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之波——五月,在海岛

8264旅行网

本贴图文,均属原创。
谢绝所有形式的转载。
如有需要,请留言或站短。
PS:这是09年5月的行程。
所有相片都是用佳能G9拍的。

去厦门,其实是临时起意。之前,群里有个小朋友老是跟我念叨说,春秋的机票好便宜。无聊的时候上网查,果然是,定到了199的,加上09年5月的时候取消了燃油税,只需要50元的机场建设费,所以来回500就搞定了。

本来,每年都要安排春夏秋三次出行的,今年春天,除了去临近的安徽石潭徒步了一次外,哪都没去过,未免有点脚痒痒。那么好吧,厦门。

我这个话痨,仍然以流水帐方式开始慢慢叙述。

11日上午,虹桥机场起飞。因为在网上看到别人的游记,也是坐的春秋的航班,误点是经常的事,所以额外给自己多带了点吃的。果然有备无患。按时登机时,心中还暗喜,今天运气不错,居然准点,谁知上了飞机就坐在那干等,直坐了一个小时。广播报告说,进出港航班繁忙,在等候塔台通知。照我看,春秋因为是廉航,就跟后娘养的孩子一样,不招人待见。所以让那些大房生的孩子们处处抓尖,他却只能被打压在后面。

喝光一瓶水,吃了不少零食,飞机终于开始滑行。
心情还是愉快的。窗外是蓝得浓酽的天。打个盹醒来,飞机已经开始盘旋下降。

一下飞机,热浪滚滚而来,不一会就蒸出了满头满脑的汗。出机场大门左转,根据功略上说的,坐27路公交,直接到轮渡码头,去鼓浪屿。
公交车是没有空调的。可是,既来之,则安之,我拉开窗户,湿热的风呼呼地扑上面孔,倒也别有一番情调。

窗外闪过熟悉的南国植物,棕榈,三角梅,榕树。还间或有一棵开满红花的树飞快掠过,那红,是那么的浓艳纯粹,猝不及防地撞进我的眼帘来。
虽然我还不能确认,但我知道,那一定是凤凰花。张爱玲的书里,称它为影树。

功略上说,它在5-7月开花,来之前我还喜滋滋地想,正好碰上花期。谁知道,我只在公交车上,看到那么三两棵,等我真正想去看它们的时候,却一棵也找不见了。这是此行的唯一遗憾。
*
轮渡码头。

隔海相看鼓浪屿。

窃喜。
天气真不错。

定的是岛上青年旅馆的房,就在琴岛码头的附近,离龙头路商业街也很近。这家旅馆和隔壁的娜雅家庭旅馆,前身是当年的德国领事馆,但是现在,从房子的外观来看,西洋风格已经不是那么明显,倒都还有不错的院子,花木错落繁盛,很有点小情小调的。

出了码头,拐上左边那座矮矮的连山都称不上的小山,沿石阶向上。花台里,波斯菊红白粉黄开得烂醉,有一缕阳光透过树叶的浓荫照在花上,而浓荫下,又有清凉的海风吹过。我禁不住欢喜起来。
盛开的波斯菊。

青年旅馆的前台。
不过不推荐这家,蚊子太多,多人间逼仄。住了几天,我给咬了十几个红包。

一只巴掌大的小猫,正在晒太阳。

青旅的院子。

青年旅馆的院子里,有一条大狗,名字叫大头。我问服务员,它就是网上那条有名的狗吧?服务员笑着点头:半个岛的人都认识它了。

有天晚上我窝在院子里的大沙发上看书,有人闯进来,问还有没有房间,我让他自己去服务台问。他走了几步,又吓得退回来了,说,有一条大狗正趟在过道上睡觉,他不敢过去。差点没把我笑死。

其实大头对人很和善,它懒洋洋地卧在那里,我拿相机对着它喊:大头,来摆个破丝!它就把头扭过来,嘴巴张开,好象人在笑一样。非常配合。
有很多不住青旅的人,因为喜欢这里的院子,经常借口看大头,跑来坐上半天。

*
和客人在一起玩耍的大头。

放下包洗了把脸,就开始走马观花。时间有的是,先大致看一遍,明天再仔细看,后天再把有遗漏的地方,一一补上。这是我给自己定的计划。

往哪走?其实很简单,旅馆因为靠近码头,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个旅游团过去,导游拿着小喇叭大声解说的声音在房间里都清晰可闻。那么跟着他们走好了,旅游团因为时间有限,走的一般都是比较经典的大众线路。

可是走着走着,我因为贪拍路边的小景,就跟丢了。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游客开始渐渐稀少,窄窄的小巷里,往往半天都听不到人声,只有自己的脚步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
巨大的榕树。

岛上的植物众多,因为气候温和,长得极其繁茂,那些老洋房的门楼上,围墙上,边边角角的缝隙里,到处都是蓬勃的野草和藤蔓。体积最大最恣意的,当然是“独木成林”的榕树了,棕色的气根象胡须一样,随风飘拂,一不小心碰到地面了,就深深地扎下根去,过几年,一棵树,就变成了一小片树林。

每一栋房子,都象一个迟暮的美人一样,虽然年华老去,脸上的每一丝笑纹里,却都写着数不尽的故事和风情。那些房子,都有雕花精美的门楼和廊柱,都有曲折幽静的台阶和扶梯,都有花木葱茏、或大或小的庭院。只是,大多也破败得厉害,也许,岛上的气候比人更适合植物生长,对于已经日渐零落的那些老房子的后人来说,要收拾这么大一栋楼,实在是件力不从心的事。所以,植物们径自郁郁葱葱,显得那些老宅子,越发的灰暗颓败起来。

有很多老房子都租出去了,开着茶馆,咖啡吧,简餐店。也有人家自住着,只在大门口摆着小摊,卖水,饮料,水果,工艺品等小东西。主人并不坐在摊子前盯着,而是在屋子或院子里做着杂事,听到人声,才会探过头来,笑着问一声:想要点什么吗?这是他们的生活。

有点名气的画廊旅馆。

在院子里喝喝咖啡聊聊天,是件很惬意的事。

一朵小小的黄玫瑰。

也有的老房子,里面已经残败得不成样子,就剩下空空的外表巍峨的框架,院墙都锈蚀成铁灰色,班驳脱落,那样的房子,最好离得远些,它们不知道在风雨里疲惫地坚持了多久,也许你只要轻轻踩上一脚,就会轰然倒塌。
夕阳渐渐地把一切影子拉长。小巷里有放学的顽童走过,争执着什么问题,落下一路清脆的笑声。

路过林巧稚纪念馆,隔着围墙拍下一张。
一双洁白的手,捧着一个新生命。

这样小情小调的咖啡馆茶室,到处都是。

只要沿着一条路走,最后七拐八拐地,总能拐到海边去。海水尚凉,但是已经有等不及的人们卷了裤管下水嬉戏了。斜阳的映照下,沙滩变成迷人的金黄色,棕榈的叶子海风中舞动着。

傍晚是退潮的时候,浅海处大片的礁石露出海面,有新人在拍婚纱,白色的拖地裙角在被夕阳染成金褐色的礁石上拂动,摄影师在大声指挥着:老公看着老婆,深情一点,微笑……
新郎和新娘都笑了,于是我这个看客也跟着笑起来。不管以后怎么样,眼前这一段,总是幸福时光。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

这个时候的龙头路,是整个鼓浪屿最热闹最嘈杂的地方,旅游手绘地图上,几家有名的店,都集中在这里。张三疯奶茶铺,赵小姐的店,黄金香肉松,黄则和花生汤,八婆婆烧仙草……有的店大模大样地开在最热闹的街道上,你走来走去却偏偏忽略了它,有的店开在小巷深处,外面就是鸡鸭乱飞的菜市场,坐在里面喝杯茶,透过窗子,红尘之外的一切烟火气息,清晰可见。

闲谈的时候,有好几个人都说,那些店,找了半天也没找着。我听了笑。我开始也是这样,存了念头去找,总是很难碰到,不经意中,却在回头的时候看到了。

海鲜排挡,特色小吃点,快餐店,咖啡店,饰品店,茶叶店,土特产店,把龙头路的几条街道挤得满满当当。

还有渔民的临时小摊,也摆出来了,新鲜的刚打捞上来的各色海鲜,鱼虾螺蟹,又便宜花样又多,如果住的地方有自助厨房,大可以买一点回去,自己动手,大快朵颐。

在那里的几天,我出入于一间间各式的小店。土笋冻,石码五香,扁食,沙茶面,我一样样尝过来,好不好吃,也都试一下,才算来过这里。

第一次吃的土笋冻里,有几根细细的笋丝,我以为这就是主料。吃到后来才知道,土笋原来并不是笋,而是江河入海处,长在咸淡水交汇的滩涂上的一种软体小虫,因为含有胶质,煮熟后就自然凝固成果冻状。
当时一边忍着害怕一边吃,如果谁开始就告诉我,这不是笋而是虫子,我怕是没有胆量去尝试的。

所谓扁食,原来就是馄饨。我看到服务员端上来时,几乎要失声笑出来。我跑了千余里地,特意点的地方风味小吃,原来就是从小天天吃的馄饨啊!

肚子喂饱了,再踱到八婆婆烧仙草店门口,来一杯清凉滋润的烧仙草。仙草是种野草,煮熟了,也会析出胶质来,加上花生米,芋圆,蜂蜜水,一杯清甜解渴的饮料就出来了。仙草滑嫩,芋圆咬起来十分有韧劲,饿急了的时候,还能顶上半顿饭。

我历来出门,都会轻微上火,唯独这一次没有,大约跟我一天两杯烧仙草是分不开的。

还有水果摊,缤纷五彩,芒果,油桃,西瓜,荔枝,山竹,杨桃……我看到有莲雾,非常好听的名字,买了几个。咬一口却大失所望,既不甜,也不酸,说不上是什么味道,总之是不合我的口味。
喝着烧仙草,在小巷里四处溜达。晚风清凉地吹过来,白天的闷热已经全然消退。

娜雅咖啡旅馆。貌似挺有名的。

不过我觉得大可不必跟着网上的所谓推荐走,岛上价廉物美的旅店太多了。只要不是长假,房间多得是,自己去找就是。

暮色中的庭院。

巷子的角落里,有一家小小的玩偶店,靠街面的橱窗里,并排坐着两个小人,面前写着:带我们回家吧!真是可爱透顶。谁能拒绝这样的话呢!店主是个年轻的女孩,向我介绍,店里出售的,都是他们自己设计的一些小手工艺品和玩具,匠心独具,很是别致。

继续朝前逛,琴岛码头的广场上,坐满了纳凉的人,管理处的广播室里放着音乐,是著名的《鼓浪屿之波》,却是用萨克斯演奏的,夜色中听起来,分外地缠绵。

靠在海边的扶栏上望过去,对面就是灯火闪烁如繁星的厦门。潮水涌上来,又退下去,象一声声温柔的叹息般,和空气里的音乐应和着。

可是,人流再怎么熙攘,小岛还是有它自己的节奏,过了晚上十点,那些店,就一家接一家开始打烊。来来去去的,不过是游客,岛上的人,并不会特意迎合游客,他们过的,是自己的生活。

清晨的鼓浪屿,异常安静。几乎所有的店门都关着,除了清脆的鸟鸣声外,每条街道都是寂静的。榕树下的石凳子上,坐满了老人们。这几乎是旅游城市的常见现象了,本地的原住民,尤其是老人们,被络绎而来的游客们挤得失去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只能在清晨的时候,才能找回自己原本熟悉的影子。

满街找吃的东西,倒是有一家西点房开着门,但是,我想吃的不是面包蛋糕,而是当地小吃。转了半天,在一个街角看到了黄则和花生汤,喜出望外。早点有饭团,用紫菜包着,个头比寿司大。买了一杯花生汤,两只饭团,一边吃,一边开始沿着巷子逛。

*
隔壁的湾景旅馆。那道白色的小栅栏挺好看的。

老式的木头窗子。

这个时候,大队的游客还没有开进岛来,街上走着的,是三三两两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孩子们,和拎着菜篮子买菜的阿婆阿婶们。太阳虽然升起老高了,但总还得等上一两个小时,街边的那些店,才会慢条斯理地开门营业。
琴岛码头广场上,有一群中年妇女正在操练腰鼓,大家互相发表着意见,诘曲聱牙的闽南话听起来,甚是趣致。

依旧顺着小巷曲曲折折地走。

小岛的面积仅有1.78平方公里,因地制宜,普通的民房都建得比较密集,楼和楼之间,往往只有一条很窄的通道,刚洗过的衣服就晾在通道上方的竹竿上,拖把、扫帚就随便搭在门口。可是不管地方如何逼仄,每户人家的窗台上,总有一两盆植物放着,有的开着花,叶片一律是葱绿喜人的。

沿着地势向上,路边出现的,就大都是一幢幢独立的小洋房了。

那些房子有红砖的,有灰色水泥的,虽然墙面已经剥落残旧,仍然看得出往昔的气派来。悄悄站在门口看进去,都是寂静无声的,只有花木葳蕤遍地。有一家的院子,我伸头进去,蓦然却看到一个坐在走廊下的老太太。她安详地看着我,我吓了一跳,连忙缩回头,赶紧走开,好象做坏事被抓住了一样。惊鸿一瞥中,老太太那白皙的皮肤,端雅的气度,却还是被我看在了眼中。当年,这大宅子里,她也象那花一样,妍丽地盛开过的吧?

路边有一条极窄极短的,一不小心就会错过的巷子。本来也没引起我的注意,我是看到旁边有一座废弃的的老楼,精美的雕花廊柱被肆虐的青藤淹没,木质的百叶窗已经残旧不堪,就盯着多看了两眼,这才发现那条小巷。说是巷子,其实用一排台阶来形容更合适,斜斜地通上山去,尽头是一扇黑色的大铁门。于是我一时兴起,顺着台阶爬上去。

台阶尽头的大门是雕花的,门上有“容谷”两个大字,铁锈的栏杆紧闭,只在一边开着扇小侧门。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层,很显然是疏于管理或者力有不逮。

穿过侧门,我呆了。鹅卵石铺成的甬道上,用小石头镶出“1926”几个数字,甬道两边,各种有一棵苍绿色的山茶花,枝干都斜斜地往中间长,拢成一个弧形的拱门,甬道通向前方,竟是一个占地极为广阔的庭院,总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在岛上,我已经见过不少大宅子,有气派的,有华贵的,有精巧的,但是,面积这么大的庭院,却绝无仅有。我想,这不可能是座寂寂无名的楼,只是我暂时还不知道罢了。

有假山,石头极为奇巧,山上有两座亭子,爬上左边的亭子,半个鼓浪屿就在眼前。再爬上右边的亭子,眼前就是浩淼的大海。什么叫豪宅?这就是。

走动中,除了脚底的落叶发出的沙沙声外,不闻人声。主楼旁边的副楼前面,倒是晾满了衣服,看样子是有人住的。但是主楼的门窗紧闭,我也不敢贸然进去。
怅然打了几个转,走出门去。这么华美的庭院,住过什么样的人呢?

后来看了鼓浪屿的介绍,才知道,原来我无意中撞进去的这座院子,就是很有名气的“李清泉别墅”,建于1926年,是旅菲华侨李清泉送给他的爱妻颜漱的房子。据说,颜漱长得美,虽然从小就父母双亡,跟着姐姐过活,但是李清泉的母亲还是相中了她,求了好几次,终于求来做了媳妇。李氏在鼓浪屿的产业很多,但是颜漱独爱这一栋,于是李清泉就把房子赠送给她,让她做了业主。颜漱并不只是个纯粹的贵妇,抗战的时候,她在这栋住所里主持华侨募捐大会,给八路军筹集了不少军费。我看到过她和两个女儿的合影,那时她已年老,但依旧端庄,而两个女儿眉目如画,是不折不扣的美人,足见是得了她的遗传。

墙上那些窗子,也是很有看头的。木质百叶的,柳条菱形的,铁枝缠花的,各各不一,只有一样是相同的,窗边,都绕满了绿色的藤蔓。有一扇窗,是浅蓝色百叶的,后面垂着白色的捆木耳边窗帘,窗下有个极小的铁制花托,放满了小盆载,有细细的藤条挂下来,在风里轻轻摆动。天啊,这样的窗子前,应该站一个朱丽叶,对着下面说: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呢?才过瘾。

转过去,原来是个家庭旅馆,叫悠庭小筑,一样有个精致的院子,只是稍微小了点。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想住这家的,因为图方便,最终还是选了青旅。现在看到,未免觉得有几分亲切感。

走着走着,我偏离了游客常走的路线,巷子里空旷起来,往往走半天,也看不到一个人。我没有看地图,就这样随便乱走,闯到哪里,算哪里。

随处可见的大榕树。

回复

磊猛 的帖子

注明拍摄者,不要去除水印,请自行下载……厦门的天亮得早。每天早上,不管我多早醒来,窗外总是阳光灿烂。所以,一次清晨也没拍到过。
那就多来几张黄昏时候的照片吧。

郑成功像。

岛上的老房子,有好几座集中在安海路笔山路那一带。那附近的房子,跟着地势忽高忽低的,走着走着,鼻端闻到断断续续的香味来,细线一般清雅,似有若无,却那么熟悉。仔细嗅了几下,这不是白兰花的香气么?抬头四处查找,果然,巷子里隔不多远,就长着一棵,白色的花朵佛手一般张开,个头比江南的略大,开得繁茂了,连地上都落满浅黄色的细碎的花瓣,行人的脚,就这样毫不在意地踩过去。

*
三角梅开得到处都是~

我最先找的,是八卦楼。因为这座楼的红色圆顶上,有八道棱线,故此得名。它也是鼓浪屿的标志性建筑,站在厦门这边,远远就能清晰地看到。这楼,是一个姓林的富商造的。据说他当年雄心勃勃,一心想建一座鼓浪屿第一别墅,谁知道工程越做越大,不可收拾,到最后连自己的家产都赔光了,只得远避海外。这座楼,他是一天也没有住过。这样的事,也算是异数了。如今这楼,归政府管着,好象做了什么展示馆,当然是闲人免进,也就没有见到全貌。后来又跑了不少路,才巧合地拍到了几张红屋顶的照片。

番婆楼,是当时的华侨许经权造的。他是个孝子,因为母亲爱听戏文,他便在豪宅前盖了一座戏台,专门用来给母亲唱戏听。儿女们给母亲穿金戴银,打扮得象个南洋婆,所以人称“番婆”楼。也有考据说,是因为大厅的门廊上,挂着一张外国女人的画像,才被大家叫作番婆楼的。到底那个说法更正确,年代久远,已不可考了。

如今这楼,虽然还有人住着,也显出衰败之态来,墙裙边,野草长得老高。

开始的时候,我把附近另一幢房子当成了番婆楼,随即觉得不对,因为那楼虽然也考究,但是院子很小,那么,戏台又建在哪里呢?再一看,果然门牌号不对。真正的番婆楼,要阔气得多了。

老露台。

番婆楼的大门。
好象现在这幢楼,租给了一对夫妇,就是写了《迷失鼓浪屿》这本书的作者,他们开了个咖啡吧。
不过我去的时候,门还关着,还没到营业时间。

这张拍得真丑陋,凑合看吧。

金瓜楼。

街道两边,长着高大的白兰花树。幽香袭人。

少有人迹的小巷。

亦足山庄,在笔山路的一条极不起眼的小巷里。光看外表,跟一般的老宅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凑近了细看,才会发现,它的门楼和廊柱上的雕刻,极其精美华丽,介绍上说,这是整个鼓浪屿最大最美的门楼与石阶。可惜已经被富商认养,游客进不去,只好站在门外有限的视角内,向里面仰望一番,稍作安慰。

整座楼都收拾得很干净,角落里和围墙上也找不到一棵杂草。不知怎地,我倒又觉得好象缺了一点什么。楼被藤蔓爬满了,会让人觉得破败,可是一点草都没有,又少了点什么味道。感觉真是太奇怪的一件事。

春草堂的主人叫许春草,最早是个建筑工人,性格豪放仗义,人缘极好。曾经追随过孙中山先生,后来致力于民间活动,他组织了一个“中国婢女救援团”,专门收容被主人虐待的使女。据说有年,有个兵大爷的使女不堪忍受虐待,逃到了救援团,兵大爷气坏了,带了不少人来讨伐,准备给许春草点颜色瞧瞧,谁知道到了那里一看,有2000多个人正持着木棍在等着他,那两千多人,都是许春草辖下的建筑工人。兵大爷只好灰溜溜走人。

春草堂并不大,因为许春草不是富商,他这幢房子,是历年来慢慢攒钱修建起来的。站在楼外我禁不住浮想联翩,不知道这个许春草,是怎样一个洒脱剽悍的血性汉子?

这一带已经接近山顶,除了进出的当地居民,鲜见游客踪迹。山上树木葱茏,尤其是榕树,垂下来的气根又扎下地去,长成大树,周而复始,没完没了。

这里要说一说的是鼓浪屿的街道,就是让神仙来对着地图看,一时之间,也会闹个头昏脑涨的。这里的路,不管是A字形,还是H形,还是井字形,还是人字形,都会用同一个路名,让人晕头转向。最好的办法是问,挑地图上有名的老宅子,景点,去问路人,最好问年纪大些的、看上去象当地人的阿公阿婆们,他们会很热心地指点你,怎么走。

*
这张照片,应该是悠庭小筑的院子。

吃过午饭,终于要离开鼓浪屿了。收拾好东西,去轮渡。
从厦门到岛上,是不收费的,从岛上往厦门,收8元。

我住在南华路的青旅,离南普陀、厦门大学,步行都只在十分钟以内。而穿过厦大白城校门,赫然便是环岛路,和一大片逶迤的沙滩。

南普陀的门票是3元,里面香火还很旺,烟雾袅袅,梵唱阵阵。穿过寺庙的院子,后面就是万石山。有石阶沿山而上,可以视自己的体力向上爬,累了,随时回撤。

我想,谁要是准备去长途旅行,之前想增强自己体质的话,这个南普陀的后山,倒是个训练体能的好地方。路径设计精巧,也有一定难度,如果追求速度,也可以试着一气登顶。灵活度、速度和耐力,都能得到锻炼。
南普陀的大门。

爬上寺后的山上往下看。

不知名的小黄花。

暮色中的厦门大学。

楼猪自暴一张。

下了山,就去厦门大学。天色已经渐渐晚了。和我一起结伴玩的,是住同一个房间的广西女孩,她提议,不如我们去学校的食堂吃饭吧。这主意不错,于是抓了个学生,问清了方向,找过去。

伙食还不赖,饭、菜、面、粉、馄饨、包子,五花八门,样样都有。外来人员如果用现金付费的话,比学生用饭票买要多收15%,算下来还是不贵的。盛饭的时候,大师傅会有很人情味地问一句:“够不够?”他既这么问了,我估计如果说不够的话,他肯定会再给你添一勺子。

吃完饭,穿过白城校门,外面就是环岛路,和一大片沙滩。夜色下,对面的鼓浪屿的灯火清晰可见。

夜色中的环岛路天桥。

黄昏时分的中山路附近。

中山路当然是要去逛逛的。那其实是条和上海的南京路一样繁华的商业街,不过,都是很老的西洋风格的建筑,看起来,就多了点怀旧的情调。
*
夜晚,热闹的中山路。

花布店。很老旧温馨的感觉。

站在厦门看鼓浪屿。

清晨,从住的地方,慢慢步行到市中心去。

白天的中山路。

中山路附近,有很多老式的骑楼。

这个邮局,是个老古董了,貌似清朝的时候就有了。

据厦门的本地人说,“最厦门”的地方,其实是轮渡公交终点站后面那一大片街道,包括大同路,开元路,开禾路,等一些街市,这里早期是比中山路更繁华的商业中心,赫赫有名的“中央菜市场”就在这一带,有最新鲜的海鲜,最本地的水果,最好吃的小吃……据说可能要拆迁,但是,一大帮生活在厦门的有识之士,正在努力保护中。

从轮渡公交站、厦门第一高楼旁边的巷子走进去,就是开元路,开禾路和它垂直交叉。开元路、大同路和中山路并列。其实逛完中山路,顺脚就可以逛到这边来。

那一带,其实很类似上海的老城区,一样密密的老式洋楼,楼和楼之间挂满蜘蛛网一样数不清的电线,楼下开着小吃店,熟食店,洗衣铺,酒坊,楼上住着人,衣服不够地方晾,高高地在街道上方搭出铁杆来,万国旗一样随风飘扬。

行人站在街口,碰到熟人了,就停下来,热烈地、旁若无人地交谈一番。屋檐下有人踩着缝纫机,给人做着换拉链,改裤脚,缝衣服的小活计。弄堂深处还藏着一家戏馆子,墙着贴着鲜艳的海报,是地地道道的本地风光。这样纯粹的、市井的生活,让我觉得那么亲切。

整个开禾路,就是一个大菜场。海鲜,蔬菜,水果,日用品,家常衣服,只要你想得到的,这里都有。看着路边琳琅满目色彩鲜艳的水果摊,我忍不住咽口水,可是人在路上逛,又不方便洗涮。正犹豫间,又发现几乎每个水果摊都卖零碎水果。

这是专门针对游客的,把各色水果洗干净,分成小块,5元一斤出售,你要吃哪种,就挑哪种,虽然不算很便宜,但吃到嘴里的品种多了,还是很受欢迎的。那天,我一时贪心,买了不少,结果怎么吃也吃不完,还有几个李子酸得要命,我根本吃不下。如果有谁在那天,看到一个女子,拎着一袋花花绿绿的水果,站在街边伸长脖子努力地拼命吃,那一定就是我。后来还剩了几片芭乐,三个李子,都给我扔进了垃圾箱。

中山公园的西侧,就是华新路,和附近的斗西路,北门外街,公园西路等,原来是南洋别墅群,据说,是“厦门本岛最诗意之地”,我慕名而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象样的房子,看来没土生土长并同样喜欢这种调调的当地人领路,终究是不行的。倒是无意中看到一家专门卖“土笋冻”的小店,狭小的门头,只在外面摆了三张小方桌,吃客都是本地人。有人问我,怎么会找到的?这里只有本地人才知道。我说,巧合,巧合。

无意中,撞到这家西门土笋冻……

要是有人告诉你,土笋冻,其实就是沙滩上的小虫子熬成的,你还敢吃么???

看仔细点……

网上说,厦大和武大,是中国最美的两座大学。武大没去过,厦大看了,是不错,蕉风椰雨,凤凰花再过一个月就会次第盛开,但要冠以全中国最美这几个字,却觉得有点过头,类似的格局风景,也很常见。说最美,多半是因为,它和厦门的环岛路息息相关吧。

陈嘉庚像。

据说,这是一棵木棉树。

天气好得完全出乎俺的意料啊啊啊~

出厦大的白城校门,就是环岛路,沿着海向湖里山炮台方向走,一路都是延绵的沙滩,风光旖旎。有人说,环岛路一定要租辆自行车骑着转,我认为不,环岛路的精髓在海,而不是路。何况,有很多地段,路和海变的栈道是分开的。那些礁石,灯塔,太阳伞,沙滩上鲜艳的游人,远处停泊在海里的静静的大轮船,才是环岛路最美丽的组成部分。所以,如果有时间,沿着海,慢慢地走上小半天吧。累了,就找个树荫歇一下,看着别人戏水,也是另一种享受方式。

自拍一个。。。。

温度不高,但还是有勇敢的小伙子们下海去了……

海边的木栈道。

日落时分的环岛路。

还抽一天的时间去看了土楼。

去的是南靖土楼,那边的交通不太方便,如果自己去的话,得两天才能往返。因为不想压缩在厦门的时间,所以选择了跟一个纯玩团,一日游。
游览顺序依次为田螺坑,东歪西斜楼,塔下村。
*
田螺坑。

田螺坑的祖先姓黄。孤身一人,有天,在荒野里救起了一位田螺化身的姑娘,两人喜结良缘,从此繁衍生息。于是,后人把这个村,叫做田螺坑。站在山上俯瞰,5座土楼4圆1方,所以叫四菜一汤。
第一座楼是椭圆形的。还有一座是方的,其他三座都是圆形。

*
看下四菜一汤。

看下外观。

这样看,还是有点气势的……

楼上兄弟,我一向对“细节、微距、玩偶……+LOMO=小资”不太感兴趣~~我还是喜欢真实的颜色。
谢谢你的提议。

东歪西斜楼又名裕昌楼。迄今已经有700多年的历史,是南靖年代最久的一座土楼。据说建造的时候,师傅造到三层,被另一处请去了,留下几个徒弟继续造。大徒弟为了显示自己高超的技艺,故意把楼造得东倒西歪。
先看下外观。

这还看不出歪,挺正常的。

歪了不?

最后一个点是塔下。
号称高山水乡,风景秀丽,也有一座土楼,但是来这里,主要是参观章氏家庙,和门口那几十根威武的旗杆了。

老乡晒的果脯。

塔下的全貌。
确实是个挺清秀的小山村。

帖子到这里就快结束了。
下面总结几点:

机场出大门向左走,有27路直接到轮渡,37路到火车站,都是一元投币。火车站和轮渡,是这个城市交通比较密集的两个重要地标。

有人喜欢打的,认为出门在外,不差那几个钱。但是我一直认为,如果在时间和安全都不成问题的情况下,坐公交,其实是近距离体验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之一。

在岛上,青年旅馆,娜雅,湾景旅馆这三家,是靠在一起的,离码头步行大约只有3分钟的路程。出码头,左拐100米,顺着巷子往上走几步,就看到了。其中青旅和湾景都有多人房,比较适合简朴的背包客。

我住的是青旅的四人间,50/人,条件普通,房间逼仄,蚊子也多得要命,几天工夫,咬了十几个大红包。推荐可以试一下隔壁的湾景旅馆,有多人房。

住在这里,主要是图方便,龙头路商业街就在码头广场的另一端,走过去也就是5分钟左右,吃东西逛街都很近,去厦门也很方便。

岛深处也有不少家庭客栈,只是如果第一次去,没人接或者带路的话,很不好找。鼓浪屿的街道和路名,不是一般的混乱。

推荐一下悠庭小筑,离龙头路不远,但是在网上比较热门,房间可能会紧张一点,需要预定。有多人房,60/人。

宾悦客栈。后者据说是岛上背包客所能找到的最便宜的住处,床位只要10-20元/人,房间是30-50/间,不知道功略上这个标准,现在还保持着原价不。当然,价格这么底,设施可能也相对简陋些。这家客栈在安海路,是一幢老洋楼改造的,有很大的园子,但是人气不旺,打理得也不太好,看上去有点破败。如果住在那里,晚上出入,要注意安全,因为地段比较偏僻。

在厦门,强烈建议住南华路的青年旅馆,这里离南普陀、厦大,步行都只在十分钟之内。而穿过厦大的白城校门,就是环岛路和海滨浴场。离中山路只有三站路,晚饭吃多了,散着步都能走到,权当消食。我住的是6人间,55/人。

从轮渡方向过来,坐531、厦2公交车,在理工学院下车,车程大约十分钟左右。
去中山路,有不少于5路公交车可以到达,车程大约8分钟。
去火车站,有不少于3路公交车可以到达,车程大约半小时。

去机场,先坐车到火车站,再换37路到机场,全程加上等车时间,大约一小时四十分钟。

岛上和厦门的两家青旅,都有同一个规定:使用电脑,前十五分钟免费,之后5元/小时,不算厚道。我住过不少青旅,电脑都是免费使用的,这样抠门的,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过两家都有不错的院子,可以发呆,看书,想心事,聊天。

*
南华路青旅的院子:


岛上就不用多说了,吃的都集中在龙头路,过去仔细找就是了。

在厦门,如果住在青年旅馆,出门向左步行200米,走到南华路和思明南路口,对面就是一条叫“顶澳仔”的小巷,路口有好几家服装店,饰品店,女孩子可以去淘淘,东西不贵还很别致。顺着巷子往里走,里面就是一条美食街,各地风味的饭店都有。走到头,斜对面就是厦门大学的南校门。

厦大南校门对面,是一个美食园,肯德基麦当劳都有,这里推荐的,是一家寿司店,叫“金氏寿司”,韩式风味,物美价廉。

如果想吃得实在些,还可以去厦大的食堂,饭菜的口味还不赖,盛饭的时候师傅会很有人情味地问你一句“够不够”。外来人员的餐费,比学生贵15%。
中山公园的西门外,有一家“西门土笋冻”,只有当地人才找得到,很地道。

轮渡公交终点站的后面,是原来的老城区,由大同路,开元路,开禾路等几条马路组成,很多美食,风味小吃都藏在其中,那里的食客,几乎都是当地人。如果去,可以连中山路一起逛,挨得很近。

再来说说厦门的人,这些人里,有厦门本地的,也有在厦门讨生活的外地人。

在机场乘公交,有个外地老头,大概是第一次到厦门,打电话问他的亲戚,要怎么怎么走。旁边一个女孩听了半天,他这么走不太合算,不但绕路还浪费时间,又告诉他,该怎么走,在什么地方换车,换什么车,能省大约多少时间……很细心,很热情。

坐公交到轮渡,长长的进闸口一字排开,一时搞不清楚从哪一个进去。旁边有人在招徕生意:“快艇坐不坐?”我便问她:请问坐轮渡从哪个口进去?她诡异地一笑:“我不知道哎!”我靠,你天天在这混,会真的不知道?无非就是想我坐你的快艇,我不坐,你不愿意告诉我罢了。不厚道。

清晨,去笔山路带探幽。地图上看到船屋就在附近,可是找半天没找着,就问一个路人,他想了半天:“船屋?鼓浪屿什么时候有个船屋?”我说有,地图上都有标,他想了几秒钟,敷衍地说:“哦,拆掉了。”真是扯淡,船屋在网上热得很,那里的房间都要提前预定才能入住,你不知道就告诉我一声,也不用信口开河乱说吧?拐了一个弯,船屋赫然就在眼前。

后来我就学聪明了,问路的时候,挑那些年纪很大、一眼看上去就是本地人的阿公阿婆们问,他们会详细地告诉你,怎么走,到什么地方要转弯,要上坡。

去厦门的青旅,爬上公交,问司机,到理工学院有几站,司机叫我自己看车壁上的行车示意图,我旁边一个人跟我说:“你去厦大啊,到了下车的时候,我叫你。”然后一路跟我攀谈。那种被陌生人热情地照顾着的感觉,真的不错,会让人对一个地方,心生好感。

走的那天,很早就起床,搭车到火车站,再换37路到机场。旁边坐的是一个新疆大姐,带着女儿来报考岛上的钢琴学校。她们的飞机是9点起飞的,当时已经7点多,她问公交司机,到机场最慢要多久,如果来不及的话,她就准备打出租车了。司机说,二三十分钟就到了。于是她就很笃定地上了车。

停了一站又一站,机场遥遥无期。她急了,便问我,我一听就笑了,二三十分钟想赶到机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算宽裕点,得一个小时。她急得跳脚,直骂那司机不负责任。因为心里窝着火,她跟我说的,全是厦门人的不好:这里人一点也不热情,在车站,箱子倒了没人提醒一声,要是在北方,肯定有人一边告诉你一边帮忙扶起来;问路,别人瞎指,害得她走了不少冤枉路;还说,这里的人普遍都长那么丑,几天了,就没看到过一个漂亮的……

我一路安慰她,算时间,应该来得及……好在最后,她们终于赶上了飞机。

关于问路,我也有同感。如果你不知道,你就直接回答我说不清楚,没有关系,我再问别人,但是,你不要误导我。
不过我总结出来,乱指路的那些,多半不是厦门人,因为我碰到的说一口浓重闽南普通话的本地人,都很好。

*
一早起来,溜达到旅馆外面买早饭吃。拍下几朵黄花

吃完早饭,坐公交到火车站,再倒一次公交,到机场,回家。

全文结束,谢谢观看!
回复

往事不落叶 的帖子
想去就去吧,去厦门很容易,时间也不需要太久,三五天就够了。回复

欧阳雨柔 的帖子
是个很不错的城市,我喜欢。
我喜欢有历史的城市,比如西安,南京,北京,青岛,厦门。。。回复

欧阳雨柔 的帖子
是个很不错的城市,我喜欢。
我喜欢有历史的城市,比如西安,南京,北京,青岛,厦门。。。回复

pig14ms 的帖子
好找,每个住宿的客栈都有组团的人的电话的。

目的地: 鼓浪屿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1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