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还是疯狂?从稻城邓波乡至理塘章那乡一路留下的脚印。

8264旅行网

格聂神山,一直是去川西旅行者的关注热点。如从另一热点稻城出发去格聂,几乎所有人将是坐车辗转,从县城到县城,再从县城到乡,最终才开始徒步朝圣。

这次与众不同是,几个痴迷于路上风景的徒步狂,为表态心中的虔诚,从稻城县邓波乡起,翻越茫茫大山,或走藏民山林里的小径,或另辟蹊径,穿越了四季风景,一步一个脚印地来到格聂神山脚下。

这次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三无穿越。无领队,无马帮,无向导。无领队就是队伍里所有人都能完全独立判断路线,采取合理措施的徒步者。无马帮的结果比较辛苦,为保证穿越正常进行,人均背负整整十天的吃喝物资。无向导是指无藏民做向导,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方向地乱走,此次我们五人的徒步队伍里准备了四台预装了地图和轨迹的手机导航,另有一台GPS实时记录。我们凭借的是GPS信号、离线地图和预设的轨迹,凭借的是严谨的态度和多年驴行的经验,不断核对轨迹、修正行进方向,完成徒步目标。

作为这次行程的设计者,我深知线路的冷僻和难度,没敢公开AA约伴,还是小范围内向几个熟知的朋友间询问,组成了五人的小队伍。队伍中飞龙和我一起走过四次线路,楚楚和郎狗一起走过两次。只有键盘未曾谋面,但键盘和飞龙很熟,走过很多次。

整个行程中唯一一次合影,从左至右是:楚楚、飞龙、老甲、郎狗、键盘。
D1,长途奔袭,赶去徒步起点

一整天的车程,从中甸出发,赶到桑堆乡时已经到18:00。望着夕阳下忙于收获的乡村,我们还是不能停,因为还有53公里的四级土公路。驶过落日余晖中天高云低的海子山顶,又沿着陡直的盘山小路一路下降,司机看着山谷里的村落和四周直壁般的高山,有些困惑地问我们如何徒步上山。

桑堆乡,收获的季节

天刚擦黑,终于赶到了稻城西北面大山环抱中的邓波乡。我们的贸然进入立即引来了不少藏民围观,毕竟相对于亚丁风景区,邓波乡简直无人问津。在乡上给司机朋友匆匆补充了泡面和煮鸡蛋后,我们立即赶往下游四公里处的下邓波村,那儿才是真正的徒步起点。

落日余晖下的海子山山顶

当晚我们借宿在下邓波村的一个唯一的小卖店里,店主夫妇俩热心地给我们烧水添茶。村里藏民的汉语词汇匮乏导致交流不畅,原本想询问山上路径信息最终无果。

临睡前我和郎狗走到下邓波村桥上,这是村里一个比较明显的地标,打开手机地图,放大到最大一级,核对了实际位置显示,几乎没有偏差,明天可以放心地按预设的轨迹上山行走了。

上邓波村,实际已天黑,这是 ISO 调到 2000 拍出的效果。

D2,
一早收拾利索,背上大包起步走人。下村过桥后立即开始上坡,没有丝毫热身。

背靠着下邓波村,小伙伴们准备出发。从左往右:飞龙,文艺老驴,不多说;楚楚,女汉子,不多说;键盘,连登山杖都不用,不多说;郎狗,前驻西藏特警,不多说。

此时才8点半不到,整个下村只有几个早起转经的老人和一些顽童。桥头处岔路口,他们都示意我们向左,并说是能走摩托车的好路。如果没有前期的准备工作,就真会听藏民的意见向左走了。可我们还是按预设的轨迹是往右,从山坡上的房子中间穿过,走藏民进山的小路,慢慢爬升。

第一天徒步上山背包是最重的,幸好是阴天欲雨的天气,间隔地站立休息,看着山下的村子,拍拍照片,吹吹山风,行程不算太难熬。半小时后就上到了山腰上的小径,期间又不断核对位置和轨迹,丝毫不差。

下村有联通基站,虽然离我们只有几十米,可是信号呢。。。。女汉子边走边搜信号。

山坡上的某处壕宅,刚刚升起炊烟

这位前特警身体倍棒,野外能力特强,摆个姿势都帅掉渣。

俯视下邓波村,温茶喝起,小风吹起,自我调节中。。。。

文艺老驴和女汉子埋头苦走中。。。

居然山坡上整了这么条防火道,天赐的高速公路。。。

回望山村,哎,出了视线鸟。。。

走的汗流浃背,女汉子脱衣引起围观。。。

可能没热身的缘故,飞龙利用下包休息时来回跑上两圈补热身。。。

好景不长,防火道和轨迹不符,我们走小路,可是小路几次被被塌方或人为破坏阻断。又不得不踩着山石和倒伏的树木往上硬切,几次折腾后我们还是走回了防火道。虽然偏离轨迹,可是行进方向和轨迹是平行的,只要我们在后面找好地形切回轨迹即可。

起步三个小时后,我校对轨迹,看地形图上显示,行进方向前方是一片开阔地,我们于是打算去那里休整吃午饭。不久走到眼前一看,其实是一片平缓的山坡草甸,被踩踏后地表直往外渗水,原来是一出高山湿地。穿过这片湿地,又切回路上,看到几段伐到的树杆,就这里了,休整吃午饭。

穿越高山湿地。。。

键盘同学,牛人就是牛人,不用登山杖,表示毫无压力。。。

欢乐时刻,为什么干杯呢,就为这个没有暴晒的阴天吧。。。

才填饱肚子,老天就给了一阵急雨作为鼓励。于是穿上雨披继续,之后的三个小时内,走轨迹走到路断,再硬往上切一段走回轨迹,不断重复。中间郎狗和楚楚在某一断路点对行进方向略有不同见解,谁是谁非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大家再次穿越一处高山湿地,朝着轨迹方向越爬越高。

山坡上朝着轨迹方向硬切,回望底下的山路,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藏民说的可以走摩托车的路,据说正在往章纳方向修路。

越爬越高。。。

越爬越高。。。咦,怎么就一下子遥望到了格聂雪山。

快到山巅了都,忽然间往西北方向看到了格聂雪山,有点发愣。赶紧查看轨迹,实际位置在轨迹偏右处,没有偏的太离谱。可是还没到轨迹上预设的最高点,怎么就看到了远处的格聂雪山了呢,难道???!!!

往左侧底下一看,远处山梁上有一个小小的玛尼堆,玛尼堆附件的一排风马旗,正迎风飞舞呢。瞧着俩带的路,都气晕了,我们居然爬升的比预设轨迹上最高点处还高了一个山头,而预设的最高点正是今天要翻越的垭口,当时真掐死他俩的心都有了,哎算了,这算是三无穿越的一个小插曲吧。

心里安慰着自己,可这小插曲的代价是由直接陡坡上下切,降了约二百米海拔,终于走回轨迹上的小道,二十分钟后翻过了垭口。顺便提一下,某个很粗略的地图把这一片山岭称为九拐山。

从山上下切到轨迹上的小道,往前走到尽头右拐上坡,就是今天要翻越的垭口。。。

这个垭口有点宽敞啊。。。郎狗顶着橘红色雨披,走在最前,异常醒目,可是我还是走左侧稍缓点的路径。。。

站在垭口玛尼堆处休息,看着飞龙和楚楚一点点地冒头,一步步地爬上来。。。

到垭口了,强颜欢笑地留个影。。。

为女汉子楚楚单独留个影。。。

这垭口够宽敞吧,这气势。。。没轨迹的话,把人扔这儿都不知往哪个方向走。。。

下垭口后的路径明晰可辨,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些,渐渐染黄的山林在在逆光的投射下变得色彩斑斓,吸引着所有相机和手机镜头。沿着山岭一路向下,我们走走歇歇,细细体验,足足下降了两个多小时,来到的预设位置的营地。

营地是处于两侧山岭与河流夹持中,一片被灌木丛围绕的茂密的草坡,下游处还有两个简陋的牛棚,牛棚处还有木栅栏围出两大块空地,可能是山上的放牧点,也可能是以前山上种植药材之处。巡视一圈之后,我们还是回到草坡高处扎营。

就在扎营前我们还探寻了明天路径的一个重要路点,过河地点,因接近天黑,草草搜寻之下没有结果。

下降途中。。。

营地。。。草木茂盛,结果是蚊虫猖獗。。。

营地。。。
D3 最为艰苦的一天

前半夜的灿烂星空预示的晴好天气并没出现。从后半夜持续到天明的大雨,却延迟了我们上午的拔营时间,潮湿的帐篷、天幕又使得背囊增添了重量。

9点半时背上背包,开始轨迹里的过河点。此时因没及时刷新GPS定位,实时显示的位置呈跳跃状。我们一头钻进河边茂密的林子里,在营地上下越60米的范围内,查看河道与两岸,寻找合适的过河地点。最终有两个比较的合适地点:一个是轨迹里预设的

过河点,两岸开阔,虽流水湍急但不深,换上轻便鞋后可以涉水过河。另一个是处于密林里需辗转两次,跨度虽小但不能涉水。最终郎狗和键盘搞了一根树杆搭独木桥,大家扶着一根悬空的林木,小心翼翼过了河。从拔营到全体过河完毕,耗时超过了半小时。

过河,刚架设的独木桥。。。

过河。。。

过河。。。

因实际过河点与预设轨迹有偏离,下游河岸陡高层悬崖装,为尽快回到轨迹上,我们过河后就直接上陡坡,钻进密林里爬升。这一段连藏民的路径都没有,交错的林木树枝不时地扯着背上的大包,几次三番,背包罩不是被刮破就是被完全扯下。郎狗和我在前面开路,频繁地核对预设轨迹和实际位置,并通过喊话向十步之外就不见人影的后队告知位置。

密林陡坡越上爬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已经走上了预设的轨迹,渐渐地山林出现了空隙,彼此能看见相互的位置了。虽然坡度并没有放缓,但至少路况有所好转,每攀爬一段,就有大树底下给出的小小的空地用于歇息。

爬升后看前一晚的营地。。。

艰苦爬升。。。

艰苦爬升。。。

一整天都在不断爬升,山林渐渐变缓变疏。在吃路餐休整时,我查看了一下地形图,欣喜地发现直线距离一百米不到,我们就能走出山林,可以在视野开阔的山坡草甸上行走了,只是大伙随身的饮水逐渐减少。

走出山林不久,小路顺着山势盘旋上升,约下午三点左右,走前面的郎狗反馈给我们一个好消息,前方山岭凹折处有流水!!!这个水源发现的太及时了,大家往前走了一小段,放下大包,开始休整。一边在山路斜坡上下晒帐篷,一边前去打水,然后就在山路上烧水煮茶。今天一直不停地攀爬升海拔,体能消耗极大,这次一休整就是一个小时。

出了林子,在山坡上休整。。。

烧水煮茶。。。

休息时不忘秀一下旗帜。。。

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还有三个小时将天黑,我们还在山路陡坡上,需要尽快确定营地。在我们休整的山路下方十米左右有一个很小的平台,离水源地很近,但空间有限,估计能扎两顶帐篷,三个帐篷会很挤。切换到等高线地图查看后,我们决定继续向上,因为山顶海拔 4670米处是个较大的平台,但是无水源。灌满了随身水具后,郎狗又装满2升水袋,带头往山顶爬。

抬头望是不见顶的山坡和天空,往下看是不见底的山坡和远处的山体山谷。大家分散在山坡的上下左右,极度疲乏,完全凭着毅力一步步的慢慢爬升。

郎狗在上方攀爬中。。。

键盘在攀爬中。。。

飞龙和楚楚在攀爬中。。。

这是同伴们拍到了,我和郎狗攀爬中。。。

往下看是深不见底。。。

陡坡似乎没完没了,我们在和时间竞赛,要在天黑前上升到坡顶。我没有向其他人那样走之字型线路,就瞄准坡顶直接向上,基本上每隔二十步左右就要站停歇息。
终于在六点半不到时,登上了山顶,一片平地,一座石头玛尼堆,挂着一根经幡。

不一会儿,所有队员都上到了山顶,就着最后的残阳合影后速速扎营完毕。当晚郎狗又去前方山谷里找水源,摸黑拎回一桶水,基本解决了所有人的需求。

天渐黑,与时间赛跑。。。

登顶扎营中。。。

远方。。。

大伙都登顶了,展示旗帜,留影。。。

这一刻来之不易。。。

光阴。。。
D4 风景无敌的一天

夜里下雪了,打在帐篷上沙沙作响。清晨拉开帐篷往外一探,隔着天幕就看见底下壮观的云海,抓起相机出帐篷拍摄。

帐篷里看出去。。。

云海。。。

无敌云海景象。。。

无敌云海景象。。。

视线尽头,云海之上的格聂雪山。

另一侧,光影正当时。。。

帐篷和天幕上的积雪是老天对我们慷慨的馈赠,细细收集起来,集满了水桶和大小套锅,绝不浪费。一边烧水煮粥,一边跟着变幻的光影不断拍摄。

等我们吃完早饭,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原本还指望能晒下帐篷,现在只能无奈地收起湿冷的帐篷准备新一天的行程。山腰底下的云海正在慢慢散去,变成浓雾,裹着风雪慢慢向山岭上侵袭过来。收拾完毕,在玛尼堆前合影之后,开始行走。

走山脊线。。。

今天的预设路程是沿着山脊线向西北方行走,上下翻越两个制高点山头后再折回西南方向山脊线,进入希曲河东北方的山岭,再沿山岭里的小路下降到河边的告巫村。

我们沿山脊线上预定的轨迹行走着,海拔上下波动不大,走得并不太累。完成第一个制高点后,连接山脊线的山腰上又出现清晰的路径痕迹,指向第二个制高点,和预设的轨迹完全重和。看来我设计线路时的思路很符合这是藏民走山的习惯,小小地得意一下。

开始出现路径

走在山脊线上,视野开阔,山岭两侧的风光无限,可以眺望远处起伏的山丘及底下的山谷。良好视线下,郎狗和键盘甚至建议下次走时可以在前一晚的营地直接走西北向山谷,再爬山岭直插第二个制高点,可是还会重走该线路吗?

依旧走在山脊上。。。

远处山谷。。。

慢慢地接近了最后一个高程标记点处,在还有高差不到一百米时,突然风雪交加,雪粒子(冰雹?)随风抽打到脸上,生疼生疼的。我们几个查看等高线地图和预设轨迹后,分队行走,郎狗、楚楚、飞龙选择从山腰上绕行,我和键盘继续沿轨迹上升走山岭。我坚持走山脊并不是因为体力好,而是为了能验证轨迹设计的是否合理,两队人最终又汇合与轨迹上了,实际证明山腰绕行虽然路程厂,但节省体力。

远处风光。。。

山腰绕行线路。。。

下午一点半左右,已经能远远地看到那段下山的山岭了。虽没有路径,但轨迹和方向明确,风雪也停了,大家在一处山坡草甸上休整吃午饭。

下山的线路在前方山岭中

向前方山岭走去

整个个下降过程持续了约三个小时,走下了山岭,来到希曲河边,沿河边坡地向着那些房屋走去。可是越走越觉得有些不对,怎么进入村庄视线范围里了,没有藏民顽童围观,甚至连一声狗叫都没有,如此安静,有些诡异。

就在路旁空地上扎营完毕,下到河边沙滩处,就着冰凉的河水草草洗漱一番后,我和郎狗决定过桥去河西岸的村子里探访一下。告巫村吊桥看得出还有人维护着,桥面铺着大小木料,可以放心通过。来到西岸,沿河边小路向房屋方向走去。

海拔一下降就走的轻快起来,进入这段山岭后,果然发现了清晰的路径,沿路一直下降,不一会儿就能看见底下的希曲河和村落房屋了,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希曲上游。

告巫村桥。。。

走进村子,我们完全明白了,其实整个村子空无一人,除了一座房屋还保留着房门房顶,其余的都只剩下了已经长出野草的残垣断壁。

直到行程结束我们才知道,除了告巫村,从告巫到章纳沿途的炯日贡,忠扎,扎那几个村子,都完全搬迁了出去,一个行政村就这么消失了,只不过理塘县的乡镇行政网上的信息没及时更新而已。

遗失的村落。。。

遗失的村落。。。

遗失的村落给了我们一个惊喜,残破的房屋周围有之前开垦的田地,一种叫冬旱的野菜不受侵扰地疯长着,郎狗认出后立即采了一大包嫩枝细叶,高兴地说这可是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在走回告巫桥时,又一个大的惊喜砸向我们。河边闻到一股硫磺味,细看之下河滩边岩石处有烟雾飘动,用手抚摸岩石,温热异常,激动地把伸入河岸水面,竟然滚烫!

我们意外地发现了这处天然温泉,立刻朝和对岸营地呼喊。等飞龙和键盘来到这边时,我和郎狗已经在舒服地泡脚了。

泡脚。。。

第二天一早做午餐肉菜汤。。。
意外的秘境--旺多柯河谷

关于旺多柯:在希曲河东岸,有几个海子山上流下的河流深切出来的峡谷。其中位于告巫村以北一公里处,汇入希曲河的汪多柯河谷就是其中之一。沿该支流逆流而上,地图上标注着一个叫旺多的更为偏僻的地名,或许是个自然村,或许仅仅是个季节性的牧场。当你明白了汉字“柯”的意与形,自然就会理解这条支流为什么命名为汪多柯。

D5

照例黎明前下雨,早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河对岸的温泉处洗漱,心满意足了才走回营地做早饭,今早多了一个冬旱菜煮午餐肉汤。等晒完帐篷收拾完毕都快上午十点了。

大伙希曲东岸沿明显路径上行,以为一直走在希曲河的东岸。实际情况是不知不觉中走在汪多柯河东岸,随着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险,才渐渐地发现了异常。

出发时的路径。。。

渐走之后。。。
路径逐渐消失在密林里,海拔上上下下不断地波动,只有透过山岭看到底下的河流,才确定路线是往上游走。

一个小时左右,走在前方的郎狗和键盘向后喊话,赶紧停下,他们正站在河岸的断层上,路况凶险,让我们后队找路下行。等我们从底下河岸边绕行候与他俩汇合时,他俩解释刚才的断层背大包不容易控制住重心,危机四伏。

沿着河滩边乱石堆上行走了一段,看见前方河滩又变成了临河悬崖,于是再次上切找路。很多临河的坡面异常陡直,能下脚的地方只有大半个脚掌宽,负重通过时需重心靠内侧,手扶山壁草坡,十二万分地小心。

高处行走。。。

河边行走。。。

除了陡坡,还经常遇到几乎垂直的上下,此时需借助山坡上倒伏的树木,手抓脚蹬的爬上爬下,还得留意树杆被借力时是否牢靠。

不知过了多久彻底没了行进可能,我们正站在过悬崖上方断层处。郎狗拿出了背了一路的路绳,找树木做好固定,飞龙先轻装沿绳下探到河边。先传递下去所有人的大包,再依次通过路绳下降,郎狗最后下到河岸边,最后收回路绳。

体力消耗较大,于是靠着河岸的岩石堆处烧水吃午餐,休整。

遇无法绕行的断层,只能绳降了。。。

下到河岸边,收绳。。。

再次上路,依旧是上坡,不时遇倒伏树木拦阻,或爬或钻或跨,慢慢通过。下午四点半左右还在河滩上方密林里探路前行,看看天色不早了,是逢一大片枯草地,于是果断扎营。我们几个一致认为今天的行程无论危险性还是强度均大于日东穿越。。。

扎营时查看了GPS,发现我们已深入了峡谷达九公里。旺多村还有多远仍是个未知数,前方的路径危险度如何也是个未知数。虽然知道在旺多村走海子山也有小路通向章纳乡,我们还是决定第二天撤回告巫村,从希曲河西岸走山路北上章纳乡。入夜后气温下降许多,尽管当晚吃了豌豆瘦肉焖饭和红肠冬旱菜汤,依旧抵挡不住寒意入侵,此时倍加怀念告巫村的温泉了。。。

河边行走。。。

休整时刻。。。
D6

早晨简直是一个冰冻的世界,帐篷、天幕、营地枯草、防风绳都覆盖着一层薄冰,水桶里更是厚厚的一块。边等日出边烧热水,又是艰苦的拔营工作。

今天虽然要把昨天那么多危险路径重走一遍,但已知的风险好于未知,大家还是很有信心。虽然体力下降的厉害,但预知了路程,可以合理安排休整,分段慢慢行走。

艰苦的路程又一次给了我们一些惊喜,在一处山坡密林地里,键盘和郎狗发现了难得的美味山珍,一些时间后采回了一包竹荪,竹蛋。我之前只看见过商店超市里卖的晒个的竹荪,新鲜的这才看见,竹蛋则是都没有听说过,一下子有了这些意外的收获,于是憧憬着晚上能美美的大吃一顿。。。

危险路段。。。

山珍。。。难得的口福。。。

这次走回汪多柯汇入希曲处,大家特意停下查看地形,飞龙更是从山腰一直下到底下河岸边,近距离观察对岸行走的可能型。最终大家还是一致同意撤回告巫村,从河西岸山上找路。郎狗和键盘体力很好,他们先行一步,说好到村里找空地放下大包,轻装上山探路,我和飞龙、楚楚再后面慢慢跟上。

又走回希曲河边开阔地,又走过告巫村桥,进到空无一人的村子,在一处树底下看到了郎狗和键盘的大包,他们正在这一侧山岭上探路。飞龙和楚楚放下包后不久去温泉边洗漱了,我闲着无事,翻出帐篷天幕雨披地布放在路边的空地上晒。

新鲜的竹荪和竹蛋

告巫村小溪边洗山珍。。。

休息了一阵子,郎狗他们回来了,说是西岸的山路路况很好,有地方还能看见摩托车的车辙印。我们直接拿起东西去了前一晚发现的那幢保留完好的房屋,决定今晚住屋内。

藏屋虽然搬空了,可是二楼好几个房间,基本设施还在,甚至还堆着不少木柴。我们选了最大的一间,铺好床铺,点上炉火,太豪华舒适了。。。

走出险境之后,经过温泉洗漱,住进室内,靠着温暖的炉火,动手准备期待的晚餐,旁边还有背了一路的红酒,多么完美的一天。。。

竹蛋切开是酱紫的。。。。

煮山珍,只放盐,美味无比。。。
D7 最后的奔波
凌晨依旧大雨如注,不为所动,可是闻到郎狗那边烤茶泡出的香味后不可能不动了。
起身慢慢收拾,边煮早饭边喝茶。把大包彻底收拾利索后依旧小雨不断,于是披上雨披上路了。

村子里就有上山的小路,不久就上到了希曲河西岸山腰密林里的路径上了。今天的路况可以用高速公路来媲美,雨中行走也不泥泞,山林中清新湿润的空气具彻底洗涤着大家的肺腑。站在山路上前后观望,底下的希曲河随着山势舞动身姿,劈开两岸形成一道壮观的峡谷。

希曲河 峡谷。。。

希曲河峡谷。。。

不时跨过奔腾的山涧,沿着山路上下行走,还遭遇几处不太麻烦的滑坡塌方,连续几天的负重行走使得体感越来越沉重。

又经过几处残垣断壁和平坦的草甸,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前方远处河对岸,一处完整的村落,出现在我们眼前,一座白塔和三五幢房屋背靠山谷,落座在对岸山坡高处,一座吊桥连接希曲河两岸。我看了下地图,这里应该是扎朗村,依旧是空无一人,一个这么漂亮的村寨就这么废弃了。

沿途还是废弃的房屋

经幡还未褪色,房屋已坍塌。。。

好几次走近希曲河岸边,中午取山泉水,煮茶休息。。。

唯一一处不在希曲河边的山路。。。此时天晴了。。。

扎郎村,保留完整,整体废弃了。。。

通向扎郎村的吊桥。。。

接近下午四点了,我再次查看地图,发现我们已经走了西岸路程的四分之三了,得找地方扎营休息了。当然,如果不停歇地走,天黑时也能走到章纳乡。可是毕竟大家体力消耗巨大,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赶夜路的。快步赶上走在前面的郎狗和键盘,准备在前方在一处废弃的牧场上扎营。当我们接近牧场时,一条藏狗对着我们狂吠不止,可是还是没有见到人影。

又一处废墟。。。

还是扎营吧,不赶夜路了。。。
D8 到达

早晨拔营收拾时,前方路上出现了几匹马,还有藏民真正朝路上走来。大家纷纷上前搭话,从徒步开始直到今天才见到人,太高兴了。。。交谈下得知,这几个藏民赶着马匹是去峡谷里告巫村那里挖土豆的,我们遗憾连连,怎么我们在告巫村摘野菜时没有发现土豆呢。。。

一起步,郎狗和键盘远远地走在了前面,赶都赶不上了。路途变宽了,路边的树木上出现了理塘县林业局的告示牌。几个上下坡后,章纳乡终于出现在前方了。

依旧是希曲。。。

章纳乡出现在前方。。。

河流两侧的山坡上,青灰色的房屋练成片,山坡草场上一大群牦牛悠闲的吃着草。继续沿河边往前走,出现了一座桥,查看地图定位,这里正是地热曲汇入希曲的地方,我们终于走到了章纳乡,此时已经是开始徒步的第七天中午了。。。

就在地热曲桥上方十几米的路边,树立着一对指示牌:往西是格聂神山,往南是告巫大峡谷,就是我们徒步出来的地方,看来理塘县把峡谷里的村落搬迁出来后会进一步开发,这不已经把希曲河谷命名为告巫大峡谷了。。。

河边的牧场。。。

拉近看。。。

牦牛。。。

章纳乡,可以从理塘县城坐车进来,也可以从稻城邓波乡徒步几天走进来。。。

入住乡上民居接待点,好像叫什么邛崃虹梅酒店,老板客气地招呼下,彻底放松休息了。这里遇见一大群成都还是重庆某俱乐部的驴友,交谈之下,他们对我们的行程难以置信,试了我们的背包之后,还是连连惊呼。。。
下午,目送这批驴友开始徒步去乃干多村方向,没多久暴雨不止,我们几个竟然对视而笑了。。。

地热曲汇入希曲处的桥,也是我们徒步穿越的终点。。。
徒步到章纳乡,是我们行程计划第一段。

第二段是参观冷谷寺,朝拜格聂雪山,这一段对我们而言,几乎成了周末的腐败线路,大家轻松愉快地游玩了一天。。。

原计划第三阶段,从格聂穿越到巴塘的行程,因时间不足,加上大家疲劳未得到恢复而放弃了,只能留下小小遗憾等待下次行走了。

坐落在虎皮坝尽头的新冷古寺

新冷古寺。。。

太高大上了。。。

去老冷古寺的山路上回望虎皮坝。。。

路边。。。

终于还是走近了这里。。。

雪峰脚下的古老寺庙。。。

目的地: 稻城 理塘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203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