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雪山——小女子的钝感玉珠

8264旅行网

那是去年九月的事了,具体过程和细节可参见老袁的强帖。

http://bbs.8264.com/thread-616218-1-4.html

初见的美好是复杂的:包括未见时的期待与忐忑;遇见时的兴奋与敬畏;再见时的依恋与不舍——当然也包括此刻甜蜜的记忆。我承认,自己中毒已深。不知道为什么多数大老爷们要把登山描绘得那么艰辛曲折,什么高反严重空气稀薄啦,什么挑战体能超越极限啦,什么悬崖峭壁危机四伏啦,什么狂风暴雪千难万险啦···好吧,是我不正常神经太大条,所以攀登玉珠留给我深印象的是一种幸福的钝感。登山之于我,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感觉是最说不清也最戒不掉的瘾。相信这是冥冥中的缘分:一个和山沾不上边的小女子,初见雪山彼此相处的那么融洽合拍,呵呵···那种精神与身体的双重满足甚至有种恋爱的错觉。也许是近日宅在家YY慕士塔格峰太多次吧,身未动心已远,反复翻看玉珠的图片与文字后手痒发帖聊以自慰。新驴上路,前辈们轻拍哈O(∩_∩)O

格尔木
在一个生活气息不浓的工业城市,只要你有心,还是能找到些乐子的
北方的晨昏有着不一样的气质,从清冷到喧嚣,从朝霞满空到华灯初上,写满了生活的亲切与真实。

久仰大名的青海老酸奶怎能错过,我尝遍了所能找到的各种酸奶···恩,一样的好吃哈

虽然早饭没有锅盖面,中饭没有鸭血粉丝,晚饭没有小馄饨···我直面惨淡的现实,走街串巷搜罗了格尔木的街头美食,绝对亲身试吃非植入广告。

接下来隆重介绍此行的同伴,南京的老袁和香港同胞小基,两人各有千秋一言难尽啊。一个是做事相当相当认真到迂的老夫子,一个是说着我听不太懂的“普通话”小帅哥;一个是严重代沟,一个是语言障碍···但是,我们还是排除万难相亲相爱的一起度过了快乐的登山时光。

进山

车沿青藏公路颠簸前行,我望着窗外有种眩晕感,不是高反,而是醉了——干净透明的空气,圣洁无暇的雪山;棉花糖似的云朵,蓝缎子般的天空,眼前的一切都让一名见识浅眼界窄的小女子沉醉不已。哎,贻笑大方了。

海拔4767的昆仑山口,伫立着索南达杰纪念碑和标志性的藏羚羊雕塑——大家忍不住下车瞻仰、拍照、解手。

过了热闹的西大滩,不一会就到了请登协的大本营——默竽帮我找负责人借高山靴,我看着帐篷里的饭菜咽口水。

安计划我们在大本营下车后,揣着锅碗瓢盆,背上大包小包,徒步去两公里外的营地——事后证明这是一个何等英明的决定:老袁为此荣获戈尔特斯评选的二月份专业登山组冠军,免费拿了件冲锋衣···羡慕嫉妒恨啊

营地

在以高反闻名的玉珠大本营,大伙吃得香,睡得更香。本人相当不低调的走来走去、吹牛闲侃,估计老袁想抽我的心都有了,我也想抽自己哈。但这种积极的心理暗示对高反的疗效好过吃药,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天生的强生的O(∩_∩)O哈哈~

早晨出帐,看到了自然的本来面目,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该叫她大自然了

其实吧,我起的早不是勤劳而是为了肚子忙···哈哈···折腾了好一会,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羊肉出锅啦,真诱人,不争气的口水又哗啦啦啦啦了。那一老一小因为高反几乎不怎么吃,我和默竽不知不觉消灭了半只羊,太爽了,比食堂的油水多多啦!唯一不好的是浪费了背上来的-28的睡袋:吃这么多羊肉谁还盖厚睡袋啊,夜里热醒的苦恼不比冻醒少哎!

集训

老袁躺在帐篷里困惑着:楚北这小子咋还不回来啊···N久终于缓过神来:原来五一已过,几近十一···呜呼,老夫缺氧矣!

默竽蹲在帐门口琢磨着:再这样躺下去,好人也能整高反了——得积极适应,拉去冰上溜溜:同学们,咱上训练课去吧

大伙的积极性很快被调动起来,都忙着穿衣服上装备,无奈经验水平参差不齐,速度相差很多···爬过洋山的几下子就利落的打理好一身顶级行头

五一大来本营一日游的装备也穿戴得很熟练,只有可怜的偶,连安全带怎么套都没整明白,默竽看不下去了,只得亲自过来帮忙。

至于冰爪,偶就更没见过了——默竽又当爹又当妈的,不容易啊

此时,老帅锅在凹造型

小型男忙于自拍留念

穿戴整齐,终于走到冰舌处——大伙课前十分钟,耍冰棍热身运动:开始!
偶的激光剑与斧头帮造型,嗨翻了!

小伙子老夫子也各显身手,这pose,太有范儿了···

正式上课,大家一字排开,认真听默竽讲解冰雪行走的基本技术。

过程很愉快,瞧偶笑的多欢啊;至于细节,记不清了···呵呵,反正现在走得人模人样了,默竽老师的教学质量是不用怀疑的。

课后十分钟,进阶技术攀冰教学

首先,老师示范动作,潇洒飘逸,干净利落···帅呆了,花痴中···哎,偶太崇拜了,签个名吧O(∩_∩)O

高手是这样炼成的!

优秀学生老袁,通过N+1次引体向上,有模有样的到顶

诸如我等上肢发育不良,大脑轻度缺氧,上课未认真听讲之流,撅屁股、蹬腿、踢脚,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也无济于事
偶有个渺小的愿望,在有生之年体验一下引体向上的感觉,表留下啥子遗憾哈···

谨以此照划条华丽丽的分割线,之前都是闲扯的废话,因为正真的攀登,还未开始···那时的我们慵懒的享受着着午后暖阳,微笑期待着第二天的攀登日程。登顶
夜里两点起床吃饱喝足,大约四点半摸黑出发了

不一会,小基很绅士地让我和老袁先走,默竽在后面陪他。我紧跟着老袁,到目前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觉到缺氧,天慢慢变亮,感觉到C1遥遥无期。

坚持了一小会,C1和晨曦一起到来。

稍作休息,老袁在帐篷外看朝霞,我在帐篷里看老袁···

我两在C1刚坐热,青登队已默默的出发了。

默竽上来通知我和老袁先行,他等小基。于是,踏着深深浅浅的脚印,向顶峰进发。不一会,赶上了青登的队伍。

此时的小基已达C1主动放弃攻顶,默竽也大步赶上来了

基本不变的常规队形由四人组成。扎西及其客户已成为雪地里的两个小黑点

坡度逐渐增大,快到顶了

习惯跟跑的我本能的开始冲刺,队列也随之改变。

顶峰越来越近了,我和老袁也越来越精神

几近登顶,我不淡定起来

登顶秀
小合影

大合影

个人秀

谢谢观赏,over~~~

目的地: 格尔木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11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