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洛克的脚步—稻城亚丁、措普沟、贡嘎穿越记

8264旅行网

(此游记已经在《山野》杂志发表,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br> 追寻洛克的脚步 <br> ——稻城亚丁、措普沟、贡嘎穿越记

贡嘎迷人的景色

传说在青藏高原雪山深处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有一个被雪山环绕的神秘王国,那里有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金矿和纯净的空气,她就是世外桃源——香巴拉(Shambhala)。香巴拉也许是世人的一个共同梦想,1920年,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来到了中国,由

云南 <br> 出发,开始了贡嘎岭的探险之旅。他首先到了大理,再由大理去

丽江 <br> ,由

丽江

往北从泸沽湖到木里。1928年3月,洛克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

措普沟扎金甲博神山

1933年4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以此约瑟夫·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尤其是洛克贡嘎岭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的探险经历,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称之为“香格里拉”,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

为了探寻梦中的香巴拉,2008年9月29日,我和小花、小草、羔羊、路语,狼哥、高兴和江湖一行八名驴友,分别从深圳、广州和南昌等地,相约成都,准备沿着“洛克线”进行穿越。洛克当时以丽江为根据地,对云南、四川一带进行了多次探险旅行,后来,人们将洛克走过的许多线路归纳为主要的三条,而这三条线路各有特色,适合不同的旅行方式 。

我和队友行走在莫溪沟

洛克刚到中国时,首先吸引他的是从未见过的景色,“洛克一线”可以说是洛克的梦幻之旅,最美的景色多在这条线路上,穿越的地区主要是他的“香格里拉”之地,洛克为此两次穿越。由于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所以,只有徒步才能穿越。洛克的两次穿越到稻城,一次是从西昌穿越到稻城:西昌—木里县城—野生马鹿场—寸冬海子—苦巴店寺—桃巴大峡谷—木里大寺—水洛—兰满—嘟噜—白水河—呷洛—曹瓦旗—日萨—冲古寺—亚丁—稻城。第二次是从木里穿越到稻城:木里县城—嘟噜—白水河—满措—瓦科措—恰朗多吉神峰—杂巴朗—曲纽阿措祝姆—降碧勇—先乃泽—鲁绒牛场—冲古寺—亚丁—稻城。

在后来的旅行中,洛克慢慢地痴迷于当地的藏传佛教,这股神秘的力量深深吸引了他,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神秘之旅。“洛克二线”主要是探访宗教圣地,这条线路主要是探访西昌周边的佛教圣地:西昌—木里县城—野生马鹿场—苦巴店寺—桃巴大峡谷—木里大寺—瓦尔寨大寺—云揽堡瀑布—机依原始森林—鸭咀牧场—鸭嘴自然保护区—寸冬海子—康坞大寺—木里县城—西昌。目前,这条线路都通车了,比较适合自驾旅行。

贡嘎雪山

在两次穿越到稻城时,洛克发现了贡嘎,并让他在贡嘎地区停留了七天之久,这条线路就是现在的“洛克三线”:西昌—木里县城—野生马鹿场—寸冬海子—康坞大寺—鸭嘴自然保护区—鸭咀牧场—913林场—田镇—麦地龙温泉—罗乐沟—麦地龙贡嘎—物动湖—陇东—归里—倮波—冕宁—西昌。

也许是我们过于贪心了,一次想将洛克线路一网打尽,于是综合三条线路的特点,计划用二十一天的时间,走遍洛克的大部分线路。我们的计划是从成都坐火车到西昌,从西昌坐汽车到木里,然后从水洛乡出发,徒步穿越到亚丁、卡斯地狱谷;再坐车途经稻城、理塘,探访措普沟;然后坐车到新都桥,从上木居出发,徒步穿越贡嘎无人区,到老榆林,最后到达康定。

一 洛克梦幻之旅——徒步香格里拉

“那天晚上睡在帐篷里,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又回到了那版被高山环抱的童话之地——木里。它是如此的美丽与安详。我还梦见中世纪的黄金与富庶,梦见涂着黄油的羊肉和松技火把……”。这是约瑟夫·洛克在木里所写日记最后一页所纪录的,他将木里到贡嘎岭地区描述为“通话之地”,并且他两次从木里穿越到稻城、亚丁。我们这次的长距离的穿越,第一阶段也是想重温洛克的梦幻之旅,从木里的水洛乡作为我们的出发点,穿越他的“香格里拉”。

我们从成都坐火车到西昌,然后包车从西昌经过盐源到木里,我们木里出发的行车线路是:木里—李子坪乡—长海子—博科—915林场—水洛乡嘟噜小组,全程是213公里,约12小时车程,过了安定大桥手机就没有了信号。

亚丁徒步的路上 <br> 梦幻之旅的艰辛

2008年10月2日,我们到了水洛乡的嘟噜,开始了我们的第一阶段的徒步。这是我们洛克线穿越的第一次徒步,徒步路线是:嘟噜村民小组—金矿—嘎洛村—嘎洛牧场—嘎洛垭口—嘎洛牧场(海拔4500米)露营,估计当天徒步行程约30公里,要走七个半小时。

我们在山上一直沿着通天河谷的上方行走,到了金矿附近,这里曾经被发现纯度很高的金矿,引来大批的淘金人,所以,约瑟夫·洛克当时将木里描述成富庶的“神秘黄金王国”。不过,我们一直都没有看到金矿,看到只是一些废弃的房子,应该是淘金者居住过的。在这里我们要下到溪流边,然后开始上山,慢慢地感觉有点累了。

行走在水洛山上

这时候看到一队驴友从亚丁那边徒步穿越过来了,他们都是快步如飞,比马帮的马走得还快。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从他们的眼中,看得出来他们很累。我们下到了山沟,就要穿过通天河上游的白水河,河边有一座小桥,马帮就在这里休息,吃点东西,因为马上就要一直向上攀登,最痛苦的时刻就在眼前。坐在小溪边,我想这种近乎“自虐”的徒步,到底是为了欣赏美丽壮观的景色?为了表现一下自己?还是为了挑战自我极限?在后来的旅途中,特别是行走得非常痛苦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为何徒步,徒步的意义到底何在?直到最后一天,我才似乎找到了答案。

行走在金矿的山路

我们开始登山了,要一直上到垭口,到了嘎洛牧场才露营。走了好久,前面一直都是看不到顶的高山,我问马帮的人,他们说还有一大半的路程,听到这些腿都软了。在以前登山中,由于保护不力,我右腿的膝盖受过伤,下上都痛得不行。狼哥、高兴、江湖的体力都很好,一直走在前面,小花和小草在我们前面,我和路语两人断后,羔羊体力也很好,只是担心我们走不动,所以一直跟着我们。慢慢地,大家都有些疲惫。虽说大家都还没有高原反应,不过不停地登山,体力消耗很大。大家的距离开始拉开了,我和路语已经跟不上队伍了,干脆就边走边歇。

去亚丁途中休息

我走得浑身是汗,只有坐下来才会凉快点,膝盖开始隐隐作痛,所以也不敢走得过快,几乎是走一段歇一段。在半山腰,我们看到白水河穿过两座高山,虽然树木还没有变成金黄一片,不过无边无际的崇山峻岭还是非常壮观的。坐在石头上,看着我们走过的一座座高山,觉得真是不可思议。有一个岔路口,我们正在犹豫往哪个方向走,突然看见地上放着一个新折下来的树枝,枝干朝着一个方向,知道这是他们前面的队伍放的路标。

天快要黑了,我们走上垭口,看见我们的营地。帐篷还没有搭建好,天就黑了,我们拿出自己的头灯,在灯光下搭好了帐篷,搬来几块石头搭起了炉灶。我们拿出带来的米、大白菜和西红柿,这才发现,西红柿早已经成了西红柿酱了,看来徒步带这东西真是华而不实啊!还是大白菜、黄瓜管用,不容易压坏。我们先煮了一锅饭,将饭弄到每个人的碗里面,再用那个煮饭的铝锅煮菜,因为没法子炒菜,只能煮菜了。大家就将大白菜和压烂的西红柿扔进锅里,再加一罐上午餐肉罐头,煮了一锅菜,大约快熟了,才发现我们买食品的时候竟然忘了买盐,赶紧找盐,好在马帮带了一些盐,放进了菜里,用勺子分到每个人的碗里,吃起来真香,这是我们自己做的第一餐饭。

我们的野外第一餐 <br> 高原反应不期而至

2008年10月3日的路程,是我们从木里穿越到亚丁的路程中最艰苦的,几乎都是翻过高山,而是直接向上上山,然后直接下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没想那么累。到现在还是记不起来那段路程的具体线路和经过的那些高山,留下的记忆,是翻过了一座山头又一座,感觉没完没了地走。这里海拔很高,都在四千米以上,走着都喘气,虽然队友都是经常户外的老驴了,不过高原上徒步,再加上这样的路,真是很累。大约翻过了四个山头,走了八个多小时,终于看见对面山上有两个彩色的小点。拿起相机,将镜头推上去一看,竟然是帐篷!当时别提多高兴了,以为那就是我们的营地,本来已经没有力气走路了,赶紧打起精神快速走过去。

等我们走近了一看,才发现竟然不是我们的营地,而是一队来自广州驴友的,他们中的一位女孩子高原反应很厉害,一直躺在帐篷里面。好在我们这队还没有一个人出现状况。我们和他们合影之后,赶紧寻找我们的营地,可是走了好久,仍然没有看见我们马帮的影子,可偏偏在这时候,天下起了雨。羔羊走在前面,路语跟在我们后面,大家都往前寻找着。天黑下来了,大家慌不择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踩着泥向前走去,互相呼喊着别走散了。其实,先到到的高兴在那边吹急救用的哨子,可惜风大雨大,我们什么都听不见。

行走在亚丁的山路

慢慢地大家全都过来了,集中在一个牛棚里。羔羊浑身都湿透了,坐在牛棚里面都冻僵了,饥寒交迫使他已经完全麻木了,直到大家喊他换衣服,他才反应过来。大家的衣服全都湿了,想着该怎么办。我和狼哥都说赶紧搭帐篷吧,因为只有帐篷里面才能避风雨,而且天黑了搭帐篷就更麻烦了。但是,帐篷搭建在哪里呢?何况外面正下着大雨。不知道是谁提议,就将帐篷搭在牛棚里面,因为这里面没雨。可是里面空间很小,不可能全部搭建在里面,而且全是烂泥和牛粪。大家先换下了湿透的衣服,我和江湖两人背着包到外面搭好了帐篷。其他人就将塑料布垫在牛棚的烂泥上面,然后搭帐篷,六个人只好就挤在三顶帐篷里面睡觉。

马帮找到了一个干的牛棚,住在里面开始做饭了,就煮了一锅粥,高兴和狼哥吃了都吐了,羔羊浑身发冷,所以乘热都吃了下去。狼哥过来喊我去吃饭,可是我躲在帐篷里面刚刚暖和过来,不想冒雨出去吃饭,就拿出了一个应急用的能量棒吃了就睡觉了。过了很久,外面雨好像停了,大风吹得帐篷呼呼作响,睡到半夜我被风声惊醒了,从帐篷伸出脑袋,嘎洛牧场四周漆黑一片,驴友们也都悄无声息,只有风声和骡子脖子上的铃声。

风雨过后的露营地

2008年10月4日,就是我们徒步的第三天,也是我们水洛到亚丁这阶段徒步的最后一天。早上起来,羔羊显得特别憔悴,腮帮子都凹下去了,他说昨夜差点翘辫子了,夜晚睡觉的时候,还起床吐了一次,晚上睡觉大家都觉得很冷,他一晚上却感觉很热,其实他晚上已经开始发烧了。刚开始我们还以为他只是昨晚雨淋之后感冒了,后来他不仅吐,而且还拉肚子,这才发现,由于身体极度虚弱,这头强悍的羔羊其实已经开始高原反应。

第三天的路程没有第二天那么长,大约要走七个小时,不过非常艰险,很多地方都是大坡直上和大坡陡直下,感觉走不动了,我和路语上骑了骡子,我们中年龄最大的狼哥也支撑不住,也骑上了骡子,看到羔羊很虚弱,我们要羔羊也上骡子,不过他坚持继续徒步。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羔羊又开始拉肚子,加上有没有吃什么东西补充能量,羔羊极度虚弱,显然跟不上队伍了,我要羔羊赶紧骑上骡子,他还坚持自己走,最后我叫马帮牵了一头他们自己骑的骡子过来,让羔羊上去,羔羊才上了骡子,感觉骑都骑不稳了。

夏诺多吉垭口

我们翻越4200米左的嘎洛垭口之后,继续前行,高兴、江湖和小花、小草四个人继续徒步。到了下午,我们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登山了4800米的夏诺多吉垭口。看到了神山,大家忘却了疲惫,忙着拍照了。我像往常一样习惯拍照瞬间屏住呼吸,不过拍完之后,要喘好半天气,才能恢复正常,毕竟这里是海拔4800米!

这里是木里和与亚丁的交界处,有三座神山,三座呈品字形排列的山峰,合称“念青贡嘎日松贡布”,即三怙主雪山,据说是由五世达赖嗽嘛开光,并以藏传佛教中降妖伏魔三位一体的三怙主命名: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代表密部主金刚手;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代表大智文殊菩萨;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代表大悲观世音菩萨。这在“三怙主雪山”中,夏诺多吉列第三位。洛克当时描述它是“一座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形的山峰,两翼伸展着宽阔的山脊,像是一只巨型蝙蝠的翅膀”。

按计划我们的终点是洛绒牛场,在那里露营,然后第二天再负重徒步穿越卡斯地狱谷。我们和马帮分手后,每个人背上自己几十斤的大背包,然后前胸背上小背包,开始了真正的负重徒步。我们好不容易从山上下到了亚丁风景区,但是,洛绒牛场不允许露营,最后我们负重走了四个半小时,才到了亚丁景区外面的龙同坝一家客栈,羔羊已经坚持不住了,饭都没吃,就到了一个客栈边上的临时诊所打吊针去了。

亚丁风景区

本来我们第二天的行程是穿越卡斯地狱谷的,线路是:络绒牛场—五色海(5100米)—牛奶海(近5000米)—央迈勇雪山垭口—结珠海—卡斯地狱谷—卡斯村,行程大约走8个小时,再从卡斯村到俄初山,然后去日瓦,最后到稻城。由于这次走得太辛苦了,大家都觉得体力不支,而且没有马帮进去卡斯地狱谷,还得负重徒步,最后,大部分人放弃这段徒步。

亚丁秋色

虽然第二天下午,小花和小草试图继续徒步穿越卡斯地狱谷,可是按照亚丁景区的规定,过了中午十二点,就不让人过去卡斯地狱谷,他们走到最后走到络绒牛场,还是被拦了回来,这次徒步穿越卡斯地狱谷的计划失败了,不过大家却也有了一份意外的收获。秋天的亚丁,景色份外美丽,也许这里就是《消失的地平线》中主人公——康韦到过的地方。我们坐在亚丁的阳光下,静静地仰望着神山,想象着康韦当时置身于神圣宁静的雪峰、森林、草甸、寺院之中的那份神秘。

亚丁冲古寺 <br> 二 洛克发现之旅——措普沟

肯定很多人还不知道,人们发现约瑟夫·洛克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纪录香格里拉的事,其实是在措普沟发现的。2003年6月5日,四川一支科考队在考察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措普寺的时候,发现了一本1931年出版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瑟夫·洛克在杂志上不仅详细描述了香格里拉,还提到了“措普”这个地方。

我们无法考证约瑟夫·洛克当年究竟有没有真正去过措普沟,不过,从此措普沟这个神秘的地方进入了人们的视线,由于路非常难走,很少有游客进入。我们的第二阶段穿越目标指向了措普沟,我们开车从稻城出发,经过理塘、海子山和德曲大峡谷,到达挫拉乡,然后从茶洛乡进入措普沟,入住措普寺,我们要探访一下措普沟这个神秘的地方。

措普沟线路图 <br> 向措普沟进发

2008年 10月6日,我们到了稻城。狼哥、高兴和江湖他们假期到了,后面的两段穿越就不再参加了,准备从稻城返回成都。羔羊在亚丁打了吊针之后,并没有好转,显然是严重的高原反应,在我们的劝说下,羔羊不得不跟狼哥他们一起下撤了。10月7日,我和小花、小草、路语四个人,准备继续向巴塘进发。

稻城到理塘140公里,行驶要2个多小时,到达了理塘。理塘到措拉乡大约还有100公里,措拉乡到茶洛乡约8公里,措拉乡到措普沟40公里;开车全程要走6小时左右,据说路况非常差。到达了理塘以后,司机扎西没有去过措普沟,原本不打算跟我们继续往前走到措普沟。经过我们再三请求,终于同意送我们进去。

眼镜海远眺

理塘的海拔有4014米,中间经过了一个海子山的垭口,我们看到路牌上写着海拔4675米,此时景色越来越好了,蓝色的苍穹下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雪山下的草原上成群的牦牛和羊群。突然,路语高喊了了一声:“眼镜海” !路语说,这个眼镜海也叫姊妹海,位于甘孜理塘到巴塘的川藏公路上,曾经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原来是两个比邻的蓝色的海子,既像一对姐妹,又像一个眼镜,故得此名。我们赶紧让扎西停车,下来狂拍了一阵子。

眼镜海

到达措拉乡,慢慢地,路况就非常难走了,这里都是森林里开出来的小路,大部分路段仅够一辆车很行驶,大约走了7、8公里后,到了茶洛乡了,我们沿着巴曲河边向前行驶。这里有四川最大的地热资源,大小温泉有1000个左右,据说是热坑温泉,最高水温高达100度,最独特壮观的是远近闻名的三口间歇泉,相传格萨尔王经常到此淋浴。分布在措普沟的巴曲河两旁,热气腾腾,车走过的时候,一股臭味扑鼻而来,一闻就知道是天然温泉的硫磺味。在这些温泉中,有远近闻名的三口间歇泉,相传格萨尔王经常到此淋浴。小花说看过介绍,有人说这里还有一种温泉叫做“喊泉”,喊一声,泉水就会用涌出来,可惜她和路语喊破了嗓子都没有看见喷薄而出的泉水。

这里的道路完全和我们从木里到水洛的路有得一比。不过风景真的不错,两边都是被深林覆盖的高山,沟里雪山水流奔腾。措普沟自然生态保护区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城北部措拉区境内,东起毛垭坝与理塘接壤,西至海拔4860米的亚素高山,南从列衣、沙溪乡以上至扎金甲波神山与白玉相邻,方圆九百平方公里。

路都是乱石路,车不停地颠簸,真是旅行攻略上介绍说的“五步一坑,十步一洼”。突然,汽车方向盘出现很大的异响声,扎西停下车来,打开引擎盖,发现汽车在大量漏油,看到方向机的转向轴附近,漏得很厉害。原来,是一个垫圈坏掉了。好在这个问题只是影响到方向盘,不是开快车,不影响行车安全,我们的目的地是措普沟的措普寺,按介绍,我们估计路程还要两个多小时,上满了润滑油,我们只好让它漏,继续往前开。我们一直沿着山沟走在美丽的原始森林里。

章德草原

海拔越来越高,比刚开始上升了1000多米,路越来越难走,好不容易出了森林,突然左手边看到一片草原。我们根据以前的攻略里面的描述,这里应该是章德大草原,说是草原,可比能跟内蒙古那边的草原相比,不过这里是措普沟的核心保护区,似乎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没有看到各种各样的动物。在我们的左前方,看见一座巍峨雄壮的山脉,在远方横贯,就是是扎金甲博神山,其中一处主峰非常奇特,显然与众不同,也许就是扎金甲博神山的主峰,我们左转过一个小木桥之后,经过了两个小溪流,看见一片原始树林,绿绿葱葱的,甚是茂盛,感觉非常幽静。沿着树林中的一条小路往前走,左手边看见了一个很大的海子,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措普湖吧。

措普湖

措普湖近一平方公里,海拔四千多米,四周被高山冷杉环绕,被誉为“康巴第一圣湖”。看见湖面,小花很是兴奋,说看过措普湖的介绍,湖中生长许多高原裸鲤鱼和细鳞花鱼,听到喇嘛和尼姑在湖边发出的喂食喊声,便会成群结队蜂拥而来。当你把手放入水中时,许多鱼会来“亲吻”你的手,或跃出水面,我想那也许只是传说吧。

小路走到尽头,措普寺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就在我们刚才在很远的地方看见的形状很奇特的山峰下面,原来措普寺就在扎金甲博神山的正下方。木里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也就是黄教的所在地,而措普寺是康巴藏区远近闻名的藏传佛教“宁玛派”寺庙,属于红教,据说有一百多人名僧人。这座具有500年历史的寺庙背依扎金甲博神山,面朝原始森林和措普湖,再远处就是一座雪山,有山有水有树,措普寺果真是一处风水宝地!

措普沟扎金甲博神山 <br> 意外事故

2008年10月8日,大家都陆续起床了,昨晚下了一场雪,现在也停了,山野披上了淡淡的银装,我们用开水冲了一碗青稞面,加上点榨菜,就算早餐了。外面的雪开始融化了,地面都没有被雪覆盖,扎西找了寺庙的喇嘛要了一小块很厚的牛皮,准备剪下一小块做成一个垫圈。然后去检修汽车了。我们就赶紧出去拍雪景,在寺庙周围拍了一圈之后,就往挫普湖方向走去。

走了好久,看见了湖水,由于是雪后,太阳一点也没有,天一直阴沉着,本来碧绿的湖水变得有些墨绿色,景色显得有些阴沉,雪后四周没有一丝声响,一片沉寂。我们走近湖边,看见水质很清澈,没有一点污染的痕迹。小花一直想找到所谓的“接吻鱼”,除了拍照,到处看看有没有鱼,但是一直都没有看见一条鱼。我们继续绕着湖边走,我穿过一大片经幡,在一个湖边的浅水处,终于看见到了很多的鱼,赶紧喊来小花和路语,他们试图将手放进水里,看有没有鱼过来亲吻,不过鱼儿倒是吓得跑掉了,也许只有喇嘛过来喂食的时候才会过来吧,我们无法让鱼儿过来亲吻我们的手。

扎金甲博神山全景

走了半天走,前面还是湖面,走得有些累了,看来措普沟真的好大,要走出去非得开车。但是,回到措普寺,我们的汽车却发动不了。我估计是电瓶的电本来不是很多,下雪之后,寒冷的情况下,电瓶的电量消耗得快,所以打不着火。最简单的一个方法就是找一辆汽车来,用过江龙给他的车充电,然后点火。可是这方圆几十里地都没有汽车,这一招根本行不通,此外只有一个最原始的方法,就是用人力推车,推动汽车快速运动,然后突然挂上档,将发动机点火。

在措普寺内发生故障的汽车

我们推着车饶了一大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汽车推出了措普寺的院子。在高原上推车不是一般的累,每次推动一截之后,由于又累又缺氧,每个人弯着腰直喘气。推了半截就推不动了,正好,我们遇到了一个骑车来措普寺旅行的小伙子,有一个年轻的藏民过来,我们也喊来一起帮忙。我们合力将汽车倒着推到路的尽头,然后一起使劲往下推,车还没有快速滑行起来,扎西就提前挂了挡,结果就差一点,汽车还是没有发动。本来在高原就不能快速奔跑,我们不仅要用力推车,还要推着车跑,所以感觉累得不行了,一个个喘着粗气,几乎要坐到地下,我觉得喘不过气来,感觉直想吐。

措普沟雪雾中的山峰

在推了一个多小时车之后,个个都已经累得有心无力了,没办法,我们只有尽最后一次努力了。我们歇了一会又往前推车,然后在速度最快的时候喊扎西挂档,我们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大家都松了手,看见车往前开过去了,当时心里可高兴了,谁知道汽车开到小溪的中间又熄火了,而且车就停在寒冷溪流正中间。我觉得奇怪,明明发动了,怎么会熄火了?扎西脱掉鞋,穿着袜子从水中走出来,不好意思地跟我说,他看见发动机打着了,前面就要转弯,竟然在这个时候去踩了一脚离合器,想换个挡位,结果车子就熄火了。

大雪中觅食的羊

现在车停在水中间,想推都麻烦,得脱鞋下水,冷倒不说,溪流里面全是小石子,很扎脚,推车要用力,那根本使不上劲。难怪扎西在水里还穿着袜子走出来的,不知道是谁跑回寺庙里面拿来了绳子,扎西将绳子系在车头,我们一起将汽车拖出水中,推到快到一个下坡的转弯处。这时,有一个摩托车过来了,扎西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再不行他就找这个摩托车到前面去找汽车。

我们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接着推车,汽车顺着下坡快速滑行,终于听见了发动机的响声,接着看见扎西将车一直开走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到这么艰难才将汽车发动,大家觉得要赶紧离开,于是纷纷回到房间,收拾了东西,搬到车上。可惜我们的计划没有完成,本想去找活佛聊聊天,看来也没时间了,周边还有很多的美景没有看呢。这次只当是一次探路,我想将一定还要来一次,多呆几天,静静地欣赏这里的美景,慢慢感受一下古老寺庙的灵性。

措普沟内的雪山 山峰 <br> 三 洛克惊险之旅——穿越贡嘎无人区

“走进寒冷、灰色的黎明,但见前方万里无云的天空下,一座无与伦比的金字塔——雅博雅傲然挺立。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美妙绝伦的山峰,墨绿色的天幕下,那座冰雪金字塔呈现出灰色,然后又换作银色,但后来当太阳最初的光芒吻了上来,木雅峰的山顶涂上了一溜金黄”。这是约瑟夫·洛克于1930年10月,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贡嘎山的光彩》专稿所描写的美景,文中的 “木雅峰”,也就是木雅贡嘎雪山。

稻城的红草地

据说洛克第二次从木里到稻城的亚丁,走到曹窝旗时,他远眺海拔7556米的贡嘎雪山,洛克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地迷住了,他改变了行程,在曹窝旗整整住了7天。是什么东西吸引了洛克?又有些什么样的绝美景色能够让他欣赏了七天呢?

我们第三阶段的穿越,就是想通过徒步穿越贡嘎,试图发现洛克的秘密!我们从措普沟出来之后,返回理塘,然后驱车200多公里,翻越卡子拉山到雅江,翻过高尔寺山,来到了摄影家的天堂——新都桥;然后赶往沙德的六巴乡(现在改为贡嘎山乡),从上木居出发徒步翻越子梅垭口,登山贡嘎雪山,入住贡嘎寺;再从玉龙西进入莫溪沟,经过朗格曼因冰川,翻越日乌且垭口进入日乌且沟,经过勒多曼因冰川,大草坝营地,最后到达老榆林,终点是情歌之城——康定。

新都桥的遐想 <br> 蜀山之王——贡嘎雪山

因为我们这次徒步是本次穿越行程中难度最大的,而且穿越的是荒无人烟的贡嘎无人区,我们买了巧克力、苹果、橘子和大白菜等必要的物资,将相机充好了电,并在新都桥进行了休整。2008年 10月10日下午两点半,我们终于从上木居出发了,马帮名叫杰都,他一个人带着四匹马跟我们徒步穿越贡嘎,没想到为了看到蜀山之王,我们的马差点累死了。

上木居到子梅垭口大约15到20公里,徒步约需5个小时,据说这一段路都很不错,拖拉机和摩托车都可以通过,尽管海拔也很高,不过我们四个都已经适应了,几乎没有什么高山反映。刚开始走得很轻松,毕竟休息了几天,体力恢复得很好,再加上路况不错,我们走的很快。但是走了一个多小时,却出现了我们意想不到的状况。杰都带的是马而不是骡子,马虽然跑得快,可是驮东西上山,却不如骡子,所以走山路还是很吃力的。走着走着,我们看见一匹马就已经不行了,腿都快跪下了,显然有些吃不消。

以前我们的看到徒步攻略里面说过,有一次徒步的驴友走得太快,结果驮东西的马都累死了,当时我们还有些怀疑,现在我们才知道这种可能性还真是很大。由于担心马会累死,我们经常让马多休息一会再走。可是,就在马休息的时候,其他的三匹马都赶紧吃草,那匹马连草都不吃,看来情况非常不妙,可是也没有办法,我们离开上木居已经有两个小时了,返回去换马就得三四个小时,肯定会影响行程。

当我们再一次休息的时候,那匹马四条腿都瘫下,连背包一起都滚到地下,看来真是有点问题。当我们走到一个小山包时,已经看到了子梅垭口,不过估计上去,还得一个小时,垭口上面就是我们今晚的露营地。正当我们感到有希望的时候,那匹小马完全不行,根本走不动,杰都卸下了马背上的背包,马还是不行,整个就躺倒在地下,不停地喘气。杰都说如果给它饲料吃都不吃,那就不行了。杰都拿出带的一些饲料,好像是一些玉米和一些类似葛根的茎块,那匹马一点都不吃,看来问题大了!

帮马帮搭建帐篷

我们说得赶紧回去换马,因为除今天之外,我们还有四天的徒步,而且后面的路更为艰险,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匹小马非得累死不可。这里已经没有信号了,手机无法接通,杰都只得自己回去换马,我们就在这里扎营过夜,他骑一匹马下山回去换马。杰都将两匹马系在山上的灌木丛上,那匹有问题的小马就没有系缰绳,让它躺在那里。

天都快黑了,而且时常下点小雨,所以赶紧搭建帐篷,可问题是没法做饭,因为这里不是理想的营地,在山的三分之二的山腰上,边上没有水,打一次水就得走到山谷去。看来今晚没得饭吃了!于是我们拿出带的干粮,四个人吃了一点。吃完干粮,天完全黑了,看来杰都今晚是回不来了,于是,我们只有安心睡觉,明天再做打算。

第二天,我起来一看,糟了!两匹拴着的马都在吃草,那匹小马不见了,环顾四周,一点踪影都不见,估计半夜自己跑回家了。过了好久,杰都才回来了,不过还是骑着昨晚的那匹马,并没有带另外一匹马过来,现在只有三匹马了,于是将那匹小马驮的东西分散放到其他马上去。我们沿着大大的之字形的路上山了,海拔很高了,看着近在眼前的垭口,腿却走不快,于是大家一步一步慢慢向上走,终于登上了子梅垭口,贡嘎雪山就在我们眼前!

贡嘎雪山

子梅垭口不知道是否人们所说的海拔4370米的迦热山,不过在子梅垭口,是拍摄贡嘎雪山的最佳景点,贡嘎雪山一览无遗。天气不错,山上虽说有些云,不过整个贡嘎雪山还是看得清清楚楚,半山腰一片云海,环绕着贡嘎雪山的山峰,贡嘎主峰就像行驶在在云海中的巨大的巡洋舰,显得颇为壮观和神秘。子梅垭口很平坦,风很大,我们纷纷抢占最佳地形,赶紧拿出相机,不停地拍摄,拍完了风景,每个人还在这里留个影,毕竟到这里也不容易,怎么也得到此一游吧!

我的到此一游照

拍完照,一看半山腰的路还是之字形的一直蜿蜒到山下谷底,一眼看去,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天啊!要走到谷底简直是恐惧,云雾缭绕之中可以看见谷底的村庄,小得像玩具房子,何况我们今天下到谷底之后,还要爬上山对面贡嘎雪山的半山腰,据说贡嘎寺就在那里!

贡嘎寺

子梅垭口到谷底的上子梅村大约15公里,我们边走边歇,终于快走到了山下,我们遇到了另外一队驴友,我们简单地打了个招呼,继续赶路。眼看就到了上子梅村了,我的膝盖痛得无法忍受,膝盖受伤的人知道,上山没那么痛,以前听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现在终于应证了没错,因为下山的时候膝盖会承受更多的重量,当然会痛,而我们是一路下山走了十几公里,膝盖显然承受不了。到了村里,但是没找到马,虽说上子梅村到贡嘎寺还有大约10公里,但是现在走在平地上,腿也没那么痛,问了问路语走不走得动,她也说没事,于是下定决心继续徒步下去。

下到山底又开始上山了,有一段路非常差,虽说没有下雨,不过还是很烂,一条很窄的小道都是泥,我们只有沿着烂泥的边缘走,很是费劲,据说还要走两个多个小时呢。一路绕着山走,几乎围着山走了一圈,我们一路走啊走啊,就是没有看到一个垭口!上山十分消耗体力,我们的膝盖倒是不痛,体力觉得还行,不过,路语和小花两个女孩子最怕的就是上山了,走走歇歇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新修的贡嘎寺庙宇

突然看见了一标识牌,左边箭头写着到玉龙西村,再往前走,前面看到了两个小喇嘛,于是加快了步伐,跟着他们走。终于看到了几处很破旧的小房子,小喇嘛说那就是以前的贡嘎寺的经堂,不过要我们从左边的路绕过去,因为转经都是顺时针的,不能反着走。我们走进了一处很旧的两层的房子,小喇嘛说着就是真正的贡嘎寺,边上那座寺庙是新修建的。据了解,贡嘎寺海拔4100米,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也就是白教的三大圣地之一,是藏密五大金刚之一胜乐金刚的道场。

贡嘎寺内景 <br> 走不到尽头的莫溪沟

贡嘎莫溪沟位于四川在甘孜藏族自治州,是贡嘎山风景区和自然保护区的重要组织部分,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莫溪沟为暖温润性的复合带生态系统,有6个垂直带,由贡嘎山和子梅山组成的高山峡谷,具有贡巴冰川及多彩的冰川地貌。

贡嘎穿越线路图

2008年10月12日,我们从玉龙西村进入了莫溪沟。走过一段茂密的森林,进入了低矮的灌木丛,这些灌木丛都带刺,枝桠都很硬,不到膝盖那么高,刮在冲锋裤上吱吱作响,我们就在灌木丛中穿行。再往前走,就看到了勒多曼因冰川。据说在冰川里有漂亮的冰塔林、冰洞等等,可是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但是雪山倒是随处可见。

勒多曼因雪山

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叫做莫溪沟了,右手边全是绵延无际的雪山,应该就是贡巴冰川,左手边全是裸露着岩石的高山,估计就是玉龙山,我们就行走在两处山脉的之间的山沟里面,不过不是走在山沟底下,而是沿着山沟的边沿的半山坡上走。按照我们的规划,露营点大约就是朗格曼因冰川下,据说傍晚可拍到贡嘎山主峰北面的勒多漫因——夕照金山!

回望走过的路

但是,远处除了山还是山,根本就看不到尽头,往回走,也得很久才能走出去,我们没有退路,唯有不停地前行。这倒有点像现实的生活,现实中,生活迫使我们不停地前行,虽然不知道前进的目标,也无法预知我们行进的终点在哪里,人们都身不由己,唯有不停地前行,都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那种痛苦仿佛跟徒步是一样的。

队友 途中小恬

越来越累了,速度也慢了下来。我们四个人的距离也慢慢拉开了,四个人大约拉了一里多地的样子。下午五点多钟,才走到了营地。我们正在寻找最好的地方搭帐篷,就看见远处黑沉沉的一片雾飘过来,凭经验感觉是雨下过来,于是赶紧动手搭帐篷。估计不到几分钟,帐篷还没有搭好,雾就漂过来了,我们觉得一阵寒冷,这时,才发现原来是小冰雹,一颗颗的雪子夹着雪花,下得还很大呢。

我们将背包全部拿进了牛棚,在雪中搭好了帐篷。2008年12月13日,我们起床之后,发现雪早已经停了,还能看到一线阳光,帐篷地下只有很少的积雪,外面的雪并没有覆盖住小路,看来可以放心了。想到还有两天,我们就能穿越过去了,心里还有点高兴。我们进了牛棚,将昨晚煮好的白菜粥煮开了,每人吃了一大碗,因为今天路程比较远,还要翻越我们穿越以来海拔最高的垭口——4800米的日无且,所以要多吃一点。

冰雹中搭建帐篷

事前听说日乌且垭口比较难翻越,而且一定要在天黑之前翻过去,因为那里不仅海拔高,温度很低,于是一大早大家拼命地向前赶。终于走过了海拔6294米的朗格曼因冰川,过了冰川,前面就是一座雪山,按照地图来看,估计是达多漫因峰,上面的积雪很多,显得很高,没曾想到我们一天的路程就是要走过它的身边。刚开始,我们将杰都和他的马抛在了后面,但是慢慢地杰都已经超过了我们,看来我们的速度无形之中已经放慢了,只是我们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走了一会,前方已经没有路了,我们骑马渡过一条很激的溪流,接着,路况变得很差了,而且一直上坡,海拔提升的很快,消耗体力也较大,只有走一段歇一会。走了几个小时,莫溪沟是没有看到尽头,右边还是看见的那达多漫因雪山,左手边还是那座露着岩石的山,应该就是绵延几十公里的玉龙山脉,几乎景色千篇一律,心中不免有些失望。突然,我们看见了小草停下来在拍照,我一看,哈!达多漫因雪山下有个好漂亮的海子啊!

莫溪沟的海子

登时疲惫一扫而去,拿出相机跑到了海子边上,拍个不停,蓝天、雪山、、绿草加上碧绿的海子,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画面,我想这就是穿越贡嘎以来,迄今为止,最美的景色了,虽说没有贡嘎雪山那么壮观,不过这颜色的搭配,明朗的色彩,是黑白色为主的贡嘎雪山无法比拟的。其实,路上还有一处海子,可惜水都干枯了,景色不再!

我们一直以为在走过前面的一处山,就能看到日乌且垭口了,可是翻过一座山坡又一座,一直都没见着垭口,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上山的坡度越来越大了,路语和小花她们两个休息的次数多了起来。路语说,她是在走不动了,只有自己定位一个地方作为目标,不断地将目标前移动,迫使自己往前走。

勒多漫因雪山 <br> 梦断日乌且

大约下午四点多,终于看见了莫溪沟的终点,前面有一个山坡,看起来也不高,我们想那就是日乌且垭口了吧,于是加快了步伐,走了没多久,看见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一问才知道,原来也是深圳的一队驴友,他们12人是从老榆林穿越过来的。他们告诉我们,杰都在垭口的半山腰等我们,要我们快走。我想不就是前面的垭口吗,一会儿就上去,现在才四点半,怎么走也能在天黑之前翻过去啊,于是,继续以当前的速度往前走,这时,竟然看不见小草了,估计他翻上垭口了。我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完全是一路上山,坡度越来越大。

回望山下的路

走了没多远,大约在勒多漫因雪山下,看见一个老外,背上背着大背包,前面背着小背包,负重徒步过来了,看见我们打招呼,老外竟然操着流利的普通话说,你们要走快点啊,不然过垭口很危险!两拨人都说我们走慢了,这才引起了我们重视,难道垭口不是上面的那个坡?我抬头仔细看了看,我的天啦,前面的那个高坡还不是垭口。

日乌且远眺

因为根据我以前的经验,凡是很高的垭口都有经幡,前面的高坡并没有看到一点点经幡,倒是再往上的很远的一处高山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才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小小彩色点,那才是垭口的经幡,那地方可真高啊!一看手表,四点五十分了,于是想加快速度,没想到腿却力不从心,在高海拔下根本走不快。我们已经开始沿着坡度大约三四十度的山坡爬山了!走了几十米就得停下来喘气,再看看后面的小花和路语,也在痛苦不堪地爬着。终于爬上了我们先前以为是垭口的那个坡,再看看上面才是真正的日乌且垭口,大约还有一公里远,远远望去,发现有一个小黑点像是小草,体力最好的他也没有达到垭口。

队友在艰难攀爬

我回望走过的路,左手边是海拔6112米的勒多漫因雪山,山下就是一个很大的盆地,我们是从盆地的底部走上来的,刚才的那队驴友在底下已经像一个个小蚂蚁似的,不用相机的镜头推上去,根本就看不见他们了。半山腰,小花和路语一步一步地慢慢往上爬,感觉她们已经精疲力竭了,我想帮路语背上背包,可是感觉我背上了,加上我自己的背包,估计也走不上去了。

爬了半天,竟然还不是垭口,小花有点泄气了,路语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看见远处的垭口,我想她们一定有些绝望的!路语一边喘气,还一边说老湖真的很厉害。其实,我也一样很痛苦,只是靠着一点意志力坚持着在往上爬。这时才感觉到登山的时候,毅力可能比体力更重要,一旦意志崩溃了,估计也爬不动了。离垭口不到几百米了,看见小草已经爬上了垭口,站在经幡下的悬崖上。

日乌且垭口

这时,杰都等得着急了,将马上的背包卸下来,牵马过来接我们,眼看就到了垭口,小花和路语还坚持不上马,想自己爬上去,但是不能耽误时间,天黑了就很危险,我非要他们两人骑上马,她们这才不情愿地骑上了马。上垭口之后,我们发现日乌且垭口非常特别,这个海拔4800米的垭口像一个刀锋,最高处的地方只能站一个人,那些马看见很险,竟然都不肯过垭口!

马匹越过狭窄的垭口

于是,杰都让我牵着缰绳,拉马上来,他在后面赶马。好不容易将马弄上了垭口,但是垭口太窄了,站不下一匹马。马的前两个脚在垭口左边的坡下,后两个腿在右边的坡下。垭口背阳面的山坡已经结冰了,而且坡度很陡。于是杰都他先下去,然后让马也下去,我们看见马走两步就滑一下,十分危险,我担心要是摔死一匹马,那就麻烦了。不过杰都走这种路好像很有经验,他穿着一双军用胶鞋,牵着马一步一步走在路边的积雪上,慢慢下去了。

雪山近在咫尺

我们的计划,下山之后,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达我们的营地,这时已经快到晚上六点了,垭口温度很低,阴面都结冰了,我们没有带冰爪,硬底的登山鞋简直就成了溜冰鞋。小草最先下去,走了几步都滑一下,险象环生,于是他蹲下来,慢慢用登山杖下去,小花跟着往下走,但是没有蹲下来,我们赶紧喊她蹲下来。

因为遇到很滑或者下山的比较陡峭的地方,不降低重心就非常危险。小花蹲着慢慢往下挪,屁股不敢着地,担心磨破了冲锋裤,不过这样非常累,腿很酸,于是,又站了起来,这时,小草已经下去了,看到这个情形,朝着小花大喊:“赶紧蹲下!”,我也在上面喊。小花以前从来没走过这样的路,滑成那样,心里本来就紧张,看见小草就冲着自己大呼小叫的,也大声喊着知道,其实,她已经滑了一下,暗暗吓出了一身冷汗,就这样她双手撑着边上的地面,一点一点地挪下了垭口。

接着路语开始下了,虽然路语一开始就蹲着,但是,下了两个人以后,小路更滑了,登山杖没有支撑点,一点用都没有,拿着还是一个累赘,于是我要她将登山杖扔给了我,不过她下的时候,双手按在地下的雪里都冻僵了,所以不敢一直撑在地下,于是又往下滑几下,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真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告诉她双手一定要撑住地下。路语一个劲地喊冷,坐在那里不敢走。

我急了,我对着她大声吼道:“你是要死,还是怕冷!”路语从来没见过我这样子,一时都吓懵了。其实,我自己在后面手也是冻僵了,这才想起来,我背的摄影包里面一直放着一双手套,从来也没用过。路语也包里也备了手套,于是我要路语也拿出手套带上。戴上手套之后,路语两手撑着地下,慢慢挪动,在杰都的接应下,路语也慢慢下去了。

我一看,小道像一个冰滑道似的,也沿着边上没有脚印的雪地往下走,不过,很多小石块很松,差点摔了下去,好在我拿着两根登山杖,有点支撑,终于平安下去了。过了日乌且垭口,就结束了莫溪沟的行程,进入了日乌且沟,日乌且峰、嘉子峰、小贡嘎和莲花峰一字排开,落日的余晖照在雪山上,显得金碧辉煌,按说应该是拍照的好时光。不过,我们一直心有余悸,再加上这里都没有地方露营,得赶紧找到露营地。

我们一直向山下跑去,大约晚上七点左右,我们看见山坡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帐篷,没有外帐,只有白色的内帐,帐篷的门还开着,我们还以为是另一队驴友的营地,可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看到其他的帐篷。按说应该去打个招呼的,但是我们那时候,简直就是一路狂奔,就想早点到达露营地,搭帐篷做饭吃,所以也就没有过去看个究竟,直接从边上过去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就在此地,一位驴友不幸遇难了!当时发现这个遇难者的就是一个马帮,他们从贡嘎寺返回的途中,是2008年10月10日的白天发现的。他从贡嘎寺返回老榆林的途中,在上日乌且营地碰到遇难者,当时该男子一个人,正在向垭口方向跋涉,没有同伴也没有雇向导马匹,带了一个大约65L以上的登山包,一个中型编织袋和一小背包。。。

遇难驴友的帐篷

那天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几拨驴友也发现了这位遇难者。他们看见遇难者遗体仰躺在离帐篷有2到3米高度差的河滩石堆上,身体僵硬,嘴唇发青,额头手臂上都有淤青,男性,年纪30岁左右,已无生命体征。……。其实,在2007年的国庆,也有一个驴友,还是一个女孩子,也在贡嘎遇难;而在2006年也有一名外国登山爱好这在那里出事……。

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都晚上九点了,除了我们的篝火和炊烟,四周一片寂静。远方是我们千辛万苦翻越过来的日乌且垭口,月光下,白雪皑皑。星光下的夜空显得分外蓝,雪山的寒风阵阵,景色冷艳绝美。

星光下的日乌且

在星光下的日乌且,我一直在思索,登山徒步这么危险,为什么还是那么多的人要去,甚至付出了生命也在所不惜呢?似乎美国作家、记者埃德加·斯诺对洛克的探险生活的记录做出了一个解答。

“日出之前的一个小时出发,在朦胧的朝雾中骑马前进,徒步爬山,爬得你四肢筋疲力尽,在日落时分到达一个从未见过的河谷,不知道晚上在什么样的房间铺床睡觉,别的什么也不指望,只想安安稳稳地睡上这好不容易才挣得的一觉。这些都是最简单最原始的需要,但满足这些需要后所得到的兴奋和激动,却是那些常年居住在城里,只和大马路打交道的人永远感受不到的”。

月上雪山

是啊,我们也经常有这样的感受,每次出发都有一种期待,也许会遇到不同的伙伴,也许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也许会遇到惊险和刺激!但是,这种刺激和激情过后,我们又真的满足了?洛克的日记里,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记录:“今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孤独的束河

2008年10月14日,我们四个驴友翻越了4370米的加折拉山口,下到了雪线线以下的铁占牧场,走过了草甸和红石滩,最终安全抵达了老榆林,在情歌之城——康定结束了我们的全部穿越行程,历时16天。

2008年10月16日,我们四名驴友在康定分手了,大家各奔东西,又要回到各自的现实世界去了。我一个人背着背包去从成都飞去了丽江,不仅因为这里比较小资,因为这里也是约瑟夫·洛克长期居住的地方。

已经过了国庆的旅游高峰,不过丽江古城街上依旧游人如织。而疲惫的我,背包上布满灰尘,与这里的旅人们完全像是来自两个世界,仿佛一头野狼跑进了羊群,觉得自己成为了异类。晚上的四方街,到处都是灯红酒绿,重金属音乐和的士高充斥着整个古镇,年轻人一浪高过一浪的对歌声和喧闹声掩盖了潺潺水声……,感觉这里已经不是几年前的那个丽江了。

第二天,我就去了束河。我住的客栈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画着简单的图案,写着 “看书、聊天、睡觉、发呆”,这块牌子吸引了无数的游客,他们都忍不住停下匆匆的脚步。其实,我们哪一个人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呢?不过如果真的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又有几人耐得住那份寂寞呢?

门口有一个转让的牌子,我曾经想过卖掉都市里的房子和车,辞去工作,搬到这里来,享受招牌上所标榜的诱人生活。但是,最后还不是不敢,因为我看见晚上空无一人小巷,冷冷清清的街道,我不敢相信我能耐得住那份寂寞。

客栈常常只有我这一个客人,坐在竹子摇椅上,喝茶、抽烟、看书和发呆。有时候在想很多问题,有时候试图从烦恼中逃脱出来,内心的挣扎一刻没有停止。我给一个朋友发了一个短信,说我在束河享受阳光,他问我:“你的心也在享受阳光吗?”我说:“没有!”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尽管我们都有自己的伴侣、家人,生活在茫茫人海之中,可我们往往还是孤独的,因为心没有方向,没有归宿,表面的兴奋和激动依然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孤独。

客栈有一条小狗叫冬妮,似乎跟我一样孤独,于是我们有了做伴的理由,她每天早上跟我出去拍照,每当遇到路口,她会停下来等着我,看着我的手势,然后确定我们行走的方向,我停下来拍照,她就呆在那里不动。下午,当我坐在客栈门口,她会趴在我的脚下,和我一起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揣摩着他们的心情。晚上,我去酒吧听歌,她会呆在吧台下面睡觉,直到我离开束河的那天早上,她非要跟着我走,我不得不将她关进门内,才得以离开。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些驴友为什么抛开家人,一帮一伙地在外辛苦徒步、旅行,甚至到雪山和高原上自虐式行走和攀登?或许,我们就像冬妮和我的关系一样,彼此都很孤独,有一种无形的依赖。

束河是小资的,天然的山水树木,古朴的旧屋,成为都市小资们趋之若鹜的天堂,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短暂。游客来了,走了,一批又一批。麦仕咖啡一位男歌手,常常弹着吉他,唱着一些怀旧的中英文歌曲。他那带有沙哑的嗓音有点伤感、有点沧桑,在他自由的歌声中,孤独还是如影随行。咖啡桌前如织的人群嬉笑着喝着咖啡,打着纸牌,似乎在喧闹中追求着自己的小资,寂寞离他们好远好远。歌手说到了旅游淡季,束河的小巷一个人都没有,晚上酒吧也没有了顾客,寂静得可怕。我问他耐得住这样的寂寞吗?他说不行,想换个地方呆呆,也许会去厦门。

束河全景

几天一晃就过去了,田园般的生活结束了,我不得不回到现实的生活。束河的美景只是留在我的相机里,我的心里。但是,我也不知道这次的旅行使我有了什么改变?也许只有体重减轻了14斤,人显得有些黝黑和沧桑,除此之外,一切似乎又回到从前。今年、明年,也许还要出发,也许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即使如愿了,也不知道我能否找寻到心中的香巴拉?

我在束河的客栈,看到了一个藏经故事:曾有一名青年人历尽千山万水,寻找自己理想的国度,后来走到了一位修行老者的山洞,老者问他要去何方?他说:“寻找香巴拉。”老者说:“你不用去远处,香巴拉就在你心中!”

----------------全文完---------------------

今天增加了一些图片,一天就这样忙乎过去了。

目的地: 稻城 贡嘎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2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