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舞飞扬-国庆雀儿山攀登

8264旅行网

2009年9月27日终于抛开一切纷繁的俗事,结束那种“身未动,而心向往之”现实状态,开始了本次川西雀儿山的攀登之旅,虽然是期待已久的旅行,但真的要出发了反而没有了期待中的兴奋,心中更多的是对未知旅途的忐忑和对父母妻儿的些许歉疚之情。

真的要出发了,真的要奔赴自己的梦想了,整整一年时间的准备,从计划到准备,从梦想到现实,现在真的就要成行了。离家前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禁不住再次揽如怀中,可爱的宝宝啊!爸爸即将远行,中秋节不能和你一起共度,请你原谅爸爸的自私,祝爸爸旅途顺利吧!等你长大,爸爸一定会带你一起走天涯!

由于成都空中管制,所以飞机晚点起飞,到达成都时月亮已经慢慢生了起来,我们静静的坐在机场外等待联系好的车辆来接.
本次参加队员的PP我就不发了,以免引起版权的纠纷,哈哈!就以我的视角展开我的旅程!

28日下午到达康定,在旅店不远的地方是一座藏传佛教的寺院,静静的庇护着这座宁静的小城,是他的出现使我慢慢开始找到藏区的感觉

街头偶遇的盛装美女使本来平淡无趣的傍晚时光平添一抹艳丽

现代文明的无情侵蚀让地处偏僻的康定多了一份喧闹少了一份宁静,就象翻滚的河水一样不再清澈

藏式的小旅店,安静而卫生,在旅途中较之大酒店的纷繁堂皇环境我倒更加的喜欢这种略显局促的环境

为了避开交通管制的限行时间我们凌晨4点就起床出发.从旅店出门后我回头拍下了这张照片,喜欢安静的街道、昏黄的灯光,而我们只是匆匆过客而已。

晨光中翻越折多山

今天是我与妻子相识的日子,本应一起度过的日子我却身在千里之外,只有在心底默默的为妻子唱起那首经典的老情歌

远眺贡嘎群山,想到不几日朋友们会在她的怀抱中畅游,心中默默为他们祈福,祝愿他们一路顺利,平安!

在塔公遇到交通管制,无聊中下车与路边的藏民拍照,不想竟被索要5元的拍照费用,看来人是不可貌相的啊!

塔公寺对面的山坡上满山遍插的经帆,不得不相信信仰的力量

雅拉神山象一朵莲花班盛开在塔公草原上,保佑着一方水土,一方安康

车经道孚停车接受检查,当地警务人员警容整洁,态度良好,还为同车的女性队员免费提供苹果,被队友们一致称为"最亲民的派出所",记住他们的名字-道孚县公安局龙灯派出所

翻过一个山口后黄昏的阳光撒在这片美丽的大地上留下光与影的完美印记,面对如此美景不仅心生感激,感激上天对我们的恩惠,只怪自己的摄影水平有限不能很好的记录,惭愧了!

30日在前往玛尼干戈的路上下车休息时遇到的当地出家人,眼神中充满安详和平和

30日中午在玛尼干戈吃完午饭,车辆在转过一个弯角后魂牵梦绕的雀儿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车上一片欢腾

到达新路海景区门口后协作和背夫们忙着清点装备和搬运行李,而我则大口的吸着高原清冽的空气,两天多的长途颠簸搞得我疲惫不堪

进入景区我被美丽的景色所陶醉,我自愧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无法把当时的那份心灵的感受表达出来,在这如画的仙境中,人的心灵是纯洁的,纯洁如初生的婴孩,没有了任何俗事的杂念,或许这就是我心灵的家园,我们如孩子般欢笑喊叫,抛弃多年所习惯的矜持,彻底的释放自己的本真状态,完全的融入到这山这水之中,人与人的关系也突然的变的简单而纯净起来

新加坡的队友佩姗,敬佩她对山的那份感情,可以独自一人远涉重洋,只为追求心中那份对山的梦想!

一切都是这样的安详和恬静,仿佛万物之初的样子

偶遇"赤脚大仙"多加喇嘛,他诙谐和幽默,虽是初次见面,却也能想久别的老友一样热情.

心情象溪水一样静静的流淌

走过芬芳的草地

屈膝向心中的梦想膜拜

更或是匍匐在地,满怀虔诚

聊或偶发童心

雀儿飞舞在云巅,那是我梦想的地方

到达大本营后的小栖,设施绝对一流

苏拉永远是焦点

雪山下的大本营一样的包容和安逸,欢迎所有寻梦的山友

大本营的饭菜一样可口,苏拉为了保证大家的食宿,这次特意把姐姐和妹妹带到大本营为大家操持饭菜,安逸的很啊

大本营的好时光,经过长途颠簸终于来到这块梦想的地方,在起初的兴奋渐渐退去之后大家都都安静的坐在一边静静的体味这人生中难得的安静,而我则呆呆的仰望山巅,欣赏着傍晚的阳光撒下的最后一抹金黄

随风的经帆祈祷着大家的平安,此时的心情平静如水

月亮升起在营地上深蓝色的天空中,想起远方的家人,有一种温暖且略带惆怅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从帐篷里透出的温暖的灯光,仿佛有种到家的感觉

大本营的清晨是悠闲而自在的,睡到自然醒之后大家开始三三两两的在周围活动,清晨的空气清冽而透明,让人神清气爽

营地周围盛开的野花美丽而娇艳,在这荒僻的山野中只为自己倔强的独自绽放

大本营的安逸生活,在温暖的阳光下耍酷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9点30分大家按照川藏队的安排准时回到大本营开始上午的登山培训,在如画的风景中一切变得惬意而自然,时间就这样静静的流淌

耀眼的阳光照在大家的身上有种暖暖的感觉,面向雪山仿佛一切都融化在这透明的空气中

微风象绸缎般不时拂过脸庞,大家听得认真而投入

下午开始的登山模拟训练进行的有序而快乐,下午的时光就在一片畅快的欢声笑语中度过,虽然期间天气突变并下起雨来,但丝毫不影响大家的高涨热情,毕竟我们是一群经得起风雨的人儿

夜幕再次降临,已经是大本营的第二个夜晚了,我步出帐篷仰望漫天繁星,帐篷里隐约传出班德瑞的轻音乐是我临行时特意下载打算在山上听的,现在听来格外的飘渺而空灵,明天就要出发了内心有一丝的不安和躁动,刚好可以借音乐来拂平一下心境.

出发了,十四名队友满怀着各自的梦想向着同一个目标进发,我们高呼,我们呐喊,只为宣泄那抑制不住的激动

前往C1的路上远远看到赤脚大仙开始的宏大崖刻工程,在不久的将来这块巨大的崖壁上将出现一幅巨大的嘛尼雕刻,或许后来的朋友会有幸目睹

到达C1营地,沿途我几乎没有拍照,主要是因为到达C1的路途太过辛苦,连续的上坡搞的我实在没有心思把沉重的单反从背包里取出拍照,而且很多线路陡峭而砂滑,让我不得不把全部精力放在攀登上,说实话到C1的路程的确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这一点后来在跟其他队友的交流中也一再被证实为同感.

到达C1半个小时后我们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协作的一再催促中开始冰坡行走训练,过程可谓苦不堪言

透过对友的眼镜看到自己,我们又何尝不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呢

C1营地坐落在被沙石覆盖的冰川末端,因为地势的限制所以帐篷搭建的有高有低,我的帐篷就在最高的地方,拉开帐门就可俯瞰整个营地

在耀眼的阳光中进行的训练,从这里开始笨重的高山靴和冰爪将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来自保定的山友夫妻-坦克和油箱,打心底里羡慕他们可以有共同的爱好,可以一起攀登雪山

从C1出发的那天早上狂风夹着雪粒打在在人的脸上生疼,一会裸露的肌肤都会麻木,终生难忘那早暴露在风雪中的如厕经历.一再的推迟出发的时间,就这样窝在帐篷里等待天气的好转,终于在时间将要耗尽的时候天气终于稍微的有所缓和,大家抓紧时间整状,冒着刺骨的风雪出发.

天空依然阴沉,大家无声的结组行进在布满裂缝的冰川上

阴沉的天气同样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很多时候我都会采用这种低伏的身形来大口喘息,算是对山的谦卑

攀登中的小栖总是让人期待的,身体的疲惫可以暂时的得以休整,这一天有三位队友选择了下撤

只有协作依然强悍

天气慢慢好转,也让我们心生欢喜

这次特意带了全运会的吉祥物泰山童子,在云开雾散后来张合影

大坡度的攀登总是折磨着人的肉体和神经,但这又是我们所必须面对的

只有选择坚持,或许这也正是登山的含义

向上一直向上,因为我的梦想总在高处绽放

温柔的曲线勾勒出令人神往的景致,但在迷人人图画背后却隐藏着无限的危机

波浪般起伏的曲线,象五线谱般演奏出华美的生命乐章

先期攀上的队友会在前面为后来的队友做保护,在山的怀抱中心与心的距离被拉的更近

每上一个陡坡队友们都会大口的喘息,在山的面前人是渺小的,支撑我们前进脚步的唯有对梦想的追求,新加坡队友佩珊在攀登过程中

明暗裂缝密布的攀登路线,危机四伏却也动人心魄,它象一条静止的河流般横卧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
照片发不了了

行走在天际,或许我们现在是最幸福的一群人

前组对友已先期我们通过一段危险的裂缝带

翻上一个大雪坡,我已累的东倒西歪,队友示意我拍照,我也只是象征性的站直了一下身躯

身侧就是无底的裂缝,向怪兽般张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吞咽我们的梦想

看似一马平川,实则处处危机四伏

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裂缝区

冰川的褶皱地带造就了成千上万的明暗裂缝

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啊

终于在太阳西斜中到达C2营地,金色的余辉洒满营地,温暖而宁静,有种家的感觉

在等待分帐篷的空闲时间里抓紧时间拍了几张C2的PP,此时虽然阳光充足但气温已经下降的很低,抓紧时间穿上羽绒服在周围来回活动防止冻伤

C2营地建立在一片大的雪原上,非常的平坦,但由于暗裂缝比较多,所以我们只被协作们限定在有限的区域内活动

很多队员都已经脱下装备进帐篷休息了

营地的景色美的令人窒息,但在当时的确没有太多的心情欣赏,只是机械的拍了几张照片,算是为自己留下一些可以回味的片段

今天刚好是传统的仲秋佳节,C2又没有信号连基本的电话问候都不能实现,夜里想念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不免有泪水滑过脸庞,登山的人是坚强的但却也不乏柔情,就这样三个大男人挤在一个帐篷里共度仲秋,心中思念的是各自的亲人,话语间偶有哽咽之声.今天就先发到C2吧,过周末去了,祝大家周末愉快!享受快乐好时光啊!

第2天早上醒来,队友老朱在凌晨时分突发高山脑水肿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丧失了独自行动能力,大家七手八脚的为他穿戴装备整理行囊,由两名协作轮流背负着紧急往大本营下撤.

雪山攀登过程中的不可预见性和风险是每位登山者所必须面对和接受的,也正是在这种极限的状态也才能迸发出人性的光芒

送走老朱后大家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各自收拾自己的装备准备出发,毕竟现在发生在老朱身上的事情也是我们所有人在继续的攀登中所要面对的,只有在心中祝愿老朱平安下撤到大本营

准备出发了,状态恢复的不错,抓紧时间展示一下旗帜,也感谢在一路上不断发短信关心和支持我的家乡的亲人和朋友

身后的大雪坡就是我们今天前往C3的路线

向着C3营地进发,看似不大的雪坡却仿佛好象永远也走不到头一般

仰望雪坡顶端是被风吹起的雪粒高高的飘扬在天际

隐藏在平滑曲线下的巨大裂缝

千年的积雪向着苍穹仰着高傲的头颅,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也只能抬头仰望

翻过雪坡后线路变得更加陡峭,很多地方的坡度都在60-80度之间,需要良好的攀爬能力同时也更加的消耗体力

今年的C3营地较之往年的C3营地上移了很多,建在了几个巨大裂缝的上端,为了是能够尽量的靠近顶峰,有利于第二天的冲顶,但也增加了攀登的难度,毕竟是负重攀登啊!

横切过一个山腰后C3营地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此时由于结组队友状态不太好所以需要经常停下休息,打乱了我的攀登节奏,所以感觉非常辛苦

到达C3营地,当时的状态非常不好,有种透支的感觉,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强迫自己走出帐篷在营地周围慢慢活动,此时的海拔大约在5600左右

队友给拍的照片,回想当时的状态的确是不太好,由于攀登过程节奏完全被打乱,所以感觉特别疲劳,而这种状态下高反也如期而至了,还是那句话,高反面前还是装孙子吧,稍微在帐篷里躺了一会就在队友的不断催促中走出帐篷,慢慢在周围活动并不断喝水,以此希望尽快度过高反的不适,在难熬中度过1个多小时后症状开始减轻,晚饭强迫自己吃了大半份方便米饭,希望今晚能够休息好,为了明天的冲顶恢复足够的体力.

今天是出发冲顶的日子,头天晚上简单的晚餐结束不久我就昏昏噩噩的睡去了,只是一夜怪梦不断,以至于凌晨醒来时都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沉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同时也暗自为自己的状态所窃喜,高反已经过去体力也有所恢复。

我们B组14名队员由于各种原因共有9名队员到达C3营地,今天我们将分为3个结组向顶峰攀登,大家是3点半起床的,收拾完装备出发时已经是4点半左右了,在这个海拔穿戴装备着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简单到高山靴的穿戴都会让人气喘嘘嘘,而且特别容易忘事,不断有队友在协作们的大声提醒中钻进帐篷拿取遗漏的装备,特别是手套、眼镜之类的小东西最容易忘掉,而恰恰是这些东西都会在将要来到的攀登中决定你是否能够顺利攀登。我冰爪的系带就是在临出发前被协作发现并帮忙系好的。

这张照片是在离开C3出发时仓促间拍摄的,由于当时光线很暗加之在行进过程中所以拍得很是模糊,只所以保留也算是对自己当时所处环境和状态的一种记录和回忆。

上一张是往顶峰攀登的线路而第2张则是下撤的方向,某些时候其实选择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一个转身而已.

在行进到5900米左右海拔时我们结组被协作告之需要下撤,说实话我当时也不能接受这一现实,毕竟辛辛苦苦到了这个高度,而且时间也才6点多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继续攀登,但既然协作要求下撤那必然有他的理由,在此我不想过多的赘述,况且在这个海拔高度任何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短暂停留几分钟后我转身下撤,一同下撤的还有一起结组的另外两名队友,新加坡的佩珊和广州的小谭.当时心里一片空白,乃至都没有向顶峰再多看一眼,因为我怕回头多看一眼都会动摇我下撤的决定,毕竟我已离梦想如此之近,或许此行注定要留此遗憾,但我已无悔,还是那句话"生命高于一切"返回C3营地的时候天已大亮,短暂的停留并收拾各自装备后我们开始在协作的陪同下开始下撤,应该说下撤的过程是痛苦的,除了心理上的痛苦外更实在的折磨来自肉体,毕竟今天要从C3营地直接下撤到大本营,三天的路程我们要在一天内走完,对于漫长的下撤我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也没有精力再拍照,只记得自己一直默默的机械的行走,我们期间彼此间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偶而提醒彼此裂缝的位置,毕竟在那个高度选择下撤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就这样默默的一路下撤,期间也不知道摔过多少跟头,不知是因为雪厚还是身体已近麻木竟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直到回到甘孜的那天晚上洗澡时发现身上的淤青,才恍惚回忆起当时不断摔倒的情形.

从早上4点多开始攀登到下午5点撤回大本营,整整13个小时的高海拔行走使我如行尸般几乎丧失了任何感觉,唯一难耐的是鼻腔和嗓子间传来的火一样灼热的感觉,一整天我只有一保温瓶的饮水却也早已告罄,加之连续几日的攀登、强烈的光照和维生素的缺乏导致嘴唇已经布满血口,张张嘴巴都会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终于回到大本营先期下撤的油箱和留守的协作为我们准备了水果和饮料,相比于山上真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啊!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接受来自队友与协作的照顾心里受用的很,但不觉间竟已眼眶湿润看东西都模糊起来,赶紧把头扭到一边,或许在这个时候人是最脆弱的最需要得到安慰的,庆幸的是我身旁有生死与共的山友和敬业的协作,这就是幸福的含义。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杆,身体也已经恢复的不错,苏拉他们正在收拾装备,一切都在耀眼的阳光和轻柔的微风中进行,显得安静而祥和,头几天艰苦的攀登已成为过往,现在的状态倒更象是在安逸的休假。

昨天撤到大本营后已经得之我们B组的六位队员于当天早上9点多钟登顶成功,心里即为他们高兴又有少许的嫉妒。今天他们将下撤到大本营。

油箱站在一边看协作门晾晒装备,我们想插手帮忙却总是添乱,索性在一旁悠闲的打发时光。

在大本营为童子留张影,毕竟它曾经一路陪我,虽未登顶但也满足

昨夜下了很长时间的雨,虽然在大本营阳光普照,但从对讲机里却得之山上的队友正在齐膝深的积雪中艰难下撤,心里一直惦记着他们

苏拉正在整理装备,准备下午先把一部分运出去

迎风的经帆飘扬着,我不断向C1的方向眺望,希望能够看到熟悉的身影,虽然明知那是不 可能的

营地的男女厕所,虽然经常被搞混,却也一直尽守着职责

营地边从牛粪中冒出的蘑菇同样诱人

我放低身形再次仰望心中的梦想

营地悠闲的时光我们就这样度过

下午天空中又下起雨来,我站在帐篷里一直用这种角度望着队友下撤的方向

下午4点多我和油箱带着水果和饮料向C1的方向迎接下撤的队友,终于在干海子附近见到了走在前面的队友

回到大本营天已放晴,彩虹的出现象是在迎接我们的归来

队友们下撤大本营后稍做休整就骑着提前联系好的马匹撤出大本营,而我则选择徒步出去,想用自己的脚步完整的走完这段旅程。
今晚我们要撤到甘孜,大家都期待着尽早赶到已企早日洗上热水澡,毕竟已经7、8天没洗澡了。

路上我随手拍下这张盘根错节的照片感觉就象我们同行的14位队友,虽然来自不同的方向,但最终汇集到一起向着高处的梦想攀登。

短短几日路边的红叶比之进山时更加艳丽了,回望山的方向

湖边的玛尼石会永远的守护着这片迷人的山水

生活在山下的孩子,我们不能按照我们的幸福标准来衡量他们,因为他们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和快乐,祝福他们在这如画的风景中健康快乐的成长

要上车了最后回头看一眼雀儿山,你承载着我太多关于山的梦想,并带给我精神和肉体上的历练,并将永远的留在我的记忆之中,再见了雀而山,或许有一天我还会重回你的怀抱!

目的地: 甘孜 泰山 成都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9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