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的玉珠峰攀登

8264旅行网

喀纳斯回来后,突然有一天冬季大哥来电话,说是召集几个想去和已经去过玉珠峰的山友聚聚,看能不能凑几个人一起攀登玉珠峰。欣然同意,因为我喜欢雪山。

所以,有一天,在埃蒙小镇,冬季大哥,我,风域,欧蓝德和媳妇,俊一和媳妇,一起聊的热火朝天,只因为玉珠峰。后来既定冬季、欧蓝德、风域和我成为一个小队伍,桃源仙谷攀冰训练,冬季和欧蓝德还专门参加了冰雪技术的培训班。因为之前登过半脊,有了点初步的冰雪知识,所以也没刻意练习,还一个原因是觉得玉珠并不会很危险和复杂,因为攻略上都这么说的,只要能克服高反,但凡能小五北东的都能上去。事实证明差不多,但前提是我们攀登时的天气出奇的好。假如遇到恶劣天气,扎实的冰雪技术还是必须的,我只是被幸运砸到了。

初到格尔木,火车站前的留影。格尔木这个名称被我叨唠了好多次,总觉得是很有传奇色彩的名字。

到达昆仑圣泉,一定得尝尝这里的泉水,纯天然无污染,大本营的水都是从这里灌去的。

后面延绵的昆仑山脉,玉珠峰如羞涩的少女,羞答答掩面而来。再次面对雪山,和雪山脚下的青藏公路,梦想成真的喜悦在心头膨胀。

到达西大滩,入住玉峰食府,开始海拔4000多米的适应。我想躺在青藏公路上摆成一个大字,不过看着来往的车辆,心里未免胆怯怯……空旷之中,席地而坐,脑海中再无任何杂念,连祈祷也忘记了。

中午在玉峰食府用餐,记得有包着黑头巾的老奶奶,后来在好多玉珠游记中都看到这个熟悉的老奶奶的身影。食物很丰富,但几个队友因为高反开始发作,已经开始呕吐。

我的适应高海拔的经验是放慢动作,让自己变傻,不再动用脑筋想任何事情。但还是免不了气喘,稍微动作快一点点就觉得很累,气喘吁吁,似乎心脏已经跳到喉咙的感觉。同行的康大姐面色灰白,嘴唇发紫,显然高反不轻。

不管高反轻重,队友们都坚持着,慢慢走向冰川的方向做适应性训练,主动的去适应海拔,克服高反。

青藏铁路上的火车在头顶呼啸而过。

没经过任何PS,从面色和唇色来看,我的状态还算不错,没测血氧饱和度,但自己摸摸心率,不快,记得没有超过一百次每分钟。

在玉峰食府吃的粉汤,食欲一直不错,慢慢吃能吃好多,但为防止消化不良,还是控制了一点。 <br> 闲来没事,拿着康大姐的莱卡胶片机得瑟。

西大滩适应了两晚一天,开始装装备了,开往大本营,和尼赤教练的合影。

经过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区,那时候还幻想着能在路上看见藏羚羊。 <br> 昆仑山口

快到玉珠大本营了,远远的看见一群野生动物,很希望是藏羚羊,结果队友们一致告知是野驴。

我的高反来了,一到大本营,胃里就翻江倒海的难受,中午食欲大增而吃进的饭菜,基本没咋消化,原汁原样的吐了出来。 <br> 吐过之后感觉轻松好多,但气喘心慌总是不能让我打起精神,从此开始懒洋洋的状态……

远望大本营,这时的天气很好,没有什么风,天蓝蓝,王总教练说玉珠峰这样的天气很罕见。 <br> 之前好多山友也曾经告诫我说玉珠峰大本营的风,不是一般的大,如今看来,似乎没啥大风的预兆。

玉珠峰大本营的到此一游俗不可耐的留影,虽然病泱泱,但不能免俗。

遥望玉女峰

冰川融化的河流

龙舟教练开始冰雪技术的训练,我穿着双层高山靴从大本营徒步到冰川脚下,实在是那个累啊! <br> 当时真有些心里打鼓,只是一个训练就累成如此悲惨,若是爬到C1爬到顶峰该是如何的惨烈啊。

只穿个冰爪就开始气喘如牛了。

冰川下的喘息

第一次滑坠制动的练习,失败了,模拟滑坠好几米才制动,如果真是登山过程中意外的滑坠,这个距离是不能成功制动的,结果可能就死翘翘了。

第二次滑坠制动练习,动作快而准,不到两米的距离内成功制动,得到队友们的鼓励和表扬,心里美滋滋。旁边那位大哥因为两次没有成功制动,教练嘱咐自己多练习。

冰川下其实很冷,因为把羽绒脱了,活动量又不大,有点发抖,不得不抱起胳膊保存体温。

黄色的干枯小草在夕阳里很可爱。

大本营的饭菜很丰盛,但好多队员胃口太差,导致这样的美餐少人问津

要出发了,天气实在太好,没有风,在大本营的两天,连晚上风都很小,后半夜几乎都听不到风声,老天实在太眷顾我们。

出发了,大家背上装备开始合影。风域一直要背我的背包,而我背了他的小包,这样的环境里多背一点东西都会加倍耗费体力。

开始向C1进军,都是碎石路,我依旧穿着双层高山靴,笨拙的一步一步的挪着。高反、气喘、乏力好多的不适,但脑子里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 <br> 感谢帮助我的队友,为我分担了好多重量。

冰川脚下,慢吞吞的前进,因为教练说路程不多,下午会很早到达C1营地,所以也没怎么着急。

冰川上有第二分队的队友在做冰上制动的训练,此行我们队伍一共11个人,第二分队8个人。 <br> 下山的时候碰到他们的时候才得知,他们中的4个因为高反和感冒发烧已经折返,只有四个队员前进到C1。 <br> 在我们登顶的第二天他们四个也顺利登顶。

中途休息,这一段路都是上坡和碎石,开始我的频率很慢,也渐渐走在后面,状态不太好。 <br> 康大姐和郑大哥貌似也不好,我一直走在他俩的前面一点,算是压后阵的。

路上遇到游玩的喇嘛,人家没啥装备,有的还穿着皮鞋,走在山路上如履平地。 <br> 很乐意和我们合影。

上坡上坡,从大本营到c1是无休止的一直上一直上。

终于到c1了,我和风域是最后到达,几乎5步一休息10步一休息这样上来的。 <br> 风域在5200左右海拔的时候出现极度心慌的状态,我觉得他有些心理恐慌了, <br> 把他背的我的背包换下,给他他的小包,想减轻一下背负或许会好点,然后不停的鼓励

把速度放到最慢,我努力想使他的心率减慢一点,这样能缓解心慌的难受。 <br> 结果慢慢奏效,他开始好转起来,我俩以缓慢的节奏一直坚持到C1营地。 <br> 比我正常的节奏慢了很多,所以身体一直没有热乎起来,到营地的时候浑身发抖,意识到

是早期失温的表现,忙穿上羽绒服,喝了热水后慢慢好起来了。

新登协副主席扬戈去年遇难的地方

可可西里大草原,如果是夏天一定很美。

我在c1帐篷里的惨烈形象,一到这样的海拔,鼻子脸的就开始发肿 <br> 不知道是啥原因。下午六点多到营地,简单吃了点方便食品,胃口实在太差。 <br> 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觉,迷迷糊糊的,凌晨三点被教练叫醒开始起来穿技术装备。

凌晨四点开始出发,那是天很黑,也没能照下照片,队友欧蓝德的帖子里好像有几张。 <br> 到达冰坡的时候天蒙蒙亮,教练排好队,按速度快慢,尽量把速度降慢,以便所有的队员能 <br> 控制好适当的距离。这点我觉得青登协的教练做的很好。

雪很少,光光亮的冰坡啊,开始用路绳了。

晨曦微露的时候,能看见东方发白的天空。我的手套保暖不好,冻得手指很疼, <br> 我不停的在手套里动弹手指,恐怕指尖冻坏死,因为感觉有点麻木。据说当时温度有零下20度左右。 <br> 虽然带着海拔表能看气温,但厚重的衣服难以把手腕露出来,也没法细看当时的气温了。

当时规定自己10步休息一下,但走着走着就该成15步休息一次了,感觉状态还好,高反的头疼已经被 <br> 气喘忽略,这两年爬山的经验已经让我熟练掌握了呼吸节奏和步伐的配合。突然间感觉比从大本营到C1

轻松一点。

频频回望,因为教练控制速度,要等。登山就是这样,即使你的速度很快,拴额在路绳上的时候 <br> 也要耐心等待。去年登半脊的时候教练姚振也反复重复这句话,学会耐心等待是爬山的基本素质。 <br> 之前负责我们练习滑坠制动的龙舟教练也曾说上山的速度会非常慢,所以必须要穿羽绒服。

的确是,我爱怕冷,所以把极星的羽绒裤也穿上了。

天方亮,能看见离馒头状的顶峰不远了。

我没有带冲顶包,我的O包的顶包可以当作小冲顶包,但及其不舒服和不方便 <br> 因为它只有腰带,要挎在腰间,取吃的东西和水不方便。考虑到这一点,我把补充能量 <br> 的士力架装在羽绒裤的口袋里。我的手套比较大,所以在口袋里掏东西吃也不方便,一不小心

还用冰镐把羽绒裤刮了个口子。

阳光逐渐强烈起来,厚厚的羽绒服感觉有些热了。

马上就快到顶峰了。

回头看看后面的康大姐和郑大哥,两个人都50岁左右,真佩服他们,不知道自己到 <br> 那个年龄的时候还能不能登雪山。 <br> 他们开始坐在那里解开上升器,因为从这段开始到顶峰就没有路绳的保护了。

问教练们为什么不设路绳了,因为感觉越到顶峰越危险。他们回答说是这里一段雪比较多,比较好走。 <br> 但没有路绳的行走立即使我的心里紧张起来。纤细的路绳对于很业余的我来说就像救命稻草一样。

越接近顶峰太阳越强烈,身体越感觉燥热,体力也消耗比较多。 <br> 开始时还觉得爬的很有力气,气喘和缺氧的难受已经不是很明显,一次几乎能连续走20步 <br> 后来热起来的时候速度又减慢了,时不时的看看后面的风域,貌似他的状态非常好。

不停的抬头看顶峰,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空净的蓝提醒我这里是空气稀薄的地带 <br> 海拔表提示六千多米了。

最后的几米雪很厚,踩过一段大雪窝后站到了尼赤教练的面前,他早就到上面登记登顶队员的情况。 <br> 呆呆的望着周围的湛蓝天空和前面的铁塔,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拔6178米的玉珠顶峰 <br> 当尼赤教练呼叫大本营,通知大本营小芳在上午10点12分登顶玉珠峰

没有丝毫的激动和兴奋,只是一种水到渠成的淡然,和半脊登顶时的感觉一样。 <br> 上天太眷顾我们了,在这样好的天气里登山,我想如果风再大一点可能我的体力将不足以登顶了。 <br> 鼻子尖一直在外面露着,导致回来后黑了好久,下次得想个办法把鼻子遮起来还不影响呼吸。

我的米勒男款羽绒服又陪我完成了一座雪山,我想下次也该退休了,男款的下摆太窄,总得把下拉链拉开才行。

开始下撤了,下撤的时候依旧用上升器而不用8字环,教练教我们这样做。 <br> 上山容易下山难,感觉下山更耗费体力。尤其是那段没有路绳的冰雪坡 <br> 有一小段完全是亮冰,胆怯的我不敢走下去,回头看看冰冰教练熟练的在冰雪上

蹦下来接应后面上去的队友,再往前看看前面已经下撤到很远的风域,队友们都在很远的地方,突然感觉很无助,现在只有靠自己了

没有路绳的情况下冰坡,脑子里回想着在桃源仙谷练习冰坡行走的要点,屈膝、用力踩冰,身体保持直立,重心向后,

每一脚都结实的把冰爪踩在冰坡上,确定稳妥后再迈出另一只脚,就这样我小心翼翼的走过了那个小冰坡,到下面雪厚的地方立即感觉心落在地上了。

12点半左右我和风域一起下撤到C1,大约用了两个小时,途中超过了比我先登顶的队友,但体力透支厉害 <br> 头疼的感觉要爆炸,乏力困倦一同侵袭而来,到C1营地一头扎进帐篷,呼呼大睡起来,睡眠质量相当高

睡的那个香啊,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睡觉的幸福感觉。当时发毒誓以后再不登雪山了,太折磨人了~

不过对于喜欢雪山的人来说,在雪山上发誓等于FP,下了山之后肯定再不提那个毒誓了,很快就会盘算着如何计划假期,如何计划下一个雪山的攀登了。

今年的雪山到此就告一段落了。计划下一座是慕峰,不过可能要等两年之后再爬了,因为很特殊的原因,这两年不再远行。

玉珠峰装备清单,一个朋友给我的,基本按这个准备的。 <br> 回复

rc刺杀 的帖子

其实好多东西都是有备无患,有朋友6月去的,看照片比我去的时候还冷,大本营的帐篷里都结满了冰霜。我们那两天确实天气非常好。 <br> 很高兴能帮到您。

目的地: 格尔木 桃源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