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文字F之三峰日记 完全非攻略

8264旅行网

As we really have to go, why not raise the voice to say what we understand right now……

http://s1.mjbox.com/file/u/63672/4/4.mp3 <br> 头文字F之三峰行走日记 <br> 有些事你必须现在就做,就算结局逃不过宿命。<br> <br> 有些话你必须现在就说,即使帖子瞬间已被淹没。<br>

人是一粒种子,会在落下的地方生根发芽。 <br> 日复一日的成长,更像是一种代价.....我们把根潜得越深,我们把自己禁锢得越牢。 <br> 然而,总有一些瞬间,当我们推开窗,遇见阳光… 才发现自己的心,依然是流浪的......

而真正的生活,仿佛总在别处。

曾经放弃了,已经忘记了的梦想,会在疲惫沉睡时,回到心中…..

一轮明月挂在静谧的夜空中,如水的月光映出一个纯白的世界,群星在雪山之巅熠熠闪烁如密语吟唱。似乎有神秘的力量能把这份宁静封印在每一颗心中,然后让一缕月光静静流淌在梦里…..

无论在这座城市里有多忙碌,我还是记得,山在那里。

在阿坝小金与汶川的交界之处,有四座连绵不断的山峰,组成了号称东方阿尔卑斯的四姑娘山。其中,三峰是四姑娘山幺峰的卫峰,位于北纬31.1°,海拔5355米,其顶峰形若利刃,异常险峻..… <br> 三峰,我来了。这一次,我要你托起我。<br>

收拾好行装…… 世界总有一天会自由的,一如飘溢在漫山遍野的松树香。

6月14的下午抵达日隆,这次还是住在三嫂家里。晚上喝到了想念已久的羊杂汤,然后大家一起围坐炉边烤火聊天。 6月的夜晚依旧是冷啊~~

想起今年来登三峰,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没看黄历,一挫再挫,各种不给力。原本计划1月28号启程的,结果27号传来了陈致三峰坠落遇难的消息,搜救工作持续了几个礼拜。

一晃到了3月,第2-第3周的天气一直晴好,适合攀登,可我们赶到日隆的当晚开始下雪。第二天在大本营,帐篷外的雪又轰轰烈烈地下了一夜… 冲顶时,横切路段已经雪深及腰,考虑到危险性太大,最后只有无可奈何无功而返。

况且今年的春雪下得绵绵不绝包罗万象。后来清明五一的众多队伍,也都前赴后继,全军覆没。

5月10号起管理中心通知封山一个月…..

场景切换中,总似半梦半醒,记忆碎片

3个月后,我再次来到了日隆。

还记得3月的时候,在明刚家里聊天。说起艺高胆大的法国佬攀冰,上去速度很快,下来速度更快。冲坠、跌落、紧急制动,结果一冰镐,钉在自己的小腿上… 听得大家一阵脚麻腿抽筋。攀冰时有脱镐扎人的杯具,带点儿伤在身上也算是个纪念吧。就像手上的骨头若不变形,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攀岩的。<br>

屋外的天气很冷,藏家的火塘却弥漫着温暖的气息。在这个下午茶时间,听着柴禾噼啪燃烧,聊着八八六十四卦,怀念。<br>

天气依然是雨多晴少,下午去阳光熠青旅那边小坐。二嫂听说我还去三峰,当场就代表三峰拒绝了我。今年的雪大,三月以来日隆镇上还没人登顶。望着她一赔十的果断眼神,我不得不涌起旦旦滴忧伤,难到... 这又将是一场成功的失败?

出来闲逛,镇上还是那么安静,灯光很温暖。

第二天照例去管理中心签字摁手印。管理处的同志极其负责地告诉我们,三峰目前还不能登,雪大。说前两天六个协作一起上去,也没能把路给趟开。而且这几天每天都在下雪,新旧雪层很容易引发雪崩.... 稀里哗啦讲了很久,中心思想就一个: 珍爱生命、远离三峰。

我执着地把这些负能量都屏蔽掉了... 我打算只听杨二哥的。十点过,终于见到了杨二哥。他是摇头晃脑的走过来的,他明白我心里的想法。他说... 哎,不得行,上不去。

#!¥%&amp;#^$... 真是天雷滚滚~~ 晴空霹雳啊~~~ 尼玛这是什么天气?! 一等半年了有木有?! 还没上山就被重创了。<br> 如今,人在山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一路攀上大本营,步伐该有多沉重? 我该用什么支撑自己上山,登山杖吗? <br>

我深深深深深呼吸,然后一分钟六十次地把自己淡定了一番.....<br> 最后决定,把杨二哥也屏蔽掉。<br>

四个姑娘的顶峰都可以望见这座喇嘛庙。

数据显示,回来的人要比出发的人少..... <br> 所以,无论是否登顶,都祈望你能完好地回到这里—— 喇嘛庙<br>

这不正是我们沦陷在wordmailPPT时,希望突围的那条小路....?

背个包在山上呼吸着清新空气看着风起云涌花开遍地听水流潺潺一片春之光色踏软软青草将各类表单踩在脚下没入泥土化作肥料最好还能牵着你手微笑漫步享受着一切悠然而然.....

杨二哥的家。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屋后蜿蜒的小路就是通往三峰大本营的。

花已经开到海选的季节,超级野花..或者,中国好花... 这些都可以有。就是不知道山上的朋友或者山那边的朋友,能不能下来串个根,互个粉什么的.....

其实不想走得太快,尤其是款款的小风吹着...... 六月,一个多么适合花痴的季节。

马背梁,海拔4000,离大本营已经不远了。随着雨季的来临,下面的山路很快就会变成水泥路面,穿越丛林地带将成为全新挑战。

三月的马背梁,春雪才刚刚开始.....<br>

那时候路上还铺着雪,我们踏雪而行,层层山峦如波浪涟漪般在脚下荡开。蓝天清澈,阳光灿烂,步伐如羽毛般轻灵。<br>

谢谢你,当我决心再去三峰的时候,你一条短信、一个驮包就从西安赶了过来。话语虽然不多,但举手投足之间,我们全是默契。<br>

又见漫天飞雪.... 节奏与我一样,不紧不慢。<br>

这才是传说中的… 霸气侧漏<br>

仰观天象… 莫非是有高手在山上比剑…?

婆缪

这座神奇的山峰,自宇宙混沌初开之后,仿佛又得到老天的垂青而进行了二次深加工。完美的金字塔造型不怒自威,陡峭而光洁的岩壁即使最冷的冬天也无法积雪。它的气场威严冷峻仿佛每一块岩石都蕴藏着力量。在我心中,它就是一座忿怒部的金刚护法。

婆缪顶峰<br>

望着婆缪就会想起李红学…. 他是09年攀登婆缪时坠崖的。即便是这样一流的顶尖高手,也可能由于一个微小疏忽或意外,而永远留在山上。<br> <br> 这是最后一次搜救时,发现的一只鞋。<br>

生命就是一种梦。我们从一个梦转到另一个梦…. 就好像从此生命到彼生命。<br>

翻过这个山坡,就到大本营了。天气骤然变冷。<br>

长坪沟安静的夜晚就要来临了。技术装备训练、晚饭、睡觉….. 等待第二天的冲顶。<br>

凌晨3点从大本营出发。连续横切,路上的雪越来越厚。天一点点亮了,队友之间的距离慢慢拉开。独自行进,没有语言...以默认的方式,前进....

我们讨论… 我们辩论… 我们争论….. 雪一直下,无动于衷。杨二哥说,笔须下撤! 他脸上冷峻的表情,让这里的温度,继续下降了2度。

童鞋们纷纷倒戈… 我也无力回天! 再次的无功而返,我像机器一样麻木滴走着,企图化悲愤为力量。雪越下越大。即便是这样一次毫无悬念的失败,当它真正成为一个结果的时候,还是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更何况,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杯具啊… 一整套杯具。<br>

一起冲顶的其他队伍,都继续下撤日隆了。我把自己留在了山上,困兽犹斗地准备明天再次冲顶。 <br> 告别的时候,队友们彼此祝福,都诚恳地邀我一起下撤。他们说,山永远在那里…. <br>

是的,谢谢你们! 但我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能总是把机会留给未来,总以为后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而忘了去加倍珍惜现在。实际上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br> <br> 这一次错过,或许就真的错过了。<br>

无敌山景房。双腿伸直、彻底放松。 <br> 忽然可以一整天无所事事。我像个时间暴发户,不知道该怎么过才能找到奢侈的感觉。<br>

雨一直没停,时大时小。<br> <br> 我很焦虑,愈发焦虑…. 山下下雨,意味着山上下雪。<br> <br> 垭口的雪该有多深了?岩钉还能不能找到?会不会雪崩? <br> 算了,还是别再提什么雪了….

有时候,事情远不如想像的那么糟。有时候,事情远比想象的还要糟。<br>

聚精会神地发呆…. 四周一片宁静,只有风和鸟在这里巡回演出。<br>

雾起青草之末,沿着树梢,缓缓飘浮在寂静的山谷。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青草香,几只鸟贴着峡谷,御风疾行….. <br> 早晨的冲顶对体能的消耗很大。两天以来,海拔大幅变化,觉几乎没睡,东西也吃的很少。<br>

午后,雨渐渐小了。山谷之中薄雾轻扬,似幻似真。面对如此仙境,倒不如放下杂念,潜心修炼,果断充电。<br> <br> 既然不能回城,就让我原地满血复活吧!

你看去年缓缓流淌的轻烟,怎不是今夜滂沱的大雨。<br>

天色渐渐晚了。黄昏.... 层层雾霭在暗淡下去的天空中晕染开来,迷茫笼罩大地只留下一片幽郁的蓝色。 我们被隔绝在自己的世界里,愈思念,愈寂寞。<br>

天快黑时,雨终于停了。风带着清新沿着山谷缓缓吹来,一时间夜凉如水,万籁俱寂。 躺在睡袋上,静静听着Joanie那一首Bantry Girls Lament<br> <br> 这一夜,住在云上。<br>

凌晨2点,起床。这是最后一击。<br>

许多事情,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有机会迈出第一步,已足以令人感恩。前路此去依旧未卜,但我会珍惜。扎好雪套,整好装备,心情却意外地平静下来。<br>

走出帐篷,一缕清凉醍醐灌顶。夜空爽朗,群星璀璨闪烁,触手可及,让我误以为刚刚踏出的,是太空舱。

坠入浩瀚星空,脚下山河顿时渺小为一个地球,亿万缕星光在同一刻抵达心灵深处…. So, May The Force Be With Me…. <br> 照亮我前程的那一颗守护星,你一定知道,我从来没有放弃过…..

无敌的侧影! 我英勇的僚机! 从气场看,你今天铁定登顶,我看好你。<br>

在漆黑蜿蜒的山路上前行。凌晨5:20,我们抵达垭口前沿。由于连续的大雪,在垭口的下方,可以看见两侧山坡都有明显的雪崩痕迹。<br>

今天上升的感觉不错… 身体各系统配合精准,运行平顺… 稳健的步伐体现出低转速大扭矩的个人风采….而独特的增压吸气方式,为爬升带来源源动力和澎湃快感….. <br> 杨二哥忙在身后说… 慢点、慢点,保持好节奏。<br>

这是垭口,海拔5100,我终于来了。<br> <br> 此处向上,是通往三峰最后的道路。晨光中平整光洁的雪面,让人产生了踩出一串脚印的冲动……

破晓,剪开天际线<br>

天地混沌未开,山脉逶迤倦怠。薄云流转,一切如海市蜃楼般飘缈虚幻。<br>

70°&amp; -3C°<br>

要点—— 贴紧岩壁。<br>

下撤的时候,一个队员因体力下降,速度失控,在靠近垭口的地方滑坠。由于地势陡峭,他在空中完成了一个360度转体,然后沿着雪坡呼啸而下… 刚好下方位站着协作,动作迅猛,一个侧扑把他及时摁在了雪下,紧挨着山崖。大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这简直就像扑住了一个点球。<br>

任何一个微小失误,都可以把你变成真正的零。<br>

邓三哥带着野人部落的同学们也跟上来了。<br>

最霸气的广角镜是雪镜<br>

今年天气偏冷,但毕竟6月中旬了,新雪融化很快。十天以后,同样的位置只能拍到一张岩石裸露的素颜照了。现在算是淡妆。<br>

以站的方式躺着..或者..以躺的方式站着。因为担心天气不稳定,大家决定快进快退。留给拍照的时间实在不多。<br>

经常会有一种放飞出去的冲动!

6月湿润的季风,带来如梦似幻的海景。<br>

镶进天空<br>

如果P个降落伞,就像是空降下来的了。<br>

每上升一段回头,宏大的场景如在身后慢慢拉开序幕…. 画面由4:3切换到16:9再切换向无限远的天边,气场愈发强大。<br>

垭口横切的一小段<br>

在路人甲乙丙丁的衬托下,二峰方向呈现出相当的伟岸险峻。<br>

很想再一次进入画面,再喊一声….Come on, Boy!

如果我的脚下是沙堆,那就总也够不到眺望你的高度。<br>

阳光,穿过雪镜,忽然有种泪崩的感觉。<br>

坚持不懈地走了这么久,这一刻脆弱了。负隅顽抗了这么久,这一刻沦陷了。我用什么把自己压抑了这么久…. 该休息了。<br> <br> 阳光静静越过地表曲线。<br> <br> 我仿佛站在原点,一切复杂都未来得及开始。<br>

准备铺设路绳<br>

最后检查一次装备<br>

锁好上升器<br>

迎来最艰苦的一段。陡峭,冰雪岩面,保持平衡困难。前后队员的打滑让绳索很不稳定,传导过来的侧向力量,经常会引发连锁反应。<br>

侧滑时,失控的身体会突然撞向岩石。有些岩石非常锋利,协作爆料,有同学下去后,冲锋衣裤已经条缕分明。<br>

过结点。注意步骤,安全第一。<br>

接近最后一段横切了,ROCK小宇宙!

这一段基本就是垂直的。老林肯说过: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不后退。<br>

快上来,前排就坐。<br>

无保护横切

接近…. 挡住视线的最后一块石头,就在上面。<br>

12.06.17.08:57 终于登顶…………… <br>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br>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br> <br>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br> <br> 我已走到所有路的尽头<br>

幺妹峰近在咫尺,很想告诉她…. 妹纸,这里风景不错啊!

这个位置已经等了我很久了。<br>

Forever

石头是送给你的<br>

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当我在路边捡起它的时候,它还没有自己的名字。<br> <br> 我想改变它的命运。就像你改变了我。<br> <br> 让它为我们记下,这一段生命的历程。<br>

今天,我把它放在,三峰之巅。<br>

有一天,当他们说,山永远在那里的时候,我会热泪盈眶<br>

有一天,当你仰望三峰的时候,你要知道,那上面有一块石头属于你<br>

因为担心气温逐步升高雪层不稳定,大家决定尽快下撤。刚刚收完路绳,一协作大哥突然发生滑坠,所幸手中的冰镐及时制动。大家都一身冷汗,立马从登顶的喜悦中回归到如履薄冰的状态。看这高度下去…. FACEBOOK<br>

为了能速度脱离雪崩区域,火力全开,消耗极大。奔过雪崩区以后,还没来得及把气踹匀,头顶又传来噼里啪啦的落石声。协作大喊… 各单位~隐蔽! 带好头盔! … 然后gogogo 快速通过…… <br> 但确实有点儿go不动了,虽然山上不时有落石飞下,我也只能在心里完成奔跑的动作了。<br>

所以,如果有人在落石阵中闲庭信步…. 甚至驻足观望、欣赏,除了那份与生俱来的淡定以外,还有就是真没力气跑了。<br>

触摸天空<br>

境由心生。云淡风轻波澜不惊,是苦行后筋疲力竭的宁静。<br>

所有关于攀登行走意义的探讨都是徒劳的。 一切感受只对自己才有意义。<br>

拔营,准备一次稳健的下撤。<br>

上山时天还未亮,下山时才发现,景色如此美丽。 而我们的伟大在于,可以欣赏这种美。

下撤中<br>

身体已经像是跑散的零件….. 我又像TRANSFORMER一样把他们重新聚合起来,成为脱胎换骨焕然一新的2012终结版。<br>

下午5点,重返日隆,回到三嫂家里。<br>

回望三峰<br>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br> <br> 在此地,在高山,在屋宇,在雪原,在天空,在此时,在心田,我们的生命,荣耀<br>

倾听着内心的声音,它告诉我们那些时间带不走的东西,以及在生命的暗河里奔流的激情。<br>

无非是那一闪而逝的身影,就可以烙于心底,无法抹去<br> <br> 无非是一段浮云掠影般的感情,就可以耗尽,你我的一生<br> <br> 那一夜<br> <br> 三峰顶上飘落的一片雪花<br> <br> 改变了整座横断山脉的重量<br>

http://s1.mjbox.com/file/u/63672/5/5.mp3 <br> 谨以此帖献给你<br>

目的地: 法国 尼玛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