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国庆游记(16页起海量大片美图)徒步雨崩:尼农--雨崩--冰湖--神瀑--神湖-西当

8264旅行网

目录: <br> D1:深圳--香格里拉 P1 3楼起 <br> D2:游松赞林寺 P2 8楼起

D3:香格里拉→观依拉草原(纳帕海)→ 奔子栏(昔日茶马古道重镇)→ 月亮湾(金沙江第一湾)→东竹林寺→白马雪山丫口(海拔4292m)→ 宿飞来寺 P2 13楼起 <br> D4:飞来寺观日照金山,尼农徒步至雨崩上村P325楼起

D5:雨崩-笑农大本营—冰湖—雨崩 P6 54楼起 <br> D6:上雨崩--下雨崩--神瀑--下--上雨崩P8 76楼起 <br> D7:雨崩--神湖扎营处P9 89楼起 <br> D8:上,神湖--下,雨崩P13 121楼起

新人第一次发帖,请多关照。 <br> 国庆刚走完这条线,大言不惭的答应同伴们要写游记, <br> 其实,没什么文采(小学是毕业了滴), <br> 不会修图(电脑是勉强会用滴), <br> 不会吟诗作赋(唐诗三百首是略知零点一二滴),

不会歌颂祖国大好山河(算是爱国滴), <br> 凑合看吧,能预想到,所谓的游记,还不如说是看图说话。 <br> 初衷只是想国庆期间去一趟云南的腾冲和泸沽湖, <br> 早早出好了9月26号深圳飞昆明的机票,

然后在网上游游逛逛看有没有差不多时间出行的, <br> 意外发现了阿微发的贴,一看时间刚好, <br> 只是徒步,我对自己还不太有信心,报着试试看看的心态,跟阿微联系, <br> 三寸不烂之舌还是管用的,

阿微竟然接受了我这个从未实战徒步的人加入。 <br> 阿微问:“你徒步过吗?” <br> 我答:“有呀。” <br> “最远徒步到哪?” <br> “东门到红树林”(其实也就是若干年前的一次而已)。

后来阿微告诉我, <br> 同意我的加入,只因为我的一句话:“新驴也要给机会才能成老驴呀”,嘿嘿,瞎忽悠。 <br> 时间和线路如下: <br> D1:中甸(迪庆香格里拉机场)---中甸,即香格里拉

D2:游松赞林寺,顺便等同伴到齐

D3:香格里拉→观依拉草原(纳帕海)→ 奔子栏(昔日茶马古道重镇)→ 月亮湾(金沙江第一湾)→东竹林寺→白马雪山丫口(海拔4292m)→ 宿飞来寺 <br> D4:飞来寺---尼农—雨崩 <br> D5:雨崩-笑农大本营—冰湖—雨崩

D6: 雨崩—神瀑-雨崩 <br> D7:雨崩---神湖,扎营 <br> D8:神湖--雨崩 <br> D9:雨崩上村→徒步回西当→飞来寺—香格里拉 <br> D10--DN:或打道回府或转战它处

冰湖:冰川湖,海拔约3800, <br> 冰川湖是由冰川融水聚集在水渍物堵塞的洼坑中,形成的湖泊:

神瀑:海拔不详, <br> 据说雨崩瀑布是卡瓦格博尊神从上天取回的圣水, <br> 能占卜人的命运,还能消灾免难,赐恩众生。 <br> 藏传佛教信徒朝拜梅里雪山,必定沐浴雨崩圣瀑:

神湖:海拔近4400米,雨崩村到神湖垂直海拔1400米, <br> 神湖是未曾开发的景区,真正的神圣之湖, <br> 10月2日走上去,山顶出人意料的下起了雪:

D1:深圳---香格里拉 <br> 26号的深圳机场,见到了阿薇。 <br> 我们的徒步活动,是她在磨房里发起的, <br> 阿薇见我的第一句话是:恩,东西没有想象的多呀。 <br> 可我却还一直为是否超重而纠结。

之前一直没有见过阿薇的照片, <br> 所以想象中作为一头老驴的她,应该是风风火火干练有余的, <br> 没想到的却是, <br> 她是个温柔十足的小女人,说话轻声细语不紧不慢的, <br> 你问她曾经的徒步经历,

她总是缓缓的很详尽的告诉你,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br> 即使是讲到曾经在没有人烟的地方天黑迷路,也没透露出一丝的惊诧,我联想到了淡定二字。 <br> 倒是我们在昆明机场肯德基见到从贵阳飞来的另一位----害虫,具有我想象中阿薇的性格。

初见害虫, <br> 她应该是个蛮酷的人,不苟言笑,只是跟阿薇很熟络的聊着, <br> 我被晾得只能一会去楼下买水,一会去机场商店闲逛, <br> 可第二天,害虫便显示了她跟我臭味相投的一面,这被大家笑称为----“凹造型控”。

仅仅第二天一天的时间,我的相机里便留下了五百多张不同的“造型照”,再加上阿薇相机里的。。。。。。 <br> 共同的志向,本着“不凹造型宁愿去死”的指导方针,我和害虫也很快熟稔起来。 <br> 26号当天,我们的飞机到达香格里拉已经是晚上9点了,

阿薇提前订好的“有家客栈”,让我们得以顺利入住。 <br> 住宿条件比想象的好,客栈尽有的一个三人间被我们预定了, <br> 有独立的洗手间,热水很好,每个床位都有电热毯.

D2:游松赞林寺,顺便等同伴到齐 <br> 9月27日 <br> 由于还要等从湖南和河北来的三位GG,今天我们决定去松赞林寺转转。 <br> 光看一座寺庙,当然不值得花费80几元的门票钱, <br> 跟着阿微绕着景区的围墙走,看见有座山上大大的“香格里

拉”四个字,就冲着那座山走, <br> 走到有路的地方,沿着路上坡,上到山顶,便能看见松赞林寺,一路景色不错, <br> 边走边玩,喜爱秀POSE的童鞋慢慢秀,时间绰绰有余,不紧不慢的话,来回也就三四个小时:

先是绕过一个小村子:

沿着围墙走,冲着“香格里拉”去:

一路景色不错:

沿着村里这条路走,上到山顶就能看见松赞林寺:

这就是松赞林寺了:

造型总是凹不完的:

路上捡得一枚牛头骨(羊头骨)? <br> 在香格里拉的第一天,除了游游逛逛之外,还等来了我们的队友。

D3;香格里拉→观依拉草原(纳帕海)→ 奔子栏(昔日茶马古道重镇)→ 月亮湾(金沙江第一湾)→东竹林寺→白马雪山丫口(海拔4292m)→ 宿飞来寺 <br> 离开深圳的第三天,9月28日, <br> 我们队伍的人都到齐了,

还临时增加了Dancer从丽江捡来的阿丹和慢慢二人。 <br> 今天的路线是香格里拉---帕纳海---金沙江大拐弯---白马雪山垭口----飞来寺。 <br> 我们的原始队员六人包了一辆面包车,

大家相互熟悉了一下,车里的氛围算是融洽。 <br> 介绍下队员: <br> 此人枫丝, <br> 他的普通话总让我想起湖南卫视汪涵不时调侃出的湖南塑料普通话, <br> 而他最出名的一句便是,

在雨崩的路上,遇见某匹不知名的八竿子打不着的马时, <br> 他总是很合时宜异常亲切的慰问道: <br> 你好我来自扶栏(湖南):

这是锃, <br> 此人有点小闷骚,简单的形容是扮酷, <br> 土生土长的湖南人,却一口京片子,还不怎么吃辣, <br> 我说他简直侮辱了“湖南人”这个称号。 <br> 有点搞的是,不怎么说话他,却对从丽江转道而来的DANCER 艳遇情况显得关心有余,

不时打探艳遇之武林秘笈:

表一表Dancer, <br> 此人乍一看非常之MAN,近一米八的个头, <br> 笑得时候眼角得意的露出几丝揭露他沧桑的小细鱼尾纹, <br> 一切都灰常的好,没准能成为我们这支队伍战无不胜的圣斗士

(事实证明,徒步的过程中,他有辱众望的始终和我一起在最末端,做整个队伍压轴的哼哈二将)。 <br> 悲催呀悲催,此人就是不能开口说话,没想到河北人说普通话竟是这等的吴侬软语, <br> 以至于再后来听过他唱歌后,我和害虫都抑制不住有送昵称给他的冲动,

于是乎,害虫称他为“绵绵”,我则直呼他“萌萌”。

这个人的名字怪怪的,他叫慢慢, <br> 一个人在丽江等了几天,想找徒步的人, <br> 没想到还真的被DANSER捡过来了, <br> 一同捡来的还有阿丹美女, <br> 后来从尼农徒步到下雨崩时,因为身体原因阿丹决定放弃,

我老笑话慢慢,白白捡了个大美女却没给留住,即失职又失策。 <br> 慢慢最大的特点就是善谈, <br> 他的嘴反正是整天不得闲的:说话,吃饭,抽烟:

阿微、害虫、乘客:

独凹一个:

回复

黑色枪骑兵 的帖子 <br> 神湖的难度是挺大的,要请向导,我们走完冰湖和神瀑之后再去的神湖,我慢慢写。 <br> 第一次发游记,不太有经验,有些没有章法,有什么具体的问题可以具体提。 <br> 其实我是想直接写徒步的那几天,

可过程还是要有的,写起来有些琐碎。

离开香格里拉,车程大概一小时处,司机停靠在一处景点旁----纳帕海: 这片海的景色一般,没太多特别的:

司机停靠的第二个地方,让我们下来休息,顺便“方便"一下, <br> 如此”方便“几次, <br> Dancer同学就回过劲来,大彻大悟道:“这一路原来都是进出双向收费呀。” <br> 是的,这一路下来直到飞来寺,

只要能停车的地方,即便是随便的一处院落,只要你家有洗手间, <br> 你就能在门口贴一个“上厕所收费一元”, <br> 甚至是在吃饭的餐馆也不设洗手间, <br> 相隔几米自然有人给你安排好“方便”的地方,照例是收费一元.

我们包的是这样7座的小面包车, <br> 一般的司机可能会叫价800, <br> 我们的车是客栈老板帮忙找的, <br> 从香格里拉到飞来寺有班车,但如果人数合适的话,包车当然是更好的选择, <br> 害虫、司机和我:

我真想快点写完路上的这一程,把重点放在雨崩,简明扼要,恩.当司机路过美丽的金沙江, <br> 把车停在奔子栏某餐馆前时, <br> 恰逢诸位都饥肠辘辘,锃同学深得民心的点了一只黄焖土鸡给大家解馋,

貌似如狼似虎的各位实际战斗力并不强大. <br> 奔子栏是个小镇子,距香格里拉大概3、4个小时车程, <br> 所以来往的游客都会把这里当做停留吃饭修整的地方,上图: <br> 金沙江:

奔子栏:

午饭后,路过金沙江“大拐弯”令昏昏欲睡的一车人精神一振, <br> 大拐弯那显著的欧米伽标志完全凸显在眼前, <br> 凭着阿薇的经验,指挥司机停靠的地方, <br> 刚好可以一览全貌并且成功逃脱了30元的观景门票,何其爽!:

在大拐弯景区,我虏获了此程最满意的照片之一, <br> 并在内心地无数次的想象,若把他们手中的单反相机换成最新式的重型机枪, <br> 那显然就是某谍战大片的宣传照嘛:

好吧,继续前进。 <br> 随着海拔的升高和太阳公公不配合的时闪时现, <br> 到达白马雪山垭口的时候,气温已经降低了, <br> 9月末的白马雪山只是在山顶有一些终年不化的积雪:

雪山的对面,有别样的风情,我们一众人公认喜欢这座不知名的山:

经过了第二个垭口,按理说就离飞来寺不远了,可却遭遇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堵车, <br> 其实也不算,是前方修路,单边放行吧, <br> 刚好有辆工程车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br> 挡道的部位有点奇特,是个大铁钩子,

枫丝不得不下车帮忙,瞧,就差这么一丁点 <br> 倒后镜贴着钩子就过去了:

达飞来寺。 <br> 一直以为飞来寺是一座寺庙, <br> 到了才知道,这是座小镇子,也是观看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的最佳地点, <br> 我们非常幸运的占据了客栈最好的两间观景客房, <br> 也就是说,如果好彩头的话,

第二天我们可以足不出户就在房间的阳台上欣赏壮观的美景。 <br> 可天公是否做美还不得而知, <br> 我们心里都默默祈祷此刻看起来被厚厚云层笼罩的太子十三峰能给点薄面, <br> 让我们风尘仆仆的一行人能够一览他的真面目。

最虔诚的还是枫丝, <br> 我们晚餐时点菜的时候他就不见了踪影, <br> 原来他拿着相机去拍下了若隐若现的梅里雪山, <br> 并把相机放在餐馆梅里雪山的宣传照片下比较, <br> 不时兴奋的说,你看看,被云遮住的,就是主峰了。

哇咔咔,明天是否能如愿,要看造化了。 <br> 有多少专门慕梅里雪山大名来的游客, <br> 在飞来寺住了几天想等天气放晴一睹日照金山的壮观景色未果之后无功而返呀。 <br> 看着被云层笼罩的雪山,明天,我们运气会如何呢?

因为听当地人说在此前的几天都没能看到日照金山,大家都在担忧:

飞来寺有个著名的西餐酒吧,叫做‘梅里往事”, <br> 应该是广东人开的, <br> 服务很不错,有别于周边店铺的爱搭不理。 <br> 晚上我们去小坐, <br> 之前听说每天晚上9点半,在这间酒吧都会播放一部名为《卡瓦格博》的纪录片,

是讲述当年中日登山队攀登梅里雪山主峰遭遇山难的纪录片, <br> 我们去的那天,老板说国庆期间暂停放映, <br> 因为是灾难片,和举国同庆的气氛不符,唉。 <br> 但是可以买影碟看。 <br> D4:飞来寺---尼农---雨崩上冰湖之家

众望所归,好运,神山显灵 <br> 第四天一早, <br> 拉开窗帘看到的是这幅景象: <br> 梅里雪山的十三峰和昨天下午完全不同, <br> 只被薄薄的浮云遮盖着,能隐约的看见山峰:

这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心怀期盼, <br> 盼望这座藏人心目中的神山能让我们如愿以偿的看见日照金山的全貌。 <br> 在来的路上,枫丝已经给我们普及这方面的知识了, <br> 日照金山是一种自然现象,并非特指梅里雪山,很多的雪山都能看到这一景象。

而梅里雪山的日照金山之所以能如此闻名,是因为它有十三个山峰, <br> 当地人其实并不把它称作“梅里雪山”,而称它为“太子十三峰”, <br> 并且每一座峰都有它的名字, <br> 比如处于中间的主峰,名字叫做“卡瓦格博”,

最左边的是他的太太,名字叫做“娩茨母”等等。 <br> 没一会儿,大伙都起床了, <br> 聚集在我们房门外的观景阳台, <br> 太子十三峰也慢慢拉开了它神秘的面纱,每一座峰都清晰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众人一阵欢呼:

此时已经接近七点了,天空已经透亮, <br> 昨天看起来颇感神秘的一座座雪山都让我们一览无遗, <br> 可就是没有看见明信片中所展示出一片金色的壮观场景, <br> 按照我笨脑筋的逻辑来说,

既然天色已经亮了, <br> 那说明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了呀, <br> 那么传说中的日照金山, <br> 是已经出现过了呢, <br> 还是我们刚刚所经历的由暗变亮的过程,就是所谓日照金山的过程呢?

难道图片上那金灿灿的效果是经过后期修饰PS过的? <br> 不管如何, <br> 神山全部露脸,我们也不虚此行了, <br> 所以,合个影吧 <br> (大家都来不及洗漱,SO,右下角的牙刷哥,我知道您讲究行了吧):

正在大家准备收拾收拾该干嘛干嘛,赶着8点出发时, <br> 奇迹出现了,最左边的山顶出现了一抹意外的红色:

接着,右边的两个山顶也有:

然后是中间的,哈哈,真正的日照金山开始了! <br> 金光自山顶而下,缓缓笼罩了每一个山头, <br> 我想,我能形容的,有不少文豪墨客已经费尽笔墨形容过了, <br> 所以只能表表自己的小心思:嘿,这等好事竟然被我给遇上了。

要知道, <br> 按照现在的天气, <br> 据我们之后遇到的很多人说,都没有看到日照金山, <br> 每次听见有人说没看见的时候, <br> 我们心里除了窃喜之外,还暗暗感激神山带给我们的好运:

整个过程持续了20分钟左右吧(因为太兴奋,所以对时间实在是没什么概念), <br> 只记得神山每一秒都在发生着变化,连 <br> 进屋拿个外套出来,却都发现景色又壮观了一分,真是个奇迹。 <br> 不长的时间后,神山的金色渐渐褪去,雪白的山峰又回复原貌:

观赏过日照梅里雪山,我们各自忙着洗漱一番,收拾好行囊, <br> 准备8点整包车出发,赶赴我们此行徒步的出发地-----尼农。 <br> 对了,尼农---雨崩我们还花了门票钱。 <br> 雨崩村里面当然还是要消费的,吃和住宿都有开销,我慢慢写。回楼上,我们直接飞来寺包车到尼农滴,

我看我还是更新不辍吧 <br> 看过日照金山,我们8点准时上了司机的车, <br> 目的地是尼农,也就是我们徒步出发的地方。 <br> 从飞来寺包车到尼农的费用是300元/7个人, <br> 预计两小时的车程,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司机是老手了,带我们抄的近路, <br> 路很烂也很窄,一边是峭壁另一边是悬崖, <br> 我不禁调侃道,就这路,要我们自己开都不知道掉下去多少回了。 <br> 一路无穷无尽的大下坡和180度急拐弯,

终于到了。 <br> 跟我们一起走这一段的还有另外一辆车里的阿威和几位以色列的朋友。 <br> 大家稍事休整,出发的时候刚好十点。 <br> 进出雨崩,有两条路, <br> 一条是从西当进,一条就是我们要走的尼农,

都不通车,但从西当走可以雇马。 <br> 从西当进雨崩的人比较多,路也好走些, <br> 从尼农走进去的难度相对大的多,很少人走, <br> 路程大概是西当的2倍还多, <br> 一路上坡,海拔从2200上到3500,

从尼农到上雨崩村我走了9个小时, <br> 我们队伍里比较快的是锃, <br> 大概比我们早到一个小时, <br> 因为是准备在神湖扎营,所以背了帐篷和睡袋,速度不快。 <br> 出发地尼农:

先过这座吊桥,桥下是澜沧江:

过完桥,就开始翻过这个坡,不一会儿,那座桥被我们远远甩在后面了:

爬上这个坡,大概40分钟吧, <br> 看见了尼农大峡谷, <br> 一直沿着峡谷走,右边有一条小溪, <br> 风景不错,但大家都无力欣赏美景,拼命走吧, <br> 下图中右边的那一个蓝点,是阿微,

嘿嘿,我给别人拍的总是背影,因为我总是垫后的嘛:

近景,左边是尼农大峡谷,右边是小溪

回复

makiori 的帖子 <br> 尼农不危险,但确实走得很崩溃,我也走哭了,我们走的那几天刚好是9月29---10月4号, <br> 天气不错,最后一天下雨了, <br> 我们前后几拨人很多没有看见金山的。

因为是天晴,所以并没有觉得路况有多么的糟糕, <br> 但都是沙石路, <br> 如果下雨的话,危险系数会升高:

饿了的时候就席地而坐,补充点能量:

累了的时候,可以这样休息, <br> 因为偌大的包包要卸下来再重新背实在太费劲:

大概中午一点,行进已经三小时了,到达了路途中唯一的一个小卖铺, <br> 东西贵是当然的,因为都是靠人力背上来的, <br> 一个红牛10元,可乐7元,贵的也有理由,不建议讨价还价,把东西背上山很辛苦,

管不了了,该喝喝:

因为大家的速度都不一样, <br> 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休息了比较长的时间, <br> 等后面的人赶上了再一起出发。 <br> 这段路是不怎么会迷路的, <br> 基本上就是沿着河道一直走就可以:

经历了前一段的双向收费,现在是双向免费了, <br> 想喝水那是取之不尽, <br> 想放水,那也是任由发挥:

已经很累了,但是只有往前走,否则又如何? <br>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停滞不前就等天黑? <br> 走吧走吧,又是上坡:

不知道走了多久, <br> 爬坡,除了爬坡还是爬坡, <br> 终于出现了一段脊梗路, <br> 阿微解释说, <br> 所谓脊梗路,就是稍微宽一点,拖拉机能走的路, <br> 这也就说明,离村子很近了。

走了一会儿,遇见一当地村民, <br> 我真后悔嘴贱的问了她一句:还多远。 <br> 对方回答:一小时左右。 <br> 于是我们很亢奋的走了很久, <br> 又遇一村民,答:一小时。。。。。

我无语, <br> 走着走着,越来越绝望, <br> 终于看见有经幡了,额的天,到了。 <br> 其实,只是到了雨崩下村而已,再凹造型时,已经笑不出来:

想多费些笔墨写写雨崩的上村和下村。下村的海拔低于3000米,而上村则有3250米, <br> 从下村到上村,被我们称为最崩溃的路, <br> 我们入住的是上村的“冰湖之家”, <br> 每次从下村走到上村,都是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往回赶的时候,

体力和意志力都已经薄弱了, <br> 到达下村,远远望着上村一步步的走,仿佛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br> 尤其是第一天,从尼农走进雨崩, <br> 如果说之前的一段路都走的很绝望的话, <br> 那是一种不知何时能到达的绝望,

那这一段就是崩溃, <br> 一种明明目标近在眼前却又无法到达的崩溃。 <br> 看看雨崩上和雨崩下村的距离吧, <br> 就上下两片村子,看着也就十几分钟能走到吧? <br> 错,从下村到上村,

第一天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后来走也要一个小时左右)真是望山跑死马, <br> 加上体力透支又背着重重的背包,唉

晚上入住冰湖之家,

大家也许都是累到极致了, <br> 胃口不是很好,战斗力极其有限: <br> 进了雨崩村我便彻底与世隔绝了, <br> 因为在这里,中国联通一点信号都没有, <br> 据说中国移动的信号也是今年7月才开通的。

当地都是用的是柴油发电, <br> 所以并不是每个房间都有插座可以充电, <br> SO,楼下厅里的有耐心的就等吧,等不到的,那就,继续等:

一天走下来,吃饭的时候各位都很兴奋,互相交流着一路走来的心得。 <br> 人的意志力真是无比强大的, <br> 当你屡次停下来休息,并在心里暗自问候人家人的时候, <br> 稍微给自己一点动力, <br> 想着是自己选择要走这一条路的,

再想想,退也退不出去,真正的进退两难, <br> 除了迈开步伐往前走别无他法。 <br> 想到这些,内心便又强大一分,接着继续走,直到到达终点。 <br> 正式徒步的第一天,虽然耗时9个小时,但我们一行7个人都成功从尼农徒步到了雨崩上村,耶!

D5:雨崩-笑农大本营—冰湖—雨崩 <br> 很难凑到这样的三个人, <br> 同样的神经衰弱,同样的睡眠不好, <br> 这次却遇到了,阿微,害虫,和我。 <br> 在雨崩第一晚的睡眠并不好,

经过了前一天类似于马拉松式的拉练终于到达目的地,难免兴奋, <br> 就连梦里也是在不停的走呀走, <br> 正当我要飞身跨越一座断了半截铺满厚厚白雪的独木桥时, <br> 一道闪电却刺目的让动作定格住,

随之而来的并不是轰隆隆的雷声,而是咔嚓咔嚓的声音, <br> 回过神来,原来我被阿微的闪光灯活生生的闪回现实世界。 <br> 一看时间,不到7点。 <br> 微说,你看窗外。 <br> 好运再次光临我们,

梅里雪山的背面就在眼前, <br> 竟然同昨天一样上演着日照金山的大戏, <br> 来不及叫醒隔壁呼噜声大作的各位大侠, <br> 拿起相机一阵乱摁, <br> 今天的梅里雪山离我们更近了,因为显得更宏伟,

尤其是山腰上的一道金色缎带,别又一番风情呀:

看看我们的房间:

今天的行程是徒步走冰湖, <br> 这是条比较常规的路线, <br> 直接从上村出发, <br> 基本来雨崩的游客都会安排到冰湖走一趟, <br> 可以选择骑马,(RMB220左右,往返) <br> 但因为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徒步,

所以自动屏蔽这一选择。 <br> 其实这一程骑马未必好, <br> 出了村口沿着雨崩河走那么一小段路就变得很陡了, <br> 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笑农大本营, <br> 很多路段有警示牌让游客下马行走,

山陡路滑骑马未必安全。 <br> 刚出发时是宽阔的大道, <br> 不知山高路远的我们颇有游山玩水的意味,优哉游哉, <br> 大家闲逛着就出发了, <br> 路过村口的经幡,摆摆POSE:

一路都是往冰湖的指示牌, <br> 绝不会迷路,努力吧各位:

冰湖的路绝对的以上坡为主,路也很不好走, <br> 我悟过来,徒步的含义竟然是李敖名著的书名《上山上山》(没有爱):

如果距离拉远了, <br> 阿微总会在前方某处坐下等我们, <br> 多好的领队,哪找去?:

午餐时间:

雨崩牌矿泉水,要喝管够,还不用自带水杯,超环保也,来一口啵?:

到山顶,再下山,沿这条河走,就到大本营了:

到大本营了,这是当年中日友好联合登山队登梅里雪山时的大本营, <br> 就这么几间木屋子,现在是马场, <br> 即使是骑马过来的游客,也只能在这里下了, <br> 还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冰湖,

真是骑一山的马走一山的路呀:

稍事休息,继续翻山,我累呀, <br> 路上不时有出发的早已经在下山的游客, <br> 我吸取了前一天的经验, <br> 不再嘴贱的问人家还有多远了----不留有希望才能不存在失望嘛, <br> 可一路总有嘴贱的各色人等热心的告诉我们,

“快了快了,还有40分钟”“快了快了,还有30分钟”“快了快了,差不多一小时吧”, <br> 到底哪个是标准答案呀, <br> 事实上,人家走的是下山路, <br> 可能从山顶下来才十分钟呢,

怎么可能告诉我们确切的上山时间呢, <br> 果不其然,从听见有人说30分钟的时候开始, <br> 我们又爬山一个多小时, <br> 终于在山顶看见了这片小小的湖:

冰湖的水都是雪山上的雪水,顺着一条条瀑布汇集到这里, <br> 近处看水清的不行,一点也不浑浊, <br> 下到湖边可以看见冰川:

这个角度可以看清楚了,雪水顺瀑布而下, <br> 从冰川的底下流出,很美:

冰湖之行按难度说, <br> 也是比较辛苦啦, <br> 如果骑马的话,大概是220元左右, <br> 但也只限于骑到大本营,剩下一个多小时的上山路还是要自己去走, <br> 徒步的过程比想象的艰苦很多,

之前听人说苦,自己是没什么概念的, <br> 总觉得再苦能苦到什么份上去,就是走走路而已。 <br> 冰湖一天走下来,膝盖已经有小小反应了, <br> 上坡的时候是体力上的累, <br> 下坡的时候则是膝盖承受不了,

疼,钻心的疼, <br> 每一步迈出去,都没勇气把重心转向要承重的那条腿。 <br> 这才是徒步的第二天, <br> 下坡的时候我在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剩下的4天, <br> 尤其是最后三天,将是极大的挑战,

但每次小小休息之后,信心都会恢复一些, <br> 尤其是回到客栈谈天说地的时候,仿佛勇气就在心中,无所不能 <br> 回复

一念金石 的帖子 <br> 有这样的功效?我心甚慰

D6:上雨崩--下雨崩--神瀑--下--上雨崩 徒步往返6小时(9点出发), <br> 我们的速度较慢。 <br> 加上在神瀑逗留一小时,回客栈下午4点。 <br> 这是最轻松的一天,也是最好玩的一天,

之前网上看攻略说, <br> 到了神瀑要在神瀑底下转三圈, <br> 我一直固执的理解为是自转, <br> 到了才知道, <br> 是沿着神瀑底下走三趟, <br> 要淋上神瀑的水好运就会降临你。

出发时大家的目的很明确, <br> 不能再象前几天一样晚饭时间回来了, <br> 大家脚步放快点,争取早点回来洗热水澡。 <br> 当地都是太阳能热水器, <br> 有时候回来晚了,热水就没有了,

要么懒懒不冲凉,要么就冷水将就吧, <br> 山里的冷水是名副其实的“冷水”, <br> 我觉得无福消受, <br> 如果没有热水,就宁愿不洗。 <br> 出发时,后面是我们的客栈--冰湖之家:

这也是常规路线,轻装上阵,又知道路途不艰难, <br> 所以出发的时候, <br> POSE是摆得登峰造极呀(从上村到下村以后):

ch]

同样的路遇“雨崩牌矿泉水”,好喝请再来:

大概半程的平路,后半程继续爬坡(哦买糕的,我厌恶爬坡):

又见经幡,我知道,快到了:

远远看见瀑布,我以为左边大的那个是神瀑, <br> 拍了好多张之后人家才告诉我, <br> 右边的那一道细细的是神瀑:

为什么称它为神瀑,真的要到它里面去才知道, <br> 站在神瀑底下,抬起头,迎着水往上看 , <br> 雾蒙蒙的一片,无数的水珠、水汽、水雾扑面而来, <br> 随着风向的变化,人仿佛置身于仙境当中,

友情提示:别忘了摘下墨镜帽子等物品, <br> 确认好自己是否能忍受湿身:

请看,神瀑:

谢谢慢慢同学,冒着毁相机的危险帮我拍下了接受神瀑淋浴的过程, <br> 别人都没享受此待遇, <br> 嘿嘿,好珍贵的回忆:

这个地方比较舒服,阳光照着,屁股肉够厚的话, <br> 大家都可以席地而坐(确切的说是席石头而坐), <br> 看着往来的游客和专门远道而来朝拜的藏人, <br> 这一天,是游玩的一天, <br> 大家兴致很高,连不凹造型的人都开始发发小骚,

有意无意在我的镜头里晃来晃去:

我们爱合影:

回来的路也很轻松,以至于到现在几乎不太有印象, <br> 当时还是感觉挺艰苦的, <br> 回来也觉得很遥远, <br> 但也许是经历了之后的两天神湖之行, <br> 所以,这一天的痛苦被轻松的忽略掉了。

回到上村的客栈,才不到下午4点, <br> 我们的队友阿微和害虫、锃已经先行到达, <br> 冲凉的水很热,怎奈大家都没有洗发水 <br> (之前为了精简装备,洗发水之类的东西都寄存在香格里拉客栈了,

更有甚者,男生们既然连牙膏都精简掉了,不知道谁说,用手粘蘸点水擦两下就行了,真够邋遢的)。 <br> 心情不错,这一天不算累, <br> 但膝盖还是够呛,泡脚的阵营也够壮观 <br> (盆是客栈提供的,大家都用这个泡脚,奇怪也没有人担心脚气问题):

这是害虫,超爱凹造型的害虫, <br> 这是此程我认为凹得最成功的一张, <br> 有点“菲欧”:

心情好,大家经过几天的徒步也已经有小小适应, <br> 所以晚上的食欲呀,不可抵挡, <br> 连我都吃了3碗满满的饭, <br> 男生夸张的吃了5碗, <br> 不点名了,谁吃了谁知道, <br> 但是,为什么连盘子里剩的菜汁都不放过呢,

咱稍微矜持点行吧? <br> 点了九菜一汤竟然吃成这样,丢人呀各位:

最艰难的要属神湖了,我酝酿一下写, <br> 可能会上视频, <br> 我学习下 <br> D7:雨崩--神湖(9小时,全爬坡) <br> 这才是此行的重头戏, <br> 来到雨崩, <br> 冰湖和神瀑是常规线路,

游客一般都会选择前往, <br> 而神湖不然, <br> 这条线没有路,要请向导带上去, <br> 网上也很少神湖的攻略, <br> 神湖的海拔大概是4350左右, <br> 也就是说一天当中,

我们的垂直海拔要上1000多米,(数据之前就知道,只是没什么概念,走的时候才知道垂直上1000多米有多难) <br> 据说当地人一个来回也要12个小时,而且是不背东西轻装上阵, <br> 我们预计了两天时间,一天上一天下,

因为要露营,所以要背帐篷睡袋等过夜的东西。 <br> 当天一早,大伙都起的比较早,忙着重新整理行李,吃早餐等。 <br> 头天晚上我们已经跟厨房说好,准备50个煮鸡蛋,(2元/个), <br> 虽然是提前打好招呼的,但端上来的时候,视觉刺激还是不小,

面条依然是10/一碗,(清早起床就可以自己去厨房看,小妹会告诉你面条大概要等多久):

把鸡蛋装进随身的腰包里,方便随时补充能量:

我们的向导名叫“江初”,是“冰湖之家”客栈老板的弟弟, <br> 34岁,他对这条线路应该是很熟的,因为他经常在山上采药, <br> 向导的费用是之前我们订房的时候跟老板确认好的,250元, <br> 在下山的时候,因为膝盖不行,

向导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br> 我跟领队阿微建议说多给向导一些钱, <br> 阿微说不用,不能坏了规矩,物价就是这样哄抬上去的, <br> 后来我把登山杖和防潮垫给了他,还有仅剩的半包爱喜也送给他了。

当地人就是纯朴,下山的时候一路跟他产生了“感情”, <br> 他还带我们去他亲戚家吃烤牛肉, <br> 向导的职责不光是领路, <br> 晚上扎营的时候,生火砍柴,还有去山上取水,他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江初其人(其实挺帅的,怎么就没找到一张拍得帅的照片?):

回复

hqy910acme 的帖子 <br> 嘿嘿,神湖,重要的是过程。 <br> 冰湖和神瀑也挺难走的,如果全程徒步下来,也是一种体验。 <br> 继续,神湖 <br> 例行的合影,右一便是向导:

先从雨崩上村走到下村, <br> 出了村口便是爬坡,没有任何缓冲, <br> 整体的大路线是先要爬到一座山的山顶, <br> 这座山有多高?尽管爬吧, <br> 直接从3000海拔到4350,

没有任何哪怕几米的平路,只管爬,各种爬:

世上本没有路,踩多了便成了路:

偶尔,需要钻个树过个独木桥啥的

休息的时候,交流下吸烟心得:

休息之百态:

这一路的植被非常有意思,刚上山时,都是参天的大树, <br> 然后路过一片竹子林, <br> 接着就发现, <br> 随着海拔的升高, <br> 植被越来越矮:

走到这,就几乎都是矮树了:

为了证明海拔高度和植被高度成反比, <br> 海拔高度和崩溃程度成正比, <br> 我豁出去了老脸, <br> 来,看看我走过来的过程,顺便对比下旁边的植被: <br> 兴高采烈的, <br> 正宗的不知道山高路远(当身后还是参天大树时):

累是累,还是开心的,觉得可以承受(当路过竹林时):

敢问神湖在何方,迷茫(当植被已经变矮,却还没到尽头)已经走得两眼无神, <br> 早知道要豁出去素颜,我为什么不化点妆?:

好吧,最后的一段路,风景很好,我终于崩盘, <br> 厚颜无耻的流下了几颗鳄鱼的眼泪:

快到了,走过这段路就到了,这段路超漂亮, <br> 但走起来也很可怕, <br> 不到30公分宽的路, <br> 万一一个不小心滚下去, <br> 就不知道要滚到哪了,左边连块拦路的石头或树都没有,

这路还挺长,要走半个小时左右:

目标到达有些突然,当走过这段路,看见一个小石房子时, <br> 这就是我们扎营的地方,我惊讶道:咦,就到了哇?

山顶俯瞰,有点一览众山小的意思:

不得不讲的小插曲,这是个乌龙事件,我们忘了提醒向导要带锅了! <br> 到达山顶,向导说再往上爬就是神湖了, <br> 他收集了我们所有人的水壶要去神湖打水, <br> 体力好的只有阿微,锃和枫丝,

他们上去了,但很遗憾他们当天去为什么没有留下神湖的照片, <br> 好在第二天我们也上去了。向导的速度很快,一个来回也就一个小时左右, <br> 我们的队员速度就慢得多, <br> 水打回来了,竟然没有锅,

我们忘了提醒向导要带锅了! <br> 结果很惨, <br> 晚上生好了火要泡面的时候, <br> 急中生智想出这个办法, <br> 扎营的地方本来就有一些别人遗弃的红牛管罐子, <br> 加上我们自己的,刚好够:

向导是藏人,他们随身都有刀,所以把红牛罐子变成这样不是件难事:

不知为毛,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我都觉得好凄惨落魄:

晚上就这样围着火唱歌,游戏:

D8:上,神湖--下,雨崩 <br> 我从来没睡过帐篷, 这一晚呀,外面应该是下雨了, <br> 雨落在帐篷上发出响声,怕怕的哦,一早钻出帐篷,竟然发现是下雪了!:

重复完昨天的过程吃泡面之后,我们冒着雪往神湖走去, <br> 往上走就没什么植物了, <br> 路也不陡, <br> 这段比较容易迷路:

回复

lan107 的帖子 <br> 从下雨崩走,出村口,左边一条路往尼农,右边往神湖,只管上山。 <br> 从扎营地点到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了这片神圣的湖,并不大,比冰湖还要小, <br> 向导告诉我,他们藏人每次来都要环湖三周,

我们的队员环湖一周的时间大概是30分钟:

此环湖非彼环湖,不是沿着湖边的平路,而是在山坡上环:

这是环湖途中,雪差不多停了,可以看到整个神湖的全貌了 <br> 湖的另一面是那三个身影是我们, <br> 我们的后面是上神湖的路:

雪停了,湖上有雾,看照片可能就一片湖而已, <br> 可置身于海拔4700的一片湖(也有说4400的), <br> 周围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 <br> 雾气轻轻的薄薄的升起, <br> 当时的感觉很不真实,

仿佛不是在人间:

神湖胜就胜在“小”,让人有“专属感”, <br> 比它高的湖也去过,比如西藏的纳木错, <br> 置身与5000多米高的纳木错,除了生理上出现小小高原反应, <br> 视觉上并没有感觉到它的高,

而神湖,经历了一天加一小时的爬坡, <br> 终于看见它的时候, <br> 不禁的赞叹, <br> 高,实实在在是高哇:

神湖边的合影,值得提示的是, <br> 在雨崩中国联通一直都没信号, <br> 手机一点用都没有, <br> 到了神湖的扎营地点,联通竟然奇迹般的有信号, <br> 我迫不及待的把神湖的景色跟朋友描述加显摆,

连拍照时间也不放过:

神湖的片片竟然不多,一是因为有家伙在帐篷里睡懒觉没上来, <br> 二是因为有人偷懒单反没有背上来, <br> 呜呜,我找呀找呀:

。。 <br> 下山了,山顶下着雪,到半山就变成下中雨了, <br> 下山的崩溃无法言表, <br> 经历了这么多天的徒步,膝盖简直痛不欲生, <br> 偶基本上都是靠向导搀扶着下来的, <br> 据说“铁血战士”害虫也哭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对,哭也要有伴儿滴。 <br> 半途中路遇一牛哥,独自一人重装上神湖,更牛的是,人家当晚就下来了 <br> 哥们儿你能看到这个帖么,PFPF:

目送牛哥离去,眼里都是敬佩,这路真是够烂的:

回复

xuhuyangde 的帖子 <br> 刚回来?现在人很少了吧?好想回去 <br> D9:雨崩上村→徒步回西当→香格里拉 <br> 我们准备打道回府了, <br> 从雨崩上村到西当的路相对宽得多,

徒步上坡大概2小时到达第一个垭口, <br> 这里有休息站,有商店, <br> 停留一会,连续大概3个小时的下坡, <br> 到达西当大概下午3点钟,全程骑马的话大概是300元左右。 <br> 我们原本准备到西当之后回到飞来寺再住一个晚上的,

但看看时间还早, <br> 就直接联系了来时包车的师傅, <br> 800元的价格直接奔回香格里拉, <br> 途中照例在奔子栏吃晚饭, <br> 全程近9小时,抵达香格里拉近晚上12点。 <br> 走时在客栈留言:

西当的路宽多了;

离开的这一天下雨了,还好我带了一次性雨衣:

沿途有很多马经过, <br> 躲马的时候,要站在靠山的这一边, <br> 如果站另一边的话,很容易被马挤到山下去:

村里的食品都是背上去的,所以贵一些,但个人认为,别跟当地人讲价,背上去够辛苦了,顺便说一下, <br> 如果骑马的话,也不要试图讲价, <br> 雨崩村这方面的管理挺规范的, <br> 统一价格,所有的马匹都有号的,轮到谁就是谁

再见了雨崩!

:'(:'(

之后,队友各奔东西,我去了丽江和束河, <br> 分别住了两晚上和五晚上, <br> 修养我的膝盖,逛逛街,泡泡吧,上上网。对丽江完全无感, <br> 这就是个打折艳遇的幌子招摇撞骗的古镇, <br> 艳遇被扭曲和夸大,住了两天忍无可忍,搬到了束河。

丽江和束河的酒吧,没有一天晚上进去过,所以不予评论, <br> 一周的时间很闲散, <br> 只是在下午的时候,会找间有歌手唱歌的清吧,吃点喝点, <br> 拿本书装装A与C之间:

遇见欣赏的歌手,我会这样远远的看着:

丽江和束河也写不出什么来,我想大多数人都去过,帖子进行到这里,已经把徒步雨崩的过程回忆了一遍, <br> 这样的经历,让我对美好的自然世界多了一分向往, <br> 我想有机会的话,我还会继续走这样的路,体验这样的生活,

谢谢领队阿微为我们安排了这么好的路线, <br> 有缘认识各位队友也是一种荣幸, <br> 正因为有大家的互相鼓励和帮助, <br> 我们这个团队才顺利的走完全程。。。。。。 <br> 回来之后久久不能自拔,

每每在深夜更新游记完后,睡梦中又全是徒步的过程, <br> 不停的走啊走啊。。。。。。。 <br> 游记写的有些仓促, <br> 到后面难免有看图说话记流水账的嫌疑, <br> 所用的图片都是未经PS的,因为我不会修图。

队友枫丝今天传上来一些整理过的图片, <br> 看看他从自己的角度感受的旅程, <br> 希望与大家分享: <br>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枫丝作品:

回复

旋木上的乘客 的帖子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雨崩很美,去过都会留恋,但上去神湖了,还是有小小的自豪感,因为确实上去的人相对较少。回复

SuperMerry 的帖子

全程包好些吧,如果人数刚好能包一辆车的话,行李还不用卸来卸去的,我们的师傅叫吉称,人很好,电话是:13988751211枫丝又整理出来了一部分图片,上图先:

回复

cdzhongfeng 的帖子 <br> 哇,这颜色好打眼,修过的吗?怀念回复

hbkb_930 的帖子 <br> 可以,我们路上遇见的牛人就是一天往返的,早上六点多起,晚上在客栈看见他回来,已是十点多。

目的地: 迪庆 深圳 丽江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8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