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华庵 · 诸暨……

8264旅行网

年初的一个想法总让我耿耿于怀,想做一件事,却总有这样那样的顾虑……
一直都欠着一个贴子,一个有关于宗教的贴子……
终于,还是决定从今天起开写,用照片去描述一份不同于尘世的清静……

第一次知道莲华庵,还是在若干年前听妈妈说的,家里有个稍远些的亲戚,现在就是这所小庵里的当家师太。
师太60岁才出家,说晚不晚、说早不早。师太说:机缘到了,是菩萨点化的我,让我成就了佛前诵经之人。

我一共去过三次,第一次约摸是02年底吧,妈妈带我去的;第二次是07年国庆开车载着爸妈去的自驾游;末次就是今年,火车比较方便也经济。
去莲华庵的方法:

一、如果自驾,那么我似乎记得是走:沪杭→杭金瞿→诸暨下,过大塘镇,可以下车问一下永兴村的方向,车子可以停在永兴村一个晒谷场上,旁边一块很清楚的小牌子上就会写着“莲华庵”了,顺着山路上到888级台阶,就是小庵掩映在山里的去处。

二、如果火车,那么很方便,上海站上海南站出发,至诸暨站下,去之前与山上的义工或师太说好,会有车子安排在火车站出口处接应,单程从火车站至小庵山下是RMB 70,人多分摊比较划算。

因为地处五泄风景区边上,政府几次都想把小庵收归到风景管辖区内,但是都被修行的僧众婉拒了——小庵需要的是修行的清静,众不见许多寺院庙宇如今都太过的商业化,全然没有了佛教四大皆空的境界了。

也因为在风景区边上,大多去小庵里拜拜的都是上海自驾游的旅行者。在晒谷场上,不难看到四、五辆沪牌的车停在那里,甚或偶尔,会有上海的一些居士自发组织的大巴游。山下永兴村里的村民好客又热情,车子停在山下,他们都会帮着看护,毕竟生长在佛脚之下,这份纯朴,是城市居民所缺失的。

莲华庵如今的当家师太:广愿师傅

不晓得以后要多久才能再去,于是趁着移民前的间隙,和家人一起再次踏上了拜访之路。
向佛前敬献的百合……

清晨的上海南站,冷冷清清的

到了诸暨,是师太帮我们联系好的一位姓陈姓司机来接。

途经平阳,下车买了200斤米(供众之用),一路向小庵驶去,路上约摸也要45分钟左右,而且有一段是山路,不太好开。
快到永兴村时,会路过一个水库,前几天刚下过雨,青山绿水的胜似世外桃源……

初秋的记忆里,绿草是茵茵的

雨水洗过的松果,干净得不忍心去触碰

狗尾草

含羞草么?

不知名的植被,绿得可以哦

水库边上有一个小屋子,空空的没什么东西,却在屋子前向水中延伸出去,造了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是专为小庵建的,为的是把一些香客买的重物用吊机很原始地往山上送,这样减轻了很多香客的包袱重量,我们这次就把买的200斤米,还有三个背包里带去供佛的供品一并用吊机吊了上去。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建这个,我和妈妈就是背着大大的包,把供品一级一级台阶背到山上去的。

由晒谷场边的小路转进去,就可以看到已经脱色了很久的一朵莲花,顺着由翠竹掩映下的小道一直上山,经达888级台阶,就是清静的小庵了……
脱色了的莲花……

下过雨,林子里的空气很是新鲜

绿油油的秀竹林

不知是谁家勤劳的主妇,将林子里的残枝笼起,待雨过天晴,就可取回烧火煨柴了……

秋天是落叶的时节,连小路边的松都凋零了些许小枝,像朵花一样地开在台阶上……

厚厚的青苔满布着无人碰触的角落

半山腰上,有前人修的一座歇脚亭,虽是年久失修,但每每上下山的香客和僧侣,无一不在这里停伫休憩。亭上匾额一块,上书:范家子孙亭。
想想在交通如此不便的山间,能把这些建亭的材料一一背上来,这“范家”的功德真是无可度量的。

“范家子孙亭”

亭内退去鲜华的老梅,有好事者在边上用笔涂鸦,实在不该,唉……

四周空旷无物,冬季的严寒加上夏日的酷暑,原来满布亭里供旅者歇脚的面砖已然剥落得无法辩认了……

山上土地松软,能用水泥浇筑出来的亭基自是不易,经历了数年的风吹雨打,已开始显露苍老脆弱的一面,看着很是心疼……

转过身,即可看到亭顶上已破败不堪的朽椽残瓦

断木已断,却仍然傲立在山间

支撑着的,不仅是它对佛法无边的信念

范家亭,就这样年年月月地仰望着星月的轮转

因为喜欢摄影,所以落在了爸爸妈妈后面好一截。过了大半的山路,爸爸妈妈为了等我,在一处休憩的小平台喘着气歇脚。

抬头看见妈妈指着远处,很兴奋地跟爸爸说着什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加快脚步赶了上去,原来从小平台上,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永兴村。
小小的村子在雨后湿润的空气里显得精巧而神秘,旧式的民居却说不上来是哪里的特色。

下面二张,是第二天回程时,在落日的余晖下特地拍的,和上面的雨后不同,小村子看上去温柔许多。

越是往上,像这样残裂的台阶路比比皆是,一如既往地由山上四季的热胀冷缩造成。

近山顶处的小路豁然间开朗许多,还没有看到黄墙黑瓦的小庵,却在远远处已可闻到股股浓郁的檀香味,混着山里树木的清香,甜甜的直入心脾。
秀竹忽然密了起来,微风到处,刷刷直响,偶尔飘下的竹叶索索落在林子里,仍然绿绿的一片……

终于~~~鸟语桂香中,看到小庵的正门小道~~~

这是旧的庵门,在进门还没有建好之前,僧众都从这扇小门中出入朝香。

四周的墙上,是众菩萨的圣号。

旧门正对着的,是个窄窄的巷子,深邃幽远。

我心,向着佛心~~~

影~~~

斑驳的影~~~

莲华庵

正山门

因为正门前的院子小,因此整幅的山门很难从正面拍全。

侧面~~~

莲华庵碑记》

莲华庵,原名岩头庵,缘因环绕山峰如片片花瓣,整个群山好似一朵硕大绽开的莲花,庵堂恰好处在莲蕊之中,故改名为莲华庵。

莲华庵源于宋朝、建于明朝、兴于清朝。自创建以来屡经废兴,迄于今日,时逢盛世,国运既昌,法运乃隆。一九九四年春光愿师立誓重新修建莲华庵。这也是机缘成熟、佛恩浩荡,历经十载艰辛,克服种种困难,今始古庵面貌换新颜。于二零零五年冬敬建告竣,士聚祥和、顾者感钦、瑞相庄严、莲华庵又重现辉煌。

今立碑于此,以感谢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及广大信众、大家居士的鼎力协助,功德永盛,更磕谢佛恩加持,圣德无限,莲华庵定能成为娑婆世界之净土真道场。
于二零零六年春立

功德芳名碑,小庵正山门背面的墙上~~~

山门已然被自然风食而斑驳不堪的大门~~~

平时是不开的,只有在大型佛节、佛法僧众聚会的时候才会开~~~

回望来时的台阶~~~

尘世有太多的无奈~~~

正门顶上,威武的天王~~~

斑驳的门~~~

侧门,落日照耀下,透着历史的余香~~~

守门的灵兽~~~

正门的背后,朴素的小庵正对着群山~~~

门背后

正门进去,首先见到的,便是天王殿~~~
只可惜,风霜雨雪的侵蚀,各殿的匾额都已开裂剥落~~~

天王殿前有二棵参天的柏树,在院子里发散着一股子清香~~~

天王殿的左手边,是僧众用餐的斋堂

内里被义工打扫得整洁有序

宽敞亮堂的斋堂

旧式的大灶,很有儿时的记忆……暖暖的炉火照在外婆慈祥的脸上……呵呵……

柴火被山下的村民和义工们劈好,整齐地摆放在后厨外的院子里。

绕过斋堂,在院子的两边,是僧众居士们休息的厢房。楼高二层,大窗门,普通宾馆的标准间式样,只是设备因为资金的原因稍有些简陋,光线也不好,所以我没有拍内里,只是在外面记录了些它的样子。
大窗户

掉漆的外墙

剥落的外漆

站在院子中间,看着天王殿的背面

杂草丛生的殿顶,因为人手少,工具不足,很难去打理

正殿与香炉

正殿前的大香炉

这张是第二天,有僧侣做佛事中间休息时拍的

正殿

大雄宝殿

正堂——三位佛菩萨正殿。按理说正殿内是不允许摄像的,但是为了这个贴子,我特地在佛前许愿,求得佛主谅解,让我拍得此照。

幡幢——满绣着《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法器——木鱼,敲出的声音浑厚悠长

法器——木鱼

法器——鼓

法器——钦

法器——经架

正殿的大门

大门

正殿前的石栏

石栏

正殿右边是观音殿,左边为地藏殿,因地藏殿主要为故人纪念祈福,我没有拍。

正巧赶上观音殿有僧众在唱经礼佛。

观音殿内,我燃了三支清香,一对红烛,灯花朵朵,煞是好看。

殿侧的走廊往上是小庵后院的僧众厢房和一部分的菜园子。

殿周围绿树环绕

翠竹声声

从山上往下望,可以看到来时运供米上山的吊索。心里抖了一下,好高啊~~~着实的佩服当初捐款捐物建造吊机吊索的人们。

天气不好,远处的山,隐隐约约的。

站在高处的蓄水塔上望小庵,它就这样静静地在山里伫立着。

小庵其实很有些历史渊源,只是不为世人所知而已。就算知道的,也只是口传心授的传闻,却没有真正的历史来源可寻。
师太说,在小庵边上,有二座历界高僧大德的陵寝,另有一座是位先师的。
在一位75岁高龄,却健步如飞的婆婆的带领下,我抱着相机来拜访这三位大德。

最大一座,前碑有书:大师之孝和尚秀穴。墓前有砖块铺起的小路,直通小庵后面的菜园子,想来曾经是有信众来拜访的。只是现在来的香客少了,路也荒了。我们来之前,师太听说我想要拍大师的陵寝,于是让婆婆和另一位志愿的农妇将小路又开了出来。

满是青苔的石碑看来颇有些年份了,除了大字可辨外,边上关于年代的小字很难识别。

之秀大师的墓顶,原长有一棵歪歪的老松,不知何年何月已然枯死了。可是,今年我们去拜祭的时候,忽然发现在这棵已枯死的老松木上,却长出了一棵小松枝,碧绿如洗的松针根根分明有致,煞是喜人。

不能不惊叹于自然的造化啊。

第二座陵寝,碑上书:圆寂先师静悟之墓。依稀记得师太说,这位也是小庵的历界主持,墓本在小庵的后面,后来因为扩建,就把长老的墓移到了这个新址。新址位于去第一座墓的小路边上。
同样的,也是因为年代久远,除了大字外,小字已无可辨认了。

第三座陵寝,似乎是位德高望众的老者。碑面大而气派,紧挨在静悟大师的墓旁。

拜完先师们,跟着婆婆从小路下山回庵里去。
一路上婆婆一直在叮嘱我:妹妹走慢点哦,你们走不惯山路的,慢慢来,不急的。
我回着:婆婆你慢点哦,我没事,你一定要慢慢哦。

跳出小路的时候我偶然的往回望了一眼,忽然看到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婆婆——75岁高龄的婆婆,居然在肩上扛着二棵小松!她说,扛去庵里,她还要忙着把小松砍成段段的用来做饭……

赶着晚上的火车要回上海,趁着阳光还大好,我在小庵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拍了些小品,与大家一起分享。
山墙上的:普贤菩萨 十大愿王

从石缝里挤出的生命……

菜园子里挂出的累累果实。

果子的花,是这样的。

今年似乎是桂花的大年,黄灿灿的,香飘千里~~~

生活在城市里的我,很少看到长在枝头上的小茄子和随风摇晃的扁豆,爸爸于是站在边上笑话我~~~

板栗,原来穿着一件毛毛的外壳哟~~~

清晨绿叶上的露水,在上海城区里已经很少看到了,新新鲜鲜的露水落在菜果的叶子上。

清晨的雾,从低低的山谷里飘上来,托起对面的小山,像浮于空气中的楼阁。

真正是金色的阳光啊~~~

变幻的云雾,在山里随风摆动,透出那么一丝丝的不可捉摸,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生命总是有很多种诠释的方法。
绿色的蚱蜢,在褐色的板栗上,显得如此扎眼。

草丛中

褐色的蚱蜢

蜘蛛,好恐怖的样子,到处织满了网。

碰到在殿前听经说法的小蛙和小蛇。师太说,不要去碰它们,它们只是来听经的,也算是缘份了。

从上海被强行带去小庵里的猫猫,极不情愿地躲在自己的窝里打着盹。

张牙舞爪的螳螂

暮色里启程,终究还是要回家的。

永兴村里的老房子,古朴庄严,不知还要在这里伫足多久。

启程

其实没辞职那回就想写这个贴子,后来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就给耽误了。
自打开写到结束,也拖了好久,很有些自责。

如果您希望在假期里拜访小庵,请在坛子里短信我具体行程日期,我会帮您传达给师太,以便安排在小庵里的食宿。以前也有去过的香客在其他论坛里介绍过,并把小庵的一切联络方式公诸于众,只可惜回复者里香客少,骚扰多。所以在师太的一再要求下,我这里不方便向大家公开联络电话。

(全文完)
Cecily MY XI
23rd Mar., 2010

目的地: 诸暨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