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走太行之十五:漫漫山颠路,悠悠雪中情——马年春节沕沕水-下口穿越

8264旅行网

题头图,同行的几位驴友:铃铛、蓝色的鱼、北海龙吟、雨辰、老王

说起来有几分无奈,更有几分让人好笑, 我的沿太行屋脊一路向北,纵走太行计划一直进展顺利,在刚刚过去的蛇年里却意外的卡了壳,卡在由清风峡谷向六岭关穿越的路段上 。卡壳的原因,一是这一年家里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使的我成了大忙人,虽然不是最忙最忙的人,也是最忙最忙的人之一。在这一年中,好不容易挤出了几次时间,结果5.1、10.1、中秋节三次刹羽而归,非但一连三次均没能走通这条线,反而一次走的比一次近,去年的12月初,我再次想完成这段路的穿越,结果更干脆,连伴都没有找到,导致计划完全流产。抱以很大希望的元旦则因假期的调整泡了汤。用那句话来说,真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哥莫非真的不能饭了?

马年春节,我决定再次走这条线,啥叫执着?这就是执着,说执着是好听话,说难听的就是死心眼: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不死心,揉揉脑袋接着撞。再说难听的就是缺心眼了,如果简化成一个字,那就是——傻。

还是那辆紫色的中巴车,这一年中,我和朋友们已经多次坐这辆车了,10点半车到沕沕水,这儿是班车的终点,也是我们穿越的起点。
众人卸包

沕沕水景区,声名远扬的冰瀑让不少人趋之若鹜,可我等看来,这人造的冰瀑实在没多大意思,因为它假的不能再假了,水往低外流是人人皆知的道理,试问,怎么可能有天然的水从山尖上流下来?同行的雨辰、蓝鱼说沧州今天有80多人专程自驾来这儿看冰瀑外加洗温泉,他俩供同的结论是不值,真的不值的老远的跑一趟。呵呵,驴友与普通游客的追求就是不一样。

远看沕沕水景区

这次穿越,真正的起点应该是黄安。黄安不通班车,我们只能从沕沕水走起。记的上次穿越也是从黄安开始穿越,那次也是坐车坐到沕沕水,可沾老史和不锈钢的光,俺也交了点桃花运,认识了一个回娘家的小少*妇,蹭人家的三轮车坐到了黄安,后来还在人家过了一夜。这次没了不锈钢和老史,哥可没那么运气了。这次一起下车的也有一少*妇,她要去庄旺,在她打电话让车来接的时间,俺磨磨蹭蹭的不肯上路,结果她一时没找到车,俺想再蹭一次车的希望眼看要落空。突然想到,她就是找到车了也不一定能装下我们5位,那我们企不是白等了?还是自己走吧。整包,更衣、上厕所,真正上路已将近10点50。

准备上路

沿着那条熟悉的公路,我们向前走去,大家叽叽喳喳的有说不完的话。驴友就是这样,以苦为乐,苦中作乐,要是倒退回去40年,这叫革命的乐观主义,现在“革命”二字不时兴了,乐观主义却永远不过时。愁也一天,乐也一天,为什么不快快乐乐的享受每一天呢?我们走的这条沟叫险溢河大峡谷,说是河,沟中根本没有水,当然是近几十年才没有水了,倒退回去40年,那水是哗哗的。水虽不沾,山却相当的不错,这一带的山群峰突起,怪石林立,那叫相当的漂亮。我不知在地理上这一带的山属什么地理单元,反正它和天桂山一样同属喀斯特地貌,我叫它泛天桂山地区。

上路

锥子石

天狗峰

天狗峰后边的小山尖象不象一只狒狒?

山路弯弯,边走边拍,边走边玩,不到2.5公里路我们走了40多分钟,说起来这个速度有点慢。可前边又没肉包子,急什么呀,出来玩不就是个散心么,高兴就好。
弯弯的公路

来自沧州的蓝鱼和雨辰是第一次来这一片,他俩更被一路的风景所吸引,一路走来一路拍,走个不停拍个没完。

大约11点半时我们走进古村黄安,黄安据说因古时村中有“皇庵寺”而得名,黄庵寺俺是没见过,黄安村我已几次来过,这个小村不大但很有特色,村子基本还保持着原来的古貌,经常吸引一些写生的人来此创作,我每次走过也要拍上几张照片,数码相机就是这点好,拍摄成本低,要是胶片时代,保管你舍不的这么滥拍。因为拍一卷彩照,一个月工资就赔进去了,除非花公家钱的人,否则谁也不会轻易的按下快门。拍摄成本低也助长了人们瞎拍泛拍的毛病,一时间人人都成了摄影士。不过士跟师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拍了选,后者是选着拍。呵呵,差别就是那么一小点,差距可就老大了,您说是么?

11点35分,我们拐进那条熟悉的沟里,这是我第3次走进这条沟,沟中的每一块石头看着都很亲切,当然只是我跟人家亲,人家对我可是冷冰冰的,没有半分的热情。

走在前边的就是来自沧州的雨辰,身高马大,两条长腿走起路来特别有劲,不过后来钻树棵子时可就惨了,不信你问他此行惨不惨,看他怎么说。

棒锤峰

进沟不远便有一道高大浑厚的残墙,老乡说这儿原来有关门,如今,关门早已不存,保留下来的只有一堵残墙。可能是地位重要的原因吧,由这条沟向上走,到河北、山西的分界的山脊处一共有三道城墙,因此,我称之为三道关。

三道关的第一道关墙

佛掌峰

鱼贯而行的队友

沟的深处

走老路和探新路比最大的区别是没有悬念,没有找不到路时焦虑,没有判断不清方向时的迷茫、没有找不到水源时的恐慌,没有天快黑还没有营地时的紧张,因此也就少了刺激。我喜欢探新路,这一次我再走这条沟的原因是,上次我本来想走这条沟到拦头起,结果在两省交界的城门洞处一念之差下了庄旺,虽然老乡说城门洞下拦头起的路没有多长,也很好走,但不亲自走一次等于是没走通,那样的话心里总有一种遗憾。

路边的风景

我们脚下的路是一条连通河北山西两省的古道,宽有六尺,路虽然宽大,有的地方却也很难走,眼下这个爬升就有大约40度,非手脚并用才能往上爬,这样的坡你能说它不陡么?记得看其它网友的游记,有人动辄就爬了70度的坡,其实那完全是口胡,不要说70度,大于45度的坡你爬一个试试,不之字形的折转着上升根本不可能。

大角度的爬升

来自狮城的女驴蓝色的鱼,简称蓝鱼或小鱼。她个子不高,体力却超好,几天来几乎一直走在队伍的前边,美女不但体力好,还长有一付三寸不烂之舌,说起话来脸上常带着坏坏的笑,几天下来把老王侃的没着没落的。

石家庄女驴铃铛,身高腿长,健步如飞,泼辣勤快,我们曾一起多次出行。

12点45,我们走到三道关的第二道城墙处,岁月无情,昔日坚固的城门已塌成了一个大豁口

坍塌的城墙

时间已经12点45,我们决定在此午餐。二道关南侧有一片草坡,向阳背风,做临时休息的地方正好。可惜的是我们的周围全是垃圾。记的10.1走这条路时这条路好象没什么人走过,沿路基本没有垃圾,这个地方也很干净,时隔仅仅一秋,不但路上或多或少有了垃圾,这个地方更是垃圾快要成堆了,看了真的让人心情很是不快,同行的驴友纷纷要求我在写游记时要写上这事,爆一爆光。在此,真心希望我们驴友的素质能高一点,再高一点,走到户外要成为美 的欣赏者而不是环境的破坏者,要为自己、为后人留下一片青山,那样的话,当你再来时,你的心情也会更愉快。还希望我们的组织者们能切实的负起责来,领队的任务不仅仅是召集人马,包车、领路,还有各方面的言传身教,其中安全和环保是第一位的

地面的垃圾

顺路继续前行,一路向前横切,年久失修的古道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树木,树木稀疏处,可以清楚的看到下边的沟,那沟也通向黄安方向。10.1我曾试图走这条沟,但没能找到路。
脚下的沟

路渐渐切到沟底,岔沟汇合处是几片废弃的梯田,在这路又不明显了。记的10.1那次探路,我和不锈钢、老史在这儿就很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路。这次凭印象,再找到那条路应该不难吧?事与愿违,一串红路标把我们引向了一条错误的路,那路开始还不算难走,但越往后的路越难走,我终于断定我们走错了路。退回去重新找路?返回也不容易,再说,既然有路标,应该能走通,已经走过来不近了,干脆接着走吧。

走在错路上的一组镜头

走过最后一片梯田,路更难走了,看的出来,此路根本不是真正的路,只是不久前,某支队伍硬从山坡上趟出来的一条道,你想想,动辄几十人、上百人的队伍一走,没路的地方也得趟出一条路来。如果轻装走这条路还问题不大,可重装的我们走这条路就非常吃力了。用句调侃的话,那叫滚的滚、爬的爬,不过最终我们还是沿这条路登上了山梁。

当林木变的稀疏时,我们登上了一道山梁,山梁上果然有路,不是驴友趟出来的路,是真正的路。而山梁的尽头就是我熟悉的那个山头。我知道,那个山头下有我走过的那条路,那条古道,那条正确的路。

前方,我熟悉的山头

一侧,逶迤的山峦

继续前进

小山头下,我又走上了那条熟悉的大路,那条古道。我知道,我们距三道关的第3道城墙已经近在咫尺了,而且此后的路是一路的平切,平的足可以跑马。

老朋友,老王不带吧,带不带把俺不清楚,但诙谐幽默外带坏的流油是真的,属于脚底下长疮,头顶上冒脓那种坏,为啥脚 下长疮头顶上流脓?脓太多,压力太高呗。

铃铛

逆光下的山峦,当视线中出现这个景象时,我知道,城门洞就要到了

下午2点36,我们走到了老乡所说的城门洞处。所谓城门洞,我感觉其实是内长城的一部分,是两省分界处的一段城墙,墙的中间有个保存完好的券形门,所以老乡称之为城门洞。前边我们已经连过了两道城墙,现在这道城墙是最后一道关墙,也是三道城墙中保存最好的一段城墙。残高足4米的城墙全部用条石砌筑,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山中显的格外的宏伟。

理论上说,过了城墙就进入山西地界了。

走进门洞的队友们

城门洞处的小合影

山坡上的残破城墙

我们在城门洞处稍事逗留,一侧的圆形建筑让我们很好奇,它是做什么用的?有人说是厕所,也有人说是灶间(厕所、灶间,呵呵)了,我认为它是站岗的哨所,谁对谁错?无人评判,其实对错并不重要,我们又不是考古的,没有必要非弄清是对是错。

两三分钟后我们又上路了。城墙西侧一南一北有两条路,10.1我们在此想下拦头起,但不知为什么,鬼迷心窍的却没看到南侧那条路,只好沿北侧那条路一直往前走,最终误打误撞的下了庄旺。现在看,南侧那条路也很清楚么,那么大的一条路,那天怎么就楞是没看见呢,不但我没看见,同行的不锈钢、老史也没看到,怪,真的是怪事一桩。

回看城门洞北侧的山头

山头崖根处的洞,不知是不是阎锡山的藏兵洞,时间关系没上去看

山脊上驻足观景

城门洞南侧的山头,两山头间的垭口就是城门洞处

巍峨的山峦

饶过一道山梁,路开始下降,此时的路越来越宽大了,难怪老乡说这条路是赶牛的道,很好走呢。此时拦头起已清楚的出现在视线中看样子用不了1个小时就能下到村中。

走在宽阔的古道上

现在看到的在风景

之字形下降中

3点半左右,我们下到了拦头起。这是我比较熟悉的村子,我们曾在村边的煤管站前扎过一次营。拦头起村隶属于乱窑行政村,小村不大,仅剩不到10户人家。

拦头起村北的沟底有个几十米深的断层,此断层及两侧的山梁即为河北山西的天然分界,刚才我们下山走的那道山梁即两省的界山。啥叫一脚踏两省,这就是一脚踏两省,也幸亏咱中国是个大国,要是在外国,不定咱这哪一脚踏出去就是外国的土地呢。

两省分界处

拦头起村又分东西两部分,两个村隔沟相望。两村间的沟底,公路一侧有一大型大窖。我们借来老乡的桶,补足了扎营用的水。今天,我们将视时间的早晚扎营在沟中的废梯田或山梁上,这一带的沟全是干沟,不管扎营在哪儿,我们必须在村里补足水。在村里,我们又一次问路,见到的唯一一个上岁数的老乡不住气的说:太遭罪,不行,可别遭那个罪,反对我们上山,却一句有用的也没说。还耽误了我们至少10分钟的时间,哎,老哥哥呦,你哪明白我们的想法,我们就是吃饱了撑的来遭罪来了,要不大过年的不呆在暖暖和和的家里,跑到这儿来干啥?

老王打水中

穿村而过

还是那条熟悉的路,虽然宽大却长满荒草的路,现在村里人越来越少,沟中的很多地都 荒废了,即便没荒的地人们也很少管理,只是春种秋收时下一下地。虽是村边的路,荒也就不奇怪了。

大路走到头,没有合适的营地,废弃的梯田里不是荆棘就是乱石,地也冻的梆梆的,根本无法平整。看看时间才4点半,离天黑还有1个多小时时间,我们决定上山,我和老王都记的,山上伐木的道上可以扎帐篷。结果我们记错了,两个人都记错了,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走上登山的小路

蓝鱼个子矮小,每逢有较大攀升、每逢有较高的石阶时她就很吃力,真的非常吃力,冰天雪地的,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容易么?

还是蓝鱼,这段时间蓝鱼一直紧跟在我身后,把其它人拉下有百八十米,所以鱼儿的照片多了点。提醒大家,你要想在哥的贴子里多露脸,在出行中就紧跟着哥吧,不管哥走的是快还是慢,你都跟着哥的步伐走,只要你不离哥的左右,哥保准让你在我的游记中多露脸,用演艺界的话说叫出镜。那位问了:露脸有啥用?没别的用,就是混个脸熟,别人熟不熟不知道,反正哥是熟了。要是你离哥远远的话,哥的照片中可就没你了,就哥的破记性,没几张照片让我回顾,保管下回再见面我都认不出你来。那时你可别说我架子大哦。

登上山脊了,此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想象中的位置根本扎不下帐篷,别说双人帐,连单人帐也扎不下。能扎下也不敢扎,因为窄窄的路旁边就是悬崖,没遮没拦的悬崖,真要扎在这儿,晚上一刮风还不皱到山下去?妈呀,怕怕。

垭口一侧的山脊,远处是刹九陀

垭口处也无法扎营,我们只能继续前行,岔脊处,密林中有一块小平地,稍加平整正好能扎下2.5顶帐篷(两个双人帐一个单人帐),5个人勉强能住下,就是它吧。

老王不死心,非说上次吃饭处能扎营,我们平整着营地,他跑去遛了一圈,结果是失望而归。呵呵,白费劲了吧,跟你说前边没营地你不信,这叫什么?不听老哥言,吃亏在眼前,俺还没老糊涂呢。呵呵。
众人扎营中

说话间太阳落山了,瑟瑟寒风中我们完成最后的扎营工作,赶紧躲进了帐篷。“龙哥,还一块吃么”?“这么冷,一块吃什么呀,各在帐篷里自己吃自己吧”。不对,不是吃自己,是吃自己带的东西。

早早的吃了饭,早早的钻了“被窝”,那边还在讲着故事,这边我已经进入了梦乡,一连几天,天天“守夜”到一点多,昨晚又是一点多才睡,5点就起了床,真的有点困,哦,不是有点困,是特别困。一觉醒来才11点多。然后是好长时间的失眠。

我们的营地

长时间的醒着,不知多久后才迷迷糊糊的睡去,然后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如此反复多次,再醒来帐篷已经发白。起床,去垭口那边,连看日出再探路。我们扎营的小山腿三面是崖,但营地一旁的阳坡上有条向下的路,上次穿越时我曾探过那条路,下了一个台阶后路不见了。后来问老乡,有老乡说下山的路就在第一个山脊上,阳坡。第一个山脊、阳坡,应该就是这条路了。可它是如何饶过下边的断层的?我决定先去垭口北侧的山脊上观察一下营地所在的山脊的的地形,顺便看看日出。观察的结果,这个山脊的阴坡,第一个断层下好象是连续的坡。

今天的天不错,从东南方直到西北朝霞一片。只是日出还有一段时间。回去做饭,做了饭再来拍日出。
北方的早霞

7点40,刚刚煮熟挂面,晚起的人就喳喳起来了:“太阳出来了,快点看日出了”。二到垭口,太阳并没出来,但快出来了,等待,短暂又漫长的等待、无奈又焦急的等待。7点48分,太阳终于露了头,可云雾的原因,太阳的轮廓并不清楚。好赖拍几张吧,聊胜于无。

拍完日出,面已经凉了。呵呵,命苦。
东方的朝霞

等待日出的队友

聊胜于无的日出

早饭后,趁其它驴友早饭的功夫,又转到南边另一道的山脊上观察营地这条山腿阳坡的地形,营地所在的第一层台阶下边是一道连续的断崖,一道更高、更深的断崖,那断崖齐涮涮的、根本不可能有路。看来找路只能在第一道台阶下的阴坡找。主意已定,回去收营。

这段时间没有拍照,补一张日出前的大图

上路已经9点40,比设想的时间晚了很多。沿路急速下降,很快就下了一个台阶。当我习惯性的掏出相机想拍照时,相机没了电,换上刚刚充过的备用电池,没想到备用电池竟然连机也开不了,看来电池坏了。今天刚是第二天,还是第二天的刚开始,我的相机就彻底有成了累赘,接下来三天的日子怎么过?555

我此行的最后一张照片,拍照时间2月4日9点52分

下到我上次找不到路地方,路又断了。我们卸了包,老王向左,我和蓝鱼向右,按想象去阴坡一带找路,路倒是找到了,它一直顺着悬崖边缘向远处延伸,从远处看到的连续斜坡并不存在。路越来越小,时断时续,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饶到另一条山脊上,路又断了。这条路不对,从路断处残留的树桩看,这条路应该是老乡砍树走出来的路

蓝鱼通过仔细观察,找到断层的最矮处,此处的断层只有3米来高,下边是看不到头的斜坡。路是不是从这儿下去的了,只是因年久失修人工垒砌的台阶塌毁了?可能 性不大,因为下边的山坡上没有乱石。可我还是决定下去探 一探。打上绳子,老王抢先下了断层,左寻右找后是令人失望的消息:下边没有路,沿斜坡下行不远又是一个断层,一层更深 的断层,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说明,下边的照片与上边的文字无任何联。此楼及以后的照片为老王,铃铛拍摄,在此仅对原作者表示感谢

原路返回,我们拐上另一条山脊,这条山脊上次我们曾经找过,没有找到路,今天,我们只能再碰一次运气。

还是轻装找路,还是分头找路,这一次蓝鱼和老王向左,我向右找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又找到了一条路,只是它小的实在不能再小,根本不象是通村的路,且不断的被灌木封死。它会是下山的路么?不象,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不是有那么一句:一切皆有可能么?

我决定继续向前探路。左拐右饶的饶过茂密的灌木,向前走出去数年百米,山脊上有一个石圈,象个废弃的小庙或牛圈。心中一阵窃喜,这儿过去一定常有人来,不然老乡不会在这儿垒这么一个建筑。但是,有人来并不说明能从这儿下山,万一老乡和我们一样,是从拦头起过来的呢?我决定继续向前探路,确实搞明白脚下的路能不能下山。

这段探路的过程没有照片,只能用后来下山时的照片代替

又向前走出去几百米,尽管脚下的路还是非常小,尽管不宽的路已完全被灌木忽死了,但小路一直在向前延伸。拐上一道山脊,路越来越清楚。可我不放心,怕又象营地那道山脊上的路一样,怕又是个断头路,我决定再向前走一走。

海拔越降越低,很快我又饶过一处断层,现在我已下到距下边的缓坡不足10米处,尽管眼前又有一个几米高的小断层,但脚下一直有路,而且已经变成了很清楚的一条路。可以肯定,这条路肯定能通下去。我彻底放了心,返回,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蓝鱼那边也有好消息,她找到了一条路,那路一直向前平切,拐到前边的沟里有一片连续的陡坡,应该能下去。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已经下午1点半了。也就是说,因为找路,我们已耽搁了约4个小时,我们决定午餐后再下山。食物吃进肚里总比背在身上舒服。

午餐后,我们又上路了我决定走我探出来的这条路,虽然我没有验证一下最后那个小断层能不能下去,没有完成最后的一哆嗦,但我脚下毕竟有一条清楚的路,也就是说,我这条路更保险。

虽说是刚刚探出来的路,但上路不久我们就走错了,山坡上的灌木太密了,为了寻路,你不知不觉中就会走错。当我们走上山脊,当又一次走到三面悬崖处时。我们才发现自己又犯了错误,不知何时,我们少下了一层台阶。

走上山脊

又一次走到三面悬崖处

后队变前队,原路返回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并没有返回到起点,而是在半路上寻路向下降去。说是寻路,实际上完全没有路,要在林子里硬往下钻,抓着树木硬往下溜。茂密的树木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看不清下边的没敢有断层,只能试着碰一下运气。

运气不错,下降的路虽然难走,但没有断层。我们下到了那条模糊不清的小路上。

沿着模糊不清的小路前行不远,石圈到了。看到那个地标性的石圈,我放了心。

拐过一道弯,我们又一次走上了山脊线,脚下的路多少年没人走了,不少路段已被灌木封住,有的灌木足有小孩胳膊粗,有的灌木虽然细小但茂密的很,特别是一些陡峭处,丛生的灌木随时可能拦住你的脚步,走在前边的我不时砍下拦路的枝条,虽然望着那些被砍下的枝条我的心也痛,但为了安全,我又不得不这样做。

下降,下降 ,急剧的下降;下降,下降,小心翼翼的下降,眼看着离下边的山脊越来越近了,只要下到下边那平缓的山脊上,我们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急剧下降中

现在,我们走到了我探路时最后下到的地方,那个断层的半腰上,有点恐高的小鱼吱吱哇哇的叫着,最终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勇敢的过了那个断层,此时,走在前边的老王、铃铛走出去了有百来米远,下边的两张照片就是他们在远处等待我们时拍摄的。

饶下最后一道绝壁

4点稍过,我们饶过了最后一处断层,下到了相对安全的山脊上,这个山脊两边是坡,左侧的沟里还有梯田,这样的山脊,即便没有路也能下去。

脊上有路,路一直在向前延伸,而且越走越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下到了有梯田的沟底。到此,我们久悬的的心终于可以彻底放到肚里了。4点46分,我们的前边出现了废弃的房屋地,小鱼到了。再过两分钟,我们走上了那条熟悉的大路。5.1,我们走过那条路。承包人养的那条吓人的土獒还在,上次它“十里相送”,把我们一路“送”出了村,那情景仿佛就在昨天,这次可没人再去招惹它了。

高高的山坡上,一个老乡好奇的注视着我们,他大概有些蒙:“大过年的,从哪儿来了一帮人?跑到这山沟沟里干什么来了?莫非是天外来客?”没有向老乡问路,没有片刻的停留,我们快步向下走去。用句时耄话,这条沟里,哪儿有水源、哪儿能扎营,我们门清。

还是上次扎过营的地方,我们再次把这片种了果树的梯田做了营地,这块营地大,不用再象昨晚那样挤了。众人齐动手,割来一堆堆荒草,我们各自为自己建起了安乐窝。咱可不学寒号鸟,天天嚷“明天再搭窝”。正在忙活,一个老乡骑摩托过来了,他善意的提醒我们注意防火。是啊,营地周围全是枯草,这要是着起火来可了不得。

同昨天一样,我睡的很早,吃饱了没事干,外边又冷,不钻被窝干啥呀?钻进被窝里,暖和和的躺着,躺来躺去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才10点半,惊喜的听到帐篷上的涮涮啦啦的声音,“下雪了”?钻出帐篷看仔细,果然是下雪了,好兴奋。石家庄一冬无雪,不但石家庄,整个华北都旱的不行,雾霾倒是天天有,现在在户外赶上了第一场雪,能不让人兴奋么?。“下雪了”。“下雪了,雪还不小”。连喊了三遍,才有人应了一声。呵呵,都 睡着了,还睡的很死。

此后又是醒醒睡睡,睡睡醒醒,一夜折腾不停.

营地的早晨

早饭中的龙哥

营地旁的小河

正在拍照营地的铃铛,看着他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让我好生羡慕、好是嫉妒

9点48,我们上路了,今天 出发时间又不早,同昨天差不多。踏着咯吱咯吱的新雪,我们向下走去,众人都有点小兴奋,是啊,盼雪盼了两个月了,今天终于见到了这个冬季里的第一场雪,如何让人不兴奋。兴奋之余,我心里更多的是担忧:我们今天要翻黑狗尖的山梁,那路本来就不好走,上次就没能走通,现在下了雪,路肯定更难走了,这次我们能穿过去么?不会又象上次那样折戟而归吧?再一想,管它呢,大不了变线,改成走安全的路线,再不行就原路返回,反正要安全第一。户外不就是个玩,不就是个乐么,没了安全,一切全是扯淡.

岔沟里的冰河

上路10分钟,我们拐进另一条沟里,走过这条沟的人,应该对这个沟口有很深的印象,5.1那次穿越的最后一天,不锈钢、老史、车夫、水管就是在这儿和我们分手的.

在外不吸烟,入山不带火。防火警句要牢记

明明是山西的地界,线杆却是河北黄安-盘口的,两省交界处,常有这种扯不清,理还乱的事

踏雪而行

两个带孩子的老乡从上边下来了,这条大沟里只住着不多的几户人家,平时极少碰上人。机会难得,我们急忙上前问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是翻越黑狗尖山脉,那也是一座险山,也是一个老乡都不在上的山,路应该不好找。有问路的机会我怎能错过。这个老乡我们昨晚见过,他就是昨天提醒我们注意防火的老乡,可惜他不是来前边村的人,路并不是很熟。“前边村里有人,你们到那儿再问吧”。

继续前进

路边一奇,奇在哪儿自己看

11点,我们走到了东山庄,上次我们就是从这儿拐的弯,穿越黑狗尖时因时间关系没翻过去,今天我还想从这儿走。但我心中有一个疑问:在有雪的情况下,下山的路好不好走,我们能安全的翻过去么?这几年,听到的户外事故太多了,在好多人眼里,驴友成了不安全因素的制造者,这可不好。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要杜绝各种不安全的因素。东山庄村只有两户人家,别看村小,却是这条沟、10来个自然村的地理中心,村口有曾经的东山庄小学,老乡说鼎盛时有50多个学生,如今这些自然村几乎全都废弃了,只剩下一两个村,几户人家,基本上全是上发岁数的人,一个学龄儿童也看不到。年轻人都飞走了,这是时代进步的表现。

向老乡问路,因为是农闲,老乡家都有人。这位老哥说我们上次走的路不对,去下口要走另一条沟,然后耐心的向我们说了好长时间,他说的明白,我们也听的明白,但后来我们还是没找到他说的地标,没能按他说的路走通,唉,我们和老乡勾通时常常会出现种种意外,双方的思维、语言有太大的差异。

在东山庄,我们并不算意外的看到一个老熟人,一个放假在家的小伙子,一个很阳光的风华少年。5.1我们走这条线时就见过这个小伙子,放假中的他背着喷雾器正要下地打药,那次我们在村里只见了小伙子和他爷爷两个人,爷爷耳朵很背,双方勾通了好长时间我们也没问明白路。刚才向我们介绍路的老乡和小伙子是当家子,这种只有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村里的人往往都一个姓。老朋友相见,老王非要和小伙子合个影 。

告别老乡,我们又向前走去,现在的时间11点多,按老乡所说,如果顺利,我们今天下午就能翻过黑狗尖下盘口,事实上我们的穿越不可能处处顺利,前进的路上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等着我们、

虽说是走过一次的路,上路还是走错了,错过了拐弯的路口,好在我及时的发现了错误,只过了路口不足百米。

艰难的爬升,我们奋力的向上攀去,现在我敢肯定,我们走的路没有错。可和我一起走过这条的老王和铃铛却还在质疑。唉,你俩是珠瑙还是玛瑙,这么清楚的路怎么就记不得呢?

路边一景

急剧攀升后是一路平切,到了这时铃铛还在质疑,非说没走过这条路,如此的固执真真的气死我了。

妹子啊,你这一路的嚼謦要累死我多少脑细胞啊。俺要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你可得负责。

半个小时后,我们走到了一岔沟处,沟口有两间窑洞,这个村我们来过,我们知道前边不远还有一条岔沟,沟口也有房屋。“岔沟那有两个窑、旁边有两棵梨树、还有两个洞洞。”这儿的房子都是窑洞形式的建筑,老乡说的是哪两个窑?哪儿有两个洞洞,哪儿又是老乡说的那两棵梨树?我们有点懵。搜索,一条沟一条沟的搜索,没能找到两个洞洞,也无法确定我们该走哪条沟。

另一条沟口的窑洞式的建筑

等待探路结果时的铃铛

一个小时过去了,仍无法确定哪条沟是我们应该走的沟,我们只能冒然的往前走,选择最有可能的那条沟向上走。

沿着梯田一边的路向前,时间不长路变的越来越小,可老乡说的翻梁的路一直没有出现,这条沟莫非不对?“龙哥,别走了,退回去再问问老乡吧。”不甘心,真的不甘心退回去,这条沟地势并不复杂,如果天气好,如果是上午,既便路不明显甚至没路我们也敢走。现在不行,天寒地冻又有雪,时间也有点晚。如果继续冒然的往前走,一旦找不到我们要走的路,今天就不可能翻过山去,这种地形的山上又很难有营地,那我们就只能往回返,白白的消耗体力和时间。明天是最后一天,说一天实际上只有半天时间,在不能确定路的基础上想翻过这个山也很难,那样一来我们的穿越就会再次半途而废,返回去,再向老乡问路,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向后退”。我拍了板。

回撤路上,我不甘心的回望雾气笼罩下的远山

回撤路上,从崖头看沟口的东山庄

听到狗吠声,小伙子和他父亲迎了出来:“回来了,赶快到屋里暖和暖和”。此时的时间已经2点多,我们决定边吃饭边问路,吃了饭再做打算。

我们的5个大包,在老乡屋前排成一排

我们在老乡屋里吃饭,小伙子的父亲一边捆条帚一边和我们说着话,他说,等会儿让孩子送我们一程。我们正巴不得呢,说实在的,我们早就有意让老乡给我们带路,可大冷的天,冰天雪地的,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开口。现在老乡主动提出来带路,我们都乐了。

简单的吃罢午餐,我们跟着小伙子上路了,小伙子领我们走了条近路,一条需要贴着崖边走的路。上路前老乡再三叮嘱我们路上慢点,注意安全。路果然不好走,有的地方我们的脚下只有不足10来宽的石楞,如果不是小伙子走在前边,根本看不出是条路,口说无凭,还是看照片吧。咦,这是谁拍的照片?那么险的路怎么拍的气势全无呢?

拐过一个弯,又踩着崖边的石楞子硬向上爬了一截后,脚下出现了石阶,此时我们才相信我们走的真是一条路。小伙子走的很快,他不时的停下来等等我,我则要不时的等等后边的队友,看着身后艰难上升中的队友,我突然想起了那首《蜗牛与黄鹂鸟》的歌:“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我们就是那慢慢腾腾的蜗牛,小伙子就象那黄鹂鸟。

下午3点半,我们登上崖顶,俯视脚下,真让人有一步冲天、直上云霄的感觉。

小伙子要回去了,他说前边没了岔路,一直走就行。“谢谢你,小伙子,来,咱们合个影吧。”双方依依不舍的分手了,我们再三表示感谢,同时叮嘱:“下山慢点,千万注意”。刚才那条路。上山且不易,下山更难。

沿着崖边的小路,我们向前走去,覆了雪的小路上只有不知名的小动物的脚印。路一直贴着崖边走,脚下就是几十丈深的深渊,如果脚下一滑滚下去,肯定就会粉身碎骨,毫安无任何悬念。“你们先走一步,我紧一下鞋带”,细节决定成败,这些小事千万不能马虎。

雪地上,小动物的脚印

10多分钟后,我们的眼前出现了建筑,不会吧,我计划扎营的废村这么快就到了?

我们真的已经到了计划中的营地。这个村废弃的时间不算太长,多数房屋保存的不错,有的内部还很干净,一个窑内扎三四顶帐篷正好。虽说现在的时间还不到4点,扎营真的有点早,可再往前走很难找到这么好的营地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我们决定就在这个店扎营了。

“到 村了”

“水源在哪儿,先找水源。”

小伙子的父亲说这个村里有盘磨,在磨那儿就能找到泉眼。几个人进村转开了,很快就有了惊喜的喊声:“磨,磨在这里。”随后是失望的声音:“只有磨,没有水源。”

我没有进村, 我一直在沿着沟底找。很快,我在沟对面找到了一个渗出泉,被冻的梆梆硬的渗出泉。没关系,咱带着刀呢。破冰。

村里的建筑

经过比较,我们选择了村边的一座房屋做为我们的营地,那三孔窑就在路边,建筑非常完好,院里屋里也比较干净,稍加打扫就行。有人戏说,是5星级的营地。啥星不星的,咱又不是去开房,只要自己满意就行。
我们扎营的房子

刚刚5点,我们已经完成了扎营的工作,随后开始了FB活动。记忆中我还从没有这样早的休息过,这次真的是FB透顶了。

热气在窑洞内飘荡,空气中飘着浓郁的酒肉的香味,这个小山村应该好久飘荡过这样的香味了,不知我们的大餐会不会引的那些清贫惯了小动物哈啦子横流,唉,不说了,我已经撑的走不了道了。都说爬山减肥,这样FB能减肥么?

天蒙蒙亮了,今天是我们这次穿越的最后一天,也是起的最早的一天。刚6点,尽管天还没大亮,蓝鱼儿却趔着嗓子喊了起来:“走床了,天都亮了,起床起床、快点起床,今天早点出发。”“早点出发?”这正合我意,说真的,我真不愿每天9点半了才上路。但大伙一块儿出来,别人都愿晚点出发,咱再想早上路也要迁就一下。这下好,蓝鱼儿替我催开了。

真正上路已是8点40,冬天,做饭也慢,收营也慢,一切都慢,不光慢,还费气,5个人5罐气,吃完早饭那4个人的气都耗光了,只有我的罐还有些气,估计能煮3到4锅面吧。

出村前又在村里扫荡了一回,这个村宝贝还真不少,这不,我发现了一杆秦始皇时代的大称,据说秦始皇统一度量衡就是以这杆称做基准的,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文物。有想收藏的没有?谁要想收藏请向我咨询,信息费1万元。你可别赚贵,这杆称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要不是看咱都是混8264的坛友,你出个10万8万我也不一定告诉你。

离开废村,我们沿沟底的路向前走去,老乡说了:顺沟走吧,就一条道,没岔道。真的没岔道么?不太可能。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老乡说的往往不准确,在村周围或者岔沟处,通常会有很多岔道,这些道有串村的路、种地的路、放牛放羊的路、砍柴刨药的路等等,老乡说的没岔道,一般仅指没有去别的村的道。

说没岔道,但上路不久就是一条岔道,一条很宽大的岔道,这么宽大的路应该是串村的路,更象是我们要走的路,我们没有犹豫的拐了上去。

路一直在上升,在向山脊延伸。我们犹豫了,记的老乡说过,我们翻山应该不离开沟的,这路却一直在上升,好象不对啊。莫非它是通往我们昨天到过的那个废村的路?下去,重新走沟。

继续向前是一条又一条的岔沟,一般来说,出现众多岔沟意味着沟要走到头了,只要顺沟走上去,就能上到山脊。但众多岔沟,哪条沟才是我们要走的沟?哪边的岔脊才是我们要翻的山脊?不知道。为了节省体力,我们决定轻装先探一探路,我和雨辰向前走去。

择沟一路向上,我一直上了山梁,山梁上、垭口处有明显的一条路,一条下行的路,没错,和老乡说的完全相符。
返回,背上自己的包,我们再次向山梁上攀去。

小雪飘飘,山林一片洁白,借用伟人的诗形容来形容:那真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虽说年年冬天都出行,但有好几年没看到这种景色了,心里很是有点小兴奋,雨辰、蓝鱼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漂亮雪景,更是兴奋的无以伦比,就差乐极生悲了。呵呵,千万可别乐极生悲。

我们在垭口逗留了整整1刻钟的时间,众人还是舍不的离去,一个劲的要求再多玩一会。可我看着越下越紧的雪,担心下山越晚路越难走,还是催着撵着的让大家上路了。

开始的下山路非常好走,又宽又缓,还踩成一条沟,简直可以说是高速公路。如果路都是这样的路,就是天黑了再下山也没问题。可前边的路能都是这样的路么?根据经验,不太可能。

渐渐的,沟越来越窄,路越来越陡了,虽然脚下只是一层没有踩实的新雪,虽然那雪并不算厚,但走起来还是有点滑。好在我们都是双杖,四条腿走路怎么也比两条腿稳。

渐渐的,沟越来越窄,路越来越陡了,虽然脚下只是一层没有踩实的新雪,虽然那雪并不算厚,但走起来还是有点滑。好在我们都是双杖,四条腿走路怎么也比两条腿稳。

海拔越降越低,我们走进了一条刀劈般的V型峡谷,脚下是滚滚的乱石,脚蹬上去随时可能向下滑滚的滚石。这样的地形很象神仙山下的马险峒。有友雕刻家路还不算太难走,现在有雪,有点恐高症的小鱼越发的紧张,后来干脆坐在地上向下出溜。

走过两沟汇合处,沟有些开阔了,也缓和了不少。感觉我们快要出沟了,但前边的路究竟有多远,还有没有危险,我们仍坐着无底轿。只有走上大路,悬念才能消失。

拐过一个弯,我们眼前突然一亮——一大片的平地, 一大片覆了雪的平地出现在眼前。这是一处废弃的采石场,白雪覆盖下的石料场显的那样的空旷,就象一片略有起伏的雪原。有人又走不动了,把包一扔疯了起来。“哎,都快做婆婆了,咋还和三岁的孩子一样淘呢?”“龙哥,让我们疯一回么。就疯一小会儿。”

10多分钟后,我们再次上路了。现在,路已没了任何悬念,唯一的悬念是返程车。我估计,我们要走到下口才能坐上车,而且时间不能晚于1点。今天是初7,是上学、打工者返城的日子,估计坐车的人很多,所以我们还要争取早一点赶到下口。

拐上公路了,207国道是驴友们很熟悉的一条公路,也是一条很繁忙的公路,可由于 过年、由于下雪,今天的207车辆极少。不但路上车少,路两边的房屋基本上也全是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想找个老乡问一下班车的情况也成了一种奢望。

沟底的村庄盘里,如果我们继续向六岭关方向走,我们应该在此寻路下盘里,可同行的人都急于返回,明天就是初八了,是上班的日子。我们的穿越应该结束了。

12点46分,我们走进了下口村西口,下口村是个大村,是下口乡(现在叫镇)政府所在地,村庄依河而建,东西长、南北窄。老乡说去县城的班车只有早午两班,中午这班在12点多点,现在那车刚走。我们要回县城只能包车。下口村中心有个广场。是下口的政冶、政济的中心,在那儿能包到车。

广场处,我们连问了几家,人家的车都不跑,不是不想挣这份钱,是这个道不敢跑。最终我们走进了村中还在营业的唯一一家饭馆,2斤半饺子,一瓶牛2,一边吃着饭,一边让店老板帮忙联系一辆车。只是那车正往县城送人,要等一会才能上来。

3点多了,盼了很久的车终于上来了,下车的竟然是几个背包客,不多不少也是5个背包客。什么人?在放假的最后一天才出来,迎到近前才发现是大肚鱼等人,他要从六岭关往藏山穿 ,估计3-4天时间。看来都是有闲人啊。双方再见。两分钟后,小面载着我们缓缓的上路了。

(全文完)
车辆缓缓行驶在覆了冰雪的盘山公路上

目的地: 石家庄 沧州 梨树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