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那边----2010.9尼泊尔之行

8264旅行网

题记
从尼泊尔回来已经半个月了,但是每天总能触景生情而回忆起尼泊尔的快乐时光。

怀念在加德满都一天暴吃两顿Pizza、怀念在奇特旺和蚊虫搏斗、怀念在ABC每天走路吃饭睡觉的简单生活、怀念在博卡拉街头天天遇到一起爬山的朋友、怀念蓝毗尼韩国寺的一日三餐、怀念巴德岗的安逸祥和、怀念大街小巷飘荡的的“Resham Firiri”、怀念不绝于耳的“Namaste”……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对于痴迷于西藏文化和风景的我和小魔来说,一直想翻越喜马拉雅到这个“唯一百花盛开的国度”看看。去年去了阿里而把尼泊尔计划延后,今年趁着无数个假期累加在一起,休了个长假,把将近一个月时间放在尼泊尔,深深体验了山那边的异域风情。

我的行程
9.17天津--北京--昆明--加德满都
9.18加德满都
9.19加德满都--猴庙--博德纳--加德满都
9.20加德满都--博卡拉
9.21博卡拉

9.22博卡拉
9.23博卡拉—奇特旺
9.24奇特旺
9.25奇特旺—博卡拉
9.26~10.4 ABC+Poon Hill

9.26博卡拉—Naya pul—Birethanti—Syauli Bazar—Kliu—Kyumi
9.27Kyumi—New Bridge—Jhinu—Chomrong
9.28Chomrong—Sinuwa—Bamboo—Dovan

9.29Dovan—Himalaya—Deurali—MBC
9.30MBC—ABC
10.1ABC—MBC—Deurali—Himalaya—Dovan—Bamboo—Sinuwa

10.2Sinuwa—Chomrong—Taulung—Gurjung

10.3Gurjung—Chiule—Tatapani—Banthanti—Deurali—Ghorepani

10.4Ghorepani—Poon Hill—Grhorepani—Ulleri—Birethanti—Naya Pul—博卡拉
10.5博卡拉--蓝毗尼
10.6蓝毗尼—派乐瓦

10.7派乐瓦—加德满都
10.8加德满都--巴拉岗
10.9巴拉岗--加德满都
10.10 加德满都—帕坦—加德满都
10.11 加德满都
10.12 加德满都

10.13 加德满都—广州--北京

此次行程我们放弃的开始计划的Sarangkot和Nagarkot,略有遗憾,但是对此次行程已经满足。在此我将用文字和近2000张照片来记录我们的这次行程,给我们此次旅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MBC

ABC

Poon Hill

蓝毗尼晨色

奇特旺Rapti河日落

暮色下的巴德岗杜巴广场

9.17出发

曾经一个朋友说过“行者的梦想不是到达,而是一次次出发”!的确,每次旅行,最期盼的就是出发的那一刻的紧张和兴奋。

由于天津没有东航飞昆明的航班,所以不得不去北京机场坐飞机。天津到北京机场一般都是乘坐机场大巴,但是以现在天津到北京路况,乘坐大巴需要大概3~4小时,太浪费时间了,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坐城铁倒地铁再倒机场快轨过去,这样之比机场大巴多花5元钱,但是半小时的城铁加半小时的地铁加半小时的快轨,这样可以节省大量时间。

出发那天天气不是很好,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路上无话,北京飞昆明,昆明飞加德满都,一路顺利,到达加德满都机场。

特里布文国际机场不是很大,但是整洁干净,两边的木围栏很有乡村感觉,不像中国机场那种冰冷的金属结构。入关、出机场,提前到尼泊尔的朋友帮我们预定的扎西德勒免费接机,上了小奥拓,一路飞驰来到泰米尔。

对加德满都的第一印象就是回到了小时候待的小县城,道路漆黑一片、建筑凌乱不堪、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已经家家关灯闭户,不过到了泰米尔又是另一番繁华景象,虽然建筑依然高矮错落,但是“灯红酒绿”街道、熙熙攘攘人群,这才有了点大都市的感觉。

到了扎西德勒,没想到宁宁还在等我们。本来今天她要飞卢卡拉准备走EBC的,一问才知道天气不好,航班取消,只能明天再飞。好在宁宁给我们打前站,免得我们半夜到了加德满都再满大街找住宿,不过转天早晨5点她就要出发,所以只和她简单聊了一会,了解了一下当前尼泊尔的情况,别道别休息去了。

出来之前看介绍,都说尼泊尔的住宿干净、便宜,但是一进房间,看到窄小的床、灰色的毛毯、残缺的玻璃窗、屋里一点点潮湿的味道、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当然了这里比阿里条件好多了。一天的辗转比较累,伴随着窗外嘈杂的歌声深深睡去。

今日关键字:

三份盒饭:以前很不喜欢东航,服务态度差劲、飞机不舒服,不过这次感觉还不错,至少乘务员拿着剩余的饭到处询问是否要加,只有上次飞贵阳在南航航班感受过这等待遇。那天我真是饿了,从早晨到下午两三点都没有吃东西,既然有富余的饭,我先加了一盒,又叫小魔要了一盒,一口气吃掉将近三盒饭,这下子收回机票成本了!

昆明公交游:5点多钟我们到了昆明机场,飞加德满都航班是晚上十点的,而且办理出关手续是晚上8点才开始。我和小魔都是第一次到云南,索性决定到昆明市里逛逛,哪怕只是公交。就这样随便挤上一辆公交站牌上写着“市政府站”的公交车,跑到昆明市里的女人街逛了一圈。

过桥米线:由于是下班高峰塞车,我们便在一条叫女人街的路口下车。顺着女人街往里走,发现不少当地的小吃店,随便找了一家人多的大排档,决定品尝一下正宗的过桥米线。感觉和天津那些所谓的云南过桥米线完全不一样,吃正宗的食品还得去原产地。

冷水澡:本来预定好的房间说提供24小时的热水,谁知道我们到了已经没有热水了,只能用冷水冲澡。原来在尼泊尔大多数旅店都是太阳能热水器,所以当天气不好或者客人比较多的时候,热水有限,等到比较晚的时候就没有热水了。所以后来养成一个习惯,尽量先洗澡或者转天早晨再洗澡,免得用冷水淋浴9.18感受加德满都,感受尼泊尔

一早爬起来,便往纳木错跑,因为同机的赵姐、小强住在了纳木错,前一晚出机场时候约好今天一起逛加德满都。

出了扎西德勒才发现根本没有路标,我和小魔就和没头苍蝇一样乱穿,但是满眼的商铺牌子根本找不到方向,问路边的行人也说不清楚。当我们正在发愁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强他们远远迎面走来。当时觉得好巧啊,但是后来在泰米尔混久了,才发现其实泰米尔一共就三条主街,路路相通,一天可以走无数遍。

先兑换卢比,随便找了一家Exchange店,人民币谈到1:11.1,而美元谈到1:73,换了一家接着谈,最后谈定人民币1:11.15,美元1:74,这也是我们在尼泊尔1个月内谈到的最好的汇率,之后美元一路DOWN、DOWN、DOWN,卢比一直坚挺,人民币涨涨落落,始终都换不到如此合适的价格。

下一步我们决定看看住宿,因为扎西德勒的条件低于我们的心理预期,而700Rs价格也高于网上盛传的价格,而她们对纳木错评价也很一般,和我们一样,晚上也没有热水洗澡。我们就商量边逛泰米尔边看看网上经常推荐的几家客栈,像著名的Fuji。先到了Fuji旁边的Dynasty,它有一个漂亮的花园,一进大堂就显得高级很多,小魔和赵姐、小强一起上楼看房间,我在楼下用蹩脚的英文砍价,最终谈下来的价格阳面20多美金,含早餐,远远超出我们的预算。等小魔她们从楼上下来,一问房屋条件是比扎西德勒、纳木错好,像中国的如家那种快捷酒店感觉,不过价格太高了。然后我们来到Fuji,一问报价双标间18$,而网上经常说的9$是普通间价格,房间情况没看。而Fuji对面开了一个漂亮的酒店,进门一问价格也是20$,打折到18$。我们商量一下,估计当前加德满都住宿好的大都在20美元左右,像我们住的那种Guest House在500Rs~900Rs左右,而且价格相当住宿条件也差不多。我们放弃换客栈的想法,而且看了这些Hotel,还是觉得Guest House是最有感觉的。不再浪费时间,吃饭,然后去杜巴广场。

赵姐的老公比我们早到一段时间,前一天晚上他就发现一个餐馆,当地人非常多,排队吃饭,我们决定先去尝尝当地的美食。那家店铺就在LP推荐的加都步行起点的白塔后,名字叫Lumbini餐馆,主要经营Naan、Dal Bat等尼餐。当我们弄清楚Naan就是类似中国的饼的时候,我们觉得新奇,点了两张Naan、一份咖喱、还有一份炒饭,老板告诉我们不够,我们觉得如果不够再点,多尝尝不同口味的东西。等饭菜上来一看,东西不多,根本不够我们这群饿狼吃的。不过觉得Naan是最好吃的,然后又要了两个不同口味的Naan,后来觉得还是不够继续要,每次老板的眼神里都显得很无奈。餐馆里大都是当地人,他们基本都是要Dal Bat,他们也很好奇的看着我们。

酒足饭饱后,我们按照LP的指引的路线徒步往杜巴广场走。这条路线无外乎是加德满都各种历史遗迹,或者说是寺庙、神龛的参观路线。

如果这些历史遗迹在中国,早就被围栏围起变成文物保护单位,而在尼泊尔的这些几千年的历史遗址依然保持着它们的用途。中国的古迹就如深宅大院里的大家闺秀,很难欣赏到它的芳容,而尼泊尔的古迹更加贫民化,散落在城市的街头巷尾,如此贴近老百姓的生活。

LP的徒步路线终点就是杜巴广场的入口,一路上要经过许多熙熙攘攘的商业街,这里和泰米尔不同,销售更多的是人们生活必需品,布匹、服装、鞋帽、锅碗瓢盆应有尽有。

到了杜巴广场入口,这里有一个售票处。现在票价已经不是LP和网上所说的200Rs了,已经涨价到300Rs,如果想多次进出参观,需要到Site Office办理免费游客通行证,这样门票就可以在护照有效期内一直有效。Site Office在离kumari神庙边上,很好找。办理通行证时候,需要提供护照和一张照片,当时我们办理的时候很多朋友就是没有带护照或者照片而不得不回客栈取或者干脆放弃办理这个通行证。其实根据很多朋友经验,只有不多几个入口有保安把守并且收费卖票,很多小路可以随便进出。看来尼泊尔旅游局是仔细研究了LP的徒步路线啊!

杜巴广场,曾经是国王加冕并宣布其具有合法统治地位的地方,“杜巴”是“宫殿”的意思。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是最有名的广场,也是观赏尼泊尔辉煌建筑的好地方。这里囊括了尼泊尔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之间的古迹建筑,广场上总共有五十座以上的寺庙和宫殿。

语言不通,没有所谓的讲解、介绍,端着LP一个个寺庙、宫殿辨认。走累了,我和小魔便坐在Maju Deval寺的台阶上,看穿梭如织的行人、车辆,看坐在各个寺庙台阶上的芸芸众生,翻看着LP,和周边的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

太阳西斜,按照计划我们准备去加德满长途车站,看一下去往博卡拉的长途客车情况。

按照LP指示离开杜巴广场,但是加德满都的道路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找,七了拐弯的,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询问当地人,所指方向也不尽相同。小强他们去旅行社询问,我和小魔钻进一家叫Poon Hill的Guest House询问。Poon Hill有一个漂亮的小花园,很小但是很有安静、舒服。在花园里问他们的一个“服务人员”关于车站情况(就是这个所谓的服务员把我们害苦了,不过又很有缘的在ABC的Sinuwa再次偶遇,在临离开加德满都在一家旅行社再次相见,这些都是后话,以后慢慢道来),他很详细的告诉我们Tourist Bus停靠的地方,并告诉我们现在到博卡拉的路断了4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可以通行,不知道明天是否可以去的了去不了博卡拉。我把赵姐夫妇和小强叫来,把最新消息告诉他们。他们恐怕临到中秋游客增多,ABC也会变成旅游景区,所以想提前上山,但是现在的交通状况叫他们左右为难。最后我们决定再在加都待一天,既然交通不允许,就不要冒失出发,反而会耽误时间。

因为Poon Hill的这个漂亮花园,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一问价格才500Rs。赵姐和小魔先去看看房间,如果好干脆搬过来住。房间据说和扎西德勒、纳木错相当,这样很具性价比。我们决定转天搬过来,那个所谓的“服务员”还说一定给我们“Best Room”。

谈订道别Poon Hill,赵姐她们不死心还想多问问旅行社,看看有没有车转天能出发去博卡拉。得到结果都是不保证转天能出发,但是却得到不少车辆价格信息,像普通的Tourist Bus价格从350Rs—500Rs,Golden Travel价格从10$--15$,Green Line价格18$--25$。

在路上顺便去了趟凤凰,询问了一下汇率,现在已经不像外面盛传的汇率高出外面不少,而是给的固定汇率,没得谈。我们晚饭准备去有名的北京饭店解决,但是却未找到,最后在一家叫重庆味的中餐馆解决。重庆味就在腾龙所在的那条街,离腾龙、纳木错很近,菜的味道比较正宗、量大实惠,但是当我们返回加德满都后不知为什么一直关门。

晚饭后,和赵姐夫妇、小强道别,约定转天Poon Hill见。回到扎西德勒,发现宁宁又回来了,没想到她们的航班再次取消,真是好事多磨啊。我们都开玩笑说,要是明天再走不了就和我们去ABC。晚上将近11点,客栈回来一批客人,他们是从奇特旺回来的,通往博卡拉的路已经通了,但是路上依然塞了5个小时。

加都的第一天就这样耗过去了,不像以前旅行,每天过的紧紧张张。在加德满都一整天除了去杜巴广场好像什么也没有做,而且去杜巴也没有仔细游览,可能这就是尼泊尔的慵懒生活吧,人到了这里,整个节奏也全都放慢了,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加德满都道路很狭窄,城市也没有高楼大厦,房子各式各样歪歪扭扭,路上行人入织,好不热闹。大街小巷随处都可以看到印度教的寺庙、佛龛,偶尔能看到一些佛教的白塔、寺庙。泰米尔是游客聚居区,路两边店铺林立,大街上满是拉客的旅行社人员。在街角巷尾、在大小广场,经常能看到晒太阳的老人、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和游戏玩耍的孩子。

在加德满都闲逛一天,对尼泊尔和尼泊尔人民最初印象就是慵懒、悠闲、友好、快乐,个中缘由只能自己感受,不同的人观察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得到的结果也可能完全两样。
今日关键字:

时差:尼泊尔和中国时差两小时十五分钟,其实尼泊尔三面被印度包围,应该和印度一个时区,但是为了体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所以和印度时差15分钟。本来计划当地时间8点起床,一下子算错时间,把闹表设置成北京时间11点,一下子第一天就爬起来晚了。

兑换尼币:根绝经验在樟木兑换卢比是最合适的,当时在樟木可以兑换到1:11.3到1~11.4,而在加都只能换到1:11.15,而博卡拉、奇特旺、派乐瓦、巴德岗都低于该汇率。不是每家Money Exchange店都可以谈汇率的,很多都是按照标准汇率走,不讨价还价。凤凰给的并不是最高的汇率,而是和市面上一样,只是略高标准汇率。而银行给的最低,我们到过渣打银行和加德满都银行,给的都很低。

找客栈:豪华的大酒店没有去不了解,但是一般的Guest House差不多房间大小、布置、设施价格也都大体相当,标间基本在500~900之间,还价可能性都不大,尤其是在旺季,因为游客多,很多GH都会住满。而网上预订价格会高很多,出发前我邮件联系的Sista从开始报价的30$一路给我降到10$。

中餐馆:今天在尼泊尔吃了第一顿中餐,菜价和国内相当,量非常大。在加德满都我一共吃了四顿中餐,重庆味、腾龙、长江和明州大排档,明州最便宜,在泰山边上医院的楼顶,那里有烤羊肉串,但是价格30Rs很贵,在他下面有一个中国食品超市,在那里可以买到康师傅方便面和榨菜!重庆味量大实惠,口味不错,但是等我们离开尼泊尔前一直关门。腾龙和长江价格相当,腾龙依附宾馆,客人很多。长江在扎西德勒往前那个丁字路口附近,一个东北MM开的,性格开朗豪放健谈,但是菜价偏贵。

27#
桃之腰 可能更新速度不是很快,但是我一定会坚持的!继续上图更新,文字部分后续补上!
帕斯帕提纳神庙外

继续更新!

加都到博卡拉大概需要8小时,Tourist Bus都集中在美国大使馆旁、Green Line附近的车站,全部车都是早晨7点发车下午3点多到博卡拉,途中停车两次,分别是早餐和午餐时间。

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普里特维高速公路只能相当于中国普通的国道或者说省道,路况一般,很窄,时而会遇到塞车。在ABC遇到的云游侠大哥告诉我们这是他目前为止遇到的最难骑的一段公路了,很危险!

由于路况差,所以尼泊尔的车开的都很慢,所以经常看到人坐在车顶或者挂在车外。
比较有趣的就是客车,售票员基本上是挂在车外以通过打手势来提醒后面车辆要超车还是要并道。

因为前方有泥石流,路上遇到塞车。尼泊尔人办事效率比较低,机械装备也很差,像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就像中国到上海的公路,因为泥石流而断路4天,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我们游客来说,塞车是最焦急的事情,恐怕不能按计划到达目的地,而尼国人却都比较淡定,不急不忙,反而安然自得享受着阳光。

由于经常塞车的缘故,小商贩都很有经验,车一停,小商贩便围了过来招揽生意。

我们乘坐的GoldenTravel,10$一人,不含午餐,应该是尼泊尔最便宜的空调巴士。尼泊尔一般有三种TouristBus,最好也是最贵的是GreenLine,18$一人,含午餐,其次是一些其他旅游公司的空调Bus,像GoldenTravel,含餐12$,不含餐10$,这两种空调客车价格固定,从哪家订车票价格没有太多区别,如果报价贵必是JS。还有一种普通的TouristBus,报价在350~500Rs,鱼龙混杂,什么样子的车都有,其中我感觉车况最好是Sahara和Rainbow,票价应该在400Rs左右。加德满都公交车站还有大量的TOYOTA小面,票价应该是325Rs,车速比较快,但是车辆超载,路上会随时停车揽客。

我怕热,最后选择坐了空调客车,可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有钱的乘客选择了GreenLine,一般游客都会选择普通客车,所以我们乘坐的客车人很少,不到十个乘客,我们可以一人占两个座位。

下午两点车到了博卡拉车站,车站了挤满了举着各个GH广告牌拉客的司机。不要轻信他们是某某GH的人,可以免费带你看房,其实他们都是出租车司机,如果客人住了他们推荐的GH,GH老板会替你付车费,如果你们有入住,他们会找你要车费,比较黑心的会坑你250~300RS。

其实车站就在坝区,离客人比较集中的LakeSide并不是很远,步行大概一刻钟。在博卡拉的那段日子,我和小魔频繁步行往返于湖区和坝区。

如果行李多或者实在不想走,那就出了车站右拐,步行大概100米的路口,那里有大量Local Bus经过,到LakeSide票价大概20~30RS。因为当地客车都是私有的,所以没有固定票价,全凭卖票的一口价。

我们懒的被揽客司机纠缠,拿着地图和两个老外背包步行到的坝区,西方人比中国人抠门,只要允许,大多数人宁愿自己走也不多花钱坐车。

我们没有预定住宿,所以我们拿着LP和往上推荐的GH一家家找,但是博卡拉变化太大了,湖区已经几乎和坝区连上了,客栈比比皆是,而且重名的非常多,你也无法判断哪家是推荐的。其实博卡拉住宿条件在尼泊尔算是性价比最高的,住宿价格从400Rs~50$不等,我们当时到的时候是淡季,路上游客真的很少,之后从ABC下来发现另外一个不同的博卡拉。

博卡拉虽然住宿多,但是价格依然虚高,拿推荐的Hotel View Point为例,开始报价30$到自降到20$,到最后的18$,全都是自己杀价,可是其房间价格也就值10~12$,其设施并不是很好,也就是地理位置和其楼比较高罢了,但是现在博卡拉高楼越来越多,它的6层楼也不算什么了。

我们最后选择的是一家叫Treker’s Inn的hotel,过了皇宫不远,在峨眉饭店那条路上,高高的楼,黄色的牌匾很显眼。价格是15$,他有湖景房和山景房之分,价格一样,坐在屋子里就可以看到费瓦胡或者Anapurna和鱼尾峰,楼上天台可以说无遮挡视线,天气好的时候完全可以清晰看到远处的雪山。它家的酒店是新开的,干净、宽敞、大气,就拿卫生间我就说比自己家装修的都好,这就是为什么一对日本老年夫妇在那里住了两个月的缘故。老板是背夫出身,做过向导,去英国和香港工作过,很精明的尼泊尔人。它的价格虽然贵,但是绝对超值,比其他30$以上的房间感觉都好,当看完它的房间,其他的客栈我都看不上了。等我们从ABC上下来,它家价格已经涨到35$一间。

这是我们临出发去ABC时候拍的

由于大家推荐的湖畔花园餐厅淡季关门,想吃中餐的我们到兰花饭店吃饭。

兰花,已经改良了的中餐,不算很地道,但是服务员服务很好,多少会一句半句中文,要是想打听一些问题可以到那里。

转天早早起来看日出,但是这时候正是雨季,天气不是很好。

清晨天气不是很好,日出没有看到,天大亮以后,在厚厚的云层后偶尔露出Annapurna和鱼尾峰

吃完早餐,步行去ACAP办理进山证。
沿着费瓦胡一直往坝区走,路过皇宫、路过鱼尾山庄。

以前博卡拉是毛派的根据地,所以在路边还能毛派的旗子。

现在进山必须办理ACAP和TIMS,ACAP现在2000Rs,TIMS是20$,办理很简单,填写好交照片就可以了。

博卡拉的天气很热,中午走回回去都快晒蔫了,随便在湖边找了一个酒吧,小魔在那里上网,我仔细研究ABC的路线,因为我们这次走ABC既不请向导,也不雇背夫,所以一切得研究仔细。今天虽然天气很晴,但是云量非常多,期待着转天天气能好转。

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数数身上的钱够不够,因为进了山就不能兑换钱币了。

当时一算傻眼了,兜里还有一万两千多卢比,根本不够俩人在山里待七八天的,半夜十点多赶紧出来还钱,但是几乎所有的商铺都关门了,就算开着的Exchange店给的汇率都很低,后来我们决定转天再换。
第二天起来天气很差,一点点雪山都看不到,我们开始犹豫是不是按照计划出发爬山。

8点多,门店一点点开张营业,一问EXchange店给的价格都不合适,因为9点才有新的汇率,现在给的和昨天一样。
回到酒店问老板,老板建议我们去银行看看,那里汇率可能会高。

我们就沿着湖区往里走,找到渣打,10点半才开门。边等边商量是不是继续爬山,不知不觉走到了网上推荐特别多的Bluehaven,我们顺便跑里面看看房价,考虑下山之后住哪里。里面正好有一群中国人要去ABC,和他们聊了一会问问情况,他们说他们的背夫正在联系山上,现在迟迟没有出发,可能山上情况不是很好。他们告诉我Bluehaven给他们的住宿价格是600Rs,我们到楼上看了房间觉得还可以,虽然不比我们的15$,但是比我之前看的五六百的好一些,当我们决定住Bluehaven的时候,老板告诉我们房间价格是700Rs,我告诉他他给我们朋友昨天是600的时候,他说绝对不可能,而且直接把房间钥匙扔到抽屉了,一副很不屑的样子。冲着这恶略的态度,再便宜我们也不打算住在他那里住。

和那群中国的朋友道别,看着外面阴沉的天气,我们决定放弃上山,改变计划先去奇特旺,看看两天之后的天气再决定是先去蓝毗尼还是杀回来爬山。

银行的汇率也不是很高,但是高于外面的Exchange店,我们心里有了底,然后到对面的Exchange店交涉,最后以1$:73Rs的价格成交,但是已经低于加都的1:74了。

换完钱随便找了一个旅行社把去奇特旺的车票订了,350Rs,然后商量今天的计划。根据LP指示,我们决定去比格纳斯湖,据说比费瓦湖更美的湖。

我们乘坐Local Bus到博卡拉的长途客车站(这个和从旅游巴士站不同),然后换成去比格纳斯的车前往。
这是我们第一次乘坐LocalBus

比格纳斯位于博卡拉东南约10公里处,普里特维公路有一条支路通往比格纳斯,这里有两个在当地很有名的湖,一个叫比格纳斯湖(BEGNASTAL)一个叫鲁帕湖(RUPATAL)。虽然距离博卡拉很近,但极少有外国游客到这两个美丽而宁静的湖泊来。本地公交车从博卡拉公交总站对面的公路出发,到达比格纳斯湖岸边的比格纳斯市场(BegnasBazaar)。下了车,一个友善的当地人带着我们来到湖边。

这时候天气已经非常阴沉

湖对岸就是郁郁葱葱的梯田,如果天气好的话能看到云后的雪山。
这里只有一些当地青年人在这里钓鱼、划船,没有一个国外游客,湖边很静很静!

比较郁闷的是在湖边待了不久,天就开始下雨,我们不得不乘车返回博卡拉。
回到博卡拉后,找了一家LP推荐的意大利餐馆,点了份Pizza,开始享受博卡拉安逸的时光。
在博卡拉就是这样,坐在湖边,一点点消磨时光,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那天正好是中秋,就这样一场雨使我们没有看到远远的月亮。
去年这时候我和小魔正好在玛旁雍错旁,年年中秋我俩都跑到外面过。

早晨来到车站,这里和加德满都一样,所有车都几乎同一时间出发,车站内热闹非凡。

我们乘坐的车上只有我和小魔两个东方人,很多都是刚刚从山上下来,背包、登山鞋都很脏,神情很疲惫,我想我俩估计从山上下来也会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
到奇特旺的车路上也停一次,吃饭时间,我和小魔垫了口面包继续上路。

下午2点到了奇特旺,我们又回到了平原,这里很像热带,绿油油的一片,天气很闷,像天津的三伏天。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住,虽然住宿条件有限,但是向阳,比很多家干燥的多。
后来又住进来两个中国游客,正好我们可以打伴游览奇特旺。

奇特旺下午也开始下雨,直到晚上才停。

晚上我们4人合力和向导谈定价格,3500Rs/人,包括在奇特旺的吃住、转天上午的坐船和丛林探险、下午的骑大象、晚上的塔鲁村落表演及离开奇特旺的车票,很便宜,在加德满都很多报价70~90$。
路上风景

在奇特旺的这晚是八月十六,晚上月亮出来了,我和小魔带着两块月饼,本计划在山上过15的,没想到在这里过了16,和朋友、向导把不点小的月饼分着吃了,尼泊尔没有吃过这种点心,很兴奋,非得给我们找酒庆祝。
路上风景

奇特旺蚊虫很多,随处都能看到比天津大一倍的壁虎、蟑螂、蚊子……,对于害怕昆虫的女孩子来说和住在地狱一样。

奇特旺属于热带,气候很潮、很闷,旅店给准备的大棉被我是一点都不需要,赤条条的躺在床上,人由各种昆虫袭击。可能是累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转天本来想爬起来看日出,但是由于温度高、湿度大,外面雾气昭昭的。

吃过早点,跟随我们的向导开始一天的丛林活动。

我们今天的活动安排是早晨先乘坐独木舟Rapti沿河而下,然后进入丛林腹地步行穿越回村子,午饭、休息,然后下午乘坐大象穿越丛林,晚上去观看塔鲁村表演。
在丛林公园买完票,便来到河岸边,乘坐独木舟游览Rapti河。

一条独木舟可以乘坐10人左右,由一个船夫划船,幸运的话在河里可以看到鳄鱼、珍惜鸟种、岸边活动的犀牛、老虎等等。

危机四伏,一条潜在Rapti河的鳄鱼,伺机准备攻击岸边的猴群。
岸边树上的猴子惊恐的望着Rapti河。

鳄鱼一步步逼近岸边,猴子上蹿下跳的尖叫着,做出一种防御之势。
我们的船靠近鳄鱼的时候,鳄鱼潜到水下,不见了。
后面的事情我们没有看到,反正鳄鱼迟迟没有露出头。

在Rapti上可以远远看到山峦,通过方向判断应该是喜马拉雅山。
在云层后时隐时现的出现一座雪山,在热带雨林里看到雪山无疑十分惊喜!

岸边懒洋洋晒太阳的鳄鱼,没想到在奇特旺见到这么多的鳄鱼。

船划了大概四五十分钟,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离开独木舟,开始我们的丛林探险。

在丛林里徒步,为了防止更重动植物攻击,必须长衣长裤、带好帽子、不许穿亮丽颜色服装、裤子必须套在袜子里……反正向导和我们稀里哗啦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我是基本上没听懂几句。
两个向导,一个前面开道,一个堕后保护,就这样我们一行6人进入茫茫的热带雨林中。

一般在丛林中,野生动物最常出没的地方就是河流、水塘边。

在这些地方经常能看到一些大型野生动物脚印,老虎、犀牛、河马,我们到的前一天一个日本游客就看到了孟加拉虎。

蚂蝗,奇特旺的蚂蝗是我见到的最大个头的蚂蝗,尤其在快出热带丛林的时候,看到一条如水蛇般大小的蚂蝗,很是恐怖!

在奇特旺看到的远处的雪山

热带草原

我的脚不幸被蚂蝗攻击

岸边的鳄鱼

热带丛林里徒步非常消耗体力,衣服被汗水浸透,回到村子我第一件事就是花了150RS买了一大瓶可乐灌了下去。中午奇特旺烈日炎炎,和北方三伏天差不多,整个人都好似被晒干了。
午饭后,我们各自回房休息,下午3点半集合去骑大象深入丛林。

可能走了一上午人也觉得疲惫不堪,倒在床上一直睡到向导砸门喊我们集合。
除了GH,上了一辆载满游客的小卡车,车上的游客大都是中国人,国人见面分外热情。

车上一对年轻的夫妇刚刚从ABC下来,由于下雨几乎在山上什么景致都没看到,我很庆幸我们改变计划没有贸然上山,否则淋成落汤鸡是小事,看不到风景那就太遗憾了。
小卡车把我们拉到一处平坦的草场上,远远的树荫下有数只大象在休息。

看到我们游客来了,一头头大象朝我们走过来。

每头大象都有一个“驾驶员”,来掌控大象,这些“驾驶员”基本上都是和大象从小长大的,和象有很深的感情。
一般一头大象可以活六七十年,也就是说饲养员和大象几乎共度一生。
大象都背着一个“箩筐”,我们就坐在筐里,一个筐正好坐四个人。

就这样,我们一行4人晃晃悠悠的出发了。奇特旺皇家森林公园的景色

丛林探险

在皇家森林公园里寻找着稀奇的野生动物

上午我们丛林漫步除了一些野鸡、野猴和鳄鱼外没有看到尼泊尔几乎没有看到尼泊尔那些著名的野生动物,像孟加拉虎、独角犀牛等!所以我们特别期待下午的骑大象能看到这些珍稀动物。
野生动物对大象的脚步比较熟悉,所以一些野生动物并不避讳大象,所以骑大象看到野生动物的几率更大。

比较幸运的,突然我们在草丛中发现一只孔雀。当我们用相机拍照的时候,惊动了这只警觉的野孔雀,它迅速的躲藏起来。

后面很幸运的在一头野猪的指引下我们看到了独角犀牛,在尼泊尔钱币上就是用的独角犀牛的图案。这是一大一小两只犀牛,老犀牛很淡定,任凭我们用照相机狂拍而懒洋洋的我在水塘里,而小犀牛好像没有见过这个场面,围着老犀牛前后左右的跑着。

后面半个小时的时间,再也没有在见到什么野生动物。
照片后面小屋子是奇特旺旅游的另一个项目----晚上住在森林公园里,夜间观察野生动物活动。

大象在补充水分

傍晚奇特旺皇家森林公园景色

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

在公园里踢足球的尼泊尔少年,后来才发现尼泊尔人非常喜欢足球,虽然他们国家可能连一个足球队都没有,但是无法抵挡他们对足球的热爱,在街头巷尾经常看到孩子们踢足球,叫我回想起小时候自己踢足球的时光。

关于足球还有一个笑话,我们住在扎西德勒的老板也是足球迷,当他问我来自哪个城市的时候我说我来自天津,他很惊讶说“天津有个足球队吧,叫泰达!”没想到远在尼泊尔愣是有人直到泰达队。后来他和我说“中国足球实力很强大!”弄的我和一个MM哑口无言,我和他说“在中国,中国足球强大是一个笑话!”

我们所坐的大象

那天奇特旺天气特别好,当我们坐车回村子的时候,正好夕阳西下,整个天空都被晚霞映红。
我顿时觉得这时候到河边拍日落一定很美。

但是从我们骑大象的地点到Rapti河有好长的距离,卡车也得开20分钟,就这样我看着太阳一点点消失。

当我跑到河边,已经只剩下天际边一条红线。

岸边挤满了看日落的游客,喝着酒、品着茶、唱着歌、跳着舞……

晚上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村子的剧场里看塔鲁村歌舞表演,据称村子里所有漂亮的男孩全都在这里了。

用Amy一句经典的总结,塔鲁的歌舞就是棍子舞,长棍、短棍、单棍、双棍、火棍……

转天早早爬起来准备拍日出,但是在近似热带的奇特旺,清晨往往被大雾所笼罩。走出GH,正好看到隔壁的大象正整装待发。

大象给我们摆了个POSE,叫我们拍照。

大象出发了,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Raputi河边也是云雾笼罩

看到Rapti河叫我想起泾渭分明,一半河水清澈见底,一半河水浑浊不堪。

在村子一个角落看到了大量等待着出发的大象

我把这个地方戏称为“停象场”

当村子里一辆一辆拉着游客对的卡车和旅游巴士开过去的时候,大象也要开工了。

奇特旺比较高级的Hotel的花园

著名的Ox Car

早餐过后,我们开始收拾行李离开奇特旺。由于这两天在奇特旺天气不错,我们决定返回博卡拉,先走ABC,然后再去蓝毗尼。GH的人给我们套了一辆OX CAR,送我们到车站。

其实奇特旺的车站离村子并不远,大概其四五公里的样子,步行完全没有问题,不用打车,因为出租车司机都比较黑,要的价格奇高无比。

今天同时有两辆车去博卡拉,车都不大。没想到来的时候满车都是西方人,而回博卡拉满车又都是中国人,真是十一假期来了,大批的国人开始占领各个旅游胜地。

回去的所谓的TouristBus和博卡拉的LocalBus一样,座靠背直直的,车无任何减震,一路六小时坐的很累。

车依然在上次去奇特旺的路上的酒店停靠吃午餐,我和小魔比较鸡贼,因为这种酒店餐费非常高,是博卡拉湖区餐馆的两倍,所以我们拿出提前准备的面包和饼干将就一下,准备回博卡拉大餐一顿。
这时候我们才发觉原来在尼泊尔,博卡拉的饭菜是做的最好吃、最便宜的。

酒店里的猫和鸟

在午饭时间,正好遇到毛派选举游行,大批骑着摩托的毛派高举着镰刀斧头旗子飞快的在路上穿梭着。看到我给他们拍照,他们也和我打着招呼。

今天虽是一个大晴天,远远可以看到远处偶尔闪现的雪山,但是天空云量还是比较多。路上无话,由于我们已经是第二次来博卡拉,对博卡拉的一切都很熟悉,而且当地的很多揽客司机都算打过照面,没有上次那样疯狂的拉我们去某某GH看房间,只是和我们打招呼。

我们背着包回到Trekers‘ Inn,预定好房间,痛痛快快的洗了热水澡和把所有脏衣服全都洗干净,然后到LP上推荐的LemonTree大餐了一顿。
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这次旅行中最艰苦的一段行程,但愿天气晴好、但愿路不难走、但愿不要遇到蚂蝗……

博卡拉的晚霞

由于前一晚云量较多,出于谨慎,早晨早早起来观察天气。天还没有亮,但是远远可以看到一线雪山,比上一次到博卡拉早起看日出雪山清晰多了。我和小魔抓起皮肤风衣蓬头垢面的就冲到楼顶拍日出。
太阳还没有出来,远处天边泛起红晕。

安纳普尔纳和鱼尾峰清晰可见

天一点点亮起来

一点点光照在雪山上,有时候我自嘲“我和雪山无缘”,07年在川西,08年在西藏,09年在阿里,除了四姑娘山和卓木拉日稍微出现日照金山外,其它贡嘎、雅拉、南迦巴瓦、珠峰、希夏邦马、冈仁波齐都没有看到日照金山,甚至雪山都没有露出全容,留下了无数的遗憾。这次没有辜负我们二次返回博卡拉为了一睹安纳普尔纳和鱼尾峰的尊荣。

天边也一点点泛红,太阳马上要生起了。

元月还挂在天边

日照金山是短暂的,太阳出来后,整个雪山也变的明亮!

博卡拉的日出

不一会天已经完全亮了,整个博卡拉也热闹起来,一辆辆出租车飞快的穿梭着,看着上面的大包就知道一批批登山者开始出发了。
我和小魔也赶快回到房间收拾行囊准备出发。

我和小魔此次走ABC不准备请背夫和向导,所以背的东西比较多。本来我考虑是不是把不用的装备,像多余的衣服啊、笔记本啊、书啊什么的寄存在GH,但是小魔觉得没太大必要,在山里那么多天不知道会突然继续用到什么,万一到了山上发现用到什么而没带上来非得后悔。

后来我想反正网上攻略说ABC难度也就是相当于北京周边中等强度的山,也就是多走几天罢了,所以把所有装备塞进包里。
后来才后悔,这中等强度的山把我走的欲哭无泪。

D1 博卡拉—Naya pul—Birethanti—Syauli Bazar—Kliu—Kyumi
收拾好行李后,背上将近20KG的大包出发。

我们不打算坐出租车,出租车到巴格朗公共汽车站大概需要200~500RS,而包车到Nayapul需要1500~2000Rs,对于我们两个人包车太奢侈了。何况我们对博卡拉的环境也基本熟悉了,所以为了省钱我们决定坐Local Bus前往Nayapul。

我们出门来到湖边,很快就看到一辆Local Bus,上车我告诉他我要去巴格朗公共汽车站(Baglung Bus Park),买票的小伙子告诉我“没问题,我们到”!

之前在我们住的酒店和兰花打听有没有Local Bus到巴格朗,得到都是否定的答复,都告诉我们要转车。没想到今天这么幸运碰到了一辆到Baglung的车。

车开到木斯塘车站时候,我还是有点嘀咕,恐怕坐错车耽误行程,然后又把售票员叫过来又仔细问了一下这辆车是不是到巴格朗车站,在那里可以转车到Nayapul,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就安心坐在车里等着售票员喊我下车。

票价两个人50Rs,在尼泊尔的确票价是随便要的,我到木斯塘、到公交总站,都是25RS一个人,这次去更远的巴格朗也是25RS一个人,如果担心售票员胡乱叫价,问好票价再上车,这样价格会便宜点。

从湖区到巴格朗车站几乎要穿越整个博卡拉老城,Local Bus走走停停,我无奈的坐在车厢里,欣赏着远处的鱼尾峰。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售票员喊我们下车,然后指着一条小巷告诉我们穿过去就是车站。

穿过小巷,看到了一个比较大、比较正规的车站,但是公交车比较少。尼泊尔的公交车上都是用的尼泊尔文,所以我们只能见人就打听开往Nayapul的是哪辆车。

见到我们两个背大包的游客,出租车司机也蜂拥而至,在我们再三推辞下,出租车司机给我们指了指远处的一辆大客车说那车是去Nayapul的。

我们也没有买票,稀里糊涂的上了车。这些TATA大客车很像80年代的中国老客车,估计也是报废后被贱卖到尼泊尔的,很破旧。
等了十多分钟车开动了,车上挤满了人,除了我们俩都是当地人。

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后,当地人对我们很友好,很快就和我们攀谈起来,譬如聊博卡拉山谷里的经济作物、譬如聊交通状况等等等。

他们告诉我们你们坐的是最便宜的客车,所以尼泊尔人非常多,但是车开的很慢,见村子就要停,但是75RS的价格还是叫很多尼泊尔人选择坐该车。
的确,车到Nayapul已经时近中午,路上花了将近三个小时。

Nayapul是ABC徒步的起点和终点,路一旁店铺林立,一律是卖小吃的。
我们顾不得吃饭,为了抓紧时间,打听好Birethanti方向就马上出发了。

没想到上来ABC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我们把路走错了。我们从Nayapul一路向下下到村子,然后按照当地人指点沿着大陆一直走,头顶上方就是我们坐车过来的公路,但是没有走多远就被一条河拦住了去路。河水很湍急,里面有一些孩子在洗澡。我和这些孩子打听有没有别的路过河,孩子们给我指着头顶上方,那里有一个吊桥。我和小魔退回去,但是没有路爬上去,除非返回公路。

我们实在懒得再爬上去了,干脆趟水过河。
河水很湍急,而且比较深。尼泊尔的小孩十分友好,过来帮助我挡住一些水势,叫我顺利过去了。

头顶上方的吊桥

淌水过河后,水已经没到大腿了

两个可爱的尼泊尔小朋友

过了河走了不久就到了安纳普尔纳的管理处,检查ACAP,然后进山。过了一个铁索桥便是登记TIMS,原来有TIMS有两种,蓝颜色的是通过旅行社或者向导背负帮助办理的,绿色的是自己办理的,分别登记在不同的登记册子上,我顺便翻了几页今天有不少来自中国的旅行者。

在TIMS的登记处有明显的标识,往左走是Ghorepani方向,往右走是Ghandruk方向。在出发前我就在网上搜集资料,发现如果按照顺时针走,先到Ghorepani,需要走Ulleri那三千级台阶,而且路上会遇到蚂蝗,而反时针走便可以将Ulleri那段上台阶变成下降,相对简单一些,而且没有什么强上升大都是缓坡,所以我们选择往Ghandruk方向走。

和我们同方向走的人很少,更多是从对面过来的游客。这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骄阳似火,没走多久我就已经汗流浃背。
开始沿着河缓慢的上升,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倾泻而下的瀑布,很多希望游客在那里冲凉。

花了半个小时我们到了第一个村子Chimrung,我们准备在这里吃午饭并稍作休息。虽然之前有心理准备,但是打开一看菜单价格也吓了我们一跳,比博卡拉东西贵多了,没想到在ABC最下面的小村子价格都这么贵。

我们点了最便宜的炒饭和炒面,然后自己冲了一水壶果珍喝,从今天开始我们靠着果珍一路补充水分和维生素。
简单午饭过后,继续出发。

路上能看到很多背夫背着大量的物资往山上走,这里除了吃喝必要的一些食品和饮料外,还有背电器上山的,十分辛苦。还有很多背着大驮袋下山的,一般一个背夫背三四个驮袋,上面满是韩文。原来有大量的韩国游客从山上下来,老老少少,虽然装束很专业,但是更像是旅行团。

过了村子不过十分钟便来到Syauli Bazar,有几个比较大的餐馆,并有两三处可以住宿,其实这里比Chimrung更适合吃饭休息。

过了Syauli Bazar便开始一路上升,在山谷对面可以看到不少很大的村子,那是另外一条通往ABC的路,即从Phedi上山经过Landruk到New Bridge与我们的走的路线汇合一处。

下午夕阳非常毒,晒在后背上非常热。我属于喜欢流汗的人,所以在这种炎热天气下体力消耗非常大,而且背上那20公斤的背包也压的我有点气短。
小魔也没有被过这么重的背包上山,所以我们一边走一边打趣减负、减负,喝水、喝水!

ABC真是一条很成熟的徒步路线,走不了多远就有用木头做的休息的地方,很容易把背包放在上面,人靠着可以休息休息。走不了1个小时就会看到村子便可以吃饭住宿。

就这样走走停停,大约1个小时我们到了一个叫Kliu的村子。这个村子有一条岔路,一条是到Ghandruk,另一条是经New Bridge、Jhinu到Chomrong。

去往Ghandruk则是台阶路一路上升,从海拔1500多直线上升到1940米,而另外一条路据走过的人说是“很平缓的上升”,我们选择往New Bridge方向的路。

在快到Kilu之前,一个年轻的女孩问我今天准备到哪里,我说目标是New Bridge,她说去那边做什么,去Ghandruk住清晨可以看到雪山日出,比去New Bridge风景漂亮多了。

到了Kliu我们在岔路下的小餐馆休息,天气炎热狠了狠心花100Rs买了一瓶可乐,这在中国超市才两块多钱在这里卖到将近十块钱,为了回收成本找老板磨了一个西红柿吃。

然后我们问在餐馆休息的当地人路况,他们说去Ghandruk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上爬,而另一条路很平缓,所以建议我们走另外一条。并且给我们做了一个计划,今天住到Kyumi,因为当时时间冲到New Bridge已经不现实了,然后转天走到Chomrong,后天到Dovan或者Himalaya,然后一天就可以到达ABC。

短暂休息后,根据当地人指引,我们开始往Kyumi进发,但是还是蛮有信心走到New Bridge的,因为地图显示也就是一个半小时的路。过了Kliu路上几乎看不到游客,偶尔看到一两个背夫对面走过来,我们是边问路边前行,海拔一路升高。

随着天色的变暗,一直还没有到Kliu,我们开始着急,恐怕今天不能如愿赶到New Bridge了。没过一个村子问到Kliu还有多远,都告诉我们还有30分钟。
路很平缓,我们在田间的小路上穿梭着,当地山民依照山势开凿了不少梯田,很漂亮。

没走多久,天上的云也越聚越多,我们不得不加快脚步往前赶,恐怕遇到雨。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一处路标,往山上走是Ghandruk。过了这个岔路,一个村子突然进入眼帘,Kyumi已经到了。
这时候已经下午5点半钟了。

其实Kyumi并不是什么村子,只有两个Guest House,应该说是当地旅游局规划的食宿点。
刚进村子雨如期而至,我们看了一下住宿,很简单,一间房子里两张床、有电,200Rs。

我不死心又跑到前面一家GH,房间配置和第一家一样,只是屋子里粉刷的更白一点,卫生间、洗澡间瓷砖铺地蛮干净的。住宿价格一样都是200Rs一间。

当我跑回第一家雨越下越大,小魔已经实在懒得再动,我们就住在了第一家。后来对比,第一家条件不如第二家,卫生间和洗澡间环境比较差,貌似第二家更干净。

我们把被汗浸透的脏衣服换下,便去洗澡,顺便把晚饭点了。这里菜单比中午吃饭的地方又贵了不少,像炒饭从100Rs涨到150Rs,开水也开始收费,30Rs一升。我们随便点了一份炒面和一份Dal Bhat。

还好,洗澡水还是蛮热的,洗完澡我回到餐厅,突然发现脚上有血,开始以为是我拍死的蚊子,后来发现原来是被蚂蝗咬了。
山里天一黑,非常冷,而且蚊虫特别多,有点奇特旺的意思。
我们边打蚊虫、边匆匆吃饭,然后拿出地图和攻略研究转天的计划。

今天虽然出发的比较晚,所以没有按照预想赶到New Bridge。虽然路不难走,上升很缓,但是天气炎热,使我们行进速度缓慢,平均速度低于示意图上的速度。负重比较重,一天下来消耗比较大,所以我一直宽慰小魔没事,咱们俩有的是时间,大不了走两个村子不想走了就提前休息不走了。明天看情况先走到Jhinu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走了一天也累了,不到八点就早早去睡觉了。
Kyumi村子外的水力发电机

D2Kyumi—New Bridge—Jhinu—Chomrong一觉睡到七点多闹表响我才爬起来,外面早已雨过天晴,雨后的山里,空气非常新鲜。

山上的早点也是无敌的贵,基本上两片面包加上一个鸡蛋再加一杯热饮就得400Rs左右,我们有点不舍得,小魔只点了一杯热饮,然后吃我带上来的饼干充饥。
昨天的水已经消耗殆尽,我们和老板讨价还价半天,把我们两个水壶和一个水袋灌满收了我们70Rs。

一直耗到9点多钟我们才出发,由于昨天下了雨,并且我又喂了一只蚂蝗,今天倍加小心。
出了Kyumi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在河岸悬崖上可以看到雨后塌方的痕迹。

休息了一晚,突然脚步也轻快起来。沿着山路一路爬升然后下降,路并不难走,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了New Bridge。
因为两条去ABC的路汇聚在此,所以这里是一个比较大食宿点,有大概三四家GH。

我们停下了边晒太阳边休息,由于说走到哪算哪,我们也开始享受徒步的快乐。
尼泊尔商人蛮厚道的,就算你不消费,占用他家座位休息特也没有意见。

GH的ABC示意图,上面清楚的标注着到没一个村子大概的时间,一般情况下游客花费时间会多一点。

可能这条路线走的人很少,也有可能很少有人这么晚出发,我们在New Bridge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看到任何游客。

GH一只可爱的小猫

为了在中午前赶到Jhniu,十一点左右我们开始出发。先是一路上升,当爬到一定高度后发现在山谷的对面有一个村子,那就是Jhniu。
这时候山下上来三个游客,他们见到我后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

“Hello”
“Hello!您好!”
“中国人?”
“yes!”
然后我们捧腹大笑,已经都知道了是中国人了,还回答yes!
他们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雇了三个年轻的背夫。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最后在ABC见了一面,一路上无论住宿还是吃饭总能和他们六人相遇,变成了好朋友。

我问他们背夫离Jhinu还有多远,Chomrong在哪个位置,小背夫给我指指相同海拔高度数那个方向的蓝顶子就是Jhinu,而chomrong却在山背后的山尖上!
我们先一路向上,然后下降到谷底过河,然后再一直爬升到海拔2100多米的Chomrong。

当时听的我有点崩溃。

一路爬升过了一个村子,然后一路下降,这条下降的路不是很难走,比较陡峭,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上升。上升的路有用石头砌出来的,有的就是土路,不算是很难。到了Jhniu和刚才的路上遇到的中国人汇合,他们已经点好餐。我看了一下菜单,发现这里的价格比我们昨晚住的Kyumi实惠多了,直接点了一份Pizza,发现他们的小背夫叫了Cold Lemon,我记得有人在攻略上写过背夫口渴时候都要Cold Lemon喝,非常解渴,菜单上没有,一问30Rs一杯很实惠,便要了两杯。从Jhinu开始,我们边一路没有离开Cold Lemon,真是非常解渴而且价格实惠,但是由于是给背夫喝的,所以菜单上都没有,只能找老板单要。

等着吃饭的功夫,我们和那三个国人聊起来,他们是从Phedi上来的,昨天走到Landruk。那条路海拔一路上升,走起来有点吃力,而且路上有蚂蝗。Landruk住宿条件不是很好,没有电,没办法洗澡,他们今天的目标是Chomrong。

尼泊尔做饭一般都是很慢的,所以吃饭是休息的好时机。吃完临出发前,眼见两个水壶都只剩下半壶水,一边付饭钱,一边很诚恳的和老板说有没有“Drinking warter”,因为菜单上写着“Hot warter”是收费的,我尝试用Drinking warter试一试,老板很痛快的指着水壶叫我自己灌,而且没有找我们收费。从那时候起我学会了在山上只要是消费买单时就找老板要水将水壶灌满,除了在Chomrong和Dovan没有得到免费饮用水外在任何地方都是百试百灵,一路再也没有为了喝水花钱。

Jhinu由于有温泉,很多人都选择下山时候走到这里泡温泉。但是我们目标今天晚上赶到Chomrong,没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泡温泉了,吃完饭稍作休息便开始上路出发。
后面的路是一路上升,土路和碎石路交替着,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远远望着电线杆,我们是数着上去的。

路上不断有人从上面下来,而且遇到了我们在博卡拉的Blue Haven遇到的那群中国游客,他们当时冒雨来的ABC,而我们选择放弃去了奇特旺。他们前两天几乎在雨中度过的,在Poon Hill上什么景色都没有看到,在ABC还算幸运看到了雪山日出,并鼓励我们一定要冲上去看看。

一路无话,傍晚前赶到了Chomrong,路上也没有太多闲情逸致拍照,穿着粗气一直爬啊爬。
在半山腰回头望Jhinu和山谷

爬到Chomrong,我叫体力几乎耗尽的小魔在村口等我,我去找网上推荐Excellent view Top Lodge。其实我并不迷信往上推荐,但是它家位置最高,观景平台大,而且山里食宿价格全都一样,所以我也想去看看。

由于我们到Chomrong比较晚,而且Chomrong又是两条登山汇合点,客流量也比较大,所以我连跑带颠的往山上的最高处跑,生怕没有了房间。

Excellent view Top很好找,山上最高位置便是。酒店很漂亮,尤其是门口那个巨大的探出去很远的平台正对着雪山,在这里坐上一会点上一壶茶欣赏雪山非常惬意。
GH的大堂里没有人,我径直走进厨房问还有没有房间。

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把我领上二楼看了一下他家房间,的确不错,不错的原因就是二楼也有厕所,省得一楼二楼的跑了。
而且还有三间景观房,直对着雪山的,不过我们晚来一步,已经被订满了。
我确定好房间,然后返回村口叫小魔来看看。

回到村口无意中遇到了和我们一个航班过来的、出发前在网上联系许久的小强,我们是到了博卡拉才分手的,他是到了博卡拉转天进的山,由于下雨在Poon Hill上没有看到任何风景。他看我们自己背包上来的,劝我们请一个背夫,说下面的路很难走,他就是实在走不动最后不得不在上面雇了一个背夫,而且价格很贵。聊了一会,我和他约好晚饭后过来和他再了解下面路况。

和小魔在Excellent安顿下来后,突然过来一哥们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他兴高采烈的跑回自己房间大喊”快点出来吧,总算朋友能说话的了!”然后和我说,在尼泊尔一路也没怎么碰到中国人,快憋死了。他们也是两男一女,来自北京。

紧接着,那三个上海人也抵达Excellent了,他们由于去泡温泉比我们晚出发了很久,今天也住在Excellent,真是有缘啊。
排队洗了热水澡后,开始我们的大餐,当然吃的还是Dal Bhat,因为可以不限量回碗吃。

还没吃完饭,那个小服务生拿着菜单又开始叫我们点转天的早餐,这里的价格和昨天住的Kyumi差不多,一份套餐400RS,包括两片煎面包、煎鸡蛋、果酱、蜂蜜和热饮。我们又比较抠门的只点了一份早餐。

晚上我们九个中国人就在餐厅里快乐的聊此行中的趣事,我们得到了东航取消航班的消息,当时我们还不信,因为我们回程的航班一直没有通知我们取消。

晚上8点多,服务员告诉我们他们要打烊休息了,餐厅关闭。我们不得不结束聊天,回房睡觉,因为明天要早起拍日出。
快到Chomrong时候拍的对面的山村

早晨天还没亮,楼道里就有人说话,原来上海的朋友已经起来开始拍照了。我走出屋子,天还没亮,但是雪山清晰的矗立在我们面前。

早晨简简单单吃完早点,花了70Rs把水袋、水壶全都灌满,边开始出发。隔着山谷可以从Chomrong远远望到对面山上的Sinuwa村,其实两个村子海拔差不多,但是路相对艰辛!
先要从Chomrong一路下降海拔大概400多米,然后连续爬坡600多米到达Sinuwa。

下山的路,一路都是石阶,从Excellent view Top下到谷底花了将近1个小时。

谷底的河流

后面连续的爬升,有点力不从心,可能是先前一路跑下山,觉得很累很累,爬几步就得喘几口粗气。路上遇到很多去上学的孩子,应该是从Sinuwa、Bamboo去Chomrong上课的,他们脚步轻盈的在山上奔跑着。

Sinuwa貌似分成上中下三部分,在半山腰有家比较大的GH和几户人家,开始我以为已经到了Sinuwa,一打听还有一半距离。中Sinuwa有一些餐馆和简陋的GH,在这里我遇到了最不高兴的事情,当我们和以为尼泊尔大叔借用厕所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No water,No toilet!”随着旅游的开发、经济条件的改善,相应的人也都边的实际,以前心地善良的山民,现在都变的实际了很多,一切都要用钱来说话,无奈!

对面的Chomrong村,最高的那个蓝色的顶子就是Excellent view Top。

过了半山腰,基本就可以看到鱼尾峰立在面前,一路上都是面对着鱼尾峰前行。经过将近2个小时的爬行,总算到达Sinuwa,之前挤出来的时间,在这一段丧失殆尽。

到了Sinuwa已经11点多,阳光比较强烈。但是当我们在Sinuwa休息的时候,山谷里的云开始聚集,和前两天一样,每到下午云就会把雪山全部遮挡住。

在Sinuwa买了两杯Cold Lemon,顺便把水壶的水灌满,今天开始找到窍门,消费之后顺带把水壶灌满,这样就不用再发愁路上的喝水问题了。

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见山上云量越来越多,以防遇到降雨,赶紧收拾出发。后面路相对好走一些,先是在一段平缓的上坡路,在原始森林里穿越,后面边开始升升降降,我们知道下降多少就要爬升多高。
Up!Up!Down!Down!一路就是这样,云量的增多也没更多风景可言,只是机械的走。

这段路走了我们大概一个半小时,当我看到在山路边有水管子和电线时候,便知道快到村子了。水管子是引水到村子,电线是山上发电机引下来的电线。

在Bamboo午餐后,开始继续向前前进。Bamboo到Dovan这段路和前面的路很像,经过几天的行走已经习惯了这种上上下下的山路。
大概下午4点左右,到达Dovan。

很多人不住Dovan,往前冲一站,就是Himalaya,这样后面的行程能轻松一点。但是我们计划一定要在MBC住一晚,所以没有必要往前赶到Himalaya去。
其实Bamboo是最后有永久居民的村子,Dovan更像是个食宿点,有三家GH。

第一家老板是个大姐,燃气热水器可以洗热水澡,100Rs一位。我问她能不能提供一些Hot water,得到答复是50Rs/L,怎么还价都不可以。

我借故到中间一家询问价格,其实其他价格都没得谈,只是想叫老板提供一点可以喝的水,得到的也是否定的答复,老板很和蔼,只是说给我足够大量的食物,但是热水不给我免费。
无奈回到第一家,没想到老板自动降价给小魔洗澡钱免了,只是想叫我们住在她家。

既然人家给了优惠,我们欣然住下。

山里的各个GH,如果没有人住,老板是一分钱都得不到,她们赚的不是住宿钱,而是吃饭的钱,因为家家住宿条件一样。

这一天虽然走的不是很辛苦,但是上午暴晒、下午在丛林和阴云走,身上不知道出了多少汗,只要能洗热水澡就已经很幸福了。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于氢气球内容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网络信息侵权保障索引》
最新资讯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119
评论