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暑期朝拜五台山 游记

8264旅行网

我是山西人,之前二十多年没有去过五台山。。。
我信仰佛法,一定要去拜谒五台圣地。。。。。。
历时四天,全程步行。
第一天:殊像寺、黛螺顶、金界寺
第二天:中台顶演教寺

第三天:菩萨顶、大广宗寺、圆照寺、罗睺寺、显通寺、塔院寺、广仁寺、广宗寺、七佛寺、集福寺、碧山寺、光明寺
第四天:乾灵寺、东台顶望海寺
第一天和第四天均在台怀镇。
第二天朝拜中台顶演教寺路线:

第四天朝拜东台顶望海寺路线:

朝拜中台顶路线图:
殊像寺---火厂村---风林寺---中台顶演教寺。
海拔:1600左右--------------------2800左右
》》》》
朝拜东台顶路线:

台怀镇----光明寺村----东台沟村----乾灵寺----东台顶

海拔1600左右--------------------------------2700左右#第一天#

五台山的天气是很难预料的。中午快到时,总感觉空气中有一层雾霾似的东西,怎么看也看不清对面的事物。办完旅店登记,参拜殊像寺,空气中的杂物开始沉淀,重重清澈透明的阳光泼洒在大文殊殿正脊中部的喇嘛塔式的脊刹上。而当夜色临近的时刻,窗外却在电闪雷鸣中暴雨倾盆。有一种说法, 五台山往往对尊贵的客人施以大雨,这样便可洗清舟车尘土和客尘烦恼。而我却遇到了划破天际的电闪雷鸣,这或许是警告我如若再不认真刻苦努力修习戒定慧,下场可想而知。

下午一点从旅店沿着省道走到台怀镇,准备逐寺朝拜。本来按照旅行攻略是有一套特定的优化旅行路线的。然而,在第一眼看到殊像寺的引导牌后就把先前的旅行路线抛在脑后。

进入殊像寺山门,首先是天王殿。殿外硕大的焚香炉里腾腾出信众所供养的微妙香品。过天王殿便是殊像寺的主体建筑大文殊殿。殿内供奉大智文殊师利菩萨。菩萨头戴五佛冠,面颊丰满,端庄慈祥,足踏莲花,半跏趺端坐在意欲腾身起跳恣意狂奔的狮子上,大智大慧,大慈大悲。双手合十,跪倒在菩萨面前的蒲团上,眼睛注视着菩萨的威严和对众生不离不弃的慈爱。

殊像寺--大文殊殿

礼毕,起身,右绕佛像。此时,大殿中响起一阵虔诚地吟唱声。原来是一位大娘正跪倒在蒲团上,全神贯注地将书本上的颂偈供养给十方诸佛、诸菩萨。远远看去,这本颂偈已有些年代,边角已经发黄,但保护的却是十分到位,透出了这位大娘对善书的心爱及自己在修行上的刻苦精进。有许多时候,人们往往希望能从佛像上、从蒲团上、从供香上得到什么。虽然有诸多的渴求,但却不知何为因,何为果,因果颠倒,忘记了自我的修行。这位大娘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

殊像寺, 远远看到远方一处高山上有一清净的去处,远观山色青黛,状如佛祖的螺发。一条银带将山上山下连接起来。与这条银带相平行的是一道缆车。这清净之地便是“小朝台”的圣地——黛螺顶。通往黛螺顶的这条银带是台湾高雄宏法寺住持开证法师发愿修建的,又称为“大智路”,全长480米,台阶数总计1080级。

大智路--起点

在这条通往圣地的大路上,有卖纪念品的,有卖饮料吃食的,也有一些贩卖动物的。所谓的贩卖动物,便是将山野中的麻雀、松鼠等抓捕后,以放生积功德的名义卖给香客信众,从中牟取些许钱财。虽然自己心里感觉不妥,但也不敢妄加评判。

我的背上背的是自己的60升旅行包,重量在30到40斤左右。刚开始只是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但慢慢地,呼吸急促变成了气喘吁吁,两条腿开始闹情绪,不听使唤。我不怕别的,就怕一脚才不稳或者重心后移而栽倒。这样,自己趴下了是小,如若殃及到身后的诸多朝圣者就不好了。攀爬的过程中,有人好奇地看着我,看着身后那个貌似很沉的大包。“看看人家这重量”,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中途在善财童子洞进行参拜。远望台怀镇寺庙群,诸多胜迹尽映眼帘。

拜完善财洞后继续上路。在艰难地攀爬台阶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几位三步一拜朝拜黛螺顶的僧人。他们不仅是三步一拜,而且一些师傅们还会随身携带一个刷子和一个小簸箕,将台阶上的瓜果梨桃的残留物统统清扫干净。我怎么能够不佩服呢?什么是修行?这就是修行!

我将身后的大包紧了紧,心中默念佛号,终于登上了黛螺顶。

黛螺顶之所以吸引着诸多的信众前来朝拜,是因为寺院中的“五方文殊殿”中供奉着“五方文殊”。“五方文殊”象征五台山五大台顶不同形象的五尊文殊菩萨及所示的五种智慧。居中为中台孺童文殊,示“法界体性智”;左侧为北台无垢文殊,示“成所作智”;右侧为南台智慧文殊,示“平等性智”;再往左为东台聪明文殊,示“大圆镜智”;再右侧为西台狮子吼文殊,示“妙观察智”。 这次来五台山,先后去了中台朝拜孺童文殊菩萨,和登临东台朝拜聪明文殊菩萨。其他几个留待以后再来吧。

黛螺顶牌坊

黛螺顶 五方文殊殿

#第二天#

由于缺乏户外经验,所以这次做足了思想斗争。登不登台?登的话,路怎么走?气候如何?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缠在我的脑子里。不登的话,让人情何以堪啊。最后敲定,登!!!

登的话,首先是要选择一个台。五台山总共有五个台,每个台距离台怀镇近则16公里,远则25公里。由于涉及到登山,这样的距离一天能否打个来回还是让我有所顾虑。如果能在台上过夜那自然是很好很好的,但毕竟第一次去,台上气候如何,寺庙可否留宿还不确定。因此,首先找了一个距离台怀镇19公里的中台作为今天的奋斗目标。

接下来确定路线。在来时的公共汽车上买了一副地图,各种道路倒是让人一目了然,先到风林寺即可直上中台顶。但后来证明,这张地图的确不是一张称职的地图。

早晨八点半左右出发,按照地图的指示,从殊像寺旁边的道路上深入风林谷。喧嚣声开始慢慢远离,片片翠绿的草甸和松树林映入眼帘。路旁的草丛中点缀着朵朵漂亮的野花,清凉的小风吹在身上。耳朵里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但却无法立刻找到那条水流,因为这道溪水早就躲在这片草丛之中了。

风林寺

过了火厂村,见到一位老乡。他问我去哪,答之曰中台顶。他感慨到,那可远啊,足有十几公里呢。问我为什么不坐车,台上现在都通汽车了。我回之曰前人没有汽车不是也照样登台吗?!这位老乡微笑着不再答对,然后简单地告之继续的道路,并嘱咐在凤林寺稍事休息再登台也不迟。我回之感谢后继续前行。感谢这位老乡。这次五台山之行遇到了许多当地的村民,真的是非常热心,有问必答,并热情地地为我们指路、填开水等。虽然有点村庄物质的确很匮乏,但老乡们的质朴远远胜过我们的自我想象。

为什么说前面的那张地图不称职能呢,因为上面画的那条登台的路在凤林寺断掉了。这可如何是好。刚好前面有两位女士也要登台,便商议一同前往。为了找路,询问了在寺外搞建设的一位民工师傅,这位师傅为我们指了一条上山的小路,说是沿着此路上山便可到达台顶。我们不存任何疑虑,直接上路。

路太窄,草太茂盛,先前的那条小路渐渐不知跑到何处去了。我们的前方只有一条小溪,茂盛的野草和森林。为了确保方向,将脑袋上的一块巨石作为航标,以该航标为中心展开迂回,拨草而行。当时有点后怕,万一一条长虫冒出来如何是好。其中一位女士连连感叹自己为何没带蛇伤药。我自然在前方开路,心里想着万不可给大家带错了路。这次登台收获蛮大,还体验了一次林间穿越,真是不错。

还好,我们最终爬到了一条"荒废"的大路上。在稍近点的山坡上,一群马悠哉地吃着草。居高远望,峰峦叠嶂,祥云飘逸,心情舒畅。

接着绕过一道山梁,远处看到两处高地,每个高地各有一座寺庙似的建筑。经过GPS导航,原来一个是西台,一个是中台。虽然远处看着挺近,但自然明白,远着个了。

此时,距离中台还有500米左右的海拔落差。到处是翠绿的草,很厚,很香。虽然经常下雨,山水将草周围的土壤尽数冲跑,但这草依然挺拔不倒。脚踩上去像踩到了石头上,很有厚实感。据指南上说,这种草叫“鬼见愁”,茎硬叶密,根系甚大,历年风吹不倒,生命力极强,可以驱邪“一夜生灵草,犹令鬼见愁”啊。五台山的确是圣山,除了景色、风土人情外,虽然 登台的道路攀爬起来的确费些体力,但在一定的小心之下绝无危险性。菩萨总会保佑那些虔诚的登台朝圣者。

走走停停,停停歇歇。我感觉背后的大包越来越沉重。自我懊悔平时没有多加锻炼。随身携带的一升水也慢慢见底。暗自祈祷台顶的寺庙可以提供一些饮用水,否则下山的时候会被渴死的估计。

下午1点左右,终于登上台顶。我第一时间参拜了文殊说法台。文殊说法台旁有许多石块,人们纷纷将这些石块堆积成塔式形状,内层含义不得而知,但的确凝聚了朝圣者的内心世界。除了这些小石块外,台顶附近还有许多巨石,“似是神功汇聚于此”。虽然被青草所遮掩,但依然可以体会出那层犀利的锋芒。据说这些石块称为“龙翻石”。相传当年五台山炽热如火,文殊菩萨从龙宫借来“歇龙石”才让五台山变为一片清凉。然而,小龙们则不怎么慷慨,布雨归来后发现“歇龙石”被借走则大闹五台山,横冲直撞,撞塌了五台山的峰尖,使峰巅变为平台,并形成了块块巨石,故称“龙翻石”。

台顶有寺,名为“演教寺”。寺内正在大幅扩建和整修。拜完孺童文殊菩萨后,询问一位正在清扫殿堂的居士大爷看能否提供点热水。这位大爷微笑点头,指点了取水之处。喝完水后,开始下山。
中台顶附近风光

中台顶附近风光

中台顶附近风光

下山首先要选一条路,因为不想再次重复上山时的那条无路之路。研究了地图以后,发现一条近路,但找到这条近路与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关系的确还是费了一点周折。在演教寺的山门附近,若干人从一辆车上走出,其中有一位僧人师傅。为了找路,我拿上地图凑近询问。被问的人说莫要问我们,我们也不熟啊,问这位师傅吧。在听取我们的目的地后,师傅指着一条下山的小路告诉我们,沿着这条路就能抵达我们想去的地方。并再三叮嘱不要进入两边的树林,还给我们讲了一个自己年轻时走山路进入树林里导致错过开斋时间的故事。法师告诉我们,相对平时,今天天气格外好,站在中台给我们指出整个五台山的范围,五个台顶的方位。我询问台顶上是否可以过夜时,法师直接点头,说中台和远处一片闪着金光的狮子窝就是驴友的大本营。法师很健谈,也很热情,在得知我也是学佛的人后,很高兴的问我是否皈依了?学佛一定要皈依啊。可惜,自己还未正式皈依,还未严持杀、盗、淫、妄语、饮酒等在家众的五戒。学佛也不是一项旁人看起来容易的事,光持戒一项就让我懊悔连连。

沿着法师指点的路,我们最后安全抵达台怀镇。路上还在火厂村喝了当地的天然矿泉水。一位当地大爷主动和我们搭话,告诉了我们这口泉水的位置。泉水甘甜,而且冬暖夏凉,真的是圣地神泉。到达殊胜寺辞别了两位巾帼后, 吃饭等琐碎事务略去不说。

#第三天#

今天主要在台怀镇寺庙群中参拜。先后参拜了菩萨顶、大广宗寺圆照寺罗睺寺显通寺塔院寺广仁寺、广成寺、七佛寺碧山寺等寺庙。

在塔院寺,看到了五体投地拜谒白塔的法师。另外还有一位缺失了右前小臂的师傅也在五体投地地拜谒。旁边有一些人,双手插腰看热闹,估计是不很理解这种行为究竟代表什么、意味什么。

#第四天#

早有预报今日下雨。昨天做好计划,如果今天下雨,就接着在台怀镇附近参拜寺庙。如果天气大晴,就去爬东台。不过,后者的吸引力的确大于前者。

早晨醒来,天色有点阴暗。可惜不是晴天。但总感觉雨不会下下来。即使下雨,雨量也不是很大吧。自我安慰。后商定,还是去爬东台。后来正是,这次去爬东台的决定是对的。

和前天一样,首先要确定去东台的路线。路上询问了一位法师,指点说先到光明寺,由光明寺再往上有个小村庄,沿着小村庄旁边的山坡往上爬就能抵达东台顶。听后感觉后者的目的性不强,还是先到光明寺。

沿着一条小溪,在潮湿的草丛中往前试探,终于打了光明寺。碰上了三个人,祖孙三代应该是。询问之下也是去东台顶的。其中一位大娘看到我背的包,问我为什么背的这么多。答曰里面有衣物和药品。对于衣物,大娘是赞成的。对于药品,大娘则说这种世道下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大胆爬山就是,咋都不咋。抵达光明寺后,祖孙三代进寺烧香,我们则单独继续东台之行。

在光明寺村发现这条路一分为二,每条路都能走入一条山谷。接着询问当地的一位村民,路在何方。告知我们往左边而行,千万不要走右边。这时,雨开始动作了。披上雨披,继续赶路。

当走到左边这条路时,雨越下越大,并同时伴以电闪雷鸣。这雷打得,近乎要把这天撕为几片,打得我们心惊胆战。真的是很害怕。越往前走,雨越大,雷越想。走到一个村庄,看到一位大娘,正提着一筐台蘑。我们上前问路。被告知走错路了。应该在前面的那个岔口往右行。啊,无奈,只好按原路返回。我想为什么我们越往里走雨越大,雷越响。估计是菩萨告诉我们走错路了,不愿我们再往前行吧。

走上正道后,雨开始变成阵雨,时小时大。连着走过两个村庄,以前的水泥路变成碎石路。不过我相信这条路肯定是对的。偌大的一个天地,空无一人,我们独自欣赏陶醉这片美丽的景色。路上遇到一位村民,打听后确定了这条路的正确性。这位大爷告诉说,前面有个小庙,庙里的师傅会告诉我们登台的道路的。

于此,这个小庙成了我们的一个阶段性盼头。再往前去,路边立了一个牌子,牌子上指出了东台的方向,我们兴奋之情不再话下。仔细观察,牌子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写着“华严谷乾灵寺”。自我推断,这片山谷名为华严谷,乾灵寺应该就是刚才那位大爷所嘱托我们的小庙。抬头往右,可看到一处建筑,不大,简陋。心想这就应该是乾灵寺了。

的确是一座小庙,简陋的小庙。没有像样的殿宇。一尊佛像立在大院正中,佛像仅靠一间称不上殿宇的小屋遮风挡雨。我推开篱笆门,进入院落。很宁静,满世界只有雨的声音。转了一圈,在这么宁静的世界里也不敢出声,只好退出院落。出来后想想,还是见见寺庙的师傅,给庙里做点力所能及之事。遂二次进院,并扯开嗓门大喊。当走到一间小土屋旁时,听到里面有人急切地应声,直喊自己进去。

打开屋门后,里面有三位出家的师傅,和两位村民,正在吃饭。我询问登台的道路,几位师傅连连摇手,说下雨天危险,就是要登台也要等吃饱喝足,雨停之后。我摇头说不想麻烦几位师傅,但奈何不了师傅们的盛情,只好坐下来和师傅们一起吃饭。饭菜很简单,一碗辣椒,一碗黄豆,一盆炒白菜。我们一行两人,师傅将锅中最后的米饭尽数盛给我们,并连连告诉我们不要客气。饭时我仔细观察,房舍简陋,师傅们居住的环境很是艰苦,只有生活的必需物品。另外,师傅们还将饭桌上残留的米粒和菜粒全部捡起来吃掉,最后用茶水倒入碗中,将自己碗中最后的饭粒连同茶水一起喝掉。当然,我也如法炮制。深感师傅们修行的不易和道心的坚定。

饭后雨停,法师指给我们登台的路线,并赠送我们一根登山的木棒(这跟木棒最终我还是从东台回来后归还给了寺庙)以助我们登台。师傅告诉我,乾灵寺是五台山180寺庙中最小的也是最破的,但却是最有灵气的,站在台顶观察寺庙在五台山所处的地势就可明白。谢过师傅,我们沿着一条山脊开始攀爬,远处可清晰的看到东台。随着海拔的升高,景色越发美丽动人。由于是雨天,可以看到弥漫在山谷中的云雾,一朵一朵,悠哉悠哉地到处游荡。估计是进入了云中,雨开始变大,远处的台顶不时地被迷雾所笼罩。

我们走的地方是无路之路。路上尽是翠绿的草和紫色的花。没有明确的路,但是的确可以无所顾忌地走在上面。虽然由于下雨,走在上面略微有点滑,但好在没有摔倒。从山脊上观察华严谷,乾灵寺所处地位正是紫气凝聚之所。

终于抵达东台顶。东台顶有“望海寺”,寺内供奉聪明文殊菩萨。当年虚云法师从普陀山起香三步一拜拜谒五台山的时候,曾在东台顶上深入禅定达7天之久。

在东台上看日出是许多人的梦想。指南上这样写道“每逢盛夏,于晴天凌晨登顶,举首东望,但见云海苍茫,烟波浩淼,彤霞弥布,紫气升腾,日如车轮,冉冉东升,景象瑰丽而壮观。”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日出时的云海,但这次的确看到了雨中缠绕在山峦中的云海。景色壮观,难可俱说.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316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