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无向导鳌太穿越记实

8264旅行网

前言

鳌太穿越归来已有20多天了,本不打算写什么所谓的攻略,但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决定写点东西,如实的记录当时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也希望能给以后穿鳌太的驴友一点启发。文笔有限,请各位看官手下留情。

对于我而言,此行感触最深的就是路,有迷途时的彷徨,有望山兴叹的感慨,有柳暗花明失而复得的喜悦,曾多少次,在心中呐喊:“路在何方?”也许鳌太本来没有路,走的牛和驴多了,才有了所谓的路,在鳌太,路只是一个概念,在石头上跳跃时,望着山顶,眼前就会浮现一条通往山顶的路,当遇到巨石难以逾越时,退一步就会峰回路转。因此,只要心中有路,草地、树林、石海,甚至峭壁都是路,都是通往成功的路,鳌太如同人生,没有一条规划好的路,只要目标定好,条条都是路。

此次穿越的主力军是秦岩率领的9个人的大部队,也借此机会向帮助过我们、感动过我们、激励过我们的兄弟们表示感谢,他们给了我们很多无私的帮助,他们的很多做法令我们深受感动,他们的很多行为激励着我们前进,也许他们看不到这个帖子,但是还是要向他们道一声谢谢,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和英雄。

我们是散兵游勇,绝对的配角。没有得到许可,主角就不介绍了,只介绍一下2个配角吧。

寂寞山野,老驴一头,有着驴一样强壮的身体和识途的本领,走过长白山,进过墨脱,大江南北的很多穿越路线上都留下了他的驴蹄印,而且历来是无向导穿越,有着多彩的户外经历和丰富的户外经验,是此行的发起者,散兵队的核心,领队兼队长,以及押尾的。缺点,做事筹划不足,没事喜欢另辟蹊径。

“呵呵,对防晒霜感兴趣的美驴可以与他多交流啊,瞧,人家多白啊,据说是用了XXXX牌子的防晒霜啊!(为避免广告的嫌疑,就隐了吧。不想被我曝光的赶紧过来啊,你懂得的。呵呵,哪个品牌不来,我就把它写上去)”

行跋天下,也就是俺,新驴一头,与驴能扯上边的只有驴一样的倔脾气,2006年开始了解户外,2010年国庆节实现了户外的处女秀-神农架老君山,今年“五一”为了测试装备爬了一次武功山,散兵队的开路先锋兼大厨。

百密一疏--鳌太穿越之准备篇

第一次听老驴山野说起鳌太,就对鳌太充满了向往,开始了对鳌太的关注,2011年的鳌太更是因为踏雪和牧野多了几分神秘和艰险。
今年年初,山野就放言8月份进行鳌太穿越,在鳌太的诱惑和其蛊惑下,我开始着手从多方面做准备。

首先是户外知识的贮备,尤其是野外生存知识。我是一个户外的新兵,06年开始接触户外,去年国庆节才迈出了户外的第一步,户外知识很贫乏,更没有什么经验可谈,而走鳌太必须有一定的户外经验和丰富的户外知识,只有恶补了。

第二是体能储备。近两年来一直坚持锻炼,自认为体能还不错,但在五一的武功山拉练时累得腰酸背疼(两天从沈子穿到明月山索道),尤其是第二天夜里,怎么睡都不舒服,半夜被疼醒多次,才意识到体能还是不足,因此在五一之后,每天都坚持锻炼2到3个小时,倒走、快走、慢跑的总距离在15公里以上,可谓是挥汗如雨。无聊时,想偷懒时,就用“装备可以比别人差,但体能不能比别人差”来鞭策自己。

第三是装备的准备。装备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装备万万不能。在8264、磨坊等户外论坛上边学习边淘装备,先后购买了登山鞋、背包、登山杖、头灯等等,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将06年购买的所谓高性价比的装备全部更新,将整体重量控制在自己舒服的范围之内。最纠结的是相机的选择。原有的相机太老,相素太低,本该淘汰,但进什么机子,纠结了大半年。卡片机,单反,各有利弊,难以取舍。直到最后,看到网上驴友用普通卡片机出的片子效果很不错,再加上单反的重量及携带不便,坚决舍弃单反,选中两款号称卡片之王的机型lx5和g12,还是由于便携,选中小五,临出发前机子才到手,此次鳌太也是它的处女秀。

第四是食品准备。为了控制总重量,我尽量不带含水份的食物,每天按600到700克准备,分别准备了18袋速溶麦片(每袋30克),6袋方便面(每袋120克),1包挂面(500克),1袋大米(500克),6块压缩饼干(每袋230多克),2袋青岛钙奶饼干(每袋225克),1袋葡萄糖粉(400克)。餐饮安排--早餐:3袋麦片加100克大米,煮麦片粥;午餐:路餐,饼干或压缩饼干;晚餐:方便面加100克挂面;葡萄糖粉作为日常补充体能和战备粮用,冗余2块压缩饼干。

最后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准备,就是做功课。因为上网不便,功课就全面委托给了山野,由于对攻略的不熟悉,差点使此行以失败告终。

为测试装备的性能,增加户外经验,查找存在的问题,“五一”进行了拉练,结果是装备基本上经受住了考验,身体却暴露出了很多问题。第一天下午膝盖就开始疼痛,脚后跟也磨起了泡,第二天晚上累得浑身酸痛,睡觉时没有一个姿势睡着舒服。更要命的是,回来后检查出了腰椎间盘突出,我几乎崩溃了,以为从此就要告别刚刚开始的户外了。

所有物品收拾好后,上称一称,90kg,自己当时就乐了,2年前,不背背包也几乎是这个重量。背包、腰包共有20多kg,超过了18kg的心理承受范围,但是没办法,没有能再精简的了。

行程安排:武汉--宝鸡--塘口--螯山大梁--导航架--药王洞--荞麦梁--飞机梁--金字塔--西塬--太白梁--东塬--东跑马梁--大爷海--拔仙台--汤峪--眉县—西安—武汉。
路在何方--鳌太穿越篇

我们的穿越路线很传统,功略也是从网上当的,具体路线如下:
D0:8月4日下午乘火车,早上到宝鸡
D1:8月5日上午,采购物资,从宝鸡坐车经眉县太白县城。下午包车去太白县塘口。

15:05上山,晚上20:30,2900米营地扎营,耗时5个半小时。

D2:8月6日中午12:00从2900营地出发,经盆景园--导航架--跑马梁---药王庙--荞麦梁--垭口,晚上20:30多到达水窝子营地,耗时8个半小时。

D3:8月7日上午10:10从水窝营地出发,经飞机梁---梁1峰---梁2峰---梁3峰,与下午17:30左右到达2800米营地,耗时7个半小时。

D4:8月8日上午10:35从2800米营地出发,经金字塔垭口----金字塔--塔1峰--塔2峰--西塬,下午19:30左右到达西塬营地,耗时7个小时。

D5:8月9日上午9:35从西塬营地出发,经太白梁—大石河—万仙阵--跑马梁,下午18:00左右到达拔仙台山脚下营地,耗时8个半小时。

D6:8月10日上午10:00从拔仙台山脚下的营地出发,经拔仙台—大爷海—文公庙—缆车,下午18:30左右到达汤峪,耗时8个半小时。

鳌太穿越,我最担心的是鳌太的天气,没有向导,没有gps,物资又没有踏雪准备的充分,万一遇到恶劣的天气,就只好听天由命了。其次是自己的身体。前面说过,腰椎和膝盖都不给力,只要这两个部位有一个出问题就麻烦了。最后,还担心高反。因为以前从未爬过3000米以上的山。基于以上三点,对鳌太之行难免有些担心,甚至都有留下遗书的念头。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没有惧怕的心理,倒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气。出发前,预防高反的药没吃,保险也没买,怕家人担心,悄悄地出发了。

8月4日下午15:35,从武汉站登车出发。山野买的是硬座,这可毁了俺的小蛮腰啊,全程近16个小时,俺坐了有2个小时,整整站了有12个小时,到了西安站后,人下的差不多的时候,俺享受了一下卧铺的待遇,占了个三人座,美美的睡了一小觉。

“瞧这两位,被围观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狂热”

“近十年没坐硬座了,车上的有很多站着的旅客。十年来中国的铁路高速发展,但是对于老百姓而言依然是买票难、乘车难,十年来没有太大的改变”

“瞧,哈拉哥睡得多香,羡慕嫉妒恨啊!”

8月5日早上七点多,火车基本准时到达宝鸡站。他们俩到售票厅买了13号的返程票,然后过早,采购食品物资。山野将买汽罐的重任交给了俺。俺带着山野的指示和攻略出发了,是神马攻略啊,“》》》》”,估计是不想让一般人看明白,上徘徊了半天,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绿蚂蚁”,看来蚂蚁应该改大象了,不然一般人不会知道啊。没办法,只好电话山野,告知向前至“红旗路”右拐,俺滴亲娘来,这么重要的信息竟然没有写,神人啊,俺相信了那句不知神马人说的至理名言“尽信攻略,不如无攻略”。经山野的指点,很快找到了“蚂蚁窝”,都9点了还大门紧闭。问旁边的商家,告知差不多该开门了,没办法,等吧。大约十分钟后,来了一头母蚂蚁,进窝,告知红罐17(据说是高山罐),蓝罐16,妈妈的,网上说15一个的啊?怎么涨价了?被告知进价涨了(后来得知,那帮兄弟昨天买的还是15,看来是要倒闭了,宰一个是一个啊)。没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别无选择啊。看完气罐,又看了看帽子和雨衣(山野临时增加的任务),一个破帽子要142,还是女式的,很不爽。转身出门到了对面的“探路者”(对这个牌子也没什么好印象,不得已而为之啊),看到气罐,一问蓝罐13,红罐15,毫不犹豫的拿了一个红的(店里唯一的一个),5个蓝的,一共80,果断刷卡,后来才知道刷卡是多么明智啊,当然这是后话了。帽子和雨衣没有合适的,于是又返回蚂蚁窝,买了帽子和雨衣,顺便用蓝罐换了一个红罐(也是唯一的一个了)。在此提醒各位驴友,一定要提前联系好店家,预约好气罐和取货时间。

出门拦的,直奔汽车站。刚刚上车,悲催的山野(现在怎么觉得像个日本名字啊)又来电,问到哪儿了,到太白的车已满,马上出发。妈妈的,前面跟我说买了10点整的票,遇到过晚点的,还没遇到过提前的。过了一会又来电,说不用赶了,他们被赶下车了,只好等下一班了。神马世道啊,还有没有游戏规则可言啊。到汽车站后将气罐交给山野,也他不知怎么趁工作人员打盹的时候,将这些易燃易爆的危险品逃过安检的。

由于大雨,陕西到太白的省道被冲断,要绕道眉县。太约是下午1:30到达太白县城(塘口村就在去太白县城的路上,如果不想到太白,可中途下车,节约时间),又是补充物资又是腐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是上山还是就地腐败,又纠结了半天。山野建议就地腐败,当然是担心我们昨晚没休息好,体力跟不上。怎可不能被小瞧了,拍着胸脯说,别看晚上没休息,体力照样没问题。同时,据预报,后面几天天气不错,应该是个窗口,最后决定趁天气好赶紧出发。

打车一直到塘口村后的小路。下车后询问了当地的村民,说今天有几拨人早已登山了,还说我们出发晚了,上不了山了。谢过热心的村民后,我们踏着前人的足迹进山了,此时已经是15:05了。
第一天:8月5日15:05塘口村出发,目的地2900营地。

雨后空气非常的清新,近处绿油油的菜地,远处云雾缭绕的青山,我们无心眼前的美景,想的未来几天的艰辛,踩着泥泞的蜿蜒小路向山里进发。俺,前面开路,山野押尾,另一个兄弟稳坐中军帐。
塘口村登山口,我们此行的起点

“路两边是绿油油的蔬菜,远处的群山被笼罩在迷雾之间。山野一直羡慕别人在山顶上涮白菜,哪天我们也腐败一把”

在山脚下,出现了岔路,在左边的树枝上发现了红色的布条,果断向左,果然沿路不断出现红色布条和“纵横山水”的路标,在它们的指引下我们顺利前行。

进山后,一直在树林中穿行,一路拔高,路不断的被溪水淹没,不断的踩着石头过河。由于苹果、花生、瓜子、鸡等腐败物资在火车上没有消灭光,又舍不得丢,只好拎在手里,少了左手的辅助,几次差点失去平衡摔跟头,多余的东西要不得啊。

“纵横山水”路标

因为没有岔路,路上的标记明显,感觉鳌太也不过如此,比想象中的鳌太差远了,思想已经开始麻痹,随后有了单飞追赶前面队伍的想法,大约在17:30的时候,我在征得山野君的同意后,单飞了,连对讲机都没带一个。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穿出了树林,路边上不断的有扎营的痕迹,觉得离营地不远了。

来到一个半山腰后,左手方向有一些松树,感觉很像2900营地的特征,于是沿小路上行,一边走一边喊,隐约有人回了一声,于是以为已经到了2900营地,于是沿路向上,走出一段距离后并没有找到扎营的队伍。在对面的半山腰发现了一处窝棚(事后才想明白,那应该是药棚营地的标志性建筑),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

“此处景观有点像盆景园的感觉(此处的盆景我没拍下来),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远处的药棚--当时来不及到跟前细看

同时,我也意识到已经没有路标好久了。这时才发现我的裤腿已经完全湿透,鞋子里也灌满了水,一走咣叽咣叽的,身上发凉,脚底发冷。太阳撒下最后一缕余辉下山了,雾上来了,路不见了,队友不见了,气温急剧下降(第一次户外—神农架,我已见识过日落后的气温,当时冻得我浑身哆嗦,上窜下跳)。

太阳下山后,雾就起来了,气温也跟着骤降

“路在何方?”“我该怎么办?”我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还好,俺虽是菜驴,但不是菜鸟,在经过简单的分析后,果断沿原路返回,找路标,此时已是18:50。

不一会重新见到了久违的路标,感到格外亲切。于是沿路标前行,不久来到了一处营地,处在半山腰的洼地上,晚上应该风小,水源是条清澈的小溪,营地较为平整。当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前行。

跨过小溪后,又钻进了树林,而且是一路上行。前行十多分钟后,决定返回,因为据我判断,前面的营地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我虽说浪费了一段时间,但是一直没有离开道路太远,再加上我浑厚的男中音,他们应该可以听得到,他们应该在后面。再说,另一个兄弟的体力稍差一些,山野君背着那么重的包也很难帮他,如果我冒进,他们跟不上也不合适,于是又返回刚才路过的营地,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等待队友的到来。

一切安排就绪,已近20:00,还没见到他们的踪迹,于是我又静下心来分析目前的情况,一种是他们赶到了我前面,追上了前面的队伍,这是最理想的情况;另一种是,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已经就地扎营了。就怕出现第二种情况,他们没带炉头,天又冷,一个兄弟体力透支较大,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岂不是很难受,再说我们三个是一个团队,第一天就各奔东西,那以后还怎么走?于是我熄了火,决定先找到他们再说。

首先向后寻找。刚走出几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爬起来以后才知道自己的体力也已透支了,于是返回帐篷带上腰包(葡萄糖粉在包里)和登山杖,吃了几口葡萄糖粉。

上行不远,便看到了山下的万家灯火,手机也有了信号,打了一下山野,关机,断定他的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在我前面的可能性更大,即使在后面也应该离我不远,于是扯开嗓子大喊起来(这时才发现有一个大嗓门是多么给力啊),同时将头灯调成sos模式对着四周乱闪。不久,在对面很远的山坡上传来呐喊声和闪烁的灯光,应该是有人听到了我的喊声或看到了灯光进行的回应。心想,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兄弟,先过去看看再说,如果是最好,不是也可以找人帮忙。

寻着路标,跌跌撞撞的向着灯光的方向走去,没有体力了就吃点葡萄糖粉,喝点溪水。大约1个小时候,终于见到了一片营地,也不管别人休息了没,扯开嗓子喊了山野一声,得到了两声回应,我的娘哎,终于找到他们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两个小子正吃着热腾腾的方便面呢!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早已提出抗议很久了,简单的吃了一点(他们没准备我的饭,不好意思多吃)。

经过简单的攀谈,原来他们是在我走错路的时候超过了我,他们也听到了我的喊声,但辨不清方向,以为是前面的人喊得。看来靠吼的通信方式是靠不住的啊。了解完情况后,决定返回,山野君带上卧具,陪我下撤。这次学乖了,带上了手台。可怜的山野君啊,那可是他和新帐篷的初夜啊!眼睁睁地看着搭好的洞房不能睡啊!在这里对山野君的重友轻帐,表示沉重的感谢!

在山野问了我四次还有多久后,我们到达了我的营地,此时已近22:00。我简单吃了点东西后就钻进了睡袋,此时已近子夜。躺下后,测了一下心率,83,大约是平时的1.5倍。一夜无话,第二天7:30左右自然醒来。

第一晚,我觉得山野的鼻子不够用的,嘴巴都参与了呼吸,山野就说我的呼吸困难,从呼吸和心率来看,身体还是没有适应高海拔。

埋锅造饭,晒衣服,晒鞋子,晒帐篷,把湿的全部晒一晒。9:10,山野君卷铺盖卷儿离开,9:50称到达2900营地。山野离开后,我一边烧水一边收拾东西,9:55也出发了。出发了半个多小时后,心想路程该过一半了吧,山野轻装40分钟,我1个小时肯定到达,正琢磨着呢,听见有人说话,心想这两个小子还挺有良心的,还知道下来接我一下,抬头一看,几顶帐篷错落有致的分布在不远处,到营地了?一问时间才10:35,我也走了40分钟。然后一边烧水(没办法只带了1个炉头),一边晒鞋子,看着他们收拾营地,折腾到中午12点才出发。经过一上午的折腾,衣服帐篷都晒干了,就是鞋子还是湿的,冰凉冰凉的,极不情愿的穿上。

第二天,8月6日,12:00从2900营地出发,目标水窝子营地。12:00准时从2900营地出发,由于一路拔高,行进很慢,走一会儿就要停下来喘几口粗气。大约半个小时后,到达了盆景园,眼前豁然开朗,蓝天白云,远处的山梁,历历在目,完全是另一翻景象。

“注意,右边就是指引我们前进的路标之一—红布条”

盆景园--名副其实

远处的山梁,蓝天,白云

鳌山迎客松

“瞧,又是这两个家伙”

下午1点到达了白起庙(事后才知道,不禁肃然起敬)。这时感觉到屁股有凉凉的,一摸全是水,杯具了!鸭嘴兽漏水了!没用几次啊,就这么杯具了!在我收拾水袋时,他俩走远了。有了昨天掉队的教训,今天不敢大意,况且前面的队伍早在8:00就出发了,要赶紧追啊。山野到前面探路去了,我们俩在后面不紧不慢的前进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了远方山头上有一个类似电力塔状的物体--传说中的导航架。

白起庙(应该是白起庙遗址

“刚开始见到这些大石头很好奇,拍了很多。都来才知道,这也是路。”

“传说中的鳌山的标志性建筑--导航架,就孤零零的矗立在远方。”

“不知道这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

有了前进的方向,就有了前进的动力,不禁加快了步伐。在向导航架进发的过程中遇到了从导航架返回的4位驴友,得知大部队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刚刚从导航架出发,大约40分钟的路程。既然大部队已经不远了,也就不着急赶了,于是就地午餐,此时大约14:15。我脱光了衣服,吹着山风,晒着日光浴,爽啊!

吃完饭,衣服、鞋子也干得着不多了。这时,一队友提出,体力有些跟不上了,到达导航架就下撤,第二天随那4个驴友返回。山野君还想挽留,我不了解他的体力,也不清楚他的身体状况,再说后面的路应该比现在艰难的多,也不好过多挽留。

14:50,吹响了问顶鳌山的号角。路在乱石阵上丢失了,我们兵分两路,山野按攻略左切,我向上拔,不久,山野发现了路的痕迹,我也靠了过去。沿路前行,我继续探路,山野押尾,一路上没有发现明显的通往导航架的路。这时手台里传来后队直接右切导航架的消息,我也决定不再找路,从路边一个很大的玛尼堆向导航架直插过去,导航架只有一个尖尘角露在地平线上,路上不断的出现玛尼堆和一些小水坑。

“路在何方?导航架也有不能导航的时候。”

导航架,几乎要消失在地平线上

15:30,我们几乎同时到达了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导航架。合影留念、分配物资、相互道别,一个兄弟下撤了,他认为能爬上鳌山已经到达他身体的极限了,已经很满足了,有机会再来征服鳌太。后面的漫漫长路,只剩下了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传说中的导航架

山野在考察导航架

“下撤的兄弟,这个手势是啥意思啊?”

“这个山野,象不象个垃圾哥?”

全副武装的俺

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15:45从导航架出发,向着大玛尼堆的方向前进,现在才真正明白那些大玛尼堆的另一个作用—导航,那些堆玛尼堆的前辈可谓用心良苦。在一个又一个大玛尼堆的引导下,我们顺利的找到了路。

不久,陆陆续续的遇到了从23公里穿越鳌山的队伍,有人热心的为我们指明方向,也有得知就我们俩人无向导无gps穿鳌太时,表示凶多吉少。告别众人后,山野认为不能再沿有路标的路前行了,那是从23公里下撤的路,决定向荞麦岭的方向直插。我们俩深一脚浅一脚的在不平的草甸上前进,渐渐的,山野君落在了后面。后来得知,他脚上起泡了,而且崴得脚脖子不舒服。山野君可是从事户外运动多年的强驴啊,都出现了状况啊,不禁替他和自己担心起来。

走了半天,都不见路得踪影,就连强驴都出现了状况,前面的队伍还不见踪影,心里有些后悔啊,后悔没有多做功课啊,也开始担心能否找到路,天黑前能否到达营地。
“望着远处的群山,很是无奈。”

大约迷茫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发现了路的痕迹,尤如发现新大陆般兴奋,说明我们的行进方向是对的。现在回想起来,不应该盲目直插,沿着有标记的路向前不远就应该有左拐的岔路口。找到路后,我依然在前探路,山野在后。刚开始,经验不足,经常把路走丢。

17:40,我到达了一些天然玛尼堆前,并看到了传说中的药王殿。过了药王殿后又找不到路了,只好从乱石上切到一个垭口,又沿山脊上拔。正行进着,突然一群大型动物从山脊奔驰而过,从侧面看有点狮子的感觉,还没来得及拍,它们已经远去,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羚牛。

药王殿后面巨大的天然玛尼堆

“药王呢?采药去了?”

爬到坡顶,我终于看到了远处乱石坡上的背包罩,呵呵终于望到了大部队的影子了,急忙向山野君报告,无奈人家看不见,人家出门靠望远镜(俺们穷,买不起那贵的家伙,只有靠双眼了)。

看到了大部队,心里又有了底,奋力追赶。背包罩越来越清晰,移动的速度好像很慢,再到后来竟然可以直接对话了,感觉他们好像在等我们(后来才得知,他们有人在荞麦岭都快崩溃了,所以前进的很慢)。

在荞麦岭上,不停的在石头上跳来跳去,有时还要手脚并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路在何方?难道脚下就是路?”19:40左右,太阳撒下最后一丝余晖睡觉去了。太阳一休息,温度马上下降,前面的队伍也已经翻过了山梁,又冷冷清清的剩下了我们俩。山野决定沿山腰切到垭口(水窝子营地在垭口),我选择了继续上拔。翻过山梁就看到了大部队,有人已经到达了营地,有人还在摸黑前进。最后,跟一个没找到头灯的兄弟一起到达营地。

“路在何方?难道脚下就是路?”

“只要心里有路,神马都是路!”

到达营地后,已经八点多了。当时风很大,丢下包后到处寻找避风的营地,无奈,都不是很理想,只好做罢。二十多分钟后山野也到达了营地,然后开始安营扎寨,两人忙活了半天才把帐篷扎好,风绳、地钉全部用上了,帐篷打得很饱满,很扎实。我俩又冷又饿,决定挤一挤算了。用备用水(生水)煮了两包方便面,每人啃了一个饼就休息了。

早上六点多就被旁边的兄弟吵醒了,没有睡到自然醒。起床、洗漱、做饭、晒衣服、烧水(风很大,早上帐篷基本是干的)。有几个驴友的帐篷昨晚就扎在水源旁边,还到处找水源,一觉醒来才发现水源就在身边旁边。水窝子营地的水源有两三处,要早点扎营,才好发现。通过简单的接触,对眼前的队伍有了初步的了解,全队9人,7男2女,来自五湖四海,队长秦岩,无向导,有几部gps,带着高压锅、炒锅,还有油盐酱醋等,与我们相比,人家简直就是来腐败的。

第三天,8月7日,水窝子营地到2800营地。大部队是9:10就出发,我俩一直磨蹭到10:10才出发。又是不停的翻石头,找路,在大部队休息时,大约是11点半的样子,我们赶了上来,一起休息,一起出发,很快我俩赶到了队伍的前面,担任起了整个队伍的开路先锋。为联系方便,相互有个照应,想把我们的手台调成同一个频率,未果(后来才知道,工作频段不同)。

中间的峭壁是否像一张神仙的脸

“远处的群山犹如一幅山水画呈现在我们面前。环视四周,除了山还是山,如果一个人在此迷失了路,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中午12:10时,我们已经赶到了大部队的前面。这是动物最多的一张照片(一个朋友看过我的照片后说:“景色很美,就是看不到动物”)。

路,从眼前就这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翻不完的石海。

“看到了吗?橙色的背包罩,在户外分外显眼”

“这就是路。”

“这也是路,说也说不清楚。”

直通顶峰的概念路

“回望走过的路,真不敢相信那也叫路啊。”

暮然回首,这也是路。

千年神龟

远眺金字塔(山脚下那片绿色的草地便是营地)

穿出松树林,来到了一处草坪,看了一下没有水源,也没有很多扎营的痕迹,于是决定前行。

过了草坪,又钻进了松树林。大约20分钟后,山野到达了草坪,他认为非常符合功略中“穿过松树林》》》》……”的特征,初步判断那就是2800营地,决定留下来寻找水源,而我进退两难,不得不翻出功略,仔细看了营地特征的描述,刚刚路过的草坪与之不符,所以我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继续前行。松林中很多漂亮的小花吸引了我,我慢下了脚步,边走边拍,边等待山野的消息。一刻钟后,山野那边传来无水源的消息,于是又放开步子向前赶。突然,寂静的松树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放缓了脚步,蹑手蹑脚地向前走,看清楚了是几头羚牛。近点再近点,它们也发现了我,飞奔而去,剩下拿着相机傻傻地我。

钻出松林,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是一大片荗盛的草甸,上面点缀着各色不知名的小花,在几稞松树附近发现了堆积如山的气罐和垃圾,不用说这就是2800营地了,急忙向山野汇报,得到的指示是寻找水源。按照攻略的描述,在鞍部的最低处发现了几处水源。有了水源,就开始寻找合适的营地。草甸的上面有几棵松树围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里面扎营最好。松树的周围也很平,有明显的扎营痕迹,还可以生篝火,非常适合大部队扎营,唯一的缺点就是离水源有一定距离。考虑到后面的大部队人多,需要大片的营地,我便开始寻找其他营地,最后在水源旁边有一块地相对比较平,缺点就是太潮。等到山野过来后,决定上面的大营地留给后面的大部队,我们近水扎营。

2800营地的全景—这个营地是所有营地中最美的

看几棵松树围成的营地是最好的营地

在山野到来前,我闲着没事,就拍了一些花花草草,在拍一朵小黄花时偶然发现旁边的一些草的叶子非常像葱叶,于是毫不犹豫的拔了棵尝了尝,还真有点葱的味道,没错应该就是野葱,虽然俺曾未见过所谓的“野葱”,也曾未听说过鳌太还有野葱吃(应该有人介绍过吧,只能怪自己的功课做得不好),呵呵,晚餐有菜吃了。在拔野葱的过程中发现,那朵黄花就是野葱的花,不过开花的葱已经老了,拔嫩的吃。刚开始,山野小队长还怀疑它是否能吃,后来也出手拔了一些,煮面条时加了进去,有点葱味,就是比普通葱难咬。

路边的野花—野葱花

路边的野花—野韭菜花

我们安顿好后,大部队陆续赶到,也在我们旁边安营扎寨。有兄弟不尽在营地下边300米外又发现了一处水质更好的水源,还兴奋的说,他发现了更好的营地,在下边的水源处,还说自己考虑了半天才决定搬家,于是背着包拖着帐篷下去了。另外三个兄弟也不情愿的抬着帐篷紧跟其后,其他人都没动,看样子实在是不想动了。

我的帐篷,我的家。

过了不一会,那三个兄弟抬着帐篷又回来了,笑问:“怎么了?”,一兄弟答曰:“太远了。”这样只有那个哥们一个人在那扎营了。过了一会儿,晚饭做好了。我和山野边吃饭边议论,那哥们晚上不会被羚牛顶翻吧?山野说,估计那哥们打死也不会回来了,不然多没面子啊。我们正议论着呢,只见那哥们拖着帐篷又回来了,大伙当场都笑翻了。“怎么回来了?"一个人慎得慌。”大家又大笑一翻。看着他拖帐篷的样子,不禁想起了一个成语,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头。

“我们回来了。”

一夜无事。早上6点多,兄弟们准时喊我们起床。起来一看,帐篷内外全是水,睡袋外面腹部的位置也是湿的(昨天也是如此),应该不是帐篷上滴下的水湿的(在水窝子营地风很大,帐篷基本上干的),个人推断,可能是因为帐篷中的温度过低,从睡袋中蒸发出的水蒸汽遇冷凝结造成的,不知道是否如此?请高手赐教。

早上在草甸上又发现了野韭菜,也是有点老,比野葱更难咬。连葱带韭菜的拔了一大把,没吃完,连飞雪兄弟给的波菜一起包好带上了(飞雪兄弟给的波菜,我们没舍得吃,也不好意思独享,必竟是兄弟不辞劳苦背上来的啊)。

我们俩属于那种没心没肺的,能吃能喝能睡,那帮兄弟看我俩胃口好,纷纷慷慨解囊,除波菜外还有腊肉、腊肠、大米、锅巴、面饼、气罐等等(后面陆续还有),我们俩自嘲的说,通过此行一举成名——鳌太饭桶。

大部队中有好几个人高反较为强烈,连饭都难以下咽,但是为了心中的目标,都在咬牙坚持,令我们深受鼓舞。其中不锈钢兄弟因为高反,难以进食,体力实在难以支撑,不得不下撤。行程基本过半,此时下撤非常可惜,大队长秦岩(9个人的大队伍的队长,为与我们俩个人的队长区分,故称大队长)不放心他一个人下撤,也主动放弃行程,与钢哥做伴下撤。虽然大家在此行之前都是陌生人,但在他人需要帮助时,驴友宁肯放弃自己的行程相伴而行,这种互帮互助的精神,令我们非常佩服,也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在送别了大部队和两位下撤的兄弟后,我们也吃饱了喝足了,开始收拾我们的东西,那3斤大米实在是背不动了,又不舍得丢掉,最后将大米和几块压缩饼干放在水源上边的树下,希望留给后面需要的人。收拾妥当,山野将垃圾浇上汽油,一把火烧掉了。2800营地实在是漂亮,我们俩个实在是舍不得走,山野说反正我们出去也没什么事(13号的返程票),吃的也充裕,建议我们再停留一天,虽然我也不想走,虽然我也想留,留下来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但是还是不得不离开。

第四天,8月8日,目标东源大石河营地。10:35,我们也踏上了征程,沿着时隐时现的小路上拔。在树林中穿来穿去,经常出现人过包不过的情况,背包罩都被撒开了一道口子,几种地型中最难走的就是穿树林了(建议除了明显有路的情况下外,遇到树林能绕则绕)。在金字塔下切来切去,总想切过去,等爬上山顶才发现是切不过去的,必须拔上去,注意啊金字塔不只一层。这段路虽说不难走,但是体力浪费很多,衣服始终是湿的。

回望营地,中间最亮的草地就是2800营地。

“路在何方?脚下的是路吗?”

下午1点左右我们又追上了大部队。晒了半个多小时太阳后,我们也出发了。大部队沿小路从山脊上翻过去了,考虑到塔峰的后面又是垭口,山野决定从左侧横切。我们俩沿着羚牛的足迹在峭壁上横切,山的坡度相当陡峭,估计有80度左右。切了40多分钟后,遇到了一个山凹子,相当陡,切不动了,没办法只好垂直拔上山脊,重新找路,看看上面,看看下面,我们俩就像壁虎一样贴在峭壁上。看着牛的足迹,我不禁开始佩服起牛来,这些牛肯定是不吃卡斯特罗的健美牛。20多分钟后我拔到了山脊,找到了久违的小路,看着那个亲呀,心里甭提多高兴了(那种感觉,就像被打散了的队伍重新找到组织一样)。

我们就像壁虎一样贴在峭壁上

终于找到了久违的路。

“我终于爬上来了。”

在此提醒各位驴子,鳌山上本没有路,走的牛多了形成了牛道,走的驴多了形成了驴道,牛可以走驴道,但驴不一定能走牛道,所以你是驴就得走驴道,才是科学的和适合你的。我们自作聪明的切了半天,不仅浪费了时间,还浪费了很多体力,事后我才明白,走鳌太的没有傻子,大家都会去找最合适的地方去走,走得人多了才逐渐形成那些概念路,所以说能走路尽量走路,那才是最科学最合理的。在以后的行程中,我尽量走路,通过留下我的脚印,加深路得痕迹,为后面的人留下一条合适的路。

如果说我们前面切的能称其为路,那么眼前的路痕简直就是高速公路啊。为了早点追上队伍,我向山野报告后加快了行进速度,追赶了1个多小时,当我再次发现大部队的踪迹,急忙向山野报告时,山野说我也看到了。我当时就一惊,我本来的速度就比他快,更何况我还加速了,我一回头,发现他果真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当时我就想,可能是我体力透支过度了,速度没提起来吧(后来才得知,这家伙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难怪啊!)。

追上队伍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这时我才发现水袋空了,不得不起用备用水,这是我户外以来第一次用备用水。营地还遥遥无期,我的水马上就光了(备用水是一瓶快线瓶装的生水),屋漏偏逢连夜雨,天起雾了,气温也降得厉害,刚才还是阳光普照,马上就大雾弥漫,真是说变就变啊,没有半点征兆!好在不久,雾散天开,前面的兄弟也发现了水源,于是我果断的补了2升水(呵呵,我的原则是什么都可以少,水不能少)。

大雾弥漫—鳌太的天,孩子脸,说变就变。

五点多的时候追上了已经准备扎营的先头部队,并提醒他们后面的营地会更好,于是他们又重新背起包继续前进。最后大家决定在第三个垭口扎营,但找了半天没有发现水源。大石河还有5公里多,我们不敢再贸然前进了,也决定就地扎营。其实垭口一共四个,西源营地应当是指第二个。

扎营时发现刮得是南风,很是不解。半仙(亦山野,因自称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而得名,出发前曾自行占卜过一卦,据称为上上签,万事皆宜,还建议买彩票,结果彩票没卖,才出现了后面的经济危机)说据广播称台风“梅花”来袭。南风中果真夹带着大量水蒸汽,不一会儿外帐就布满了水珠。为了一防万一,还是将帐篷扎得很牢,还在外帐的下沿堆满了石头,防止风过大,帐篷里冷。山野第二次扎下了他的大帐(两位驴友下撤,美女没了帐篷,单人帐借美女了)。

“帐角周围堆满勇于挡风的石头,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因为营地没有水,很多人都没有做饭,随便凑合一下。考虑到明天中午就可以补充水源,我们决定拿出备用水来煮面条,与大家一起分享。一斤面条,半斤腊肉,2.5升水(飞雪提供了1升水),波菜,野葱、野韭菜,一共煮了四锅,四个人边吃边煮边聊,吃得很爽,战地的晚餐分外香啊。

晚上风很大,吹得帐篷嗖嗖作响。下面隐隐约约传来“两室一厅,我要混帐”的声音(两室一厅亦山野,带着一双人帐和一单人帐,号称“谁出门不带个两室一厅”而得名)。

早上六点多,那帮哥们又准时喊我们起床了。风停了,雨也没下,外帐的内外依然露水很重,于是又要晒帐篷和衣服,因为没水,没法做饭,山野一大早就出去找水了。我正忙活着呢,半山腰上传来山野的喊声“快过来,这边很多草莓”,大伙听见喊声赶紧向山坡上跑。一看的确有很多草莓,就是个头有点大(大的是不是被牛吃掉了,那只有牛知道了),跟小拇指头顶差不多,浓缩版的,红红的,味道稍有点甜略带点酸,是补充维生素的又一天然食物。在吃过几个后就端着相机对着草莓和其他一些花花草草一顿狂拍。

野草莓,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美味。

野草莓,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美味。

日照金山

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这是什么?难道是野生的大麦?”

营地里大家忙碌的身影

我的外帐—挂在树上晒帐篷最好,风吹,日晒,还不用翻面。

据其他的驴友介绍,在第四个垭口的一棵松树附近有水源(反正我们是没找到,由于功课做得不好,现在有点事后诸葛亮的味道)。

第五天,8月9日,从西塬出发,经太白梁,大石河,万仙阵,跑马梁,大爷海。由于没找到水,大伙基本上都没做饭就出发了,我和山野又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到9:35才出发(这是出发最早的一天)。太白梁上又是无穷无尽的石海,在半山腰处发现了水源,山野留下来打水,我继续前行。太白梁不要想着切过去,是切不过去的,选好一个方向前进就是了,在到达最后一个主峰前,可向右切,方向就是顶峰下面的第一个垭口。俺就是这样切的,上去后就发现了向右的小路,向左眺望顶峰,上面有两根木头桩子。由于功课没做好,当时不知道是否该向右,与山野简单沟通后,决定向右探路。为了能在大石河水源处追上大部队,甩开膀子一顿狂追,逐渐发现了前面队伍前进留下来的痕迹,确认了正确的方向,本以为很快就可以看到队伍的影子,直到有人(蓝背包罩)穿过大石河爬上对面的山坡,我才发现他们的踪迹,大约11:45,我在树林中的水源处发现了正在取水的几位驴友,大约30分钟后山野也到了。

回望我们走过的路

大石河半山腰树林中路边上的水源

补水,午餐,休息。13:15出发,穿过河床来到山脚下,天空便开始下起了小雨,我们穿好雨衣继续赶路。雨天石头很滑,而树林中穿行又不方便,于是决定遇到树林和石头就向右,遇到草地就向上攻。我们按照既定方针,沿着一条似路又非路的路向上向右。在半山腰,竟然发现了久违的红布条(鳌太穿越,有标记的路段:第一天塘口至2900营地和第二天2900至导航架,以及第四天万仙阵前开始直至景区),我们非常兴奋,我们终于又找到路了,向前望了一下,在不远处还有布条,于是按照布条的指引前进,走了一段,发现布条的布置跟我们前面定的原则相吻合,哈哈,可谓不谋而合吧。有一段没有了布条,我们依然按照既定方针前行,走了一段距离,布条又出现了,有布条的感觉真好,心理特有底。

出了树林,山顶就在眼前了,雨也基本停了,于是准备一股作气攻上山顶。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冒出来五六个背包罩,哈,大部队就在眼前,没想到他们会突然现身,他们肯定躲雨去了!追上一问,果然如此,有人早上出发时为了减负,连雨衣都丢了,当然山顶上轰隆隆的雷声也很令人毛骨悚然,下雨时只好找地方猫着了。他们只有6个人,蓝背包罩早已不知所踪。我们一起来到了万仙阵,这时雨已经停了,天很蓝,云很白,有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大家休息,拍照。我和山野忙里偷闲,堆了几玛尼堆。望着大部队远去的身影,我们也赶紧出发了。

我摄,摄,摄,摄。瞧这装备,腐败吧!能把这大的家伙带上鳌太,也令人佩服啊!

我的机机太小了,拿不出手啊!

瞧,这准是华山论剑的剧组在拍摄

我是来打劫的。

这边日出,那边雨。这就是鳌太的天气。

万仙阵

蓝天,白云,一尘不染。

“正中间是什么?愤怒的小鸟。很漂亮,头顶的羽毛像印第安人的帽子。”

从万仙阵出来后,路明显有了人工修饰的痕迹,不时有红色的指向箭头出现,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路了。下午五点左右,我们来到了拔仙台的山脚下,在路边找到了水源,由于实在没钱到大爷海腐败,于是决定在此扎营。卸下背包后,整个人变得浑身乏力,有点头晕,懒懒的,啥也不想干,据山野的判断,我高反了,不过应该属于轻度高反,可能是几天来的高强度运动体力透支所至。强打精神扎下营,眼看着山野一个人忙活,懒得伸手,晚饭都不想吃,最后在山野的劝说下勉强吃了一些,就钻进帐篷了。

眼看着山野一个人在忙活,懒得伸手。

夕阳西下

倒在帐篷里,心里暗暗庆幸,多亏是在到达了营地才有反应,要是半途中,那就坏了,想想一直受高反折磨的飞雪等几位兄弟,再想想中途下撤的两位兄弟,我算是幸福的了。不一会,山野给我送来了一杯热茶,虽然只是一杯茶,但对于我而言那是一种来自队友的无私关怀和帮助,很受感动。我怕茶凉了,就塞进了睡袋。半夜渴了,起来喝了几口又塞进了睡袋,这一下真杯具了!杯盖没盖严,三分之一杯水(约300ml)倒进了睡袋,睡袋成了水袋,身体下面那个凉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没办法只好用身体将水袋烘干了,结果早上出发时都没干透。

当晚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湖南的两头老驴和前面消失的蓝背包罩。据湖南的那位老哥讲,他们两个是夫妻,他已经57岁了,上山时背了大米、挂面、腊肉、水果等n多吃的,还带了炒锅、高压锅,我的天哪,57岁了,背了30多公斤的背包啊,不可想象啊!背了那么重的包,速度一点都不慢,经常是跑在队伍的最前面,而且还要回过头来帮助妻子,真是厉害啊!更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啊!不用说57岁,就是现在,让我背30公斤的包爬山,我都觉得困难啊!一对体力超强的夫妇,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一对对生活无限热爱的伴侣,祝福你们!

早上起床后,感觉好多了。这一高反,有了被山野挖苦的话柄,仿佛高反是我躲避劳动的借口。帐篷外面结霜了,据说霜是在0℃左右的时候才出现,在联想起昨天飞雪兄弟水袋的水管被冻住了,我真的相信了,八月初武汉还是酷暑的时候,鳌太的气温居然到了零度。

地上霜,不是明月光。

第六天,8月9日,拔仙台,大爷海,》》》,缆车,景区中巴,汤屿镇。(先做个记号,有时间接着更新)
虽然与传说中的大爷海有点不一样,但刚开始以为就是大爷海。

铁瓦殿

瞧,山脊上那条,那才叫路。

鳌太高速公路

大雾弥漫中的拔仙台

拔仙台上的广告

拔仙台的真面目

拔仙台上的废墟—据说在我们之前十几天刚被雷击的

拔仙台上的废墟—据说在我们之前十几天刚被雷击的

是不是有点像武大郎?不,是二郎。

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这才是大爷海。

俯视大爷海

人工建筑破坏了大自然的和谐

所谓的千年冰洞

回眺拔仙台

远上寒山石径斜

文公庙

日本鬼子山野站在五星红旗下

一转眼,对面的山头就消失在大雾中。

进如景区,看到了游人,亲切啊,仿佛回到了人间

“眉县丰富多彩的纳凉晚会,可惜唱的秦腔,俺一句也听不懂啊。”

西安的火车站候车大厅,人流如织,但环境不敢恭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有损国际大都市的形象。

卡不是万能的--穿越之经济危机篇
装备不是万能的--穿越之装备篇
无知者无畏但更可怕--穿越之经验教训篇

1、路边的野花不仅可以釆,还可以补充维生素。在拍照时发现有一种不知名的小花的页子非常像小葱,不禁尝了尝,有点葱的味道,就是有点老,我估计是野葱(没有求证)。同样,还发现了,我后来又发现了野韮菜,山野发现了野草莓。这三样,我们先后多人吃过,没毒,可以放心食用(补充维生素啊)。说起维生素还要再啰唆几句,进山的第三天早上,我的两个大拇指指甲处很疼,据山野说可能是缺少维生素,于是开始注意喝点果汁,吃点青菜什么的,后面慢慢的就好了。

后面的有时间再写吧。
回复

墨薇 的帖子
是滴。电池还不错,我一块电用了6天,拍了700多张
呵呵,山野同志要来本贴视察了,列队欢迎一下。不知道哈拉哥看到自己的光辉形象会是神马反应啊。

:lol:lol

山野总算说了句实话,飞雪在高反强烈,几乎不能进食的情况下,依然咬牙坚持,偑服啊。好久没来8264了,今天上来一看被射精了,呵呵,第一次啊,感谢了!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俺的相机春节桂林给可恨的小偷顺走了,郁闷啊!才用了几次啊。刚刚才发发现,同事在帮我处理照片时将俺的大名搞成“跋行天下”,哎,粗心的同事。不过,还是非常感谢,帮我处理了那么多照片,有点小遗憾也是很正常,在此多谢了!又好久没来了,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愿能给走鳌太的朋友一点帮助。旅游,这个杂志的影响力怎么样?俺的这篇大作即将在那上面发表了,欢迎围观。

呵呵,我的文章(更确切的说是帖子的删减版)被旅游杂志录用了。在此感谢山野的鼎力相助,没有你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笔和鬼斧神工的删减,我的帖子不可能被录用的!废话少说,来稿费后请你哈酒。呵呵,前两天稿费到了税后886,一顿吃完还不够!等军歌和山野有时间了还要再聚一下,倒贴啊。

目的地: 宝鸡 桂林 日照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