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甘川青转了一个圈(年保玉则)

8264旅行网

序:
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超度,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转甘转川转青海,不为来世,只为户外与你相识。

柱子哥和我虽然没有皈依佛门,可仍然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以藏传佛教的方式顺时针方向在甘川青转了一个圈,最后顺便去了一趟天水。在途中我们与许许多多的有缘人相遇:火车上的毛毛和小周迅、阿铁、吃力、凌云等一批人、格日寺的喇嘛们、老肖夫妇、漂亮的维族姐妹……

(一)
回到故乡

柱子哥和我大包小包的挤上车,安顿好行李,坐在走道的凳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随着时光的消磨,肚子终于有了饿的感觉,柱子哥搬出他家菲佣烧的菜,倒上啤酒,我们开始了一顿令车上其它人艳羡的晚餐。饭毕,又沏上了柱子哥从铁瓦买回来得好茶。直到晚上九点,我们两人终于偃旗息鼓。

我们在火车上的FB物资:

吃晚饭后,我们喝的柱子哥在安徽宣城铁瓦寺买的上好的绿茶:

不知怎地,我们就和同一卧铺隔间的两位姑娘畅谈起来。不知多久,柱子哥就去见周公了,车上的灯也熄了,最后发展成我问、一个姑娘主讲、一个姑娘主听。在谈话的过程中,知道了主讲的姑娘叫毛毛,主听的那位被我取外号小周迅。

毛毛的家在青海土族,这次十一带姐姐(小周迅)回家过节。几年前,毛毛考上南京的大学,家乡人都说她是回老家了。毛毛到南京后,发现很多地道的南京方言和其家乡话很相近,证实了其祖先来自南京。毛毛告诉我们,她的祖先就是明朝戍边屯田的将士,由于没有圣旨,就不敢回京,这么一呆就永久住了下来,成了青海当地的土族,但他们的家乡在南京城南某某巷(偶忘记了)就一代代传了下来,他们每个人都想回家乡看看,只有毛毛比较幸运,通过另外的方式回到南京,毕业后又留在南京工作。毛毛讲起儿时的故事和风俗,驾轻就熟,信手拈来,娓娓动听。

关于土族的风俗,就从腊月三十说起。其实土族的春节和汉族基本一致,腊月三十也要守岁,也吃水饺。团圆饭后到祖宗坟上去请祖宗回家过节,正月初三再到坟头请祖宗离开。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有大法会。端午节和汉族一样,但有花儿会,年轻的男女可以敞开心扉任意表达爱意。端午节最重要的是插凉柳,屋檐上要插满凉柳,包括鸡窝、猪舍等都要插。六月六是土族专门的花儿会,然后腊月有打腊八冰的习俗……

土族嫁姑娘也十分奇怪,婚礼主要在男方办,总共有三天。男方迎娶新娘都是在晚上,新娘到婆家后,第二天要展示厨艺,第三天要展示绣花的技巧。按照这个标准,我们汉族的姑娘没几个可以嫁出去。

后来说到小时候的故事,到动情处,感觉毛毛泪光粼粼。不知何时我们说起了猪就应该放养,要绿色环保,这样的猪肉才好吃。毛毛立刻用一种哭笑不得的语气说,还放养呢!她小时候每天天黑前都要去邀在外面的猪啊牛啊回家,烦都烦死了。毛毛说有一次她们家的一头驴就是没有找到,全村上都来帮忙寻找,向四面八方找去。最后是过了好几个村庄才找到,但她们家的驴也死掉。这头驴偷吃别人家晒在外面的粮食被别人打死了,她妈妈赶到后抱着驴哭,毛毛也跟着哭。说到这,毛毛好像又回到从前的岁月,眼角分明也湿润了,我不禁也有同感,儿时的那些在农村的辛酸岁月。

毛毛是汉族,上大学没有少数民族加分,但毛毛加分了。原来毛毛是学校里的长跑冠军,在运动会上取得过名次,所以加分了。毛毛不是练体育的,体能都是上学的途中练出来的。毛毛家离学校比较远,从上小学开始,就要翻几座山。每天都是举着灯笼在满天繁星的时候从家出发,到学校已是日上柳梢头。放学后,也要走到满天繁星才能到家,中饭就是吃在学校取暖的炉子上烤烤带来的馍。毛毛上学时有个要好的女伴,有天放学后毛毛去同学家玩玩,她们两个走了好久,终于在星星的指引下到了同学家。同学妈妈做出家里待客的最好食物——手擀面给她们吃。她们吃完后没睡多久,同学妈妈又把她们喊醒,吃上了刚做好的手擀面,因为她们又要上学了。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毛毛锻炼出了非凡的体力,成了运动健将,跑到了南京的高校,回到了梦中的老家。

(二)
原来阿铁是美女

在出发前的一次QQ群聊上,领队凌云告诉我西宁出发的人就合包一辆金杯车,直接到年保玉则,那意味着我们兰州出发的两个人只能辗转到年保玉则,因为包车会很贵,虽然包车费用是按天数所有人平摊,但对其他人不公平。在临出发前,知道还有食铁兽也从兰州出发;海晴也决定参加我们年保玉则的队伍,也从兰州出发,这样我们从兰州出发的队伍就有四个人,再加上阿坝的窝头大哥,就有五个人了。根据这个情况,我做好了从朗木寺开始包车的计划。

计划不如变化,火车快到兰州站时,柱子哥问我下午半天在兰州干什么,我告诉他闲待着等人。柱子哥不干了,强烈要求去拉不楞寺,由于我答应了食铁兽和海晴在兰州等他们,也是寸步不让。后来两个人达成一致,柱子哥今天下午去拉不楞寺,我在兰州等他们,明天 下午在朗木寺汇合。下火车前,我分别给海晴和食铁兽打电话确认情况。海晴刚上车,明早8点半到兰州。给食铁兽打电话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开始我以为是食铁兽的老婆,聊了几句才知道是食铁兽本人,于是决定以后以阿铁相称。为了确认阿铁是女人,专门拿出通讯录核实其性别,通讯录上确实写着是“MM”。

火车晚点一个小时到兰州,到站后我们直接打车到汽车南站。柱子哥买了最早去夏河的车,美滋滋的。我咨询去朗木寺的车,发现攻略上写着的10:30的车居然不翼而飞,而且当时只能买8:40的,9:30的车只能到明天一大早来买。斟酌再三后,我买了2张8:40到朗木寺桥头的票,由于海晴的火车到站时间不确定,只能听天由命。

接下来的问题是解决住宿问题,按照老苗的交待直接到车站对面的兰州理工大学。由于兰州理工大学建校100周年,宾馆爆满,我只好找寻其它宾馆。在宾馆前台的指引下,来到了离车站不远的友好宾馆。友好宾馆房间干净,还有热水器,98元的房间88元搞定,现在惟一的任务就是等阿铁。

阿铁告诉我她晚上8点能到,于是我决定等她一起吃晚饭。由于中午只吃了2个饼,肚子饿的不行了。我决定到外面溜达一圈,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小吃没有。溜达结果是只买回了一个油饼,且味道一般。就就着热水勉强吃了半个,肚子还是饿的不行。睡觉是消耗能量最小的方式,睡觉还能谋杀时间,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上床睡觉。一觉醒来,已过6点,百无聊赖玩弄遥控器。时间好不容易到了8点多钟,阿铁还是没到,肚子哇哇叫在抗议,阿铁也终于来了信息,她才刚下飞机,而且她在飞机上已用过晚餐。听到这个消息,如释重荷,立刻跑到旁边的东乡手抓羊肉去饱餐一顿。

饭后还是无聊的等待,阿铁的消息不停的传来:在大巴上、下了大巴打车了、汽车南站附近戒严、在小西湖等公交车……晚上11:30,一个穿红衬衫的美女翩翩而至,我心头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阿铁到房间后,立即从一个大的登山包里拿出了四五个各种小包,由于小包里面倒出了各种对象,所有的衣服居然都是用卷着且用橡皮筋扎着,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里面的内衣都是Patagonia,小包也是始祖鸟,看来此女不简单。后来又发现居然没有冲锋衣,带了一件Polo的休闲棉袄,鞋子虽然是Gore-tex的,可居然是低帮,不禁又让我哑然失笑。我们两个聊了一会宁波户外,就在迷迷糊糊中迎接新的一天。为了证明阿铁是美女,经过美女同意,上其大学时的玉照一张:

(三)
行摄朗木寺

车行7个半小时,到了传说中的朗木寺桥头。可传说和现实有差距,朗木寺桥头居然没有一辆车,我们顿时傻眼。同下车的驴友有8个人,我听见其中一个女孩在打电话要车来接他们,我们另外4个人请求女孩帮忙多叫一辆车。女孩还在电话中时,来了一辆路政维修的工程车,我立即招手拦车,车应声停下。我们4人面带愧色和打电话的女孩说声不要车了,就匆匆忙忙上了这辆车。司机要我们每人5块钱,我也不好讲价,同行的另外一个女孩讲了一下,4个人10元就搞定,这里的人还是善良啊!快到朗木寺镇区时,有公安机关的入境检查站,我们每人登记身份证就可以了。在车上和路政维修工人谈起了去年春节朗木寺的事情,这个工人告诉我们是那些老外太坏,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最后只好禁止他们入境,简直是自作自受。看来我们的藏族同胞也是十分通情达理,懂得以国家大局为重。

车把阿铁和我直接送到秀峰宾馆,柱子哥正躺在床上等我们。稍事整理后,我们三人决定立刻上朗木寺后山去转转。在朗木寺门口喇嘛拦下我们买门票,20元一张。我们买完后说我们明天还要再来,喇嘛二话没说,问完我们的名字,然后用藏语写在门票上,就象暗语一样。我们沿着朗木寺左侧晒佛台小山坡向天葬台走去,一路走走停停,停停拍拍。

夕阳照在红石崖上,红彤彤一片。月亮很早也从东边升起,映衬的红石崖无比的美丽:

在通向天葬台的途中,我对道路的判断出现错误。突然一个标准的普通话对我们说,“上来走小路比较近。”原来一个藏族中学生模样的小男孩,小男孩在陪他奶奶来转寺。

我在通向天葬台半途中的一个小山头拍了没几张,太阳就被西边的山头遮住了,整个朗木寺立刻失去了光泽,就象一个人突然苍老了一般。随着光线的消逝,温度也立刻降了下来。阿铁和柱子哥上去天葬台了,我在下面等了他们十几分钟,一起回宾馆休息了。

晚饭是在朗木寺著名的达老餐厅吃的,特别是点了达老最著名的石烹羊肉,不过很贵,120元一份。上来的样子很特别,羊肉和作料,还有烧热的石子一起放在羊肚里面,据说利用了高压锅的原理。整个味道我们3人都受不了,而且羊肉有点老,在我们强烈要求下,老板帮我们回锅烧了下,但还是没办法吃。达老的奶茶也很贵,35元一瓶,而且有一阵烟熏的味道,和拉萨的奶茶味道完全不一样,基本上很不好喝,看来达老是名不副实,只是老板很热情。

饭后发现郎木寺街头基本没人,而且警车也在来回开动,于是我们就直接回宾馆,洗洗涮涮,躺在床上看国庆阅兵式复播,迷迷糊糊中就睡了!今天拍照了,可以大量上PP了!
美丽的朗木寺:

再上:

换个角度,来看看郎木寺以及红石崖:

来张更全景的:

红石崖和明月:

月亮渐渐升高了:

郎木寺转寺的老人:

和我们打招呼的小男孩的奶奶以及他家的小狗:

郎木寺后山天葬台最后一抹阳光:

最后的阳光照在红石崖上,月亮升的老高了:

还是红石崖:

晚饭在郎木寺最著名的达老餐厅吃的“石烹羊肉”,很贵,120元一份,可能是不合我们的口味,感觉一般:

(四)
朗木寺的柔软时光

朗木寺晚上天上基本没有星星,半夜起夜居然下起了小雨,原本准备6:30起床看日出的愿望落空。早上睁开双眼,一看外面,居然满街阳光,于是本能在床上跳起来,大喊:“起床啦,快点!太阳出来了……”阿铁和柱子哥在我近乎疯狂的叫喊下起床洗漱吃早饭,然后奔向格尔底寺的小山头。

早上的光线真好,在我眼里到处都是好风景!阿铁和柱子哥好像对这个无动于衷,虽然柱子哥也背着很专业够分量的NIKON D90。我也顾不上他俩了,先爬上了晒佛台,然后再爬上那个小山头。阿铁和柱子哥爬上晒佛台后,就再也不愿向上挪脚了。拍了一会,下来后我们三人就象格尔底寺走去。

在格尔底寺溜达一圈,一不小心到了四川红星乡的回民清真寺。里面有个阿訇在打扫卫生,十分客气请我们进去参观,还十分客气提醒我们上塔要注意安全。从清真寺出来,走在回民区里面,那个差异大的无法描述。清真寺里干干净净,整整洁洁,还种花种草;回民区的马路也是如此,虽然是牧区,道路上也没有一粒羊屎一坨牛粪。

穿过回民区,不一会就又到了朗木寺,我们拿出昨天的门票,喇嘛二话不说就放我们三人进去。刚进到里面,就听说上面马上有天葬,由于道路太远,二者天葬也太渗人,所以我们决定不去。朗木寺的喇嘛十分的和善,就和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喇嘛一样,和我们谈天说地。而且我们在大殿里看见了密宗修炼的坛城,据说明天就毁掉,十分难得。在参观过程中,喇嘛们进来开始念经,据说他们每天要念5次经,不过每次的长短不一,不过也够辛苦的。格尔底寺风光:

格尔底寺风光:

格尔底寺风光:

格尔底寺风光:

全景格尔底寺:

郎木寺:

美女在郎木寺:

郎木寺的喇嘛们:

郎木寺见到的难得一见的密宗坛城:

最后再看一眼郎木寺:

(五)
吃力和国家干部

从朗木寺出来,吃过中饭后,我们三人就开始在秀峰宾馆的接待室里等待凌云的大部队汇合。突然接到凌云的短信,说唐克的住宿紧张,于是我们三人决定立刻出发。司机是我们昨天晚上就基本谈好的,名字叫其知布,50多岁,藏族,个子很矮,估计只有150的样子,感觉人老实,汉语也不错。但柱子哥不放心,今天上午又继续谈了好几个,综合比较还是昨天那个好。不到5分钟,其知布应约而来,还带来一个后生,得知是他儿子。他儿子个子略高,也就160多点,瘦瘦小小的,一头长头发。其知布介绍说他儿子叫“陈力”,我们感觉这个汉语名字不错。

车出朗木寺不久,就在一个三岔路口被警察拦下登记检查。主要登记司机的执照,我们只要看看身份证。在登记时我不小心看见了“陈力”的真实汉语名字,当时差点把我笑翻天,原来他的名字叫“吃力”。上车后,我们三人继续笑,吃力很纳闷。我举例说明汉语里面“吃力”的含义,吃力听完后,也不好意思笑了,很无奈说:“这都是国家干部给取的名,他也没办法。”通过吃力说话的字里行间,能感觉到他们藏族十分都想当国家干部,他们也十分尊重国家干部,寺庙里的活佛都是国家干部。我第一次知道了国家干部在藏族心中的分量,连我内心也感到了丝丝震撼。

吃力又讲了第二个国家干部的事,听我细细道来。吃力告诉我们他有一个哥哥,育有一女,而且不能再生第二胎。我们以为藏族也实行了计划生育,于是柱子哥开玩笑的说:“你的任务大大的重,要一枪打个准,一定生个儿子!”哪知吃力无所谓表情说:“我无所谓,随便生多少个都可以!”说完这话,我们很吃惊,没搞懂其中的弯弯跷跷。吃力又接着说:“我哥是国家干部,所以只能生一个……”哦,这下我们明白了!原来又是国家干部!

车出朗木寺不久,一座十分漂亮独特的山,只是中午的阳光太热:

沿途经过牧场,羊和牦牛多的如天上的繁星:

附:这本是后话,就提前说了。吃力把我们送到年保玉则景区后,就和我们分别了。他开车离开时,我正在搬包,他突然把车停在我身边,给了我一张纸条。我一看,原来是他的联系方式,就明白他的意思,就挥手和他告别,并大声对他说:“以后会给你介绍生意!”

吃力是个好人,开车从来不废话。车从郎木寺到唐克的途中,车胎通了2个洞,在唐克补胎花了50块。如果换成别的司机,肯定会唠唠叨叨,希望你加钱,但吃力什么也没说。在阿坝采购物资时,吃力开车陪着我们在阿坝县城转了3圈,毫无怨言。而且买菜时主动帮助我们搬最重的东西。

在到年保玉则途中,在闲聊中柱子哥说吃力今天肯定赶不回郎木寺,为了安全,最好在久治住一晚。车到久治时,路右边有一条岔道,吃力告诉我们他可以从这边回去,比较近,就是有一小段路不好。感觉吃力说这段话是怕我们担心他。如果是别的司机,肯定不会这样说,说不准会说回去要原路返回,路很远,希望你加钱……

这就是我们认识的吃力,一个十分诚实的人,而且汉语讲的也不错!
吃力的联系方式:13893918572
其知布(吃力老爸):13893955245
吃力家就在郎木寺大门口50米处。提前送上吃力和我们的合影:

(六)
黄河九曲十八湾
黄河九曲十八湾,有人会说你错了,应该叫黄河九曲第一湾,但我更喜欢叫黄河九曲十八湾。

车行2小时,快到唐克了。吃力问我们是到景区还是到唐克镇,我看时间还早,现在去景区拍照的光线不好,于是说我们去唐克,吃力随便去补半路通了的胎。到了唐克之后,发现宾馆不是爆满,而是价格太贵,简直是抢钱,标间居然要160,多人间也要50元一个人。我和阿铁待在车上,这种事情都是柱子哥去搞。感觉过了很长时间,柱子哥面带微笑朝我们奔过来,一位藏民美少妇在后面跟着,我们不由感叹柱子哥魅力惊人。在那位藏族妇女的带领下,我们到了嘎尔玛客栈。这家客栈都是三人间和双人间,房子两头是卫生间,40元一个人,我们有点意外,感觉超值,立刻定了下来。

在高原午后暖暖的阳光中,我们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看那满是雪花的电视。柱子哥精明的一面显示出来,决定到楼下再去找找有没有便宜的车到年保玉则,我和阿铁坚决反对,觉得没有必要折腾,而且800块到年保也不贵。态度坚决的柱子哥脚步坚决地走出旅馆大门,在我和阿铁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中,柱子哥败兴而归。原来这个唐克就没有几辆车,价格当然是天价了。听到这个情况,我们长舒一口气,觉得没对不起吃力。

时间到了五点半,我们决定奔向唐克景区。虽然已快6点,但高原古的阳光依然炙热。车沿着黄河开去,在我们的要求下,吃力不停地停车。黄河上游,和下游那浑重雄浑根本搭不上边,她尽显温柔,一步三回头,就是不愿意离开这美丽的草原。这美丽的河流,也逃脱不了女性爱美的天性,还在河流中间插上很多大大小小的绿岛。岸边的蒙古包﹑牛羊更增添了许多妩媚。

\

6点半了,终于到了景区的山脚下,还有半小时日落,我拼命向上爬。虽然只是一个小山坡,可毕竟是在4000米,没上几步,就气喘吁吁。山头上人山人海,根本没有再插足的地方,我于是在这个山头下面十米的一个小山头撑开了脚架,一人独享。没有多的考虑,就开始了拍照。

太阳落山了,队长凌云他们的车终于到了,就停在我们的前面。我远远看见了快乐和午茶她们,由于时间紧,就没和她们聊天,立刻开车直奔旅店。一番折腾﹑几声寒暄大伙忙完了,终于可以吃晚饭了。唐克地方不大,吃饭的地方就更少,更何况加上司机我们有14人。在电压不稳,一个小时的等待后,终于吃上了饭。经过商量,定下了明天的计划:快乐加入我们这一组,我们先出发,赶到阿坝,接上窝头大哥,然后购买物资;凌云那组由于今天到唐克太晚,啥也没看到,明早先去看日出,然后在出发。(七)

奔向年保玉则

我们按照计划出发,早上的唐克镇静悄悄的,更别谈有早餐吃了。一出发天就开始下小雨,快到红原时,就变成了鹅毛大雪。在红原吃过早餐后,就开车到了路边的月亮湾景区了。刚下车准备拍照,就传来了几声吆喝声,原来要买门票,每人20元。我们想都没想,上车立刻走人。我记得05年来的时候,月亮湾还是免费的。车过红原不久,就开始折向西北,这时雪也变成了小雨。窗外的秋景越来越浓郁,就象一幅幅天然的油画,如果不是山路弯曲,外面阴雨不开,估计我们会流连忘返。

车外一会雨一会雪,温度很低,车头都结冰了:

中午时分,我们就到了川北重镇阿坝。阿坝一个十分繁华的县城,商业气息很浓,不逊内地。简单的中饭过后,我们就按照清单内容采购起来。阿坝的菜场蔬菜十分丰盛,比康定不知强多少倍。在买菜时,窝头大哥也如约赶到,他是我们队伍的最后一人。

在我们采购差不多时,凌云那组也赶到了阿坝,他们倒是不着急,慢慢悠悠地吃中饭去了。我们为了赶时间,决定提前离开阿坝。一路的山路颠簸,来到了乱石头垭口,垭口海拔4207米,旁边就是观景台,年保玉则风景的典型特征已经显现。垭口飘着雪,风很大:

车过垭口后,经过一个容易错的岔路口,终于到了年保玉则景区门口。虽然到了这次徒步的目的地,心中不免一番激动。然天气不好,气候寒冷,大伙也都不愿动。经过砍价还价,我们4人买了3张门票。车刚开几百米,远远看见山梁上来了一辆车,我们估计他们到了,于是又倒车到景区大门,大部队终于合到一块了。从景区大门到仙女湖还有3公里,2位司机将我们送到后,结完帐就匆匆离开。原准备在路上扎营,不知谁说可以在不远处的房子前扎营,于是我们又不得不将大堆东西搬到新的扎营地点,虽然只隔300米左右。在4000米海拔处,突然来个大运量的体力活,感觉气喘吁吁。

一番忙碌,终于扎好了帐篷。趁着快乐和窝头烧晚饭的时候,我在帐篷前拍了一张曝光半小时的月色中的年保玉则风光。

晚上真冷,我在睡袋里面直哆嗦,感觉自己不停的向柱子哥滚去,希望能吸取一点热量。每次在寒冷中冻醒,都想起来穿上抓绒衣和抓绒裤,并戴上防寒帽,可是懒惰和寒冷一次次使我拒绝这样。好不容易睡着,梦中突然听见头上有很重的呼吸声,以为是狼,感觉十分的恐怖,可又无能为力,柱子哥还是睡的十分的熟,不受丝毫影响。朦朦胧胧中听见其它人大叫,原来是来了很多牦牛,是我们做饭的香味把它们吸引而来。到第二天早上知道,牦牛闯进我们的厨房,将里面搞的一塌糊涂。就这样,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垭口很冷,但美女还是照样来个POSE:

垭口 已呈现出年保玉则很典型的风光:

我们的营地,晚上真的很冷,帐篷上都结冰了:

今天是2009年10月3日,也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月亮很大。于是我用B门,光圈F8.0,曝光时间约30分钟,留下了仙女湖景区的这张照片:

(八)
仙女连妖女

早上起来,被队长抓丁去打水。经过仙女湖边,如入仙境,一层薄薄的水汽在湖面升起,正所谓“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只可惜湖边的山都笼罩在浓雾中。在营地吃早饭和收拾帐篷时,曾有几分钟湖边的山峰都露出来了,可惜没有时间,一直到今天都引以为遗憾。曾经有个念头,那就是徒步结束后,再到仙女湖边去露营一晚。可惜柱子哥这个粗人,不解风情,不同意此方案,只好作罢。

9:30队伍终于出发了。骑马组和徒步组的路线不同,我们徒步的在湖右岸走,据向导介绍,难度不大,走到营地大约需要4小时。我们一到湖边,就被仙女湖的美景彻底击垮,不停的按动相机快门。

开始的路还行,而且风景还有新鲜感。可不到半小时,发现路就越来越难走,都是米把高的荆棘,下面都是沼泽和乱泥坑。我由于要拿出胶片机拍照,不一会就落到了最后。后来我发现前面居然看不到人了,就在我很郁闷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喊楚北,原来大伙没有抛弃我。我十分高兴的回答,收拾好相机后,快速向前,好不容易赶上了大家,可海晴和窝头早跑的不见踪影。休息了好多次后,经过2个小时的搏斗,终于走到了仙女湖的另外一头。早到的窝头大哥和海晴在湖边的沙地上晒太阳,我们也都东施效颦,纷纷躺在湖边不想动弹半分。

不一会,对讲机里传来了队长凌云的呼叫声,原来骑马组已到了前面,请我们速速到前面与他们汇合,我们十二分不情愿出发了。在经过一个藏民的房子前,一只白色的狗放过前面过去的窝头和海晴,猛的向我扑来。我一边凄厉呼叫,一边用登山杖护住全身。有3次感觉狗都要扑到我的身上,心里暗叫不好,用尽吃奶的劲用登山杖的钨锰合金头击打狗的嘴巴。感觉时间很漫长,终于一个藏族妇女跑出来,喝退了那条狗,我也长长舒了一口气,人象虚脱一般。

等我重新开始启程时,窝头和海晴已不见踪影。这个湖中的路,如练梅花桩一样,Goretex鞋走在上面更危险。柱子哥对自己的平衡性没有信心,忽悠我们和他一块转远路,可没人应和,柱子哥硬着头皮也走过了这个梅花桩,看来人的潜力是要逼出来。我们终于在2个湖中的一块平地和骑马组汇合了,骑马组同志们纷纷拿出食物来慰劳我们,感动阿!海晴和窝头已经走过,失去了踪影。

饭后我们立刻出发向妖女湖前进,不一会就来到妖女湖边。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湖水也是如钻石般湛蓝,我们都在湖边停下,不停的摆出各种POSE,谋杀相机快门。
照完相,发现海晴躺在湖边睡觉,我们也不想这么快离开,于是纷纷效仿,躺在湖边睡起来。

下午柱子哥骑马,阿铁徒步,于是照顾阿铁的任务由不得我推托。向导带着骑马组离开,我们也不得不离开这美景。由于阿铁体力的原因,我和阿铁落到了最后,我是连哄带骗忽悠她前进。不过和阿铁同行也有很多好处,那就是有时间拿出相机拍照。

终于到了目的地,柱子哥已帮我们搭好了帐篷,并把所有东西拿出来晒。我也闲不住,把自己的脏衣服拿出来洗。
洗完衣服后,没事到处闲逛,吹吹牛,拍拍照,感觉一切都是那么惬意。

由于我们的营地是在U型的山谷中,不到5点钟,就没有了阳光,刚才洗的东西立刻结了冰。我们的营地就在年保玉则主峰下面,大伙都在等光线最后留在主峰的时刻,并不时按动快门,并由此连累到其他山峰,都在我们的相机里留下了美丽的倩影。

由于时间充裕,晚饭吃完的很早。晚饭后没事,大伙又研究起摄影,不停地加大曝光时间。这是我用胶片机拍的年保主峰。

晚上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穿好了抓绒衣和抓绒裤,而且睡袋也晒过了,感觉刚钻进睡袋,热得我不行。基本上一整晚都在温暖中度过,略微偏热。早上起来,大家感觉都是如此,这和昨晚的营地有关。因为这个营地是在U型山谷的尽头,基本没风,第一天在年保景区门口的营地就是因为有风,才导致十分的寒冷。

海晴和我最早出发,遥望前面的仙女湖:

仙女湖美景:

还是仙女湖:

我们的合影:、

继续上仙女湖:

再继续:

我们走过的梅花桩一般的路:

吃中饭时,旁边的一个小错,估计以前就属于仙女湖或妖女法:

美丽的妖女湖边,让我们流连忘返:

一起在湖边发呆:

海晴干脆在湖边呼了起来:

我是凡人,也不例外:

躺在地上,也不闲着,太美了,再拍一张:

要出发了,在斜坡上的马儿,也是一副绝美的风景:

我们在湖边前进:

美丽的湖岸线:

虽然是妖女,比仙女也不逊色:

再上:

继续上:

到营地了,阳光太好,忍不住要洗衣服:

洗完衣服,躺在帐篷里看外面的年保玉则珠峰,生活太惬意:

我们在妖女方边、年保玉则珠峰下的营地:

年保主峰的最后阳光:

继续:

晚上:用B们,光圈F5.6,曝光30分钟:

(九)
令人崩溃的垭口和灌木

早上起床,神清气爽,得益于昨晚的好觉。一番忙碌后,我们就向向导号称有4800多米的垭口出发了。年保玉则主峰海拔5369米,我对今天要翻过的垭口超过4800米感到不相信。虽然比较确信垭口海拔没有4800米,但心理对翻垭口还是犯憷!

我发现我有一个规律,爬山喜欢横切,估计都是苍穹户外惹的祸,每次爬山时总要来几次横切(好像是老杨的专业术语)。不过这次翻垭口横切导致我走了三次远路,这是后话。

刚开始,我们向在营地就可以看得见的一个小垭口走去,有的人横切走在山腰,有的人老老实实在山谷中走,最后一把头翻上垭口。大约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到了垭口,这只是热身,所有人精神状态都很好。在这个垭口的位置可以十分清晰看见年保玉则的主峰,我们在营地看见的只是主峰旁边的一个侧峰。

海晴十分兴奋和我聊着主峰的情况,说藏民穿着军胶花一天时间背着手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爬上去。这个地方风景不错,可以考虑来爬一下,以后可以发展一条商业的初级雪山路线。我听着也大声赞和,觉得是个不错的主义,也希望有朝一日爬上年保玉则主峰。

休息后出发,我和柱子哥意见产生分歧。我跟着海晴横切着向山上走去,柱子哥跟着窝头大哥在沟底走。当我们2人走到半山腰时,发现前面有一条水冲的大山沟,无法通过。凌云通过对讲机和海晴联系,告诉海晴下到沟底再向前。海晴觉得再向上可以通过这个沟,我们2人权衡后觉得还是下到沟底比较妥当。下到沟底后,我们2人又犯了错误,又横切上了半山腰。由于走了冤枉路,我被拉在最后,海晴体力超强,不一会就赶上前去。我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快乐和午茶她们。在山腰的拐角,发现柱子哥已经走在很前面了,而我们要翻的垭口就在前面。在我们面前是2条路,快乐选择向上走,而午茶则选择向下去追赶柱子哥,我选择了快乐的方向。不一会就发现了我的选择错误,还是沟底的路好走。快乐和我最后来到垭口前的一块大草坪,大伙都在那边休息晒太阳吃东西等我们。现在我最乐意的事情就是躺下休息,况且回头看看,风景异常美丽,我也找到多休息一会的理由。

在我们刚到草坪的时候,骑兵已经出发;不一会,体力超强的海晴和窝头也出发了。快乐、午茶、小罗和我拖到不能再拖了,才很不情愿的出发。抬头看看那垭口,头皮发麻,而且骑兵的很多马都在垭口处打滑,可见坡度有多陡。我们4人爬爬停停,不一会就在半坡中快赶到柱子哥了。柱子哥抱着必胜的信心,看见我接近他,就立刻出发,借以打击我的自信心。我们最后的4人还是不紧不慢,互相用眼睛鼓励,慢慢朝垭口挪去,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好不容易爬上了那个大垭口,发现垭口上面还有一个垭口,信心基本打击得不行,但是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实在喘得不行,就严格规定自己必须走20步才能休息一会。就这样,终于终于终于爬到了垭口。既然上来了,就要犒劳自己一番,于是不忘拍一些照片,借以恢复体力。本来嘛,爬山的目的不就是看风景吗?

稍事休息,我们不得不又出发了。分歧又出现了,午茶向沟底走去,而快乐向上翻越一个小山头。我觉得宁可上不能下,又选择了跟随快乐,结果又证明这是错误的。总之,今天翻垭口,我就没有一次选择正确的路。下山的路是十分畅快的,一路风尘,我们终于来了一个平台处,远处一个湖显现出来,配合蓝天白云,异常美丽,所有的疲劳也是值得的。前面不远就是大部队,于是我们4人又停下来摆POSE拍照。

刚赶上大部队,阿铁就上来送吃的,海晴立刻送上香喷喷的咖啡,那感觉,最好的感觉也就这样了。在美丽的风景前面,我们一伙人纵情山水之间,谋杀相机快门。

今天的目的地还没有到,不过我都以为已翻过垭口,余下下山的路都十分easy,可实际情况和我们的想象大相径庭。一开始大伙都十分轻松地有说有笑的朝山下冲去,美丽的风景就在眼前,那感觉是何等的美妙。下午柱子哥改为骑兵,阿铁变成步兵,于是我就变成了阿铁的贴身防卫,最后变成了只能在阿铁一米之内。不过柱子哥骑兵没当成,成了马夫,成了我们大伙的谈资。

可好景不长,向下的路又变成了向上的路,我和阿铁慢慢的向上爬。最后凌云、阿铁、柱子哥和我一起最后翻越山头。但在山顶,我们被日干错美丽的风景所深深的吸引,再加上蓝天白云也在旁边凑热闹,除了柱子哥,我们都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只知道举着相机按着快门,根本不需要摄影技术,因为你随便按动一下快门,都是一张绝美的风景照。

柱子哥不是同类中人,想忽悠阿铁和他一起提前下去,可阿铁选择和我们在一起。在山顶待了半个小时,我们3人才悻悻向前。刚开始时,我们还是有说有笑,偶尔还会取出相机再拍几张。不到十几分钟,我们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其实下山根本没有路,满是荆棘,凌云和我没有问题,可苦了美女阿铁,满山都是她凄厉的尖叫。最后我们3人形成一个特殊的队形,凌云在最前面探路,我在阿铁一米之内,保护她下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3人都已崩溃,只不过在阿铁面前,我不能表现出来。在绝望的时候,我们也终于下到了湖边。

阿铁本来要我照张崩溃照,可这张她的状态又太好了:

本以为很快就能到日干错湖边的营地,可一大片沼泽又挡住了去路。我们又是好一番折腾,终于到了营地。
崩溃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继续更新照片。
美丽的云朵:

(十)
寻找那一错

原计划10月5号晚上到上日干错宿营,由于向导把路带错了,原本十分轻松的下午行程,变成了令人崩溃的灌木穿越,最后不得不宿营在日干错湖边。海晴体力超强,总是一不小心就跑到了前边。昨天也不例外,海晴跑到了上日干错,而且还又拐到右边的一个峡谷里面。据海晴介绍,峡谷里面水蒸气弥漫,植物茂密,虽然高原已到了深秋,但里面的很多灌木还是绿色。于是海晴估计,这个峡谷里面应该还有一个错。后来海晴咨询了本地的藏民,藏民也证实了这点,只是由于有部分语言障碍,没有说得更具体些。

大伙到了营地后,由于今天十分的崩溃,而且晚上又下了一场雨,关于行程问题出现了很大的争论。在咨询了那些藏民之后,很多人都想从日干错直接到黑河桥,不想再去上日干错。我和海晴还是十分想坚持原计划,觉得计划既然制定了,就应该按计划执行,不应该随意更改。经过讨论,终于形成一致意见,那就是天气不好,就直接向黑河桥撤;天气好,就向反方向前进,去看上日干错。去上日干错,又分成三组:一组徒步,二组骑马,三组在帐篷里睡觉。

10月6日的早晨如期而至,早上甚至还出现了日出,虽然时间及其短暂。海晴早上无聊,居然还爬到了半山腰,又十分快速下撤到营地,其他人只有感叹地份:人和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9点钟,终于到了出发的时间了,可海晴和我喊谁和我们同行去徒步,居然没有人应声。没办法,我们2人只好在没有第三者的情况下立刻出发。我拿出了我全部武功的100%才能勉强跟得上海晴,估计海晴还在故意等我。不过我们的行军速度很快,大概半小时就到了上日干错。海晴和我商量后,决定先去寻找那一错,然后回程过程中再去上日干错。

路还是依旧很烂,只是路的痕迹很明显,路的“车辙”估计都有一尺深,里面都埋伏着泥巴和水。渐渐的,天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时有时无。峡谷里面的水汽也越来越重,峡谷两边的绿意也不同寻常的多,好像都在昭示着峡谷里面确实有一个错。海晴越走越快,与我的距离保持着100米左右,海晴放在背包上面那十分显眼的黄色的羽绒服就是我前进的方向和动力。到后来慢慢的我有了一点累,但绝对不是高原那种缺氧的感觉,而是肌肉比较疲劳症状。我也感到比较欣慰,说明这次上高原我的状态调节的比较好,居然出现了只有在低海拔徒步才有的疲劳感。到后来基本上300米左右我就要休息一下,海晴也会配合地等等我。

慢慢地,我们感觉我们走到了尽头。但经过仔细勘探路线后,决定跨过小溪,在沿着小溪对面的小山脊继续向上翻。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对面确实有路,有人走过的痕迹,但翻上小山后又爬上一个山坡,发现居然没有了错的任何痕迹。

我们怀疑“错”在半山坡上:

由于我们出发没有带对讲机,为了不让大家替我们担心,也为了不影响大家下午往外撤的时间,我们决定放弃寻找那一错,返回!

返回的路依旧,依旧是海晴拖着我猛跑,我在南京徒步明城墙的速度也只不过如此。虽然天气不好,按照计划,我们还是去了上日干错边。在湖边待了不到5分钟,我们立刻折回。快到营地时,海晴越走越快,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中午12点过3分,快崩溃的我终于到了营地。虽然我已成了泥人,可还不管脱衣穿衣的麻烦,用人的一种本能,迅速脱了满是泥的雪套、登山鞋、冲锋衣、冲锋裤,立刻钻到了睡袋里面。那种平躺的感觉,如浴春风,春风化雨……反正就是舒服。海晴依然在外面谈笑风生,我还是那个感觉:人和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一会,就听见凌云和柱子哥等人在为我做饭。又不一会,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就端了上来,那个感激,如果用语言了表达,那就是侮辱了感激……能说出口的那就只有谢谢二字。在我吃饭的时候,阿铁拿着餐巾纸在旁“伺候”着,保护睡袋不被油污污染。吃完面条,躺了一小会,体力刚好有点恢复感觉。此时外面虽然还下着小雨,但挡不住大伙回家的热情。在雨中收拾打完包,就出发了!

刚一出发,我们的队伍就陷入了沼泽中。骑马的同志们在马蹄扬起的水和泥巴声中,畅快而去。徒步同志们在沼泽中就像穿五行八卦一样,辗转反侧。柱子哥是个十分小心谨慎的人,为了绕过这段沼泽,向反方向多走了一公里多。除柱子哥外,我们所有人最后用最快的速度趟过了一条小溪后,终于走到了正途。回头向柱子哥望去,只剩下一个黑点。我们在原地待了几分钟后,觉得这种等不是办法,觉得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调一匹马去驮柱子哥。通过对讲机和马队联系上后,我们就立马出发。

天天渐渐变好了,风景漂亮起来,我们的心情也好起来,居然出现了彩虹。

海晴依旧保持快速的风格,上午的疲倦未消,我也感觉很累。幸好快乐说出了我的心声,说海晴你不能太快,也和我们大伙一起!这正和我的心意,于是慢慢走,偶尔拍拍照,不一会再坐下来聊聊天。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我们终于走到了日干错的另一头,柱子哥骑着马也快速超过了我们。原以为到了湖的尽头就到了营地,可我们错了。通过对讲机知道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营地,我们立刻都崩溃。估计海晴是唯一不崩溃的人,他选择了快速向前,迅速拉开和我们的距离。我们三三两两在黑河边寻找自己的路,反正每个人选择的路都不一样。

这就是我们走过的路,正如阿铁说的一样,就像下五子棋,选择草垛,一步一步曲折向前。

居然还有2个人选择错误,跑到了黑河对面,还是藏民同胞背过去的,反正到了天黑才到营地。我们到营地时,柱子哥和阿铁已搭好了帐篷,这就是步兵的好处,不用搭帐篷。
今夜无梦,睡得很香,因为明天就要回到人间。

早上居然出现了太阳。

天渐渐变好,居然出现了彩虹:

上日干错湖东边山谷的风景:

再也走不动了,如果真的有一个错,就应该在那个碎石坡上:

回撤,看回去的山谷:

我的脚,就知道路有多烂:

细雨中的上日干错,失去了颜色:

下午沿着日干错西边湖岸向南而行,天慢慢变好:

终于走出了日干错,我们行走在草原上,天空3次出现了彩虹:

草原上的这些花总陪着我们:

草原上的路还是很烂,就像沼泽地一样:

历经磨难,终于看到了黑河峡谷营地:

(十一)
回到人间

早上天气还凑合,但云层很厚,太阳偶尔能出云朵里面钻出来。那些在草原上吃草的马就成了我们拍摄的主题:

今天的行程不远,半天就可以搞定,而且告别了年保玉则那一贯没有路的路。骑马组和徒步组分别出发,海晴依旧第一,我跟在后面。过了一会,发现向导们骑马赶了过来,原来要到河对岸去走,由于河很宽,必须要马才能把我们驮过去。由于我和海晴走的太快,已超过了过河的地方,不得不折回头。骑在马上,感觉屁股和马鞍是如此的熨贴,马快速通过小溪,蹄子溅起了一路水花,映着阳光,闪耀着晶莹!到了对岸,又将我驮上了一个几米高的小山包。渡河的任务完成,我不得不下了马。虽然骑马很舒服,但我决定还是抵制住这种诱惑,继续徒步到底,谁叫咱们是驴呢?

沿着黑河,风光很美。黑河也是如此的柔美多情,在这片高原上不知道是多少曲多少湾,反正九曲十八湾肯定不够形容的。感觉她要把自己的身子尽量留在这块大地上,留给她抚育过和正在抚育的人们。
沿着黑河,风光无限。拍照、休息、徒步我们把三者结合的很好,草原的小花成了我们主要的模特。

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完经,还有几难。我们也是如此,快到了目的了,居然在我们前面横亘了2天小溪。第一条小溪,几个男的还比较轻松的过了,可苦了几个女孩。什么叫队长,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凌云干脆就背着几个女孩过河了,自叹弗如。

最后一条小溪,就在公路边。我们顺着小溪找寻过河的最佳位置。海晴绝对猛男,嗖的一声,就跳过去了。我一看,这不能怯场了,可没有把握。于是把登山杖摔了过去,先退后助跑,也嗖的一声,跳了起来。只是下落的支撑脚踩在河边,幸好是Gort-tex,一切OK,顺便还洗了一下鞋。其他的同志看着这条小溪可都傻眼了,这时藏族向导骑着马就来接没有过河的同志。走到公路,是个上坡,距离还有200米左右,我是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脚踩着黑色的公路,立刻就有了这感觉“活着出来了,回到了人间”。

黑河峡谷风光:

草原的花:

柱子哥在show马术:

还是黑河风光:

凌云在冰冷的河水中将MM背过河:

回到人间:
(十二)
搞笑的达日

在上篇“回到人间”里没有写分别的情景,因为毕竟“自古多情伤离别”,“回到人间”是喜剧,就不要伤离别了。

到了公路,就到了我们分别的日子。海晴、柱子哥和我决定继续西行,向阿尼玛卿和玛多前进;其余的同志则向成都进发,通过飞机回到各自的家乡,躺进自己温暖的被窝,我们则要继续在藏区流浪,继续我们驴行的日子。其他10人把行李搬上了早已谈好价格的车,阿铁倒数第二个上了车,队长最后一个。我觉得有很多话要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啥!队长坐在最后,和他挥了挥手,车就开了,其他人的影子也看不见。其实这样的分别挺好,大伙告别也不要那么隆重,可能都好受一点。车渐行渐远……我们三人留在原地等待过路车。

今天的目的地是达日,当然也是最好的结果。连续过了几辆车,都没丝毫想带我们的意思。柱子哥到底是久经世面,为了打消开车人的疑虑,居然很有想象力把他的大登山包背在背上拦车。事实胜于雄辩,大约半个小时后,过来一辆面的,海晴在我们前面100米处招手,司机没一点停车的动作。车子又在柱子哥面前滑过,我们都以为没机会了,哪知在50米开外停了下来。我和柱子哥立刻拥了上去,司机答应带我们去达日,每人100元,我们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黑河桥到达日接近300公里,还要翻越好几个垭口。在翻越垭口过程中,一会冰雹、一会暴风雪、有时还有密密麻麻的急雨。司机十分善良,估计我们没吃中饭,把他们买的芝麻饼送给我们吃,我们3人也不客气,一口气把10个饼全部干完。车行5个多小时,终于在日暮时分到达达日县城。

废话一大箩筐,终于切入正题:搞笑的达日。
1.
三轮车司机:

达日的三轮车很便宜,搭一趟只需2块钱。于是我们3人叫了一辆车,带我们去找宾馆。我们来回3趟,终于搞定。这下要给司机钱,搞笑的事情出现了。司机咕嘟一句,我们以为要3元钱,但觉得有点少,就主动给他4元。哪知他不停地在那边笑,摇头,就是不走。我们3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用手指从一比划到十,我想你这个总该懂吧,哪知他就是没反应。急啊,有很多人在我们面前走过,终于过来一个懂藏语的年轻人,帮我们解了围,原来他要6元钱。于是我们3人都很纳闷,这样的人,怎么和别人沟通,怎么做生意阿?晕!

2.
车票:
原以为买到花石峡的车票易如反掌,哪知一问,已全部售完。真是事事出意外!
3.
宾馆:

首先达日的招待所很少,找遍全达日县城,只有县招待所(现更名为格萨尔宾馆)和我们住的华天宾馆可以洗澡。虽然其他的招待所不能洗澡,居然很多的住满,而且你和老伴讲价,老伴根本就不理你。县招待所标间180元,没有3人间,不讲价;华天宾馆也是如此,最后老伴同意标间120元,不讲价,但可以住3人。我郁闷阿,达日不是旅游景点,而且国庆结束了,找个住宿的地方咋这么难!

4.
晚饭:

在年保玉则4天了,特别想腐败一下,喝点小酒。询问饭店老板什么地方可以吃晚饭,哪知老板回答:“我前天在外面的饭店吃饭,拉肚子了,你们直接到对面的砂锅店去吃,砂锅煮得熟,不会拉肚子!”听老板说完,美好的愿望落空,只好到对面去将就一下。

5.
停电:

在吃晚饭的过程中,居然停电了,饭店老板似乎早有准备地点上蜡烛。我们问老板为啥停电。哪知老板回答说:“停电是常事……”偶有一次被雷倒,达日好歹是个县城,而且是一个比较大的中转站。我去过很多藏北的小县城,也没有这么停过电。

6.
早餐:

早上起来,想着昨天吃晚饭将就了,早餐怎么着也要吃点好的。找遍整个县城,也没有一家卖早餐的,很多都是只卖饼,没有稀饭油条之类的东西。后来没辙了,就买了几张饼,到藏族的茶馆里面去喝奶茶。我们问老板奶茶怎么卖,老板说10元。我们心里想,怎么这么贵啊!哪知道老板拧上来一大水瓶,说这一大瓶10元,不够,还可以免费加。哦,这也太便宜了!

这就是达日,事事和你的想象不一样,反正在达日不雷死人誓不罢休!

吃早饭的时候,讲好了去花石峡的车,每个人60元。车就是普通的面的,可以搭载7个乘客,除了我们3个,其他人都是藏族。我旁边坐的一个老汉,用衣裳褴褛形容不为过,可汉语讲得不错,可以沟通,居然还去过内地,看得懂地图,真是人不可貌相。

达日很多人,包括普通老百姓和喇嘛都戴的这种帽子,不过图案略有区别:

达日到花石峡也是接近300公里,天下了大雪,天地之间惟余莽莽。车行6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花石峡。

目的地: 青海 南京 黑河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4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