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刀刃上行走--泰山之刀刃峰

8264旅行网

网上资料:刀刃山,也叫恐龙背或鲤鱼脊,位于泰山东麓东御道尽头大直沟水库上面,顾名思义,就像一把长刀横立在大地上,山梁就是刀刃,窄窄的“刀刃”上排满嶙峋的巨石,两侧就是万丈深渊。通过刀刃山,只能从石隙中穿行,各种姿势都要用上,爬、登、攀、拉、钻、蹲、挪,一样都不能少。能走过刀刃山,泰山就没有不能走的路了,所以有人说:“不上刀刃山,不算上泰山”,从刀刃山下来,再翻过一道山梁,就可以到达玉皇顶

1、直沟水库
好久没活动了,利用周末时间,到泰山热热身吧。

6月4日下午六点半,在徐州火车站与飞鹰、凡高、龙行天下、云中燕、蚊子、小兔子会合。10点半左右到达泰山车站,打车直奔直沟水库扎营。

营地全家福我们的头灯亮光迎来了回应,看来水库上面已经扎下了一批人马。他们冲我们亮灯,喊叫,告诉我们,上面没有空地了。凡高迅速上去探路,说还能扎三顶帐蓬。大龙和小兔子跟上,我们四个扎营在山脚下农户的简易饭店里。洗了冷水澡,舒服地躺倒,却没睡好,因为水流在我耳朵边哗啦啦唱了一夜。营地边还有一架漂亮的水车不动声色陪伴着我们。

凌晨4点,一些鸟也加入合唱团,5点,游客开始上山。我们只得起床收帐生火做饭。

住在水库上的是济南一帮学生哥学生妹,十几个人带着一名向导。据扎营在他们边上的大龙描述,单层休闲大帐里面挤了五个人,没睡袋,用毛巾被,冷得直哆嗦。而大龙同学睡双层帐,带着二睡袋,浑身出汗,他渴望那些浑身发冷的学生妹们能不断钻过来,大伙互相中和一下体温。

结果确实钻进来了,
却只是山里的蚊虫!

最热闹的是冬泳协会的一帮子老头、老太太。他们喊口号,唱歌,举会旗,合影,然后扑通扑通跳进了水库里面。

他们的会服很酷,就是一大裙子,从水里上来后,套上会裙,把毛巾伸进去摸几把,褪下泳裤,换上干衣服。

[localimg=180,135]1[/localimg]据他们说,他们今天接待一帮外地冬泳协会的同道。我们几个人感觉冬泳协会的接待方式真好,没有大吃大喝等伤害身体的活动,把客人直接带到水库边,用脚一揣,只听扑通一声,就完成了接待任务。

我们暗自决定,等我们慢慢变老之后,也加入这个幽默的组织。
有个背包老人,正在弯腰拣拾水库边的垃圾,表示一下敬意。

翻过几座山,爬过几道梁,遇了几头驴,喝了几瓶水,抹了几把汗,走了几个小时山路,我们来到了刀刃山边。

2、刀刃山

天气阴晴变化不定,看我们热了,云彩就飘过来,看我们冷了,太阳就露露脸。人品好,出来混,天都是晴的!凡高如是说。

路上,飞鹰就告诫我们,刀刃山是泰山最危险、最难爬的地方。他准备了绳索,并让大伙把腰包取下来挂在背包上,肚子大的遇到大石头就深深地呼吸。
\

当我们行走在野草树丛山石之间的时候,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但是能听到彼此的喊叫声,说明草丛里面也有着和我们一样,默默行走的驴子。

到了刀刃山边,大伙相遇了。这些人大都是泰山当地的驴子,全是轻装,因此他们过刀刃的时候显得轻松,几个小伙子说他们常来常往,在险要处,还热情帮助我们递包。当然也有几个粗鲁的家伙,大吼,快点,别挡路!惹得飞鹰有些生气,无论快慢,总得保证生命的安全!

走在我前面的云中燕,蚊子和小兔子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怎么努力也过不去,我朝下一看,万丈深渊!我的头一下子变得和山一样大。

凡高引领着我们从别一侧走,结果他和大包被卡在两块石头中间,上不去,下不来。事后他说,当时感觉是多么无助啊!
他勉强错过身体后,就建议我们下包,他把我们的包接过来,我们空身慢慢爬行。
在下一下危险地段,飞鹰先爬上去,拿出绳子,把大包一个个提了上去。

总之,爬刀刃山,重装不易,轻装不难,有位过路的老兄甚至在我们面前亮了亮自己的皮鞋。

过了危险地段,大伙松口气,感觉饿了,当时已是11点半,简单吃顿午饭,几个人躺在被太阳晒得暖哄哄的石头上小憩。

当我们下刀刃,站在老妈妈石面前,看见西马峰边上大石头上面清晰的绳索印记,知道开始爬的时候,大伙都是绳索辅助的。感叹一下后,我们从另一条道直奔今天的营地—甘化泉。

3、甘化泉

这是一段用石头铺成的小路,据说是N年前植树造林时候修的。路两边挤满了密麻麻的灌木,有时候,人得弯腰在灌木丛下面钻行,树枝、树叶、青草温柔地触碰着皮肤,野花野草树叶子的香味,驱逐了我们身上的世俗气息。

我很喜欢这段小路,这条春夏之交的小路,给我们带来了美妙的感受。如果是秋冬时节,叶子能量放尽,呈枯萎状态,就是另一番景色,另一种滋味了。

爬上峰顶,又遇到今天中午在刀刃山上擦肩而过的美女。

当时,美女迈着轻盈的步伐,跳上凡高睡觉的大石头,两人用背和背完成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并留下了永远的影像。

估计凡高走在铺满花草香味的石头小径上时,想了一路,帅哥出行就是麻烦多,美女总像路两边的枝条,对你又拉又扯的。
再见面两人感觉十分亲切,互留QQ号后,含笑而别。

缺一张美女照片,正在找,先用这个代表凡高美丽而复杂的心情吧飞鹰却有些担心,他当时就站在凡高身边,看到了美女边上的两个猛男虎视眈眈的样子。扎营时候就说,凡高,你这么强壮,不用担心。那两男的半夜要是摸进我们帐蓬,把我打一顿,你可得负全部责任!

早晨8点半出发,下午2点半到了甘化泉。扎好帐篷,我和凡高去甘化泉洗浴,这地方离营地不远,有草和树的遮挡,朦胧之中也看不清我们的裸体。我还以为甘化泉是一大池水,我们可以跳下去尽情嬉戏,没想到只是山缝之间的一小股水,洗头的时候,我和凡高用饮料瓶接水互相冲洗。

山泉水把大山特有的清冷传进我们肉体凡胎之中,引发出一阵阵怪叫,爽,凡高大叫,爽,我也大叫!

大龙闲庭信步走过来。过了一阵,我竟然发现他的脖子上面挂着相机,就警惕起来,双手下意识下移,问道,偷拍了没有?
他狡黠一笑,俺是个讲究人!

洗完人再洗衣服,我想看看我新从8264买来的速干T恤质量如何。
我们俩把所有饮料瓶装满,带回营地做饭用。
帐蓬里面很暖和,下面是比席梦思还柔软的山草。走了半天山路,疲惫的身驱躺进帐蓬就如同躺进了天堂。

不过第二天听到小兔子不住抱怨,她把帐蓬扎在了蚂蚁窝上面,夜里一边睡觉一边用手捉蚂蚁。
凡高同学很喜欢马蚁,说营养丰富,在泰山呆了两天,凡高显得神采奕奕,估计偷吃了不少马蚁。

休息后,已是下午五点半,大伙开始做饭。几个人带了大量吃喝的东西,我跟着沾光,在吃喝方面,我缺乏想像力。只带着方便面火腿肠之类的常规食品。飞鹰则带着他自己的经营的户外米饭,晚上睡觉前,他还大谈他的米饭经营思路,希望能像他手头正在做的飞鹰暖宝宝一样,在好多城市都能有代理,把自己的米饭产业做大做强。

路上,我干吃了一点东西,没喝水,感觉胃痛,现在呢,喝了大龙的酸辣蛋,汤凡的米粥,吃了些蚊子和云中燕的烙馍,感觉好多了。

营地上有搭好的石桌石凳,边上还有石头火糖,这是N年前某批老驴们的功劳。我坐在炉头边上,因此担任了点火加水煮面等任务。在做饭过程中,失手泼了两次水,将炉头和相机都浇湿了,云中燕和蚊子安慰道,是石头不平,不是你的错!

当时我心中纳闷,自己并不是个冒失的人,也以为是石头的错。回家后在单位倒了一杯水,突然又失手,杯子掉在地上。这时候,我脑海中灵光一现,感觉这应该是在释放内心的一种恐惧情绪。

平时站在高处向下看,我都头晕,站在刀刃山上的时候,我看到前面的小兔子被阻在悬崖边一块大石头面前,进退两难。我想到自己只有一条命而不是九条,内心无来由就有些担心、害怕。虽然恐惧的感觉稍纵即逝,其实只是由意识层面滑进潜意识的层面。毕竟吗,男人行走江湖需要伪装,无论多么软弱的身躯也要装出来比大山还坚强!

做饭的时候,十分安全舒适放松,潜意识里面的东西突然开始释放,于是碰翻了炉头上面的开水,。通过小小的失误,释放掉潜意识里面的不良情绪,这样心灵就不会留下阴影,太阳光就能直达那里,温暖而湿润。
我们走进山林,不也是为了释放自己吗?释放社会加给我们的压力,释放自己的情绪!

饭后燃起篝火。干柴和松技被扔进火塘,劈啪作响。帐蓬边上的小桑树成了我的衣服架子,晒了一下午的衣服开始遭遇露水。

我和凡高把半干的衣物移到火边。站在火塘边,就像是站进了我们美丽的梦里,把我们的思绪带回刀耕火种的年代,山林、火、原始人群还有跑来跑去的野兽,照片也充满了梦幻色彩,毕竟,有了火才开始了文明。

有人问,如果一个人呆在这里,害怕吗?
如果两个人呢?

答案是有三四个人呆在荒山野林之中,才不会害怕!害怕些什么呢?当然是对自己生命安全的担忧,因为我们不知道山林里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这一行七人成了最佳组合,能互相照应,有安全感,还从山林中得到了快乐。

几个人突发奇想,如果把几块土豆扔进火里,不是一道美味吗?下次如果再来,一定带些种子种下去,后来的驴们就有蔬菜吃了。

甘化泉附近景色十分美丽,几间坍塌的石头小屋,可能是以前护林人留下来的,山边上还有用石头片垒起来的仅能蜷缩一人的小洞,似乎也能住人的样子。

夜里睡得十分香甜,下了几点小雨我也不知道。每次出来,都是前半夜热,脱光了睡,后半夜冷,穿抓绒衣睡。

问候 倒出一头驴和古月,飞鹰好象好久没飞了,可能在家练翅膀呢,呵4、客人、主人、白菊花

印度人奥修介绍他喜欢的一百本书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客人,主人,白菊花,白玫瑰……这就是不应该讲话的时候。既不是客人,也不是主人……只有寂静。”

此刻走进山中,我突然感觉到了这句话的美丽。我们走进了山中,是客人吗,是主人吗?看着山里面的花儿草儿蝶儿虫儿,我想,它们才是主人吧!

无论人们怎么喧闹,它们是不说话的,它们不会承认也不否认这些张贴在它们身上的标签,它们生活在大山里面,代代相传,永不泯灭。在那些人文景观存在的地方,好多人用斧凿在石头上拚命努力,只不过想留下永恒的印记,只不过想让后人知道,我曾来过这里,我是泰山的主人!其实呢,其实只不过是孔老大,孔老二,张老三,王老四到此一游罢了,一阵风就可以刮走他们的痕迹。当然孔老二的没刮走,我们都叫他孔夫子。

奥修说,“但是寂静会用自己的方式讲话,会唱它自己的喜悦之歌、和平之歌、美与祝福之歌……”
看看这些在寂静之中歌唱的花花草草吧。

花儿草儿虫儿在寂静之中歌唱,我们轻轻从它们身边走过,没有打扰它们,毕竟我们只是前来造访的客人,入国问禁,入乡问俗,我们要尊重主人们的生活习惯。

5、西马峰

大龙起得早,抱着相机面对他心目中的东方等待,太阳却在他后脑瓜方向升起来了。于是他急忙跑去另一山峰,拍了几张惨白的太阳。登高和太阳总是联系在一起,是我们心灵深处隐秘的情结。

早饭后,几个人对登顶没兴趣,那里充满了拥护的人群,山的味道都被冲淡了。于是决定原路下山,回西马峰,走宰牛沟去直沟水库,在饭店腐败。

大龙创意,要给我们大背包来个合影。毕竟我们背着它们上山,不容易,它们装满了我们的必需品,也不容易。背包们代表它们的主人,抖擞精神,酷酷地站成了排,小兔子的背包很想撒娇,竟然东倒西歪的想寻个依靠,我寻了块石头垫在它的下面。

仍旧穿行在充满淡淡青草、石头、树木香味的石头小径上,这样的路虽然让人气喘吁吁,浑身出汗,但总感觉百走不厌。

在西马峰前休息,大伙开始研究如何攀爬,大龙看了一阵,说,简单。猿臂一舒,人就上了圆滚滚的大石。大龙身高腿长,身体灵活,左扭右晃,寻到突出来的抓手,就上到了半山。凡高跟着,可是在第一块圆石头上面努力半天,才找到山缝里面的石头,他个头不高,后来说用带着护膝的膝盖顶住石头,才腾出手,寻找到向处爬行的机会。

我和凡高差不多身材,怎么也爬不上去,膝盖一用力肉就痛。最后我顺着大圆石滑下来,裤子没坏,膝盖磨出一些血丝,胳膊划破一点皮。在大山面前,我只是个祭品,我五体投地葡伏在它的怀抱里面。现在我站直了身体,感觉人对自然还是应该怀些敬畏之心的。你可以高呼我征服了大山,大山却从不说话,它在沉默中永恒!

飞鹰和几个美女坐在老妈妈石边上休息,有人问,老妈妈石在张望什么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从那充满期待的目光中,大伙都能感知到母亲的爱!

大龙和凡高下了西马峰,我们沿宰牛沟下行。凡高说,如果在山上迷路了,沿水道走最近。宰牛沟就是一条山溪的道路,现在不是雨季,没水,不滑,沟里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

6、宰牛沟

飞鹰名如其人,飞行着在前面探路,大伙跟在后面鱼贯而行。在一块60度斜坡的石头上,飞鹰腾跃而上,十分敏捷,不像只鹰,倒像只灵巧的猴子。

小兔子这次行走有些迷胡,好多东西都忘记带了。下山时候我把登山杖交给她用。为了保持平衡,我双手得向两边伸展。飞速行走的时候,我倒是感觉自己像中鹰。我不住告诫自己,要低调,低调!否则抢了飞鹰的名号,他肯定会用手中的大木棍扁我。

有张照片,可能同凡高或者云中燕蚊子照的,我十分喜欢。大山和小人的对比,空旷荒凉和生机勃勃的对比,坚硬与柔软的对比。也不需要灾么复杂的对比,人和自然本来就是一体的!

在宰牛沟的斜坡上,我们学会了野外汽车驾驭。凡高蹲在石面上,包、屁股、双脚着地,速度越来越快,滑到底的时候,身体失去控制,一个趔趄。大龙总结道,滑行的时候,应该随时将屁股肌肉放松和收缩,来控制滑速。飞鹰纠正他,屁股应该稍离地,双脚和包着地,滑速过快,身体后仰,包着地多些,滑速慢了,身体前倾,包离地多些。我一试,果然灵验。

小兔子滑了几下,包底滑出一个洞。她说回家去宰头牛,把牛皮缝在包底下。

我有些郁闷,看到宰牛沟,我想起落凤坡,凤雏庞统同学光荣牺牲在那里,我这个牛头马蚁进了宰牛沟,会不会也光荣了呢?

庞统同学整天牛皮哄哄,说自己叫凤雏,搞得三岁小孩子都认得他。我这个人一身毒气(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天天过着吃毒蔬菜,喝毒奶粉,呼吸毒气的平凡人生),又没名气,山,石头,树和草都不认得我,宰牛沟啊,你就别把屠刀引向我的脖颈,我只是只假牛,要杀就杀那些天天吹牛GDP又增长多少多少的家伙吧!我一路念念有词,竟然比念金刚经还有效果,平安出沟。

7、游泳

三点多钟,回到直沟水库,美女们点菜,我和凡高换上泳裤,跳进冰冷的山泉水之中,我俩今年的处女游就献给了泰山。游起来后,感觉不到冷,两人一口气游到对面。昨晚上我就准备和凡高来夜游。一看时间11点半,害怕在夜游过程中发生质变,跳下水库的时候是个人,上来后就变成泰山厉鬼了。

大龙没带泳裤,不敢裸游,害怕健美的身体暴光后被泰山的妹子追着跑。他拿着相机站在岸边乱拍,这让我想起了早晨那帮勇敢的老冬泳队员,他们一边游泳一边歌唱,一边做动作,十分豪迈。都来了啊,大龙,兔子,凡高,还有邋遢女人 ,这名字起的,不好打出来。

79#
邋遢女人
聚到刀刃的队伍太多了,天热,可能火气大些,下次再去,我们派凡高让他们纠缠,我们走路,呵,

84#
龙行天下959
你帮人家照相,过后就把美女忘记拉,

87#
游走的蓝莲花

本来说是八个人,只到了七个,你是不是那第八个啊,吃饭的时候,小兔子十分兴趣,准备用三瓶啤酒庆祝这次快乐的行走。结果喝了一瓶就趴桌上了,看来她早被泰山风光和凡高飞鹰等帅哥陶醉了,酒量都没得到充分发挥。

大伙微有醉意,纷纷去路边购买泰山大樱桃。
拎着樱桃,我们昂首阔步走起来,却被山下卖樱桃的拦住了。他们帮着过秤,一斤只有七两。

几个人心中不悦,但又安慰自己,毕竟大樱桃在徐州15元一斤,这里才5元。路遇一对当地的情侣,他们直接去樱桃园采摘的,一过秤,同样的结果。这个小插曲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毕竟山很大,樱桃很小。

本来还想写一小段花绪,不写了。先到这里,感谢大龙照片提供,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他还得端着精神偷拍,容容易嘛,帅气的凡高,又勾起了小雪的回忆。昨天我突然想,一直找不到人同行,为什么不去新疆和小雪同行一段路呢。谢亮哥,YK,是的,我听说,山上不准点火,连气GUAN都不让带,这是规定,捉住三千元。但是当时我们看到了火糖,就迷胡了。

今后,如果再去,我们在你们的提醒下,一定清醒起来。为了大家安全,不放火。

114#
隐形人cici
这是另一条线路,你走的那条肯定是人文景观多的地方,所以不必遗憾。

115#
泊远

谢泊远,确实不累,好玩,小兔子还是那只兔子,飞鹰还是那只鹰,只是更成熟,更漂亮,更有魅力了。飞鹰到车站的时间,有一美女眼中含泪,送了十几里啊,本来在凡高安排下,今天去徂来山,我以为这文章能接着写下去,看来瞎拉,发呆中,看看去哪里呢???谢谢,无论是奥修,克里希拉穆提,葛吉夫,还是尼采,叔本华,我们可以把他们当成阶梯,这个阶梯可上,也可以下,

喜欢他就坐在那个台阶上看看风景,不喜欢了就去别的地方看看,要知道到处都是美景。不刻意,

目的地: 泰山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16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