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珠峰五日——负150米的“成功”

8264旅行网

什么时候陷入对于高原雪山的狂热爱恋,现在仍然记得非常清楚,那是2008年8月23日的清晨,站在云南德钦飞来寺的瑟瑟寒风中,目睹梅里雪山在太阳轻抚下发出耀眼金光的那一刻,突然间世界隐去了,眼中只有这天地的大美,从此对于这片神奇的雪域高原就再也难以割舍的热爱。莎士比亚说,幸福的家庭大致相同,对于雪山的热爱似乎也是殊途同归,从远观到近玩,最终总是免不了从脚去丈量的雪山的距离和高度,享受努力攀登和高原缺氧后的眩晕般得幸福。在看过了梅里、稻城亚丁三神山、日出中的喜马拉雅群山、纳木错旁的念青唐古拉主峰、云雾中不可一世的南迦巴瓦峰以后,终于不能克制开始去感受亲近雪山的另一种极致的情感,于是攀登雪山就慢慢进入了生活。2010年的中秋,豪气干云的站到了四姑娘山二峰之巅,远看幺妹峰半隐在云端,仿佛甩起一头的长发,于天地间醉人的舞蹈,那50公里的往返,2000米的上下,峰顶无限的风光,是一整年最兴奋的时刻。

初尝了5000米的滋味,当然会想着往更高的距离进发,这次,6000米的初恋,其实并没有太多悬念,就交给了温柔的玉珠峰。

6178米的玉珠峰,是昆仑山东段的主峰,山势平缓,雪坡平静,极高山的雪崩、冰裂缝都与她无缘,攀冰等技术要求基本没有,是新人初尝6000米的首选,如果你希望她为你把那盏灯留到最后,只需要适应高原反应,以及有着充足的体力,能走到山巅,当然人品的小小爆发也是重要的,和所有雪山一样,天气仍是能否与雪山亲近的必要因素。

前面的琐事不再细说,对于我这样的菜鸟新驴,参加商业队是唯一的选择,是8264,在茫茫网海中让我找到了8月份唯一适合的商业安排——苏洛探险的玉珠峰南坡7日登顶计划,看到了,也没有多考虑,很快就预订付款,剩下就是掺杂着兴奋和担心的准备过程,中间的细节不再赘述,虽然有点懒惰,但也好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完成了长跑和周末登山穿越的体能储备,虽然有点踹踹,但想着温柔的玉珠姑娘对我不应该太过于绝情(虽然玉珠峰在蒙古语中是美丽而危险的少女)。

就这样,当我后背着大背包,前顶着小背包,手提着黑驮包,来到阳光猛烈但温度适宜的格尔木时,幻想与现实异常融洽的并行在一起,等待我的,将是一场风雪交加和阳光灿烂织合的缺氧旅程,是用脚丈量、用心体谅的爱恋经历。

是的,玉珠,我来了。

从格尔木出发,再回到格尔木,这趟旅程一共五日,前面的废话都上回到北京后,坐到电脑前矫情出来的,在山上的时候,多长了一颗心眼,破天荒在手机上随手记录了过程的每一点滴,高原缺氧,文字平淡的如同白开水,但贵在真实,并且有过程中未知谜底的那种轻微兴奋感。回来以后,只考虑了一分钟,就决定不再加工文字,只配些图片,让这120多小时的过程原汁原味的呈现。(偷懒的人是非常乐于此的)

第一天(格尔木到西大滩)今天觉得身体状态不是太好,有点轻微感冒,流鼻涕。不过吃了感冒药,希望下午好转。 <br> 天气不错,微云轻流。

队里有个河南人,喜欢自虐的驴友,在南京上大学;有个安徽人,在苏州工作。看来跟江苏挺有缘分。(补充,我是江苏人,另一位来自北京的红哥祖籍也是江苏,当然最正宗的是江苏无锡的漠漠)

中午觉得不是太有胃口,鼻子干,眼睛有点涨。在室内待一会,觉得稍微闷。不断调试,也许上山就回到好状态了。 <br> 吃完饭觉得状态回升。 <br> 来到了昆仑山,一切神话的源头。西大滩住宿地对面就是玉珠峰,一刹那觉得很激动!

去年的二峰如果是自脚下远眺雪山,今年的玉珠峰则用脚感受雪山。 <br> 到傍晚眼睛涨的难受,老是流眼泪,就当是对玉珠峰的感动。 <br> 晚饭前去饭店前的荒地上遛弯,适应海拔,走到青藏铁路方回。

晚饭后,精神挺好,除了眼睛依然有点涨,没有其他高反。不过觉得腰酸的很,不知道算不算非典型高反。 <br> 头疼,失眠,臭烘烘的被子,漫漫长夜每分钟都不算容易,不过还好,天亮后,还可以热情期待下一天。

第二天

早起是阴天,风不大,但没有太阳,就比较阴冷。刚开始对面的玉珠峰还清晰可见,很快峰顶就起了弥漫的云雾,大脚说山上肯定风雪大作,冲顶是别想了。希望这几天坏周期赶紧过去。 <br> 早饭过后,天慢慢放晴,玉珠峰少少沐浴在阳光下,如此圣洁美丽。

越过昆仑山口,离开青藏公路,玉珠峰越发看的清楚,玲珑剔透,端庄高贵,如此亲近,刹那间非常感动。 <br> 到达大本营,一片乱石荒滩,大家一起顶着风搭起了帐篷,累得气喘吁吁。 <br> 高反适应的还不错,没有啥不适应。

吃完饭,头疼开始起来了。

有时候追问登山的意义,风大雪大,满眼蛮荒,高原上氧气稀薄,每呼吸一口都很费力,每走一步都要拼尽全力,是为了挑战自己,还是为了证明什么?是为了逃避自己,还是为了追寻什么?或许都不是,是为了深刻的感知痛苦,为了接触身体极限。

下午大脚安排大家出去散步,适应大本营的海拔,比较难受的还是眼睛发涨,头疼,犯困。

傍晚大本营起了很大的风,希望这两天把风刮完,否则c1的一夜简直难以想象。 <br> 7点的时候,大帐的六个人都倒下了。 <br> 夜里风越来越大,感觉帐篷都要吹蹋了,9点半,天渐渐黑了,风里带来了雪花。

8点不到的时候,湖南的乡源决定退出,大脚送他走了。 <br> 来自西安的梅里往事估计是体力最好的(除了大脚)

英雄也回眸

其实大本营的荒滩同样是生机勃勃。

红哥和我都是从北京来,但体力可比我强太多了,而比我年长20多岁,真是让我汗颜。

第三天

什么叫最长的一夜,经历了玉珠峰的这一晚,有了深刻的体会。狂风肆虐,头疼欲裂,翻来覆去总是难以成眠。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只盼着天明赶紧来临,但其实天亮了也是一样的难以自处。

天气依然不好,多云,风变小了,只是主峰还处在云雾中,大脚说明天还不能上c1,看来还需要继续煎熬,是的,登山的人都知道,每一座山都是熬出来的。 <br> 上午天气还不错,大脚和绿茶领大家去小土坡学习雪地行走的技术。

午后,大本营开始下雪。

午后的雪下的不长,非常有胃口地吃了午餐,西红柿炒鸡蛋和芹菜肉丝,还有非常爽口的咸菜,感觉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br> 中午周末人生也下撤了,身体状态非常不好,心跳130,血氧18。

饭后其实有睡意了,不过刚眯盹会,绿茶就赶着大家前往c1的路去适应,有点不情愿,收拾装备整了半天,结果最后一个出发,走的感觉并不好,非常吃力,不过比大家多走小半圈,为了适应新的高山靴。

适应回来,累的头晕,爬进帐篷躺着,结果开始发烧,头疼,口干舌燥,越躺越难受。外面开始变得狂风大作,暴雪纷飞,不过还是穿了羽绒服跑到外面待着,只能背对风站,清新的空气,慢慢感觉好起来,大脚和牦牛冒着雪出来做晚饭,可惜帮不上忙。

晚饭是鸡蛋蔬菜汤配大饼,油腻的东西只觉得反胃,少少吃了点饼,等开水好了,泡了杯热奶茶,喝完感觉好点。 <br>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挤到大帐篷,聊起来明天的天气,谁也无法预测,只能耐心等待。

风还是那么大,没有一刻停歇的意思,大帐篷差点被吹蹋。不过11点多,天天出现了灿烂的星斗,也许明天天气有可能好转。 <br> 第四天

天气变化真是快,七点起来上厕所,风很大,扬着昨天夜里的雪,九点的时候,又开始下雪,扎西说下午没准暴风雪,就在悲观的时候,对面不冻泉和可可西里放晴了,然后慢慢的晴朗的面积越来越大,雪云的分界线就在大本营附近,慢慢的大本营也晴朗了,三天来终于第一次沐浴在阳光下。对面的主峰还藏在云中,今天还是不能去c1,但可以期盼了。

身体状态不是太好,早上有点便秘,到大本营就一直没有大便,回帐篷继续躺着,觉得浑身发冷,忽然又觉得要拉肚子。听了一会音乐,还是跑出去畅快的来了一次,好像到也好了。11点吃早午饭,胃口还可以,希望状态回升。

中午大本营彻底晴了,暖和和的晒太阳感觉很好。风还继续刮着。主峰仍然不可见。 <br> 太阳没晒一会,从主峰漂过来的雪云又改变了天气,没一会风雪大作,只能躲进大帐篷。 <br> 下午彻底晴了,主峰上还有旗云。

看这样的天气情况,大脚打算改变行程,由大本营直接轻装冲顶,往返估计16个小时,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线,不免有点紧张,不过走到现在,必须鼓足勇气上了。 <br> 7点吃了晚饭,准备12点出发。

人算不如天算,9点开始,大本营又刮起了大风,比哪天的都大,我们在帐篷中等大脚出发的指令,不过也知道这样的天气下,肯定是不会行动了。

第五天 <br> 半夜里风慢慢小了,快五点的时候,实在躺不住了,反正睡不着,不如起来散散步。 <br> 帐篷外正是灿烂的星空,远处主峰清晰的沐浴在星空下,忽然间有种感觉,登顶已无悬念。

还是有点风,但比晚上的已经温柔多了,一个人在星空下散步的感觉真的很好,这大概是几天来最美妙的一刻。

黑暗中晃荡了半个小时,想着7点起来拍日照金山,回到帐篷和衣躺了一会,觉得有点冷,还是脱了衣服躺进睡袋,有点潮湿的羽绒睡袋发冷,迷迷糊糊的感觉着帐篷渐渐亮了起来,不过懒得起来去拍照片了。

8点的时候,听到大脚在帐篷外很开心的说老天注定我们要上c1,都起来收拾东西吧。旁边的红哥说,天完全晴了,他六点半起来去拍日出了,不过可惜的是太阳正从主峰背后升起,特别刺眼,没有日照金山了。

还在盘算把睡袋好好晒一晒,忽然牦牛跑过来说计划调整,鉴于今天天气非常晴朗,主峰后面一点云都没有,估计下午也不会起风,因此继续执行昨天的计划,轻装一日登顶,大家即刻收拾东西,9点出发。

忽然大本营里开始忙碌起来,大家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整理装备,等做完早饭,给大家装满水壶,出发的时候已经9点半了。 <br> 对于米粥实在没有兴趣,只喝了一杯奶茶。

先赶往c1。c1是5600米,在主峰和大本营之间的山脊上,在清晨的阳光下,大家闷声不响的往上爬。这两天一直失眠,也没有好好吃东西,体力实在不好,开始还能跟着红哥的节奏走,但后面就实在有心无力了。一直勉力坚持,前面漠漠和红哥的距离越来越远,只觉得山头总也爬不完,终于看到大部分人都在前面的平地上休息,终于到c1了,这时大概下午1点半,三个小时到c1,算是比较快的速度了。

感觉嗓子都要冒烟了,在c1喝了水,吃了巧克力和果冻,补充体能。然后穿上冰抓,安全带和上升器都是在大本营穿好了上来的。

两点的时候,开始向着主峰出发,过了c1就完全是冰雪世界了,开始是冰原,然后路线就慢慢随着山体开始抬升。在大本营觉得主峰很近,但这时却觉得主峰很远,上升路线也并不象下面看的那样平坦,还是埋头行走,除了些微地风声,好像就在无声的世界里。经过c1的休息,居然体力好了起来,也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连续走大概20步,觉得心跳过速了,停下来等呼吸正常,再连续走多步,居然慢慢超过了背路绳的春哥,3点半的时候,到了5830米的平台,大脚让大家休息,上面到峰顶的雪坡比较陡,需要修路绳了。大脚、梅里、牦牛、老胡去修路绳,我们就在下面等待,准备最后的冲顶,还有300多米。

那时队员里面,漠漠状态最好,速度也最快,本来我打算排在他后面,不过我排在最前面了,路绳修的不算太快,我们边走边等。慢慢觉得体力越来越差,休息的时间长而行走的步子越来越少。心跳恢复正常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400米的路绳走完了,大脚一直在前面加油,说时间还够冲顶,前面老胡、梅里他们已经在通向顶峰的坡上,不过主峰最好的一段比想像中陡,步伐越来越沉重,漠漠和红哥超过了我,开始落后的孤灯也在后面不远。这时绿茶在对讲机中说带着后面的队员下撤了。扎西原先给的关门时间是4点,后来估计又延长了,主峰的气候这时仍非常稳定,大脚在旁边鼓励我们,说这里已经过了6000米,自己的海拔表显示是5970,但在5830的时候校准低了50米。

大脚表示还可以走四十分钟,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看看时间,长长的雪坡,急促的心跳,想想还需要回到大本营的长路,按现在的关门时间,登顶也来不及了,既然已经过了六千米,也是纪录,走到一个路旗旁边,对大脚打了个手势,毅然决定下撤。

放弃登顶,实在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这时的自己变得非常理性,没有丝毫的冲动。

下撤是在体能的崩溃和心理的恐惧中完成的,没有路绳保护的那一段,不免有点担心滑坠。 <br> 六点多回到c1,觉得非常的疲惫,等着大部队下撤。

虽然登顶的人数不多,但我们的强度却比常规路线要难的多,时间也紧张的多。正常从c1出发是凌晨3点,关门时间是12点,有九个小时可以冲顶,但给我们的冲顶时间只有不到4个小时,只能说虽败犹荣。 <br> 后面的情况只能说疲惫欲死,天黑才回到大本营,结果是满脸晒伤,嗓子嘶哑,又渴又饿。

回到格尔木,心情变得很糟糕,既是没能登顶的遗憾,也是回到现实生活的无奈。在大本营的日子气候恶劣,条件艰苦,但却甘之如饴。如果能改掉住帐篷失眠的毛病,就更加美满。

五日玉珠峰就这样结束了,和每一个从雪山下来的人一样,开始计划和期待下一座大山。至于玉珠峰是否还是否再次登顶,似乎并不重要。

感谢红哥拍的照片。以后要加强体能锻炼,要把大相机给背到山上去! <br> 风雪中眺望远方的可可西里。

目的地: 格尔木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