚丁穿越 – 5 温泉乡的第一步
D3(HD1)泸沽湖- 永宁县 - 温泉乡(徒步起点)- 利家嘴村- 鸡场(2600米)

严师傅带着一顶草帽,蹲在温泉乡希望小学的门口,身边的放着几个竹筐,锅把、勺把和萝卜菜叶从筐里冒出头来。今后的几天,他要带着六个徒步的人从这里走到亚丁去。到亚丁的路他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到大不知翻过多少次,闭着眼睛都可以走下来。这几年,徒步热起来之后,他每年也得带队走上几个来回。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可以闭着眼睛走,他不知道要来的这几个人,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能自己走下来。

那些人还没到。严师傅无聊地点上一根烟,站起来松松腿,整了整肩上新买的羊毛坎肩。这种用未经染色的羊毛编成的坎肩即防雨又保暖,要是在过去,得用上一年的时候才能编好。现在真方便了,什么都可以买到。他自己的行李就是一个小小的背包,谁也猜不到,里面放的是一双崭新的马靴,黑色的,穿上又帅又酷。他还有另外的计划。

严师傅快40了,还单身,这在他们摩梭族当中也司空常见。他还不想要孩子,摩梭族男人的孩子跟自己并不亲。而且如果有了孩子,走婚的对象就得固定下来。像他这样有见识能挣些外快的人在温泉乡还是挺受欢迎的。徒步结束以后,他要去走婚。

当严师傅又点着一支烟的时候,两辆吉普嘎的一声停在了他面前。胖司机探出头和他打招呼,他那张黝黑诚恳的脸上立刻露出憨厚的笑容。东西装上了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路,在山脚下停了下来。严师傅的两个伙伴在那里等着,旁边的草地上,6匹马在悠闲地吃草。准确地说,是4匹骡子和两匹马。

交接仪式持续了大概半小时。大包从车上卸下来,先背倒人身上,拍照,之后统统驮到马背上。每人只背一个小的双肩背,放水壶,厚衣服之类。

温泉乡湿润而富有弹性的乡间小路给徒步一个美好的开始,也让人有些错觉,仿佛这是通往林间一湾冒着白色蒸气泉眼,我们来这只是为了泡个酥软,而不是走个瘫软。梦想刚刚有个小嫩芽,就被无情的现实粉碎。马夫煞风景地的吆喝声把我们从乡间路上拉回来,拐向山里。

行程上,第一天安排是热身徒步,山路却一点不配合,直接下马威相见。时晴时雨,道路泥泞不堪。开始的时候,碰到山涧还要站进去洗洗鞋,之后便放弃了。慢慢的,鞋的颜色便分辨不出来了。

中午没开火,在一块小草坪吃了些面包香肠之类,继续赶路。

翻过山,终于找到了太阳,和阳光带来的那种喜洋洋的感觉。太阳的正下方,是一个安静的村庄,镶在群山之坳。顺着缓坡走下去,边上是大片的人工造林的苗圃,长长的木篱笆指引着方向。

走向利加嘴村时,在心里偷偷地舒气,这恼人的行程终于要结束了。村口闲聊的村民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走过,不像司空见惯,但也没人大惊小怪。我们的经过没有太打扰他们的闲聊。

真正恼人的是,我们在利加嘴村并没有停留,继续向另一座山走去。走到几近崩溃才到了真正的露营地鸡场。虽然叫鸡场,除了一个废弃的木栅栏,想象不出曾经鸡场的样子。时间还早,赶快把裤腿洗了,泥点已经溅到大腿上了。马帮走的快,早早地生了火,水已经烧开了。看着和炊烟一起升腾的水蒸气,那个梦想换了个尺寸又冒了出来:要是能泡个脚该多好啊!

稻城亚丁徒步穿越全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28914d0100z7xj.html#page=1

稻城亚丁穿越 – 6 菩萨山,蚂蟥区过夜

[p=28, null, left]D4(HD2)鸡场 - 尾脚村 - 尾脚乡 - 菩萨山 - 羊棚(3500米)

徒步的初夜照例是难眠的。一天的疲惫没有转化成酣睡,却是整夜的清醒。一匹马儿认为我们的帐篷压住了它最肥美的那块嫩草,凌晨时分,执拗地在我们帐篷旁边吃草,作为报复,它让脖子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早晨起来越发的疲惫,有些担心今天的行程。也跟着大家吃了红景天。行走认为红景天这种药其实只起到一个心理作用,所以红景天有了个新名字 — 壮胆药。

另外一项重要的准备,就是把裤腿绑紧,今天开始就要进入蚂蟥区了。我对蚂蟥的恐怖印象,入门于小时候听大孩子们吹牛,加强于安妮宝贝的《莲花》。似乎还亲眼见过,一种拇指粗细,滑溜溜软塌塌的虫子,专门吸血,粘到身上就取不下来,还会往血管里钻。光是写下这些文字已经浑身的鸡皮疙瘩。严师傅低头看看自己一高一低的裤管,不以为然,他说只是留点血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第二天的强度并不大。爬升不多,中间还穿插了一些林间平路。每翻过一个高坡,来到平路上就能轻轻地舒口气。扔开登山杖,甩起双手,穿过被雨水滋润的空气,深深呼吸凝结了千百年精华。

还是时晴时雨。晴的时候艳阳四射,恨不能只穿单衣短袖。几分钟之后,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雨水不紧不慢地落下来,仿佛一整天都是这样。路面更加泥泞,一脚踩下去几乎拔不出来。这样的路让人浑身不舒服,只想尽快走完。

路过一个有名有姓的村子叫尾脚村,遇到上学的孩子,他们每天都要翻越让我们吐血的大坡。

翻过菩萨山,植被茂盛了起来,都是矮脚的灌木,细细的枝条,没什么叶子。可以作为蚂蝗最好的伪装。听见溪水的巨响,转过山脚看见一个村子,知道是我们的宿营地羊棚到了。

晚上取消一切娱乐活动,大家匆匆吃过饭赶紧钻进帐篷,动作敏捷,生怕有蚂蟥趁机钻进来。只有行走在帐篷前搭起一个小棚煮咖啡、茶和果珍。他的小闲情直接导致大熊的腿被蚂蟥光顾。
晚上下了雨,哗哗的雨声混着旁边的溪水声,总是担心帐篷会被冲走。担着担着心,就睡着了。

稻城亚丁徒步穿越全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28914d0100z7xj.html#page=1

目的地: 稻城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