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6043 08年10月雀儿山攀登日记

8264旅行网

听雪6043
08年10月雀儿山攀登日记
山峰介绍(从苏拉那里转来的):

雀儿山矗立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沙鲁里山脉北段,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境内,藏语叫“绒麦俄扎”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当地居民称为“措拉”有:尤抱琵琶半遮面之意境!地处东经99.1度,北纬31.8度,坐落在雀儿山系南段。雀儿山主峰山体高大,地型多变复杂,冰川发育完整,其中C1到C2路段中的冰川最为壮观靓丽,国内山峰中也首屈一指。其主峰6168米,周围20多座5000米以上的群峰,更惊现巍峨壮丽,突兀云霄!

其山脚下的海子玉隆拉措(意:神仙倾心的湖)水色碧绿、游鱼清晰可见,湖边巨石上有“多加”喇嘛刻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哄” 五颜六色,极赋藏传文化。雀儿山具有得天独厚的动植物资源,是省级自然保护区。

前言:从母亲提到雀儿山那种抑制不住的赞叹,到朋友们谈到雀儿山的那股神美,雀儿山的名字早就悄乎心底。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连内敛的母亲也会心醉入迷!当慕士塔格成为心中永远的痛,我终于决定去爬雀儿山了。
诚挚感谢蒲大哥(即沧桑看云)的图片支持!!!

9月25日 小雨成都
成都集合,终于见到苏拉了,精神、干练、忙碌。

见到部分队友了,流星、大飞、野渡、蒲大哥,还有攀登队长罗日甲、杨初、任青、阿基,当然还看见苏拉漂亮的女朋友麦多。
苏拉介绍说我们组有4个MM,6个GG,是黄金组合,攀登队长是罗日甲和杨初,同时罗日甲兼高山摄像。

[ ]

9月26日小雨成都——康定

出发前见到另4个队友,高兴、晒被子、骑士、老张。除了赵毅,队伍集结完毕。我们将在明天和自驾去的赵毅在甘孜会合。
九点半,依维柯载着我们一行12人上路了。
一路小雨,很适合听歌、睡觉、发呆、聊天。

下午5点到达康定。高兴推荐说这里的酥油茶很好喝,于是带着流星和我,刚吃完饭就跑去喝茶了。一壶奶茶,3个人坐一块都在玩相机,茶好不好喝都不打紧,透过镜头熟悉相互的登山伙伴才是重点。

9月27日 晴康定——甘孜
5点半起床,6点早餐,不到7点我们又开始新一天的行程。天还没亮,车上大家集体睡觉。
感觉到海拔在慢慢高起来,开始调正呼吸,增加喝水频率,调整状态,寻找熟悉的影子。

窗外,草已经泛黄,偶有几点残绿,山间升腾的清云飘渺着厚重着,还有远处的连连的雪山,雪是一年比一年少了,那是贡嘎吗?呵呵,心里甜美得笑出声来了,我又回高原来了!

车轱辘的追求让阳光越来越热情了,看见塔公了,金色的顶子有点刺眼。传说中的塔公肯定要去踩踩,前后左右都咔嚓一下下,到此一游!
高原的天气,突然又下起雨来了,太阳还挂着呢!
“彩虹!彩虹!——”“还是双彩虹!——”久违的彩虹!没法不激动,一阵狂拍。

继续前行,太阳快要下山了,光影柔和漂亮起来。移步换景欣赏着光影艺术,大自然的杰作啊,美不胜收。“彩虹,又有彩虹!——”呵呵,美丽的彩虹,还有那片金土地,养眼呐!
再翻一个坡就到甘孜了,还沉浸在两次邂逅彩虹的喜悦中,没感到那个坡有好大好长,只觉天色暗得太快了。

怎么会被如此眷顾呢?山坡顶上又撞上艳丽晚霞了!大气、惊艳!
太多的惊喜,让今天的行程串满了感动,小心收纳每一个细节,带回家晒晒。

9月28日 晴间雨 甘孜—— BC
早起,风吹得呼啦啦的,有点阴冷。
9点启程,看不够的窗外风景,亲切得眼角润润的。掰着指头数着时间,希望下次来一定要自驾走走。
今天车里的气氛很活跃,苏拉、罗日甲和杨初的歌声真好听!抛开所有凡事,心情跟着节奏摇摆。

过玛尼干戈、新路海徒步一个半小时就到大本营了。大本营的印象只有两个字——腐败!大家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受着:看书、听音乐、晒太阳、喝咖啡、闲逛……

我选择闲逛。整个营地从硬件、软件设施看,够3星级了:5顶大marmot高山帐、2顶物资帐、1顶炊事帐、折叠靠背椅、发电机、投影仪、音响……还发现那个厕所帐的样子很可爱!

喝大量水是这几天的硬任务了,苏拉说了每天要喝3到5升水。美禄—咖啡—白水,也不去计算那吓人的热量了,执行任务,杯不离手,换着喝。

晚餐是罗日甲主厨,厉害啊,攀登队长、高山摄像师、高山厨师集于一身!更重要的是炒的菜很合胃口!罗日甲系上花围裙,端着摄像机的样子超可爱,像极袋鼠妈妈!他那副专注的样子让我没敢笑出声来。
晚上还有电影看,是今年7月雀儿山的攀登专辑,感觉又回到坝坝电影时代。

小雨,让我们提前回帐休息。

9月29日晴间雪
BC
昨晚我们4个MM玩的小游戏玩兴奋了,我老半天睡不着,却又醒了个大早,今晚坚决不玩了。
8点半早操时间,伸展运动和慢跑,苏拉领操,才知道还有这个课目。

上午进行雪山知识培训。首先是几种常用的绳结,八字结、渔人结、蝴蝶结、抓结,都是这次攀登会用到的。接着是装备的正确使用,头盔、安全带、主锁、快挂、上升器、八字环、冰镐、冰爪、高山靴,面面俱到。

下午的课目是着技术装备进行训练。瞧瞧我那笨拙的样,安全带是苏拉帮我系紧的,冰爪是罗日甲帮我调好并穿上的,手生还需要多练啊。等全部装备上身,尤其是听得主锁快挂的一片叮当声响,队友们个个都酷毙了!我们粉墨登场了——开始第一个项目,结组过冰裂缝,就在营地旁边的小河边,苏拉一直跟着纠正每个人的错误动作。苏拉眼毒啊,我一个习惯性的反手保护制动法由不得我狡辩硬生生就给改过来了。第二个项目是分别使用上升器、八字环、抓结过保护站。每个人都练了两三遍,记住快挂的先后顺序才是关键。在练习的空档发现协作们早已悄无声息地恰好在绳头绳尾和假设保护站的位置上,好默契的配合!没听见苏拉叫谁谁做什么,绳子一拉马上就有协作接过去,跟流水线作业似的,比一个动作就变成想要的样子。什么叫做左膀右臂,什么叫做兄弟情深,什么叫做灵犀默契,那就是苏拉和协作们!

晚上继续看电影,继续7月雀儿山攀登专辑和04年慕士塔格攀登,从雀儿山到慕士塔格应该是大家的共同目标吧?!

9月30日 晴间雪
BC—C1
终于等到正式攀登的日子了!大家都精神着呢!

最后检查一下装备,再试背一下大包,准备好了。这一段是碎石、岩石地带,冰镐可以当手杖使,其他技术装备都还用不上,先搁包里。
早饭后,9:10分,挥别苏拉,向C1前进——

抬头望望,今天都要在石海中穿行。中速行走,不多时候就热得脱下冲锋衣、抓绒衣,只穿一件排汗内衣了。协作心可真细,在每个认为有危险的地方都等着每个队员安全通过。我注意了一下这段路有3个地方协作设了保护,苏拉的安全意识很到位啊。

12:30,路餐时间到,队友们三两下就吃好上路了,这么赶啊?!我吃饭可没这么快的速度,不过凭经验早走还是会被我赶上的!于是乎安心啃着苏拉从麦多家“骗”来的苹果,看协作们蘸着辣椒酱吃大饼有说有笑的样子。那“骗”来的苹果的确好吃,强烈要求下次苏拉再多“骗”些来。非常眼馋罗日甲的大饼,下次我也一定要用馒头换他的大饼吃吃了。

我吃好上路了,协作们还在吃,估计想法和我一样。没有协作在前面压速度,只管踩自己的节奏,走起来轻松很多,很快就赶上队友们了。再抬头看看前面还有两个队友,是张哥和骑士,速度很快啊。慢慢向他们靠拢,这俩哥们似乎知道我的意图,铆足劲向前冲。我们三个似乎又在玩博弈,你走我就走,你停我就停,始终相互保持20步的既定距离。有意思,有乐趣。

后面有一个协作赶上我了,记得是攸攸,也叫小杨初,不快不慢一直跟着我走,说前面有一个大岩壁需要作保护,看来苏拉对MM都是特别关照的。忽然听得攸攸一声大吼“等一下——”飞奔向前冲去。前面,张哥正在过那个大岩壁,整个人都贴在岩壁上,双手抠住岩壁,一只脚正在打滑。有惊无险,张哥穿高山靴过是比穿登山鞋过难一点。安全通过大岩壁,再翻上一个台阶,看见营地的帐篷了,C1到了。张哥看了一下时间:13:48!

放下包,张哥赶紧给家里打电话,骑士更是忙着回去接应晒被子,原来是为这个他俩才跑这么快的!攸攸也忙着去接应后面的队员了,我则无所事事乱逛。海拔4830,营地就在冰岩交界地带,面前就是大冰川,向山下看还能看到大本营。

等到队友到齐,协作们忽然变出10把折叠小椅子来。物资帐也搭起来,满满一帐的方便食品,还有一个叫高压氧仓的仪器,怎么这么小?回头再问问苏拉去。4顶marmot高山帐,1顶物资帐,还有1个球形帐!不得了,苏拉狠下了大功夫。

今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训练课目是冰雪行走和滑坠制动技术,4点半训练。还早,太阳暖洋洋的,大家晒装备,我则倒躺在岩石上休息。还没躺够就被杨初叫下来收拾我的高山靴,估计是看我老半天一声不吭怕我有什么状况,其实好着呢,是找不到好玩的。

开始下雪了,训练时间到,大家都开始穿技术装备准备了,等看雪有没有停的可能。雪轻轻的飘洒着,远处浓雾弥漫着,罗日甲终于发话训练改到明天进行。

晚饭后,天气意外好转,大家都掏出相机一阵乱拍,一片混乱。大家手头的机器一个比一个专业,哪是登山队啊,分明是个摄影团!

晚上大家都聚在球形帐里做游戏,既有好玩的,又能增进相互了解,还能打发黑暗时光。发现大家都很有才,赢得掌声阵阵,笑声连连。9点半准时回帐休息,意犹未尽。

10月1日雪转晴
C1—C2
我总是醒得很早,和在家一样。
正在穿鞋,罗日甲端着摄像机透过外帐的门缝向我们帐的3个MM问早了,这个罗日甲挺会找素材的嘛!

雪一直在下,早饭后越下越大了,出发时间延后,等待着雪停。今天的雪不像昨天那样温柔了,借着风力一层一层地铺下来,掩盖着,淹没着。把自己裹了个密实,呆呆地听雪落下来的声音。

10点雪停了,穿好技术装备结组行进。一共3个结组,我被分到体力稍差的第二组了,有点纳闷。刚出发走了10分钟就实在受不了缓慢的速度了,表达自己的意愿后被调到了第三组。

看起来不远的一段距离走了很久才到第一个冰沟。我们组是罗日甲带队,就我和张哥两个队员,后面是小三基木和杨初。张哥动作很漂亮地飞过冰沟去了,我小心翼翼的反而没飞好,踩到沟的下部了,人在危机时候反应总是特别快,借助冰镐之力,迅速踢冰爬上去。有点丢人,整个过程都被罗日甲拍下了!

走到冰原的尽头,一个冰雪坡,开始学习冰坡行走和滑坠制动技术。当行走被有板有眼地训练的时候,总有点别扭。不过学习滑坠制动倒是挺有天赋,一看就会,关乎保命技术哪能学得不快?

训练结束,路餐时间。这次不敢慢慢吃了,得跟上大家的速度,到底是在结组行军。好在有力士架,总算和大家吃饭速度同步了。

继续前进。罗日甲带队走在最前面,踩雪去了。越走地形越复杂起来,坡也越来越陡,心里却依旧很坦然。从不担心路线和安全问题,因为知道川藏队的实力和技术。既然选择了跟川藏队来爬山,就把全部信任交到他们手里,自己只要好好跟上,认真走路,正确使用技术知识就可以了。于是爬山变得很简单了,踩着罗日甲的脚印走就没错!只要罗日甲没回头看,那就表明通过没有问题,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体力问题。我就在这种理念的驱使下,勇往直前!只要罗日甲在前面,就没有什么坡是爬不上去的。所以在第一次遇到的小陡坡面前,约摸5米高,肯定地踢冰一点一点的爬升。当脚底突然踩滑,紧急制动,只滑了两步停住了,再狠狠地踢冰踩稳继续爬升,爬到顶松口气,甚为欣慰:我居然也能做到!是的,大家都能做到的。

雪,越走越厚,前面的张哥和后面的小三基木互换位置了,走后面比前面要轻松一点。起风了,我开始走得摇晃起来,风阵阵刮过来,担心自己的分量不够,害怕被风吹跑了。努力控制住平衡,双脚死死扣紧地面,时时检查冰镐的方向是否有利于紧急制动。雪及膝了,前面罗日甲和小三基木的跨步依旧很大,雪深我踩他们的脚印也变得有些吃力了,必须借冰镐之力才能又快又稳。当冰镐再次拄下去,发现拄冰镐的地方雪更深,不断地在双腿和辅助支点之间找平衡,走得有点难受。很快我发现,其实前面的脚印才是拄冰镐的最佳位置!这一“重大发现”让我这几天的冰雪路走得铿锵有力。

爬累了,休息一会儿。原先对雪山的印象就是一个个的山尖和雪包,当我真正置身此景,才知道雀儿山的确像图片上的样子,甚至更美。那些个起伏的线条柔美得像芭蕾舞者的身姿,凝脂般的雪面就像妈妈温柔的怀抱,就连那些恐怖的裂缝也优雅地伪装着美丽。我忘形地欣赏着美景,自我陶醉着,飘飘欲仙着。

乖乖!前面开始横切雪坡了,貌似40度的坡。这地方有点悬,眼睛、耳朵、手、脚、精神全集中起来,注意调整重心,悄悄地通过,要在这里表演滑坠制动可就不好玩了。

又该过一个小冰沟了,审视了一下,深度大概1.2米。没学冰雪技术之前我肯定是一屁股墩先滑到底,再手脚并用乱刨几下就能爬过去的。现在为了表现得有点“技术”,学着小三基木的样,走到冰沟底下,再准备踢冰爬上去。哪知我右脚踢稳后,左脚始终踢到软雪上,后面的杨初急得一个劲的叫“左脚踢冰”,我知道要左脚踢冰,可哪块才是冰啊?已经踢了一大堆雪下来了,都看见暗裂缝了。旁边不远处就是阴深巨大的明裂缝,一股冷气袭来,有点发颤。我就不信还踢不上去了,正准备再次踢冰,后面的张哥忽然叫小三基木拉一把,把我拽上去。真是的,张哥不给我面子啊,又叫我丢脸了,哎!

过完冰沟,杨初又在提醒我注意保持距离,不要跟得太紧了,是在暗示危险吧?!爬过再一个短坡,上到一大片平坦的地方,虽看不到明裂缝了,却察觉到潜伏的危险。罗日甲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透过脚印能看到一些暗裂缝和冰洞了,我开始愈发谨慎起来。前面的脚印变得不是每个都能跟着踩过去的了,每走一步都要确认一下,下一个脚印是否被踩实了的。突然,听到后面有异响,回头一看,张哥半个身子都陷进裂缝了,正在挥舞双手大叫!我立刻趴下拽绳子,同时小三基木也趴下作制动保护,感觉到小三基木的制动力量,我前面的绳子被紧紧的拉住了。于是我放心地收紧后面的绳子,张哥满眼期待的望着我,叫我把他拽上来。我已经趴在地上了,只能靠手臂的力量拉,很惭愧臂力有限,实在是拉不动壮实的张哥。我能做到的就是保证我手里收紧的绳子不会松脱,张哥不会继续往下陷,于是朝张哥大喊:你自己爬上来吧——我拉不动了。张哥没有办法,只好把冰镐往外一扔,双手抓住绳子,一点一点爬上来了,松口气。张哥倒是爬上来了,我趴在地上反而起不来了,前面的绳子拉得太紧了,赶紧叫小三基木松绳子,总算站起来,喘口气先。

风继续肆虐着,打在脸上那个针扎般的疼啊,根本就是把绣花针扎进了每一个毛孔!滋味绵长。又走了不多久,看见罗日甲插第二面小红旗了,耶——C2营地到了,海拔5394。协作们动作麻利地平营地、搭帐篷,居然还挖了一个厕所。由于我们帐的流星在半路上高反严重,被护送下撤,只剩下我和高兴,还空出一个铺位,罗日甲征得我们同意把协作恩波安排在我们帐。于是和恩波熟稔起来,勤快、大方、帅气的恩波很讨人喜欢。

晚饭吃的是方便粉丝,非常爽口,那个酸溜溜的味道实在是好,以至于我在C3像着了魔似的想念。

10月2日 晴间雪
C2——C3
一大早起来,发现昨天挖的厕所被淹了一半,昨夜好大的雪!
罗日甲又端着摄像机来问安了,互道早安。估计是来探我们状态的,我和高兴都好着呢!

今天的行军路线比较简单,就是不断地爬坡。这回换成第一组踩雪了,第二组走中间,我们组殿后。我们组也由5人结组变成4人结组了,小三基木打头,罗日甲收尾,我还是走张哥前面。开始是一段平路,我却走得最辛苦。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雪特别粘脚,走几步就沾满鞋底并且越集越厚,让鞋子一下子重得都抬不起来走路了,于是不得不叫停,用冰镐把雪敲掉再继续走。老叫停也不是办法,看前面走远的第一第二组,大家感受应该差不多,估计都在煎熬着,我也要咬牙挺住,就当成一次磨砺吧。雪集在鞋底越来越高,像踩高跷一样,最高时估计有15厘米,那个重啊。为了鼓励自己也开始数着步子走,加油!怎么也得走30步吧,数到30想着还能再坚持20步,数到50还能再继续扛10步,然后叫停、敲雪。下一轮再加20步、30步,潜能就这样被发掘着,就这样数着数字坚持着、承受着。

当爬坡开始,意外发现鞋底的雪集得越来越少了。鞋子忽地变轻了,脚步随之也轻快起来,不觉中爬坡速度比走平路还快了。后面的张哥开始有意见了,叫我走慢一点,不能协作走多快我就走多快,要控制协作的速度。我有点迷惑,今天张哥怎么了?鞋子变轻了大家应该都差不多啊?

一路上视野实在是太开阔了,心底异常地澄明坦荡,步子迈得坚定有力,终于走进状态了,都开始哼小曲了。掠过那无尽的雪白,我愈发觉得神智清晰,更自在地吞吐呼吸,灵魂像被彻底涤洗了一遍,终于听到心中莲花片片开放的声音,幸福极了。

很快赶上第二组了,想超过去,可第二组收尾的杨初肯定地说我们组只能跟在后面走。于是乎走得有点像在闲庭信步了,是不是太轻松了啊?就单纯爬坡。不知不觉中走到第一组还在休息的地方,罗日甲告诉我们到营地了。就到了?!愣了半天,的确到C3了,海拔5596,走了大约3个半小时。

今天的帐友调整了一下,恩波换成野渡了。野渡从C1就开始高反,一直坚持到C3,,很不容易。忽然听到隔壁帐篷晒被子又在头疼哼哼了,我坐不住了,估计现在就我状态最好,总得做点什么了。于是又钻进隔壁帐篷,关心一下全队最可爱的小MM晒被子。硬给她喝了一些葡萄糖水,再教会腹式呼吸法,陪她说说话,帮她放松心情,这招还挺管用。

在帐外溜达了一圈,发现营地太安静了,没人在外面晃悠。忽又反应过来,协作们肯定是去探路去了。不久,听到杨初唱歌的声音,哇,终于有点人气了,协作们笑呵呵地回来了。罗日甲很聪明地把大家忽悠出帐看风景,我也总算逮住一个陪我说话的人了,不断地要求要听歌。听了一曲又一曲,真是享受!

晚上我还是想吃粉丝,恩波告诉我只剩1包了。好歹今天还能吃上,其实高兴也非常想吃粉丝的,让给我了,有点感动,不错的好MM。

10月3日雪
C3——冲顶——C3
5点,罗日甲把大家都叫醒了。大家麻利地穿戴收拾好,迎接庄重时刻。
大家都在帐外静静等待着天明出发。严重高反的野渡此时也确定放弃冲顶,服从下撤安排。

7点了,我们8个队员,5个协作,分成2个结组,向顶峰方向前进——

我被混入第二组,前面是罗日甲和恩波,后面是赵毅、晒被子和攸攸。还是第一组走前面,由小三基木带队踩雪。

天,雾蒙蒙的。刚出门几步,就开始飞冰裂缝、翻台阶、爬坡。开始下雪了,也走到那个著名的大冰沟跟前了,队友们依次用八字环速降。等到第一组速降完,雪越来越大,轮到我了。罗日甲再次叮嘱,左手抓紧,右手控制速度。我心里嘀咕着:恩?就没什么要补充的了么?是不是该先讲一下这个冰沟壁角度变化情况啊?太陡了在上面看不到地形呀,这可是我第一次用八字环速降啊。左右手摆好姿势,在罗日甲的示意下,退到边缘,向下倒去。噢——买疙瘩!没蹬腿,整个人在重力作用下被倒挂起来了,估计大家当时都被我吓了一跳!我其实根本就不害怕,因为上面有罗日甲,下面有杨初。“牧羊,站起来——”杨初在下面拽住绳子朝我喊,听得出那种满是宽慰和鼓励的语调。很容易就蹬腿站起来,继续速降,安全到底。很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再抬头看看,刚才速降的近似直壁,约10米高,原来那个八字环那么好使,看来速降还挺好玩啊。沟底继续等待依次用上升器爬出沟去。等待的时间太冷了,赶紧加上羽绒服。好了,全部安全出沟,继续结组前进——

第一组走出好远了,这个第二组速度有点慢啊,心里开始着急了。我前面的协作换成攸攸了,走得还是很自在。后面的赵毅,因膝盖有旧伤走得慢,只要我速度稍快一点就能感觉到绳子绷得紧紧的,在被我拽着走,有点费力。看后面的恩波和罗日甲走得也太轻松了吧,绳子在地上拖老长,悠闲得很。前面,路还很长。哎!那赵毅和晒被子的这个速度怎么办啊?

休息时间,大家补充能量。晒被子此时兴奋地对我说,我教她的呼吸法很有效,头不疼了。呵呵,又看到晒被子招牌式的微笑了,好可爱的MM!马上晒被子又说如果也能教会野渡那该多好,野渡也就不会下撤也能和我们一起冲顶了。是啊,我是不是对野渡关心不够啊?反省一下。

看到晒被子状态好转,加上第一组渐远的背影,我开始置我后面的队友于不顾,加快了步伐。心里暗想:哥们,这可是在冲顶,要速度啊。赵毅似乎也领会了我的意图,尽管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在我的拖拽下还是很努力地跟上。整个队伍速度上来了,我能听到赵毅的阵阵喘息和疲惫,可为了冲顶,请原谅,我不能放慢脚步!

雪停了,走出重雾了,视野开阔了,猛地我踩在云颠站在山尖了。好漂亮的山峦群颠!气势连绵,美得叫人心颤!原来山可以这样写意,那明明就是一幅水墨挥就的中国画!是画境还是梦境,我已经羽化飞仙挥舞衣袖在山颠醉舞。

能看到顶峰了,一个半圆的雪包就在前面,一阵欣喜。多想飞奔跑向你,尽管被绳子牵绊住身体,灵魂已经开始和顶峰对话:你好吗?雀儿山。

第一组的速度怎么这么慢啊?没走到十步就要停下喘口气,心里那个急啊。是杨初在前面带队踩雪,杨初累了。雪太深了,杨初已经踩雪很久了,身子已经弯成虾背了,能感到每走一步的沉重了:抬腿,踏雪,用力踩实,再抬腿重复动作,每走7、8步就扶着拄着的冰镐喘粗气,看得叫人心疼。是我们冲顶让你受累了,谢谢你,杨初!

杨初该歇歇了,踩雪协作换成了恩波。太阳一点一点的从峰顶升高起来,射出长长的光芒,一种冷隽的温暖。雪坡上随风滚下来的小小雪团,折射着阳光,像颗颗钻石闪闪烁烁。走走停停,看看想想,倒也自由自在。

努力爬升了很久,总算来到顶峰脚下了。狂喜!我就在脚下仰望着你啊顶峰,再爬一个80米的大冰壁就能站在上面了,好激动!可是,关门时间到了,已经12:30了,我只有在6043的高度痴痴地看着你了。不能登顶了,我以为我会哭,可是我没有;我以为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可我却平静得让自己都不敢相信。天意如此!面对镜头我说:能爬到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没有遗憾。是的,协作们努力过了,我努力过了,大家都努力过了,登不登顶都不重要了,我知足了。诚然能登顶当然最好了,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当罗日甲和大家商量,建议大家下撤的时候,大家都在挣扎着,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却在心里第一个附和下撤,有点没心没肺,把大家置之不理,就因为我比他们爬得轻松吗?我呆呆地坐在那里听自己的声音。6168的顶峰啊,你能看到我们的艰辛和付出吗?6043的雪啊,你能听到我们的感伤和大义吗?张哥那么执着地坚持要冲顶权衡轻重后也坦然接受下撤,那种大男儿的豪气让人敬重;晒被子一路克服高反坚持陪男友走到6043,这传说中才有的爱情故事感天动地;大飞以为自己只能到C1居然也熬到了顶峰脚下,流下的那股不舍的泪水让人深深感触;赵毅说的那句话“其实我们已经站在顶峰了”,让我们自豪满满;蒲大哥在52岁大龄圆梦6000米雪山,宝刀不老的气势叫人折服;骑士有女友陪伴走到6043的爱情高度,幸福得叫人嫉妒;高兴此刻也是真正高兴,大家都携手走到了一个新高度。6043的雪啊,你可看得到,你可听得见啊!

回头再看一眼近在咫尺的顶峰,毅然大步踏向下撤之路。没能登顶,下撤的路也还是要好好的走,一半艰辛,一半快乐。浓雾又罩上来了,雪跟着飘下来,看不清前路在哪里,跟着走在迷雾里,反正错不了。一路都是下坡,我身后的赵毅开始坐地上滑雪了,攸攸回头看看也叫我一起滑雪。犹豫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样全队的速度更快也更省力。跟着攸攸我们就这样一路滑下去,开心得不得了,这跟登不登顶有什么关系啊,现在不一样好玩吗?

下坡速度就是快,又回到大冰沟面前了。协作们给我们表演了一把娴熟的攀爬技术,过了眼瘾,让我们艳羡赞叹。这完全是在放毒,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一样爬得那么漂亮啊?跃跃欲试,正准备学一把,罗日甲就把我拴好在保护绳上,连冰镐也给我收起挂好,是准备把我硬拽上去。不给我机会学习,恨恨的,郁闷一下。不过看在罗日甲憔悴紧绷的神经上,这次不记恨他。

快到C3了,太阳又光芒起来了。再次飞过门口的冰裂缝,当赵毅飞过来,居然很客气地谢谢我做的保护。瞧瞧,竟然没怨恨我这一路飞快的速度。好哥们!
躺在C3帐篷了,看看时间快四点了,肚子饿了。开始大喊:“恩波——我要吃粉丝”。

“没有粉丝”,恩波又找了一圈回来说。
不罢休,那个路粮实在是让人倒胃口,害我在路上反酸想吐,一直都念叨着粉丝的味道。
“罗日甲,我要吃粉丝!”
“没有。只有米饭”,罗日甲再次无奈地摇头。

啊——粉丝啊粉丝在哪里?“大本营有,回到大本营让你吃个够——”

“恩波——辣椒酱有没有?”真想得出来,连辣椒酱也要吃了。很快,恩波把辣椒酱递过来了。来精神了,好味道。就着高兴从大本营带上来的一个馒头,我俩吃得有滋有味。

吃饱喝足了,开始无聊了,没人陪我聊天,大家都在努力跟高反作斗争。哎!自己咋就不高反捏?下次可要搞点好玩的自娱自乐项目了。

10月4日晴
C3——BC
今天天气太好了,我们要下撤回大本营了,有粉丝吃了,哈哈。

看到异常好的天气,有点犹豫是否该跟第二队一起再次冲顶了。看大家都归心似剑,没好意思提出来。走吧——
和第二队上来的队员们照面了,互祝好运,有3个队员和4个协作,后来听说有2个队员登顶了,祝福他们。

下坡就是走得爽,飞跑一般,一会儿功夫就能看到C1了。后面的赵毅在我的快速飞奔下,终于忍不住了,很谦和地跟我商量让我慢一点,看看他认真的样子,我也无奈地告诉他,慢下来我也会走得很难受,不过可以不断叫停。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第一组越走越远的背影干着急,而赵毅在后面每每累得坚持不住就叫停喘息定神,都走得难受。这能怨谁呢?还不是罗日甲把我们分错组了!都在郁闷。

总算走完冰雪路了,不用结组了。我像自由的鸟儿向大本营飞去,不用考虑队友的速度,走得好自在。原本3天的上坡路,在5个小时内就下坡回来了,真的很快。

看到苏拉了,我马上大声喊,我要吃粉丝!当酸辣粉丝终于端在手里,心里那个美啊,我在C3想了3天的粉丝才是人间美味啊。

无聊时忽又看到赤脚大仙了,应邀去到大仙家里拜访,很稀奇。仙居就是仙居,依在山腰,家就是一个浓缩的经堂,布局自成格调,别有洞天。雀儿山的意外收获。

10月5日晴
BC——道孚
依依不舍,作别苏拉和协作们,我们要离开雀儿山了。

一路上,大家讲讲小笑话,谈谈下一个目标,都还兴致勃勃。我也好好整理了一下我的攀登过程。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是准备向更难还是更高的雪山体验还没想好。

当听到第二队2人登顶的消息,很高兴,祝福他们。忽地,脑筋来了个急转弯,其实苏拉这次商业活动还能做得更好。想得有点多有点远了,打住。
10月6日晴道孚——成都
回到成都,队友们畅谈分享整个攀登过程。

居然张哥也谈到商业攀登的话题,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就是我昨天就想说的心里话。张哥有水平,点得恰到好处。

川藏队带给大家很多美好的回忆,大家还想着和川藏队再次爬山呢,都开始预约慕士塔格了,呵呵。一群爱山的人们!
我也要学习攀冰技术了,为了下一次的雪山。

目的地: 甘孜 康定 大方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8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