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最美的徒步路线上玩自虐

8264旅行网

周日早晨起来脑子一片空白,隐隐的有一个神秘的东西一直在诱导我,要我出门,至于到那里却没有一点目标。不经意间打开了抽屉,看到了一张从Wilderswil到Schynigge Platte的车票,OK,就是它了。喝了一杯果汁,合着昨天买的一块瑞士软奶酪吃了一块面包,随手拿了件抓绒坎肩和Ochsner自营品牌Big Bear的简易冲锋衣,看到门口有把伞,带上。那无可名状的神秘继续引导我来到车前,发动,驶向因特拉肯、Wilderswil。

上了高速脑子才开始运转,思考了一下Schynigge Platte附近的山脉。那张票是两年前一位朋友给的贵宾票,一共给我了10张,先后给了其它朋友几张,自己用过两张,这是最后一张了。用这张票除了可以从Wilderswil做齿轮火车上到Schynigge Platte观赏两湖(图恩和布里恩茨)和少女峰壮景外,还可以从Grindelwald(格林瓦尔德)乘火车回到因特拉肯东站,这有很周全的考虑,从Schynigge Platte到Grindelwald-First有一条号称瑞士最美的徒步路线,在那条路线上徒步是很多瑞士人的梦想。关于这条路线在瑞士全景徒步网站上有资料,

http://www.switzerland-wandern.ch/d/wanderweg-schweiz/panoramawanderungen-schweiz.asp?codechemin=72&codestation=56

)。根据网站提供的资料,这条路线全程16公里,需要上升1040米、下降863米,属于有一定难度(中等难度,Anspruchsvoll)的徒步路线,其中有很多路段是岩石或乱石区,需要有一定的经验和较好的体力。基本装备应该有防滑登山鞋、防风衣,一天的给养。有经验的人差不多要6小时,一般人完成全程正常情况下需要6-7小时。下面是基本数据:

Schynige Platte - Grindelwald FirstSchwierigkeitsgrad 难度Anspruchsvoll 较难,中等难度Jahreszeit 适合徒步季节Juli – Oktober 7-10月份Höhendifferenz 高差1'040 m Aufstieg,上生1040米,863m Abstieg,下降863Wanderzeit需时5Std 42min,5小时42分钟Total km 总长16.0 km,16公里

(徒步路线全程图)

一边开车一边想,已经到了Wilderswil还没有做出决定,等上了火车目标才逐渐清晰,来一次6小时全程徒步,发挥一下这张票的全部效力,也不枉朋友的好意。
抵达Wilderswil

半山回望因特拉肯

这条路线起点是Schynige Platte(2067米)的阿尔卑斯山植物园,开走之前可以在旁边的饭店先补充一点营养,还可以到Lowa徒步鞋试穿中心选一双专业徒步鞋,免费试穿一天。这里还是观看少女峰、和尚峰和二哥峰的好地方,开走之前好好看看,免得开走之后没有时间细看,不过也不用急,这个壮观的景象将陪伴你整个徒步路线全程,从下面的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

徒步路线全景图

开走之前又有些犹豫,今天没有穿专业点的装备,天气显然很差,没有陪伴,孤独一人。也没有带喝的,口袋里只有一包巧克力!路线不熟,没有事先做好计划。还有一点,没有带手机和其它通讯工具,而这是在开拔后一个小时左右才发现的!

不过我只犹豫了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坚决地下定了决心:体验一下心血来潮,小小地自虐一把!走过去问了问列车员,从First下山的最后一班缆车是什么时间?回答今天是19点,OK,时间正好!列车员用不太放心的眼神看着我说,如果你现在开始走,中间就没有多少休息时间了。我坚定得说,谢谢您的提醒,再见!

心中自问到,真的准备好了吗?好了,开拔!

发生了一个小小的错误,我先走进了植物园,到了植物园边上一看,用铁丝网拦着,出不去,需要回头!走回头路可不是我的风格,找到一处低矮点的铁丝网,小心翼翼地迈了过去,正式开始了这个无意间的旅程。根据照片上记录的时间这时是11:35分。

开拔

开始先往下走一点点,到Innerlaeger(1727米)。路的左边有几间放牧人家的房子,右边有一处为儿童玩耍修建的蘑菇型小房子模型,几十头牛散漫地在山坡上吃草。天气有些阴,但能见度很好。

不久路面开始慢慢上升,沿着山梁,左边是陡峭的悬崖,下面不远处就是透着土耳其蓝的布里恩茨湖和Rothorn峰,蓝蓝的天、静静地悬在半山腰的白云、墨绿色的草地和星罗棋布的山间木屋,布里恩茨湖极其周围这种典型的阿尔卑斯风光真是百看不厌。

来到了Laucherhorn下面,这里是Schynigge Platte附近3个小时徒步路线的回头处。如果感觉不太好,就应该在这里停下脚步,歇一歇,然后溜达回Schynigge Platte。在这里我第一次遇到了行人,是一对年轻的韩国情侣,已经走过了回转点,到了半山腰上。我走得很快,没等绕过山腰就赶上了他们,用中文打招呼,那个MM居然用很纯正的中文回答“你好!”,我问是否日本人,他们很客气说是韩国人。一聊才知道,他们计划走那个3个小时的徒步环线,我赶紧告诉他们,错了,应该在之前的那个转折点往回走。拿出地图把详细位置指给他们看,那小伙子一再鞠躬感谢。再见之后继续前行,心理想,是否回去邀他们跟我一起走?等到最后完成这次旅行之后很庆幸没有这样做,因为在最后的两个小时里经历的大雨、大雪、浓雾,而他们两个人穿着一般的旅行装,到时候我的伞给MM吗?那是一定的,而我就成了真正的落汤鸡了!那个时候气温可是降到了0度左右、路陡且滑、在海拔2500米左右,正是最艰难的时候。

Laucherhorn转山

转过Laucherhorn后进入一段高地乱石道,由于把手机忘在了家里,又没有手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感到很长很长。恐惧慢慢侵入心中!周遭万籁俱寂,偶尔传来落石的滚动声,正所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迹灭”,天上的乌云在慢慢地汇聚,地面、山腰上不断生发出一股股飘渺的云雾,很久没有看到牛了,起初的鸟鸣早已闻不到了。

真静啊!

乱石岗。

忽然想起上周报纸报道,瓦莱州发现了两只狼,曾经攻击了牛群、吃掉了几只羊,当地政府发出了灭杀许可,派出了几组猎人,找到并击毙了其中的雄狼,那只雌狼却不知所终!报道说,这两只狼近两年一直在伯尔尼高原和弗赖堡一带活动,去年才迁徙到瓦莱州的,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伯尔尼高原核心地带哟!进一步报道还说,专家估计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中大约有20只狼!透过浓雾,我仿佛看到那只母狼正在逼近!

被击毙的雄狼

这时天上开始淅淅沥沥地向下掉大雨点,云又密集了些,刮起了风。这又让我想起了去年在圣加仑发生的一件意外:一个中年女子驾车回家,路上遇到暴风雨,一颗大树被拦腰刮断,正好砸中行驶中的这辆车,女子竟遭遇不幸!听着偶尔传来的落石声,想着那不幸的女子,脑子里显现了前年在对面二哥峰发生的四百万立方米乱石从石崖上坍塌下来的事件,心中的恐惧有增无减,前面薄云深处的悬崖不是正等着我过去吗?!

摇摇欲坠的山峰

浓雾陡壁。

女子驾车被风折树砸到是一件概率极其小事件,那绝对不是自然能够做到的,一定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使然。今天,就在两个多小时前,我自己还不知道要干什么,两个小时后我却来到了阿尔卑斯山深处,除了地图的标识外前面的路我一无所知,如果那只母狼来会我、如果前面的悬崖塌下来、如果突起暴风雨闪电击中我,那就太神奇了,超自然的力量盯住我,想躲也是躲不开的,或许俺也不是凡人。想到这里,不禁有点希望发生点什么!雄心万丈,发出两声不自然的大笑,俄顷,深谷里传来两声冷笑!声音很熟,是深谷回音!

就在胡思乱想中我的脚步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许多,很快穿过了Buetschi到Egg这段高地路,来到一块巨石面前,过了这里就进入了Saegistal山谷,将会很快看到一个精致的微型高山湖,名字就叫Saegistalsee,与山谷同名。

这时发生了令人非常高兴的事情:看到了行人!迎面来了四个人,前面一个男子和一个男孩,后面是一个女子和一个女孩,显然是一家子,装备非常专业,可谓是全副武装。打过招呼聊了起来,看来前面的路要开始难了,好在雨还是淅淅沥沥的,风也几乎停了,能见度时好时坏,但不影响方向和路线的识别。问那男子到Faulhorn大约还要多长时间,他以瑞士人特有的精确精神回答说,这要看你的速度。我问现在几点钟,那男孩反应奇快,大声问还在后面慢慢接近的女子,“妈咪,几点了?”,那女子看了一眼手袋外面悬挂的登山表,说刚好一点中,又补充道:“13点!”什么,我有些不相信,我刚刚走了一小时二十五分钟?这怎么可能?我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似的,要知道,这里大约是半途点了!我告诉男子我从Schynigge Platte 来到这里已经用掉的时间,他稍稍沉思了一下说你到Faulhorn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然后再用一个小时就到终点First了。显然他还是按照正常速度来估计的,我心里想,前半途我只用了常人的一半时间,后半途恐怕两个小时够了。后来发现,那个男子一点也没有小看我,实际是把我的速度按照较快的标准估计的,事实是后来的路要比前面的路难多了,需要的时间要比前面多出很多!

告别了这一家子继续前行,不久就看到了美丽的Saegistal湖,眼光越过Saegistal湖还可以远远地望见布里恩茨湖,我仿佛看见了布里恩茨湖边那间精致的饭店露台。

道路明显越来越陡峭、路面也越来越差,路上都是碎石,云雾越来越浓密。

快穿过Saegistal山谷时远远看到了一道高高的山梁,山梁上影影绰绰有几头牛,叮咚的牛铃声已经清洗可闻,我以为那就是Faulhorn了,心中不禁一阵窃喜,虽然气喘吁吁,还是不断加快脚步。在Saegistal湖边半山腰上穿过去,不久来到一处碎石场,在这里又遇到了一个象我一样的孤独旅者,全副武装,健步如飞,打招呼都没有停下来,很快消失在浓雾中。

孤独的旅者。

穿过那段碎石场,来到了一处宏大的岩石慢坡前,远远的看到了一间房子!这之前没有想到这里会有歇脚的地方。查看了一下地图,原来是Maenndlenen(2344米)客栈。那里是登山歇脚点之一,由一对中年夫妇经营,有吃的和喝的,还能过夜,35-45瑞郎一晚上,如果要准备晚餐共计58瑞郎一天。从Schynigge Platte 走到这里过了大半,下面就要走最艰难的路段了,而从First过来恰好把最难的路段克服了,体力会有明显下降,所以登山的人到这里都要好好休息一下。我也不例外,要了一杯矿泉水。整个屋子里就我一个人,和那对夫妇聊了一会儿,原来他们还兼任登山向导,给那些寻求更专业、更刺激的登山人提供服务。他们有一只很厉害的黑狗,名字叫Pella,应该是母狗,恶狠狠地瞪着我,不时还吼两声。不过象瑞士大多数的狗一样,很听话,没有主人的命令不会轻易攻击生人。

登山人的驿站。

没有带水,路上也没有补充泉水,真的渴了,一口气喝光了那杯水,花了4.6瑞郎,没有多停留,告别了这对友善的夫妇,起身出发。

前面的路果然陡峭,有的一定危险。有很多地方是在狭窄的山梁上行走,一边就是百丈悬崖。好像是为了不让我感到害怕似的,浓雾一直遮着悬崖,路就在浓雾边上伸向远方,我的左手抚摸着雾墙向前急行。

浓雾下的悬崖

雾锁悬崖路

幸福的人

山梁上先是看到了一块纪念碑,一个叫作弗里德里希·毕赫瑟尔(Friedrich Bichsel)的中学教师,于1937年8月27日以89岁的高龄来到这个地方,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多么理想的场景!这里,四外群峰环视,巍峨的Faulhorn、壮丽的少女峰、珍珠般的布里恩茨湖、雄伟的雪朗峰,近处山坡上牛铃声声,安详宁静。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如此之高龄还能抵达这里,停下生命的脚步,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感慨了一会儿继续前行。不久遇到了先前在山下远远望见的那群牛,他们是那么的安详,自由自在,旁若无人,有的在吃草,有的静静的坐卧着,有的肆无忌惮地排泄废物,更多的是一声不吭地盯着我这个旅者,眼睛是那么的透彻、干净,纯洁这个词已经不足以描述了。只有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里,你才能看到这样的眼睛。它有一种巨大的力量,让你愿意就这么呆呆地、永远地对视着,时间停止了,空气不再流动,一切归于彻底!我好像体会到了人生的真谛。

卧牛

自由安详

费了好大劲,努力把自己从那个状态中拽出来,回归凡尘,继续前行。这时下起了雪粒,起了凉意。不久来到了Faulhorn下面,看着四周黑沉沉的,放弃了登顶的计划,直奔沿途的高潮点Bachalpsee。

雨开始越来越密,还夹杂着少许雪粒。山间天气景象变化迅捷,浓雾象在舞蹈,忽地弥漫整个山野,又忽地退去,露出清新的山坡和草地,一会儿又变幻成一朵朵、一块块,奇妙地分散在地面、半山腰,悬在伸手可及的空中,分分合合,聚散无时,多么象不可捉摸的人生!

(向未知进发)

(歧路)

(聚散无时)

有时很清醒

这段路上行人越来越多,一般人都选择First到Faulhorn这段路体验徒步赏景的乐趣,就像在Schynigge Platte附近1-3个小时的徒步环线一样,很多时候男女老少、擦肩接踵,其乐融融。

抵达精致的Bachalpsee(2265米)!一般到这里就可以算作结束了,徒步的人们会在这里安排分手前的最后一次聚会,把包里的吃喝全部清理干净,狂欢庆祝一把,以阿尔卑斯山倒影、湖、嫩绿的草地为背景留下难忘的合影。下面到First缆车站还有1个小时的下山路,很平坦,是这条徒步路线中最舒适的一段。

Bachalp湖

湖景

又隐入了雾中

看看晴天时他人照的照片。

今天正相反,这段路成了最有意思的一段!
我把剩下的最后几块巧克力吃掉,伸展了一下腿脚,开始了最后的旅程。

雨下大了,更大更多的雪粒夹杂着雨点打得伞面啪啪响。很幸运,今天出来的时候带了一把伞,今天很不幸,没有穿那双专业点的Mendl牌Gortex登山鞋、防雨透气裤子,今天很巧,出门时无意间穿了一间简易冲锋衣,虽然简易防雨水的效果还可以,还穿了一间抓绒坎肩。此刻我很高兴,终于有计划小小地自虐一下了,在经过了数小时辛苦的攀爬,全天只吃了几块巧克力,体力消耗严重的时刻,能够遇到这个暴雨雪的天气,太难得了!。很快,鞋湿透了,进水了,袜子湿透了,膝盖以下裤子湿透了,到最后裤子湿到了大腿根部。雨雪太大了,伞也只是起点象征作用,冲锋衣的表面也已经布满了雪水,我开始担心起来,担心冲锋衣也湿透、雪水侵入内衣。不过我暗暗鼓励自己,给自己加油,不是有人说过吗,做真正的驴子必须经历自虐、自残和自杀三个阶段吗,能够有机会自残一下把自己提升一个台阶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雨越来越大

湿透的鞋子和裤子

遇到了两个真正的驴子,象是夫妇俩,专业装备,令人佩服的是大雨雪中仍然穿着短裤,一往无前。
暴雨雪

雪?雨?

牛人

阿尔卑斯山中经常见到一些很小但很实用的小设施,例如下图中的供旅者遮风避雨的小木屋、防止地表径流冲刷路面和防止水土流失的集水沟槽。所谓发达不只包括高楼大厦呀!
旅者木屋

集水沟槽

裤子快要全面湿透的时候远远望见了First缆车站。
First缆车站

中间还经过了滑雪缆车站,是通往First最高点的那个,过往的两个冬季里曾经多次来这里滑雪,冬天可以从这里一直滑到Grindelwald,大约需要半个小时,长12公里,是中等难度的红道,还有一条高难度的黑道,没有试过,今年冬天试一下?

滑雪缆车站

抵达了First缆车山顶站,根据照片中的时间是16:08,全程用时4小时33分钟。这时的我好像没有开始那样兴奋了,只想着赶快上缆车,换衣服(可惜没有衣服可换!),下山!
抵达终点First缆车站

花16瑞郎(带半价卡)登上缆车,20分钟后将抵达Grindelwald。

天气不好,车站里只有我一个人买票。好像缆车就为我一个人开的,一个人也没有,难得!坐下来后看看前后缆车、旁边经过的逆向缆车,都没有人,不能再坚持了,脱!
看看这冲锋衣、鞋子,看看这袜子,拧出了这么多水!

全脱

拧干

发现一个带有加热功能的晾衣架!

多亏了这件抓绒坎肩,防止了热量流失。

来到了Grindelwald!
抵达格林瓦尔德

在火车站旁边的Derby饭店美美地享用了一杯咖啡,没有到开饭的时候,只能吃一个牛角包。这家饭店前台的大嫂真好,我要用一下电话,她居然先安排我到一个电话间等候,然后帮我接通,打完电话后还祝我玩得开心,最令人感动的是“不要钱!”

补充点

就这样结束了,没有来时的迷茫、开拔时的忐忑、旅途中的兴奋和恐惧、抵达山峰时的胡思乱想,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回去的路上天还是没有放晴,阴霾的天!
阴霾的回程

一个人,继续赶路…………

59#
禅定的驴子

你这一说还真提醒了我,走过这么多瑞士的山山水水,还真是很少看见垃圾,哪怕是一片废纸都很少见。瑞士这么个4百万人口的小国家每年有一千多万外国游客,居然保持得这么干净,很让人佩服。山上也没见有清理、打扫的,难道都是游客自觉吗?

57#
无网名

2011年1月份往返中国飞机票特优价235欧元,8月31日前预订。比国内飞一趟还便宜!First到Faulhorn的徒步路线又号称罗曼蒂克之路。再上几张07年带一帮朋友上去拍的照片。
罗曼蒂克之路:

之二

之三

这条路上最美的珍珠是Bachalp湖。
湖景1

湖景2

湖景3

湖景4

湖景5

湖景6

湖景7

从First看格林瓦尔德对面山上的冰川

从First去Faulhorn的路景

07年春游拍的几张照片。

美不胜收,拍的手发抖!

爽啊!

79#
eXnihiL0

是的,这条路在瑞士全国徒步路线的编号是62号,在原文描述里称这条路非常的“gemuetlich”,很适合一家人周末玩。

77#
上了发条的驴
只是听朋友说在德国的华人旅行社恺撒、中旅都可以订到票,具体我也不知道。

98#
酌月清吟
那确实,老王在瑞士太有名了,很多地方都有他的踪迹,好多瑞士朋友都知道他,很牛啊。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