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杭古道-清凉峰徒步之旅

8264旅行网

精彩的清凉峰徒步之旅终于结束,最大的感受是不虚此行,负重20公斤装备,一天徒步14小时,全程近40公里山路,途中翻越不知道多少座大山,经历了大雨,大风,大雾等恶劣天气,虽然身体经受了一次摧残般的洗礼,但终究意志战胜了困难,享受了一次完美的徒步行程!

本来约好了4位兄弟参加,但其中一位工作太忙,“临阵脱逃”,本来准备周五早晨出发,太阳落山前可以赶到蓝天凹,可是我们的谭驴子夜因为工作原因,直到下午13:30才正式出发,到达古道饭店已经是晚上7点了,当然中途我们在绩溪县城采购了一点食品和水,准备当天晚上好好腐败一下! 这是我们的两位成员,一路享受驾驶乐趣!(因为相机的原因,照片质量不太好,对不起大家)

沿途的风景不错,空气清新,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一路开心来到绩溪县城!

在绩溪县城采购了一些食物,有汤圆,干丝,炒黄豆,大鸡翅等,准备晚上好好搓一顿,在大家一致同意下,还要了一瓶当地的白酒!

从绩溪出发到古道饭店,路况很好,新修的柏油马路很宽整,到了伏岭镇注意问一下伏岭镇小学的位置,到了伏岭镇小学右拐,然后开过一道水泥板桥,再上行4公里就到了古道饭店,老板叫邵飞虎,0563-8391529

到了饭店,稍事休息,准备做饭,晚饭主食是汤圆,菜有牛肉,鸡翅,炒黄豆,干丝,还煮了一锅土豆丝汤,没有油,没有盐,不过吃起来还是津津有味!

一天从古道饭店到蓝天凹到清凉峰登顶 再回到古道饭店?
dadagongzi 发表于 2010-4-13 14:35
哈哈,兄弟太高估我们了,当天在野猪堂宿营的!

早在驴友的游记中知道古道饭店了,但是老板娘给人的感觉不是很热情好客的那种人,老板邵飞虎当天给别人做向导晚上没有回来,所以没有见到其人!

我们第一次野外生火做饭,似乎都很激动!在我们后面到达的一帮江西老表六人,住着120元一间的简易房间,200元一桌的饭菜,我们一点都没有羡慕他们,大城市生活久了,反而很憧憬这种感觉:住帐篷,睡睡袋,走路全靠脚,吃喝全靠背!

这是我们当中最年轻的一位80后,体力充沛! 我们的晚餐,简单但幸福!

我们的装备,炉具,野餐锅,帐篷,睡袋,防潮垫,登山仗,还有换洗衣物和水以及第二天的食物,还是蛮重的,我们估计在15公斤多!

酒足饭饱,准备搭帐篷睡觉,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睡袋很热,虽然山里的温度很低,5度左右,但还是捂了一身汗!
一夜没事,简单和家人报平安后,大家很快进入甜蜜的梦乡!

清晨的山谷,寒气阵阵,溪水潺潺,山上的小鸟早早把我们叫醒,天气出奇的好,超乎我们的预料!

迅速收拾好睡袋和帐篷,抓紧时间生火做饭,早餐是杂粮稀饭,分开两个炉具烧,可没有想到的是这东西很难烧熟,耗了很多汽油最后还是生的!
没有办法,只好重新烧水,煮方便面!一包面,两个卤蛋,吃完赶紧收拾地面出发!6点钟我们准时上路了!

山谷中各种颜色的杜鹃花竞相吐艳,无论在山顶山腰还是山脚,总会一路陪伴着你,不离不弃!

刚出古道饭店就可以看到这个水电站,一路上可以看到两个这样的水电站,另外一个在嶂山大峡谷!

小的时候村里也修过水电站,直到现在还为家乡做着贡献!那时候很小,记忆中是那样艰难,每一台设备都靠人抬着上山,从有马路的地方到水电站足足10公里的山路,发电机这样体积庞大的设备要十几个壮汉才能抬得动,而且要在紧一尺多宽的羊肠小道上行进,开阔一点的地方还可以落脚,窄的地方要边开路边抬,每一台设备都要四五天时间才能抬到电站房!那时候家家都是点煤油灯或者松香,压根也没想到有一天山里也会有用上电灯,很怀念我们的老村长,是他一手把电站建起来的!

前面两个人抬着钢筋,想必是修什么工事的!

峡谷巨石

刚出发时大家都满怀信心,体力都很充沛,但随着青石板路越来越陡,越走越长,大家才感觉到渐渐体力不支了!爬山路最忌讳的是使劲猛冲,这样会很耗费体力,遇到上坡尽量放慢脚步,下坡或平路时可以快点!过了水电站没多远,遇见了一个挑夫,他说有个亲戚住在上雪堂,今天送一但大米给他们,足有一百多斤的担子,他挑着似乎并不很吃力!

从古道饭店到江南第一关,沿途的风景很好,路是在半山腰上开凿的,异常险峻

到了江南第一关,大家拍照补水,稍作休整

江南第一关到黄茅培

继续上图

小憩,大家坐下来就不想再走了!但是我们的嫩驴子似乎还没多大反应,他说就觉得心跳的利害!

高山瀑布

红杜鹃和峡谷对面的巨石

我们的嫩驴子拿着摄像机不停地拍,拍出来的图像那叫一个晃,能让你把一天吃的东西全贡献出来!

回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在山腰间显得那么苗条、脆弱,然而这条石板路却是一代代的徽州人贩运盐、茶、山货走出的一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

上图

祝三路会,民国七年,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近观巨石,好像手掌,其中第二根手指像不像人头?五官俱全,惟妙惟肖!

水云间客栈

之前遇到的挑米的大叔不知不觉地又赶上了我们,从山上下来另外一个大叔跟我们不停地比划,“从这里到清凉峰啊?按我们当地小伙子的体力至少要6个小时”

山脚下是正在修建的峡谷栈道

黄茅培凉棚

凉棚是一个当地人搭建的,卖一些瓜果蔬菜,有黄瓜,苹果,香蕉,还有绿豆汤,山竹笋等特产!

我们的谭驴子因为备的水快不够喝了,终于禁不住诱惑,买了700ml热腾腾的绿豆汤,违背了我们的初衷,出发前我们就约好了,吃喝全靠背!

很快又到了下一个驿站,这里的主人很简单,只是卖绿豆汤,我们到的时候主人正好有事不在,我就乘空做了一回老板,吆喝起来“唉,绿豆汤,绿豆汤,3块一碗,5块一壶”,没想到话音刚落,背后就传来老板的声音:“要喝绿豆汤啊?”

石板路还是相当的平整,左边是抬头不见顶的岩石,右边就是悬崖绝壁,恐怕下雪的时候这条路异常险恶!

黄茅培,比想象中的要远!从这里开始就是一段平缓的绕山路,没有之前的路走起来那么吃力,但是一道接一道的大弯,似乎永远也走不完!

一捆一捆的木柴,不知道是用来烧炭还是直接烧火!

这东西晒干了烧锅活力可大了,老家就一日三餐做饭烧这个东西,现在想起来真是很浪费,像这样烧下去大山不会被砍光了吗?不过靠山吃山,不烧木柴没有别的燃料!

坚强的杜鹃花,不需要肥沃的土壤,只要有一块地方,即便是岩石也能吐出灿烂的春光!

路边的小羊不要跑,让我来给你拍张照!

不知绕过几道大弯,来到了一座小桥,昨晚和我们一起住在古道饭店的江西老表们已经提前赶到这里休息了,这里有三个路口,是极易走错的地方,一直向前是逍遥村,过桥向右是一段相对平缓但是路程稍长的路,通往蓝天凹,过桥向左要爬一座接近90度的陡坡,全是之子路,我们很快作出决定,走左边,简单寒暄后我们出发了!

这是到目前为止最耗费体力的一段路,背着30多斤的东西爬这样的陡坡,几乎每两个之子拐点就要站着休息一下!
这时候大家都感叹到,今天登山仗的贡献最大,没有登山仗可能爬起来更加困难!

快到坡顶了,拐弯出现一个废弃的水库,想必以前也是一座水电站吧!水库清澈见底,如果是夏天我们真会跳下去洗个澡!

路边的野花,默默无闻地绽放着!

一位老农赶着一头骡子下山,等我们到了逍遥山寨才知道山里的骡子其实也不简单!

终于看到青瓦白墙了,我们的嫩驴高兴地狼嚎了起来......

逍遥山寨看起来很整洁,舒适!

寨主姓胡(13345630489),是一个热情开朗的中年人,还没有等我们到,老远就要我们休息休息,补充点水,告诉我们后面一段路更加艰难!

寨主为我们准备了一大罐茶水,真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啊!喝饱后还带了一壶!

真有些不好意思,别人生活在这么高的大山里不容易,我们只知道索取却无以回报!敬了寨主一根香烟聊表谢意,老板真是好人!

寨主拿了凳子让我们坐下休息,我们和寨主聊了起来。

他说在这里能起一栋这样的房子很不容易,所有材料都要从绩溪县城运过来,没有车的地方全靠人力和骡子背,石头当地有的是,可是沙子,水泥,铝合金,这些全要从很远的地方拉进来!村里年轻人基本上全出门打工了,找小工做房子也不那么容易,除去每天的工资以外,还要好酒好菜招待,每天一包香烟,否则别人不会干的!

他们这里的孩子从四五岁开始就到绩溪县城去上幼儿园,小小年纪就要开始独立生活,没有父母照顾,没有撒娇哭闹的对象,没有城里孩子优越的生活,铺天盖地的玩具,有的只是日夜对父母的思念,父母对孩子刻骨铭心的牵挂!但是他们从小就学会了坚强、自立,学会了感恩和回报,他们周末回到家自己扫地,叠衣被,甚至自己洗衣服,这是城里同龄的孩子恐怕很难做到的吧!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样的环境一定会练就一个人的意志与品格!

寨主是当地的向导,其实我们知道他很希望我们能请他当向导,但我们的确没有这种愿望,只好辜负了他的一片热情!
不过寨主还是很详细地告诉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在此深表感谢!

我们问寨主这里离蓝天凹还有多远,寨主很自信地说,凭你们的体力20分钟肯定能到了!可实际上寨主完全高估了我们,我们后来用了近乎1个小时才走到蓝天凹,而且感觉是那样的吃力!寨主说着还提了提我们的装备,说你们这个足有40斤,我们还真不相信有这么重,他说他完全有把握!

逍遥山寨背后是一段艰难的陡坡,大家几乎快崩溃了......

认识吗?对了,蕨菜!我们老家叫老母猪哼,很奇怪的名字,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

小时候上学家里穷,一到周末就上山挖老母猪哼,然后到乡里收购站去卖,也有人上山里来收购,那就便宜多了,因为这东西挺实沉!卖得的钱可以在学校周围的农家吃上一周的白菜豆腐汤,当然每天只能吃一顿的,其他两顿全是咸菜!

这东西还有一种功效,就是它的根部有一种透明粘稠的分泌物,把它连根拔起然后泡在水里,泡过的水用来洗头,经常洗可以使头发乌黑发亮,因为小时候农村没有什么洗发水之类的东西,洗头全部用肥皂,所以真有人用这种方法来美发,特别是年轻人,为了博得异性的吸引,到这个季节几乎每天洗上一次!

竹笋尖尖

终于到了和蓝天凹同一海拔(1044m)的山口,大家全部瘫坐在地!

赶到蓝天凹午餐是我们的目标,这里到蓝天凹也就10分钟的路程,而且也没有多大起伏,大家休息好了继续上路,一路轻松!
这是小时候用来做煤油灯灯芯的一种植物,剥开外层的木质,里面就是软软的芯,长长的像海绵,可以吸油!

在老家都见过,但叫不出名字,在此见到,很亲切!

这里驴友一路都坐上了记号,因为这里是下山的分叉点,从蓝天凹出来到此往右通向徽杭古道,往左过了小木桥再继续下山,就可以到老邵家,那是驴友的驿站,再往下走就可以到嶂山大峡谷,然后返回北村。

著名的蓝天凹,这是售票处,本来在江南第一关的位置有人售票的,我们早晨走的早,售票员还没有上班,所以逃过了一道,但到了蓝天凹想逃是不可能了,除非你不上清凉峰,或者不去浙江方向,沿嶂山大峡谷返回!
我们在这里补交了门票,古道20元,蓝天凹到野猪塘10元,野猪塘到清凉峰8元,共38元!

景区地图

蓝天凹西边的徽杭之家!因为我们在逍遥山寨补充了水,所以到这里水还是够的,没有进去补给!

“你在楼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异曲同工!

蓝天凹客栈站,这里有很多登山队的旗帜,还有很多旅友的签名,老板很热情,让人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住宿和吃饭一起50元一晚,含早晚餐!

站在蓝天凹王浙江方向看去,连绵起伏的群山!

中午12点,我们准时进餐,垭口的风很大,只好找了一片背风的斜坡坐下,无法生火,简单吃了一点切好的牛肉,压缩饼干,卤蛋和火腿肠,收拾行李,继续往野猪塘进发!
经过能量补给,大家精神百倍,步履矫健,但我们谁也不知道后面的路程更加艰难!

继续上图

远眺浙江方向

啊!看到清凉峰了!其实这并不是清凉峰!大腿欺骗了自己,要翻过所有能看到的山峰!

蓝天凹上清凉峰的第一个坡太长,累了,坐下歇歇脚!

无尽的上坡路在原始的罗汉松林中延伸!

天空飘起小雨,我们穿上冲锋衣,戴上防雨罩,继续赶路......

艰难的跋涉,登上一座又一座山峰,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体力在发挥到极限后,走起路来比之前更加轻松

这是一段陡峭的山脊路,我们给他起名叫鲫鱼背,两边都是近90度的山坡,如果不是崖边丛生草木,恐怕只能爬着才敢通过,回来时山风呼啸,浓雾漫卷,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角度看的更清楚点

我们要穿越右边的丛林,从最高的那片岩石下绕到山脊上,过了山脊200米就是一条小河,趟过小河再爬1公里左右就到野猪塘了!

岩石的左侧,一道简易的木桥,如果在这里滑倒,估计谁也救不了!
第二天回来时,下着大雨,这里更加湿滑!

从岩石的正面爬到背后,我们暂时休整,体力耗费太大,中午吃的一点压缩饼干和牛肉已经不够支撑了,巧克力可以迅速补充能量,吃掉顺便减轻负重!

没有多久,江西的6人帮也赶了上来,很佩服其中的两个女同胞,从古道饭店一直到这里,我们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但他们始终没有掉队!

我们的摄像师嫩驴休息时不停地给他们摄像,说回去后把视频发给他们,还留下了qq,天下驴友是一家,我们9个人有说有笑,自此一路陪伴同上野猪塘!

这是江西6人团中最年长的一位,年近60了,可能也是他们当中体力最强的一位,因为他是从野战部队回来的,这样的登山强度对他来说很小儿科,之后从这里到野猪塘我们着实见证了他的体力,上坡如履平地,没有一个人能追上他,太厉害了!

我们的谭驴说,这一辈子也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其实不仅是他,我们三个都是一样,确实没有一次走过这么多的路程!

小时候从家里走到外婆家也是翻山越岭,但是总程也不过20公里,每年寒暑假必须去的,现在回家的次数少了,一直很担心自己走不下来,通过这次体验感觉应该还行!

其实这次清凉峰徒步之旅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一次锻炼身体和意志的活动,走的是别人走过的路,也没有原始森林中会遇到的野兽、黄蜂、蚂蟥、洪水等险情,就算是一次野外探险的入门级训练吧!
各位前辈,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徒步穿越神农架或四姑娘山这样的高山,希望能给我们一些指点,不胜感谢!

江西老表走的好快,我试着想追上他,可是两条腿就是不听使唤!离野猪塘越来越近了,但我们却感觉越来越没有体力,这是不是一种心理反应?

野猪塘是一块开阔的山间草地,四周环山,东面一条小河向山下蜿蜒,西面的山坡就是我们即将登顶的必经之地。

我们到达野猪塘已经是下午3:30了,因为天气不错,已经有很多驴友在此安营扎寨了,我们一行9人依次找到自己的的宿营地块,放下背包,感觉没有过的轻松!
野猪塘管理人员一一检查了我们的门票,连票上手写的日期也一个一个数字对,生怕有人逃票!

因为清凉峰是不允许宿营的,只能轻装上阵,我们只能把东西先安放在野猪塘,支好帐篷,补给了一些水和巧克力,已经快到下午4点了!

有经验的老驴,帐篷周围划上一圈,下雨不会积水,学习了!

比较平点的地方都给占了,只能将就了

放下负担,轻装前进,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今天一定要登上清凉峰!虽然有心无力,但我们绝不放弃!

我们正要出发时,野猪塘安防人员过来提醒我们,现在上去恐怕有点迟,要我们带好手电筒,路途还很远,单程至少要两个小时等等,我看过地图,感觉从野猪塘到清凉峰并没有多远,而且又是轻装上阵,应该会快很多,可后来的路途证明我又错了!

刚出发,江西的几位驴友也过来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啊,回来天要黑了等等,再次表示感谢!

我们的高个子谭驴因为膝盖疼,刚出发不到100m就要求回去休息,只好忍泪挥别,我们两人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豪情毅然踏上登顶的旅程......

一路上不停地遇到刚从清凉峰下来的驴友,每个人见到我们两个都问:现在还上去啊?我们也渐渐地感觉到事实可能不想我们想象的那样轻松!
刚出野猪塘,就是一个超长的上坡,而且没有石头,全是泥土,还好没有下大雨,否则这一段太难走了!

远眺清凉峰

离清凉峰越近,地势越险

远处就是清凉峰脚下一段漫长的碎石坡,当地人称之为绝望坡

清凉峰右侧的山势异常险峻,壁立千仞,沟壑纵横!

近观绝望坡

绝望坡回首,是不是有点像塌方?

躺在绝望坡的草地上,又累又饿,看着脚下连绵群山,突然很好奇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为什么好好的城市生活不过,偏要到这样偏远的山顶受罪?

山里人也许会怨恨大山,至少不像我们这样以山作为消遣,他们出门就见到山,到任何地方都要翻山越岭,交通不便,所以他们想逃出大山,就像我一样,为了能到大城市生活,拼命地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为的就是离开大山,不再过父辈祖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然而到了城市,生活久了才发现,大山是我永远割舍不了的根!每当外出见到大山总会想起老家的山——大别山,那种磅礴的气势、宽广的胸怀让你永远不能忘却,可能正是由于长在山里的原因,我不愿意斤斤计较,似乎还有些与世无争,但这种性格在城市却到处碰壁,让你感觉失败!

好饿!如果这时能有一碗白米饭,哪怕没有菜,那就叫幸福!

离主峰很近了,坡度也渐渐陡了起来,原先的小块碎石也变成了大块大块的石头,刚才只要两条腿能走的,现在有些地方需要手脚并用才能上去!

我们的嫩驴手里拿着摄像机一路拍过来,快要登顶了,他说要把整个登顶的过程全部录下来,慢慢回味!

山顶的巨石

这里离主峰还有500米左右的距离,前面有一个山包,因为清凉峰被这个山包挡在了后面,我以为这就是清凉峰!小路蜿蜒绕过这座山包,才发现真正的清凉峰还在远处!

一次一次充满希望,又一次一次地失望,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就能到达顶峰了,但是在那种又累又饿的情况下,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意志突然变得松动,竟然对嫩驴说:
“算了吧,我们就爬这座山了,反正看起来差不多高的。”

嫩驴说:“不会吧,不远了,坚持一下吧!”
我没有办法,只能勉强答应了,继续向前走!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性格,但当时的心理很奇怪,一步也不愿多走了!
如果真的就这样下山,岂不是功亏一篑?!而且我们的初衷是一定要登顶,再累再难也不能放弃!

很感谢嫩驴同志的坚持,让我此行无怨无悔!

这是真正的清凉峰,从刚才的山包到清凉峰中间有一片开阔的高山草地,听说以前驴友们可以在这里扎营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好像是为了自然保护

!清凉峰周围全是突兀的裸石,有点黄山的味道!

海拔1787.4米
清凉峰自然保护区立

破碎的石碑,静静地躺在清凉峰,它在诉说着什么......

看我们嫩驴的造型变化

国家测量标志

我们下午6点钟到达顶峰,拍照留作纪念,很快决定返回。因为我们站在山顶,周围的光线还是比较亮的,还没有感觉夜晚的来临,但是脚下深深的山坳里已经变得黑黢黢,远处层叠的山峦也被浓浓的夜幕笼罩起来,黑夜马上就要来临!

嫩驴穿着运动鞋,很滑,加上下山路上除了石头就是泥土,很难走!我的鞋是那种带抓钉的登山鞋,所以不怕打滑。
我们的嫩驴也感到疲倦了......

这之后因为光线太暗,我们没有拍照片,一心赶路!

下了绝望坡天就完全黑了,因为鞋的原因,嫩驴专门找白色的地方下脚,那是石头,我就专挑黑色的地块,泥土不滑反而好走!

我们深一脚浅一脚,上坡又下坡,翻过了两个山头后就钻进了漆黑的森林,山风刮得树木呼呼作响,寒气逼人,诺大的森林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跟随着,看不出的路两边经常会有大块的岩石、倒伏的枯树桩、还有驴友们丢下的白色垃圾,在漆黑的森林里这些都会让你毛骨悚然……

早就听说以前有驴友在清凉峰遇难,也有人在黑夜下清凉峰时因为恐惧而发疯了,然后摔下山崖,这个时候我不自觉地想起了这些故事,更增加了自己的恐惧!

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们两个人毕竟还有伴,我们不停地聊天,其实心里真有些发毛…...我们带了强光手电筒,但是我们没有用,因为一前一后走路手电筒打开会在前面留下长长的黑影,反而影响视线,只要还能辨认出哪里是路,我们就坚持不开手电!

就这样连续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最后一个坡顶了,下面就是长长的一段下坡,下完这个破就到了野猪塘宿营地了!

夜晚走路比白天轻松,因为你的注意力集中在路上还有周围的环境,你不会去想有多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一口气走下来,翻过四座大山,倒也没有什么感觉!这段下坡嫩驴比较吃力,鞋子太滑了,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打开手电筒!

没有开手电时感觉周围还能看见一些东西,至少头顶的天空还能看到一些亮色,至少身边的树影还能够辨认,开了手电就完全不同了,只看到脚下的路,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有时候停下来休息时用手电筒往森林里照,再强的光也被无尽的黑夜吞没……

没有这样做便罢,做了就免不了不停地往森林里照,总担心森林中会钻出什么东西出来,会不会有熊?豹子?越想越担心,越担心越要朝森林里照照……我们边走边聊天,嫩驴说:“哎呀,今天谭驴子没有上来肯定会后悔的!”

我说:“我估计他现在肯定在担心我们,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如果我们真出了问题,他回去就不好交待了!”

我们下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远远的我就看见营地方向一道微弱的灯光,一闪就不见了,我说:“到了,刚才看见灯光了!”
嫩驴说:“没有吧? 在哪?”
我们停下来,继续朝营地方向搜索,又看见了刚才闪过的灯光!

从来没有过那样踏实的心情,漆黑的夜晚,一点再微弱的灯光都是希望,给人勇气和力量!灯光给了我们方向,知道距离已经不远了,但即使看到了灯光,仍然听不到对面呼喊的声音,因为我们相信他们一定是在焦急地等待着我们归来……

我们边走边用手电筒对着灯光的方向不停地打信号,一亮一灭,对面的灯光似乎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也一亮一灭地回应着我们,这才知道确实是有人在等着我们!
快到山脚了,我们能隐隐约约听到谭驴的喊叫声:“xxx,是你们吗?”

我大声地喊道:“是我们,我们回来了!”
远处的灯光不再移动了,知道我们平安归来!
走近了才知道,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野猪塘的三名安防人员也跟随着谭驴一起过来了!
看到我们回来,谭驴第一句话就是:“我以为你们出事咯!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

我们并不以为然:“正常啊!上山两个小时,下山两个小时,不正好八点吗?”

安防员说话了:“你们要是在过半个小时不回来,我们就要报警,要下面蓝天凹的人上来一起搜山了!因为之前有人晚上回来出过事的!”
我问他们:“出什么事啊?”
他说:“有人晚上回来在森林里走迷了路,最后因为害怕发疯了,摔下山崖死了!”

我心里一阵发麻,回头看看黑黑的森林,嘴里还在不停地狡辩:“没事的,我们两个人呢,不会出事的,谢谢你们啊!”

没有想到网上看到的事情确实在这里发生了,想想绝望坡脚下那深不见底的绝壁, 会不会就是在那里出事的呢?我们上山时还特意靠近悬崖边上往下看了看,现在想起来我们真是胆大,万一打滑,万一小草轻轻一绊,后果不敢想象……

为逝去的朋友祈祷!

夜晚的野猪塘很凉,我们都穿上抓绒衣和冲锋衣还觉得有点冷!营地里很多帐篷,有人在生火做饭,有人在喝酒,有人做游戏,也有人已经鼾声如雷了!
星星点点的灯光照亮了每一个帐篷,像是大地上闪烁的巨大的灯笼,一点点,一片片,很朦胧,很温暖!

我们饥肠辘辘,摔下登山仗和水壶,赶紧做饭。晚饭还是煮方便面,还有牛肉,泡椒凤爪,白酒,每人又买了一瓶啤酒,就着两包方便面,好好腐败了一下!

吃饱喝足,外面蚌埠来的一帮朋友还在高兴地坐着游戏唱着小曲,听说他们来了一百多人,年老体弱的晚上住在蓝天凹,明天早晨再上来!

收拾好灶具,快10点了,天色好像不太对,乌云卷上了头顶,似乎要下大雨了,我们赶紧返回帐篷准备睡觉,明天还有一段未知的旅程,大家谁也不知道明天的艰苦程度,只有寄希望于老天不要下雨,让返程的路好走一些!

躺下来才觉得腿很酸,按道理一天艰苦的行程下来应该能很快入睡,可我却睡不着,第一次在荒郊野外睡帐篷,感觉很新鲜!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听见帐篷被雨点打得噼哩啪啦响,外面下雨了!

这之后就一直没有睡着,听雨!

雨越下越大,心里不禁担心起来,明天早晨如果还是下这么大的雨,帐篷以及其他装备怎么收拾呢?如果明天一直下大雨,回去的路程会是怎样的挑战?

周围的帐篷里嫩驴已经鼾动天地了,唯独我丝毫没有睡意,此次行程是我安排的,但是回去经由嶂山大峡谷的路程我没有做具体的调查,又赶上这样的坏天气,所以心里真的没有底!
就这样听一会儿想一会儿,直到听见了鸟叫,天快亮了!

帐篷上雨点的声音渐渐变小,我暗自庆幸,老天有眼!

一看时间才五点半,没有办法,为了今天的路程,早点起床吧,我叫醒大家问要不要起床,大家一致同意,起床,赶快收拾帐篷!
半小时,收拾好装备,到营地边上的水沟里洗了把脸,赶紧出发!

走了,很悲壮!江西的六人帮也起来了,看我们最后一个返回营地,却最先离开,个个都和我们打招呼:“天下驴友是一家,下次再见了!”

老邵快步赶到我们面前,像父母叮嘱自己的孩子一样:“下山要小心,雨天路滑,一定要注意安全!你们出了蓝天凹大门再向前面走200米的样子就有一座小木桥,四根木头搭的,过桥翻过山一直下就到我家了,我家老婆在家,你们可以去休息休息,喝点水!”

感动啊!好人一生平安!

满眼的睡意,一身的疲倦!早晨的雾很浓,50米的可见度,一切都在雾里隐现,完全不同于昨天的风景!

路给大雨浇得泥泞不堪,我们身上背的东西比昨天要轻了许多,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准备到蓝天凹扔掉!
雨越来越大,我们的冲锋衣已经挡不住了,没有办法,只好把雨伞撑起来!

路上遇到了一群老年人正在往野猪塘赶,有些已经头发全白,步履蹒跚的那种,还有兴致挑战如此级别的山路,真的很佩服他们!

这一路的下坡真的很难受,上坡难,下坡更难,小腿实在受不了,最后没有办我们只好倒退着下,腿舒服多了!

等到了蓝天凹已经是早上7点半,我们早餐还没有吃,进了蓝天驿站,找老板娘倒了一壶水,就着吃了一点压缩饼干,算是饱了!

蓝天驿站里悬挂着各地的驴友俱乐部的旗帜,是驴友补充能量休息的好地方!

谢过蓝天驿站的主人,我们冒雨继续赶路!
雨越来越大,似乎有意和我们过不去,一路上驴友也很少遇见,整个群山里似乎只有我们三个人在雨中坚持!

蓝天凹下去不足200米果然看见一道小桥,四根圆木搭的,因为大雨,我们小心渡过对岸,继续行走不到十分钟就是一段奇长的下坡路。可以这样形容,下到坡底的海拔和古道饭店的海拔几乎相同,但是这一段是一直下坡,没有一点平路或者上坡,所以对我们三个经历了昨天一天折磨的人来说,简直是对小腿的摧残!我们每个人都一直在抱怨“哎呀,不行了!实在走不动了!”可是看不到底的坡路摆在眼前,不走是不可能的,又没有休息的地方,而且大雨连个坐的地方也找不到,我们只能累了就在雨中站一会儿,然后接着下!

雨一直下,路一直下!我们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没有走过这么长的下坡,试想如果从谷底一直上到蓝天凹,那种折磨比下坡不知强多少倍,但我相信如果我们昨天是从嶂山大峡谷沿着这个破上山一样能够坚持下来,只不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会!人在雾中,雾在山中,远远看见脚下几间白墙青瓦在雾里隐现,我们相信那一定是老邵家,可是脚步并不能因为看见希望而加快!

等我们到了老邵家,却发现铁匠把门,人去楼空!没有办法只好在走廊上找个凳子坐了下来,好在在蓝天驿站已经补足了水,到了这里几乎没有多少消耗!

这里有十几户人家,看房子条件都很不错,很多是二层甚至三层小楼,而且面积不小,估计大部分是靠驴友们支持起来的。

离开老邵家继续向下,一路住家稀少,三三两两的人家,很僻静安详,不少人家的房子还是建国前的风格,但在这样的大山里却没有一点格格不入,反倒让人看出历史的积淀,也只有在这样的大山里历史才能原汁原味地得以保存!

地势越来越低,住家越来越多,开始出现了简易公路,只能容下一辆车的宽度,路上全是石头,而且极不平整!

我们顺着公路一直走,一路上遇到不少当地的居民,总会问有多远,有的说到水村还有15公里,有的说20公里,我们听后很是吃惊,远远超乎想象!

下山和上山还不感觉脚底有多难受,5到10公里平路后脚板开始有反应了,因为速度比较快,脚底开始有点发麻,而且雨太大,鞋里面开始进水,脚在鞋中前后打滑,更加重了脚的摩擦,渐渐地有点疼了,我告诉大家停一会儿,要看一看,撑着雨伞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我把昨晚换过的未干的袜子再套上,两双袜子一起穿感觉好多了!雨越来越大,我们顺着公路走了不知多远,已经到下午一点了,还不知道前方到底还有多远,我们的目的地是古道饭店!

路上遇到一辆面包车正在从水村往上开,我们拦下司机问下面还有多远,他说至少还有十五公里,说完就走了!

天啊,像这样走下去可能要到天黑才能赶到古道饭店,我们还要驱车回家,路上还要四个小时,这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决心再走下去了,大家商量是否需要包车回去,经过一致同意决定再遇到车就乘车回去!

终于等到了车,坐上车感觉没有过的舒服,全身放松!确实像前面的司机说的至少还有十五公里,面包车一路狂奔,很佩服当地的司机,公路修在悬崖上,左边就是悬崖绝壁,每拐一个S弯道我们的心都会紧张的要命,虽然我知道如果自己开也会这样,但是坐在别人车上总是很紧张!

终于到了古道饭店,大家卸下装备,没有做丝毫停留,马上驱车回家,结束了让我们苦累和兴奋的古道之旅!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7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