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喀纳斯——记2014年夏徒步喀纳斯之旅(非常规路线)

8264旅行网

此次徒步喀纳斯是2014年长达7个多月时间中的其中一小段,特别拿出来发一帖,不仅是因为喀纳斯的风景的确很值得称赞,也因为我们走的并非常规路线(事实上我们都没看过攻略),过程中亦有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决定还是单独拿出来发个帖吧。

对徒步感兴趣的你,加个微信,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互相交流哈
微信号:sdd19871230
二维码:

下面是当时的路线图。那时我们没看过喀纳斯的路线图,因为不想走那些人人都走的路,所以就凭着地图自己找路线走。

旅程从一开始,就出了岔子。在哈巴河采购物资时,我用了2年的55L普尔兰德登山包里压上了两袋共20斤重的大米,可还没出哈巴河,背包杆就被那重量给压断了,结果我等于是全程都背着一个没有背负的帆布包,一路上肩膀是各种疼啊!

还有,在喀纳斯的售票处为了逃票绕售票站却在驼颈湾被抓了回去,于是为了继续逃票我们连夜走了三十公里的夜路直接从贾登峪徒步到了喀纳斯湖。现在想来也不得不佩服当时的毅力啊!

还有,原来喀纳斯的夏天并不适合徒步(仅指我们走的这条路)。齐头高还带刺的高草丛、难缠的灌木丛使我们寸步难行。最可恨的是蚊子,超级超级的多,能隔着头发叮你的头皮,隔着解放鞋叮你的脚。真是怕了它们了!

也有很有意思的事。比如搭车去哈巴河县的时候一个客车司机(一个哈萨克大叔)主动载我们到了哈巴河县。在哈巴河县认识了50多年前就来这里支边建设的谢爷爷,如亲人般的温暖,从喀纳斯返回时还买了好多肉炖给我们吃。

还有途中偶遇远离尘嚣的图瓦人村庄,计划外的双湖悠闲的两日(还意外第一次见到了野生蓝莓)。在双湖管护站还认识了如今在乌鲁木齐上大学的阿吾叶恩,还带我们去他奶奶的毡房喝奶茶(后来我和小英还受他的邀请到他哈巴河的家里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喝酒跳黑走马)。

最有意思的则是炸地虾(就是蚱蜢)。我是吃过虫子的,所以特意给我的同伴们也尝一尝。

2014年7月,我从厦门出发在东北和内蒙搭车浪了一个多月,然后又回到我魂牵梦绕的新疆大地。当中两个月独自穿越切德克苏河河谷、跟小伙伴们穿越大东沟、割薰衣草、当果农,种种事迹,有机会另发一帖。
总之呢,在北疆的2个多月的浪荡后,终于,要去喀纳斯徒步啦!

是的,自13年6月与友人第一次去喀纳斯,那个晚春群花盛放、绿树幽幽的喀纳斯,纯净的天空,辽阔的水域、头顶飞翔的雄鹰,走在湖边栈道还能近距离接触松鼠与水貂,还有喀纳斯湖边的一夜露营,喀纳斯出来后又巧遇阿勒泰一年一度的阿伊斯特阿肯弹唱会(类似于蒙古族的那达慕)。这一切的一切,在我们心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从此常挂心头,无数次的想念。

我一次次地期待着下一次入疆,我想要更深入这片神秘之地,走遍她的每一个角落,全身心地投入这片原始大地的怀抱。
13年与友人的那次喀纳斯之旅:

阿勒泰第十八届阿伊斯特阿肯弹唱会,哈萨克人的那达慕:

好啦,终于到时候啦!

我们这一行四人,决定徒步喀纳斯。我们不想按着攻略走,所以也没看帖,只是看着卫星地图上的双湖,就决定从喀纳斯湖尾开始沿着左岸徒步到双湖,然后呢?是绕湖?还是徒步去白湖?依情况而定吧!
实际的情况是因为食物带的不够多,又留恋双湖的幽静,索性在双湖露营耍了两天就从另一条路出去了。

当然了,230块钱!才不会给你们呢!

我们不仅在路线攻略上不去祥究,连途中的食物都超级简单、便宜而且没有营养。大米加紫菜汤,就是我们的主食。而且吧,我们的装备真心很次,我和小英还是穿的解放鞋呢!
甚至我们还要搭便车从克拉玛依到喀纳斯!更要命的是我们还要逃票!

当然了,230块钱的门票!才不会给旅游公司呢!
真是不折不扣的穷鬼呀!

好吧,人都有窘迫的时候,不过我们对此不以为苦反以为乐,所谓穷开心是也。而且还反过来利用这种窘迫去锻炼自己的应变、适应不同境遇的能力。

其实吧我常常会想到徒步探险的先人们,尤其是在更为野性危险的北美大地的旅行者、探险家们,他们当时是什么装备?有时甚至连地图都没有!全凭经验、本能与不屈的意志力。而我们呢?光是GPS卫星定位和轻便的帐篷就可以轻易秒杀古人的装备了!可我想我们这个时代最牛的户外人,其探险、生存的能力恐怕都没有那时一个农民强大。

之前有个驴友在我的另一个帖子里说的一句话很是到位:
“现在论坛聊装备的多,讲人心志器的少。”

这个时代的人,成长在现代化的温室中,渐渐丧失了作为人类的基本的决断力与韧性。如果你对自我有所追求,如果你想要突破自我,突破这颗固步自封的心,那么,去迎接未知吧,去面对挫折吧!没有挫折,哪来的成长呢?

好啦,废话就不讲了,来介绍下此行我的三位同伴吧。 我呢,12年出来徒步,起先在内地徒步,后来在滇藏徒搭。4个月的旅程,从此收不了手了。从此边疆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比我家还亲的家!

小英,是13年4月在去往大理的火车上认识的,一个火辣辣的湘妹汉子,一起爬过苍山徒搭过滇藏,也一起在霍城县大东沟拉练过。能力超强,绝对女汉子,完全放心!

小米,一个黑黑的广东姑娘,看着好瘦小,不想在大东沟拉练的那一个礼拜表现毫不示弱(9月甚至还走了趟乌孙)。她的口头禅是“我饿了”、“我累了”。

还有河马,在克拉玛依沙发客涛哥家认识的一个畲族小伙,在西安上大学的他经常和社团的团员一起跑秦岭。小小的眼睛,笑的时候就眯成了一条缝,憨憨的样子很有喜感。

他的包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明明是去徒步未知路线居然还背了些胡萝卜洋葱,但我从没见他真累过,体力耐力与我相当。

装备方面,我、小英和小米的装备可以说相当勉强,衣物都是从家里带出来的,我们甚至都是穿的解放鞋。小米的装备也全是借的伊犁一个朋友的。

相比起来,河马那一身二手货在我们面前倒是无比自信,在走双湖时经过一段湿地,我们的鞋全湿了,我们从那片湿地挣脱出来后,我看见他脱下鞋子用毛巾往鞋内摁了几下,然后就穿上了。擦,这么高级!这就干了啊!

但他也是个穷鬼哟!遇上他是在克拉玛依的沙发客涛哥家,当时他正趁着暑假的当儿以穷游的方式旅行北疆。他 洋洋得意地告诉我们说:“我一个月只花了800块钱!”
“那算什么!我们一个月只花了500块钱!”小英很高调地说。

你看,人都有攀比心理的,哪怕是反着攀比,总之就是要比你强哈。
河马瞬间被震惊了!
“跪拜!我一定要跟着你们走!”
就这样河马也加入了我们。一行四人,次日从克拉玛依出发搭车去哈巴河。

PS:今天和河马谈起这事,他告诉我那年暑假在新疆玩了45天,加回到福建的火车票,只花了1600块钱!若想在自力更生的前提下节省费用,那除了吃饭需要花钱之外其余几乎就没什么必须得花钱的了。

我们从克拉玛依搭便车到了哈巴河,在哈巴河找地方扎营时遇到了看守废弃工地的谢爷爷。他让我们在工地上扎营,还非要给我们做饭炖肉吃,搞得我们很不好意思。善心的谢爷爷比这哈巴河县的历史还要老。他说50多年前国家派他过来建设的时候这里只是个不毛的沙地,当地哈萨克人看到汉族人吃韭菜很是惊讶:“你们怎么跟牛羊一样吃草!”

谢爷爷对我们如他的孩子般关心呵护,看得出他一个人在这异乡这么多年也很是寂寞,他说到冬天的时候他就回广西荔浦的老家养鸽子去。
搭车中,克拉玛依的抽油机:

乌尔禾魔鬼城:

五彩湾额尔齐斯河:

和蔼可亲的谢爷爷:

我们的营地:

第二天我们办了边防证,买了馕、挂面和两袋大米。将徒步不必要的东西全放在谢爷爷那里,然后走出县城,穿过片片油葵田(也就是在这里,我的背包杆被压断了。),来到了通向喀纳斯的公路上。
哈巴河县街边的花:

哈巴河的主要农作物之一:油葵

我们四人分两组搭车,我和小英一块,河马和小米一块。阴差阳错,我和小英搭的车本来要经白哈巴去喀纳斯的,结果到了边检站发现他们忘了办边防证了,只好随着他们放弃这条路转而经冲乎尔乡到了贾登峪。我和小英在喀纳斯售票厅边边上的小山包上扎营,准备第二天逃票!

河马和小米自分别后搭上车顺利过边检站到了白哈巴,在白哈巴玩了一阵后又搭车到离售票厅不远处下车,走上一条据当地人说可以通向喀纳斯的三十多公里长的草原路。喀纳斯的门票这么贵,当然要逃票啦!
白哈巴:

大概就是那条路:

第二天,我们跨过铁丝网进入森林,一会儿又出现在景区公路上,售票厅已经在我们后面一两公里了。然而我们两个徒步的背包客太显眼了,才走到驼颈湾就被景区工作人员给抓了出来,还被训了一顿(那人威胁着要没收小英的导游证,我死死地盯着他,他才服软地还了回去)。郁闷啊!去年还和猴子一起用这个办法顺利逃票的,今年景区居然拨下5万元专门抓逃票。5万,你抓一年也抓不回本哟!

不行,都到这里了怎能再打道回府?下了死心一定要进喀纳斯!

我们改变策略,沿着喀纳斯河河岸上行,一路都与公路平行,走不到十公里天也黑了,我们就小心翼翼地走上了景区公路。为防万一,一发现有车的灯光我们就马上逃到树丛里去。搞得我们那天晚上都有些神经质。
值得吗?

当然值得了,等我们老了回忆起自己当年尽管遭受了这么多挫折,却始终没有打退堂鼓,而是带着以命相抵的力量和决心去完成这场对自我的试炼(自然我知道这没有性命之忧),而我也最终赢得了这场对自我的胜利,磨砺了我的意志心性。

喀纳斯河:

就这样为了逃票我们几乎徒步了一整夜。简直疯了!三四点时实在打熬不住,就在路边草地上摊开防潮垫裹上睡袋露天睡了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后就被冷醒了,起来收拾了继续走。当我们走到鸭泽湖时太阳都还没出来呢!
过了喀纳斯村,再过了桥,找到一处僻静的林间空地,一夜早已人困腿乏,赶紧扎下了帐篷就睡了。

而河马与小米呢,徒步了三十多公里到了喀纳斯村,住了个青旅,在我们补觉的时候他们正在附近玩得不亦乐乎呢!
喀纳斯村:

下午2点多,我被猛烈的阳光给热醒了。出帐篷一看,哇塞!好多蚱蜢在这儿草丛上乱蹦啊!走近一瞧,每只都奇大无比,有手指那么粗!而且真心多的要死!
嗯……脑子里想起一档叫《荒野求生》的美食节目,主持人贝爷尝遍了世界各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美食”。

嘿嘿嘿,今天也来顿蛋白质大餐吧!看他们敢不敢吃。

我拿了个塑料袋就去抓,别说还真没那么好抓。抓了有十来只,小英醒来看到我在抓蚱蜢有些惊讶,但这还是吓不了这个倔强好强的女汉子,只要我敢尝试的她也都敢尝试,就是不服输!于是她就跟我一起抓……

等河马、小米过来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已经抓了有二三十只大蚱蜢了。

“今天我们可以大大地补充一下蛋白质了!”我说着把那一袋蚱蜢拿到他们眼前:“超大个的蚱蜢,它的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五倍。今天我们好好补一补,正好有油,做油炸地虾吃!”
……
“咦?小英,他们是不是便秘了?表情怎么这么难过!”

不管它,架起石灶烧起火,然后把蚱蜢往油锅里一倒。
“滋滋滋滋——”
听着多诱人!
样子也挺诱人的,红彤彤油亮亮的,像龙虾。
吃吃看?
“咔哧!”

“哇,又香又脆,真的好好吃。这味道,香到骨头里去了!”
我和小英吃的津津有味。

“你们也吃吃看,很好吃的。”

河马被这两个正津津有味吃着虫子的人给震惊了,有些犹豫。但作为一个经常走户外的驴友怎能太保守呢?勉为其难,吃一个!
“嗯?唉真的,味道确实很好啊,小米你也尝一个。”
“你们好恶心!我不要吃虫子!”小米一脸嫌恶的表情,刚才炸蚱蜢时她连看都不敢看。

“小米你是广东人吗?你们广东人不是什么都能吃吗?”
她还是不吃。小英抓起一只油炸蚱蜢就在她眼前晃。
“啊!!!别拿过来!”她吓了个半死,一溜烟跑了。
这还是广东人?

我还是上海人?!
很快我们把剩下的干掉了。意犹未尽啊!
“真好吃!可惜就是太少了!”河马感叹道。

“如果一路都有这样的免费的美餐,那我们都不用带米面和干粮了。直接靠这个在喀纳斯野外生存待上两个月多好!”我又开始做起野外生存的梦了。

好啦,已经下午6点了,我们收拾起帐篷,四个人一起向喀纳斯湖西岸走去。

走到了湖边栈道,好走的栈道走不了多远就没有了,接下来是湖岸很窄的浅滩路,从这头望去能看到对面的游艇码头。

走不了一会儿狭窄的浅滩也随着坡度渐大而消失了。我们只好往上坡走找到森林中较平缓些的地方找路走。

这片森林非常原始,云杉、落叶松、白桦、山杨构成了这片古老森林的主体,林下的草长得很高,潮湿的森林里蚊子也特别多,让人很是不舒服。还好北方针叶林的植被不像南方的森林那样茂密难行,这里空间开阔,易于行进。

有时树林也很密

有时坡又陡又崎岖。

因为时差、季节和这里的维度的关系,7月的喀纳斯几乎是中国最晚日落的地方,10点钟还亮得很呢!

不过我们还是得考虑扎营的问题。一路都是斜坡,加上树林也开始茂密起来,走了很久都找不到够一个帐篷空间的像样点的平地,让我们很是担心。

我们最终将就在一块林间苔藓地上,这块地起先是块凹凸不平的缓坡,我们用枯枝和苔藓勉强整出两个帐篷大的平地,然后我们开始收集些枯木生活煮米饭吃。

原打算这一路就这样光吃白米饭的(我们故意这样做来历练自己的适应力),没想到河马竟从包里拿出一大袋带调味品的紫菜,而且,居然还拿出好几根胡萝卜……
还 真没听说有谁背着蔬果徒步无人区的,真是佩服他了!

不过这样呢,我们就不光只吃白米饭了,还有加了新鲜胡萝卜的紫菜汤!在这无人的森林之中,还挺有味的呢!

这附近唯一的水源就是喀纳斯湖,虽然不远,但取个水还得攀岩!这一晚也因为地不太平,睡起来实在有些别扭。
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22号早晨,天空阴沉沉的,远望湖对岸,一条长长的玉带云缠在青山腰间。

走出树林到草地上看

回看前路,森林茂密呀!

阴云慢慢消散了,又是个晴朗的好天。
有时我们在森林,有时我们在露天的草甸子上,总之都是在斜坡上,一只脚长,一只脚短……

而且也毫无人类踏足的痕迹,倒是草甸子上经常会有红艳艳的野草莓,看到了当然不会放过啦!甜甜的,还有股奶香味,营养的绝佳来源!

美丽的喀纳斯湖,湖水的颜色很奇特,算……奶青色?

天然观景台

上坡呀上坡
鲁迅说:“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成了路。”

真不情愿上坡呀!

从这里看喀纳斯湖,怎一个美字了得啊!

喀纳斯村是完全没有蚊子的,但是这里文字真是超级的多!我们一旦停下来休息就马上用桦树皮点上火加上枯枝和青草烧出烟来驱蚊。狭长的湖,看不到尽头在哪里

我们看着手机地图往地图上的小湖走去,中间居然有条挺不错的道,但转到小湖的那条路长满了难缠的高草和灌木。天渐渐暗了,我们翻上一个坡下到小湖,却失望地发现这个小湖周围全是烂泥巴,蚊子也超级多,根本扎不了营,只好回到旁边的山坡草地上扎营。真是的,期待了那么久紧赶慢赶,还以为是个瓦尔登一样的人间仙境呢,就是这么个破地方!

早晨断断续续下了点雨,我们郁闷地在帐篷里啃馕饼。待雨停了马上出发。 我们下山后在森林里找到一条满是牛蹄印的牧道,宽的就像是森林中的高速公路!一会儿我们看到一棵粗壮的大树,树上挂着许多奇怪的布条,看起来像是某种宗教祈福用的东西。

这棵树后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场,山脚下坐落着十来栋小木屋。新大陆啊!居然碰见人了?在这么荒僻的地方住木屋的,应该是图瓦人的居所吧。

有个木屋上还挂了张不知哪个驴友团队的旗帜,看来这里也有驴友来咯。
不过看旗帜上的签名,很少,我们也插一脚撒。

在最大的那个木屋那儿,我们看到有几个人,全是男人,大多还是小伙,看起来跟哈萨克人的相貌差不多。有两个拿着长长的大镰刀,应该是打草用的咯。 “女人都去喀纳斯村工作了。”一个会说汉语的图瓦小伙说。

真可惜呀,这几个小伙肯定也挺愁找对象的事,女人一旦开了眼界肯定就不愿再回到这里过传统清苦的放牧生活了。
很奇怪的是一来到这里,蚊子就突然一只也不见了。这是什么道理?

这时天已放晴,我们一边跟他们聊着天一边就坐在木屋前面用河马的炉子煮泡面吃,一共就这三包泡面,全煮了,以后只能吃白米饭紫菜汤了呀……

这时从屋内传来一股香味,羊肉的香味!向木屋门内望去,原来他们正在里面煮羊肉。好香啊!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默默地看了看他们三个,他们也在看我,眼神中充满着渴望。再看一看那几个图瓦人,他们不冷不热地在聊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我又看了看正在煮的泡面。

相型见拙啊!唉,真想大吃一顿羊肉啊!可是口袋没钱,他们好像也没有请我们进屋吃肉的意思。只能吃泡面咯。
“我可以进屋里看一看你们的房子吗?”小米突然开口说了这么句话。 然后她就屁颠屁颠地进了屋。

擦!以她那个爱占小便宜的性格,用我的膝盖想都知道她想干什么,这是她一向的拿手好戏。
我又看了看河马和小英,他们望向我的眼神很有意味,显然他们也看出来了。
哎呀,好尴尬呀,感觉好没面子!

“哦,你们知道从这里怎么去双湖吗?”
尽量转移话题尽量转移话题尽量转移话题。
一会儿小米出来了,笑嘻嘻的,手里拿着一碗羊肉汤!

哇塞!真的送我们羊肉汤了呀!白花花的羊肉汤呀,肥肥的脂肪呀!看那上面漂的那层油……这个无耻的小米……哎呀这羊肉汤太好喝了……太不要脸了……羊油煮的又软又滑一点儿都不腻……你也真好意思要……哎呀他们怎么那么小气就给那么点肉汤一个人都不够吃啊……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拿来一起分享!

享用完了羊汤泡面,道了谢,就往森林处走。这里的草真是高啊,交通很不便

途中那些木屋很有意思,我们玩耍的不亦乐乎

循着这条淹没在高草丛中的路径往森林走去

森林里有条小溪,我们从中接了些水。顺便玩耍玩耍。然后,意外发生了,当我弯下腰的时候我的N8不小心从衣服口袋里掉进了溪水里。赶快拿出来,已经开不了机了。完了,这是我们唯一的地图和导航的来源啊!这下可惨,双湖往哪儿走?只好顺着路先走走看。

我们歪七扭八地在森林里走着,都不知道自己在哪,直到望到下面的谷底的水面。一定是双湖了。

费了一番功夫,各种钻草丛、密林,作为开路先锋的我无比奔溃呀!草丛也是我开,灌木也是我开。在队伍后面走现成的该多轻松!
终于到了湖岸,然后穿过一片沼泽地来到了湖边的小高地。

这条狭长的湖大概长有一公里的样子。而这块湖边的小山包真想当不错!树林环绕四周,中间的树木则较稀疏可以扎帐篷。

而且空地上白花花的,为什么是白花花的?因为地上长着密集的驯鹿苔(驯鹿最爱吃这种地衣),而且……哇,这蓝色的小浆果,是蓝莓吗?居然在新疆看到野生蓝莓了!太意外太幸运了吧!恐怕整个新疆也只有喀纳斯深处才有这东西吧。

时间还早,不过这地方真心不错,扎营,玩耍吧!这么幽静的湖,估计一年到头也没几个人会来这儿的,肯定有很多大鱼,而且应该很好上钩,就像《不去会死》里写的那样,哪怕是个没饵的钩,只要一下水,马上就有鱼来咬,吃都吃不完的大鱼!

嗯……嘿嘿嘿,应该是这样了!那我就住在这儿不走啦!
我又轮盘,用铁丝绑上河马的登山杖,饵则是伊犁买的红色小鱼状的假饵。
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明明岸边有密密麻麻的小鱼,不可能没大鱼呀!

好久还是没动静,用馕,用蓝莓,用大米,就是没动静。
唉,彻底丧失信心了,不应该呀,这样的地方,不应该呀!
已是日落时分,只好吃点蓝莓解解馋咯

开不了荤咯,但是有捡来的松子,放火上烤一烤,吃起来还是很香的。话说这松子是去年秋天的,都快一年了居然还能吃

次日,7月25号,我们决定留下来再住一天,这么好的环境可难得呀!而且,说不定还能钓上鱼呢?好吧,钓了半天还是钓不到,我们决定劳些岸边的小鱼。密密麻麻的鱼群,总能弄上来点吧?

不想这些小鱼还挺警觉,捞子一接近就溜开了(主要是我们的捞网太次了,根本就是各种材料临时拼凑的破玩意儿,如果拿的是真正的捞网,早就捞几打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成果,在鱼群里还算大个的,不用说这一定是冷水鱼,所以我把它生吃了。味道嘛,如果去掉内脏应该还不错吧。

在这里,我们尝试做了三顿洋葱大蒜炒饭,工具是剩下的一个洋葱,两颗大蒜,植物油,还有两个不锈钢饭盒。先煮好两锅饭,然后用洋葱和大蒜炒香,再放上米饭混炒。艾玛,看着平凡,这味道太棒了!太香了!

我们还摘来许多蓝莓,做了顿蓝莓粥。那是个失败的尝试,太酸了,一点都不好吃!
但是小英口味独特,特别爱吃这酸粥。
好吧,这锅蓝莓粥被你承包了!

7月26号,来到双湖的第三日,我们的食物不多了,就拔营往另一条湖走去。穿过崎岖的森林路,不仅路不好走,蚊子也超级得多,一直用树条子在眼前甩,却依然甩不走它们
从东湖的左端看湖

然后很快来到了西湖,同东湖一样是一个森林环绕的狭长型小湖。

河马的“河马”

西湖边还有条黑土裸露的牛道,OK,顺着走吧。

然后视线越来越开阔咯

不多久走到一个小木屋

木屋上挂着块牌子,写着:喀纳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双湖管护站。原来如此!

看网上消息说这两年开始没有在布尔津或喀纳斯村登记过的外人是不能进入喀纳斯保护区的,可管护站里那几个哈萨克人似乎对我们熟视无睹,继续聊着他们的天。
果然少数民族还是很随意的呀!

屋里有个哈萨克小伙叫阿吾叶恩,他今年高中刚毕业,来这里找朋友串串门。“我家就在那边没几公里,到我们家去玩会儿吧,我请你们喝奶茶。”
好啊。

途中他看到一根倒在路边的树干,他说帮我抬到家里去吧,拿来做栅栏

来到一片开阔的操场,远近有不少白色毡房驻扎,还有牲畜在草原上啃食。最近的那个毡房前栓了只骆驼,阿文说,这就是我家了。

阿文家萌萌哒牛娃子和小猫

还有他的骏马

还有他家憨憨的骆驼

毡房里有他爷爷奶奶和放暑假回来玩的小妹。奶奶拿出用布垫包着的馕、酸奶疙瘩之类的,再给我们斟上热乎乎的奶茶。我看了看小妹的书,全是歪七扭八看不懂的文字。
外面又下雨了,躲在帐篷里多好啊!

待雨停了,阿文带我们去看附近的一块大岩石,据说许多人都特意跑来看这块巨石呢!

青山森林骏马

辞别了我们的朋友,依照他的指点只要顺路往西走就对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呀!

神雕侠侣

穿过一片浓密的森林,道路极其泥泞

穿过森林不久,下坡就看到了几个毡房

穿过毡房后面的森林,出来就看到好多毡包,甚至还有好几辆车,看起来这里也是旅游区,只是不像禾木、喀纳斯村那样火。看牌子,这里叫那仁牧场。

那仁哈巴河穿过牧场

意外的是这里有个毡包上写着小卖部,里面卖零食、米面和蔬菜之类。看来这里主要还是给附近牧民提供方便的,旅游方面发展一般。这里的牧民感觉也很单纯。我们买了点西红柿、洋葱(比贾登峪卖的价还便宜),找了个附近的高地扎营炒菜吃。

第二天我们顺着牧场后面那条Z字型的路上山,从高处看风景,四周的景色太壮美了!

走了一两个小时,路过一车,截下问之,才知此路非往哈巴河,而是通向哈萨克斯坦的!哎呀,差点就走错路出国了!
回到那仁牧场经一人指点才知去哈巴河的正确路径,来回浪费了几个小时啊!
走到正路上徒步

我们顺着那条路徒步,几个小时后,在一个上坡时搭上一辆给牧民搬家的卡车。司机是个开朗的哈萨克大叔,此行正是去哈巴河。
太棒了!一下子就可以回哈巴河啦!(全文完)

目的地: 喀纳斯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9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