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 泸沽湖——亚丁8天徒步穿越图文(更新至166楼 亚丁)

8264旅行网

在8264潜水已久,这四年来也徒步过不少线路。感觉在博客里不适合呈现时间跨度大的事件,图片多了展开也麻烦。准备把一些图文、故事陆续搬来,供参与者集体回忆。也希望能为今后想重走此线路的驴友提供一些参考。“泸沽湖——亚丁”为经典的徒步线路之一,本来计划在09年穿越完“毕棚沟——长坪沟”后,就顺便走此线路,但当时穿越完两沟后,只想着回成都腐败犒劳自己。于是把这线路耽搁到了2010年。

路线:

日程安排(原计划)
D1:广州飞云南丽江
D2:丽江包车往泸沽湖
D3:泸沽湖乘车至温泉,开始徒步。温泉乡—(土马路)—利加嘴村

D4:利加嘴村—(爬山—屋角村—(下山)—屋角乡—(平路)—葛嘎折(小商店)—(爬菩萨山)——羊棚
D5:羊棚——牛棚——(登山)——3800米的达克谷多垭口——(下山)——雀儿山山坳
D6:雀儿山山坳——(缓坡上山)—塔斯沟垭口——(登山)——邛引村

D7:邛引村——邛引山垭口——(2000米直落)——卢杜村——通天河边——水落桥——通天河边露营
D8:通天河露营地——东拉村——杜鲁村——四家村——金矿
D9:金矿——嘎洛村——嘎洛牧场——嘎洛垭口——嘎洛牧场

D10:嘎洛牧场―(登山)―嘎洛垭口(4200米左右)―(缓坡登山)―4800米的夏洛多吉垭口―(下山)―冲古寺

D11:冲古寺―(缓坡上山)―洛绒牛场―(艰苦登山)―牛奶海―(艰苦登山)―央迈勇雪山垭口―(下山)―结珠海―(艰难困苦)―络绒牛场

D12:路线:络绒牛场―(上山)―五色海―(下山)―牛奶海―(上山)―央迈勇雪山垭口―(下山)―结珠海―(下山)―卡斯地狱谷―(下山)―卡斯村
D13:卡斯村乘车往日瓦乡,再乘车往稻城。

D14:稻城——成都——广州
实际日程:
D3:泸沽湖——温泉乡——利加嘴村(草地扎营)
D4:利加嘴村——屋角乡——羊棚(马路边扎营)
D5:羊棚——雀儿山垭口——塔斯沟

D6:塔斯沟——邛引村
D7:邛引村——邛引村垭口——通天河
D8:通天河——金矿——嘎洛牧场
D9:嘎洛牧场——嘎洛垭口——夏诺多吉垭口
D10:夏诺多吉垭口——亚丁

DAY1:8月5日

乘车从丽江到宁蒗(泸沽湖),正逢雨季i,前几个礼拜还有塌方,许多面包车都不敢走此线路。问客栈老板,也不太确定是否已经恢复通车。
最后打了丽江客运站的电话,结果发现刚恢复通车,而且还有一班车有座位,刚好还剩四个。

当晚赶去买下,75元一张。
经过大概7小时,一片惊叫把我吵醒,原来以到达泸沽湖。
前面在修路,定时单向放行车辆。(泸沽湖门票78元一张。)

此时风云突变,泸沽湖上一片阴霾。

队员介绍:我、酋长(图右)、新华(图左)、张张
花60元雇了一辆吉普,把我们送到里格村,住在之前网上订好的陌上花开青年旅社
标间75元,比较干净,能洗澡,挺好。

当晚就去联系向导和马夫,客栈老板给我们推荐了向导——生农,(电话15912787670)口音稍重,电话中交谈有些吃力。人比较忠厚,也很勤快,向大家推荐。

谈妥向导费是每天一百元,雇了四匹马(马夫斯歌,人比较有趣),每匹每天50,八天下来,一共是2400元.
陌上花开的吧台。

DAY2(8月6日):里格——宁蒗——环湖游

难得来此泸沽湖,所以也不打算仅仅是路过,大家时间都还算宽裕,于是约好了向导上午10点,去宁蒗镇购买一些必须的食品和公用物资。8点半,享用早餐(50元)

不知是渔船还是渡船,也要出航了。

小径上的野鸭仍然无忧无虑

陌上花开

园中葵

当时也在关注其他客栈散步的信息,
看能否找到同行者

D2-3、购买物资如约10:00赶到宁蒗,汇合向导生农。于是去市场购买锅瓢碗盖油盐酱醋。
统计如下:
竹背篓*2=45元
火腿(其实就是腊肉)10斤多=144元
食用油 20元

红糖(煲姜茶)3.5元
腐竹 7元
鱼干 15元
辣椒3.5元
卷心菜 8元
姜 40元
蛇皮袋*4=8元(用来裹大背囊,放在马背上,防摩擦)

2锅+1水壶 = 78元
油布一张 35元
米 130元
锅铲+饭瓢+汤勺=10元
白酒两瓶 14元
宁蒗市场

向导生农在与卖背篓的店主还价。

D2-4、市场传说中的火腿

蔬菜瓜果正当时

D2—5、市场角落的海报
展示的都是在附近比较有影响力的歌手的演出信息。

D2-6 : 商品

山寨

D2-7:环湖租车去永宁及环湖,共花费300元。
发现湖边不少美女。

D2-8:走婚桥
到目前为止,我们RP不错,
虽在雨季,倒是一路晴天。

被废弃的走婚桥遗桩

DAY2——9:戏水

不知是否野鸭

捕鱼,很是快活。

DAY2---10 泸沽湖站在一个大家习惯的角度,拍大家看烂了的里格半岛。

换小小白IS,给一个特写。摄影不行,装备得跟上。

DAY2--11 合影
出征之前,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信誓旦旦……

DAY3 (8月7日):泸沽湖里格半岛——永宁乡——温泉村——利加嘴村——某不知名草坡
当晚所写游记:莫大遗憾
没经历如此的震撼,也就不能体会到如此的遗憾。

以前几次露营也曾憧憬过夜观星空,结果都是在风雨中昏然睡去。既然8月正处于川滇地区的雨季,对夜景倒也没很大期望,之前对联系马帮的事情尚未确定,对三角架的品牌和价格也没做功课研究,不想重复投资,所以在昆明一再犹豫还是没有购买三角架……结果面对今夜,或者说有生以来所看到的最浩瀚星空束手无策、捶胸顿足、后悔不迭……(省去近义形容词十个)。尝试拿相机竖直于地面,设定时间曝光,徒劳。

一路上所见景色与之前的雨崩、四姑娘山长坪沟类似,但路途更为平坦,有较多牧场,景色壮阔,路上快门不断。

有马帮携带辎重,肩上轻松许多,但小包TALON33的背负系统逊色苍穹许多,可能不到20斤,走了不到6小时,就让我肩膀酸楚。

气罐不知在哪遗失,虽然有马帮收拾柴火,洗米煮饭,但确没办法煮咖啡腐败了,稍有失落。总体感觉轻松愉快,据说明天是最辛苦的一天,早点休息。
2010-08-07晚22:30于帐内
D3--1 :清晨的泸沽湖

虽然要早起,还是提前一个小时起来,环湖走了会。

游船码头

DAY3---2 乘车
四人吃了30元的早餐,米线。包的车已经来接我们,昨天已谈好价格,200元。
陌上花开,旁边的大巴也在不断地把游客一批批地送走,再接来。

又是一个好天气。

DAY3-3:支教

在从丽江来的车上,邂逅了一群来永宁完小支教的他志愿者。他们是通过百度贴吧聚集,然后在这个时间,携带文具教具来此支教。
志愿者以大学生为主,也有来自其他各地甚至包括台湾的教师或其他人士。有这样的热血青年,真好。

昨天在菜市场上偶遇了其中两人,答应也来小学看看,做不了什么,围观也是一种力量。
虽然是暑假,孩子们听课很认真。

DAY3--4到达温泉
向导生农家

装包,休整

DAY3---5 : 温泉乡每次出发都很开心,前途未卜让人刺激,旅途的不确定性让人期待。

从温泉乡的一段高粱地中穿过,
经过一片向日葵,视线被挡
我一路拍摄,速度慢了下来,有几次甚至得高呼,才能听到前面的队伍。

给葵兄一个特写

DAY3: 跨过溪流
10:56,遇到一溪流,自恃弹跳力不错,就没有脱鞋。
一步倒是跨过去了,只是冲击力太大,对面的泥比较松软,结果溅了我满脸。

这回不脱鞋都不行了

迅速把脚晾干

DAY3:
继续往山边走,前面还有一村落。
牧马

耕牛

似乎藏区的狗对我们一直都不太友好

DAY3: 普米族的小女孩也在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这条路线穿越的人其实并不多,在8月7日出发的,仅仅我们这一队。

DAY3: 上山
回看温泉乡

上山的坡比较缓

到达扎营处

DAY3:午餐
歇息的时候,向导马夫开始生火做饭。
我们在游手好闲地搔首弄姿。
后面传来一阵铃声,原来还有一位同行老外,
上去用英语攀谈,他来自斯洛文尼亚。

比较佩服这种年老的独行侠,很独立。
他不穿越,只是过去看下利加嘴村,当天就得折返。

我们的午餐——卷心菜炒腊肉。
第一顿吃的时候觉得妙不可言。
结果每顿都是同样的菜式,
到了第6天,大家都宁愿吃方便面了。
回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某张看到这幅图片,

都作呕吐状。

吃完,稍作休息。(大概共2个小时)
感觉有马帮负重,徒步时背的背囊比较轻松。
同时行走的节奏也不会太快,毕竟马也需要进食,休息。
这样比较适合行摄吧。
第一天我背了个乐摄宝的单肩包,放了一机三镜。

后来发现脖子实在顶不住,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就只用超广角10-22那个挂机了。

DAY3:翻过这小山坡,下去就是利加嘴村。
川滇横断山区,气候变化很快,似乎转眼间,山雨袭来。

雨过天晴,打开镜头盖,
发现CPL上有两块水雾,懒得擦了。

如果没有那两滴水,该有多好啊。

天气变化
DAY3:迷路
因为一路拍摄,速度又落在了最后,
甚至连前面的人都看不见了。
于是在这个岔路口,我错误的选择了左边上山的方向,
越走越不对劲,

后来大喊,所幸隔得不远,
听到了下面的回答。
于是往回倒退,走岔道右边。

终于看到了前面的张张
不知道这些桩子是保护什么幼苗,
蘑菇?

DAY3:扎营
五点多一些,中午出发后差不多2小时,就已到达第一天的宿营地。
在一空旷处,两侧是小山,前面正对的是利加嘴村的打草坡,风光无限。
大家开始扎营。

生农在煮饭

状态良好,跳一记

DAY3:星河
向导和马夫没有带帐篷,很好奇他们晚上怎么睡。
原来是用油布当雨幕,裹上毛毯当被子御寒。

他们把火生在上风向(地势较高处),我提出质疑。
他们说晚上风会从下面吹上来。
按照我的理解,晚上气温下降,海拔高的山上会降得更快,
较重的冷空气会从高到低沿着我们扎营的山间谷底,往下吹。

结果,一晚上,你们懂的。

好吧,这样可以驱赶蚊子及各种跳蚤。
晚上,山雨消去,冷风将乌云吹散,
结果我们看到了璀璨的星空。
没有三脚架,没有快门线,
500D没有B门,我最多只会曝光30秒,

于是把相机立在草地上,对着天空尝试了几次长时间曝光。
然后回来再增加曝光,结果仍然黯淡,噪点无数。
不用三脚架拍夜景的人,伤不起啊!

天亮了,发现此8264发照片速度比较快。很满意,准备去休息,明天继续.DAY4:利加嘴村——上屋脚乡——下屋角乡——羊棚
时间:10-08-08早上9:10至17:30
(以下文字为当晚所记)

路迹:某草坡——屋角村——屋角乡——某公路旁宿营
早晨起来,望向帐外,看到了云海。可惜视野受两旁山丘的拘束,否则会更加壮观。

天气依然晴朗,于是成就了从宿营处至屋角乡那一段美妙的行程,没那么泥泞,风光更加明丽清晰。因为向导介绍第五天过了邛引村后风景更美,所以暂时把无与伦比这样的形容词搁置。虽然屋角乡的景观没有长坪沟那样丰富,但是一块块的田地山林在阳光下呈现不同的色彩,如同大自然的调色板,随着光影的变迁不断调试。烂漫盛开的小野花、悠然自得的牧马猪群和微笑祥和的村民,让我感觉到这种美并非高不可攀,似乎就在眼前,很亲切,触手可及。

午餐后开始下坡,向导所说的蚂蝗带被各种攻略渲染得毛骨悚然,实际似乎没那么严酷,我们四人最终还是分别都沾上了一条蚂蝗,不过轻重缓急各有不同,酋长一马当先,成为了唯一的献血者,然后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用来注释“遗憾”的第二个事例就是没有被蚂蝗咀嚼。

生农危言耸听说今天的路程是最累的,也许是因为今天有几段长距离爬坡的路程,大家会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反症状吧。身体在逐渐适应,有了去年的教训,这次节奏控制的很慢,尽量不让心跳过于急速,但是仍然感觉有些吃力,照几张相就落到队伍后头了。

经过一大段枯燥的缓坡公路,五点多一些就到了宿营地,在一公路旁,环境比第一天差远了。
不知从何处起,手机开始沦为闹钟和手表了,信号全无,开始全天关机。

大约23:00,于帐篷内
DAY4:傍晚的山雨不知什么时候停的。
打开帐幕,发现前方山谷下一片云雾。

以前几次在长坪沟或者船底顶露营,通通都是下雨。
看来RP在持续爆发中。

天蒙蒙亮,云雾升腾,山林在云中不断浮沉。
换长焦镜头,取几个特写,部分云林犹如脱胎于《富春山居图》中。

DAY4:装备(作为装备党,这是最幸福的时刻)
背囊:OSPREY 苍穹60L+魔爪33L (苍穹的背负系统不错,这次让马去享受了)
防潮垫:pureland 充气单人
睡袋:pureland 羽绒(木乃伊)-12摄氏度

帐篷:牧高笛冷山2双人(觉得最大的优点就是拆卸方便,用完了也不用怎么整理,往帐套里面塞就行)
登山杖:ROBINSON 碳纤维 2条
风衣:COLUMBIA 一件(五折购买 499元)

速干裤: COLUMBIA 两节一条(俺不是哥伦粉,因为购物券是友谊的,里面也没啥能买的)
速干衣:凯乐石长袖一件
运动T恤及足球短裤:若干(踢球留下的装备,觉得足球短裤做营地裤,或者拿来做睡裤,比较愉快)

徒步鞋:TNF 高帮皮面,(一双重达4斤,很沉。7折购买)
徒步袜:5对

摄影包:乐摄宝 NOVA180AW (单肩包不能长时间使用,脖子实在受不了。从第二天起,在行走中就基本被打入冷宫)
相机:佳能500D

镜头:24-70、70-200/4L IS 、10-22。(10-22超广角为出行前新买,对焦找得很不好,对安全快门时间掌控不好,大部分曝光时间都超过了1/40秒,比较虚。这些教训也都算是收获吧。)

其他的,想到再补充吧。
观云

早餐是吃稀饭,酋长在和斯歌聊天

收拾行囊,准备出发。

DAY4:大概九点,大家出发。
经过一个大缓坡,就翻过了利加嘴村垭口,
开始往下走,视野逐渐开阔起来。

又是一段缓坡,看到许多砍伐的痕迹,忧心忡忡,
经向导解释,这是当地村民盖房子所用,村里是有规划的。

10点过后,终于看到阳光下的屋角乡

DAY4:最美的风景始终在路上
屋角乡的郊野没有名胜古迹
也没有触目惊心的奇形怪状
只是有这蓝天白云
青山绿草
漫山遍野到略有单调的野黄花

无忧无虑的动物
淳朴无邪的孩童目光
……
种种美,和谐共处,触手可及。
平易近人,就在目前,四周。
不用五体投地膜拜,不用惊心动魄地被震撼。

就这样走着,看着,感受着。
大地就是画布,光影就是上帝的调色板。

路也是风景

DAY4:
感觉24-70照的风景还是比较虚,可能快门时间1/100秒还是不够,毕竟没有防抖。
俯瞰屋角乡

关闭

关闭
似乎流水对土壤的侵蚀比较厉害。

DAY4:就这样走着

漫山遍野的黄

XP的墙纸,有木有?

DAY4:看着这样的路,心有余悸,如果是雨天,肯定湿滑泥泞。

到达屋角乡

在这个小卖部买了六瓶雪碧,爽啊。

DAY4:越过这条河,开始另一段上坡,应该就是菩萨山。
这段坡较陡,连续走起来,开始感觉到高反的影响。
走一段,也得放缓步伐,调整呼吸,也就没怎么照相了。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连续攀爬,到达垭口。
也就是午饭包括休整的地方。
向导说下面就是蚂蝗带,我们个个如临大敌。
结果在旁边草地躺了一会的酋长果然中招。

马掌松了,以为钉马掌,
马会很抗拒。
原来还是挺合作的。

DAY4:一队村民鱼贯而过,据说是采蘑菇。

16:00过后,大家出发,
听说下面就是蚂蝗带,我们四位都小心翼翼。

斯歌揪出了马身上的一条蚂蝗,
当时我们还感觉很新鲜,拍照留念。

DAY4:扎营
我们急速爬坡,不久就上了公路。
似乎没怎么见着传说中的蚂蝗。
漫长的机耕路走起来着实无趣,风景也比之前的差了许多。
大约17:30,突然向导说扎营处到了,还意犹未尽呢。

之前几次穿越,每次基本都走到天黑。
有马帮,真是轻松很多啊。
对面的不知名山峰一直与我们相伴

扎营处,不知是不是羊棚。
就在马路边,空地不多,将就找了块稍平点的搭好帐篷。
偶尔有摩托车经过,好奇地打量下我们,也让我有点担心晚上扎营于此是否安全。
路边的溪水很冷,我还是坚持擦了个身。

就着篝火,烤了烤袜子,睡去。
夜间,山风呼啸,又开始下起雨来。

day5:公路旁宿营处——蚂蝗带(登山)——牛棚——达克谷多垭口(3800)——卡尔牧场——雀儿山垭口——塔斯沟垭口(下山)——塔斯沟(宿营)
莫大发现(当天游记)

原来昨天那几条小蚂蝗只是欢迎的前哨,今天上午爬坡那段路途堪称真正的蚂蝗带,靴子、靴套、登山杖上不时发现几条在向上伸缩蠕动,路径两侧的枝叶上不时发现几条在“迎风招展”,“摇曳生姿(zz语)”。大家已经很谨慎,每走几步就停下检查,但实在天罗地网,我鞋子和登山杖上粘附的蚂蟥前后总计不下20条。

开始时大家惊慌失措,大呼向导求助,渐觉蚂蝗不过如此,于是各显神通,施展除蟥手段。我就直接使用弹指功,幸好没有弹回自己身上,有没有误中同胞,就不清楚了;QZ戴了副手套,每次都把蚂蟥轻柔捏走,好言相劝;新华则屡请援兵斯歌……虽然自己只是被小咬了一口,但途中不断停下寻找、清除蚂蟥的过程让人印象深刻,不想再次体验。

今天的路途比昨日辛苦许多,随着海拔攀升,上坡时只要持续发力,就会出现心跳频率过快的现象。一停下换靴套或照几张相,则马上落下五六十米,还很难追上去,不少时间居然在殿后。

伟大的转机就在午饭后的一段爬升,尝试着深呼吸吐纳,居然能平静急速的心率(我揣测可能和深呼吸让人冷静下来类似吧,提高氧气浓度,减缓呼吸次数),于是一路疾奔,不断超越,最后居然在上缓坡时追上了马帮。马上把经验与几位分享,ZZ是立竿见影,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被激活了,下坡时健步如飞。(当然此人一贯作风就是想“下山一条龙”。)

塔斯沟沼泽地没有想象中困难,更无危险可言,只能说,还是晴朗天气的功劳。当然,也验证了我和QZ的高帮徒步鞋防水性能相当了得。

到达宿营地,新华略有高山反应,不想动弹,帐篷对着炊烟,也不挪动了。宿营之处(塔斯沟)风景优美,扎营方便,晾晒装备,静待夕阳、坐赏暮色、星空,心无旁骛,只需去感受。一个好的宿营地往往能让人忘却许多旅途中的艰辛与疲惫。

大约21:00于帐内。

DAY5:似乎雨只是晚上下会儿,一到清晨,云蒸霞蔚。
在公路旁宿营地往山间谷底眺望。

DAY5:斯歌把山上的马唤回,马儿在遍布蚂蟥的山坡上待了一宿。

遍体鳞伤,
斑斑血迹似乎是蚂蟥下给我们的战书。

D5:(10-08-09)穿越蚂蝗带9点出发,从扎营谷底直上。
大概二十分钟后,看到不断有蚂蟥在路边的枝叶上迎风招展,
也许是嗅到了动物和血的气息,不断地在试探和捕捉。
随着植被开始茂盛,靴套上不时发现有蚂蟥。

最顶峰的时刻,登山杖上同时有四五只蚂蟥在向上蠕动。
我们已经对蚂蟥失去了之前的敬畏,
或捻,或弹,

饥渴难耐的蚂蟥


经过2小时的攀爬,终于到达一开阔地,向导鉴定:我们已经脱离里蚂蝗带。
大家如释重负,弹冠相庆。

再经过半小时攀爬,到达达克谷多(3800)垭口

远望雀儿山

过垭口,下一片杜鹃林。

经过地标——牛棚

过了达克谷多垭口,虽略有下降,但视野变得很开阔。
下面谷底当中有一山村,不知名字。

14:00,到达中午休息地点。随着海拔抬升,气温渐低。
山雨突来,竟有寒意。酋长去方便了,我们三人瑟缩一团。
开始怀念温暖、干燥的小窝。

生农与斯歌处变不惊,这油布迅速充当了雨幕,性价比真高。

山间的雨下不长,饭毕雨停,继续上路。

新华矫情摆拍照
套用俗名——坐观云起时

途经一高山海子,同样佚名。

越发气喘,只要上点坡,就感觉心肺功能跟不上,心跳快的不行。身体适应高原需要一个过程,于是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
改用有节奏的深呼吸,发现心跳竟然平静了许多,走起来也没那么吃力了。

后来越走越块,一段大爬坡到雀儿山垭口,居然能赶上马队了。
从队伍的末端到最前列,让我异常欢欣。
后来把这方法和蹒跚而来的张张分享,下山时果然迅捷许多。

不排除身体在适应高原,血液中的血红素浓度在提升,
但就在8月9日的那个下午,自己的表现判若两人,
还是很有效果的,也许只是提升了少许溶解氧的浓度吧,可以参考。
过了卡斯沟垭口,就是一段下坡,比较轻松。

向导说前面有一大片沼泽地,要当心下陷。

稍事休整,张张换上了雨靴。

道路越发泥泞

发现有草垛的地方,还是比较扎实的。
于是大家不断地在草垛间腾挪。

无处下脚啊

较高处回望穿过的溪流。
那时还不懂得用长焦端对焦,合焦后再构图,
用10-22出的片大部分很虚,只当做记录吧,请众看客海涵。

涓涓细流逐渐汇聚

果然,前面水势浩大,不过貌似不深。

选择合适的石头暴露点,采用“蛙跳”战术,
有双杖支撑,有高帮防水掩护,顺利通过。感谢张张记录。

跨过最后一段溪流,进入宿营地。

达到一大片草地,应该叫做塔斯沟牧场。
时候尚早,不到15:30,
撑起帐篷,晾晒装备。

后来回想那应该是最轻松惬意的一个午后
早早扎营,营地宽阔,
两侧青山环绕,中有流水穿行
我们就这样坐着,沐浴着阳光,
看着炊烟袅袅,看着夕阳西下。

DAY6:(2010-08-10)路迹:塔斯沟营地——爬坡(某牧场)——(2000米直落)邛引村
(当晚所记)羊肉、星空、彩虹

9:10 出发似乎已经成为惯例,旅程很轻松,紧凑点半天应该可以完成。也许是适应了高海拔的缘故,基本能跟上骡马队伍的速度;另一原因也是因为上坡缓而短,主要以下坡为主,护膝也许遗失在丽江(后来在亚丁被发现于背囊中),但在无保护状态下似乎也能适应。

15:00 不到,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宿营地邛引村,村民多为普米族,信奉藏传佛教,民居也为藏式风格,但是语言为“普米”语,能与向导交谈。翻过北面那座山就进入藏族地界了。

于是在邛引村下面一处开阔草坪处扎营,早早享受难得的舒适生活:买羊、沽酒(新华把啤酒和汽水冰镇在溪流中)、采果(1元1斤的苹果)、沐浴……

我和qz在邛引村旁的那条河流中洗了(准确来说应该是“擦”)四天来的第一个澡,河水不是是否来自雪山融水,仍感觉冰凉,不过洗完神清气爽。

16:10 向导生农将羊提回,也许是因为离群的惊恐,也许是因为对厄运将至的预感,山羊不断哀嚎,目不忍视。

17:30 山间云升雾散,阴晴不定。就在疾风将头顶一片积雨云吹走之时,大家惊觉草坪东边,栅栏之上,横跨南北两山,升起一道彩虹!仔细看,原来上面还有一道。颜色绮丽,美不胜收,持续大约十几分钟之久,大家纷纷与之合影留念。

羊骨羊排炖汤,羊腿撒上油盐火种炙烤,当然还有新鲜的松茸炒辣椒,配上冰啤和可乐,大快朵颐,堪称徒步四天来味觉上的最美享受。

夜空繁星无数,仰望良久。除了北斗七星外,在银河中觅得一大块星群,形似天蝎,不去求证,就当它是天蝎吧。
又是新的一天

因为有水源,塔斯沟也是高山牧场。

开始爬坡,在密林中穿行。

村民种的蘑菇

山间春晚,虽然已八月,但山花依然烂漫,只是颜色单调了些。

09:25出发,经过3小时攀登穿行,12:30到达有水源的午休处,有一大片草坪,也有牛羊相伴。

水流淙淙,填满水袋。已经无惧其中夹杂的牛羊气息。

莫非俺的魔爪颜色过于鲜艳?
好奇的牛兄眼瞪得老大。
后来转身而去,酣畅小便了一记,
幸好隔了大概一米,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14:45,开始下山,偶遇两背背篓的小孩,
原来他们采的是蘑菇还有松茸。
于是问他们家能否卖些松茸给我们,他们说可以,
于是我们一路尾随。

看到邛引村

邛引村一列巨大的玛尼堆

我们在村子边空旷的草场上扎下营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不一会,生农把羊提了回来。山羊离群之后,异常惶恐,不断惨叫。羊群不舍,也一路跟随,远远观望。

酋长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

山雨突来,尚未来得及躲避,雨又忽然遁去。这时在山脚下,阳光中,突然升起了一道彩虹,离我们很近。
而且看着它的颜色越来越明亮。
后来发现上面又张了一道,第一次看到双彩虹。大家雀跃不已。

已经四天没洗澡了,于是忍着寒冷,在右边的邛引河中用水泼了几下,寒意沁人,不过洗完,人非常舒爽。
顺便把衣服洗晾,这里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就了把衣服和睡袋晾在了牛栏的栅栏上。

羊肉已好

DAY7: 2010年8月11日路迹:邛引村——邛引垭口(开始2000米直落)—— 某公路旁午饭(据说是卢杜村或“罗斗村”)——下降到通天河边(现在都叫水洛河)——水洛桥——宿营地
日记:(当晚所记)

凌晨时分,在睡袋中发现双手发痒,还以为是昨晚吃了太多羊肉发热的缘故。早上仔细看,痒处有虫牙的痕迹,在徒步过程中不断肿胀,基本都有化脓的迹象,可以看出这种虫蚤的毒性,到晚上仍然瘙痒不止。后悔昨日将睡袋及洗过的速干衣放置于栅栏上晾晒,让跳蚤有机可趁。

的确是适应了高原,今天从邛引村一路领攀至垭口,将骡马抛在身后,其中甚至无需停顿休息。“酋长”体能甚佳,一路紧随,新华也快于马匹上来,可以自豪的宣称,俺们都是“强驴”。

可惜好景不长,从垭口下降一段时间后,登山靴开始不太合作,左脚踝部开始疼痛,行进速度大受影响,张张为我包扎,垫上两层纱布,仍然疼痛,脱掉袜子,还是不行。担心磨破皮肤,中饭后无奈地换上溯溪鞋。平路尚可应付,但从高压电塔开始急降时,路表充斥小碎石粒,不断涌进鞋内,再加上溯溪鞋与脚并未完全磨合,痛苦不堪。倒也好,让我忘却了少许瘙痒。

17:30,到达通天河畔,扎营河滩路口。匆匆将背囊打开,衣服拿去晾晒,回来之时,发现帐篷居然跑到一堆乱石之上,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发现QZ的帐篷飞到了十多米深的坎下,原来是河谷里的风太大。地质坚硬,地钉难以深入,于是另几位另觅他处扎营,新华更是三迁其所。我懒得动弹,从附近搬了些大石固定外帐绳索,也抗住了。

趁着阳光还温暖,在通天河湍急的水流中游了两圈,水冷,却能适应,唯有这时,忘却了所有的疲惫和痛痒。只是急坏了岸上高处的向导,因为这里暗流汹涌,夺取不少游人性命。同时也将几乎所有衣物清洗干净,希望能赶走跳蚤。通天河谷的确干热异常,蒸发量大,两侧植被稀疏,几无大树,与澜沧江峡谷类似。所以清洗衣物至傍晚已干大半。

傍晚时分,听到一声大喝:“何老师!”,原来是在泸沽湖结识的昆明驴友马老师。他本来随另一大队重庆驴友迟一天出发,因为有人要赶飞机,于是把8天行程缩短,所以他和马队由塔斯沟一天走到这里,体力超强。大部队在邛引村乘坐拖拉机赶来,还在路上。

希望明天脚能合鞋(体会到了“和谐”的含义),希望跳蚤今晚能休息好。

09:15 队伍出发
今天要垂直抬升一千多米,翻越邛引村垭口。
新华昨晚担心自己的状态,于是雇了一匹马,准备骑上一段。
酋长霸气地试骑了一段,宣布“皇军”要进邛引村了。

据斯歌介绍,到邛引村,基本就进入藏族地界。
他们讲的普米族语言,已经比较难和当地村民沟通。
从建筑风格来看,已经彻底表现了藏式民居的特点。

其实昨天我已经很好的适应了高原反应,
今天爬坡状态特别好,从山下一直往上走,
速度比马队还快许多,中间也没有停下一次休息。
不到2小时,我已经登上邛引村垭口。
酋长一路尾随,居然也不能把他拉开差距,

两人一路较劲,走得酣畅淋漓。
酋长大呼爽快,与斯歌豪迈合影。

稍事休整,开始下山去往通天河。
向导生农的腿被土蜂蛰了,(本分人啊,也招蜂惹蝶了?)
酋长在寻找药物,涂上缓解痛楚。

看到许多锯下的原木,散乱堆放在一起。
这里有条机耕路,应该原来是林场,不过已经废弃。

状态正好之时,发现左脚开始隐隐作痛。
原来是鞋子磨脚,左踝关节和较硬的鞋帮摩擦过多,
导致皮肤破损,这一路下山,开始无比痛苦。
穿双厚袜子、用纱布缠绕包扎,无济于事,并不能减缓痛苦。

迫不得已,午餐后换成CLORT的溯溪鞋。
难得有块平地,午餐。

下面就是在修的公路,有家小店,买了几瓶啤酒和饮料。

下了公路,发现这边的景象与另一侧截然不同。
与当年从雨崩沿尼农峡谷走出,非常类似。
通天河畔植被稀疏,一如澜沧江,应该都属于干热河谷吧。

换上溯溪鞋后,脚踝是避免了摩擦。
但是路面的小碎石又不断翻滚进鞋里。
走一段路就得把鞋脱了,将沙石抖出。

惊喜地发现碉楼遗迹,难得有处人文景观。
据说以前军阀混战,土司割据。
这河谷当属兵家必争之地。

其实这一天基本没什么景色可看。
中午后,就一直从山上下撤,沿着公路走,也没什么趣味。
通天河谷(水洛河)中有许多淘金者,
据说在2010年10月这里的电站水坝建成,

水位即将抬升,时日不多,这些矿主正在争分夺秒的沙里淘金。

水洛大桥

沿着公路傻走

终于在17:30,到达宿营地
平地不太大,但是离取水点比较远,所以大家决定去下面河畔的沙滩公路上扎营。

大家去河边清洗衣物,结果回去时发现帐篷都被挪了位置。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原来是被河谷中的强烈热风给掀翻的。
于是他们转换了宿营地,我懒得动。
就找了七八个大石头,把地钉固定好,似乎帐篷还能在风中屹立。

在邛引村的晚上,被跳蚤咬了,当晚只是觉得痒。
今天发现许多地方都隆起了红包,并在化脓过程中。不是一般的毒。
为了赶走跳蚤,于是在石头上晒衣服,物件。
然后自己跳入湍急的通天河中畅游。

当然此举也把斯歌吓着了,担心下面有暗流吧。
新华在清洗衣物

说是游泳,更像漂流

DAY8:——2010年8月12日
轨迹:通天河畔(废弃的淘金滩涂)——东拉村——金矿——白水河——七道拐——嘎洛村——嘎洛牧场
当天日记——热与累
如果说之前选择每日的主题尚有犹疑,那么今天省却了这烦恼,就是热,而且累。

从早上09:00出发一直到下午17:00之间的徒步的六七小时,一直行走在通天河峡谷之中的公路上,峡谷不是很陡峭,但植被依然稀疏,阳光暴晒,无处可逃。登山鞋穿了几小时,到平路或下坡时,左踝恢复疼痛状态。中饭后换上新华的军胶,脚踝终于解脱。但鞋底单薄,公路路面充斥碎石,初觉如同按摩,行走时间长久,加上阳光炙烤后胶底变软,脚掌越发难受,但基本属于可以忍受范围内。

最艰难之处无可争议属于过白水河之后的一段爬坡,江湖人称“七道拐”,路况极不平整,阳光毒辣,毫无遮拦,只能埋头行走。QZ自称这里失算了,以为翻过山梁就到了,没有补充饮水。“没想到到了路的尽头又是一拐”,拐完一段还是一拐,“没完没了了”,在这种没有指望的攀爬和饮水的匮乏中体力有些透支,苦坐在垭口休息。好在张张的口香糖催生了口腔中的唾液,解燃眉之急,后来据说在嘎洛村藏民家中牛饮酥油茶无数。

过垭口,走一大段路,拐方向爬坡,以为前面到达平台即为扎营地,原来仍然有大段路要走,让人崩溃。

终于,在18:26分开到扎营地——嘎洛牧场,新华的那顶白色帐篷犹如灯塔,让我感觉到前途一片光明。全天徒步时间超过8小时,而且阳光暴晒,河谷干热,可以说是6天来最艰苦的一天。

途中与马老师、新华为伍,均是好球之人,畅谈甚欢。原来大四打ECNU唯一的一次全校系级联赛时,2:3输给研究生联队那场,新华当时就是对方的前锋,貌似还攻入我们一球,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明天主要为上坡之路,欣喜脚踝不会很疼。疲惫中睡去。

22:10于帐内
已经习惯了在炊烟里,从斯歌和生农的聊天声中,
开始一天的早晨。

碉楼的残骸,
像长颈鹿还是雷龙?
屹立在河谷中的小山丘上,遗世独立。
提示着我们多年前这里的刀光剑影。

这一日都是沿着通天河畔的公路闷走
好处是基本不用担心迷路

当然,还能在路旁的小卖部补充水分。
左一为在泸沽湖结识的昆明驴友——马老师,
他们晚一天出发,居然在通天河畔相会了。

每次回望来时之路,
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我是从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下来的吗?

前方峡谷看不到尽头

路上不时有摩托车和其他机动车从我们身边扬长而去这让我们比较郁闷
不喜欢躲避汽车

行走中躲避的不只是汽车

14:30左右,到达路标——金矿

金矿里面比较冷清,
许多房间已经被废弃。

稍事休整

过了金矿,就要往西侧(往左拐)的河谷里走。

突然在干热的世界里窜出这么一条清凉澄澈的溪流——白水河
而且是汹涌袭来,真让人有点猝不及防。
于是迅速将水袋里的水重新灌满,
这可是雪山融水、富含矿物质、零污染而且免费……

非说遗憾,那可能是没有下去游泳吧。

跨过白水河,就是另一段爬坡。
翻过这座山,才能到达嘎洛村。
向导说这是“七道拐”,后来我们发现他们定义的数字总和我们的有些差距。
酋长没有补充生水,担心拉肚子。
结果就在一道又一道的“没玩没了”的拐中,差点崩溃。

回看来时路,白水河已经细如白练。

不断爬升,一拐再拐。幸好我的水袋够大,蒸发量太大,
几乎是走几分钟,就得喝水,湿润口腔。

每一次,我们都憧憬前面那个缺口就是垭口

终于,大概在17:15,我们穿过垭口,然后又是一段漫长的机耕路。不过几乎都是平路,走得相对轻松一些,也没那么晒了。
回看远方的邛引村垭口,变得越来越不真实了。

绕过一道山梁,嘎洛村浮现眼前。

马老师工作照

正在兴建的藏式民居

大户人家

嘎洛村全貌

以为嘎洛村就是终点,又失算了。在村子里面走,前面已经看不见向导或同伴身影,
只能凭借马粪的新鲜程度来判断前队的走向。
在村子里走错了一次,幸好村民好心指正。
又是一路爬升,大概又过了半小时,

在15:26,终于看到了扎营地——嘎洛牧场!
用镜头记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今天新华一路疾走
率先扎营,这白色的帐篷,犹如灯塔。

嘎洛牧场非常宽敞,但取水不便。
家畜较多,水源取出的水都摆脱不了那股味道。

新华今天状态大勇,留意气风发照一张。

酋长今天差点崩溃,留筋疲力竭照一张。

感谢各位支持,前几天抽不出空,没有更新。马上要开始另一段穿越,这两个小时把后面的故事讲完。
DAY9:(10-08-13),也就是正式徒步的第7天。
路迹:呷洛牧场——呷洛垭口——夏多郎吉雪山下某牛棚

当晚游记:挑战还是冒险

也许是晚上睡眠不好(为驱赶跳蚤而涂满全身的红花油在睡袋中开始发热,虫咬处痕痒不止),很早醒来,收拾好行囊,和新华“笨鸟先飞”。结果在爬坡时的第二个分岔路口,误入歧途。路迹越发不明显,我感觉首先得冲到山顶,或许会碰到大路;新华掏出指南针,认准往西的方向,所幸两人意见不同,但从道路上来看基本一致。于是在灌木林中穿梭,不断往西,不断向上,不断寻找明显宽敞的大路……兜兜转转,终于在即将横切到宽敞的马道前,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ZZ!,从未觉得她的声音如此清脆而有穿透力,于是两方面军成功会师,找到组织的感觉真好。苦了向导生农,四处找寻我们,虚惊一场。

今天虽然大多是上坡,但自己状态不佳,频繁感觉乏力,不复前两日神勇。所幸左踝已消肿(给红花油记上一功),行走起来不觉疼痛。

从牧场出发穿过原始森林后,风景多为高山草甸,过第二垭口,神山夏诺多吉呈现眼前。虽然云雾缭绕,难以一睹全部面目,但在群山怀抱之中,霍然拔起,卓尔不群,真是高大雄奇!山顶白雪覆盖,圣洁非凡。

过垭口后即为下坡路段,穿过一片沼泽地后,到达第二个牧场,每人15元借宿某牛棚。看着天上浓云逐渐散开,马老师和我一起“疯了一把”,准备爬上西边山上的一个缺口,去更近距离,更高角度地观赏神山,于是冲动地拿起相机和一个长焦镜头就出发了。随着海拔攀升,心脏开始难以负荷,走走停停,所幸碎石坡度较缓,攀爬起来只是累,不至于危险。我和马老师约定不管是否登到垭口,18:30必须下撤。大约18:00,攀至离垭口二十米处,突然阴云密布,下起雨来。想着冒险上去也无景可看,于是决定提前下撤。

造化弄人,烤火期间,发现天又放晴。贼心不死,想看日照金山美景,于是往来时路回撤,想绕过西山看夕阳中的雪山。过第三个山岭时,被下面牧场里的一条藏獒盯上,由山下飞奔上来。只好作罢,手捡一石以防身,镇定退回牛棚。

身上跳蚤肆虐,无比憧憬在亚丁洗个热水澡。
早上和新华走了岔道,经过无数羊道牛道,
钻过灌木草丛、或爬或攀横倒于地的枯木,
大概一个多小时,听到了张张动人的声音。
找到组织的感觉真好。

到达某平台,生火继续午餐——泡椒方便面,
偶遇一群采松茸的嘎洛村民,我还讨了板块青稞饼,味道不错。

大概在13:20,经过4小时(包括午餐在内),我们到达了嘎洛村垭口,终于看到了雪山夏诺多吉,只是顶峰没入云端,不知全貌。

在垭口合影留念

也许是两队人马一起走的缘故,照顾到另一队的徒步速度,生农也把速度放慢了。
当然今天的行程比较宽松,在垭口等人、喂马又是好一段休息。如此悠闲,拿出长焦,打打夏诺多吉的冰川。

生农斯歌等人在休闲的抽烟聊天,这样的生活也挺惬意。

继续赶路,虽然海拔提升了。
但路况基本没有太大起伏。

经过一处石房子后,往右边一大拐。

靠近雪山,天气就开始变得阴晴不定,不时小雨。
快到扎营地了,但是还没有看到牛棚。

不到16:00,我们已到达扎营的牛棚。印象最深的就是排烟不好,后来整晚我都呼吸比较困难。

休息一会,似乎体力恢复得不错。
此时阴霾散去,阳光洒下来,但夏诺多吉雪山被前面的小山所挡。
这时不知哪来一股冲动,想爬上对面的小山(看起来似乎不太高),
去近距离欣赏神山,马老师答应陪我“一起去疯”。

拍下小山,作为地图。中间有两段碎石坡,我们决定从左边那段攀爬上去。

这座山不知什么名字,长而薄,刃脊突出。偷张图来展示它的位置,矗立在夏诺多吉的东侧。

我和马老师约定,无论是否能到达此山的垭口,都必须在18:30之前下撤。
一路攀爬,随着坡度变陡,开始感觉到高海拔对心脏负荷的要求,
走十几步,得停下一阵平息心率。

马老师体能较好,走在前面。

有些地方坡度较抖,还好碎石比较好立足,也不太滑。为减轻负重,没带水和登山杖,口干舌燥,
好不容易发现有处水流,用手接十几秒,捧起喝掉。

快接近那道缺口

回望南边那道缺口,发现山脊被冰川打磨得真如刃脊,没有技术装备,不敢过去。

过18:05,又下起雨来,此时距离那缺口只有十几米之遥。
考虑到爬上去,也只能看到一片云雾。
我们果断下撤,安全最重要。
在那段碎石坡下山,比较愉快,我似乎都想跑起来。

因为高处视野开阔,于是回程选择了更近的一条路。
我们沿着干枯的河床速降。

到低谷处,开始有水流汇聚,声势也越发大了。

看到营地的感觉是温暖的,此时已近19:00。我们用了大概2个半小时,还算顺利。

烤火的时候,发现云又散开了。毕竟心有遗憾,以为老天要垂青于我。
于是拿出相机,准备跑回原来的路上,绕过前面这座山,去拍夕阳下的夏诺多吉。
这回马老师也不愿陪我疯了,于是我孤身上路。

后来发现我最大的敌人不是时间,而是牧民的那些狗,
很有毅力,从山底下一直冲着我吠,看我不走,
居然从底下直冲上来,于是我不得不撤退。
所以,没办法,只能拍拍晚霞,月亮。

DAY10时间:2010-08-14(正式徒步的第8天)
路迹:牛棚——夏诺多吉垭口——亚丁冲古寺
当日游记:无心恋战

有了昨天西山攀爬的经历,再加上不用怎么负重,更因为已经适应了高海拔徒步,所以对攀登4800米的夏诺多吉垭口充满信心。

夜间没睡好,牛棚内通气状况不佳,篝火产生的炊烟弥漫,让我呼吸不畅。虽然跳蚤不如之前凶猛,但身上的脓疮数目也在缓慢增加,但是感觉没那么痒了。

09:15出发,一路闲聊摄影,走走停停,11:00登上夏多郎吉垭口,也不觉怎么辛苦。只是风比较大,夹杂着水雾,有些冷。看来高海拔徒步或攀登中,手套保暖还是必要地,没手套保护,这些天来手指上的皮肤被登山杖打磨得比较粗糙,左右拇指均有伤口划痕。

13:30午饭后,生农继续领着我们前行一段,到了分离的地方,一路下来,感觉生农和斯歌都比较质朴,勤快,有些不舍。

负重下山开始有些不太习惯,右膝略有酸痛,也许是休息不好,这两日徒步速度每况愈下。大约1小时后走上亚丁景区内的大马路。途中经过某一海子,鲜花绽放,芳草茂盛,流水如佩带穿行其中。景致虽美,但雨水不停,无心欣赏。

在通龙坝补票后夜宿号称亚丁最好的蓝月酒店,比较卫生,只可惜停电了,瑟瑟中冲了个冷水澡。希望明天放晴,一睹众神山全貌。
早晨起来,依然云海,初步审美疲劳。没有阳光的映照,拍不好。

昨晚的栖身之所——牛棚。
其实我宁愿在外露营,即使下雨。

那块黑色的山洞不得不让人呢想起一著名山寨品牌。

09:30,出发。

向着垭口进军,坡度也是比较缓的。

到达夏诺多吉垭口,也是此行海拔最高处。

下山

经过一片花海,不由得心花怒放。纷纷坐着、躺着、侧卧,各种姿势……

马老师一直认为这张他的神情很挫,不认同。

东侧壮观的十八罗汉峰

西边这巨大的山体就是央迈勇的基座了

央迈勇全景

午餐后,又送了我们一段后,生农与斯歌与我们告别。这八天下来,大家已经相互熟悉,有些不舍。
酋长和新华将一些装备馈赠。
把苍穹背起来,魔爪在前,有些阻挡视线,似乎很不习惯。
下坡的路有些陡,前后负重,走路辛苦。

终于,在15:19,到达栈道,拍照留念。

此时,雨越发大了,大家无心游玩,只想着早点去放松,
憧憬温暖干燥的房间,能冲个热水澡,吃顿美味的晚餐。
结果又是一段长距离行走、然后补票(个人认为不合理,只是路过)
然后乘车到蓝月亮宾馆,居然那天悲催的停电了,居然他们用的是电热水器。

没有热水,于是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变哆嗦,一边把澡给洗了。

发现雨又渐渐停住了,这时终于看到露出全貌的神山——央迈勇。
DAY11不想浪费昂贵的门票,于是顺便去景区里游玩。
天气仍然时雨时晴,始终不见三神山全貌。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亚丁时,老天终于开眼了。

对面这座就是兴建中的客栈

央迈勇的旗云

仙乃日

全貌

最遗憾的就是因为要赶路,其实我自己是很想留在山岗上,
等夕阳西下,日照金山……
身不由己,留下一些遗憾,某年国庆时节,再来一览亚丁的秋色吧。
还能睡2个小时,然后赶飞机去成都,谢谢观赏。

目的地: 丽江 泸沽湖 宁蒗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