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条去尼泊尔的路,我要走到老。---二月十二号篇

8264旅行网

半年以前,我在石竹半山寺求得一签,写的是一句诗:沧海桑田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还说这是缘分签,我问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他说是巫山,不是云。

下山路途,我一直在想,难道是冥冥中的安排?

三个月以后,先是花花慢慢地从水面浮了出来,不久以后,尘世的风不停的吹,涟漪荡起,咕咕,威哥,婷婷,她们不停的问我,长路到底有多远?

偶然相遇的是命运,那么,命运会把我们带向何方?
哪里才是远方?

旧的一年就要结束的时候,我和雄哥背了行囊,不顾一切的登上了长乐机场的一架早班飞机,径直向着昆明急急奔去,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和威哥还有咕咕在长水机场第一次碰面了呢。

在飞机上,侧着望向窗外,远处天空清澄,底下山风凛冽,金沙江奔腾不息,世事沧桑啊,十几年来不知几遍的走过这条西行的路,却是一直不能真正的归去。

没想到,我不停寻找的缘分啊,竟是轮回的缘分。

六个月以后,婷婷依然活在上海最繁华落寞的灯红酒绿中。

花花回到最夜色深沉的成都

威哥回到广州最爱恨交织的花城

佛山依旧刀光剑影咕咕依旧仗剑江湖最是衣襟飘扬

雄哥不停的跟我诉苦说中的毒最深还有没有救啊我回答他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飞奔着去无垠的北疆吧也许灵魂还能再次出窍不至于肉体空留余恨

说来也笑话这些天来我不是坐着低头发呆就是抬头望着月亮发呆空做白日梦原来我还沉浸在那段旅程之中的角色里难以自拔,那些经过的人,那些经过的事,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都已转身而去。

可是,我还想去最远方。

如今,回头再望,那十五天的艰辛和快乐,还有她们融化的心情,和走远的脚步声,她们成了我一世的尘缘,像是一箭穿心的千古哀愁。

晚上,一个人坐下来,光线调暗,打开音乐,我不停的来回反复的翻看着那些照片,看着你们戏谑的表情我就开怀大笑。

看着你们在冰封的下山路上相互搀扶情到深处有时我的内心又触动,看着很多丛林中你们背着行囊踌躇前行的背影我就要模糊了双眼只好发出一声叹息,感谢你们的勇敢和坚持用久违的青春给了我一段此生唯美的故事。。。。。。

从昆明飞往加德满都的航程不过仅仅三个小时,我们就在特里布胡凡机场降落了。

隔着玻璃窗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穿着制服的军人,肩膀上随意的挎着一杆长枪,我向来都是倾向于这世间醉生梦死的一切,而黑黢黢的亮堂堂的枪支总给我一种预先设计了悲欢离合的悲怆意味,对于我多少我都有些抵抗的情绪。没有想到,有先下了飞机的人,大略是被异国的风情化解了冲动还是乱了时差伤了脑筋什么的,竟然向着远处的士兵挥手致意,没想到,那士兵竟然用右手拿了枪,左手把帽檐向上抬了抬,远远地,我看见他羞涩的笑了,泛起红红的光,他竟然笑了,他真的笑了呀。落日的余晖照着枪的准星,反射到我的镜片上,亮亮的,暖暖的冬日的阳光,让我不再心生隔阂,那一刻,我倒是觉得我一厢情愿的拥有了这个美丽的国家。

唉,真好,真温暖,我就喜欢这样慢慢消失的时光,消磨殆尽。遗憾的是没有机会拍下这一幕,只好用加德满都街头拍到的一张来充数了。

机场不大,青砖红瓦,不熙不攘,和国内的相比,更像一个县城火车站的规模,寂寞着的,痴痴的等着的,永远来不了的旧时的青梅竹马。

看的时间长了,竟然有了民国时期上海滩的味道,相遇,却擦肩而过。

在机场大厅,我们滞留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上海姑娘婷婷。一见面,倒像是旧相识,落落大方,不愧是沪上闺秀,大家女子,我真不知道是应该帮她拎包还是应该先念一句宋词:似曾相识燕归来。

从机场出来,已是二月十二号的暮色时分,我闭上眼睛,长长的吸了一口异国的空气,然后憋足了劲呼出来。

睁开眼,陌生的城市,同一片天空,不同的时差,静止的时间。

不同的肤色,清透的眼神,晦涩的语言,一样的笑容,微薄的行囊,丰足的内心,温暖的山谷,如皑的雪山。

我就这样站在了喜马拉雅山脉另一侧的街道上,风吹来,尘土飞扬,平和喜悦,我却恍如隔世。

那时候,我想:我找到了自己的梦。
我再也找不到别的语言来形容此时的感受,因为我已经晕眩了。

墙壁上的涂鸦清清楚楚的画出了宿命的张力

水泥柱子上凌乱的张贴着演出海报隐约着尘世悲喜

蒙面的老者静息在路边寺庙的神像下安详平和的等候着天理

天使般可爱的儿童扬起美丽的轮廓向我微笑

角落里一位美丽的长裙女子轻轻依靠在母亲的身旁说着甜言蜜语

街角的士兵也耐不住寂寞靠在墙上不在乎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眼神黑黑的小姑娘跑来跑去来回穿梭着向人们兜售着明信片,天太冷了,她捂了自己的脸颊,又闭上眼睛,她在心里温暖着自己,我停下脚步,拿了几块糖塞给她,她笑了,两腮红红得,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有朝她笑了笑。

不知为什么,我一开始踏上这片土地就强烈的恋上了这里的一切。

可惜的是,我又很难描写周全,觉得这样的寻觅将逝而不返,只能怨叹归途。

我到底为何而来,我已经不知道,谁知道呢?

明日天涯,在这样的土地上,谁能不寻找和不沉醉呢?

我痴迷般的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寻找哀伤和欢愉,我全然忘了自己为了这一刻舟车劳顿奔波了几千公里

我宁愿那些窄窄挤挤的巷子里永无尽头,那样我就可以走进去,迷了路,落土生根,不再出来。

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奔跑,我突然想对着整个城市大喊:加德满都,我来了,你听得懂吗?

天哪,阿里巴巴,请立刻把我舌尖上淳朴的山东话变成饶舌的尼泊尔语吧,我要讲出来,我要整个加德满都的人们都能听得到,都能听得懂。

先写下这些,献给这一路途中相遇的伙伴们,他们是花花,咕咕,婷婷,威哥,雄哥,他们馈赠于我的是最真诚的情怀和笑声,我将终生不忘,当然还有加德满都忧伤的风铃以及美味的酸奶和啤酒。

把这些初到加德满都的感受,我将最澎湃旋转的心情献给支持我的朋友和亲人,无论错过或是忧伤无论山穷或是水尽,我都会心存感激。

有一条去尼泊尔的路,我要走到老,我将把路边最绝美的风景呈现给我一生里终将爱着的人,没有她,无论如何我不会踏出第一步,还有我深爱着的孩子们,他们是一哲,一瑾,一朵,感谢他们的勇敢,我才走的这么远,也因为他们,我才有了更深切的思念,那份牵挂一直牵引着我,无论走得多远,我时刻牢记着回家的温暖的路。

回家的路再温暖,可我还是成了一个迟盼不归的人。
为这些,我将深深的感恩着。
可是,我也不能忘记下一次的出发。
因为,我还没有到达远方。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