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015国庆在鳌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7日之险

8264旅行网

[p=24, null, left] 有一群人,有着同样的鳌太情结,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感谢上天的眷爱!让我顺利完成穿越的同时感受到了鳌太的苦和乐;感谢我的生死搭档——丑怪牛,感谢你一路上不抛弃不放弃。

鳌太,是对自己信心和决心的检阅,也是对自己体力和装备的全方位考验!一丝不能马虎大意。是游离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的脑残穿越。

27号中秋节晚上踏上了去西安的火车去穿越鳌太线。28号上午西安下火车了在对面解放路坐103路到塘西汽车客运站买太白县/桃川的车票。在太白县塘口村秀才家13152208598吃饭住宿,加油站旁边路口进去500米右手第一家。

晚上8点才到秀才家,吃饭整理行李准备第二天上山的行程。
[p=24, null, left] 现在开始慢慢回味今年国庆在鳌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7日之险。

刚刚下火车的时候还非常的兴奋,没想到第二天就开始兴奋不起来了。

总共800多元的食品两个人背。

1大包运动营养棒,3大包士力架,3大包牛肉干,5斤大米,1包面条,2斤燕麦,10包黑芝麻糊,10个老月饼,五花肉切片1斤,牛肉切片1.5斤,碘盐1包,鱼罐头1盒,香菇木耳炸菜4包,调和油1.5升,生鸡蛋6个,大气罐2罐,快餐饭3包,干虾仁1袋。是不是太FB了啊。D1:山脚出发到盆景园营地。

早上六点起床吃饭后,秀才安排“敞蓬越野车”把我们送到山脚开始登山,我们全车人都比较兴奋,一路笑声不断,歌声不断。

下车后就慢慢的上山,我当时背的85L的包净重58斤(前一天晚上在秀才家称过的),自以为环博格达五峰连穿过的我穿越鳌太不成问题,为了装B,所以就背了很多不该背的电器设备,什么单反,平板,20000mA的充电宝,加起来都超过10斤了。没想到这次鳌太穿越让我感到各种崩溃、泪奔。更让我终生难忘。

刚刚开始身体没有适应,慢慢的走,前三天千万不要让自己走残了,宁愿前几天慢慢走。赶到2900营地的时候都到15点过了,原计划第一天行程到2900米露营地露营的,由于担心天气恶劣,所以就多走了2小时的路程去下一个露营点——盆景园,傍晚时分到了营地,由于没人在此露营,也没找到水源,晚餐就只能吃干粮了。睡觉前用背包罩放在坑里储蓄雨水好第二天早餐用水。

计划鳌太5天的行程,我们穿越了7天,能不累吗?

鳌太GPS轨迹线路图

从秀才家出来坐的“敞蓬越野车”

看功略说这一片是盆景园营地,到这个庙附近有水源的,但我们找了近半小时都没有找到水源,导致我们只能吃干粮过夜了。

蓝天白云,天气非常好,还有云海也非常漂亮!

这就是我!

这就是我的搭档——老牛,在这里要感谢他这几天来对我不抛弃不放弃。

到达2900营地休息一会儿,见天色还早,就决定继续往前走,到下一营地去露营。
D2:盆景园营地到导航架下撤点。

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有大雾大雨,见背包罩里的水只够饮用,就继续找水源,由于雾太大,不敢走远,怕找不回来。就返回收帐篷去下一站露营地。

收完帐篷碰巧被两个本地的驴友捡了,他们中有一个人都走过10次鳌太了。因为能见度太低了,所以我们就觉得自己很幸运的被捡,一直跟着他们屁股后面走,一路上都是大风小雨交加,寸步难行,每走20米就要休息2分钟,没跟多远,我们就落开了太远的距离,他们也就直接往前走了,我们边走边歇,一会儿功夫,在2900营地扎营的人都赶上我们了,我们就结队一起走,当我们走到导航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了,天气还是大风小雨,全身湿透了。

早上收完帐蓬后的天气,小雨和大雾,能见度不超过30米

我们穿越鳌太的想法就这样彻底失望了,为了生命安全为前提,这种天不适合继续穿越,就决定下撤。我和同伴的想法就是:带了这么多的干粮,下撤也不在乎这么一个晚上的时候,今天就露营在下撤路口,也顺便体验下狂风暴雨的感受。想完就在导航架休整吃路餐,照相留影后继续走到下撤路口扎营。我们走到大约3点的时候看到了一片平地营地有很多水源,也就是下撤的路口,选好地方铺好地布,因为小雨,地布刚刚铺完,上面就积了很多水了,搭档就把外帐架了起来再把地布上的水抖掉,再搭好内帐放衣服睡袋,在大风中雨的环境下搭好了帐蓬,当时全身湿透,就打开睡袋休息会儿,等晚上停雨了再开始做饭吃。当我们睡到晚上8点醒后,还是大风中雨,没办法,只能在帐蓬口做饭,在里面吃饭。我们这餐饭是吃的最丰盛的,因为不想带下山,把好吃的全都吃了。吃完饭了准备睡觉时,外面的风向忽然慢慢的转向了,风也越来越大,帐蓬杆也慢慢的变形,和搭档就坐了起来用身体挡住帐蓬杆以免吹倒塌,晚上实在是熬不住了就躺下了。在晚上十点半左右,帐蓬突然塌下来了,由于很冷,都没有起来扶正,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扶正。就让外帐和内帐与睡袋紧密接触,不一会儿,睡袋就湿了,结冰了,两个人就开始冻的打哆嗦了。我就拿件抓绒衣服把湿的地方和身体隔开了,看了手机才12点,心想:再坚持6小时就能活命下撤,到时什么都不要了,直接轻装快速下撤。又过了一会儿,又是同样的想法。到了零晨1点多的时候,我的同伴突然冻的不行了,向我求救,说要把身子裹进我的睡袋暖会,我的睡袋是木乃伊式的,不可能容纳两个人。所以他只能把一只脚伸到我我睡袋里面来保暖。反反复复有5次腿进来保暖,每次伸进来的时候,我自己就要受冻一会儿(拉链开了进风)。就这样时间慢慢的过去,到了4点时,我的抓绒衣服都有少部分湿了,心想:现在只需要坚持2个小时就胜利了,自己一定要挺住。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非常慢。不得不觉到了六点了,隐隐的从帐蓬缝隙看到了太阳光,心里就舒服多了,不用那么急着赶下山了,因为早晨的温度特低,再加上风也大,就更冷了。我们就睡了会,到8点左右,外面太阳也大了,就起来收帐蓬晒衣服睡袋等湿物。

这是在导航架,当时的天气还是中雨大风大雾, 一个背包,一部单反,怀着一颗说走就走的心!

这是在导航架,当时的天气还是中雨大风大雾, 一个背包,一部单反,怀着一颗说走就走的心!

到下撤点的附近在水源附近找到露营的地方,搭好帐蓬,当时还下着中雨,刮着大风,身上的衣服和背包全都湿了。D3:下撤点到水窝子营地。

到了11点左右时,湿衣物差不多晒(吹)干了,一看天气非常特好,又不禁想继续往前走下去。相互看了看对方,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同意了,好像昨晚那种难熬的情境一下忘记在九宵云外去了啊。搭档看了GPS轨迹,今天的行程很轻松,只需要经过药王庙——荞麦梁就到水窝子营地露营了。最多6小时就到。当我们走到药王庙的时候,途中遇到很多下撤的队伍,也遇到部分前进的人员,我们在休整的期间,有人就说:昨晚上有人帐蓬吹倒后,卷着睡袋裹着内外帐在石缝里过了一夜,并且手指全都冻裂开了(后面才知道是阿呆,都叫他石缝哥)。开始还觉得挺好奇的,后来就继续往前走。

早上天气非常给力,阳光明媚!但草地上都是很厚的冰。

早晨起来看见帐蓬被冰雹砸倒了,有谁感受过这一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现在敢说我体验过了!

半夜的温度有多低,风有多大,冰雹有多大,看这根登山杖就清楚了。

起床后晒各种湿物,都晒了近3个小时。可怜的驴友啊!当我们走到水窝子营地时,看见前面有人(也是石缝哥)说:谁的帐蓬都丢在这里不要了,还有件好的冲锋衣也丢了,正好我的帐蓬杆吹坏了,刚好能用上。就这样看着别人捡帐蓬,冲锋衣,以为别人也是为了下撤而丢下所有东西轻装下撤的。谁知道第二天听别人说:那帐蓬是失温而死的人被当地的药农抬出去后,遗弃的帐蓬和冲锋衣。我因为没休息好比较累,就没继续听他们闲聊了,找到了我们自己的露营点早点吃饭休息。晚上满天空的星星都没有心情探出眼睛来欣赏。实在是太累了啊。

一路上看见很多胸器,都写着不同的字。哥们儿,加油,拼了!

这里就是药王庙,很普通的一个地方,不知道石缝哥当晚藏在哪个石缝里的。呵呵。

在药王庙前面捡了一件胸器带上留个纪念,绿色行走。咔咔。

过了药王庙就要翻这座大山了,远看只有那么小,但我们翻了3个多小时。

在这座牛脊背上行走,并且坡度为70度的陡破重装爬上去,就是一种脑残性的自虐。

下山时觉得这个背景好,就拍了两张。

我身后的每一座山都要穿越,全都是这种石头路,又惊又险。D4:水窝子营地到2800营地。

早上八点起床开始做饭吃,晚上睡眠质量又太差,差不多两天两夜没睡觉,还要面临着白天要重装穿越一整天,而我从这天开始就高反了,今天的行程要经过5座大山峰,飞机梁——梁1峰——梁2峰——梁3峰——才到2800营地,今天是难受的第一天开始,心里给自己安慰:再过三天就能走出去,再苦再累也就三天了,加油!!! 在上飞机梁的时候,我就开始掉队了,搭档走在前面,每隔半小时就等我10分钟,虽然我意志还坚强,但身体明显的崩溃了,一路上头也晕晕呼呼的,步伐就像醉酒后站不稳一样的。

水窝子上顶后就看见了穿越鳌太遇难的山友碑,能想象得到穿越鳌太的强度,心里非常担心自己,同时也提高了警惕。

身体高反开始,各种憔悴开始中。

一座又一座的山,累成狗了。

[p=24, null, left]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躺下来休息会儿。(说句心里话:当时累成这样,想死的心都有过,咔咔!)

[p=24, null, left]有时自己反反复复的问自己:干嘛在家好好的生活不享受,反而来这里受这糟罪呢,这次真的受够了,下次发誓再也不登山了;但是回家休息几个月后,别人一说起哪里有好的线路走,立马报名跟上。其他驴友们有没有这种想法的。咔咔!!!

累了只能转移思想注意力,自拍。咔咔!

在上梁1峰到半山腰的石头坡上,由于太累,休息了几分钟,就睡着了,醒来的瞬间,我的脚一不小心踩空心了,差点掉下悬崖,幸好用手撑到了旁边的大石头上才逃过一劫,当时也吓怕了,后面再吓怕也有累睡着的时候,只是醒来后等精神了才迈开脚,非常注意安全的。心里总是重复念想着同一件事情:已经翻了1座山了,只有4座山了,……已经翻了4座山了,只有1座山了,就这样靠着这种毅力而前行的。到2800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今天重装穿越了12小时,也吃不下什么,就煮了点紫菜汤喝了睡觉了,身体真的快累跨了。

看着一座又一座的山,心里一路上都在安慰着自己。
D5:2800营地到西源。2800营地——金字塔——塔1峰——塔2峰——塔3峰——西源营地。

早上8起床后觉得身体有所好转,头不是很疼了,就吃点早餐了继续往前走,还没到金字塔山腰,就开始下雪花了,后来慢慢的下大雪了,感觉背包越背越重,就把背包罩整理好,保护背包不让打湿了,后来还是不行,就用地布全面覆盖背包和身上,以免雪化成水打湿背包增重。当我整理背包罩的时候,只戴普通手套的手,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了下就分不开了,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温度多低,当时我怕整只手都被冻住,就脱下手套用手去拍掉背包上的雪,整理好背包了继续顶着大雪向前走。光手握着登山杖能有多冷就有多冷,两只手都冻乌色了,就在地上抓了一把雪在手心手背撮了几下才恢复正常,但过一会儿还是冻成乌色,过一会儿就用牙齿咬/吮手指的方法恢复体温的。在路上遇到很多人返回营地休整扎营的,也有遇到就地休整扎营的(在鳌太遇恶劣天气了最好别冒然前进)。我们当时路上结伴而行的还有另外3位伙伴,我们5名伙伴一起顶头大雪向金字塔顶走去。

开始上金字塔时天气都还很好的。

还没走一半,就开始慢慢的下雪花了,不一会儿,就满地雪花了。

随身带的一块地布临时做一件简易的雨衣背包罩。没有带手套的手还要光着手拿登山杖和自拍杆,手冻得都发黑紫了。

走雪路都走得非常慢的,但还是要继续坚持往前走下去,自我安慰的方式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终点。到下午2点好不容易到塔顶后,他们3人中有位伙伴冻的受不住了,想在山顶就地扎营休息。当时我也累了,也想扎营休息,但我的搭档就说现在还早,往前赶点路程了再扎营休息。我也明白搭档的意思,恶劣天气尽量早点往前赶,争取早日出山。后来就一直是我俩人赶路的。在塔3峰下山时天就快黑了,还是决定继续往前赶到西源营地扎营。我们走夜路1小时又1小时的,身体再一次崩溃,到晚上9点多的时候,看见对面山上有灯光,心中就感觉到快要到营地了,就兴奋着走着。当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了。今天又是重装穿越13小时,晚上什么都吃不下,累得直接睡觉了。

他们就地露营之后,整条路上又只有我和搭档两人了。路在那里,你走或不走,迟早都得走完,没人能帮的了你,所以还是得继续走下去。

前面还有塔1,塔2,塔3峰才能到达西源营地,当时是准备走到哪里算哪里的,但一直在路上没有找到合适的营地,所以就只能往前走了。D6:西源营地到大爷海。西源营地——九层石海——太白梁——东源——万仙——东跑马梁——大爷海

今天和平时一样起床吃饭了准备出发,心情、心灵和精神上都好很多了,因为今天是离能出山的倒数第二天了。大爷海就是太白山的景区里面,也就代表能平安出山了。

刚刚出发就遇到第一座非常难爬的山——九层石海,整整爬了3小时才爬到顶。在这座石海上攀爬比之前更吃力,每走几步就感觉呼吸不过来,每上升1米就要停下来休息1分钟后再继续往上爬,我知道自己还在高反状态中,搭档就在前面边抽烟边等我,等的他身上都开始冷了就又开始慢慢的往前走。我当时那个累真的是无法形容啊!并且在这段营地出发是没有水源的,只能一路上捧雪吃,幸好还有没熔化完的雪才能撑到东源营地补给水源。过了九层石海,路就好走多了,下午2点左右到达东源营地,休整吃午餐补水1.5小时后再继续往前走。

在九层石海忘记拍照了,走都走不动,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拍照。上顶了休息的时候才拍两张云海。

脸上还是很浮肿!在东源休整好了就感觉轻松很多了,3点半出发,下午就觉得快要到安全路段了,就抱着走到哪里算哪里的状态继续慢慢往前走。上了万仙山顶的时候,夕阳非常漂亮,我们就开始兴奋的拍照了,完全忘记身体的各种疲惫。离开万仙山顶的时候,天就已经渐渐的黑了,当我们赶到跑马梁露营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我就觉得我真的走不动了,毕竟每天都带着高反重装走了12小时以上,我就想就地扎营,但搭档看了看GPS觉得离大爷海没多远了,就说:我把所有装备都留给你在这里扎营,我去大爷海住宿明天早晨看日出去了。当时我心里也清楚,户外不能落单,一起进山的就要一起出山,要保证两个人随时都要在一起,就回复了他:我尊重你的想法,但你也要体谅我的身体状态。两个人就这样边聊天边慢慢的往前走。谈起了曾经的往事,曾经一起户外的美好回忆。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疲惫,只感觉登山时说话呼吸跟不上。当时就怀着今晚不到大爷海就不罢休的感觉,一直慢慢的往前走,整座山就只有我俩人在赶夜路。不知不觉走到了大爷海的露营点,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今天重装穿越了15.5小时的山路。晚上也是什么都吃不下,累的直接睡觉了。

这个忘记叫什么庙了。

刚刚上了万仙顶,云彩非常漂亮,就来了几张!

D7:搭档早上5点就起床去看日出了,我动都不想动,补充睡眠一直睡到7点才起床,吃不下早餐就烧水煮紫菜汤喝,,又担心吃不饱肚子,就去大爷海私人厨房买早餐吃,去晚了什么都没有了,就买了2个生的西红柿10元/个,1个生鸡蛋10元/个,一包方便面30元/包煮着吃了。吃完收拾完都到10点了,把不需要的东西就全扔了,直接下山了,下山到索道站的路程才7公里,我们也走了5小时,在下山半路上偶遇石缝哥和行云,都是东北的哥们儿。一路闲聊到西安。行云就直接上火车回家了。而我、搭档和石缝哥在西安多休息了两天。

左一:石缝哥,左二:我,右一:我搭档丑怪牛,右二:行云。石缝哥和行云是上鳌太前在一个群里聊过天的,只是未见面而已,其实一直都在一起行走,只是相互都不认识罢了。

这是搭档早上拍的日出,差不多9999万足金啊!

大爷海,我们就在这海边露营的。

拔仙台

这也是大爷海,从高往下看其实就是一个池塘。

我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西安这么漂亮的古城城市,我竟然第一次会有不想玩耍的心情,就连登华山都没心情了。平时出门穷游旅行都是闲时间不够用,每一次出门都是半个月以上。而这次在西安客栈就住了两晚,哪里都没有去,就去火车送石缝哥和搭档。然后自己就离开美丽的西安了。

心里也只能自我安慰了:留点遗憾下次再专门过来玩吧。顺便上华山论剑!
这就是我这次穿越鳌太的简约回忆!
谢谢大家的支持!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搭档丑怪牛对我不抛弃不放弃,穿越鳌太的户外驴友生死兄弟!

目的地: 东源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